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马文的战争
QQ咨询:

马文的战争

  • 作者:陈彤(春日迟迟)
  • 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
  • ISBN:9787301142899
  • 出版日期:2008年10月01日
  • 页数:248
  • 定价:¥29.80
  •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一两处共处空间,两三对离婚男女,五六种三角关系,一场充满硝烟的婚姻情感大戏。
    精彩对白令人捧腹,笑中有泪,如刀笔触剖析人性,惊见你我。
    文章节选
    01
    马文没有想到,在北京,一个像他这样,三十六七岁奔四的男人,会如此抢手。早知道这样,他早跟杨欣离婚了——何必呢,看她脸色,听她数落,晚上稍微晚回来点,还得跟她解释,周六日还得带着孩子跟她去看她妈。杨欣她妈据说过去是一大户人家的小姐,第几房生的不清楚,反正说话做事拿腔拿调,好像马文是他们家长工,娶了他们家闺女怎么着了似的。
    倒是这离了婚,杨欣她妈对马文客气多了,截长不短地给马文打一电话,一般都是找个茬,什么家里的电脑中病毒啦,数码相机不好使啦,马文是电脑工程师,这些他都拿手。之前吧,杨欣她妈找他,别管多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他都不乐意着呢,这离了婚,他反倒每次都屁颠屁颠地去给人家折腾。马文看出来了,老太太是巴望他们能复婚呢!
    马文不着急。急什么?当初闹着要离婚的是杨欣。她就跟更年期妇女似的,整天跟他掰扯,他在家玩个游戏都不让他玩痛快了。杨欣嫌他没出息不求上进,嫌这嫌那,他都忍了,限制他自由,不许他上网聊天,不许他喝酒抽烟应酬跟哥们儿打牌,这也没啥,马文本来朋友也不多,再加上他结婚早,基本是一毕业没过多久就跟杨欣领了证,属于“毕婚族”,所以除了同学聚会,马文还真没什么饭局,*多是办公室加班,完了一起吃个饭。马文连做梦都没想到,直接导致他离婚的是一条短信,那条短信是马文办公室一小姑娘发的,那小姑娘也有病,大半夜的给马文发了一条:干啥呢?
    结果,杨欣截获。杨欣也不是故意截获。当时马文正在热火朝天地“斗地主”,短信进来时,马文无动于衷,他哪儿腾得出手来!杨欣素来对马文的手机没什么好奇心,而且她是一个“电子产品”盲,除了会开冰箱,其他电器都玩不转。到现在为止,连电视切换到DVD都玩不利索,更别提手机。一个诺基亚的手机用了N年,一直没换,没换的理由很简单,换一个她不会使。马文给她买过一个新款,她用两天就扔一边了。问她,说太麻烦,还得重新学各种功能。马文教她,教半天,白搭。马文以前吧,上学的时候,觉得杨欣这点特可爱,傻傻的,什么都不会,教她点东西,一双大眼睛眨巴半天,你以为她会了,其实还是不会。那感觉,让马文心里剧爽,一种成就感自豪感油然而生。可是你说现在马虎都九岁了,杨欣都孩子妈了,还那样儿,马文就觉得杨欣是真笨,不止是笨,而且是烦——有一次杨欣问马文怎么下彩铃,这要是搁十年前,马文一准特耐心,这不是十年后了吗,马文头都不抬就扔过去一句:你干点你智商范围以内的事儿。
    马文现在特后悔,当时怎么会让杨欣把手机给自己递过来。他压根儿没有想到午夜一点那个神经病小姑娘会给他发���么短信,他以为是宋明,或者是他们头儿,要是他们头儿,估计就是急茬。马文是做技术支持的,凡是半夜头儿来电话,**是大客户出了问题,其实那些大客户也不是不能等到天亮,非得半夜电话追到家里,但人家不是钱花到那个份儿上了吗?所以但凡机器有点毛病,立马提溜你,一分钟不耽搁。有一次,一客户来电话,上来就嚷嚷,说电脑开不了机了。还说多少重要文件都在里面,要马文务必在一小时内给他弄好,因为一小时以后他要开一个重要会议,必须把那些文件打印出来。马文火急火燎赶过去,一看,靠,是电源没插上。马文当即火了,对那白痴说,下次咱能先把电源插上吗?
    结果,马文遭到投诉,说对客户不够耐心,面目表情中含有讥讽。马文后来专程跑去跟客户道歉,说他打小长得石可碜,这事儿不赖他,要赖得赖他爸妈。他当时那表情其实是崇拜不是讥讽。那是一女客户,算是富姐,瞟他一眼,不咸不淡地丢过去一句:“你拿我当弱智了吧?我连讥讽和崇拜都分不清吗?”说完,眼波流转,腮边桃花一点,胸前乃光一闪,眼角眉梢皆有情,如风过池塘,月过柳梢,说有还无,贵在有与没有之间。
    刹那,马文通身就跟过电一样。
    不过,过电归过电,马文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如果说有,*多就是希望杨欣也能对他有那么点富姐的小风情。但挑逗了杨欣几次,杨欣完全不得要领,全然一派良家妇女的正气凛然刚直不阿。马文一看没戏,暗暗扫兴,杨欣还不明白咋回事,觉得马文怎么越来越没劲越来越乏味,回家就是吃饭,完了,就玩游戏,连陪自己说句话都提不起精神。问他怎么了,他就说没怎么,然后坐在电脑前面,戴个耳机,一玩就是大半夜,脸儿都玩绿了,还那儿不知疲倦呢。
    有一次,杨欣出差小半个月,夜航,回到家,屋里黑黢黢的,饭没有,碗池里一堆攒了十好几天的脏碗脏碟脏筷子,马文佝偻在电脑前面,对她不仅没有小别胜新婚的热情,反而连嘘寒问暖的话都没有半句。杨欣压着火,问他家里有什么吃的没有。马文说你自己找找。杨欣打开冰箱,里面臭烘烘的。杨欣忍无可忍,问他:“你能不能不玩游戏?”
    马文理直气壮:“不玩游戏玩什么?玩女人,成吗?”
    杨欣也理直气壮:“成啊。我不是女人啊?”
    马文连脑子都没过,紧跟着就是一句:“你是女人,但你不好玩啊。”
    这本是一句玩笑话,结果杨欣当场就急了,跟马文一通叭啦叭啦叭啦,直*眼含热泪,泣不成声。迫于情势,马文只好放下鼠标,去给杨欣煮了一碗方便面。他一面煮一面内心哀叹,敢情这幽默未遂跟强奸未遂一样,都挺没劲的。其实杨欣宁肯马文嘴上哄自己两句,但马文呢,宁肯去刷一池子脏碗也懒得哄她。
    杨欣有个毛病,什么事儿都得马文让步。比如说俩人不说话了,得马文先说话;俩人吵架了,得马文先道歉。这毛病也是马文以前给养成的,那会儿马文死乞白赖地追杨欣,可不就都马文先赔不是?但现在杨欣半老徐娘了,马文就不爱让着杨欣了。你不说话,正好,我还落一耳根清净呢。
    所以,马文和杨欣,大部分的晚上就是俩人各干各的——马文打游戏,杨欣看电视剧。井水不犯喝水。杨欣有过意见,觉得马文不够浪漫,马文就对杨欣说:“哪家过日子不是这样?吃饭睡觉,俩星期打一炮?”
    马文常常想,如果那天晚上没有那个神经病小姑娘发的“干啥呢”短信,他现在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呢?
    当时杨欣正看一烂电视剧,短信进来的时候,杨欣冲马文喊了一嗓子:“你的。”
    马文根本顾不上,他也知道杨欣是闷得慌,好容易老公手机响了,找这么个茬不失面子地跟马文说句话。马文当时张口就说:“递过来。”
    要搁几年前,杨欣行情好的时候,肯定是一句“凭什么”,但现在,杨欣知趣了,她知道要是再说“凭什么”,马文肯定接一句“那你别管”,然后就又没声儿了。再然后,就又马文玩马文的游戏,杨欣看杨欣的电视。再再然后,杨欣睡杨欣的,马文睡马文的,睡醒一觉,各上各的班。如此循环往复周而复始。
    杨欣虽然不情愿,有情绪,但还是从沙发上起来,去给马文拿手机。马文的手机正在充电,插在充电器上,杨欣手笨,拔了半天才拔下来,不小心碰了一个什么键,结果“干啥呢”仨字跳了出来,杨欣本来困酣娇眼欲开还闭,一个激灵就醒了。她不动声色地把手机给马文递过去,脸阴得能滴下水来。马文居然完全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接过手机罩了一眼,手机号陌生——马文压根儿没存那小姑娘的号码,那就是一个来实习的小破孩儿。
    马文没回短信,继续“斗地主”。他摸了一把好牌,又是“地主”,哪有心思顾什么短信。但杨欣怒不可遏,在杨欣看来,马文之所以不立马回短信,是因为心虚,是因为她在跟前。杨欣隐忍着,碍着马虎在家,虽然说马虎已经睡着了,但杨欣还是不愿意跟马文吵闹。一来怕惊着马虎,二来杨欣还是愿意表现自己的风度和涵养的,她可不乐意自己像一泼妇,毕竟是受过教育的人,且祖上也是书香门第,母亲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出身,不能遇到事情就一哭二闹三上吊。
    杨欣举重若轻,轻描淡写地问:“谁呀?”
    马文还真就没当回事,随口就说:“不知道。”
    杨欣克制着:“谁会在这钟点问你‘干啥呢’?”
    马文完全没意识到核大战一触即发,他一双小眯缝眼几乎贴到电脑屏幕上,有点不耐烦地说:“有病呗!”
    杨欣继续克制着:“你不打过去问问?”
    马文说:“我神经病啊?!”
    话音未落,杨欣拔断电源!
    眼前一片漆黑——惊愕、悲愤、狂怒、暴跳如雷……马文一拳砸在桌子上:“疯啦你!”
    杨欣声嘶力竭:“离婚!”
    事实上,他们并没有说离就离。结婚十年,马虎九岁。都不是小孩子了,能说离就离吗?再说,他们只有一套房子,还欠着银行贷款,二十年呢。离婚容易,离婚以后房子归谁?搬出去的那个住哪儿?都是事儿。所以他们讨论了两天离婚,互相给了一个台阶,也就都下了台。马文说话,离什么离,跟谁过不是过?再找一个,还得从打嗝放屁重新适应一遍,就这个吧。马文的态度,被杨欣理解为马文不敢离婚,所以她“宜将剩勇追穷寇”,改成天天都要查马文的手机。马文虽然不乐意,也没办法。你说一个女人,是你老婆,每天和你生活在一起,她要看你手机,不给看,她就歇斯底里,那日子还有法儿过吗?马文尽量把手机删得干干净净,当然他本来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但也怪,那实习小姑娘总是在半夜三更给他发“干啥呢”“睡了吗”这种短信,你说她有什么吧,她又没什么,你说她没什么吧,她又有什么。杨欣气得说不出来道不出来的,她要马文解释,马文说就是办公室一实习生,大四,小姑娘有点二百五。杨欣就跟马文掰扯,说你要是不招人家,人家能给你发这种短信?马文没当回事儿,还跟杨欣贫呢,说人家也没说什么呀,不就是问候一下?
    杨欣冷笑,说:“问候?哎,我问你,我要是有一小帅哥老这么大半夜地问候我,你怎么想?”
    马文想也没想:“我?我就想我老婆真有魅力!”
    杨欣是那种即便气得冒烟,也不忘冷嘲热讽的人。
    她当即冷笑着问马文:“哎,你是不是觉得你特有魅力啊?你三十大几奔四张的人了,要车没车,房子还是贷款,人家小姑娘怎么就看上你啦?还不是你招人家?!哎,你是不是答应人家帮人家找工作啊什么的?吹牛来着吧?”
    这话伤了马文自尊。马文还真没有!
    其实马文跟那小姑娘,*多也就是在办公室开开玩笑。马文一口流利的青岛普通话,讲起段子来,双眉带彩印堂发亮,再加上马文技术好,别管什么技术问题,一般在电话里,听个大概齐,就知道毛病出在哪儿,直接告诉人家按什么键,打什么命令,然后开机关机重启,齐活儿。小姑娘喜欢马文,现在的小姑娘,喜欢一个男人才不管他结婚没结婚呢,反正她就是实习,实习结束就走了,何不让自己的实习高高兴兴的呢?这叫青春不留白。问题是杨欣受不了,她终于在一个晚上爆发了,那大概是凌晨两点半左右,小姑娘给马文发了一个“睡不着怎么办”,马文已然睡着,而且他还特意在睡前把手机关机。但哪里想到,杨欣半夜起来蹲厕所,闲着也是闲着,就开了马文的手机,玩里面的俄罗斯方块。玩着玩着,“睡不着怎么办”跳了进来。杨欣气得脸都绿了。
    马文被从睡梦中提溜起来,好说歹说都不成。杨欣非逼着他立刻给那小姑娘回电话,马文不肯,杨欣就折腾——那天马虎正好夏令营,不在家,杨欣不管不顾,歇斯底里,一定要马文当着她的面痛斥那小姑娘“不要脸”——要马文对那小姑娘说:“我有老婆,你以后不要再给我发与工作无关的短信,你这属于勾引,属于不要脸,希望以后你自重!”
    马文被逼不过,只好打了电话。他没有照着杨欣的原话说,只是说了那个意思,口气和语调都缓和很多,大致是说:我有妻子,以后别给我发类似短信,容易引起误解。马文说得紧张,满头大汗,结果人家小姑娘很平静地听完,一言不发一声不吭直接挂了。把马文给窝囊的呀。
    从此,他们就家无宁日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破事也能吵个半天,这么吵了一年多,吵得连马虎都实在受不了了。有**,马虎对他们说:“你们离婚吧!”
    现在离婚也简单。早上十点多去的,十一点就办好了。完事儿,杨欣直接去上班,马文回了趟家,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差去了。一个月以后,马文出差回来,一进家门,杨欣已经把房间重新分配了。主卧归杨欣和儿子,原来马虎的房间,现在换给了马文。马文的衣服啊书啊什么的,已经全给他挪了过去,马虎的衣服啊书啊什么的,也都调换到主卧。杨欣冰着一张脸,给马文一把钥匙,马文愣了愣,杨欣说:“你房间的。”接着又递给马文一本A4纸打印装订成册的玩意儿,上面写着“离婚公约”。
    马文嘿嘿一乐,当时差点想一把将杨欣搂进怀里。杨欣那样儿太可爱了。特庄严,特正式,那小劲儿拿的。靠,不就是离婚各过各的嘛,还弄一《离婚公约》,搞得跟国家独立民族自由似的。
    “这算征求意见稿吧?”马文一边翻《离婚公约》一边嬉皮笑脸地丢过去一句。
    这要搁以前,没离婚的时候,杨欣肯定笑得狗窦大开。她当初之所以喜欢马文,就是喜欢马文这张嘴——太逗了!但现在,她烦马文,也是烦他这张嘴——太贫了!永远没有正经,什么事儿都嘻嘻哈哈。
    杨欣白马文一眼,义正词严:“定稿!”
    马文点点头,接着贫:“这钥匙就一把?你没留个备用?”
    杨欣横眉立目:“你少废话!我留它干吗?”随即又觉得这么说不妥,缺乏外交距离,于是追加一句:“你要是不放心,自己换个锁芯。”
    说完,一转身,进自己屋了。马文本能地抬脚就跟,结果杨欣一个刹车站住,扭过脸来,冲着马文说:“咱们已经离婚了!暂时住在一起,是没有办法。你好好看一下《离婚公约》,上面都写清楚了。”
    马文:“什么就写清楚了啊?你跟我商量了吗?凭什么你住大的我住小的?”
    杨欣:“就凭你儿子马虎跟我住!我们是俩人,住大的;你一个人,住小的。应该算公平吧?月供、水电、煤气、物业、话费,平分。马虎的生活费归我,学费归你。其他开销,对半。”说完,没等马文接茬,当着马文的面,把自己那间房的门硬生生地关上了。马文就这样被关在门外,与杨欣一步之遥。马文本来还想敲个门啥的,但一想挺没意思的,就算了。再说,杨欣的《离婚公约》还真是公平,并没有占马文丝毫便宜。
    编辑推荐语
    陈彤是个通透的人,这决定了她兼有女作家丝丝入扣的细腻和男作家冷峭透辟的理性,这让她在婚姻情感领域的认识特别有价值。她是一个优秀的作家和一个非常出色的编剧。我喜欢陈彤的“狠”,她让我们透过层层迷障,看到婚姻痛楚和幸福的真相。
    ——**导演 鄢颇
    发生在男人与男人之间的战争固然很危险,但还有更危险的,那就是发生在男人与女人之间的战争,陈彤在本书中描述了这种危险性,读来就如同看到有人把一根红豆冰棍放进微波炉加热,然后看一看冰棍的形状如何改变,*后,还可猜一猜剩下的是什么。
    ——畅销书作家、《奋斗》编剧 石康
    陈彤是个很知性的情感女作家,她从不局限于女性思维,能够同时站在男女两性角度看待婚恋问题中的人性本质,很有人文关怀。
    ——情感男作家、主持人 曾子航 情场如战场,婚姻是一块易攻难守的阵地,守不住了,换个人又如何?
    宋丹丹、林永健领衔主演,根据本书拍摄的同名电视剧六大卫视轮番强档热播!前夫前妻,短兵相接;新人旧人,剑拔弩张!
    离婚后割不断的是什么?
    一部戳破当今婚姻本质的震撼之作!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