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妖火(珍藏版)
QQ咨询:

妖火(珍藏版)

  • 作者:卫斯理
  • 出版社:上海世界出版集团
  • ISBN:9787806788721
  • 出版日期:2008年09月01日
  • 页数:192
  • 定价:¥18.00
  • 砍价广告长条形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一头黑豹、两个土人、三团妖火……所发生的一切,都像是一篇小说的情节,而不像是现实生活中所应该发生的,但是,却又偏偏发生在卫斯理的身上。
    卫斯理接受张海龙委托,寻找其儿子张小龙的下落。万料不到看似平凡的生物学家离奇失踪,背后竟隐藏了一个大阴谋:张小龙的发明如被野心家所利用,不但足以改变人类发展的历史,更可并吞世界!
    文章节选
    **部 行为怪异的老先生
    我从来也未曾到过这样奇怪的一个地方。
    到目前为止,所发生的一切,都像是一篇小说,而不像是现实生活中所应该发生的。但是,它却又偏偏在我身上发生了。
    我必须从头讲起:那是一个农历年的除夕。
    每年大年三十晚上,我总喜欢花整个下午和晚上的时光,在几条热闹的街道上挤来挤去,看着匆匆忙忙购买年货的人,这比大年初一更能领略到深一层的过年滋味。因为在大年初一,只能领略到欢乐,而在除夕,却还可以看到愁苦。
    那一年,我也遛到了天黑,红红绿绿的霓虹灯,令街头行人的面色,忽红忽绿,十分有趣。而我则停在一家专售旧瓷器的店家门前,望着橱窗中陈列的各种瓷器。
    我已看中了店堂中红木架子上的那一只凸花龙泉胆瓶,那只胆瓶,瓷色青莹可爱,而且还在青色之中带点翠色,使得整个颜色,看起来有着一股春天的生气。我对于瓷器是外行,但是这只瓶,即使是假货,它的本身,也是有其价值的,因此,我决定去将它买下来。
    我推门走了进去,可是,我刚一进门,便看到店员已将那只花瓶,从架上小心翼翼地捧了下来。
    我心中不禁愣了一愣,暗忖难道那店员竟能看穿我的心意么?事实上当然不是如此,因为那店员将这只花瓶,捧到了一位老先生的面前。
    那老先生将这只花瓶小心地敲着、摸着、看着。我因为并不喜欢其他的花瓶,所以,便在那老先生的身边停了下来,如果那老先生买不成功,我就可以将它买下来了。
    那老先生足足看了十多分钟,才抬头道:“哥窑的?”龙泉瓷器,是宋时张姓兄弟的妙作,兄长所制的,在瓷史上便称为“哥窑”,那位老先生这样问法,显出他是内行。
    那店员忙道:“正是!正是,你老好眼光!”
    想不到他马屁倒拍在马脚上,那老先生面色一沉,道:“亏你讲得出口!”一个转身,拄着手杖,便向外走去。
    我正希望他买不成功,因为我十分喜欢那只花瓶,因此,我连忙对着发愣的店员道:“伙计,这花瓶多少钱?”
    那店员还未曾回答,已推门欲出的老先生,忽然转过身来,喝道:“别买!”
    我转过身去,他的手杖几乎碰到了我的鼻子!
    老年��和小孩子一样,有时不免会有些奇怪的、难以解释的行为。
    但是,我却从来也未曾见过一个看来是十分有教养的老年人,竟会做出这种怪诞的举动来。一时间,我不禁呆住了,难以出声。
    正在这时候,一个肥胖的中年人走了出来,满面笑容,道:“老先生,什么事?”
    那老先生“哼”的一声,道:“不成,我不准你们卖这花瓶!”他的话说得十分认真,一点也没有开玩笑的意味。
    那胖子的面色十分难看,道:“老先生,我们是做生意的……”
    我想不到会因为买一只花瓶,而碰上这样一个尴尬的局面;正当我要劝那老先生几句的时候,那老头子,突然气呼呼地举起手杖来,向店员手中的那只花瓶敲了过去!在那片刻间,店员和那胖子都惊得面无人色。幸而我就在旁边,立即一扬手臂,向那根手杖挡去。
    “啪”的一声响,老先生的手杖,打在我的手臂上,我自然不觉得什么疼痛,反而将那柄手杖挡得向上直飞了起来,“乒乓”一声,打碎了一盏灯。
    那胖子满头大汗,喘着气,叫道:“报警!报警!”
    我连忙道:“不必了,花瓶又没有坏。”
    那胖子面上犹有余悸,道:“坏了还得了,我只好跳海死给你们看了!”
    我微微一笑,道:“那么严重?这花瓶到底值多少?”我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准备他一说出这花瓶的价钱,便立即将之买下来的,而且付现钞。
    那胖子打量了我一眼,说出了一个数目字。
    霎时之间,轮到我尴尬了,那数字之大,实足令我吃惊。当然,我不是买不起,但要以足够买一条尽善尽美的游艇的价钱,去买一只花瓶,我却不肯。
    我忙道:“噢,原来那么贵。”
    胖子面色的难看就别提了,他冷冷地道:“本来嘛!”我拉住了老先生的手臂,从地上拾起手杖,走出了这家店子,拉着他转过了街角,背后才不致有那如针芒在刺一样的难受。
    我停了下来,道:“老先生,幸而你不曾打烂他的花瓶,要不然就麻烦了……”
    我只当那老先生会有同感的。因为看那位老先生的外形,可能是千万富翁,但是我还未曾见过一个肯这样用钱的千万富翁。
    怎知那老先生却冷冷地道:“打烂了又怎样,大不了赔一只给他,我还有一只,和这只一模一样的,它们原来是一对。”
    我愈听愈觉得奇怪,道:“你说,店里的那只花瓶原来是你的?”老先生“哼”的一声,道:“若不是祖上在龙泉县做过官,谁家能有那么好的青瓷?”
    我一听得他如此说,心中有一点明白了。
    那一定是这位老先生,原来的家境十分优裕,但是如今却已渐渐中落,以致连心爱的花瓶也卖给了人家,所以,触景生情,神经才不十分正常。
    然而,我继而一想,却又觉得不十分对。因为他刚才说,家中还有一只同样的花瓶,照时价来说,如果将之变卖了,也足可以令他度过一个十分快乐的晚年了。可能他是另有心事。
    我被这个举止奇特的老年人引起了好奇心,笑着问道:“老先生,那你刚才在店中,为什么要打烂那只花瓶?”
    老先生望着街上的车辆行人,道:“我也不明白为什么……”
    老者讲到这里,便突然停止,瞪了我一眼,道:“你是什么人,我凭什么要对你讲我的事情?”
    我笑道:“有时候,相识数十年,未必能成知己:但有缘起来,才一相识便成了莫逆了,我觉得老先生的为人很值得钦佩,所以才冒昧发问。”
    “高帽子”送了过去,对方连连点头,道:“对了,譬如我,就连自己的儿子,也不了解……”
    我心中又自作聪明地想道:“原来老头子有一个败家子,所以才这样伤神。”
    那老先生道:“我们向前走走吧,我还没有请教你的高姓大名呢。”
    我和他一齐向前走着,我知道,从每个人的身上,都可能发掘出一段曲折动人的故事来,但从这位老先生的身上,所发掘出来的事,可能比一般人的更动人,更曲折。
    我听他问起我的姓名,便道:“不敢,小姓卫。”那老先生显然是一个性子很急的人,连忙道:“姓卫?嗯,我听人说起过,你们本家,有一个名叫卫斯理的,十分了得。”
    我不禁笑了笑,道:“卫斯理就是我,了得倒只怕未必。”
    那老先生立即站住,向我望来,面上突然现出了一种急切的神情,一伸手抓住了我的手,我觉得他的手臂在微微发抖。
    我不知道他何以在刹那之间如此激动,忙道:“老先生,你怎么啦?”
    他道:“好!好!我本来正要去找你,却不料就在这里遇上了,巧极,巧极!”
    我听了他的话,吓了老大一跳,他的口气,像是要找我报仇,苦于不知我的行踪,但是却恰好狭路相逢一样!我忙道:“老先生,你要找我,有什么事?”我一面说,一面已经准备运力挣脱他的手臂。
    老先生忽然叹了一口气,道:“老头子一生没有求过人,所以几次想来见你,都不好意思登门,如今既然遇上了你,那我可得说一说了。”
    我松了一口气,心想原来他是有求于我!忙道:“那么,你请说吧。”
    老先生道:“请到舍下长谈如何?”
    今天是年三十晚,本来,我已准备和白素两人一起度过这一晚上的。但是我听出那老先生的语气,十分焦虑,像是除了我以外,没有其他人可以帮助他一样。所以我只是略想了一想,便道:“好的。”
    老先生站住了身子,挥了挥手杖,只见一辆“劳斯莱斯”轿车驶了过来,在他的面前停下,那辆名贵的车子,原来早就跟在我们的后面了。
    穿制服的司机,下车打开车门,我看了车牌号码,再打量了那老先生一眼,突然觉得他十分面熟,这是时时在报上不经意地看过的脸孔,我只是略想了一想,道:“原来是X先生!”
    我这里用“X先生”代替当时我对这位老先生的称呼,以后,我用“张海龙”三个字,代表他的姓名。我是不能将他的真姓名照实写出来的,因为这是一个很多人知道的名字。
    那老先生点了点头,自负地道:“我以为你早该认出我的。”
    我想起刚才竟认为他是家道中落,所以心情不好一事,不禁暗自失笑,他到现在为止,财产之多,只怕连他自己也有一些弄不清楚!
    我们上了车,张海龙在对讲电话中吩咐司机:“到少爷住的地方去!”
    ……
    目录
    **部 行为怪异的老先生
    第二部 世界上*怪的实验室
    第三部 一个暴毙的神秘人物
    第四部 妖火
    第五部 科学上的重大发现
    第六部 失手被擒
    第七部 再探神秘住宅
    第八部 接连发生的凶案
    第九部 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第十部 再度失手
    第十一部 海底基地见张小龙
    编辑推荐语
    这是以卫斯理**人称所写的科幻小说的**部,是1936年写成的,在文中提到有一些科学上还未能达到的事,到1980年已变得十分普遍了。人类科学的进展,以几何级数的方式在向前跳跃。而文中的“*迟”,也全是十七、八年之前的事情。尽管如此,作为**部以科幻为主题的卫斯理故事,仍然值得一读。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