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王的女人

王的女人

  • 作者:夏必秋
  • 出版社:文化艺术出版社
  • ISBN:9787503933660
  • 出版日期:2007年09月01日
  • 页数:242
  • 定价:¥20.00
  •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素颜,本该是宫廷里繁花似锦的命,可是父皇的厌弃、母妃的凄凉让皇宫也冷如地狱。和亲是天家女儿的意义所在,更何况是她这样不受宠的身份。只是一份示好的礼物啊,她被父皇扔给了洛嘉的*。短暂的温暖,臆想的幸福教她飞蛾扑火般地献出了仅有的财富——*卑微的爱
    情。然而,*的女人这样多,多到一颗心分了又分,多到希望过后是更深更痛的绝望。爱情沉沦了,消失了,只希望能在这毒花遍地陷阱重重的宫廷里安然地生存下去,不再重蹈母妃的覆辙。不能想象有那样一个伤心人执意闯进她的生命,要带她笑看江湖,要给她毕生呵护。还可以
    奢望这一切吗?还可以再爱一场吗?只是,该如何珍惜这赤子之心,又该如何忘记那权力顶峰孤独的背影……
    文章节选
    玄瞾七年的六月阳光格外炙热。小棠抹了抹额上渗出的细密汗珠轻轻揭起马车的绸布帘对车内的女子道:“公主,再过几里就到洛嘉了。”
    素颜冲小棠微微颔首,一脸倦意地看着窗外缓缓而过的陌生景色。
    就要到了吗?
    走了那么久,终于要到达了。
    她闭上眼,看见母妃落寞的脸庞。她说素颜,为娘对不起你。
    她不禁微微欠起身,望了一眼来时的路,仍旧是茫茫一片原野。
    她知道自己不过是件礼物,是父皇送给洛嘉国的众多礼物之一,所以对未来并无太多希翼,对于那个即将成为自己夫君的人亦无太多幻想。
    晌午时分大队人马抵达洛嘉*特意为他们准备的**别苑中。素颜在小棠的搀扶下走出马车。“公主仔细脚下。”小棠谨慎地扶她下了车,才新奇地打量起这充满异域情调的华丽别馆。
    “连宫外的一个别苑都可以建得这样富丽,想那洛嘉*必是骄奢之人。”小棠在素颜耳边轻声说。素颜一扫数日来的疲倦扑哧笑了出来:“偏你好猜想。他登位不过几年,这别苑想必是前人所筑。”
    别苑装潢得体大方,素颜一连数日都住在那里,静心等待婚典仪式的到来。因一切事宜均由燊国随行来的官员使者与洛嘉官员商讨决议,所以素颜在别宫里倒是住得格外清闲,成日在寝室看一些中原带来的书籍。倒是小棠,总是惴惴不安的样子。
    “公主,你说*会是怎样的一个人?与中原男子又有何区别呢?”小棠奉上茶水候在素颜身旁。
    素颜捏着茶碗的盖子有一下没一下地刮着碗壁:“小棠,你可听说婚期为何推迟?”
    小棠忙应:“公主放心,奴婢记下了,只要有结果我便会速速禀您。”
    “不打紧。只是心里总有些不好的感觉。”素颜放下茶盏,轻轻叹气,“不如去这附近转转吧,住了这些天,怪烦躁的。”
    小棠不敢怠慢,忙往外走去准备唤些随从,却被素颜紧忙打住,小声嘱咐:“不要惊扰他人。传出去教人觉得娇贵。”甚*连小棠也没有带,只身从侧门悄悄出去。临走前吩咐:“在这里好生应付,我不过是散心,很快回来。切忌不要声张。”小棠张了张口,终究只能说:“是。”
    那行宫的侧门正巧对着一处树林,蓊蓊郁郁,瞧着便觉舒服。闷热的天气让素颜越发向往,不知不觉便朝树林走去。
    穿过树丛,湖泊顿现。
    素颜拨开眼前的枝叶走了上前。她轻轻俯下身,看着碧绿湖水里倒映着自己的影子,忍不住伸手撩起水纹,涟漪波波扩散,手指小小地羞怯着。
    蓦地,身后传来一阵异样的细碎声。仿佛是某种动物行进的声音。素颜收回手,慌忙回头,一只耳廓直竖的灰棕色狼就在身后不远处,森森的目光盯着她。素颜心下一紧,一个不稳,右脚已经滑进水里。
    ���救……”呼声还未出口,便已狠狠地跌进一双臂弯里。素颜只觉浑身一轻,被人腾空抱起。
    “你到这里做什么?”那救了素颜的男子轻轻把她放到空地上,微微蹙着眉,略有不悦。
    “我……”素颜看着那人湖色的眸子,一时之间竟做不得反应。
    男子回过身,冲着狼说了句什么,那只狼便一瘸一瘸地朝着他们的方向走来。男子腾出手,从身上拿出一个药瓶,倒出一些细细的粉末动作轻缓地为那只孤狼上了药,又稍作包扎。狼低低地哀号着,男子也时不时地吐出两句素颜听不懂的语言。猛然看去,他们竟像朋友一般在交谈。
    “你是燊国和亲来的公主?”男子突然问。
    素颜垂首看了一眼自己的服饰打扮知是瞒不过去,索性坦荡地点了点头。
    男子面无表情地打量了她一番:“不在行宫休息,到这里做什么?”
    “散心。连着十几日都住在行宫里,换你,你说躁不躁?”
    男子双指一并放进唇间立刻吹出一个响亮的口哨,顷刻便见数只雄鹿四面奔来,起先安静卧在男子身边的狼立刻警觉地站起,刚包扎好的前腿侧还渗着密密的血纹,但见它箭一般地冲向那些雄鹿,顿时尘土飞扬,树叶在卷风中残落。
    待那追逐渐渐远去,他才回头和素颜继续刚才的话题:“既是和亲来的公主,将来必定要住在皇宫,你连行宫都嫌烦躁,怎么去适应皇宫的生活?”
    “我怎样生活与你无关。”她弯下身去拧方才打湿裹在小腿的衫裙下摆。鞋子也趟湿了,粘嗒嗒地浸着足底,不胜烦躁。素颜的口气也变得不耐起来。
    男子并不恼,仍是平淡的口吻:“如果你是想逃离的话,我可以帮忙。”
    素颜气结地抬头瞪他:“我何苦要逃?”又道,“我原不知这林子是有人看管的,扰了你的清静,实在抱歉。”说着便起身离开。方走了两步,便听男子开口说道:“我送你。”素颜诧异地看向他,眼睛依然是方才跌进的湖水一般幽绿。
    男子高出她一个头,素颜仰面对着他,不知为何,一旦对视,便觉视线无法移开。那股绿越扩越大,越扩越深,那湖水顿时涨满,素颜紧忙收回目光,暗暗唏嘘。似乎一不小心便会溺死在他湖泊一样的眼睛中。
    “不用了。”她断然拒绝,却不忘道一声,“谢谢。”
    “你不适合进宫。”
    素颜定住。
    “我是认真的。如果你想离开,我能帮忙。”
    “我不会离开。”素颜知道自己的使命,虽然自幼未曾受到父皇丝毫垂怜,但,那是她的父亲,中原是自己的家,她不能让家陷进不堪的地步。
    男子沉默地把她送出树林,直到行宫侧门。
    “这林子是专给狼造的。以后不要独自去那里。”他嘱咐了这么两句便大步离开,身影渐渐没进郁郁的树木中。素颜有一阵子无法言语。心里仿佛剜空些什么,又仿佛得到些什么。
    又在行宫住了些天,婚典事宜终于定了下来。
    异国侍女小心翼翼地为她换上了洛嘉国的服饰。
    在轰隆的礼炮声中,马车缓缓驶入城里。她沉默地坐在车里,仿佛一切喧嚣与自己无关。耳边不断回响起小棠早晨告诉她的事情。
    在前阵子的商议中,中原使者突然拿出皇帝的亲笔密函交予洛嘉国的官员。原来父皇是想趁她抵达洛嘉国待嫁之际把双方互不侵犯友好合约里的期限再多加十年。于是洛嘉*大怒。遣他们把公主送回中原,和亲一事就此作罢。
    经过双方再三商讨,终于达成协议,婚典大礼照常举行,合约期限延长五年。
    她用一生换来的不过是父皇的十五年友好合约,再无其他。
    “公主。”小棠轻声提醒,“洛嘉*已经到了。”
    刹那间,她的心一下子悬到了半空。脑海中一片空白。
    “公主……”小棠紧张地看着她。
    素颜只觉得腿已瘫软,手也微微发颤——这个差点遣她回去的男人究竟是怎样的呢?
    素颜深吸一口气,在小棠的搀扶下走下马车。
    一名年轻的男子骑着骏马缓缓朝她过来,素颜垂睫不敢望去。
    “凌素颜。”*玩味着这个名字,仿佛置身事外。素颜更加窘迫,可是冥冥中却有一股力量牵引着她抬起头寻向说话的男子。
    狭长的双眸盛着那日的湖泊。英俊而冷淡的面孔此刻略有温善。他手持缰绳,稳坐于马背,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素颜迎着他的目光。原来他就是洛嘉国的*。能征善战,具有雄才大略的洛嘉*竟是如此年轻俊美。
    素颜微微一愣,屈膝准备按洛嘉国的风俗行妃子跪拜大礼时洛嘉*突然把手伸到她的面前。
    她愣住。
    “上来。”他用标准的中原话对她说。
    她抓住伸到眼前的他的手纵身跃上马背。他用结实的手臂环住她纤瘦的腰肢扬长离去。
    “素颜。”他温软的嘴唇轻轻贴到她的耳际。令她不知所措。
    “我那日的话,你可曾动心?”他问。
    素颜谨慎地回答:“如若是被陛下遣送回去,素颜毫无怨言。但是素颜决不会自己主动回去。我既已来到洛嘉,便是要成为*的女人,除了陛下,谁也无法更改。”
    *没有说话,他的手温柔熟练地在她身上摸索,衣裳如花瓣脱落枝头般轻轻被脱下。他的兴趣转向了她香暖柔软的身体。她怯怯地看了眼四周的草原:“这里……”
    “这里怎么了?”他轻声呢喃着把脸埋进了她的胸前。
    傍晚时候*把素颜送回她的寝宫便离去了。
    “公主你去哪里了?方才*后来过,还赐了好多贺礼呢。”小棠看着头发有些零乱的素颜满是疑惑。
    素颜懒懒地应了一声便侧身坐上床。
    “公主,*后说婚庆大典等你们回来就要举行,要梳洗一下吗?”小棠把盛了温水的银质水盆放到了支架上。
    素颜起身,环视着布置香艳的寝宫微微地笑。
    “公主在笑什么?”小棠问。
    “没什么。”素颜看着自己的长发在侍女手中变幻成奇异的花朵感觉那个生长在寂寞深宫里的素颜已经一点点的远离自己,只剩下洛嘉*临幸过的妃子素颜。从今天起,她是*的女人。是她他众多妃嫔中的一个。也是他征战中原的胜利品。
    是夜,婚礼的庆典流光溢彩,美好得近乎虚幻。素颜静静地坐在位子上看着*的妃嫔们。
    *果然是妃嫔无数。
    素颜的嘴唇轻轻贴上水晶杯,凉凉的液体滑进喉里,竟然没有品出味道。心里有种莫名的忧虑。
    她们一定也像我一样是被当作礼物送来的吧。她心生凉意。
    焰火在墨蓝的天空绽放旖旎的花朵。她痴痴地看着。
    焰火的一生只求绽放的那一刻是美的。
    她回过神,感到一束目光投来,灼得她双眼发热,于是慌忙避开。她害怕他凛冽的眼神,仿佛从来不曾与她亲近,仿佛午后草原嬉闹的男子另有其人。
    *后突然温声问道:“公主怎么了?”
    素颜看着艳压群芳的*后,看着坐在她身边的*,突然明白了他的疏离。
    她们不过是各国求好的礼物。只有*后才是他真心喜欢的女子。
    “如果累了,就先回去休息吧。”*后又道。
    她谢过*后,在小棠和几个洛嘉侍女的陪同下离开。
    走到花池边时素颜遣她们先行回去,自己却坐到池边看着天上的月亮发呆。
    想起宫中的母妃,不禁惆怅。
    从小目睹了母妃的孤寂,看着她无人欣赏的美丽**天衰退,素颜比任何人都能清楚她的无奈。所以渴望着走出皇宫,嫁一个普通人,过男耕女织的生活,只要有爱。但是她到现在都不知道,究竟怎样才算爱。母妃对皇上的思念是爱情吗?如果是,她宁可不要。因为在她心中,爱,应该是相互的。不是单方无尽的等待。
    母妃现在过得好不好?父皇会不会因为自己的付出而多看母妃两眼?素颜看着那轮圆的出奇的月亮,突然有些想哭。
    从赐婚到完婚,她没有流一滴的眼泪。
    她知道自己的命运被别人掌握着,根本由不得自己去选择去决定。所以她只能接受。无怨言地接受。
    深夜回到寝宫,把所有侍女都支下去后素颜才真正仔细打量了一番今后自己要在此扎根的宫殿。
    虽然布置香艳,但格调却不失大方庄重。窗外就是方才自己赏月的花池。开了窗,就会有幽幽暗香飘进来,沁人心脾。
    轻轻摸了摸床榻,素颜无奈地笑。今天本应是她和*的洞房花烛,却倍受冷落。
    **天便受到这般冷遇,何况今后。素颜盖上绒被回想着婚典上*威严的神态,想着远在深宫的母妃,想着洛嘉国的*后和各国送来和亲的公主,心中一片惆怅。
    素颜长长叹了一口气。正胡思乱想间,有人掀起她裹得严严实实的被子,深夜湿重的寒气随着他一起钻了进来,素颜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那人却并不罢休,伸过手臂牢牢圈住素颜:“心情不好吗?”声音既陌生又熟悉。
    “陛下。”素颜不知如何回答。
    “今天晚上的典礼,还合心意吗?”他抚摸着她的脸庞。
    素颜不语。
    他没有再问下去,轻轻托起她的脸庞,不容拒绝地吻了上去。
    素颜闭着眼,神经紧绷。
    *嗅着她的长发,心疼地说:“一路上辛苦你了。”
    ……
    目录
    **章·若如初见
    第二章·洛嘉*
    第三章·忆往昔
    第四章·上官昊
    第五章·流言蜚语
    第六章·异草刁凫
    第七章·薇安*后
    第八童·后宫暗涌
    第九章·处心积虑
    第十章·阴谋诡计
    第十一章·梦魇
    第十二章·情殇
    第十三章·宫中琐事
    第十四章·纳妃
    第十五章·玉妃
    第十六章·四月
    第十七章·心魔
    第十八章·小聚
    第十九章·坦诚
    第二十章·咒怨
    第二十一章·无籁
    第二十二章·身十封
    第二十三章·小住
    第二十四章·秋恨
    第二十五章·彷徨
    第二十六章·重逢
    第二十七章·分别
    第二十八章·归程
    第二十九章·七年
    第三十一章·君千第三十章·江南,
    第三十二章·晟南*
    第三十三章·情何以堪
    第三十四章·如履薄冰
    第三十五章·美人泪
    第三十六章·相顾无言
    第三十七章·已是经年
    第三十八章·放飞
    番外·繁华似锦——宫锦
    编辑推荐语
    她一个失宠妃子的女儿,自小便被皇上冷落,更在战争失败后被封为和亲公主送与洛嘉国的*。 他是那个英俊伟岸,被尊为*的男子,在遥远的异国他乡给了她陌生的温暖。但身负民族重任,心藏无上权欲,后宫佳丽无数的*,又能分她多少所谓的宠爱? 两个孤独的人,两颗无依的心,能否互相温暖,一生相随?会有多少挫折和痛苦,多少阴谋和诡计在这权欲熏心的宫廷争斗中悄然上演?作者给我们娓娓讲述了一段和亲公主催人落泪、扣人心弦的爱恨情仇。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