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像自由一样美丽:犹太人集中营遗存的儿童画作
QQ咨询:

像自由一样美丽:犹太人集中营遗存的儿童画作

  • 作者:林达
  • 出版社:北京三联出版社
  • ISBN:9787108027191
  • 出版日期:2007年09月01日
  • 页数:230
  • 定价:¥38.00
  • 砍价广告长条形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108027191
    • 作者
    • 页数
      230
    • 出版时间
      2007年09月01日
    • 定价
      ¥38.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作者以数十幅“二战”中犹太人集中营被害儿童的幸存画作为主,围绕在苦难中坚守人的尊严、坚持美的创造和智慧的思考这一核心内容,讲述相关背景和有记载的人物及故事,内容涉及普通的犹太家庭、犹太儿童、犹太艺术家等大批浩劫受难者的遭遇和他们不懈的精神追求。
    文章节选

    故事发生一个叫做特莱津的捷克小镇。可是,故事的源头,却是在德国。
    一九三三年,希特勒在德国上台了,一上来就咄咄逼人,势不可挡。
    希特勒很早宣称:“要对法国来一次*后的总算账……目的是在将来能为我国人民在其他地方进行扩张。”“德国必须在东方进行扩张——主要牺牲俄国。”“不能用和平方式取得的东西,就用拳头来取。”
    为了给侵略铺路,他试图让德国人相信,世界上只有德国的白人,日耳曼人,才是强者,而“强者必须统治弱者,不能与弱者混杂,从而影响了自己的伟大。……只有天生的弱种才会认为这是残酷的。”希特勒宣扬这样的说法:奴役和践踏他人,是维持自己“民族优越”的方式。
    希特勒追求全世界对德国的服从,追求德国对“**”的服从,也就是对他的服从。所以,希特勒一向说,德国是不要“民主这样无聊的玩意儿的”。很快,德国街头到处都是纳粹的冲锋队员,横冲直撞。
    希特勒利用了人的弱点。这就是大多数人会有自私的想法,会愿意相信自己比他人更优秀。在遇到经济困难这样的灾难时,人们会愿意找到一些替罪羊,会不由自主地相信,罪责都是他人的,而不是自己有什么责任。当自己属于一个“强大的多数”时,会忽略甚*欺负弱小的、无力反抗的少数。希特勒激励德国人民,使他们相信,善良、同情心只是弱者的感情,这种感情对改造国家不利,要让这个国家强大,德国人民需要的只是“钢铁一般的意志”。
    德国有着优秀的文化传统,是伟大音乐巨匠贝多芬的故乡。即便在希特勒的统治下,也有许多人良心未泯,他们知道这是错的。然而希特勒在上台之后,立即控制了所有的报纸和杂志。并且非法地逮捕那些持有不同意见的德国人。他们只能在家里,悄悄地把不赞同的想法告诉自己的孩子。可是,希特勒*容易控制的就是青少年了。因为他们还没有成年,往往没有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他们非常容易受到学校和老师教育的影响、也非常容易盲目相信和崇拜强权与**。
    那些智慧和善良的父母,很快��不敢再对孩子说出自己的想法。因为孩子还不懂事,他们对教师的尊敬,对学校的服从,对国家和**的热爱,都是可能被利用的。他们可能在学校揭发自己的父母,而学校和政府鼓励他们这样做。在一个排斥人性的法西斯国家,统治者会鼓励不懂事的孩子,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出卖自己的父母。当时德国的教育让孩子相信,假如他们的父母反对国家元首,就是反对国家,就是德国人民的敌人。所以,孩子们以为,他们虽然背叛了父母,却是在忠于自己的国家和人民,是在做一件“好事”。在德国,一些有良知的父母,就在自己孩子天真的揭发下,被抓进监狱,受到严厉惩罚,一些人甚*因此而被杀害。
    纳粹在其统治期间,始终严厉镇压少数的雅利安德国人中的反对者。例如,一九四三年,一些在纳粹上台时还是少男少女的中学生,在进入慕尼黑大学之后开始觉醒,试图表达自己对纳粹的反对,结果,他们和支持他们的教授,全部被慕尼黑的法院判处了死刑。
    在如此严酷的镇压下,很快,德国社会就很难再找到什么人,敢于公开站出来反对希特勒。而报纸、广播和所有的宣传工具,都在宣传着同样的思想。希特勒又是一个非常善于煽动民众的政治**。在德国居于少数地位的德国犹太人,很快就失去了大多数骄傲的雅利安德国人的同情。处于多数地位的雅利安民众,在希特勒的煽动下,把德国的一切困境,归于他们的“敌人”——犹太民族。在“善”离开之后,他们心中只剩下“恨”,而“仇恨”很容易地就把“恶”塞满他们的胸膛。
    在希特勒的统治下,*糟糕的事情发生了。法律不再是一个人向社会寻求保护的“自由保障”,而是希特勒施加迫害的工具。法律失去了灵魂,失去了善的支撑,空余一个黑色恐吓的躯壳。在纳粹德国,希特勒的意志就是法律。
    希特勒为了宣扬弱肉强食的理论,煽动仇视其他民族,甚*把一些科学领域正常的探索研究,引向了一条可怕的社会改造的道路。
    在一八九○年左右,许多科学家进入了对人类自身的研究,研究人的进化和遗传疾病等等。这个研究在世界各地都有,在德国也做得非常深入和广泛。德国科学家们收集了大量不同的人种资料,出版了许多相关的书籍。他们还举行了展览会、讲座,张贴宣传广告,这些宣传也进入学校的教育。宣传的目的是为了从遗传的角度,达到“优生”。在当时,被称为是“德国优生运动”。可是,在这个宣传过程中,也使得人种差异、遗传差异等一些明确的知识和所谓“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模糊说法,逐渐在德国深入人心。
    希特勒是“聪明”的。他在利用人类认知上的一些弱点:利用人们对于“科学”二字的盲目追随,也利用了人们对于“**理性”的崇尚。他夸大和强调了人类思想中科学、理性的那一面,而有意抹去人类文化来自另一个方向的、同样重要的感情和思想资源,抹去人的善良、同情心和良知。
    于是,在希特勒上台之后的德国,人开始变得冷酷。一些优秀的科学家们,开始接受排斥了人性的“科学、理性”的思路。有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既然那些精神不健全的人、残疾的人,对社会和我们的国家没有什么“好处”,我们就可以“合理”地“除掉”他们,这是“人种的卫生”。从逻辑推论上,似乎找不到这样的思路有什么问题,他们独独忘记了:人之所以是人,要有“人性”要有对弱者的爱和同情。而在扫除人性之后,“科学和理性”,有可能成为非常可怕的罪恶的借口。
    今天,在我们回顾历史的时候,打开书本,我们会看到一些照片,惊讶地发现,照片上那些“文明的”、衣冠楚楚、受过良好教育的德国科学家们,自觉地参与了成批谋杀精神病人、残疾人的行动。在一些弱智儿童的保育院里,家长把孩子交给那里的医生和保育员,是相信自己的孩子因此能够得到更好的照顾和治疗。可是,他们万万不会想到,孩子在那里被医生有计划地集体毒杀。
    在阅读这些资料的时候,我们的一个德国朋友卡琳来我们家。她*近在以自己的家族历史为蓝本,写一本小说,为此作了很多调查。谈到这些话题的时候,她打开总是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给我们看一张照片,那是一个普通的德国女子,穿着长裙。那是她的姨婆,因为忧郁症住院,在“人种卫生”运动中,被纳粹杀死在医院里。看到书本上的历史,就这样活生生地发生在自己朋友家里,我们真是感觉很不一样。
    卡琳告诉我们,听到这个家族故事,还不是她感到*震惊的时刻,不久前她回德国,向她的姨母了解姨婆被杀害的情况,她表达了自己的愤怒心情。可是,她那个受着纳粹教育长大的姨母,完全不以为然。她对卡琳说,那有什么,这些人反正是“没有用”了。卡琳说,在那一刻,看到自己姨母的平静和冷峻,才是她真正感到可怕的时候。
    在科学、理性的旗帜下,希特勒把“人种卫生”推向“种族理想主义”。希特勒告诉德国人,德国的大多数民众所属的“雅利安人种”,是一种***的种族。他们的遗传基因*优秀,身体*健康,智力*高。而其他种族,都是相对低劣的种族。希特勒得到一些德国科学家的配合,使得当时大多数的德国人相信,犹太人在“人种学”的“科学角度”来看,是一种*低劣的、甚*是罪恶的种族,整个犹太民族是德国经济灾难、政治灾难的根源。
    当时在德国的电影院,播放着这样的“科学教育片”。在影片中,一群肮脏的老鼠在乱蹿,一边有这样的旁白:“这些老鼠在大自然里到处传播着病菌和疾病”。接下来,就是犹太人在街头行走的镜头,影片的旁白是:“犹太人就像人类中的老鼠一样,也在污染着人类。”我们是*近才看到这段影片,这才开始理解,为什么大多数德国人民会逐渐开始相信,为了国家的利益,他们要有一个如此残酷的“雅利安种族的纯化运动”。
    一九三三年以后,德国犹太人在自己的德国同胞面前,已经成了待宰的羔羊。
    没有人敢反对,希特勒的纳粹德国,就变得疯狂而嚣张。犹太人已经事实上被划出德国公民的范围,因为他们不再享有公民权利。一九三五年的纽伦堡法律,干脆宣布剥夺所有犹太人的德国公民权利。在“法律”外衣之下,他们失去工作,失去财产,孩子失去上学的机会,在街上被公开殴打和谋杀。他们得不到国际社会的帮助,因为希特勒宣称,这是他们的“内政”,德国人在他们自己的国家里,他们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情,他们可以殴打、杀害自己的国民,任何外人都不得干涉。
    在迫害犹太人的过程中,*残忍的任务,往往是交给年轻人去做的。因为年轻人的激情*容易在挑唆之下转为仇恨。德国的大多数孩子们相信了希特勒的话,把“人性”看作是“软弱”而扫除了,这些年轻人开始变得暴戾起来。
    德国孩子们,从六岁开始,就被要求加入“少先队”,“希特勒青年团”等纳粹儿童和青少年组织,那些阻挡他们加入的家长要被判刑,甚*国家有权夺走他们的孩子。这些雅利安种族的孩子们本来还来不及形成自己的独立思想,又渴望着被接纳为一个“光荣集体”的一员。所以,很容易失去自己独立思考的习惯。
    希特勒一上台就先清洗教育,告诉孩子们,那些不赞同希特勒的作家,都是“人民的敌人”。一九三三年五月十日晚上,希特勒上台只有四个半月,就有成千上万的学生们举着火炬游行,*后,在柏林大学对面的广场上,他们的火炬扔在了一大堆各国**作家、思想家写的书上。新上任的德国宣传部长戈培尔博士对孩子们说,“在这火光下,不仅一个旧时代结束了,这火光还照亮了一个新时代。”在火光下,失去人道主义思想滋润的德国孩子们,很快就变成了**希望他们变成的样子。
    希特勒挑选那些*忠诚于“**和国家”的青年,组成了冲锋队,他们把冲锋队的标志SS,经常画成两道闪电,他们如闪电般地袭击他们眼中的所谓“敌人”。希特勒激励这些年轻人的办法,首先是让他们有特别的优越感。
    纳粹党规定,所有冲锋队成员,必须血统纯正。冲锋队员的雅利安人的纯血统,必须追溯到*少一八○○年,也就是*少一百三十年以上,将近四五代人。由于德国一向有教堂、医院认真记载婚姻和出生的传统,所以,这样的“纯种雅利安人”的要求,在德国是不难做到的。在今天的德国,还保存了大量这样的冲锋队员的“纯种”记录卡片。冲锋队员和他们的**之间,就有了一种隐隐的感情上的亲密关系。是他们的**,使得他们在芸芸众生之中脱颖而出,变得“优秀而优越”,于是他们忠诚于希特勒,愿意为**赴汤蹈火,做任何他需要做的事情。
    在德国之外的正常世界,人们当然看到,纳粹德国正在变成一个危险的国家。德国人民在希特勒的愚民政策之下,变得狂妄自大而充满侵略性。善良已经远远地离开了那里。全世界都在忧心而紧张地注视着德国的变化,尤其是它周围的欧洲国家们。因为他们和德国是邻居。假如你有一个狂暴的邻居,成天在你门口操刀弄棒的,你不可能不心惊胆战。可是,面对这样一个由疯狂的希特勒控制的国家,你能够怎么办?
    希特勒和他的冲锋队正在迫害的犹太人,是他们自己国家德国的国民,他们说这是“内政”。来自外国的反对不起作用,而希特勒的侵略性几乎是他疯狂本性的延伸,他又操纵了一个国家。所以,德国将向外侵略,几乎成了大家都能够预见到的未来。可是,和德国做邻居的国家们,不论是国家**还是知识分子,都在呼吁“和平”。在一个正常的国家,希望和平是人的本能。只是,向希特勒这样的战争狂人发出“和平呼吁”,实在是文不对题。*终,欧洲的政治家们也终于看到了这一点,但这些政治家们没有联合起来采取主动进攻的勇气,却做了一件令他们以后永远会感到羞愧的事情。
    一九三八年九月三十日,德国、英国、法国和意大利,一起签署了“慕尼黑协定”。这个协定的意思,是把欧洲的一个小国家,捷克斯洛伐克的西部,送给希特勒。就等于是对希特勒说,你不要攻击我们,你去占领捷克斯洛伐克。你去侵略他们的时候,我们不会干涉,我们不管。堂堂的欧洲大国,把自己弱小的邻居,当作兔子,送到了希特勒的鹰爪之下。一年以后,一九三九年八月,苏联也以同样方式,出卖了波兰。他们希望,祸水引向别家,自己就安全了。
    他们纵容了希特勒,*后却并没有保住自己国家的和平,仅仅五个多月,希特勒不仅得到捷克斯洛伐克、攻占波兰,继而把战火几乎燃遍了整个欧洲。引发一场世界大战,这都是后来的事情了。
    就这样,小小的捷克斯洛伐克,成为希特勒侵略战争的**个牺牲品。
    目录
    一、关于纳粹和位于捷克特莱津的犹太人集中营……
    二、致力于特莱津集中营的作品及其小作者……
    编辑推荐语
    六十年前,这些孩子们的老师,想尽办法艰难地把孩子们的诗和画保存下来,是为了让今天的我们,有那么一个片刻停下来,去了解——人们曾经有过这样一段真实经历。也让我们有哪怕是一小段的静默时间,去想一想,究竟是什么原因,使得这些和今天的儿童们一样的孩子,有了一个非常不同的、被突然中断的童年。这些孩子,成千上万的孩子,再也没有能够长大。可是,这些诗和画的存在,给我们讲述了那个令我们无法回避的、真实的故事。
    ——林达
    我再也没有见到另一只蝴蝶
    那只蝴蝶,是*后的一只
    蝴蝶不住在这里
    不住在集中营
    *选自诗歌《蝴蝶》,作者巴维尔?弗里德曼(Pavel Friedmann),一九四二年囚于特莱津,一九四四年被杀死在奥斯威辛集中营,二十三岁。
    献上的这本小书
    是囚禁在集中营的犹太孩子,留给我们每一个人的遗产。
    希望你一直保存着这本书,哪怕你在一年年地长大,哪怕它在书架上放了很久,落满灰尘。
    只要你再次打开,你一定会庆幸,你并没有把它丢失。
    像自由一样美丽——犹太人集中营遗存的儿童画作
    沉沉的轮子碾过我们的前额
    把它深深地埋入我们的记忆深处。
    *选自诗歌《特莱津》,作者:男孩米夫(Mif),1944年囚于特莱津集中营,失踪。
    捷克斯洛伐克,纳粹德国侵略战争的**个牺牲品。
    捷克斯洛伐克的犹太孩子们:在1939年9月,晚上八点以后,不准上街
    1940年8月,纳粹可能随时来抄他们的家,只要在搜查中发现拥有某些“违禁品”,比如,搜出一个苹果,就会被逮捕。
    1942年2月,不准上理发店,这一年的8月起,他们吃一个鸡蛋都是违法的
    终于有**,在捷克斯洛伐克所有的学校门口,都贴出通知,犹太孩子不准上学。
    从1942年2月开始,纳粹开始勒令犹太人离开家,他们将被送往集中营。
    今天,集中营有了一种新的惊恐,
    被它攥在手心,死亡挥舞起冰刀。
    邪恶的病菌活跃地散布着恐怖,
    在它阴影下的牺牲者,在哭泣挣扎。
    *选自诗歌《恐惧》,作者:女孩爱娃?波兹科娃(Eva Pickova),十二岁,1942年被遣送到特莱津,1944年底被杀死在奥斯威辛集中营。
    布拉格西北方向六十公里,特莱津集中营
    在这个集中营存在的两年多时间里,还有近十万的囚徒被临时安排在这里居住,然后再被送往死亡营。
    这里原来是个小镇,但是除了有犹太人被送来和送走,这里的出口永远是封锁着的。被关在这里的,除了捷克斯洛伐克的犹太人,还有来自德国、丹麦、匈牙利、奥地利、荷兰等其他欧洲国家的犹太人。
    在他们中间,有过一万五千名犹太儿童。*后,只有一百多名存活。
    只要是八岁以上的孩子,他们就被迫和父母分开。
    孩子们仍然住得很挤,二十到四十个孩子住一间屋子,很多男孩只能两个人挤在本来只能睡一个人的板铺上。
    到处是臭虫、虱子和跳蚤,冬天没有足够的毯子。
    平时饿,冬天冷,营养不良,生病,想家。
    他们只有恐惧,却忘记了什么是快乐。
    孩子们像在命运的水流上漂浮的树叶,他们的命运吸引了集中营里的成人���徒的目光。
    在非常时期,在危险之中,有一些成年囚徒虽然对未来十分悲观,不相信自己能支撑着活过这场灾难,活到战争结束。
    可是,看到这些孩子,他们暂时放下自己的不幸,暂时忘记了飘荡在自己头上的死亡阴影……
    这些成年人开始想:
    应该如何帮助这些孩子度过非常岁月?
    我们作为成年人,要对孩子说些什么?
    我们也许无法活过这场战争,他们却可能活下来,未来属于他们。
    我们今天怎么做,对孩子才是*好的帮助?
    他们除了生命,已经一无所有。
    通过努力,他们让纳粹同意了让一些年轻的犹太人囚徒,和孩子们住在一起,管理和照顾他们的日常生活。
    在竭力照顾孩子们生活的同时,他们几乎是本能地,开始考虑孩子们的教育。他们要把知识、艺术和良知,交给孩子,让他们的灵魂得到支撑。
    于是,他们只能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甚*违反禁令。他们把一些教师安排为宿舍的管理员,这样,就可以在带领孩子做游戏的时间里,悄悄地给孩子上课。
    我想飞翔,可是能去哪儿,又能飞多高?
    假如我也挂在枝头,既然树能开花
    为什么我就不能?我不想就这样凋谢!
    *选自诗歌《一个日落余晖的傍晚》,作者:特莱津无名小诗人 ,1944年
    来到这里的孩子们开始并不知道,特莱津也囚禁着许多一流的艺术家、音乐家、学者和教授。
    他们和孩子们在特莱津相遇。
    他们教孩子们上着数学、地理、历史,还有犹太民族的语言希伯来语的课程
    他们教孩子们画画,教孩子们如何“重新会唱歌”
    他们甚*带领孩子办了一份自己的地下杂志,这杂志留下了孩子的诗文和宝贵的历史纪录
    他们中有人曾经写道:“在我们中间,一定有人会幸存下来。”
    然而他们和孩子中的大部分都被纳粹杀害……
    但是,特莱津犹太人在默默坚守的他们民族的文化,在坚守的一种精神,纳粹却没有力量扼杀。
    你们特莱津的画家们,你们要把窗户敞开
    面对世界,飘浮在
    你们田园诗的云朵的背景上:
    有**,你可能跌入痛苦的口子里。
    要挣脱那通向深渊的轨道,
    要活着,在黑暗中,仍然创造!
    *选自诗歌《画》作者:男孩哈努什?哈申布尔克(Hanus Hachenburg),1943年底失踪。
    在战争结束的时候,特莱津的幸存者们将这些奇迹般被保留下来的绘画、文字带了出来。
    人们终于看到,有这样的一种文化:
    不仅是一部音乐歌剧的演出,
    不仅是教会孩子写一首诗、
    引导孩子们办一份杂志,
    这是一种信仰的表达。
    在特莱津,
    艺术家在坚持正常的创作和教学,
    学者在坚持他们的学术讲座;
    艺术家们,不仅为集中营的孩子们,也为生活在今天和以后世界的人们,展示了生活本身的不朽,想象力和创造力的不朽,展示了维护宁静心灵和智慧思索的必要。
    将近四千五百张由孩子们在特莱津创作的绘画作品,现在被布拉格犹太人博物馆收藏和展出,被称为“人类文化皇冠上的钻石”。
    书中,林达不再教你带一本书展开一段知性的旅途,这一次,“审美”作家林达这次不再“审美”,而以数十幅“二战”中犹太集中营被害儿童的幸存画作为主,围绕在苦难中坚守人的尊严、坚持美的创造和智慧的思考这一核心内容,讲述相关背景和有记载的人物及故事,直面犹太家庭中的生死际遇,表现出作者深重的人文关怀。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