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张欣自选集
QQ咨询:

张欣自选集

  • 作者:张欣
  • 出版社:海南出版社
  • ISBN:9787544322874
  • 出版日期:2008年01月01日
  • 页数:688
  • 定价:¥48.00
  •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544322874
    • 作者
    • 页数
      688
    • 出版时间
      2008年01月01日
    • 定价
      ¥48.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本书收录了张欣的相关著作,内容包括短篇小说、中篇小说、长篇小说等。
    文章节选
    雨季
    1999年6月18日 星期五 细雨
    熟人回头望了我一眼,继续呆着一张脸,埋怨叉烧包道:“到底是不是你的?是,我也只好帮忙;不是,你也不要总是麻烦我嘛。”她声音其实小小的,只是我跟在后面太近了,不得不听到。这女人推一辆验血车,脚步如飞,我和叉烧包几近小跑才跟上她。叉烧包一本正经地点头:“是我的,是我的……”熟人白了他一眼。
    叔杭不敢跟进来,只好躲在门诊大楼旁边的冬青树下面,脸色比我还苍白。看他那样子,我倒不怕了,总之这种事不能怨,怪自己不小心好了。街上药店里的安全套,白拿的,自然会有质量问题,或破或漏,没有理由将超薄耐用的进口货自给你。这笔账还算不过来,还金融专业大学生呢,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叉烧包这个人,真是好得没救了。他说过喜欢我,我只说过一句没感觉,他就再也不来缠我,照样对我很好,现在临到毕业,我和叔杭出了这种事,倒叫他来求熟人,以我男朋友的名义陪我到妇产科,他竟没有一点怨言和脸色。虽然叉烧包有些胖胖的,似乎不大有血气,但人还是蛮聪明的,每回玩“模拟交易所”,他手上的理论五十万,炒来炒去不失手,还有小小盈利;叔杭喜欢搞大手干预,除了输还能有什么下场?
    叔杭也不是高大威猛啊,江南小白脸一个,一米七二的个头,爆眼睛,眼镜圈配上刀片头,真不知我看上他哪点了,身体又不大好,几次低烧找不出原因,陪他看病、找工作,都是我骑自行车带着他,稍有不顺,他就一脸晦气,脏球鞋也不刷一刷。我说你这个样子,哪个单位肯要你?!他说,我哪有钱置什么西装革履?我要是女的,肯露脐、露背,什么工作都找到了。
    没办法,就是喜欢他,爱他。妈说我这个人,怎么好强都白搭,嫁一个上辈子的债主,哪会有什么好日子过?妈是我在这个世界上**佩服的人,她说,你不要跟叔杭结婚,跟他同居好了,真是惊世骇俗,普天下可有这样的母亲?但只有我知道她是爱我的,也尤其了解我,越不让我干的事,我就有了天大的勇气,非干不可。现在让她道出了实质,倒是一拳砸在棉花上了。不过这次做手术,我还是不告诉她,省得她操心,她离那么远,又帮不上我,还有可能写信骂叔杭一顿,这算什么嘛。
    熟人把我和叉烧包扔在妇产科,进去可能跟医生交代了几句就走了。她是化验室的,想也是无权无势的人,脸色蜡黄,人瘦成一把柴。外号肯定是“斋啡”,没奶的,穿上白大褂,更是搓衣板了。叉烧包追着她身后感谢她,她头也不回,只挥了挥手。
    叉烧包解释说,上个月他带莉莉来过一次,要不人家不会这么不热情。我笑道,原来你跟莉莉还有一手。他说,他是想有一手啊,可是莉莉是贵州户口,她想留在广州并进金融大厦,不献身还能有什么办法?叉烧包嘱我这件事千万不要声张。我怎么会���?韫食不易,现在大学生通街都是,哪个单位缺菩萨,要把你供起来呀。
    妇产科的走廊上,面对面两排长椅坐满了人,老人和丈夫陪的,就提着大罐小罐的补品,年轻的双双对对,都是呆若木鸡,一副等待判决的样子,两手空空,什么准备也没有。找熟人的目的是,据说大夫对未婚先孕的女孩子特别狠,你若叫一声,几十句挖苦的话在那里等着呢。我和叉烧包还在那里讲笑,别人都用奇怪的目光打量我们。
    我其实是很愿意小鸟依人的,然而叔杭不在跟前,我不可能在叉烧包面前先熊包了,心里害怕是害怕,两手冰凉全是冷汗,尤其看到做完手术被搀出来的人,根本是从坟墓里刨出来的,我头已经开始晕了。
    护士叫我名字的时候,我先是没反应,后来又弹起来。叉烧包捏了我手一下,可能是叫我挺住吧。
    的确是很痛,现在来补这段感受,我真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但不知为何我一点也不恨叔杭,这是两个人的事,也包含了我的需要,干吗要恨他?许多女孩子一到这里来就无比委屈,我也不是不委屈,只是感觉怪怪的,一是不恨叔杭,二是觉得对不起母亲。
    不想写了。
    1999年6月18日 星期五 微雨
    今天报纸上登了年仅18岁的华裔少年司徒炎恩威震华尔街的事。14岁开始管理的股票基金,连续三年取得三成多增长,而他参与操作的专业人士管理的股票基金,赢面在九成以上。我和他的志向是惊人的一致。不过报纸的照片上,他一脸稚气,却打着领带出入纽约金融**曼哈顿,与年薪千万的金融巨子共事。而我,目前工作尚无着落,愁得老气横秋,出街有孩子问路,只怕也要称我阿伯了。
    我是坚决不回杭州去的,不是杭州小,再小的地方也有国家银行,更易冒尖,竞争的人少嘛。我是不愿意守在家门口,我对家庭没什么感情,父亲从小就看我不顺眼,他喜欢大哥,觉得他会有出息,结果怎么样,干什么什么不成,到现在还赖在家里,婚倒结了两次了,可是父亲照样无视我学有所成,对他我只有恨。
    班主任也实在能力有限,其他班的班主任,总能**出几个尖子去,只有他,什么关系也没有,带我们到人才交流**,那儿我们自己不会去?用人单位问我们的情况,他结结巴巴,先就矮了一截。人家知道他是老师,连表格都不想发给我们了。前几天,有人给他寄了一条小麻绳,意思是为学生找不到出路,上吊谢世算了。有同学说解气,也有同学说太损了点儿。我不管,麻绳是我寄的。
    今天陪渊云去医院做手术,我也真是该死,这种焦头烂额的时候,怎么倒成了**减压的法宝?看着她和叉烧包还有那个什么熟人一块往妇产科去,我心里真不是个滋味。我当然是爱渊云的,但现在似乎需要超过了爱,不是生理需要,而是一种精神需要。其实她也没有背景,也没有后台,户口更不在广州,但她为什么总是比我乐观,而且敢冲敢闯,建设银行居然就接受她了,而且是留在总部。叉烧包说她是脱颖而出,脑瓜子灵极了,电脑、英文又都跟得上,去面试的男孩都不如她。不知为何我就是难以全信,倒怀疑是叉烧包在暗中帮她的忙。叉烧包是本地人,家里一大半亲戚都在金融战线工作,又对渊云有意思,他巴不得我跟渊云分开,他好捷足先登。
    你看他给我介绍的两份工作,电台讲股,这算什么嘛,学金融的*忌讳纸上谈兵,他又不是不知道。要不就在全兴证券公司做**分析员,开始我还挺高兴,后来才知道,全兴的主要业务是出分析表格,根本没有自营盘,我毫无可能转做操盘手,另外也不肯解决我的户口,房子在哪儿更是天知道。
    现在**肯给我转户口又是全民单位的就是氮肥厂,叫我进财务科,先签八年不许调走的合同,也带我去看了职工宿舍,我能分到两房一厅,可是那种地方,我怎么待得了八年?
    有时候,我突然会想到,如果哪**我真的发达了,还会爱渊云吗?这问题先叫我大吃一惊。渊云这个女孩,太没有城府了,上次我低烧查不出原因,她居然跳起来跟医生大吵,就差没骂别人饭桶了,我当时真是眼泪往肚子里流,觉得我们天造地设,现在的梁祝嘛。但冷静下来,我又觉得她太没有心机,对我又太没有保留。我其实常常教导渊云别那么傻,她颇不以为然,所以我知道我们之间并非没有差距。太晚了,我要睡了,明天还要去菜市场买鸡,给渊云煲鸡汤喝。
    1999年6月18日 星期五 雨
    今天*大的一件事就是陪渊云去医院手术,她在观察室观察是否会术后大出血时,医生把我叫进去,嘱咐我不能见凉水,不能房事,要吃什么等等事宜,情不自禁看了我两眼,肯定是觉得我面熟,上个月陪莉莉来,她也是这套话,估计认出我来了。
    检验科的那个熟人,是姐姐下农村时的插友,她一定觉得我在外面吃喝嫖赌,无所不为,热情一次比一次少,哪里晓得我还是个童男子。
    我是从心里爱渊云的,哪怕她跟别人生过八胞胎,我也一样爱她。除了她的样子好,我*看重她的就是单纯、善良。现在这样的女孩子哪还有啊,别说学金融的,就是初中毕业,小算盘也打得噼里啪啦的。我就是从她怎么去爱叔杭,发现她是一个难得的好人。
    其实叔杭是在用脑子爱渊云,这我看得清清楚楚的,他现在需要渊云,除了三十八度的低烧,他两手空空,连勇气都要从渊云那儿索取。他们在学校外面租房,我知道全是渊云妈妈寄给她的钱,叔杭跟家里关系不好,勉强拿到生活费就不错了,可他住在里面心安理得,一点不觉得渊云始终在付出。
    他发低烧,渊云顶着大太阳,骑自行车驮着他去看病,头发都汗湿了,他竟然说,渊云你离开我吧,否则我会把你拖垮的。跟演话剧似的,他明明知道渊云是什么人,这么说,渊云恨不得叔杭需要打的针,全都扎在自己屁股上,你若真心痛渊云,自己去看病好了。如果你要渊云陪,就不要讲这么末流的台词,又不是戏剧学院的学生。
    说到找工作,如果渊云利用我对她的好感,我是很乐意效力的。可是渊云从来不跟我讲这方面的事,我主动暗示她,她却说,叉烧包,班里够多的同学给你找麻烦了,你如果还有余力,就帮帮叔杭,他不肯回杭州,留不下来就很成问题。我说,你就不怕留不下来。她说,我好办,我可以给合资企业当会计用,叔杭老大才疏,找不到合适的单位,不是要闹死了?
    从观察室出来,渊云脸色煞白,嘴唇发乌,我想背她,她不肯,只好架着她。叔杭看了她一眼,当然也吓了一跳,可马上又说,你没事吧,我下午还要去见工呢。见你的大头鬼,他去投资公司见工,还不是我舅舅在那儿,我是看在渊云的分上帮他,他却叮嘱我不要告诉渊云,以便增加他自己的个人魅力,真算得上厚颜无耻了。
    今晚莉莉找我,哭得两眼像烂桃,她说跟她睡的那个总经理突然宣布退居二线了,才五十二岁。她真是着急了,叫我不要嫌弃她,她想给我当老婆,我婉言谢**,她居然反咬我一口,说要跟校方说孩子是我的,我得认账到底,还要拉我在医院的熟人作证。你说她跟渊云怎么比?我不会找对象的,因为我坚信,渊云和叔杭即使结婚也会离婚的,我不是完全没有机会。等他们始乱终弃吧。记得明天给渊云买点补品,他们说阿胶比较好。
    1999年6月18日 星期五 小雨
    小明的老师又打电话来,把我叫到学校去训了一顿。
    也难怪她发火,小明好死不死,英语单元考只得了十六分,别说老师,我都差点当场吐血,等他放学回家,真恨不得油煎了他。
    不过*衰还是他老豆,够胆在外面包二奶,回来当然是黑口黑面的闹离婚,开始还背着小明,后来也顾不上了,因为他转移存折,我得扑上去抢救才行啊。这样小明的成绩就下降得特别厉害,孩子我是肯定不给他的,天下二奶一般黑,那个狐狸精怎么会对我的仔好?
    科里的香姨给我出主意说,趁着他一门心思想离婚,你不如狠狠敲他一笔,老了也好防身。等他心淡了,又不跟你离婚,又在外面乱滚,钱也让那个女人搜刮尽了,你不更惨?!话是这么说,可女人四十一头家,点点滴滴都是我青春和心血,说完就完?再说小明爸没包二奶时,不抽烟,不喝酒,月月给家用,也算是个住家男人,现在他是鬼迷心窍,要不要给他一次机会呢?
    香姨也是,她老公虽然没有包二奶,但是在外面七兜八搭的,听说相好就好几个,也不见她吵离婚,还晚晚煲龟汤给她老公补身子,倒劝我离婚。
    对了,今天叉烧包又来找我给他女朋友刮孩子,他也真是的,女朋友换这么勤,换一个就怀一个。我跟他姐姐是插友,他倒不见外,总来麻烦我。哪天我要给他姐姐打个电话,叫她管管她弟弟,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还在《金融时报》工作,前两天香姨还说,有这方面的内线,我们也买一点儿股票,说不定会发。那个时候,我也不在乎小明爸是不是回心转意,倒要找一个小白脸气气他。
    现在的女孩子,真不知道她们怎么想的,叉烧包那个衰样,还有人紧追,无非爸爸是中国银行的哩。
    小明老师那里,可能还要送点儿礼。
    非常夏天
    深夜的广深高速公路,是那种单调的平坦和寂静,龚晓禾驾着一辆白色的宝马,车灯与时速都是和缓的。立体声音响轻放着林忆莲的歌,是她偏爱的凄美,以及一缕抹不去的无奈。
    车内的空调器也算是暗送秋波,晓禾置身在清甜的凉意里,心情有了片刻的平静。这个夏天是闷热的,她知道车外的温度不会低于32度,由于潮湿和气压的关系,人根本出不了透汗,还得气喘吁吁。好在宝马车缓解了这一切,钱真是个好东西。
    可以买来舒服,买来一切。
    一层雨粒刷过前窗玻璃,晓禾下意识地打开雨刮器,夏天的雨都热得凝滞了,极不情愿地从玻璃上慢慢滑落,雨刮的姿势和声音无比单调,单调得像晓禾的身世、童年,浅浅的仅有25年的经历。
    晓禾的父亲是个货车司机,寡言少语,母亲在记忆中是百病缠身,不久就故去了。父亲很快又娶了一个女人,她不见得打骂晓禾,但脸上是无尽的厌烦,晓禾跟她没话,就是很少的零花钱,也向父亲讨,如果父亲忘记了,那就忍着,决不向后母开口。父亲有时也是烦躁和凶恶的,她觉得受他的气很应该、很顺理成章。
    晓禾相貌平平,毫无出众之处,扔在人群里,立刻成为蚂蚁大军,是蚂蚁中的蚂蚁,不是蚂蚁中的螳螂。她的童年除了上学念书,就是在家带弟弟、做家务——后母又生了一个儿子,同住的爷爷奶奶很是喜欢。
    18岁,晓禾没有出落得一表人才,没有考上大学,没有星探叫她去做演员或模特,更没有新版的灰姑娘的故事在等待她——她没有碰上喜欢她的富家子弟,她的生活里没有色彩,她已经习惯了被忽视、被淡化。
    不幸的是,晓禾也像所有的女孩子一样,有着玫瑰色的梦想,那种寂寞和乏味的日子她过够了,她*讨厌“平平淡淡才是真”这句话,这是绚丽累了、从未平淡过的人唱出来的,对于她来说,积攒下来的太多太多的平淡已变成恨,变成她日益苍老的内心上的厚茧,她需要的是超强刺激和斑斓纷呈。
    可惜生活有它自己的轨迹,总是岿然不动,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那段时间,无论晓禾的内心怎样萌动,她苍白、平淡的生活似乎绵绵无期。
    她开始做事养活自己,服务员、售货员她都做过,后来上了短期的文秘班,学会了公文格式和电脑,也就做做一般的白领。*终她落脚在一家名叫“运迅”的车行负责文秘和报表。
    生活是一如既往的黯然,总经理不注意她,男同事不注意她,就连吹着口哨的洗车工也不注意她。
    有一个星期天,晓禾在街上闲逛,手里提着一双新买的、风行一时、价格便宜的水晶凉鞋。很巧,她碰上了高中时的同班同学万向虹。向虹在学校的时候就是人尖子,既聪明又漂亮,联欢会上,她穿着海军领的连衣裙报幕,是多少男孩子的梦中情人。
    “你好吗?”向虹问道。她比小时候更漂亮了,一双大眼睛迷迷茫茫,穿一件白T恤,深蓝色的牛仔裤,真是青春可人。“还好吧,你呢?”晓禾望着向虹,心里充满着羡慕。向虹道:“我现在进军演艺界,幸好被朱导看上了。你知道朱导吗?”晓禾不高兴道:“怎么不知道?!我又不是乡下人,导《宝贝》的那个导演嘛。”《宝贝》是风靡一时的电视连续剧,几乎家喻户晓。
    屹之本来是个好名字,可是朱导演姓朱,连在一起就变成了“猪一只”。不过这并不影响晓禾对朱导的崇拜。她对向虹说道:“那你要成明星了,朱导一定能捧红你。”
    正说着话,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在她们身后嗨了一声,向虹冲他甜蜜一笑,介绍道:“这就是朱屹之,朱导。”晓禾吓了一跳,朱导在她心目中,是辽远的星辰,怎么会活生生地跟她握手,不仅高大魁伟,而且目光亲切,她木木地站在那里没有反应。向虹解释道:“我们要去参加一个聚会,他刚才跑去买烟了……”见晓禾还是没有声色,便又向朱导推崇道:“我的同学晓禾,在车行工作,可以买到便宜的汽车呢!”其实晓禾什么也没听见,脑袋里空洞无物,和朱导交换名片也是呆呆的。
    目录
    代自序
    短篇小说
    雨季
    非常夏天
    访问城市两篇
    一生何求
    中篇小说
    梧桐,梧桐
    鸽血红
    绝非偶然
    真纯依旧
    窑艺
    掘金朝代
    仅有情爱是不能结婚的
    婚姻相对论
    长篇小说
    沉星档案
    为爱结婚
    无雪的冬天
    *后**偶像
    主要作品目录
    编辑推荐语
    其实在我看来,尽管每个作家的关注面不同,但*终都会走向内心,文学说到底是灵魂和心灵的抚慰。
    以现代都市女性为主人公,以她们在事业、爱情、友谊上的追求和失落展开故事,旨在揭示“都市女性的误区”,也写出了“生活层面的丰富和新颖”。
    ——曾镇南(中国社科院文研所研究员)
    张欣把商业社会人际关系的奥妙揭示得充分,她把当今文学中的城市感觉和城市生活艺术提到了一个新高度……她关怀着她的人物在市场经济文化语境中的灵魂安顿问题。
    ——雷达
    张欣的小说是漂亮的,圆润的,聪明的,饱满的,��建立起了她独有的叙事风格的。她能够成功地把一些丝丝缕缕说不明道不白剪不断理还乱的感觉送给读者,而不是散播那些大而无当的哲理和观念。
    ——池莉
    张欣是一位善于编造好看的言情故事的高手,在小说中她将中国城市剧烈的变化,社会人群的层层面面,城市生活的角角落落,都鲜活地摆在了读者的面前。
    ——**网**辞 生活永远比小说精彩。我想写现实、写人性,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直指内心。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