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陈忠实自选集
QQ咨询:

陈忠实自选集

  • 作者:陈忠实
  • 出版社:海南出版社
  • ISBN:9787544322881
  • 出版日期:2008年01月01日
  • 页数:678
  • 定价:¥48.00
  •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544322881
    • 作者
    • 页数
      678
    • 出版时间
      2008年01月01日
    • 定价
      ¥48.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本卷收编获得作者的优秀小说作品等。这些作品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带着泥土的芳香,或者幽默,或者冷峻,对中国社会的角角落落和各色各样的人进行了深刻描绘。
    文章节选
    信任

    一场严重的打架事件搅动了罗村大队的旮旯拐角。被打者是贫协主任罗梦田的儿子大顺,现任团支部组织委员。打人者是“四清运动”补划为地主成分、今年年初平反后刚刚重新上任的党支部书记罗坤的三儿子罗虎。
    据在出事的现场——打井工地——的目睹者说,事情纯粹是罗虎寻衅找碴闹下的。几天来,罗虎和几个“四清运动”挨过整的干部的子弟,漂凉带刺,一应一和,挖苦臭骂那些“四清运动”中的积极分子;参与过“四清运动”的贫协主任罗梦田的儿子大顺,明明能听来这些话的味道,仍然忍耐着,一句不吭,只顾埋头干活。这天后晌,井场休息的时光,罗虎一伙骂得更厉害了,粗俗的污秽的话语不堪入耳!大顺臊红着脸,实在受不住,出来说话了:“你们这是骂谁啊?”
    “谁‘四清运动’害人就骂谁!”罗虎站起来说。
    大顺气得呼呼儿喘气,说不出话。
    罗虎大步走到大顺当面,更加露骨地指着大顺臊红的脸挑逗说:“谁脸发烧就骂谁!”
    “太不讲理咧!”大顺说,“野蛮——”
    大顺一句话没说完,罗虎的拳头已经重重地砸在大顺的胸口上。大顺被打得往后倒退了几步,站住脚后,扑了上来,俩人扭打在一起。和罗虎一起寻衅闹事的青年一拥而上,表面上装作劝解,实际是拉偏架。大队长的儿子四龙,紧紧抱住大顺的右略膊,又一个青年架住大顺的左胳膊,一任罗虎拳打脚踢,直到大顺的脸上哗地蹿下一股血来,倒在地上人事不省……这是一场预谋的事件,目睹者看得太明显了。
    一时间,这件事成为罗村街谈巷议的**话题。那些参与过“四清运动”的人,那些“四清运动”受过整的人,关系**地紧张起来了。一种不安的因素弥漫在罗村的街巷里……

    春天雨后的傍晚,山清水秀,空气清新;块块云彩悠然漫浮;麦苗孕穗,油菜结荚;南坡上开得雪一样白的洋槐花,散发着阵阵清香,在坡下沟口的靠茬红薯地里,党支部书记罗坤和五六个社员,执鞭扶犁,在松软的土地上耕翻。
    突然,罗坤的女人失急慌忙地颠上塄坎,颤着声喊: “快!不得了……了……”
    罗坤喝住牛,插了犁,跑上前。
    “惹下大……祸咧……”
    罗坤脸色大变:“啥事?快说!”
    “咱三娃和大顺……打捶,顺娃……没气……咧……”
    “现时咋样?”
    “拉到医院去咧……还不知……”
    “啊……”
    罗坤像挨了一闷棍,脑子嗡嗡作响,他把鞭子往地头一插,下了塄坎,朝河滩的打井工地走去,衣褂的襟角,擦得齐腰高的麦叶刷刷作响。
    打井工地上,木柱、皮绳、钁、锨胡乱丢在地上,临近的麦苗被攘践倒了一片,这是殴斗过的迹象。打井工地空无一人,井架悄然撑立在高空中。
    从临时搭起的夜晚看守工具的稻草庵棚里,传出轻狂的说话声。罗坤转到对面一看,三儿子罗虎正和几个青年坐在木板床上打扑克哩。
    罗坤盯着儿子:“你和大顺打架来?”
    儿子应道:“嗯!”
    罗坤问:“他欺负你来?”
    儿子不在乎:“没有。”
    “那为啥打架?”
    于是,儿子一五一十地述说了前后经过,他不隐瞒自己寻事挑衅的行动,倒是敢作敢当。
    罗坤的脸铁青,听完儿子的述说,冷笑着说:“是你寻大顺的事,图出气!”
    儿子拧了一下脖子,翻了翻眼睛,没有吭声,算是默认。那神色告诉所有人,他不怕。
    罗坤又问:“我在家给你说的话忘咧?”
    “没!”儿子说,“他爸‘四清’时把人害扎咧!我这阵不怕他咧!他……”
    罗坤再也忍不住,听到这儿,一扬手,那张结满趼甲的硬手就抽到儿子白里透红的脸膛上——
    “啪!”
    儿子朝后打个闪腰,把头扭到一边去。
    罗坤转过身,大步走出井场,踏上了暮色中通往村庄的机耕大路。
    这一架打得糟糕!要多糟糕有多糟糕!罗坤背着手,在绣着青草的路上走着,烦躁的心情急忙稳定不下来。
    贫协主任罗梦田老汉在“四清运动”中是工作组依靠的人物,在给罗坤补划地主成分问题上,盖有他的大印。在罗坤被专政的十多年里,他怨恨过梦田老汉:你和我一块耍着长大,一块逃壮丁,一块搞土改,一块办农业社,你不明白我罗坤是啥样儿人吗?你怎么能在那些由胡乱捏造的证明材料上盖下你的大印呢?这样想着,他连梦田老汉的嘴也不想招了。有时候又一想,“四清运动”工作组那个厉害的架势,倒有几个人顶住了?他又原谅梦田老汉了。怨恨也罢,原谅也罢,他过的是一种被专政的日子,用不着和梦田老汉打什么交道。今年春天,他的问题终于平反了,恢复了党籍,支部改选,党员们一口腔又把他拥到罗村大队*高的领导位置上,他流了眼泪……
    他想找梦田老汉谈谈,一直没谈成。倔得出奇的梦田老汉执意回避和他说话。前不久,他曾找到老汉的门下,梦田婆娘推说老汉不在而谢绝了。不仅老贫协对他怀有戒心,那些“四清运动”中在工作组“引导”下对干部提过意见的人,都对重新上台的干部怀有戒心。党支书罗坤*伤脑筋的就是这件事。想想吧,人心不齐,你防我,我防你,怎么搞生产?怎么实现机械化?正当他为罗村的这种复杂关系伤脑筋的时候,他的儿子又给他闯下这样的祸事……

    罗坤径直朝梦田老汉的门楼走去。当他跨进木门槛的时候,心里做好了*坏的准备,准备承受梦田老汉*难看的脸色和*难听的话。
    小院停着一辆自行车,车架上挂着米袋面包和衣物之类,大约是准备送给病人的。上房里屋里,传出一伙人嘈嘈的议论声:
    “这明显是打击报复……”
    “他爸嘴上说得好,‘保证不记仇恨’,屁!”
    “告他!往上告!这还有咱的活处……”
    说话的声音都是熟悉的,是几个“四清运动”的积极分子和梦田的几个本家。罗坤停了步,走进去会使大家都感到难堪。他站在院中,大声喊:“梦田哥!”
    屋里谈话声停止了。
    梦田老汉走出来,站在台阶上,并不下来。
    罗坤走到跟前:“顺娃伤势咋样?”
    “死了拉倒!”梦田老汉气哼哼地顶撞。
    “我说,老哥!先给娃治病,要紧!”罗坤说,“只要顺娃没麻达,事情跟上处理。”
    “算咧算咧!”梦田老汉摇着手,“棒槌打人手抚摸,装样子做啥!”
    说着,跨下台阶,推起车子,出了门楼。
    罗坤站在院子当中,麻木了,血液涌到脸上,烧臊难耐,他是六十开外的人了,应当是受人尊重的年龄啊!他走出这个门楼的时光,竟然不小心撞在门框上。
    走进自家门,屋里围了一脚地人,男人女人,罗坤溜了一眼,看出站在这儿的,大都是“四清运动”和自己一块挨过整的干部或他们的家属。他们正在给胆小怕事的老伴宽解:
    “甭害怕!打咧就打咧!”
    “谁叫他爸“四清运动”害了人……”
    “他梦田老汉,明说哩,现时臭着咧!”
    这叫给人劝解吗,这是煨火哩!罗坤听得烦腻,又一眼瞥见坐在炕边上的大队长罗清发,心里就又生气了:你坐在这里,听这些人说话听得舒服!他和大队长搭话,大队长却奚落他说:“你给梦田老汉回话赔情去了吧?人家给你个硬顶!保险!你老哥啊!太胆小咧!简直窝囊!”
    罗坤坐在灶前的木墩上,连盯一眼也不屑。他*近以来对大队长很有意见:大队长刚一上任,就在自己所在的三队搞得一块好庄基地。这块地面曾经有好几户社员都申请过,队里计划在那儿盖电磨磨房,一律拒绝了。大队长一张口,小队长为难了,到底给了。好心的社员们觉得大队长受了多年冤屈,应该照顾一下,通过了。接着,社办工厂朝队里要人,又是大队长的女儿去了,社员一般的没什么意见,也是出于照顾……这该够了吧?你的儿子伙着我的三娃,还要打人出气,闯下乱子,你不收拾,倒跑来给女人撑腰打气。“把你当成金叶子,原来才是块铜片子!”
    罗坤黑煞着脸,表示出对昕有前来撑腰打气的好心人的冷淡。他不理睬任何人,对他的老伴说:“取五十块钱!”
    老伴问:“做啥?”
    “到医院去!”
    大队长一愣,眼睛一瞪,明白了,鼻腔里发出一声重重的嘲弄的响声,跳下炕,径自走出门去了。屋里的男人女人,看着气色不对,也纷纷低着眉走出去了。
    罗坤给缩在案边的小女儿说:“去,把治安委员和团支书叫来!叫马上来!”
    老伴从箱子里取出钱和粮票,交给老汉:“你路上小心!”
    罗坤安慰老伴:“你放心!自个也甭害怕!怕不顶啥!你该睡就睡,该吃就吃!”
    治安委员和团支书后脚跟着前脚来了。
    罗坤说:“你俩把今日打架的事调查一下,给派出所报案。”
    治安委员说:“咱大队处理一下算咧!”
    “不,这事要派出所处理!”罗坤说,“这不是一般打架闹仗!”
    团支书还想说什么,罗坤又接着对她说:“你叔不会写,你要多帮忙!”
    说罢,罗坤站起身,拎起老伴已经装上了馍的口袋,推起车子,头也不回,走出门去。蒙蒙月光里,他跨上车子,上了大路。

    整整五天里,老支书坐在大顺的病床边,喂汤喂药,端屎端尿,感动得小伙子直流眼泪。
    梦田老汉对罗坤的一举一动都嗤之以鼻!做样子罢了!你儿子把人打得半死,你出来落笑脸人情,演得什么双簧戏!一旦罗坤坐下来和他拉话的时候,他就倔倔地走出病房了。及*后来看见儿子和罗坤亲亲热热,把挨打的气儿跑得光光。“没血性的东西!”他在心里骂,一气之下,干脆推着车子回家了。
    大顺难受地告诉罗坤,说他爸在“四清运动”中被那个整人的工作组利用了。“四清”后,村里人在背后骂,他爸难受着哩!可他爸是个倔脾气,错了就错下去。“四清运动”的事,你要是和他心平气和说起来,他也承认冤枉了一些人,你要是骂他,他反硬得很:“怪我啥?我也没给谁捏造咯!‘四清’也不是我搞的!盖了我的章子吗?我的头也不由我摇!谁冤了谁寻工作组去……”
    罗坤给小伙子解释,说梦田老汉苦大仇深,对新社会、对党有感情,运动当中顶不住,也不能全怪他。再说老汉一贯劳动好,是集体的台柱子……
    第七天,伤口拆了线,大顺的头上缠着一圈白纱布出院了。罗坤执意要小伙子坐在自行车后面的支架上,小伙子怎么也不肯。“你的伤口不敢挣!医生说要养息!”罗坤硬把小伙子带上走了。
    “大叔!”大顺在车后轻轻叫,声音发着颤,“你回去,也嫑难为虎儿……”
    罗坤没有说话。
    “在你受冤的这多年里,虎儿也受了屈。和谁家娃耍恼了,人家就骂‘地主’,虎儿低人一等!他有气,我能理解……”
    罗坤心里不由一动,一块硬硬的东西哽住了喉头。在他被戴上地主分子帽子的十几年里,他和家庭以及孩子们受的屈辱,那是不堪回顾的。
    小伙子在身后继续说:“听说你和俺爸,还有大队长清发叔,旧社会都是穷娃,解放后一起搞土改,合作化,亲得不论你我……前几年翻来倒去,搞得稀汤寡水,娃儿们也结下仇……”
    罗坤再也忍不住,只觉两股热乎乎的东西顺着鼻梁两边流下来,嘴角里感到了成腥的味道。这话说得多好啊!这不就是罗坤心里的话吗?他真想抱住这个可爱的后生亲一亲!他跳下车子,拉住大顺的手:“俺娃,说的对!”
    “我回去要先找虎儿哩!他不理我,我偏寻他!”小伙子说,“我们的仇不能再记下去!”
    俩人再跨上车子,沿着枝叶茂密的白杨大路,罗坤像得了某种精神激素,六十多岁的人了,踏得车子飞快地跑,后面还带着个小伙子哩。
    可以看见罗村的房屋和树木了。

    罗坤推着自行车,和大顺并肩走进村子的时候,街巷里,这儿一堆人,那儿一堆人,议论纷纷,气氛异常,大队办公室外,人围得一大伙。路过办公室的时候,有人把他叫去了。
    办公室里,坐着大队委员会的主要干部,还有派出所所长老姜和两个民警,空气紧张。大队长清发须毛直竖,正在发言:“我的意见,坚决不同意!这样弄的结果,给平反后工作的同志打击太大!他爸含冤十年……”
    罗坤明白了。他瞥了一眼清发,说:“同志,法就是法!那不认人,也不照顾谁的情绪!”
    罗清发气恼地打住话,把头拧到一边。
    罗坤对姜所长说:“按法律办!那不是打击,是支持我工作!”
    姜所长告诉罗坤,经上级公安部门批准,要对罗虎执行法律:行政拘留半个月。他来给大队干部打招呼,大队长清发坚持不服判处。
    “执行吧,没啥可说的!”罗坤说,“法律不认人!”
    民兵把罗虎带进办公室里来,小伙子立眉竖眼,直戳戳站在众人面前,毫不惧怕。直*所长拿出了拘留证,他仍然被一股气冲击着,并不害怕。
    清发重重地在大腿上拍了一巴掌,把头歪到另一边,脖上青筋暴起,突突跳弹。
    罗坤瞧一眼儿子,转过脸去,摸着烟袋的手,微微颤抖。
    就在民警把虎儿推出门的一刹那,一直坐在墙角,瞪着眼、撅着嘴的贫协主任梦田老汉,突然立起,扑到罗坤当面,一扑踏跪了下去,哭了起来:“兄弟,我对不住你……”
    罗坤赶忙拉起梦田老汉,把他按坐在板凳上。梦田老汉又扑到姜所长面前,鼻涕眼泪一起流:“所长,放了虎娃,我……哎哎哎……”
    这当儿,在门口,大顺搂着虎儿的头流泪了,虎儿望着大顺头上的白纱布,眼皮耷拉下来,鼻翼在急促地翕动着。
    虎儿挣脱开大顺的胳膊,转进门里,站在爸爸面前,两颗晶莹的泪珠滚了出来:“爸,我这阵儿才明白罗村的人拥护你的道理了!”说罢,他走出门去。

    罗村的干部们重新在办公室坐下,抽烟,没人说话,又不散去。社员们从街巷里、大路上也都围到办公室的门前和窗户外,他们挤着看党支部书记罗坤,那黑黑的四方脸,那掺着一半白色的头发和胡楂,那深深的眼眶,似乎才认识他似的。
    罗坤坐在那里,瞧着已经息怒而略显愧色的大队长,和干部们说:
    “同志们,党给我们平反,为了啥?社员们又把我们拥上台,为了啥?想想吧!合作化那阵咱罗村干部和社员中间关系怎样?即便是三年困难时期,生活困苦,咱罗村干部和群众之间关系怎样?大家心里都清白!这十多年来,罗村七扭八裂,干部和干部,社员和社员,干部和社员,这一帮和那一帮,这一派和那一派,沟沟渠渠划了多少?这个事不解决,罗村这一摊子谁也不好收拾!想发展生产吗?想实现机械化吗?难!人的心不是操在正事上,劲儿不是鼓在生产上,都花到钩心斗角,你防备我,我怀疑你上头去了嘛!
    目录
    代自序 我的文学生涯
    短篇小说
    信任
    尤代表轶事
    霞光灿烂的早晨
    马罗大叔
    到老白杨树背后去
    打字机嗒嗒响

    失重
    舔碗
    轱辘子客
    害羞
    两个朋友
    日子
    作家和他的弟弟
    腊月的故事
    猫与鼠,也缠绵
    娃的心娃的胆
    一个人的生命体验
    中篇小说
    康家小院
    蓝袍先生
    夭折
    四妹子
    *后一次收获
    散文随笔
    生命之雨
    晶莹的泪珠
    汽笛·布鞋·红腰带
    拥有一方绿荫
    绿蜘蛛,褐蜘蛛
    别路遥
    贞节带与斗兽场
    北桥,北桥
    口红与坦克
    告别白鸽
    追寻貂蝉
    喇叭裤与“本本”
    伊犁有条渠
    旦旦记趣
    何谓良师
    何谓益友
    关于皇帝
    释疑者
    三九的雨
    六十岁说
    原下的日子
    对话
    关于《白鹿原》与李星的对话
    《白鹿原》获茅盾文学奖与远村答问录
    关于四十五年的答问
    长篇小说(选章)
    **章
    第九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七章
    第三十四章
    附录
    陈忠实作品年表(1982-2006)
    编辑推荐语
    我越来越相信创作是生命体验和艺术体验的过程,这种体验完全是个人的独特的体验,所以文坛才呈现千姿百态。
    所有悲剧的发生都不是偶然的,都是这个民族从衰败走向复兴复壮过程中的必然。这是一个生活演变的过程,也是历史演进的过程……我不过是竭尽……全部艺术体验和艺术能力来展示我上述的关于这个民族生存、历史和人的这种生命体验……
    凝重、苍茫、悲壮的历史感,深沉的命运悲壮感……
    ——何西来
    初步印象是一部具有史诗规模的作品……《白鹿原》达到了一个时期以来出现的长篇小说所未达到的高度与深度,闯出了一条自己的路子。
    ——冯牧
    《白鹿原》的作者不再站在狭义的、短视的政治视点上,而是站到了时代的、民族的、文化的思路制高点上来观照历史。他以民族心史为构架,以宗法文化的悲剧和农民式的抗争作为主线来结构全书……作者的创造性在于,他在充分意识到文化制约的不可抗拒的前提下,把文化眼光与**���争眼光交融互渗,从而把真实性提到一个新高度。
    ——雷达
    在陈忠实的笔下,历史不再是一部单线条的**对抗史,同时也是一部在对抗中相互依存、相互融合的历史;历史不再是一部单纯的政治史,同时也是一部经济史、文化史、自然史、心灵史;历史的生动性不只是在社会政治层面的展开,而且后者比前者更为生动,更为丰富,更有诗学的价值。
    ——李星 我和当代所有作家一样,也是想通过自己的笔,画出这个民族的灵魂。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