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尖叫
QQ咨询:

尖叫

  • 作者:李西闽
  • 出版社:万卷出版公司
  • ISBN:9787807592877
  • 出版日期:2008年08月01日
  • 页数:285
  • 定价:¥25.00
  •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807592877
    • 作者
    • 页数
      285
    • 出版时间
      2008年08月01日
    • 定价
      ¥25.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年轻美丽的女护士安蓉无意中见到了一次迂坟,当埋在地下的棺材被打开后,一只绿色的蚂蚱出现在她眼中,噩梦就此不断缠绕着安蓉。倒在血泊中的老太婆骤然消失,情敌莫名死去,尸体美容师毛骨悚然,恐惧如一根细绳似的围绕着你的脖子,你越是要发抖颤栗,那根绳子就越是紧……
    文章节选
    Chapter 01 尖叫声划破寂静的深夜
    1
    许多时候,人是被冥冥中的一种力量所主宰的,比如安蓉。这天的太阳和往日一样灿烂,看不出什么异样。安蓉早上起床时眼皮跳了跳,她没有在意是左眼还是右眼,她觉得这天还是像昨天那样美好,弥漫在乡村的那种清新而自然的气息让她迷恋。安蓉是在乡村小店吃的午饭,因为她住的那家人去走亲戚了。午饭十分简单,一份荷兰豆炒腊肉和一碗西红柿蛋花汤外加一小碗米饭。安蓉吃得不错,乡村里的粗茶淡饭很适合她的胃口。


    结完帐,她出了小店的门,正午的阳光笔直地罩下来,白晃晃的眩目,安蓉戴上了墨镜。
    乡村的正午显得很安静,隐隐约约地有些狗吠传来,安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似乎想把这乡村的气息深深地吸入五脏六腑。阳光洒在不远处的山坡上,那里青草荡漾,安蓉一直有种躺上去的冲动。今天有些奇怪,山坡上面围了一群人,安蓉想,他们在干什么。正在想的时候,好像有什么东西突然勾动了她的心,她的心就那样莫名其妙地颤抖了一下,安蓉感觉不到什么危险。这时,一个老妇走了过来,用怪异的目光瞟了她一眼。
    安蓉微笑地问老妇:“那些人在山坡上干什么?”
    老妇用空洞的眼睛瞟了瞟安蓉,摇了摇头,她也许根本就没听清安蓉说的话,或者根本就不想告诉安蓉什么。
    安蓉自嘲地笑了笑,她的目光转向了那片青草荡漾的山坡,她的心又莫名其妙地颤抖了一下,然后她就鬼使神差地朝那片山坡走了过去,她走路的样子十分的飘忽,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在牵引着她,那片山坡对她而言是福是祸,她一无所知。老妇回过头,看了一眼安蓉苗条高挑的背影,她张了张无牙的嘴巴,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一路上,安蓉碰到几个乡村里的人,他们看着安蓉走向那个青草荡漾的山坡,停住了脚步,目光怪异:这个城里来的女人为何要去那山坡?
    安蓉友善地朝他们笑,她相信自己的笑容会像这春日正午的艳阳一样灿烂,但回报她的是一张张困惑的脸。
    安蓉没在意这些,她继续朝山坡走去。
    一阵风吹拂过来,在这炎热的正午居然带了一丝冰冷的凉意,风中夹带着一种陌生而奇怪的气味。
    安蓉不自主地打了个激灵,她使劲地呼吸了两口气,却无法辨认那是什么气味。
    风是从山坡那边吹来的,那股奇怪的冰冷的凉意和风中陌生的气味强烈地吸引着安蓉,她加快了脚步,看上去如同风一样飘上了那个青草荡漾的山坡。
    安蓉突然隐隐约约想起了在医院停尸房工作的七喜,他身上好像也有这种陌生而奇怪的气味,想��七喜,她自然想起了外科医生*子洋……
    安蓉快靠近那群人时,有人发现了她。
    “喂,那个城里女人快走开!”有人朝她大声喊。
    安蓉没有理会那人,继续飘忽前行。
    在那青草荡漾的山坡上,她看到了许多暗色的新土,他们显然是在挖什么东西。
    “喂,说你呢!听见没有,快走开!”
    她似乎没有听见破锣嗓子般的喊话,不一会功夫就来到了那群人跟前。
    安蓉古怪地朝大伙笑了笑,那个笑容在阳光下显得有些凉意。
    那些人突然不理她了,好像安蓉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寂静下来的那群人目光一齐转向了挖开来的一个约三米深的大坑,坑里面有两个人,他们正准备打开一个棺材的盖,棺材盖上全是黄泥巴,看不出来有没有腐朽。那两个人在棺材盖上烧了些纸钱,口中喃喃地唠叨着什么。
    安蓉的目光也落在了棺材上。
    她的心划过了一种细微的声音,像是两把手术刀的刀锋轻轻的交错了一下。
    坑里的两个人烧完纸钱,就把棺材盖缓缓地移开了,棺材盖十分沉重,那两人使出了很大的劲才把棺材盖移开。那股陌生而奇怪的气味顿时浓郁起来,满山遍野充满了这种强烈而难闻的气味。有股刺骨的冰凉从她的足底一直升到颅顶。安蓉试图转过脸去,但那股冰凉似乎完全控制了她,她无法抑制地继续直瞪瞪地看着那个挖开的坑。
    棺材里有一具尸骨,一条黑色的蛇从骷髅的眼窝里溜出来,倏的不见了。安蓉突然有种莫名的紧张,不过她很快地恢复了平静,在医院里,死人她看得多了。
    刹那间一只绿色的蚂蚱出现在她眼前,她似乎看到那只蚂蚱奇怪地对她瞪了一眼。
    一道绿光从她眼前划过。
    刚才还阳光灿烂的晴天突然阴暗起来,乌云翻滚,一个沉闷的雷声在安蓉的头上炸响,片刻之间,暴雨如注。挖坟的人从坟墓里爬起来,和上面的人一起狂奔而去。安蓉站在那里,任雨水抽打着身体,她的脑海一片空茫。顷刻间,山坡上就剩下安蓉一个人和坟墓里的那具尸骨。
    2
    安蓉回到赤板市,没有马上去上班,她还有两天的假期,在水曲柳乡村几天,她得到了极好的放松,脱胎换骨了一般,以后如果心情不爽,去乡下走走倒是好主意。安蓉是赤板市人民医院外科的一个护士,前段时间,碰到了一些事情,心里压抑。她的好友兰芳给她出了个主意,让她到山清水秀的水曲柳乡村住上几天,散散心。水曲柳乡村虽说不是什么风景名胜,确也是个好去处,安蓉去了几天,陶冶在绿水青山和淳朴的民风中,心情渐渐开朗。兰芳男朋友张洪的父母亲以前都在那里插过队,兰芳也去过几次,在那里也算有些熟人,安蓉就是住在兰芳的熟人家里的。
    回到寓所,她把窗户全打开,几天不住,屋子里有股沉闷的霉味。梳妆台上的那盆兰花没有枯死,显然,兰芳来给它浇过水。
    睡觉前,她想给*子洋打一个电话。但她否定了这个想法,在去水曲柳乡村之前,她就认定自己和*子洋没什么关系了,安蓉闭上眼睛的霎那间,右眼的眼皮突然跳了一下,安蓉揉了揉眼睛,然后安静地睡了。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隐隐约约,似乎有人在安蓉的耳边轻声地诵读着柳永的《蝶恋花》。安蓉的耳膜微微地震动,一种奇痒让她睁开了双眼。诵读声突然消失了。房间里一片漆黑。
    夜晚已经降临,安蓉打亮了灯,明亮的灯光让房间里有了些暖意。
    这时,电话铃声骤然响起。
    喂——
    安蓉,是我,兰芳呀!你看看几点了。说好了五点半给我电话的。
    哦——,七点二十分了,我睡过头了,睡得太舒服了。
    你现在在哪?也不早点打电话给我。
    我在报社,刚刚写完一个稿子,一看七点都过了,就赶紧给你电话。喂,不是一个人睡吧?
    别胡扯,到哪里吃饭?
    咱们还是到美琪小筑去吧,前两天美琪还问起你来了呢。
    好吧。八点在美琪小筑见面,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
    打完电话,安蓉对着镜子微笑了一下,她发现自己的眼睛有点红,她往眼睛里滴了两滴“新乐敦”眼药水。她穿了一套白色的带蕾丝花边的长裙,看上去**而艳丽。安蓉化了个淡妆就去赴兰芳的约。
    关上门时,她仿佛听到屋里诵读柳永《蝶恋花》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她骂了自己一声,安蓉,你真没有出息!
    3
    美琪小筑是安蓉和兰芳经常去的饭店。
    饭店不大,却挺有情致,典雅的装修,曼妙的音乐,可口的台湾小菜和点心是这里吸引安蓉的地方。
    因为常来,安蓉她们和这里的女老板美琪成了朋友,兰芳还主动地写些文章免费为美琪小筑做广告宣传。美琪来自台北,她是*早到赤板市投资的台湾商人。美琪小筑的生意红火,要不先预订坐位,都要排队等候。
    安蓉来到美琪小筑,她的**和艳丽吸引了许多目光。美琪迎上来,拥抱了安蓉一下,用尖细娇柔的声音说,安蓉,你是不是去月球了,那么久没来,大姐想死你了呢。
    美琪年过三十,却打扮入时,穿着一件低胸的吊带裙,她身上泛着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安蓉被她**到一个偏僻的雅座上,服务生倒上了茉莉花来,她们边喝茶边等待兰芳的到来。
    安蓉注意到美琪嘴角的那颗美人痣没了。
    美琪是个聪明人,从安蓉的目光里,她发现了安蓉的疑问。
    安蓉,我嘴角的这颗痣点掉了,好看多了吧?
    嗯,不过,有些不习惯。
    我自己也很不习惯呢,像少了什么。
    其实不点掉也蛮好的,看上去更迷人。
    你这样夸我我会不好意思的呢。本来嘛,我是不想去掉的,但我先生说,不点掉不好,对他后半生不利。我也信了那风水先生的话,点掉就点掉了,为我先生做点牺牲也是应该的。
    哦——
    就在这时,安蓉看到兰芳穿着红色T恤和牛仔裤风风火火地进入美琪小筑,直奔她们而来,边走边大声说,这车堵得呀!看看,我又迟到了!要死!
    美琪站起来迎接她,也象征性地和兰芳拥抱了一下。美琪和她们说了几句后就忙活去了。
    兰芳一坐下来把手插进头发里使劲地抓了抓,然后就仔细端详安蓉,她的目光似乎要从安蓉的脸上挖出什么来。安蓉被她看得不好意思了,脸上飞起两朵红云。兰芳点了点头,笑出了声,嘿嘿,没做什么坏事,害羞什么?
    安蓉说,你这个死妮子,总喜欢调戏别人。
    告诉我,安蓉,你在水曲柳乡村住的这几天真的开心么?
    兰芳,我不是在电话里和你说过么,我很开心。
    从来没有这么开心,嘿嘿,我还差一点看上一个乡下小伙了呢。
    瞎说,就你这样的人还会看上乡下小伙。喂,我问你,这些天那个叫什么*子洋的医生有没有给你打过电话?
    不清楚。在水曲柳乡村一直关着手机。兰芳,不要提他了,好么?
    好吧!来,欢迎你回到赤板来,开始新的生活,干杯!
    她们举起了服务生刚送上来的两杯青梅酒,碰了一下杯,各自的啜了一小口。这酒是美琪送给她们喝的,每次都这样。于是,她们边喝着青梅酒,边说着话,俩人谈得十分投机和兴奋。
    安蓉把在水曲柳乡村的事情几乎都简要的和兰芳说了,但有一件事没说,就是她去山坡上看人挖坟墓的那件事。村人迁走那个坟是因为一条高速公路要通过那片青草荡漾的山坡。
    4
    如果没什么事,安蓉和兰芳吃完饭就会一起去逛商场或者泡吧。兰芳不喜欢在吃饭时喝太多的酒,她喜欢在酒吧里喝得舒服后回家睡觉,她是个工作起来不要命,喝起酒来也十分放得开的女人。安蓉和她不太一样,无论在哪喝酒,安蓉都比较节制,兰芳从没见她喝醉过酒。有几次,兰芳千方百计的想灌醉安蓉,她要看看安蓉的醉态是什么样子的,但结果还是兰芳自己喝多了。
    兰芳决定今晚去钢琴酒吧喝酒,她在安蓉去水曲柳乡村后一直没去过酒吧。兰芳喜欢和安蓉在一起喝。只要她们在一起喝酒,是极少叫上其它人的。兰芳的男朋友张洪也不例外,更不用说晚报那些讨好兰芳的小记者们了。
    告别美琪小筑的女老板美琪,兰芳驱车前往这个城市腹部的香樟路上的钢琴酒吧,安蓉坐在她旁边,一副娴静的样子。兰芳的车在马路上飞驶,和周围同样疾驶的汽车擦身而过,车轮摩擦地面发出的尖锐的声音如同女人的尖叫穿透过安蓉的耳膜。
    安蓉对兰芳说过,如果哪天她不幸身亡,那一定是死于兰芳一手造成的车祸。习惯了兰芳的飞速,安蓉好象不存在什么害怕不害怕的问题了。如果兰芳的车开得像在飞,安容会干脆闭上双眼,听着音乐,什么也不去想,这样反而安全些。尽管如此,安蓉每次看到汽车或者别的交通工具,她内心就会起着变化,她会有一种提心吊胆的感觉,因为和兰芳亲密,她坐在兰芳车里的不安全感会平息许多。现代人的出行几乎离不开现代的交通工具,安蓉内心还是渴望远离它们,有时,她会傻傻地想,回到古代会有多好,用双足行走在路上心情是多么的爽朗,可这只是她的幻想,她是怎么也回不到古代,怎么也无法远离现代的交通工具的了。
    车子还没开到香樟路,兰芳的手机就叫起来了,兰芳的手机里响起的是牛叫的声音,牛一叫,安蓉就知道是兰芳的男朋友张洪来的电话,张洪是个属牛的警官。
    兰芳的手机就放在车上,牛叫时,手机的挂坠还一闪一闪地亮。兰芳对安蓉说,安蓉,你替我听吧,看这头牛又怎么啦!
    安蓉拿起了手机。
    她听着听着脸上就变了颜色。那一刹那,她似乎看到车窗玻璃上有一道绿光倏的划过,像一道无声的闪电。
    她来不及想什么,就急促地对兰芳说,不好,你那头牛受伤了,快掉头到人民医院。
    安蓉,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张洪受伤了,现在在人民医院急诊,让我们快赶过去!
    靠!他受伤得真是个时候。
    兰芳的小夏利车飞也似的朝赤板市人民医院赶去。
    车子在街上呼啸而过,一路上响起了许多尖锐的喇叭声和急刹车时车轮摩擦地面的声音。
    5
    安蓉没料到正好那天是*子洋值班。
    她和兰芳赶到人民医院急诊室时,*子洋正在治疗室给张洪的伤口缝针。*子洋戴着口罩,安蓉一看他那双女人般的丹凤眼就知道是他。张洪伤及的地方是头顶,伤得不重,破了一层皮,也就是十来针的事。但张洪面如土色,手不停地颤抖,他吓坏了。张洪是安蓉见到过的胆子*小的警察,坐兰芳的车他就会经常发出尖叫。她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男人,还是一个警察胆子会这样的小,有时候,安蓉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
    *子洋一针一针地给张洪的头皮缝合,针穿过头皮的声音让人起鸡皮疙瘩,*子样的表情严肃,他的眼睛死死盯住张洪的头皮。*子洋十分的认真,仿佛在做一件细活,仿佛兰芳和安蓉根本就不存在,这个时候的*子洋应该是很有魅力的,他身上还有一种男性香水的味道慢慢地渗入安蓉的心里……*子洋很快就给张洪缝好了针,他抬起头平静地对兰芳说,兰大记者,张警官没事的,就是伤了一层皮,两周就可以拆线的,如果不感染的话。
    *子洋说完话,走了,临走时,他盯了安蓉一眼,安蓉慌乱地避开了他锐利的目光。
    张洪此时是一只受惊的兔子,面容憔悴,目光惊恐。
    大大咧咧的兰芳现在也温柔起来,她在安慰着张洪,没事的,很快就会好的,明天我烧水鱼汤给你喝,乖乖。
    兰芳像哄孩子一样哄着属牛的警官张洪。这让安蓉觉得十分滑稽,她死也不可能找一个这样的男人,她不明白胆小的张洪是怎么当上警察的,她更不明白的是公安局怎么会要张洪,不知是张洪自己搞错了还是公安局搞错了。安蓉看着他们亲亲我我的样子,心里有点酸,一层淡淡的泪意浮上了她的眼睛。
    和张洪在一起,兰芳就不理会安蓉了,她让安蓉自己打车回家,她要送张洪回家。张洪在兰芳的搀扶下出了急诊室的门,上了兰芳的车。兰芳来不及和愣在那里的安蓉挥手说再见,车就飞了出去。安蓉想,兰芳这样开车,迟早要出事的,想到这里的时候,她的右眼皮又突然跳了跳。
    安蓉感觉自己身后站着一个人。
    她一回头,就看到了*子洋。
    她十分惊讶,*子洋那么快就换好衣服了。他穿着一套笔挺的黑色西装,里面白衬衣上的一条红色领带是她去年送给他的生日礼物。*子洋就是在无人的黑夜里,也总是把自己打扮成绅士的模样。
    *子洋笑了笑,低声说,小蓉,我以为你失踪了呢,你去哪了,电话也打不通。我送你回家好么?
    看着*子洋,安蓉的心不由自主地软了一下,随即又硬了起来。
    她一言不发地转身,走到了街旁,上了一个的士。
    *子洋站在那里,嘴角还挂着一丝笑意,他的手不由自主的放在了红色的领带上。
    坐在的士上,安蓉心里还是抹不去*子洋温情脉脉的声音。她没料到一从水曲柳乡村回来就会碰到他,她的心情立即灰暗起来,她真想马上回水曲柳乡村去,再也不回赤板市。路边灯光闪烁,一辆又一辆车从车窗外闪过,正在她心乱如麻的时候,兰芳打来了电话,她一定是边开车边和安蓉说话。兰芳叙述了张洪的受伤经过:作为户籍警的张洪在一个小区里碰到一个企图入室偷窃的小偷,他没敢冲上去擒住小偷,而是大声惊叫,希望自己的叫声把群众吸引出来帮助他抓小偷。他没有想到小偷会朝他冲过来,在他的头顶盖了一板砖,他晕乎乎地倒在了地上,要不是出来了许多群众把小偷抓住,大家还不知道张洪为什么会躺在地上呢,群众分成了两帮,一帮把小偷送派出所,一帮人送张洪去了医院……
    这是一个索然无味的故事,安蓉挂掉了手机,她突然觉得出租车里安静得可怕,静得可以清晰地听见自己呼吸的声音。车窗外,街灯快速晃过,街边一些模糊的影子也一晃而过。一道绿光从挡风玻璃上划过。
    出租车像一片叶子在大街上掠过,无声无息。
    ……
    目录
    Chapter 01 尖叫声划破寂静的深夜
    Chapter 02 绿色光环里的女人
    Chapter 03 她的梦是一种诅咒
    Chapter 04 —张变形女人的脸贴在猫眼上
    Chapter 05 多棺材里和骷髅在一起的绿蚂蚱
    Chapter 06 看来安护士是让煞气上了身
    Chapter 07 这个世界越来越让人不安
    Chapter 08 我不会放过你的
    Chapter 09 镜框上黑玫瑰般的忧郁女人
    Chapter 10 香樟树上吊着的死猫
    Chapter 11 防不胜防的谣言就像暗箭
    Chapter 12 审讯室门口的白色连衣裙
    Chapter 13 有一双怨毒的眼睛追踪着他们
    Chapter 14 夏敏的秘密
    Chapter 15 这要命的狐臭味让他喘不过气来
    Chapter 16 肉体撞击地面的沉闷声音
    Chapter 17 我可以从画像中闻出他们死亡的味道
    Chapter 18 被送掉的鬼会不会附到自己的车上
    Chapter 19 他的泪眼中闪过不测的光芒
    Chapter 20 躺在你身边的是个魔鬼
    附录
    编辑推荐语
    《尖叫》——李西闽继《蛊之女》和《血钞票》之后第三部长篇恐怖小说。按作者自己的话说,我们只有经历恐惧,才能战胜恐惧。当你看完这部长篇小说后,请放声地尖叫吧,你将因此而坚强起来。年轻美丽的女护士安蓉无意中见到了一次迂坟,当埋在地下的棺材被打开后,一只绿色的蚂蚱出现在她眼中,噩梦就此不断缠绕着安蓉……
    我听自己在尖叫,整个世界都在无法抵制地尖叫,这些尖叫从各个角落渗透过来将我淹没,在尖叫中我无处可逃。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