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命运交叉的城堡
QQ咨询:

命运交叉的城堡

  • 作者:(意)卡尔维诺 张宓
  •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
  • ISBN:9787544702003
  • 出版日期:2008年03月01日
  • 页数:158
  • 定价:¥18.00
  •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命运交叉的城堡》是一部由图画和文字组合的小说。卡尔维诺选择塔罗纸牌,来构建小说的叙事结构。塔罗纸牌是十五世纪起风行意大利和欧洲的一种纸牌,可供四个人游戏,也可用于占卜。
    在中世纪某个不确定的年代,在森林中的一座孤独的城堡里,许多过往旅人前来投宿。这些旅人聚在一起,他们素不相识,都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塔罗纸牌成为他们之间进行交流的一种手段。他们按照每张纸牌上的图画,讲述各自的冒险经历。这些**、贵妇人、骑士、农民、工匠、马夫,等等,讲述了形形色色的故事,其中既有关于爱情、死亡、冒险、恐怖的故事,又有被出卖的国*、受伤害的少女等趣闻轶事。他们的命运遭际在这里交叉、联结,城堡便具有了一重象征的意义:“命运交叉的城堡”。
    《命运交叉的城堡》*先于一九六九年以豪华版刊印,仅在少数人中间传阅,一九七三年改由埃依纳乌迪出版社推出大众版,得以广泛流行,风靡一时。
    文章节选
    城堡
    在一片密林之中,有一座城堡向所有途中赶上过夜的人提供住所,不论是骑士还是贵妇,是*室的仪仗还是朝圣的平民。
    我走过一座破旧的吊桥,在一进昏暗的院落中跳下马,默不作声的马倌们接过了我的马匹。我气喘吁吁,两条腿勉强撑住我的躯体:自从进入林中以来,我所经历的种种考验,奇遇、幽灵、决斗,已令我无法让自己的四肢和头脑再听指挥。
    我踏上台阶,走进一间高大宽敞的大厅:许多人——他们当然也是在我之前经由穿林的道路到达的过客——正围着一张被一盏盏烛台照亮的餐桌用晚餐。
    我环视四周,有一种奇异的感觉,或者应该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在因为疲倦不安而稍有动荡的头脑里混杂不清。我觉得像置身于一个富丽的宫殿中,这绝非人们所能指望在这如此偏僻乡野的城堡里能遇到的:这不仅由于珍奇的陈设和精雕细作的餐具,而且也由于笼罩在所有用餐者中的那种宁静和安逸:他们全都相貌堂堂,衣冠楚楚。与此同时,我还感到一种偶然,一种杂乱,甚*是一种放肆,仿佛这不是一个豪华优雅的家宅,倒是一个下等小旅馆,一些身分和来历各不相同的陌生人凑到一起过夜,不得不男女混杂,每个人都感到摆脱了在原来所属的环境中应遵守的规矩,就像忍受不甚舒适的生活方式一样,也在不同的更加自由的习俗中放纵自己。事实上,这相互对立的两种印象都可以反映出一个主题:或许是,这个城堡因为多年来一直被视为过路驿站,渐渐退化成小旅馆;而城堡的男女主人虽然总是保持着温文尔雅的待客风度,也被人看得沦为店主一类的人;或许是,一个餐厅——就像人们常见的在城堡旁边供士兵���马夫饮食的酒店——只是因为城堡被遗弃多年,而扩展到原先豪华的大厅里,在那里安放了长凳和木桶,而这些环境的堂皇富丽,加之显要旅客的来来往往,为其增添了一种出人意料的尊严,使男女店主想入非非,*后竟认为自己就是一座宫殿的君主。
    说真的,这些想法在我而言只是一瞬间的感受,更为强烈的,是发现我自己竟然有惊无险平平安安地置身于一些**者之中的那份安慰,是想要与人进行交谈(那位似乎是城堡主的人,或是客店主人,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我便坐在桌旁**的一个空位上),与旅伴们交换一下所经历的冒险中的种种感受的迫切心情。可是与在通常的饭馆甚*宫廷中发生的都不一样,这张餐桌上竟然没有人开口说话。一个客人若想请旁边的人递一下盐或麦粉,就做一个动作示意;若让仆人为他切一片山鸡或斟半品脱葡萄酒,也朝他们作手势。
    我决心打破这种我认为是因旅途劳顿造成的语言麻木状态。张开嘴想爆发出“好!”“为了我们的好时光!”“多好的风啊!”等令人哗然的喊话;可是从我嘴里没能发出任何声音。汤匙的叮当和杯盘的碰撞声足以使我确信自己尚未失聪变聋:那么,是我变成了哑巴!同桌就餐的人向我证实了这一点,他们带着宽厚的容忍表情,默默地动着嘴唇:显然,穿越这个森林让我们每个人付出的代价就是失去说话的能力。
    晚餐在寂静中结束,连咀嚼声和呷酒的啧啧声都不再让人感到亲切。我们坐在那里互相注视着,为无法交换各自要诉说的许多经历而烦恼。这时节,那个像城堡主的人在那张刚刚撤掉餐具的桌子上放了一副纸牌。那时七十八张一套的塔罗纸牌,比平常人玩的牌或吉普赛人算命用的牌都大,上面的图案跟普通牌大致一样,是用釉彩绘制的珍贵的微型画:国*、女*、骑士和男仆都是身着*室庆典盛装的年轻人;宝杯、金币、宝剑和大棒都像饰有漩涡花饰和花边的纹章题铭,光彩夺目。
    我们把牌摊在桌面上,画面朝上,大家都像要学着识别他们,让它们在游戏里充当合适的角色,或者使它们在对命运的解读中具有真正意义。尽管我们中间似乎无人愿意开始这场牌局,也无人欲向纸牌探问未来,因为我们停滞在这尚未结束也不会结束的旅程当中,对一切未来似乎都是一片茫然。然而我们却从这些牌里看到了另外的东西,它使我们的目光再也离不开那些拼图中的金闪闪的镶嵌物。
    同桌就餐的人中的一个把分散的牌拢到自己身边,腾出一大块桌面,可他既不把牌收成一把,也不洗牌,只拿出一张放到自己面前。我们所有人都注意到在他的面容与牌中人物的面容之间的相似,于是我们似乎都明白了:他是要用那张牌表示“我”,准备讲述关于他的故事。
    受惩罚的负心人的故事
    我们这位同桌就餐者通过以宝杯骑士的形象——这是一个红脸金发的年轻人,正在炫耀一件绣有太阳图案的闪光的披风,向前伸出的手里托着一件有如朝见初生基督的三*托着的那件礼物——向我们自我介绍,也许是想要让我们知道他有着优裕的条件,奢侈和挥霍的喜好,以及——用自己骑马的形象来表示——他的一种冒险精神,而我通过观察战马的马披上的精致的刺绣,认为这冒险精神乃是出于炫耀的欲望而非出自真正的做骑士的志愿。
    这个漂亮的年轻人做了一个手势,要我们大家注意,接着,依次在桌上摆上了三张牌,金币国*,金币十和大棒九,开始了他的无言的讲述。他在摆这三张牌的**张时那种悲哀的表情和放第二张牌时的欢快表情似是想使我们明白,他父亲亡故,——金币国*表现的是一个比别人略为更加年长,外貌庄重健壮的人物,——他得到了一笔丰厚的遗产,于是他就开始旅行。我们是从他在放大棒九时胳膊的动作中推导出他登程上路的结论的。那张牌上,在一片散布着绿叶、林中小花的稀疏的植物上,一些伸长的树枝相互纠缠,这让我们想起了不久前刚刚穿过的那片树林。(而且在一个目光更加敏锐地观察纸牌的人看来,穿过其他那些斜倾的木头的那条垂直的木棒恰恰让人想起穿行于密林深处的小路。)
    那么,故事的开始可能是这样的:骑士刚一知道自己具备了在*豪华的宫廷里大显身手的资本,就匆匆带上装满金币的行囊起程,去走访周围*有名气的城堡,或许他还抱有为自己寻得一位出身**的妻子的念头,带着这些梦想,他进入了树林。
    与这些排列整齐的纸牌连在一起的,是一张肯定宣告一次厄运的牌力量。在我们的这套塔罗牌里,这张占命牌画的是一个持械的暴怒者,凶狠的表情,在空中挥舞的棍棒,还有狂怒,这一切都使人对他的恶意亳不怀疑,他将一头狮子一下子就打得躺在地上,仿佛是对付兔子一样。经过很清楚了:在密林深处,骑士遭到一个歹徒的伏击。这些*悲惨的预测被随后而来的那张牌所证实:那是占卜命运的第十二张牌,被称为倒吊者。人们注意到,牌上一个男人穿着紧身裤和短袖衫,被捆着一只脚,头朝下倒吊着。我们认出这位被吊的人正是我们这位金发青年:匪徒将他的钱财洗劫一空,把他头朝下吊在一棵树枝上就离去了。
    我们这位同桌就餐者带着一种感激的表情摆上一张牌:缓和,我们都为这张牌带给我们的消息而松了一口气。从牌上我们得知,被吊着的人听到脚步声在走近,他的颠倒过来的眼睛看到了一位少女,也许是樵夫或羊倌的女儿,裸露着小腿在草地上行走,她双手提着两罐水,显然是刚从泉水边归来。亳不怀疑,倒吊者被这位朴实的林中少女救助并且恢复了正常状态。这时我们看到宝杯A落下,牌上画着一个喷泉的清水在流淌,周围是长满小花的苔藓和扑打着羽翼的鸟儿。我们都仿佛置身于一眼正在喷涌的清泉边,想像出那年轻人在泉水边大1:1喝水解渴时连气都透不过来的情景。
    可是——我们中间肯定有人会料到——有些泉水会让人越喝越渴而不是解渴。可以预见,骑士刚刚不再头晕目眩之后,两个年轻人之间就燃起一种情感,它超越了一方的感激和另一方所怀有的怜悯,并且这种情感借着林中树荫的帮助,很快就找到了相互表达的方式,两个人在草地上紧紧拥抱在一起。这样,下一张牌是宝杯二就显得不足为奇了,牌上装饰着写有“我的爱”的纸带,并且开满了毋忘我花:这一切便是一次爱情经历的标志。
    我们,特别是同席的女士们,都已经准备为一场温馨的爱情故事结局而感到欣喜,这时候骑士却摆上一张大棒七:在那穿插交错的枝条间,似乎让人看到他瘦弱的身影远去。不能幻想事情还会发展到别的什么结局:林中的爱情是短暂的,可怜的少女,这朵在草地上摘起又抛落的花,负心的骑士甚*都没有同头对她说一声再见。
    在这里,显然开始了故事的第二阶段,或许中间有一段时间的间隔:事实上讲故事的人已经开始紧靠着前一行牌,在它的左侧将另几张牌摆成新的一行,首先是女皇和宝杯八。这个突然的背景转换使我们有一阵困惑不解,不过——我相信——答案很快就摆到了我们所有人的面前:骑士终于遇见了他所寻觅追求的东西,一位上层**豪门之女,她正如我们看到牌上画的那样,甚*头戴着皇冠,手持着家族的族徽,面部毫无表情。正如我们中间更精明的人肯定注意到的,她比他岁数还更大一些,身穿镶有钻石的皇袍,好像在说:“娶我吧!娶我吧!”她这一要求立刻被欣然接受,那宝杯牌不就意味着一顿丰盛的婚宴吗!两排宾客向坐在那张铺着绣花边台布的桌子尽头的新婚夫妇举杯庆祝。
    随后放上的那张牌,宝剑骑士,宣告出了意外,因为他身穿战服出现在牌中:要么是一个骑马而来的信使闯入宴会厅,带来了令人不安的消息;要么是新郎本人弃宴而出,披挂上战服去林中赶赴神秘的约会;要么是两件事兼而有之,新郎被告知发生了出乎预料的事情,便立即揽了武器跳上了马鞍。(以前的历险使他有了经验,他若不全副武装**不会迈出家门了。)
    我们焦急地等待着下一张更加说明情况的牌,骑士摆上来的是一张太阳。画牌的画家将白日之星呈现在一个在一片多变而广阔的风景的上方奔跑着,不,应该说是飞着的小孩的手中。解释故事的这个情节实在不容易:它可能只想说“是一个晴朗的好天”,但这样一来就意味着我们的讲述者在浪费他的牌,给我们讲些非实质性的多余细节。也许*好还是强调形象的表面意义而不是它的寓义:一个半裸体的小男孩被人看见在举行婚宴的城堡附近跑着,新郎正是为了追赶这个小顽童才离开了宴席。
    但孩子所持之物也不应被忽视:那个发光的人头可能就是解开这个谜的关键。我们把目光转向我们这位主人公自我介绍时所用的那张牌,想到他被歹徒袭击时,他披着的那件披风上的太阳形绘画和图案,那件披风也许就被遗忘在发生那段短暂爱情的草地上,而现在它又像一只风筝似的在乡野里随风飘移,他就是为了收回它才冲出去追逐那个小男孩,或者是出于一种好奇,想知道事情怎么发展到这一步,也就是披风、小男孩和林中少女之间的关系。
    我们都希望靠下一张牌解释清楚这些疑问,而当我们看到这是正义时,我们都确信在这张牌中藏着我们这个故事的*富于情节的一个章节。这张牌不像普通的塔罗牌只画一个手持利剑和天平的女人,而是在远景里(即根据人们所看到的,在主要人物形象的上方的半月形窗上)还有一个骑马的武士(也许是位女骑士?),身穿铠甲,作进攻姿态。我们只得冒昧地猜想。比如,当追赶者正要追上玩风筝的小男孩时,他发现自己被另一个全副武装的骑士拦住了。
    他们相互能说些什么呢?作为开场,可能是他先发问:“谁?”
    陌生的骑士露出了面容,一张女人的脸!我们这位同桌的人认出来那正是他的林中救命恩人,只是现在更丰满、更果断、更沉着,嘴角略略显露出一丝伤感的微笑。
    “你来我这里找什么?”他肯定会问她。
    “正义!”女骑士同答(天平正表示这种同答)。
    不过,再想一想,二人的重逢也可以是这样的:一个骑马的女战士从树林里出来,全力杀来(正如牌上远景或半月形窗上那形象),对他喊道:“站住,你知道你在追赶的是谁吗?”
    “谁?”
    “你的儿子!”女战士边说边露出面容来?穴这便是前景中的形象?雪。
    “我能做什么呢?”我们的年轻人问,他感受到一阵猛烈而又迟到的内疚。
    “面对上帝的审判(天平),你准备自卫吧!”说着,她挥动利剑(宝剑)。
    “现在要对我们讲述一场二人决斗了。”我想。果然,在这时刻被掷下的牌正是铿锵作响的宝剑二。林中被砍成碎片的树叶飞舞着,攀树而生的藤条缠在剑身上。但讲述者注视这张牌时的沮丧眼神使我们对决斗的结局一清二楚:他的对手表现出训练有素的剑术,现在,该是他浑身流血躺倒在草地中。
    他苏醒过来,睁开眼睛,看到了什么?(引起我们像等待启示一样地等待下一张牌的,乃是讲述者的手势,——说实话,这手势有点夸张)。女教皇,神秘的头戴皇冠的修女形象。他受到一位修女的救助?他盯着这张牌,眼睛里充满了恐惧。也许是一个女巫?他抬起乞求的双手,那动作如同感到神圣的恐惧。也许她是一个隐秘的嗜血教的大祭司?
    “你知道吗?你冒犯了那位少女的人身(除了这话,女教皇难道还会说别的话,才能令他如此惶恐失态?),就是冒犯了这片树林所供奉的女神奇贝莱,现在你落到我们手里了。”
    他能回答什么呢?无非是结结巴巴地央求:“发发慈悲,宽恕我吧!”
    “现在树林将占有你,树林就是丧失自我,是混合。你要和我们结合,就要失去你自己,除去你自己的一切特点,自我解体,改造成一个无差别的人,加入在林中吼叫着奔跑的梅纳德的队伍。”
    “不!”这是我们看到的从他那已经变哑了的喉咙里发出的喊叫,但*后一张牌已经结束了故事,这是宝剑八:奇贝莱那些披散着长发的部下的锋利的长剑向他刺来,使他万分痛苦。
    目录
    命运交叉的城堡
    城堡
    受惩罚的负心人的故事
    出卖灵魂的炼金术士的故事
    被罚入地狱的新娘的故事
    盗墓贼的故事
    因爱而发疯的奥尔兰多的故事
    阿斯托尔福在月亮上的故事
    其余的所有故事
    命运交叉的饭馆
    饭馆
    犹豫不决者的故事
    复仇的森林的故事
    幸存的骑士的故事
    吸血鬼*国的故事
    两个寻觅又丢失的故事
    我也试讲我自己的故事
    荒唐与毁坏的三个故事
    编辑推荐语
    我的故事,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都包含在这些纸牌的交错摆放之中,只是我无法将它从众多的故事中分辨出来。
    我以一个不知其为何物的人的眼光观察那些牌,根据一种图像符号学进行解释叙述,当偶然排列的纸牌,能够让我找到它们内涵的故事时我就动手写出这故事。
    《命运交叉的城堡》的故事背景是森林中的一座古堡,一些素昧平生的人被命运聚集到这里的饭桌前共进晚餐,而穿越树林死里逃生的经历使大家都失去了言语能力,于是就用摆放塔罗牌来各自讲述能力的故事……书中,作者精确的揭示了我们狂热,不稳定的二十世纪世界中的潜在的神话元素,用古代的符号对我们现在的样子进行讽刺挖苦。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