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双爱(全2册)(网络原名:绝色之双子红颜)
QQ咨询:

双爱(全2册)(网络原名:绝色之双子红颜)

  • 作者:一心一诺
  • 出版社:现代出版社
  • ISBN:9787802442443
  • 出版日期:2008年10月01日
  • 页数:2
  • 定价:¥47.80
  • 砍价广告长条形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掐不断的,是冷漠外表下,坚韧执着的爱恋……
    沈肯颜:她的美,犹如天上皎月,只可远观,难以企及。她是上天**的作品,却又是被命运苦苦纠缠的女子。
    爱上她,注定半生等待,半生孤独。她的爱,藏在万年冰层下。不是不爱,而是不能爱……
    宁红袖:未来从来由不得自己掌握,她能握住的,仅仅是那颗爱他的心。
    为了这仅有的爱,她倾其所有,放弃一切,却偏偏惹来血腥和杀戮。失去他的爱,她的生命都将失去意义,一片灰暗……她看不见的未来,等待着她的,是光明还是灰暗?
    郎觞轩:他一生淡漠孤傲,举手投足间掌控无数人的生死,却偏偏逃不过命运红绳的牵引。
    他为她痴、为她守、为她等,无怨无悔,心甘情愿。
    即使再让他回到十六年前重新选择一次,那个握紧他的手,唤他“觞轩”的女孩,都会是他一生的挚爱……
    容逸之:他的温柔,磨平了她的刀锋。他的深情,融化了她的冰冷。他的绝望,摧毁了她全部的希望。
    那一把插入心扉的剑,带给他的,是撕裂的痛苦。如果只有死,才能弥补一切过错,那么,他多么希望,能活下来的……是她。
    文章节选
    **章 十年生死两茫茫
    谷中十年,世间万变。
    自天下武学**朝圣之地风铃谷隐没后,十多年间,武林格局已大为不同。江南的“暮月山庄”、江北的“圣域”、楚界的“西楚云地”三分天下,彼此相互钳制、相互抗衡,冲突不断。
    西楚云地辖区,碧云城分部。深夜时分,守卫也毫不松懈。两三支青甲黑披的巡夜队伍时不时从分部大院穿过。
    趁着月色浓重,三个矫健的身影越墙而过,暂隐*屋檐后。只待带头黑衣人一个手势,便各自飞身向指定方位隐去。带头人自己分身而跃,向后院主屋奔去。
    “什么人?!”屋内之人听到异动,闻声而出。他身形魁梧,五大三粗,手持长刀,急紧的四下巡望,正是碧云城分部的首领钟韩离。他话音刚落,从他身后飞掠一条白影,由精钢铸成的银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死死的缠上他的膊颈。
    “钟韩离,今天就是你的死期!”黑衣人字字珠玑,清澈响凛,来人竟是一名女子?钟韩离不敢迟疑,拽着银锁,一使劲,女子翩身飞起,袖中一柄短剑飞出,直对钟韩离面门。钟韩离格手挡剑,万不料此乃虚招,黑衣女子袖中洒出一丝白烟,钟韩离躲之不及,白烟硬生生被吸入肺中、打在身上。女子不欲再与他纠缠,挥剑斩断银锁,一个回转,稳稳落地。瞅着钟韩离痛苦的在地下打滚,眼中流露出阴冷的诡笑:
    “不必挣扎,你中了我的‘三步断肠’,只消一会儿功夫,你便要见阎*去了。少挣扎一会,还能死得痛快些。”
    钟韩离被银锁勒住咽喉,早已说不出话。皮肤渐渐出现溃烂,冒着乳白色的气泡,他神情痛苦,双眼凸出直视黑衣女子,微颤道:“你究竟是何人……?”
    黑衣女子轻笑,从怀中掏出一块晶石玉坠,在钟韩离眼前晃了晃:“这你可知道了吧?安心去吧!”
    “你是圣……?!”钟韩离拼着*后一口气,指向黑衣女子手中的门阈信物,一口气接不上,死不瞑目。
    只听黑衣女子一声响哨,院中四下硝烟四起,一片火光。
    她正待离开与手下会合,不料瞥见墙外一个白影掠过,她心下一惊,莫非还有其他人在此伏击?她不敢多想,急忙翻墙跟去。
    追逐间,左手飞出三道寒光,均被白影轻而易举的避开,*后白影在院外一棵粗壮梧桐树上落下。黑衣女子定睛一看,原来对方竟也是一名女子,白衣飘飘,施起轻功来入轻燕回旋,倒像白影一般,只见她此时飘飘然立在树梢上,腾空踩着一根幼枝,竟丝毫不动。轻功了得,可见一斑。
    还没等黑衣女子开口,白衣女子已幽幽说道:“姑娘出手真重。”
    “你是何人?!报上名号!”黑衣女子停在离她不远处,蓄势待发,唯恐一不留神又让对方溜掉。
    “名号尚且有假,我若说我是圣域之人,你可信?”白衣女子面遮薄纱,背着月光,更叫人看不清她的模样。
    黑衣女子正要出口驳斥,竟闻到一丝奇香,甜而不腻,幽远深长,香味正是从那白衣女子身上传出。就待她愣神这半会儿,哪里还见白衣女子的身影?只落下空枝微颤,夜风徐徐。
    此时,随黑衣女子同来的两名手下也会聚到她身边。
    “地图找到了吗?”黑衣女子问道。
    手下两人相对一眼,均摇头。
    “该死!被人抢先一步!”黑衣女子跺脚,懊悔低吼。
    夜风徐徐,夜色中的暮月山庄一派宁静。
    容显,号令天下之暮月山庄庄主,静默在窗前,忆起十多年前的往事,惆怅向往——
    “昭儿,你可决定了?”
    “小师叔不必劝我,我心意已决。奈何小师叔日后再也不能来风铃谷小住,陪我下棋品茶、比武论文了。”慕容昭嘴角勉强挤出一丝笑意,宽慰别人,也安慰自己。
    “那……菁菁呢?她怎么办?”
    “她?”慕容昭苦笑,晦涩的说:“菁儿性子刚烈,既然她已决心离开,若非师父在世,怕是谁也拦她不住。由她去吧……”
    “唉……没想到事情竟会变成这样。”
    “请小师叔速速离谷。从今往后,江湖上再无风铃谷,还望小师叔珍重!”
    ……
    若非师兄天行者留下的盖世绝学,藏于风铃谷后山密室中,并嘱不得将此秘外泄,令师侄慕容昭决意以幻术封闭风铃谷入口,自己亦永世不得出谷,怕是江湖不*于混乱*此。回想当年风铃谷一呼百应,众家何等团结?
    容显气郁的叹气,管家刚送来的急件平摊着放在书桌上。急件旁的白纸上是容显心烦中写的三行字:
    西楚云宫遭人纵火。
    冷霜剑失窃。
    钟韩离遇杀身亡。
    寥寥几十字,直剌剌的映射出容显内心深深的担忧。他长叹一声,直望着悬于天幕的圆月,那一缕水炼色的月光正落在西南方向,清冷的银白色光晕勾勒出远处重山的虚影。
    西南……正是西楚云地的势力范围。
    一阵夜风忽起,卷起案上那张绢纸,只容它在半空中打了个旋儿,飘飘乎落在洗砚台中,“冷霜剑”三字被水沁开,墨迹晕开成花儿似的图案,一朵黑色的花,隐隐蕴含着死亡的信息。
    西楚,冷霜剑……
    容显烦闷的掩上窗,将那张浸水的纸揉成团,丢在地上。怕是不久之后的江湖,连虚假的平静都遮不住了……
    月色轻摇,无视世人的忧心,懒散的映亮西楚边境那个忙碌的城镇——雁城。夜色渐深,城中却依旧热闹,毫无贫瘠之地的萧索。这里是西楚通往中原地区的必经之路,接近夜晚过往商旅休息借宿的时段,大街小巷均是穿着各式服装的异地人。而因为西楚云宫被纵火盗剑一事,这过往关卡的边陲城镇到处都能见到身穿青甲黑披风的宫闱侍卫队。
    侍卫队的领头人便是此时黑面煞神的高壮男子,他那双鹰眼巡视着过往行人,灼灼其光,教人不寒而栗。城门边上已经拦截了十几人,均为形迹可疑、行为猥琐的过路人,他们的行李和随身物品被一遍一遍的搜查,就连身上穿的里衣亦不例外。
    “查仔细些!莫不能让行凶之人离开西楚云地!”高壮男子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叮嘱手下。作为西楚云*的左膀右臂,鹰准自是下了十二万分的精力。
    临近城门,一顶青顶软轿从旁边的胡同中窜出来,不疾不徐的前置城门。在这样一个以车马为主的边境,乘轿实属怪异之事。鹰准毫不迟疑,剑柄飞*轿夫面门,略一使劲,轿夫应声倒下,后脑摊出一片血迹。过往妇孺看不得此等血腥,早已惊叫起来。
    “你好生无礼!问都不问一声,便杀了我们的轿夫,没有轿夫,谁送我们出城?”一直行*轿子右边的女子傲然仰着头,不客气的说。她虽穿着一身素衣,身上并无饰品,发髻上也只是简单的插着一支银钗,偏生一张俏脸,淡眉如画、目似烁星、肤胜阳雪,惹来过往路人阵阵侧目。此等绝色,莫说在这荒凉之地,即使在美女如云的江南一带,亦是不多见。
    鹰准正待动手,只听轿中之人微喏喝止:“月吟,休得无理!不得妨碍鹰队长办事。”那女声淡然清冷,幽幽一声:“鹰队长,您母亲病体可愈?”已让鹰准一个激灵,态度收敛,不若之前的冷峻,毕恭毕敬答道: “家母已痊愈。这还要多谢沈姑娘相救。”
    “好说。”女子淡淡应声,不再多言。只见骄帘晃动,她已掀开轿帘,依身出轿。
    早知仅仅是一名素衣婢女都有如此绝色,主人更是堂皇不让。女子一袭轻绾白纱,夜色迷蒙下,一层水银色的流光笼上她的身段,透着淡雅的暗光。素净的白裙仿若被施以仙气,出尘脱俗竟似在云端雾里。晚间徐徐凉风抚上她的脸,那张绝世容颜在同色面纱下若隐若现,仅那双在黯淡夜幕下流光溢闪的美瞳中透出的沉静淡定,已非这个年纪女子该有。若非面遮轻纱,她的容貌怕是予人惊艳更添百倍。婢女月吟站在她身后,竟硬生生被比了下去,半点也夺不得她的光芒。
    只见女子翩翩行*身首异处的轿夫身前,微一凌眉,蹲下将轿夫死不瞑目的双眼合上,略带埋怨对鹰准说:“鹰队长即便执行公务,也万不该如此轻率的处置一条人命。”
    鹰准自知理亏,不敢反驳,应声道:“是,沈姑娘说的是,是鹰某草率了。只是云*下令,彻查出入境闲杂人等,鹰准只能奉命行事。”
    “那你查出什么来了吗?莫非这轿夫有可疑?若真如此,倒是青颜大意了。”女子缓缓说道。她自称“青颜”,鹰准尊其“沈姑娘”。
    “这轿夫究竟有无可疑,还要待鹰准彻查后才好下定论。只是刚才看见他企图硬冲关卡,鹰准才出手制止,没想到出手重了。”
    “你胡说!他哪有冲关卡了?你这么咔嚓一下就把他干掉了,可见他根本不会武功,又何敢硬冲城门?!”月吟沉不住性子,当即反驳。
    鹰准皱眉,不予反驳,答曰:“这荒漠小镇,极少有人乘轿出行……”
    “那是因为我们家小姐不会骑马!”
    鹰准不为所动,接着说:“鹰准知道多有冒犯,但还望沈姑娘体谅。沈姑娘对我娘亲的救命之恩,鹰准莫不敢忘,待日后有用得着鹰准之处,鹰准定当竭尽全力。”
    沈青颜轻叹一声,道:“罢了,当日我救你母亲,也只是尽医者之心,倒不指望他日有报。鹰队长只是公事公办,当搜便搜吧。”沈青颜略一偏身,让出道来,任由鹰准搜查。
    “得罪了!”鹰准稍一迟疑,亲自动手搜查,一顶颇新的青顶小轿立时多了几个剑眼。
    好在一番搜查毫无结果,鹰准这才舒了口气,转身对沈青颜歉意道:“沈姑娘,你们可以出城了。”
    “哼,轿夫都没了,还怎么走?莫不是你给我们家小姐抬轿?”月吟直剌剌的讥讽道。
    鹰准表情变也没变,即刻差来手下,命令道:“来人!送沈姑娘出城!”然后对沈青颜一辑,说道:“沈姑娘,鹰准有任务在身,请恕我不能远送。这是通关令牌,有了它,接下来的人万不敢刁难于你。鹰准说话算话,他日有用得着的地方,沈姑娘开口,鹰准莫敢不从。”
    沈青颜也不客气,落落大方的说:“那就多谢鹰大人了。青颜这就托你一件事,这位轿夫是我聘的,不知他有无妻小,就请鹰队长将他厚葬。”
    “自当如此!”
    “那就有劳鹰队长了。这里有一副药方,待三日后你母亲吐尽淤血,再令她服下,伤病自可痊愈。”
    鹰准大喜过望,双手接过药方,亲手揭开轿帘,扶白衣女子上轿:“多谢沈姑娘!沈姑娘请!”众人见队长对此女子都毕恭毕敬,又怎敢怠慢?几个手脚快的早已上前抬起轿杆,起轿出城。
    软轿行*西楚疆界,西楚侍卫队的人方才回头。
    待西楚云地的侍卫队走得不见踪影,丫鬟月吟方从轿底夹层中取出一个长形檀木盒子,奉到白衣女子面前。
    “小姐,果然如你所料,钟韩离一死,西楚云**信任的就是这左使鹰准,你救了他的母亲,他无论如何也不好为难你。多亏他的令牌,我们才能一路畅通无阻。待明日进入暮月山庄辖地,便不怕他们了!”
    沈青颜小心翼翼的打开木盒,一柄清冷宝剑,无鞘,剑身雕花,剑锋透着月光洒落的水银色,触近剑锋还能感到丝丝凉气,剑柄处镶嵌着无极图案,剑柄和剑身衔接处隐约刻着两个字——“冷霜”。
    沈青颜手指轻覆过剑身,若有所思:“但愿真如你所说的才好。只是如今冷霜无鞘,怕是还要费一番周折。”她略一思量,心念:“这剑带在身上总是不妥,要想个办法将它放在一个稳妥之处,待找到剑鞘,再将其取回。”
    她目光中透着盈亮,思绪万千……
    第二章 霎时厮见说何如
    天未破晓,刚带队执行完搜查任务的鹰准即被告知云*召见。他顾不得休息,即刻赶往偏宫。西楚云宫的主殿被焚,虽说不*于破坏建筑建构,却也已将外墙烧得面目全非,雕金空镂被黑灰盖住,整个宫殿外墙黑一块、白一块,哪里还能看得出当初主殿的富丽堂皇?
    鹰准深吸一口气,踏入偏殿。
    殿中金边珠帘后,隐约有一个男子的身影,鹰准不敢怠慢,在帘前单膝跪下,恭敬行礼:“属下参加云*。”
    “鹰准来了?”帘后男子的声音就像从地底冒出,闷闷沉沉,听着十分别扭。纯金打造的面具遮住了他的脸,只有面具下那双阴冷的双眸闪着寒意。他身着锦衣华服,黑漆皮靴,黑亮的长发随意系成一束,斜倚在*座上,居高临下的问:“有收获吗?”
    “回禀云*,属下无能,尚未有结果。”鹰准直起身,恭敬回答。他的口吻平静得听不出害怕,也无失职的味道。只简单的道:“属下定会全力追查疑凶下落,云*请放心。”
    “放心?你叫我们如何放心?”一个柔媚的女声不屑的轻哼,从鹰准身后越过,空气中浓郁的脂粉香味横扑上鹰准的脸,六根衔珠凤簪分别插入她两边的发髻,朱红色的金边朝服背面绣着一对相对飞舞的双凤,她直剌剌的走上珠帘后的*座,坐在西楚云*的身侧,对鹰准的回话自是一百二十个不满意,“鹰左使,你身负皇宫守卫之责,今次的事,云*理当判你失职之罪。”
    “琉璃夫人教训的是。”鹰准一脸默然,垂眼望着自己前方半寸的地面,也不知对这番训斥听进去多少。
    偏殿的空气似要凝结成块,砸在鹰准的头上。他明显感觉到琉璃夫人的不悦,近几年来,她在西楚的身份已与云*正妃无异,差的只是一个正式的册封大礼。云*对她的纵容简直匪夷所思,起初还有人挺身而出弹劾劝谏,但在他们全部被西楚云*下旨赐死以后,再无人胆敢有所非议。
    “哼!”琉璃夫人直瞪着鹰准,从腰间取出一物,丢向他。鹰准闻声接住一看,竟是一块月牙型的令牌。他不明所以的抬头看向珠帘后的面孔:“这是……暮月山庄的信物?”
    “这是在钟韩离怀中发现的,他临死时死死握着这块令牌。”云*接过话茬,声音冰冷。
    “云*可是怀疑是暮月山庄的人杀了钟舵主?”
    “哼!本*可不蠢!贼人扔下这么个玩意,就想把他们做的事嫁祸到暮月山庄头上,引我西楚云地跟暮月山庄大打出手,他们即可坐收渔翁之利!做梦!”云*的声音一下子大了起来,抚着下颚,恶狠狠的说。
    “云*可有什么计划?”鹰准揣测*意,谨慎问道。
    “贼人偷袭碧云分部,无非就是为了*宫地图!这纵火盗剑、杀钟韩离的事儿,多半是一伙人作为!他们既是要把祸推给暮月山庄,我就遂他们的意!让他们知道我西楚没什么事不敢做!”云*狠力一拍金座扶手,扶手齐切切被砍下一块。只听琉璃夫人接着道:“鹰准,这事儿交给你来办!”
    “是!属下遵命!”
    “放出风声,凡举报凶手、寻回冷霜剑者,西楚云宫无条件答应他三个要求!无论他要金银珠宝,还是美女宅契!”琉璃夫人颐气指使的代西楚云*下达*后的命令,鹰准沉下眼,嘴上恭敬应允,心中无奈难当。
    他在等,在忍,在期望那顶金漆*座上坐着的*,能与*座相匹配。
    西楚云*扬言要斩杀盗剑者、为碧云分部钟韩离舵主报仇一事一经传出,立刻在江湖上搅起万丈波澜。凡与人有仇怨过节者,均趁机诬告仇家,以图借西楚云*之手,害而杀之。西楚云*看似铁了心要揪出真凶,无论告发者是谁、无论真假,均一一派人灭之。一时间,江湖人心惶惶,各人均不知自己何时就会死于西楚剑下。略有思量者,也纷纷投奔暮月山庄及其庇护下的六门十八台。
    容显端坐书房,手捻长卷不知多久,六门十八台已经收容了近千人,如今还有不少人陆续前往。
    “万想不到,云*竟如此大胆?!”他持着六门送来的长卷的手微微发抖,这是因恼怒又克制所致。“咳咳咳咳!”情绪激动之余,几声厉咳,声撕竭力。
    “父亲勿忧,小心身体。”容显面前,一位俊逸公子递上一件长绒斗篷,披在容显背上。他容貌俊美,剑眉神目中了无戾气,柔和得犹如一池春水,尽是温润之色。淡蓝色的长衫勾勒出他挺拔修长的身姿,腰间深色黑牛皮制束腰,更显得他英气逼人。他手握一把白扇,十指修长,一副贵公子���扮,丝毫不若那些时常出入暮月山庄的习武之人。
    他便是容显膝下独子,暮月山庄少庄主,容逸之。
    屋外明媚的阳光从窗棱照射进来,斜射在容显略显苍老的脸上,他的半张脸被光线的阴影遮着,阴晴不定。紧锁的深眉像一道鸿沟,跨不过去。
    容逸之站在父亲身旁,看到他愁云惨雾的表情,深知事况严重。他悄声支退管家,扶着容显在书桌前的太师椅坐下,左手不经意间搭上他的脉搏,指尖猛然一颤,试问道:“父亲,*近可有食用什么特别的东西?”
    “什么?”容显心不在焉的应答,显然没明白逸之话中真意。
    “孩儿怕是……父亲已中奇毒。”容逸之不再迟疑,坦然相告。
    “什么?!我……咳咳咳咳咳!”容显话还没说完,又剧烈的咳嗽起来。
    “父亲莫急,这些天你所吃所饮,可都是老管家送上的?”
    “是啊!”
    “可有吃过其他人送来的食物?或者有无应酬时吃过什么?”
    “……只有前两日在映香居与旧友闲话时,尝过那里的核桃酥。”
    容逸之沉吟片刻,才道:“父亲所中的乃是一种慢性奇毒,源自西楚之地,无色无味,即便吃下去,普通大夫也决计辨不出中毒症状。幸好孩儿游经西楚地时,曾得一位高人指点,对这种毒的毒性略知一二。我即可派人取药,只是父亲这几日都要安心卧床休养,切不可运功动武。”容逸之此言只是安慰,其实他也无把握可医治此毒。
    “西楚……?莫非是西楚云*?!”容显一想*此,哪里能安心?咳嗽更剧。
    “父亲,唯今之计,切不能让外人知你身中剧毒,以免恐慌更甚。更怕郎霸天一旦得知,便会趁机来暮月山庄滋事。你还是修养的好。”容逸之句句均说在容显心坎上,他只得默然点头,听从容逸之的劝告。
    目录
    双爱Ⅰ
    楔子
    **章 十年生死两茫茫
    第二章 霎时厮见说何如
    第三章 美人娟娟隔秋水(上)
    第四章 美人娟娟隔秋水(下)
    第五章 龙吟虎啸一时发
    第六章 一帘幽梦映夜月
    第七章 凤兮阁帘人独立
    第八章 暮月深竹暗浮烟
    第九章 初涉江湖多惊险(上)
    第十章 初涉江湖多惊险(下)
    第十一章 我歌我诉月徘徊
    第十二章 我舞我狂影凌乱
    第十三章 惊风乱异芙蓉水
    第十四章 密雨斜侵薜荔墙
    第十五章 风波不信菱枝弱
    第十六章 夜阑风静波纹平
    第十七章 劲风浩浩浪骤起
    第十八章 愁思冥冥日沉夕
    第十九章 轩颜乍见翻疑梦
    第二十章 洛城无处不飞花(上)
    第二十一章 洛城无处不飞花(中)
    第二十二章 洛城无处不飞花(下)
    第二十三章 不知何处吹瑟琴(上)
    第二十四章 不知何处吹瑟琴(下)
    第二十五章 冬风百里杭州路(上)
    第二十六章 冬风百里杭州路(中)
    第二十七章 冬风百里杭州路(下)
    第二十八章 闻道欲来相问讯
    第二十九章 青颜昼眠知浪起(上)
    第三十章 青颜昼眠知浪起(下)
    第三十一章 红袖夜语觉潮生
    第三十二章 日出云中乱事喧
    第三十三章 凤凰台上凤凰游(上)
    第三十四章 凤凰台上凤凰游(下)
    第三十五章 凤去台空江自流(上)
    第三十六章 凤去台空江自流(下)
    第三十七章 无边思绪细如愁
    第三十八章 依依梦里无寻处
    第三十九章 荷叶萋萋溢满情
    第四十章 也无风雨也无晴
    第四十一章 动离忧,泪难收
    第四十二章 昔日恋人殊途来
    第四十三章 相悲见,翻疑梦
    第四十四章 相逢称名忆旧容
    外一篇——
    脉脉多情风铃诉(上)
    脉脉多情风铃诉(下)
    双爱Ⅱ
    编辑推荐语
    第三届腾讯作家杯原创文学大赛获奖作品。红袖编辑倾力**之*浪漫爱情故事,古典言情作家一心一诺,雍容巨献,华美爱情天地动容。
    纷乱旷世的双份爱情,你将何去何从……人世间**无法斩断的,是冷漠外表下永恒执着的爱恋。当你面对他与她,她与他,你将向谁伸出你的温柔手。
    两个俊美公子,两位绝色红颜!因一把称霸武林的冷霜剑,挣扎爱恨中。离合间,仇恨下,爱更炽。冷漠外表下,是坚韧执着的爱恋。缱绻,纠葛,情归何处?坎坷爱情又会拨动谁的心弦?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