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石头印红楼之传国玉玺传
QQ咨询:

石头印红楼之传国玉玺传

  • 作者:逗红轩
  • 出版社:山东画报出版社
  • ISBN:9787807136026
  • 出版日期:2008年02月01日
  • 页数:298
  • 定价:¥25.00
  •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红楼梦》本名《石头记》,其作者是洪昇,创作于清初康熙年间,参与创作者有朱彝尊、赵执信、查慎行等,都曾是“《长生殿》事件”的参与者。
    《石头记》只有八十回,业已完稿,并作过修订,并非如“红学”所认为的是一部未完成之作。
    《石头记》还带有“脂批”,也是《石头记》的正文,是《石头记》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带“脂批”的《石头记》就是《红楼梦》,《石头记》等于《红楼梦》加“脂批”。
    “脂批”的主要创作者脂砚斋和畸笏叟,其实就是作者洪昇自己。作者借“批”之名,行“写”之实,双管齐下,书就了这“千古未闻之奇文 ”。
    “曹雪芹”并不存在,是作者有意虚设的“莫须有之人”。
    《石头记》是一部“传国玉玺传”,其中“衔玉”之贾宝玉即传国玉玺。而妙玉、史湘云、林黛玉、薛宝钗,都是曾经镶嵌在传国玉玺缺角上的一角,分别代表宋、元、明、清,为了占据“传国玉玺”的缺角,勾心斗角,争风吃醋。
    《石头记》又是一部“明史”,清朝的文字狱不允许真正的“明史” 存在,于是洪昇采用“避讳”之法,将《石头记》分为正反两面,正面是 “红楼梦”,反面是“明史”。
    ……
    文章节选
    入门钥匙之一:“红楼梦”即“明史”
    国学大师蔡元培先生在《红楼梦索隐》中指出:“书中本事在吊明之亡、揭清之失。”
    “新红学”的奠基人胡适却在《红楼梦考证》中说:“研究这部书的人都走错了道路……只做了许多《红楼梦》的附会!”并讥讽蔡元培先生“猜笨谜”,说:“假使一部《红楼梦》真是一串这么样的笨谜,那就真不值得猜了。”
    胡适认为《石头记》“不值得猜”,他真的这么牛吗?到底谁走错了道路?我们通过破解《石头记》中的谜语,来回答这个问题。
    《石头记》第五十一回,“薛小妹新编怀古诗”:“宝琴将素习所经过各省内的古迹为题,作了十首怀古绝句,内隐十物。”作者明确告诉我们薛宝琴所作的是谜语诗,但并没有给出谜底,只是说:“大家猜了一回,皆不是。”
    我们先解读“薛小妹新编怀古诗”的**首,看看究竟是不是“不值得猜”。
    赤壁怀古 其一
    赤壁沉埋水不流,徒留名姓载空舟。
    喧阗一炬悲风冷,无限英魂在内游。
    谜底:(1)“明史” (2)清初“文字狱”
    解读
    此诗不通。
    “赤壁”,即位于湖北赤壁市西北长江南岸的赤壁山,是**的古战场。三国时诸葛亮和周瑜曾在这里火烧曹营,大败曹操。
    宋代苏轼也有“赤壁怀古”词一首,其开头便道:“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而薛小妹却道:“赤壁沉埋水不流。”赤壁只是座小山,别说“沉埋”了,即使将它扔到江中,也阻挡不了“大江东去”。如果说这里指曹操的八十三万大军“沉���”在赤壁边的水里,但又哪来的载名姓的“空舟”呢?注意不仅是“沉”,还有“埋”!而且达到了使“水不流”的程度。
    如果硬说就是还有“空舟”,那么后面的“喧阗一炬”又烧的是什么呢?联系上下句看只能是“空舟”,谁没事干又效颦诸葛亮周瑜把“空舟”给烧了呢?如果将“喧阗一炬悲风冷”这一句往前提,那么“喧阗一炬”之后曹操的八十三万大军便“沉埋”了,但却留下了“空舟”,难道周瑜的一把火借着诸葛亮的东风,专烧人不烧船么?难道“喧阗一炬”之后,“樯橹”并没有“灰飞烟灭”?
    “薛小妹”为什么作此不通之诗呢?且莫管她,作者的目的也并不在此。既然她明言这是谜语,我们便来猜谜。
    (一)“赤壁沉埋水不流”,“赤壁”,可以理解为“朱姓*朝”,即明朝;“沉埋”,入土,成为历史;“水不流”,不再延续。那么“赤壁沉埋水不流”一句可以解读为:明朝已经灭亡。这是一种思路。
    “徒留名姓载空舟”,记载已亡明朝之“名姓”的能是什么呢?史书也,可以称之为“明史”。所谓“空舟”,“书”也;“载”,记载也。
    但这样解读能说得过去吗?我们来验证一下。
    “喧阗一炬悲风冷,无限英魂在内游。”
    明末清初,有一个赫赫有名的东林党人物叫钱谦益,人称“两朝**”,精於史学,立志修“明史”。明末,钱谦益曾撰修《历朝实录》,存放在北京太液池畔的“蕉园”,后李自成火烧明皇宫,“蕉园”也没能幸免。清初,钱谦益又收集了完备的明代史料,编写了达二百五十卷的明史稿,藏于自家藏书楼“绛云楼”,后也毁于一场大火。钱谦益曾叹曰:“乌乎!甲申之乱,古今图籍书史一大劫也。吾家庚寅之火,江左书史图籍一小劫也。”他认为:“汉晋以来,书有三大厄。梁元帝江陵之火,一也;闯贼入北京烧文渊阁,二也;绛云楼火,三也。”又在《蕉园》一诗中写道:“蕉园焚稿总凋零,况复中州野史亭。”他把存放在蕉园内的《历朝实录》叫正史,把存放在绛云楼中的明史稿叫野史或半野史,而绛云楼又叫“半野堂”。所以他所编修的明史,无论是正史还是野史,都已经在“喧阗一炬”中化为了灰烬。
    谜面可以解读为:
    明朝已不再延续,成为了历史,只留下许多名姓记载在明史里。记载无限大明“英魂”的明史又被大火所烧毁,只有在冷风中悲叹了。
    此谜谜底为:“明史”。
    “绛云楼”在清初可是名闻天下,秦淮八艳之一的柳如是就曾居住于此。如此一来,由“明史”牵连出“蕉圆”和钱谦益,钱谦益又牵连出了柳如是。柳如是乃秦淮八艳之一,是否会牵连出“秦淮八艳”呢?
    但如此就得出“明史”的结论,似乎不大可靠;况且和“火烧赤壁”相比,这两把火似乎也不够“喧阗”。但哪里还有可以和“火烧赤壁”一较大小的“喧阗一炬”呢?
    (2)作者由“赤壁怀古”,牵连出了“明史”。说到“明史”,就不得不提及清初的一大文字狱冤案,叫“庄氏明史案”。
    “庄氏明史案”:明末宰相朱国桢,退休后著有《明史》稿一部,清兵入关后,朱氏后人将书稿卖给富户庄氏,庄氏又请人将明末崇祯一朝历史补上,并请人整理、润色、作序,命名为《明史辑略》,作为庄氏自己的著作出版。该书在提到明朝在辽东与满人交战时,仍用明时习惯用语,用明朝年号;称清先祖和清兵为“贼”,对清室先世直呼其名,不加尊称,等等,这就构成“诋毁清朝”的“十恶不赦”的大罪。凡参加庄氏《明史辑略》整理、润色、作序的人,及其姻亲,无不被捕,每逮一人,则全家老小男女全部锒铛入狱。与此书相关的写字、刻板、校对、印刷、装订、购书者、藏书者、读过此书者,莫不株连。入狱者2000余人,审讯后定死刑70多人,其中18人被凌迟处死。一时人头落地,血肉横飞。依清律,各犯之妻、妾、媳、女及15岁以下之子、侄、孙等没官为奴及徙边者无数。这是清朝一宗大案,发生在康熙二年。
    “庄氏明史案”开了清代文字狱的先河,此后雍正、乾隆,一代比一代残酷。文字狱泛滥,使知识分子动辄得咎,人人自危。龚自珍诗的两句:“避席畏闻文字狱,著书都为稻粱谋!”道尽知识分子恐惧悲凉的心态。梁启超在《清代学术概论》中说:“文字狱顿兴,学者渐惴惴不自保,凡学术之触时讳者,不敢相讲习。”这些,对中国的历史影响都十分深远,是造成中国积弱贫穷落后的重要因素。
    作者由“赤壁怀古”,牵连出了“明史”,又由钱谦益所修的“明史”,包括“正史”、“野史”、“半野史”,都已在“喧阗一炬”中化为灰烬,牵连出焚烧“明史”的“喧阗一炬”。什么才是真正的“喧阗一炬”呢?当然是满清的“文字狱”了。在“庄氏明史案”中,满清的文字狱够得上“喧阗”了吧?但这还只是满清文字狱的开始。
    所以此谜还暗含着另一个谜底:满清“文字狱”。
    谜面可以解读为:明朝已经灭亡,只留下“名姓”记载在“明史”里。满清的“文字狱”不仅烧毁了“明史”,还造就了无数编修“明史”的“英魂”,只有在冷风中悲叹了。
    谜底:(1)“明史” (2)满清“文字狱”
    满清一面残酷禁焚明朝人所修撰的“明史”,一面又组织人员,自己纂修起了《明史》。
    清朝入主中原之后,转年即顺治二年,御史赵继鼎奏请纂修《明史》,得到了清廷认可。其后,大学士冯铨、李建泰、范文程、刚林、祁充格为总裁,操办此事,揭开了清朝官方纂修《明史》的序幕。康熙四年(公元1665年),重开明史馆,因纂修《清世祖实录》而停止。康熙十八年(公元1679年),以徐元文为监修,开始纂修明史。于乾隆四年(公元1739年)*后定稿,进呈刊刻。《明史》是我国历史上官修史书中纂修时间*长的一部。如果从清顺治二年(1645年)开设明史馆起,到乾隆四年(1739年)正式由史官向皇帝进呈,前后历时九十四年。假如从康熙十八年(1679年)正式组织班子编写起*呈稿止,为时也有整整六十年之久。
    康熙年间修《明史》者,可谓人才济济。有当时的**文学家朱彝尊、尤侗和毛奇龄等人。但出力*多的是清初**史家万斯同。这里,应当提一提我国史学史的一段公案。原来,明清之际,有一些明朝遗臣和反清志士十分重视明史的研究。杰出思想家黄宗羲曾编《明文海》四百多卷,并著有《明史案》二百四十卷;顾炎武也辑存有关明朝史料一两千卷。清朝统治者入关后,为笼络明朝遗臣、社会名流,曾有意开博学鸿儒科。黄、顾等人虽坚持不肯与清廷合作,但为着保存明朝真实史迹的目的,仍派出了得力助手参与明史的编纂。黄宗羲的得意弟子万斯同,便是当时被委派参加明史的编撰人之一。黄宗羲觉得修《明史》,事关忠奸评判和子孙后世的大业,有万斯同参加,可以放心。便动员万斯同赴京,并在赠别诗中以“四方身价归明水,一代奸贤托布衣”相勉。黄宗羲的儿子、顾炎武的外甥,也都参与其事。这样,就相应地保证了明史的质量。万斯同是一位出色的史学家,清初**学者钱大昕曾评论他:“专意古学,博通诸史”,熟于明朝掌故,对自洪武*天启的“实录”,皆“能暗诵”,了如指掌。他先后编写和审定两种明史稿,各有三百和四百多卷。因此,可以说,《明史》的初稿,在万斯同时代已基本上完成了。
    《明史》的确有不少长处。首先,它体例严谨,叙事清晰,文字简明,编排得当。史评家赵翼在《廿二史札记》中,曾将辽宋、金、元诸史和《明史》作了比较,认为“未有如《明史》之完善者”。其次,《明史》的史料较为丰富。当时可资的**手史料很多,除一套完整的明朝各帝“实录”而外,尚有邸报、方志、文集和大量私家史乘。朱彝尊修史时《上总裁第二书》中说,仅各地的方志藏于国家图书馆者,即达三千余册之多。此外,如明人*世贞著述的《锦衣志》、《中官考》等,都对明朝特务统治和宦官之弊有系统地作了介绍。这些,都使明史的修撰者们较之各朝修官史者,有得天独厚的有利条件。第三,《明史》有些地方持论公允,也能秉直书写。如对袁崇焕被清太宗设反间计杀害一事,以及熊廷弼的功罪问题的记载,都很有参考价值。第四,《明史》在体例上有新的创造,在列传中专列了“阉党”、“流贼”和“上司”三目。宦官专政为明朝一代历史的重大问题,《阉党传》记载了*振、刘瑾、魏忠贤等宦官党羽祸国殃民的罪行。
    但清初所修《明史》,也隐没了不少历史事实,其所隐没者有二:一是隐没清未建国前曾臣于明;二是隐没清入关后南明诸朝廷存在之事实。
    建州女真于明代入朝进见、上贡、袭替、改授及与周边之关系活动甚多,但此均清朝发祥后为明朝之臣的明证,为清廷所讳,因此在《明史》中不但不许见建州女真,而且凡是“女真”皆在所讳,“于是女真之服而抚字,叛而征讨,累朝之恩威,诸臣之功过,所系于女真者,一切削除之”。凡明朝文武诸臣,曾为督抚镇巡等官者,皆削其在辽之事迹。如*翱、李秉、赵辅、彭谊、程信等人,《明史》中均各有传,但其于建州有抚治或征讨之绩处,《明史》中均略去不述,间有一二语涉及,则不指明为何部落,以何原因启衅,其史实真相,无从观看。凡是明朝人中所长而必书之事在于建州者,则《明史》中削其人而不为立传。如顾养谦、宦官亦失哈等,因生平活动不可离辽东及建州之事,《明史》中遂无传。自古以来,凡于易代之际,以后代修前代之史,关系到新朝与旧朝之处,难免没有曲笔。但是一般来说,大都相涉年代不多,其掩饰之处,读史者也能意会其中缘故,从未有如明朝与清朝这样关系始终,“一隐没而遂及一代史之全部”者。
    《明史》中另一掩饰之处,则为南明诸帝。自崇祯十七年(1644)李自成农民军克北京,随后清军入关,明朝即亡。几乎与清军入北京同时,南京建立弘光朝廷,此后又有隆武朝、绍武朝、永历朝及鲁*监国。永历帝朱由榔于康熙元年(1662)为吴三桂所杀,或以为此系明亡之时。而孟森先生作《明史》末述《南明之颠沛》,*后有云:“十一月辛卯(十六日),鲁*殂于台湾,明亡,时为清康熙三年(1664)。”则此距崇祯之亡,又二十年矣。此二十年南明之史,《明史》亦予隐讳,不承认其帝号,而将其事记述于诸*传中,以示其仍为诸*而非帝统。
    说到清初修史之讳,顺便可以略述清初之文字狱。清初**文字狱,一为庄氏史案,罹祸者*七十余人,死者剖棺锉尸,生者延颈就戮,妻孥极边充军为奴。而观其原书,涉及清室并未有过分讪谤之语,惟于清兵入关之事,直书为“夷氛”、“夷寇”,于“奴酋(努儿哈赤)”名号,迹未加避讳。而于李成梁传中,称努尔哈赤为成梁所豢养:“已而并杀教场及他矢于阿台城下。他矢子即清太祖也,以幼得不死,留置帐下。”此为清廷所*忌讳之事,庄氏及诸修史之人因遭大祸。此为涉及清入关前史事之文字狱。涉及南明诸帝的**文字狱有戴名世《南山集》狱。戴名世,清康熙间进士,官编修。留心有明一代史事,网罗散佚,走访明季遗老,考求遗事。著《南山集》,用南明永历年号,以存明朝统绪,为左都御史赵申乔所劾,论斩。凡为《南山集》作序者,如方苞等人,均获株连,达数十人之多。此则为清初又一文字狱大案。由此可知清廷这两大避讳是触及不得的。史官岂敢冒杀身之祸而必书其实?即使有此董狐之风,以清初文禁之严,又岂能留只字于官修史书之中?隐讳史实固然是《明史》一大缺失,又是必然结果。
    谢国桢于明清史籍所知博深,其评论《明史》缺失,共列五点,除“毁灭不利清廷之史实”外,尚有四大点:一是于明初事实记载不翔实。因清廷讳言明朝驱逐蒙古于漠北,亦犹如讳言建州女真于东北臣于明。又因史官为明末降清人士,对明初统治集团内部矛盾,尽略而不愿详记。二是记建文之事,讳言建文出亡,主张焚于火,以示亡国之君无生之理。此亦出清廷之需。三是除李自成、张献忠起义外,其余农民起义,均只见于有关官员列传之中,且极尽歪曲之能事。四是《明史》出于东南文人之手,于江浙文人尤其是东林党人多立佳传。自明嘉靖以后,内阁柄政大臣,多为东南缙绅所操持,一脉相承,当时谓之“传衣钵”。《明史》对党籍中人,言之刺刺不休,与其他方面人物相比,记述不均,因之是非亦难得其平。
    ……
    目录
    自序 扯掉“红楼人”的遮羞布
    前言 什么是《红楼梦》?什么是《石头记》?
    上篇 《石头记》的入门钥匙
    入门钥匙之一:“红楼梦”即“明史”
    一 “赤壁怀古”之谜
    二 “红楼梦”即“朱明之梦”
    入门钥匙之二:“红楼”即“青楼”
    一 “怀古诗”之谜
    二 “红楼梦”亦“清朝之梦”
    三 “红楼梦”与“青楼梦”合而为一
    入门钥匙之三:“草化”之曹寅
    入门钥匙之四:《石头记》即“传国玉玺传”
    一 “衔玉”之宝玉即“传国玉玺”
    二 薛宝钗——镶嵌在传国玉玺上的“后金”
    三 蒋玉菡——从传国玉玺上崩掉的北京朱明之“玉角”
    四 林黛玉——从传国玉玺上崩掉的大明“玉角”
    五 妙玉——从传国玉玺上崩掉的大宋“玉角”
    六 史湘云——从传国玉玺上崩掉的蒙元“金角”
    入门钥匙之五:林黛玉、薛宝钗亦印泥
    一 “绛珠草”与“绛珠仙子”
    二 “木石前盟”与“木石姻缘”
    三 “终身误”与“枉凝眉”
    下篇 解读方法与作者之谜
    《石头记》正确的解读方法
    一 读“反文《红楼梦》”和“反文脂批”
    二 “解谜”、“还讳”、“意淫”
    三 “谋局”、“会诗”
    作者之谜:《石头记》作者是洪昇
    一 洪异之“自白”
    二 “《长生殿》事件”
    三 莫须有之“曹雪芹”
    四 脂砚斋、畸笏叟亦洪昇
    编辑推荐语
    《石头记》从明朝万历年间的东北女真族的兴起,一直写到清朝康熙年间的台湾郑氏集团的降清,详细地记述了其间发生的所有重大历史事件及其主要历史人物。 《石头记》是一部“传国玉玺传”,其中“衔玉”之贾宝玉即传国玉玺。而妙玉、史湘云、林黛玉、薛宝钗,都是曾经镶嵌在传国玉玺缺角上的一角,分别代表宋、元、明、清,为了占据“传国玉玺”的缺角,勾心斗角,争风吃醋。 ……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