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破惘
QQ咨询:

破惘

  • 作者:李天命
  •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 ISBN:9787300089065
  • 出版日期:2008年04月01日
  • 页数:229
  • 定价:¥24.80
  •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何为惘?何为破?何为破惘?
    惘:
    或为人生迷惑,或为情爱困窘;或为宗教蒙昧,或为思想彷徨。
    破:
    或以思辨开展暂学的本旨,或以感悟体味生存的意义;
    或以玄想寻求宗教的灵魂,或以逻辑演绎思维的深度。
    破惘:
    不满足当学殖万卷的经师,只尽其在我作启迪心灵的人师;
    为轻舟激水的生命示一航向,为西风落叶的时代觅一归宿。总括:
    一场关于哲理的“华山论剑”,一幕根于智慧的舌辩群英;
    “小李飞刀”李天命对话金庸、张五常、蔡澜等名家,掷叶飞花,论道香江,探讨思想困惑与人生迷惘,给出种种破解之方。
    文章节选
    上卷 思考十三辑
    1 讲情
    逻辑、爱情、“阴勇”
    何嘉丽(以下简称“何”):今天的题目是《讲情》,而李天命的“招牌”是思考方法、逻辑。究竟逻辑和爱情有什么关系呢?李天命(以下简称“李”):逻辑使人知道什么地方有谬误,因此也能使人知道在谈情的时候什么地方不要揭穿。
    何:你曾提出“爱情宗教”,为什么你把爱情看得这么重要,会成为一种宗教?
    李:在公开场合讲爱情是比较肉麻的。我们不如从情的负面讲起:先对“无情”作一分析。很多人好像很无情,不过在这些人之中,有些是“真无情”,有些只是“扮”无情,即“假无情”。例如有的人整天板起面孔,看上去是一脸无情的,其实那不过是一种权术的运用,可能源出于法家。这种做法只会对蠢人生效;对明眼人,是没有用的,只会给他们一眼看穿,觉得滑稽。
    何:我还是想谈谈爱情,你看追求成功有何妙法吗?
    李:我不是专家,而且我相信这方面也并无专家可言。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我想“阴勇”是比较可取的办法。“阴勇”一词是即兴在此新造出来的。没有勇气固然不能追求成功,但“明勇”也不智,因为失败太多会给其他人留下不良的印象,不利以后追求。所以要“阴勇”,即暗地里勇敢行动。
    何:要维持两人的爱情关系,又该怎样?
    李:**重要的是有理性。通常人们以为爱情既然是感性的,所以对爱情就不应该讲理性。但其实爱情是感性的是一回事,如何维系爱情的关系又是另一回事。如果由于爱情是感性的,因而对所爱的人不讲理,那么很快便会失去爱情的了。
    所谓讲理性不是叫人在谈情说爱时大讲逻辑,而是叫人多为对方设想,凡事宽容一点。不过说是容易的,要实践则并不容易。
    失恋是好事,单恋*幸福
    何:关于失恋,你看该怎样处理?
    李: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你*好请经济学家张五常和诗人戴天两位前辈高人讲一下。现在我只能纸上谈兵。失恋可分为主动失恋和被动失恋两种。主动失恋是自己希望结束关系。若想善意地结束,*佳方法是令对方觉得讨厌,比如常做“掏耳”之类的不雅举动。当对方讨厌你时,你提出分手也不会太伤对方的心。
    *于被��失恋,可以把它看成一件好事。因为如果恋爱是苦事,则失恋可以脱离苦海,那当然是好事。如果恋爱是乐事,则失恋之后就有新机会再次经历这种乐事,那当然也是好事。第三种可能是:恋爱是不苦不乐的闷事,由于失恋可以打破这种闷局,那当然更是好事了。
    何:戴天先生,你认为失恋是不是一件好事呢?
    戴天(以下简称“戴”):失恋的时候会很苦,不过回头细想时,又会觉得很有味道。
    张五常(以下简称“张”):我认为失恋是一件傻事,因为恋爱是双方面的事,如果对方不喜欢你,那就根本谈不上失恋。戴:我们说的是指双方曾经恋爱过,而不是指单恋。单恋可能是傻的。
    李:不,单恋*幸福——你自己一个人拥有全部的爱。她早晚终于会气死我
    何:大清律例容许一夫多妻,各位有没有后悔没有及时多娶几个太太?
    戴:有多少个太太不是要点所在,*重要的是有没有真情。
    李:不能说有多少个太太无关重要呀,裴多菲有一首诗这样说:树上有樱桃千百颗,我却只有一个老婆,但就是一个已经嫌太多,她早晚终于会气死我。
    女性比较专一的原因
    张:情有很多种,爱情只是其中一种。男女在爱情上有一点是迥异的:男性可以同时爱上许多个女人,但女性很少会同时爱上许多个男人的。在一本名叫《自私的基因》的书中,作者试图对这个差别作出解释。他说人的自私是遗传的,是不能改变的。因为自私的缘故,人们对自己的后裔十分重视,但只有女性才能够肯定孩子是自己的,男性则无法确定。由于这个原因,女性比较专一。
    听众:听过各位谈论恋爱、单恋等问题,我认为单恋不可能;“恋”这个字是双数的。
    李:中文的“恋”字怎么是双数的呢?
    张:我同意那听众所讲,恋是双数的。
    李:你是说“恋”这个字是双数的呢,还是说恋爱是……
    张:恋就已imply是双数。
    李:三角恋爱难道不是单数?
    张:一百个人恋在一起都可以。
    李:但一百零一人又是单数了。
    张:“恋”字是多过一个以上的。
    李:有不少人是自恋狂。
    张:自恋狂是自己同自己恋爱,已经是两个。
    李:但这两个是同一个人,所以还不是一个?
    戴:李天命你如果向他们解释一下语言学上“能指”与“所指”的不同,问题就清楚了。
    李:趁此机会提一下,人们知道我做这个节目之后,大概都会以为这个节目一定是辩论性的。但其实这是一个清谈节目。我邀请各位师长朋友来做嘉宾,不是要辩论而是想清谈(虽然有时喜欢开玩笑)。言归正传,张教授您怎样理解“情”呢?
    感情是“流”的不是“挤”的,矫情与真情张:情感应是自然流露的,是“流”出来而不是“挤”出来的。认识与不认识一个人在情感上有很大的分别。假如我张五常有什么不幸,认识我的人一定不会见死不救的。
    李:可能正因为认识你,才见死不救呢。
    众:哈哈哈……
    戴:张五常讲的是正面的情,我想讲讲负面的情:矫情。在我们的社会中,很多人义正词严地说什么爱国爱民,说什么以香港利益为重,但其实都是假的,是假情假义的。而且这种假情假义常常在这个社会里占了上风。
    何:其实矫情有时也蛮不错嘛,即使被骗,但曾经甜蜜过就已经很够了。
    张:你们这个年纪会把爱情看得重些,到了我和戴天这个年纪……
    李:你们半点不老呀,在中国内地你们只属于年轻的一辈。
    戴:我们甚*属于“被培养做年轻领导人”的一辈。
    张:总之你们所讲的男女关系,到了我和戴天这个人生阶段就不会很重要。我和太太之间的关系是很好很好的朋情。很坦白地说,我并非**次结婚的。
    李:哈哈,这就是我*佩服你的地方了。
    戴:我很同意你们所说的。不过我认为*重要的是把情分为真情和假情。无论对朋友或对妻子的情感,重要的是付出的真诚有多少。
    人世间*重要的是感情
    李:对我来说,人世间*重要的是感情,感情之中*重要的是爱情。这个思想在我的人生观里具有“公理”的地位,我称之为“爱情公理”,就像“选择公理”(在集合论之中)和“平行公理”(在欧氏几何之中)那样有基础性。简言之,爱情在我的价值序列之中占有*高的位置。戴天老师您认为哪种感情*重要昵?
    戴:我认为友情*重要。
    李:张教授呢?
    张:没有情感就没有艺术,我认为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重要的。
    *后请问何嘉丽。
    认为爱情*重要。
    2 群运理想
    嘉宾:周兆祥(香港浸会大学英国语言及文学系**讲师香港绿运代表)
    黄宏发(香港立法局主席)
    民主的吊诡
    何嘉丽(以下简称“何”):这一辑我们要谈什么呢?
    李天命(以下简称“李”):我打算讨论一下群众运动的理想,特别是民主、自由、平等这几个理念。这些理念常被误解,例如许多人都以为民主就只是“多数决”:凡事都由多数决定。但如果由多数人选出的政党或个人竟是反民主的,比如以暴力镇压少数派,那就会出现“民主导致反民主”的局面,即**哲学家波普尔(K.POPPer)所说的“民主的吊诡”(ParadoX of democracy)了。
    何:那该怎么办呢?
    李:我们不能因为某个政府或政党是由多数选出来的就接受它的任何做法。波普尔认为社会里的“自由组织”具有保障民主的关键作用。政府或政党即使由大多数选出,但如果伤害了这些自由组织的话,人们就有理由反对它,这样的“反对”并不算是反民主。
    偷换概念
    何:这是否像当年尼克松下台一样,虽然他是由民众选出的,但民众也有权要他下台?
    李:有点类似。要注意“民主”这个概念并没有很清晰的界定,人们在此比较容易犯“偷换概念”的毛病。比如在一个孩子众多的家庭里,如果以为“事事必须由多数投票决定,否则就是不民主”,这个想法就是对“民主”一词犯了偷换概念的毛病了。何:是否在华人社会里大多数人都不大清楚什么是民主呢?李:西方有民主的传统,在这传统下,人们就算不懂得如何界定“民主”,或只懂得背诵林肯用来描述民主的名句“government of the people,by the people,for the people(民有、民治、民享)”,但由于他们有这个传统,于是在实践上,一般都能表现出对民主有了解。反观中国(和亚洲许多国家),一向缺乏民主传统,加上人们有望文生义的习惯,结果把民主过简地理解为“人民当家作主”。但其实这样的诠释是很容易出毛病的,*少是不够周详的。怎样算是人民当家作主?这才是关键所在。总言之,要了解民主,宜通过其传统来了解。一条宏观线索
    何:我们接着要谈一下自由和平等,是吗?
    李:是的。当世的两大意识形态就是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者都同样表示肯定民主。*于自由和平等,可以说资本主义较着重自由而社会主义较着重平等。这个描述可作为一条宏观的线索,有助于我们了解这个纷乱世界之中的思想形势。
    自由与立法
    何:我们先谈谈自由吧,你怎样看呢?
    李:人们通常以为自由就是没有限制。“没有限制”推到极端就是**自由。但**自由是会导致“自由的吊诡”的,那就是:**自由会引致天下大乱,在乱局之中,人们身不由己,于是反而失去自由。
    究竟自由的界线该如何划定呢?依据康德等人所提的“自由法则”,在不妨碍别人的自由这个前提下,我们可以尽量争取自己的自由。问题是:怎样才算妨碍、怎样不算妨碍别人的自由?
    何:比如人人都有自由打麻将,但打到太晚,声浪影响他人休息,那就妨碍他人的自由了。
    李:穿上奇装异服,或在街上裸跑,这又算不算妨碍他人的自由呢?
    何:这对社会风气有不良影响,也该算是妨碍了自由吧。
    李:也“可能”有人一看见奇装异服就呕吐,像羊痫症发作,倒在地上口吐白沫,那么你的奇装异服就妨碍了他呼吸和逛街的自由了。可见很难找到“是否妨碍他人自由”的明确分界。正因如此,所以需要立法。立法者并不是要像发现金矿那样去求发现客观上存在的东西(自由的界限就不是那样的东西),而是要定出一条界线。须注意的是,这条界线虽是定出来的,但不表示那是任意的;立法者应考虑多方面的因素,例如当时社会的道德标准以及政治经济上的后果等。这是立法的真谛所在。绿色乌托邦?
    黄宏发(以下简称“黄”):刚才听李天命说,基于经济原因,国家可以干预,命令人民做这做那,或限制人的自由,这是很危险的事情。
    李:你听错了,我没有提过“国家干预”呢,我只是谈到立法者应怎样立法,应怎样去划定自由的界线而已。
    何:我想问问周兆祥,很多人认为绿色力量干预了人做某些事的自由,你怎样回应呢?
    周兆祥(以下简称“周”):近期似乎只有两个全球性的运动是有理想的,一个是马克思主义运动,另一个就是绿色运动。可以说,现在全人类再次回复到一个有理想的时代。20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是理想死亡的时代,人类都向钱看,着重在经济建设上。李:乌托邦式的理想是很难站得住的。我把这类理想分为两种类型:一种可称为“投射式的乌托邦”,就是把理想社会投射到遥远的未来;另一种可称为“回归式的乌托邦”,就是将理想社会想象成原始时代那样,没有科技,到处都是绿色。绿色运动会不会倾向于回归式的乌托邦呢?乌托邦主义是很容易引发狂热的。
    周:这种疑虑是可理解的,马克思主义在苏联东欧的出现和没落,令人对于有理想的全球性运动起了戒心,容易引起绿色恐怖主义的联想。你刚才所说的民主、自由、平等,我觉得只是人本主义的理想,是从人的角度来考虑的,并没有考虑到其他生物。绿色运动重新界定人与其他生物的关系,从一个更宏观的角度来看,把人视为地球的住客之一。
    黄:我试站在周兆祥这边来谈谈,绿色运动的目的是希望世界变得更美好,人只是世界的一分子,为了我们自己,也为了这个世界,我们都应爱护这个世界。这是一种劝谕式的口吻,而非强制式的。苏联东欧的马克思主义者是在夺取了政权之后,把他们的价值观强加在别人身上。绿色运动如果能理智一点的话,应该不会走上这一步的。
    人与蚊的矛盾
    周:以前人们以为整个地球可为我所用,人在地球上就像进入了超级市场,可以拿这个取那个。现在人们开始醒觉不应这样了,因为砍伐树木时不应只顾人的享受,而应该顾及树上的生物。生物与人应是唇齿相依的。
    李:近来雨下得多,我住的地方蚊子滋生起来。站在我的立场看,当然想消灭蚊虫,但站在蚊子的立场看,却非如此。两者之间的矛盾怎样调和?
    周:蚊子多只是因为我们搞坏了生态环境。如果牛羊多了,蚊子的注意力就不会集中在你的身上。
    李:如果有**科技发明能把蚊子完全消灭而又肯定不会破坏生态的话,这情况你认为能否接受呢?在蚊子的立场看那当然不好,在人的立场看却是好事,结果还是不一致。
    黄:波普尔认为,无论我们多么聪明,科技多么发达,我们都不会变成神。我认为李天命所说的情况没有可能出现,因为我们做任何事情都总会有一些意想不到、始料不及的结果的。
    李:这即是波普尔所谓无法对将来作出**准确的预测。但当你由此推论科技不可能有**完全消灭蚊虫时,那岂非也是一项预测?
    黄:我不是预测,我也认为科技有可能完全消灭蚊虫。我不接受的是你认为有可能把蚊虫消灭而没有任何坏后果。
    李:我并没有断定有**科技能完全消灭蚊虫而同时没有坏后果。我只是问:“如果”这个情况出现的话,站在绿色运动的立场看是否可以接受呢?我只是说“如果”。
    ……
    目录
    代序
    编者语
    嘉宾名录
    上卷 思考十三辑
    1 讲情
    逻辑、爱情、“阴勇”
    失恋是好事,单恋*幸福
    她早晚终于会气死我
    女性比较专一的原因
    感情是“流”的不是“挤”的,矫情与真情
    人世间*重要的是感情
    2 群运理想
    民主的吊诡
    偷换概念
    一条宏观线索
    自由与立法
    绿色乌托邦?
    人与蚊的矛盾
    回归自然与分析思考
    平等:食人族与微波炉
    狮子成全麜鹿
    程序公正VS平均主义
    3 谈命运
    以偏概全与含糊其辞
    命运列车
    先天命,后天运,测不准原理
    神算?命理假设与诉诸无知
    缺乏统计验证
    风水术数,能科学所不能?
    爱因斯坦VS哥本哈根学派
    机关算尽太聪明
    4 论死生
    虚空的虚空,人生**大问题
    机遇再生论
    未知死,焉知生
    未知生,焉知死
    香蕉式的再生,永恒的关怀
    α再生论
    死亡令人伟大
    5 何以解忧
    衣食足然后慕虚荣
    向下爬哲学
    α纽带
    道德压力VS真情流露
    不要逼孩子走到极限
    寂寞,享受存在
    让遗憾有弹性
    **因论证,一睡解千愁
    6 谈真善美
    送君一束假假花
    何谓真理?评估机制
    理性讨论,三类问题
    《圣经》包办真理?
    认为真就真?一大虚妄
    经常碰钉,追求真、善、美女
    7 科学与神秘
    “科神”之杖:科学方法
    存在之谜:思维定限论
    赤裸裸,打破教条主义,天赐理性怀疑
    纯粹信仰与实际问题
    赌徒迷信与贝叶斯学派
    思维定限与电脑极限
    8 谈宗教
    信则有不信则无?从手表论证到平面人
    “超越逻辑”等于“不懂逻辑”
    原罪染万世?不信下地狱?
    爱、父、友、药
    幽默神学
    烧死异端,两难论证,善里藏恶?
    感谢神,土人有《圣经》
    9 言行之道
    贤哲思想
    马基雅弗利主义
    陈义过高与理解层次
    烦琐碍实践
    花农电脑道
    君子小人,闲气莫争
    10 教育与心理.
    山上吟诗,批判思考
    错有错着?创意思考
    不要将责任全推给学校
    言行不一,价值大混乱
    不会教就教人怎样教
    从言论自由到丧失自信
    多元母语男女校
    真善美教育,真新鲜
    11 传媒文化
    拍拍拍电影
    社会责任,报道的可信性
    电视的教育功能
    幽默与思考
    从艺术性到不流畅性
    12 论知识分子
    “知识分子”的界定
    社会的眼睛,语理警觉性
    社会的良心,民主的步伐
    迂回策略与春秋之笔
    皇牌,明视距离与幽默智慧
    从独立到默契
    13 人生逍遥游
    四不架构与人生谬误
    (1)不一致的谬误
    (2)不相干的谬误
    (3)不充分的谬误
    (4)不当预设的谬误
    逍遥三境与人生局限
    超越的注视,高低各逍遥
    开放与重估,灵魂的余音
    下卷 思考与探索
    1 烦恼即菩提
    观点转换与人性限度
    烦恼为契机,克服靠修养
    基督教之感恩,佛教之放下
    接近大自然VS见水不见海
    一死了之VS尽义尽责
    从耶儒道佛到无法之法
    2 心结
    心理分析、科学检验与常识评估
    自卑:从出身到外表
    三代之后莫不好名,“中庸”之道
    名利权
    妒忌,五百里内无伟人
    把心结浮现
    *低与*高
    顺手牵羊主义,顺水推舟主义
    恶意的快感
    3 明天会不会更好
    科技、代沟、焦虑
    人类会否被机器“吞噬”
    量度机制
    集体神经紧张,自我实现预言
    由低度要求做起:社会承担/债务承担
    从“神秘乐观”到解除“对焦虑的焦虑”
    4 文化教养
    *高境界:情理兼备,平实深刻
    士先器识,顾及他人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批“相对主义”
    财大气粗有虚弱,礼貌微笑无用心
    从性善性恶到全人教育
    自许高则打劫难VS对无感觉无感觉
    5 政治以外
    人生哲学的基本性
    爱国,为人民服务,乐在其中?
    为什么要爱国?为什么要为人民服务?
    无愧于天,不应强迫爱国
    实效态度,人的尊严,安身立命
    理性权衡与情感公理
    6 从哲学到社会
    实战功夫VS纸上招式:反“判准主义”
    人权与无罪假定
    强奸重判二十年,对社会有什么害?
    教育与阻吓,“免于恐惧”的权利
    口号思维
    “人有出生权”是什么意思?
    同情之等级,反歧视反*走火入魔
    7 理性与信仰.
    “数学基础论”及其他
    统计与误导:客观频率VS主观评估
    可信赖度:物理科学VS行为科学
    伪学术
    信仰的特性,“神秘乐观”的定位
    8 从文学到生活
    文学多养料,背诵利吸收
    文学导游
    崇高的感情,精神的净化
    扩阔生命,德育之基
    诗,泰戈尔,莪默
    9 万物并育而不相害
    惨淡人生,幽默态度
    扩阔视野,从永恒的观点看
    道并行而不相悖,不必重新立法
    幽默境界:从大学校长到大圣猴*
    动物与移民,道德不道德
    明天会不会更糟
    紧守岗位重荣誉
    10 后现代对话(总应篇)
    嚼时髦舌的自卑VS不被认出的自由
    搁置智慧,身为中国人要引以为荣?
    时代趋向动物性,混合问题一夜情
    眼莫红,等非高;精神医生精神病,身在福中不知福
    哲学堕落VS童军守则
    生死亦大矣
    结合具体情境,正常其实不正常?
    永恒的爱,独对天地,人类的故事
    结语
    编辑推荐语
    心结能够化除就*好,但如果实在无法化除,那就不妨顺水推舟,利用心绪作为动力,去达到成功。
    人生如同乘客在火车上,火车会走到哪里,不由乘客控制,但在车乘客还是有某些自由的。
    你拿到什么牌,那属于你的命运;你要不要偷偷换牌,那就属于你的蠢由煮志了。
    香港哲学鬼才李天命作品完整版**完整版**面市大陆,牟宗三、金庸、倪匡、张五常众名流倾力**。他的著作奇少,却畅销不衰。《李天命的思考艺术》出版*今,单在香港就前后印了54次近10万册;《破惘》印了12次;新作《杀闷思维》于2006年7月出版后,四个月印了9个版次,创造了学术书的销售奇迹。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