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香浮
QQ咨询:

香浮

  • 作者:紫百合
  • 出版社:内蒙古文化出版社
  • ISBN:9787806756331
  • 出版日期:2008年09月01日
  • 页数:331
  • 定价:¥29.80
  •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他,一代帝*朱棣宠妃所出爱子,纵使潇洒如风,奈何树欲静而风不止;他,身份诡异多变,他背负着母亲的仇恨和嘱托,白莲教步步逼近紫禁城;他,在亲情与权欲之间挣扎徘徊,有所得,必有所失!一个来自现代西洋的女孩,三段纠缠不清的感情,她的抉择,是否会颠覆朱棣苦心营建的大明*朝?
    文章节选
    **章 风雪天池
    苍山林海,白雪皑皑。
    一阵阵凌厉的北风吹来,松海扬波、万树银花,雪松树冠微微摇颤,间或闪动着隐约的绿色光芒,显露出叶片**的鲜润颜色,白色的雪浪此起彼伏,摇曳出一片清冷而素美的纯白境界。
    洁白的雪,洁白的云,洁白的雾淞。
    瑞雪轻舞飞扬,一点点、一片片,落于蓝色天幕下的一池碧水中,那…湾安静的湖水,犹如玉盘中随意点缀的翠珠,更像是造物神鬼斧神工雕琢出的美丽少女般纯净无瑕。
    然而,北国的无边美景,并不能抵御风雪的严寒,我全身的血液温度在迅速下降,手足传来的寒冷感觉让我不停打喷嚏,更为严重的是,我的四肢渐渐僵化以*失去知觉,*后终于支持不住,摔倒在柔软的冰雪层里。
    山顶空无一人,雪花继续美妙飞舞,小指上的戒指依然光芒闪烁。
    这只该死的钻戒!
    我将它从指端恨恨摘下扔在雪地里,仰望苍穹发出一声绝望的嘟囔说:“坏蛋戒指!,我的嘟囔还没有结束,眼前就闪现一颗颗金色大星星,随之而来的是一片漫无边际的黑暗。
    一个清亮而带着磁性的男人声音打断了我的梦:“将我们带来的木炭升起火来,这小姑娘快冻僵了……”另一人答应着,耳边随后传来几下“铮铮”的火石敲击声响,隐隐有温暖的感觉扑面而来。
    我努力寻找着那暖意的来处,恍恍惚惚睁开了眼睛。
    这是一个小小的山洞,洞外依然雪花纷飞,朔风夹杂着雪粒不断飞入,洞内一名仆人模样的男子将数块木炭在干燥的空地上点燃,木炭火势渐大,驱散了附近的冰寒气息。
    一位很年轻的男人,正站立在我面前打量着我。
    他的年纪并不大,约在二十开外,一双剑眉高扬入鬓,薄唇微微抿起,似乎永远挂着一丝微笑,脑后长长的黑发用一个金环套住,身穿一套笔挺的咖啡色狩猎装,脚蹬一双高帮马靴,神采奕奕、姿态悠游而潇洒。
    他的发型和着装虽然是古代,身上却透出一种莫名其妙的现代气息,那咖啡色的狩猎装似乎借用了一些欧洲近代的剪裁设计风格,将他高大俊挺的身材衬托得恰到好处。
    我看见了他的面容,却看不见他的眼睛,因为他挺直的鼻梁上还架着一别玳瑁框架的深灰色墨镜。
    我动了动嘴,正准备询问这个奇怪的男人,这里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他又是谁。
    他见我醒过来,居然带着和我一样的惊讶表情,看着我的深栗色波浪长卷发、淡蓝色雪纺纱裙、乳白色的系带高跟鞋,抢先一步问我说:“你是谁?居然敢穿着这么薄的衣服来长白山?”
    原来这里是长白山。
    我��视周围,回想了一下曾经在地理杂志上看过的长白山图景,的确和这里非常相似,长白山一年四季大部分时间都被白雪和冰凌所覆盖,气候极其严寒,那一湾碧绿湖水,看来就是长白山天池,我依稀记起刚才被冻昏在雪地里,想必是他们将我救回山洞中,生火为我取暖。
    我向他表示一个友善的微笑:“谢谢你们救我!”
    他微微一笑,猜测着问我道:“你的卷发和裙子都很奇怪!你一定不是中原女子,难道你来自西洋?”
    E国,似乎经常被人称为“西洋”,我一时懒得向他讲述我的来历,并没有否认,向他随意点了点头,他伸手将墨镜摘下,向我微笑着说出几句E文,
    我惊讶得目瞪口呆。
    他的眼眸并不是欧洲人的深蓝色或者亚洲人的棕黑色,竟然是淡淡的紫色;他说的E文十分流利,大意是向我问好,询问我的姓名、家乡和来到这里的前因后果。
    我实在意想不到明朝中国竟然会有如此精通E文的人,况且,他还有着如此奇异的眼眸颜色、如此奇异的血统,
    我想了一想,用E文告诉他说,我虽然来自西洋,可我是中国人,我的名字叫顾荷蘅,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长白山,还恰好遭遇这一场巨大的山间风雪。
    他怔了一怔,淡紫色的眼眸中刹那间掠过一丝疑惑,问道:“不知道为什么来长白山?难道你失忆了,连父母亲人都不记得?”
    我担心他继续追根问底,故乱搪塞说:“对,我不记得了!”
    他悠然注视着我,唇角笑意轻扬,对我说:“既来之、则安之,大明疆域辽阔四海升平,远远胜似西洋,你不如安心留下来,等你恢复记忆以后再回家去。”
    山洞内有一处地热温泉,升起袅袅的白色烟雾。
    那名仆人从温泉中捞起几枚鸡蛋,捧在掌心走近我们,然后恭恭敬敬递给他,说道:“这是此地的特产温泉鸡蛋,煮熟后蛋黄凝固而蛋清流动,别有一番风味,请四爷赏用!”
    四爷?
    他看见我疑惑的眼光,爽朗笑道:“我姓赵名睢,在家排行第四。我的年纪应该比你大,你如果愿意,可以叫我赵大哥!”
    我轻声念了一遍“赵睢,这个名字,抬头看了看他。
    他腰间悬挂着一只通透晶莹的环形玉佩,玉质纯净无瑕,玉佩下垂的璎珞呈淡黄之色,极其精致华美;马靴上镶嵌着数枚靴扣,皆系纯金打造而成、光芒闪烁;他所穿的衣饰制作工艺十分细致,一定是心灵手巧的裁衣匠人精心所制。
    赵睢似乎是一个明朝的富家公子,取下墨镜的他神情开朗,显得年轻而富有朝气,他淡紫色的眼眸虽然异于常人,却并不令人觉得怪异,反而透出一种淡淡的**感觉。
    他见我不停打量他,将一只温泉鸡蛋递给我说:“你先吃点东西,长白山中气候严寒不宜久留,我们该下山去了。”
    我见他态度温和友善,伸手接过温泉鸡蛋,却不料那鸡蛋外壳温度极高,我全身早已冰凉彻骨,掌心遇到高温后,我被它灼热的温度烫得惊叫出声,手一颤抖,鸡蛋迅速脱离手掌,然后骨碌碌地滚落在山洞的地面上。
    赵睢在一旁看见我拳紧掌心、瞪大眼睛盯着鸡蛋的愕然模样,忍不住哈哈大笑。
    我撅着小嘴,向他扮个鬼脸,借以缓解尴尬。
    赵睢模样十分开心,他俯身拾起那枚温泉鸡蛋,一只手紧握着它,对我说:“你的手太凉了,所以会觉得烫,你把双手掌心相对搓一搓,过一会儿就会暖和起来了。”
    我的双手因寒冷而变得僵硬无比,行动缓慢,赵睢注视我半晌,紫眸中光芒闪动,他似乎迟疑了一霎,然后伸出另一只手,将我的双手握住。
    那一瞬间,我不禁轻轻一震。
    他的掌心传来丝丝缕缕的暖意,这种温暖的感觉源于人体温度,如同春曰阳光下潺潺流过的小溪,我抬头看向他的时候,发觉他正在低头看我,我们的眸光相遇之际,他紫眸中流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说道:“你不会介意吧?”
    我摇了摇头,男女礼节性握握手,很平常的一件事而已。
    他看着我,突然问:“顾荷蘅,好拗口的名字,你家人以前都是这么称呼你的吗?”
    我摇头:“当然不是!”
    他继续追问:“那是什么?”
    我想起“顾小凡”这几个字就要头疼,并不愿意告诉他,支支吾吾说:“很普通的一木……”
    他似乎在思考,沉吟着说:“让我来猜猜看……待字闺中的女孩在家里父母多半是称呼小名,是小荷?小蘅?荷儿?蘅儿?”他见我始终无动于衷、不置可否,带着一丝促狭的微笑,大声补充道,“还是小花?”
    我实在无法忍耐,反驳说:“才不是小花呢!谁会起一个比‘小凡’还普通一百倍的名字!”
    赵睢得意扬扬看着我,露出-N恍然大悟的表情,仿佛在说:“哦,原来是‘小凡”顾小凡!”
    我看到他的模样,知道他是故意利用“小花”激我说出真名,嘟起嘴说:“那是我妈妈起的,如果我能够自己选择名字,我才不会用这个。”
    赵睢居然附和着我点了点头,片刻之后,他敛了敛顽皮的神色,对我认真说道:“顾荷蘅其实很好听,只是不太方便使用。你从西洋来到大明,这里并有人知道你曾经叫‘顾小凡”我可以称呼你‘顾蘅’吗?古有香草,名曰‘杜蘅’,与你的名字音相近,你觉得好不好?”
    顾蘅。
    长白山偶然遇见的陌生人赵睢给我起的这个名字,既保留了爷爷的原意,也不会像“顾荷蘅’哪么晦涩拗口。似乎真的很不错。
    我并无异议,对他现出一个感激的笑容:“谢谢赵大哥!”
    赵睢向我回以微笑,他似乎感觉到我的手掌渐渐温热,收回了手站起身向那仆人道:“将我们的旅行包打开,拿几件厚衣服来给顾蘅穿上,我们下山去。”
    我穿上赵睢带来的长袍和貂裘,不再觉得寒冷,只是那些衣物下摆都很长,我不得不将它们卷起,将裤腿扎紧,乱七八糟的服装配上我被风吹得凌乱无比的栗色长卷发,十分滑稽。
    赵睢似乎并未注意我的狼狈模样,一路指点我看沿途风景,兴致勃勃向我讲述长白山的典故传说,他侃侃而谈,见识极其广博,不但对中国的各种天文地理知识了解透彻,而且知道不少西洋文化,他所受的教育远远超过了我,并不逊于我的表哥。
    每次想起我的表哥顾羿凡,我就忍不住开心和骄傲,在E国的时候,他经常陪伴着我参加各种聚会,他的优秀外形和出众才华每一次都使PATTY上的男生黯然失色,以*我的好朋友Lusy、Ealaza总是用既羡慕又嫉妒的目光看向我,暗自懊恼为什么自己的父母没有生下这么出色的哥哥。
    听见他结婚的消息,我曾经有过一丝淡淡的失落和遗憾,甚*有一种隐隐约约的念头——如果他不是我的哥哥,该有多么好。
    我常常在心中想象着他的未婚妻林希的模样,但是我从没有向他询问过关于林希的一切,尽管我很想知道,究竟是怎样一个女子,会轻易虏获这位冷静淡漠、潇洒不羁的男子的心,会让他这样心甘情愿、坚定不移地坠入婚姻的围城,一生一世只守护着她一人。
    我暗地称赏赵睢的聪明博学,问他说:“赵大哥,是不是有许多学识渊博的老师在教授你学问?”
    赵睢将墨镜重新戴上,唇角轻扬,轻声说:“学识渊博的老师……家里的确有许多,不过我*崇拜的老师只有一位,她不但懂得数千年历史变迁,还能预知未来,我所学的许多东西,都是她教给我的。”
    我心生好奇,追问道:“预知未来的老师?是她教你学习E文的吗?”
    赵睢正欲点头,忽然之间神色微变,一把拉住我的衣袖,向身边仆人说道:“黄俨,小心背后!”
    我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被他猛力一拉,险些站立不稳。
    他伸手扶住我,低声道:“似乎有人躲藏在我们身后,你跟着我,不要害怕。”
    漫天风雪中,倏地出现了三名身材高大的男子,他们头戴纱冠、身穿橙红色奇异官服,腰间都佩戴着一块小小的木牌,手执一把锋利的长刀,他们不但装束相同、行动整齐划一,连面部表情都如出一辙,眸光清冷而僵硬。
    我被他们身上的凌厉杀气所震慑,打了个寒战,心中隐隐约约觉得这些人并非善类,似乎是冲着我身边的赵睢而来。
    为首的官员看见赵睢后,冷酷的面容依然毫无表情,脸部的线条却柔和了许多,在雪地里率众向他叩首行礼道:“微臣锦衣卫副指挥使徐恭,率属下袁彬、莫亦叩见赵*殿下!”
    他口中的“赵*殿下”,似乎是称呼赵睢。
    我微觉惊讶,我虽然不太懂得中国古代礼仪,但是我知道只有皇帝的亲生皇子才有资格被人尊称为“殿下”,难道眼前的赵睢并不是普通富户的贵公子,而是当今皇帝的孩子?
    赵睢并不回答他们,一手环抱着我腾身而起,向山边的另一条小径直冲过去,与此同时,黄俨自腰间取出一个折子状物迎风摇晃,山间立刻升起一阵昏黄色的浓烟,遮蔽了那些纱冠男子的视线。
    我被那些浓烟熏得头晕目眩,只得紧紧抓住赵睢的衣袖,不料浓烟之中竟有一人胆大冲撞而来,大声唤道:“殿下,请容臣一言!”
    赵睢见他不顾浓烟蔽目追赶而来,左手在腰间玉带上轻轻一按,数点流星般的银色光芒立刻破空而去扑向那人的面门,那人不敢回击,只是抽出所佩带的长刀左右招架抵挡,将那些银色暗器——打落在地,说道:“唐门天外流星,威力锐不可当,请殿下手下留情!”
    赵睢不禁朗声大笑,左袖轻轻挥出一束细如牛毛般的钢针,说道:“袁彬,你放心好了,我从来不在暗器上淬毒!你带着这点轻伤回去,在父皇面前反而好交代!”
    那锦衣卫袁彬一边挥刀避过钢针,一边急道:“殿下!属下不怕皇上责备,属下担心的是熙妃娘娘……属下出京时娘娘曾特地叮嘱过,一定要设法将殿下请回紫禁城去,娘娘担心记挂殿下,恳请殿下多体谅娘娘!”
    赵睢发出的钢针一蓬接一蓬,袁彬挥刀的动作虽然快,毕竟不及钢针来势凶猛,手臂上早中了几针,他依旧不肯后退,努力拖住赵睢不放,浓烟渐渐散去时,另两名锦衣卫徐恭与莫亦追赶上来。
    徐恭声音低沉,跪立在雪地上,叩首说道:“殿下的‘漫天花雨,如今大有进境,看来唐门国舅大人功不可没,恭喜殿下!”
    赵睢听见他的话,随即收势不再攻击他们,一手将我放下,逼视着徐恭说道:“这些事情,你都告诉母妃了?”
    袁彬见状急忙在徐恭身旁跪倒,向赵睢说道:“殿下暗中修习唐门武功之事,宮中除了皇上之外没有人知道,属下以人头担保,决不会传到后宫熙妃娘娘那里去!徐大人奉皇命护卫殿下,此番若是不能将殿下请回,只恐龙颜不悦,请殿下开恩!”
    赵睢脸色微冷,双臂交叠在胸前,懒洋洋看着徐恭说:“这次怎么又是你亲自出马?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从永乐十年起,我每年都会在外面遇见你一次,连这次一起是九次了!”他打了一个哈欠,接着说,“难道锦衣卫就不能换个别的人宋陪我玩一玩吗?”
    徐恭仿佛没有看出他的漫不经心,肃然低头说道:“殿下所言不差,的确是九次,大前年微臣为了寻找殿下前往西部戈壁滩,前年微臣去的是西双版纳原始森林,去年微臣到大沙漠……”
    那仆人黄俨打断他的话,略带讽刺之意说:“徐大人劳苦功高,所以才得到皇上提拔重用,这些功劳,还是回北京到皇上面前细细说去吧!”
    徐恭抬头视黄俨一眼,不紧不慢道:“多谢黄公公提醒。微臣只是奉皇上旨意前来,恭请赵*殿下回北京,熙妃娘娘还嘱咐微臣传话,赵*殿下离开紫禁城三月有余,如今年关将近,北方天气寒冷,是时候回去了。”
    赵睢听他提及“皇上”与“熙妃娘娘”,神情微带犹豫道:“父皇母妃近日在京中过得可好?”
    袁彬见他似有牵挂京都回宫之意,忙道:“皇上与娘娘都好,娘娘担忧殿下孤身一人在外,日夜不安,盼望殿下早日回家。”
    ……
    目录
    **章 风雪天池
    第二章 鸿升客栈
    第三章 白莲公子
    第四章 金织染坊
    第五章 幽谷荷香
    第六章 惊涛暗涌
    第七章 移花接木
    第八章 元宵奇遇
    第九章 红丝错系
    第十章 紫微春暖
    第十一章 **风云
    第二十章 福兮祸兮
    第十三章 青城蝶梦
    第十四章 太行论剑
    第十五章 绝涧历险
    第十六章 天山情劫
    第十七章 金蝉脱壳
    第十八章 彩云之南
    第十九章 檀郎何在
    第二十章 东风燕语
    第二十一章 叶密弦惊
    第二十二章 烛影摇红
    第二十三章 香浮紫禁
    第二十四章 太液微澜
    第二十五章 宫廷暗战
    第二十六章 雏鹰展翅
    第二十七章 情海生波
    第二十八章 天罗地网
    第二十九章 圣血毒蛊
    第三十章 浮生若梦
    第三十一章 月隐无瑕
    第三十二章 中秋决战
    第三十三章 劫后余生
    第三十四章 金花山庄
    第三十五章 惊风密雨
    第三十六章 时空之泪
    编辑推荐语
    《花落燕云梦》后,紫百合全新力作!大明宫闱风云再起!
    暗香浮动、繁花落尽。花落之后,未必是安宁。
    纯洁如天使的可爱女孩顾荷蘅,是一株散发着淡淡清香的杜蘅草,也是一朵摇曳多姿的出水白莲。她的出现宛如一道雨后初晴的彩虹,照亮了多情少年们的双眼。
    ——潇洒不羁的人,因为有爱,甘愿画地为牢,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端庄守礼的人,因为有爱,不惜逾越**纲常,脱下他固有的华丽伪装。
    ——冷若寒冰的人,因为有爱,卸下了冰冷的面具,以生命证明自己对真情与承诺的坚持。
    因为年轻,他们部渴望拥有一锻倾心相许的少年游,那看似迷糊的女孩,在她心灵的*深处,唯有一人可相依相守。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