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莫大欢喜
QQ咨询:

莫大欢喜

  • 作者:珠雅
  • 出版社:内蒙古人民出版社
  • ISBN:9787204092772
  • 出版日期:2007年09月01日
  • 页数:250
  • 定价:¥22.00
  •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我,陈松松,一名快乐的小学老师,现任一年级二班班主任。喜欢插科打诨,挑衅校长,召开办公室“三八”会议,被大家委以学校小道消息广播站站长的重任。
    本来我的人生会很**……如果班里没有那个令人发狂的活宝学生,如果没遇到那个可以把人气到吐血的却又有着致命吸引力的冷酷家长,如果我的青梅竹马没有对我说他喜欢上了我*好的朋友……
    文章节选
    **章 身体会唱歌
    清早起来,多云的天空在我看来依然明媚。换上毕业时爸爸买给我的那身绿色套裙,镜中的淑女不由心花怒放。
    一晃,和夏珩分别已有四年。
    夏珩大我三岁,他家与我家是世交,住得也很近。但我一直没叫过他哥哥。
    家里的相簿中有一张黑白照片。夏珩和我并排站在一只石狮子前。那时他已是小学生,我还在幼儿园里称*称霸。
    相片中的夏珩表情凄厉,双眼充满了恐惧,嘴唇紧闭,双腿叉开,像是随时准备逃跑。夏珩每张照片都神情怪异。他对镜头有种莫名的恐惧感,身份证、毕业证上的照片都酷似被绑的人质。
    小时候,夏珩虽然比我高一头,却总是躲在我的身后。他常常莫名其妙地大哭,然后脸涨成猪肝色,嘴唇抽动说不出话。我看着那张白皙的脸颜色骤变,心里很不是滋味。那双黑亮清澈的眼睛被小手揉搓成“国宝”一般时,我真想……说不出想怎样。朦朦胧胧的,不想让他难过。
    对夏珩的保护欲就是在那时扎下根来。身为妹妹的我经常为了教训欺负夏珩哥哥的家伙而鼻青脸肿地回家。
    于是,被我“罩”着的夏珩从此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而我也在爸爸的苦口婆心和妈妈的野蛮“制裁”下茁壮成长。
    中专毕业后,我在小学教书,而大学毕业的夏珩很快飞去日本读书。四年来,除了**年的春节之外他再没回来过。我们的联系也就此中断。
    听说小日本很歧视中国人的,不知夏珩会不会被他们欺负?
    听说日本小姑娘个个身材一流,又爱发嗲,不知夏珩会不会被她们迷惑?
    幸好幸好。今天以后,我的种种牵肠挂肚终于可以就此打住。
    因为,夏珩的飞机正在向着祖国的方向飞行。
    也就是说,*子即将重归童话。
    怀揣着如此兴奋的心情,一整天,我始终笑容满面。学生们的小脸可爱极了。连平日*厌的徐继宝也好像异常乖巧。
    可惜,这份好心情没持续多久。
    “徐、继、宝!”我仍然无法避免地发出气急败坏地吼叫。
    十分钟前,两个女生到我办公室,神色慌张地说:“陈老师,韦哲航长着畸形小鸡鸡。”
    我几乎把刚喝进嘴的水一滴不剩地喷到她俩脸上。
    “你们怎么知道的?”
    “徐继宝说的。”
    “他为什么这样说?”
    “他说他看到的,怎么办?”她们的声音中有一丝颤抖。
    其实就算韦哲航真的长了畸形小鸡鸡,也不关她们什么事。孩子们还小,长大后也不一定会碰到,如果碰到,那就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做普通朋友吧。
    但跟两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当然不能讲得太透彻。
    “别怕,老师会去问徐继宝。”我边安慰着两颗受伤的心灵边送她们回教室。
    这时,徐继宝追着韦哲航经过我们身边。韦哲航看到我,找到救星般地奔*我面前。
    “陈老师……”他的声音也有些颤抖。
    徐继宝潜伏到他身后,一把扯下韦哲航的短裤,嘴里“隆重介绍”:“畸形小鸡鸡!”
    我的耳边响起穿透力极强的女���尖叫。下一秒,韦哲航“哇”地哭出来。
    考验我的时候到了。
    先迅速提起韦哲航的裤子,再铆足全身力气抓住那个“罪魁祸首”。
    不过五秒钟。
    但眼下顾不上得意,尽快平息事态,才是当务之急。
    “徐继宝,为什么说韦哲航长着畸形小鸡鸡?”办公室里,我脸暴青筋。
    “我看到的。”徐继宝脸黑黑的,一副无辜的样子。
    “你和他的不一样吗?”
    “颜色不一样!”他的小眼睛放射出坚定的光芒。
    “凭什么说他的畸形?”
    “爸爸说我的很正常!”徐继宝一脸得意。
    我很想站在椅子上放声高歌。每当我受到某种刺激不能自已时,就会有唱歌的欲望。
    沉默半晌,我说:“你不能去脱韦哲航的裤子。”
    “她们不信。”
    从这点上看,徐继宝赋有坚持真理、勇于求证的开拓精神,具备科学家的素质。
    “徐继宝,韦哲航的小鸡鸡很正常,并不是畸形。颜色不同也没什么问题,就像我们的头,你的是黑色,我的是褐色,但它们都是头发,对吧?”
    徐继宝若有所悟地点点头。
    “就像我的脸很黑,你的却很白?”他说出一个转折句,而且做到了举一反三,聪明。
    尽管从来用不对地方。
    “陈老师。”
    “啊?”我重新绽放微笑。
    “你的小鸡鸡是什么颜色?”
    ……
    “徐继宝,下午叫你的家长来见我!听见没有?!听见没有!听见没有!”
    下午,我如约等候。
    做徐继宝的老师已经三个月,还没有见过他的家长。只感觉他的家庭环境不错,每天都有一辆黑色的宝马接送。
    徐继宝的家庭联络册上写着,父亲名叫徐立涛,任职于建科实业。我大概听说过建科实业是本城数一数二的大公司,怪不得徐继宝会坐宝马。母亲一栏中只填着“余小曼”三个字,其余空白。阔太太嘛,当然不必工作,那为什么不多出一些时间教好儿子?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一位老者走进来。
    又是他。
    “陈老师,继宝又闹事了?”他谦谦有礼地问。
    他是宝马车的司机,也是徐继宝父母的代言人。
    但这次,我铁了心要见徐继宝的家长。
    “您告诉我,我会转告。”他真的是个称职的雇员。
    “其实,徐继宝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有问题的是他的父母。”我的表情僵硬,“所以,请他的家长亲自和我谈。爸爸或者是妈妈。”
    老司机还在发愣。
    我站起身,“请务必转告,谢谢。”
    老司机懵懵懂懂地被我请出去。
    一直在旁边批改作业的谢蒙蒙冲我一笑,“你们班活宝的事已经听说。”
    “为什么上天要造出这样的孩子来祸害人间?”
    “方显老师的伟大。”谢蒙蒙安慰我。
    回到家,早是身心俱疲。瘫在床上,动弹不得。
    妈妈叫我:“吃饭。”
    床上人儿蠕动一下,“没胃口。”
    “快!”
    呻吟。
    “死丫头,起来!”
    闭起眼装死。
    妈妈粗暴地拍我的脸,“吃完去看夏珩!”话音未落,床上的人儿鲤鱼般跃起用光速冲出家门。
    居然把这等天大之事忘在脑后,险些铸成大错。还好,现在我已站在夏珩家门口。有点喘,不知是跑得太急还是过于激动。
    刚抬起手要扣门,门却开启。
    渐渐露出的脸,成熟了,瘦了,但还是很白皙,一双眼正充满惊喜地望着我。
    “松松,怎么是你?我正要去看你!”夏珩的个头又攀新高。站在他面前,我愈加玲珑。
    我什么也说不出,眼泪涌个不停。
    夏珩慌了,他笨拙地用双臂揽住我。
    这副胸膛,宽阔、温暖,我把脸深深埋在其中,决定永远不放。
    “傻丫头。”夏珩揉我的短发。
    是的,我是傻丫头。
    我愿一辈子只做你的傻丫头。
    第二天,我叫徐继宝到身边来。
    “爸爸还是妈妈?”
    徐继宝思考。
    “什么时候来见老师?”
    他从裤兜里抓出个脏纸团递给我。我把它抚平,上面记着一个电话号码。
    “这是谁的电话?”
    “爸爸。”
    我立即回办公室拨电话。
    “喂,您好,建科实业。”是个软绵绵的女声。
    “呃……我找徐立涛先生。”
    “请问您是哪位?”
    “我是他儿子的老师,我姓陈。”
    “陈老师,您好。董事长交代过了,他*近很忙,请您抽空来公司面谈。”
    “董事长?”
    “对呀。”
    “是徐立涛?”
    “对呀。”
    “……今天可以吗?”
    “当然,要我们派车吗?”
    “不用,那我半小时后到。”搁下电话,忽然很想听听夏珩的声音。
    他也许在倒时差。
    “赵姨,我是松松呀!”双手不受控制地拨出夏珩家的号码,“夏珩在吗?哦?好,再见。”
    夏珩出门去了,没说去哪里。
    难道不知道我会担心吗?现在的“臭虫”还是很多的呀。
    建科实业,那栋高耸入云的大厦很好找。本城中,还不曾见过高过它的楼宇。走进大厅,有片刻的昏眩。它比我想象的更大,光是顶上那盏吊灯,已有学校操场的面积。
    我去询问台:“请问,徐立涛董事长在几层?”
    “您有预约吗?”
    “有,我姓陈。”
    “陈老师,董事长在等您,请上九楼。”
    九楼。已有人在等我。
    走在这种地方,多少会有些不自在。电梯比我的卧室还宽敞。一个人站在里面可以翻跟头,四五个人在里面横躺、侧卧都不成问题。可身心健康的人是绝不会在电梯里做这些事情的,那为什么一个电梯要造这么大?
    简直是浪费。
    它**的好处不过是充充门面、摆摆阔气罢了。
    哼,有钱人。
    因为我没有钱,所以我鄙视这些有钱人。
    电梯造小一点,省下来的钱可以捐给希望工程,不然支援学校建设也不错。
    虽然心里气焰高涨,却还是一阵阵心虚。
    没见面,已经矮他三分。
    难道是狡猾的商人有意安排?
    电梯外,一身白色职业装的女子向我微笑。
    ……
    目录
    **章 身体会唱歌
    第二章 暗恋的代价
    第三章 寂寞在唱歌
    第四章 混乱的**
    第五章 爱可以问谁
    第六章 靠近一点点
    第七章 就要爱了吗
    第八章 爱之初体验
    第九章 冰点与沸点
    第十章 别让情两难
    第十一章 残酷的温柔
    第十二章 存在的目的
    第十三章 可以不流泪
    第十四章 勇敢的幸福
    尾声
    番外一 欢送会那夜
    番外二 父子小传
    番外三 告别初恋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