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皮囊(韩寒特别监制,刘德华、李敬泽亲笔作序)
有路璐璐:
QQ咨询:

皮囊(韩寒特别监制,刘德华、李敬泽亲笔作序)

  • 作者:蔡崇达
  • 出版社:天津人民出版社
  • ISBN:9787201088945
  • 出版日期:2014年12月01日
  • 页数:264
  • 定价:¥39.80
  • 有路网开学加群抢红包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皮囊》是一部有着小说阅读质感的散文集,也是一本“认心又认人”的书。。
    作者蔡崇达,本着对故乡亲人的情感,用一种客观、细致、冷静的方式,讲述了一系列刻在骨肉间故事。一个福建渔业小镇上的风土人情和时代变迁,在这些温情而又残酷的故事中一一体现。用《皮囊》这个具有指向本质意味的书名,来表达作者对父母、家乡的缅怀,对朋友命运的关切,同时也回答那些我们始终要回答的问题。
    书中收录有《皮囊》《母亲的房子》《残疾》《重症病房里的圣诞节》《我的神明朋友》《张美丽》《阿小和阿小》《天才文展》《厚朴》《海是藏不住的》《愿每个城市都不被阉割》《我们始终要回答的问题》《回家》《火车伊要开往叨位》等14篇作品。
    其中《皮囊》一文中的阿太,一位99岁的老太太,没文化,是个神婆。她却教给作者具有启示力量的生活态度:“肉体是拿来用的,不是拿来伺候的。”
    《母亲的房子》里,母亲想要建一座房子,一座四楼的房子,因为“这附近没有人建到四楼,我们建到了,就真的站起来了”。为了房子,她做苦工,捡菜叶,拒绝所有人的同情,哪怕明知这座房子不久后会被拆毁,只是为了“这一辈子,都有家可归”。
    而《残疾》里的父亲,他离家
    文章节选
    序1:韩寒

    好的文字往往带给人两种阅读感受,一口气读完或者舍不得读完。我不想说老蔡的文字是哪种,因为不希望读者在阅读前有个讨厌的推荐人给他们先入为主的印象。
    很早前就看过他的几篇短文,于是这本书便成了我很期待的一样事物。我会将这本书带上旅途,在每个静谧陌生的夜晚拿出来慢慢看,而不是红灯亮起或者堵车不动时。
    这本书他写了很久,我希望自己能读更久。慢一些,不争一些,也许得到更多,到���更快。


    序2:刘德华╱生命中多添一盏明灯

    认识崇达仅三两年吧,懂他真诚,因为有过几次掏心详谈,知他能写,却没有机会真正看过他的文章,直至崇达送我这书。
    打开《皮囊》,读到崇达果然文如其人的真挚,坦荡荡的自然自白成长经历,没有掩饰凡人难免的喜、怒、哀、乐、贪、嗔、痴,所以很真。
    视人生无常曰正常,或许是顿悟世情,也可能是全心冷漠以保持事不关己的距离,自我保护;
    看崇达敞开皮囊,感性分陈血肉人生,会不自觉卸下日常自甘冷漠的皮囊,感同身受,因为当中,都有着普通人就会有的阅历或感悟,所以共鸣。凡尘俗世,谁不是普通人?
    人生际遇的好与坏,关键往往在于生命里碰到甚么人,只要能对你有所启发,都是明灯。崇达的《皮囊》里,有的是对他成长中有所启发的人,造就了他步步达成目标的人生;
    我认识崇达、看他的书,总有启发,就如生命中多添一盏明灯。


    序3:李敬泽╱认心、认人的《皮囊》

    如果皮囊朽坏,我们还剩下什么?
    好吧,你告诉我,还有灵魂。
    有吗?
    有的吧。
    ——你都有点像祥林嫂了。好吧好吧,我信了。
    可是,那脱去了皮囊的灵魂啊,他们在忙什么?下地狱或上天堂或在荒野上游荡?我读古人的记叙,总觉得,那些孤魂野鬼,它们所渴望的,不过是转世为人,再得一具皮囊。
    温暖的、逸乐的、疼痛的、脆弱的、可耻的皮囊。

    蔡崇达写了一本书,就叫《皮囊》。
    当我看到,父亲死去,而儿子气急败坏破口大骂时,我忽然发现,有点不对了。
    是的,我的泪腺受了刺激,有液体分泌,我知道,那叫泪水。
    我说服自己,这不值得流泪,这不值得哭,我所看到的不过是、仅仅是人世间每时每刻发生的事。
    这不是“子欲养而亲不在”,这是一种刻骨的愤怒,愤怒于,人在受苦,而他竟注定孤独无助,儿子也帮不了父亲,一切皆是徒劳。或许,皮囊的冷酷法则就是,它从不许诺什么,它不相信奇迹,不相信心。
    是啊。皮囊有心。
    不管这具皮囊是什么质地,它包裹着一颗心。人生或许就是一具皮囊打包携带着一颗心的羁旅。
    这颗心很多时候是睡去了,有时醒来。心醒着的时候,就把皮囊从内部照亮。
    荒野中就有了许多灯笼,灯和灯由此辨认,心和心、人和人由此辨认。

    《皮囊》是认心、认人的书。
    比如认父亲,蔡崇达是80后吧,我曾经说过,自70后起,在文学书写中,父亲就失踪了,不是去了远方就是面目模糊,他不再是被尊敬、畏惧、审视、反抗的对象,他直接被屏蔽,被搁置在一团模糊的阴影里。
    而在蔡崇达这里,父亲出现了,被反复地、百感交集地写,这个父亲,他离家、归来,他病了,他挣扎着,全力争取尊严,然后失败,退生为孩童,最后离去。
    父亲被照亮了。被怀着厌弃、爱、不忍和怜惜和挂念,艰难地照亮。
    在这个过程中,蔡崇达长大了。
    这个长大的人,从父亲开始,一个一个地,把与他有关、有缘的人照亮。他为此专门写了这么一本书。
    西方之巫说:认识你自己。
    认识你自己就必须认识你的他人。
    在生活中、行动中遭遇的人,认识他们,照亮他们,由此你就知道自己是谁。
    这就是苏珊·桑塔格所说的人的世界。人必须在人的世界里求取意义。

    写这么一本书,是伤心的。
    伤痕累累的心。
    但伤痕累累的心是好的,流泪、流血、结了痂、留下疤痕,然后依然敏感着,让每一次疼痛和跳动都如同初心,这是好的。
    除非死心,除非让心睡去。怀着死掉的、睡着不起的心,皮囊就仅仅是皮囊。
    皮囊可以不相信心,可以把心忘掉。但一颗活着、醒着、亮着的心无法拒绝皮囊,皮囊标志出生命的限度、生活的限度,生命和生活之所以值得过,也许就因为它有限度,它等待着、召唤着人的挣扎、愤怒、斗争、意志、欲望和梦想。
    这是多么有意思,虽然我们到底不能确定意义。
    这也就是为什么,灵魂——中国人把它叫做心,永远贪恋着这个皮囊。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哪一个中国人真的向往过冰冷的天堂?哪一个不是希望回到人世,希望把经过的再过一遍?

    但这一遍和那一遍是不同的,
    就像醒着和睡着不同。
    写作就是再过一遍。
    过一遍自己,也试着过一遍他人。
    把栏杆拍遍。把心再伤一遍。

    我不能肯定这本书是什么,我甚至不能肯定它是小说还是自传,但我知道它不是什么,它不轻松不愉快不时尚甚至也不“文学”——文学没有那么重要,比起生活、比起皮囊、比起心,文学是轻的。蔡崇达写得不太好的时候,还会有一点生涩的文艺腔,但当他全神贯注全力以赴时,他不文艺了,他站在这里,艰难地扪心而说。
    ——这时,他只是一个历尽沧桑的少年。
    目录
    编者按
    序:生命中多添一盏明灯
    序:认心、认人的《皮囊》
    皮囊
    母亲的房子
    残疾
    重症病房里的圣诞节
    我的神明朋友
    张美丽
    阿小和阿小
    天才文展
    厚朴
    海是藏不住的
    愿每个城市都不被阉割
    我们始终要回答的问题
    回家
    火车伊要开往叨位
    后记:我想看见每一个人
    编辑推荐语
    《皮囊》时间沉淀之后,或许,80后出现了最重要(最好)的作家——蔡崇达。他让韩寒为了促成结集邀约三年;他让刘德华三十年来首次亲笔推介;他让文学评论大家李敬泽提笔作序;他让白岩松引为同路人并倾情赞赏。莫言、韩寒、白岩松、刘德华、刘同、蒋方舟、李敬泽、阿来、阎连科、韩松落、谢有顺、李海鹏、陈希我、曾念长联名推荐。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