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重拳出击——周恩来在“九一三”事件之后
QQ咨询:

重拳出击——周恩来在“九一三”事件之后

  • 作者:陈扬勇
  •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 ISBN:9787536694682
  • 出版日期:2008年02月01日
  • 页数:358
  • 定价:¥38.00
  •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536694682
    • 作者
    • 页数
      358
    • 出版时间
      2008年02月01日
    • 定价
      ¥38.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1971年9月13日凌晨,中国政治生活中发生了一件震惊中外的事情;两年前刚被“九大”选为党**副主席、被新党章确立为毛泽东的“接班人”的林彪,因谋害毛泽东、发动武装政变、篡夺党和国家*高领导权的阴谋败露,私调飞机,仓皇出逃叛国。在这关系到党和国家命运的危难之际,周恩来临危不乱,指挥若定,连续三零三夜没有合眼,机智果断地处理了这一事件,使党和国家转危为安。林彪事件,是“文化犬革命”中的重要转折。它在客观上宣告了“文化大革命”的理论和实践的失败,为周恩来批判极左思潮、纠正“文化大革命”以来的错误提供了契机。
    文章节选
    卷1
    1971年9月13日凌晨,中国政治生活中发生了一件震惊中外的事情:两年前刚被“九大”选为党**副主席、被新党章确定为毛泽东的“接班人”的林彪,因谋害毛泽东、发动武装政变、篡夺党和国家*高领导权的阴谋败露,私调飞机,仓皇出逃叛国。在这关系到党和国家命运的危难之际,周恩来临危不乱,指挥若定,连续三六三夜没有合眼,机智果断地处理了这一事件,使党和国家转危为安。
    林彪事件,是“文化大革命”中的重要转折。它在客观上宣告了“文化大革命”的理论和实践的失败,为周恩来批判极左思潮、纠正“文化大革命”以来的一些错误做法提供了契机。
    林豆豆传来惊天密报。“我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他(林彪)会跑。”周恩来作出了在当时情况下能够作出的**的正确决断。
    1971年9月12日晚,人民大会堂福建厅灯火通明,紧闭着的宽大玻璃窗拉上了深绿色的帷幕。周恩来正在主持会议,讨论四届人大政府工作报告草稿。到会的有部分政治局委员和有关部长们,总参谋长黄永胜、空军司令员吴法宪、总后勤部部长邱会作、海军**政委李作鹏等也都在座。
    10时40分左右,秘书急匆匆地推开门,来到周恩来身边悄声耳语了几句,说张耀祠来电话,有紧急情况要直接报告总理。
    张耀祠当时是中共**办公厅副主任、**办公厅警卫局副局长兼**警卫团团长,分管毛泽东的警卫工作。
    周恩来离开会场,匆匆来到他在大会堂办公的地方新疆厅,拿起红色的电话听筒。
    话筒里响起了张耀祠的声音:“总理,刚才接到张宏(**办公厅警卫局副局长兼**警卫团副团长)从北戴河打来的电话,说林立衡(林彪之女,又叫林豆豆)来队部报告,叶群、林立果要挟持林彪出逃,先去广州,再去香港,已经调来了林彪的专机256号。”
    周恩来大吃一惊。
    1970年8月庐山会议时,林彪及其一伙有预谋地搞“突然袭击”,坚持要设国家主席,因而受到毛泽东的严厉批评。但是,毛泽东对林彪比较“客气”,还是没有放弃对他的*后希望,给他以觉悟认错的机会。这一点周恩来是清楚的。从庐山回到北京后,周恩来曾受毛泽东之托,带着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等军委办事组成员去北戴河找林彪,要他出来参加一下即将召开的批陈(伯达)整风汇报会,讲几句话。用周恩来的话说,“此行的目的,是毛主席要林彪出来参加一下即将召开的批陈整风汇报会,讲几句话,给他个台阶下”。林彪表示完全拥护庐山会议以来毛泽东关于批陈问题的历次指示,并要求吴法宪、叶群重写一次检讨。据此,难以推断林彪会走到叛逃这一步啊!
    1972年8月,周恩来在向回国述职的大使们和外事部门的负责人作报告时说:我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他(林彪)会跑,因查问他私调飞机一事,他胆战心惊,逃跑了。
    然而,报告林彪要叛逃的恰恰是林彪的女儿。周恩来知道林豆豆同她的家庭一直存在着矛盾。林豆豆的这个报告,会不会夹杂着家庭纠纷的因素呢?
    林彪是党的副主席,是党章指定了的毛主席的“接班人”,他要叛逃,可是一件关系到党和国家安危的大事,如果不及时采取措施,稍有延宕,将会给党和国家酿成难以估量的灾难。但是,如果判断有误,匆忙采取措施,其后果同样非常严重。
    这恐怕是一生经历过无数次政治风浪的周恩来碰到的*为棘手的政治事件之一。周恩来的思维在高速地运转……在情况不明的危急关头,要求在瞬间片刻对一件如此复杂的事作出正确的判断和决策,这是对一个久经风霜的政治家素质的全面检测。
    “告诉警卫部队,密切注意。有什么情况,及时报告,不要鲁莽行动。”周恩来作出了在当时情况下能够作出的**的正确决断。
    当时在北戴河林彪住地负责林彪警卫工作的**警卫团二大队队长姜作寿后来回忆了汪东兴对他说过的一段话。汪东兴对他说:你们请示怎么办?我下不了决心,周总理也下不了决心,只能说让你们监视,了解情况,及时报告,情况复杂啊!复杂得很啊!
    周恩来随即又问张耀祠现在在什么地方?张耀祠说在中南海游泳池。周恩来此话的用意是了解毛泽东在哪里。因为张耀祠总是在毛泽东身边。
    放下电话,周恩来回到会场宣布,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政治局成员留下,其他的人可以回去。
    与会人员从周恩来紧锁的眉头和凝重的神情推测,可能哪里发生了什么重大事情急需总理处理。但**料想不到是林彪要出逃。
    林豆豆报告的情况是否属实?必须迅速查明情况。
    周恩来查问吴法宪:“空军有一架三叉戟飞机到了山海关机场是怎么回事?今天调飞机去山海关机场没有?
    吴法宪:“没有。”
    “究竟是没有,还是知道?”细心的周恩来进一步追问。
    “我不知道。”吴法宪支支吾吾。他也确实不知道。林彪还没来得及通知他。
    “你要迅速查清楚,立即向我报告。”
    周恩来想到山海关机场是海军航空兵下属的一个机场,于是又查问李作鹏:“你立即查一查,今晚是否有一架三叉戟飞机到山海关机场。”
    不久,李作鹏、吴法宪回话:确实有一架三又戟飞机到了山海关机场。
    吴法宪说:“我问了胡萍(空军司令部副参谋长,林彪死党),他说是一架改装后的三叉戟到山海关夜航试飞的。”
    夜航试飞是胡萍欺骗周恩来的谎言。
    周恩来当即命令吴法宪:“你通知这架飞机马上回来,飞机回来时不准带任何人。”
    过了一会,吴法宪说:“胡萍说这架飞机有故障,不能马上回来。”
    有故障?不能立即回来?周恩来机警地感觉到这架飞机的行动不太正常。他以严肃的口气责令吴法宪:“飞机就停在那里不准动,修好后马上回来。”
    叶群的撒谎电话引起了周恩来的警觉。“立即准备两架飞机,如果林彪一定要起飞,我亲自坐飞机到山海关机场去劝阻。”为了党和国家的利益,周恩来准备只身投放虎穴。
    就在周恩来打电话查问三叉戟飞机一事之时,在北戴河联峰山96号林彪的住地,林彪、林立果、叶群等人早已乱作一团。
    9月8日,林彪下达了实施反革命武装政变计划“五七一工程”纪要的命令,准备把毛泽东暗杀于南巡途中。林立果亲往“督战”。但毛泽东在南巡途中察觉到林彪一伙的一些活动后,命令专列风驰电掣,一路不停,于12日中午安全返回了北京,粉碎了林立果精心策划的暗杀计划。林彪、林立果、叶群等顿时惊恐万状,慌作一团。林立果捶胸顿足,号啕大哭;林彪面如死灰,两眼发直。经过一番密谋,他们决定私调飞机,南逃广州,另立**。
    不料,周恩来一再严厉追查三叉戟飞机之事,打破了他们南逃广州的阴谋。林彪一伙见南逃阴谋败露,便决计叛逃,飞往前苏联伊尔库茨克。
    晚11点20分左右,周恩来办公桌上那部红色的电话机又急促地响了起来。周恩来迅即抓起话筒,里面传出叶群的声音?
    “总理啊,首长(指林彪)要我向你报告,他想动一动”。
    “是空中动,还是地上动?”周恩来仍是沿用他多年养成的保密习惯。凡关系到**领导人的重要活动,他都用对方可理解的保密语言。
    叶群:“是空中动,我们需要调几架飞机”。
    周恩来:“哦,你们调了飞机没有?”
    叶群:“没有,首长要我先向总理报告,再调飞机。”
    叶群的这一回答露出了“马脚”。明明已调一架飞机到山海关机场,而且是林立果坐了去的,为什么撒谎说没调飞机?为什么刚刚查问了三又戟飞机的事,叶群就来了这么一个电话?叶群的电话原本是想来试探追查飞机的周恩来,她没有想到此举却为周恩来证实林豆豆报告的情况提供了依据。
    周恩来略加思索,不露声色地回答叶群:“今晚夜航不安全。调飞机的事,等我同吴法宪同志商量一下,看看天气情况再定吧。”
    “他们的这次行动有鬼,有阴谋。”周恩来放下电话后,立即采取了一系列紧急措施:命令李作鹏向山海关机场传达**的命令:“停在山海关的飞机不准动;要动,须有周恩来、黄永胜、吴法宪和李作鹏四人一起下命令才能起飞。”
    派吴法宪立即去西郊机场随时掌握机场的情况,并派杨德中去西郊机场“协助”吴法宪工作。杨德中当时任**办公厅警卫局副局长兼**警卫团政委,主管周恩来的警卫工作。他长期在周恩来身边工作,当然理解总理派去“协助”的含意。
    派李德生到空军司令部作战值班室,以协助自己负责空军的指挥。
    要黄永胜留在大会堂,“协助”处理发生的情况。实际上是切断他同林彪一伙的联系。
    下达完命令后,周恩来叫其他的政治局委员在福建厅待命。他自己驱车到了中南海游泳池,他要亲自向毛泽东报告所发生的一切,并从安全角度考虑,建议毛泽东转移到人民大会堂118厅。那里是毛泽东在人民大会堂办公和休息的地方。
    从中南海回到人民大会堂,电报大楼大钟的时针已指向深夜12点。
    周恩来又命令吴法宪:“立即准备两架飞机,如果林彪一定要起飞,我亲自坐飞机到山海关机场去劝阻。”
    为了党和国家的利益,周恩来准备只身投入虎穴……
    但是,一切都来不及了。
    林彪一伙原打算南逃广州另立**,不料周恩来紧紧追查停留在山海关的飞机使他们觉得南逃的阴谋败露,于是便决计叛逃国外。就在周恩来下达命令的同时,林彪一伙不顾警卫部队的阻拦,开枪打伤警卫人员,仓皇逃离了北戴河96号楼,乘红旗牌轿车向山海关机场狂奔。
    关于林彪一伙逃离北戴河的情形,林彪的贴身卫士李文普有过详细回忆?
    大约11点多钟,叶群拉我到林彪卧室门外叫我等着,她先进去和林彪说了几句话然后叫我进去。这时,林彪早已从床上起来穿好衣服。林彪对我说:“今晚反正睡不着了,你准备一下,现在就走。”我说:“等要了飞机再走。”叶群插话骗我说:“一会儿吴法宪坐飞机来,我们就用那架飞机。”
    ……这时,林立果把我叫到叶群的办公室,给在北京的周宇驰打电话,叫我在门外看着。我听到林立果说:“首长马上就走,你们越快越好!”他放下电话出来,催我快去调车。我回到秘书值班室给58楼8341部队张宏副团长打电话,告诉他:“首长马上就走。”张副团长问我:“怎么回事?”林立果又走了进来,问是谁来的电话,我说:“是张副团长。”林立果立即伸手把电话压了。我拿了林彪常用的两个皮包走到外边。杨振刚把车开上来,刚到车库门口停下,林彪光着头出来和叶群、林立果、刘沛丰走到车旁。这是一辆三排座大红旗防弹车,林彪**个走进汽车坐在后排,叶群第二个走进汽车坐在林彪旁边。第三个上车的是林立果,他坐在第二排在林彪前面。第四个上车的是刘沛丰,坐在叶群的前面。我*后上车,坐在前排司机旁边。身后就是林立果坐的位置。
    当时已是深夜,天很黑。车开动了。叶群对林彪说:“李文普和老杨对首长的**感情很深。”我和杨振刚都没有说话。车到56楼时,我突然听林彪问林立果:“到伊尔库茨克多远?要飞多长时间?”林立果说:“不远,很快就到。”汽车开到58楼时,姜作寿大队长站在路边扬手示意停车。叶群说:“8341部队对首长不忠,冲!”杨振刚加快车速过了58楼。
    李文普听说林彪要去伊尔库茨克,意识到他们要叛逃,后中途从车上跳下来,被林立果开枪打伤。他的回忆是真实的。姜作寿大队长也回忆说?
    大约11时半左右,首长(林彪)的内勤小陈打电话给我说:“大队长,他们走了,都乘首长那辆车,连我也不让上车……快点,快点。”听得出小陈很是紧张。我放下电话,向张副团长(张宏)做了报告,便往楼下跑。从96楼乘车出去,必须经过58楼门前,我想在这里把车拦住问一问:首长,你们现在要去哪里?我们警卫部队怎么跟你走?我刚站到马路**,就看见林彪那辆大红旗保险车拐过了弯,开着大灯直射过来,照得我连眼都睁不开,转眼之间,车子驶过百余米的坡路逼近我的身边。我做出紧急停车的手势,高喊:“停车!停车!快停车!……”可是,车不仅不减速,而且在加足马力,鸣着短促的喇叭,旁若无人地直冲过来,根本没有停车的意思。若不是我快捷躲开,看那样子,就是把我撞死了也不会停车的。瞬息之间,红旗保险车从我身边擦身而过。
    距姜作寿大队长不远,6中队的中队长肖奇明带领全副武装的警卫战士也在试图阻拦,也险些被风驰电掣的红旗车撞上。肖中队长见此情景,举枪向汽车尾部连开两枪。无奈这是一辆红旗防弹车,事后检查,这两枪打在了汽车的后挡风玻璃上,只在玻璃上留下了两个小白点。后来,周恩来对这两枪还提出批评,说是没有明确指示,怎么能开枪呢?
    就在林彪一伙疯狂出逃时,在人民大会堂新疆厅的周恩来接到了张耀祠的报告:林彪已离开住地,向山海关机场去了。周恩来询问警卫部队能否先赶到机场控制飞机,张耀祠难以做出肯定的回答。
    因为警卫部队的车再快,也快不过林彪的大红旗。尽管张宏副团长和姜作寿大队长带着全副武装的警卫战士,驱车加足了油门在后面紧紧追赶,但林彪的红旗轿车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
    这时,周恩来又一次命令李作鹏,要他下命令给山海关机场,不准停在机场上的任何飞机起飞,要设法阻拦。
    但是,李作鹏没有遵照周恩来的指示下达命令。
    9月13日零点22分左右,林彪的红旗轿车冲入山海关机场停机坪,在银白色的256号三叉戟专机的左后方戛然而止。
    当时的256号飞机正在加油,油罐车的管子还连着256号飞机。
    叶群**个从车上跳下来,嘴里喊着:“有人要害林副主席,快让油车离开,我们要走。”“誓死捍卫林副统帅!”
    林彪第二个下车,光着头,没戴帽子。他平时夏天都要戴帽子,今天仓皇出逃,连帽子都丢在了北戴河96号楼。
    林立果第三个跳下车,提着手枪在一旁气急败坏地催促人们赶快登机。
    一切太突然了。这时,林彪专机组的9名成员还有副驾驶、报务员、**员等5人没有赶到,只有机长潘景寅和3名机械师上了飞机。
    13日凌晨零点32分,林彪、林立果、叶群、刘沛丰等连滚带爬、狼狈不堪地抢上三叉戟256号飞机,在没有夜航灯光和一切通讯保障的一片漆黑中,强行起飞了。
    目录
    卷1
    卷2
    卷3
    卷4
    卷5
    卷6
    卷7
    卷8
    卷9
    卷10
    卷11
    卷12
    卷13
    后记
    编辑推荐语
    叶群的撒谎电话引起了周恩来的警觉“如果林彪一定要起飞我亲自坐飞机到山海关去劝阻”周恩来断然采取一系列应变措施确保国家安全。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