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回归悲剧——《蓝血人》续集(珍藏版)
QQ咨询:

回归悲剧——《蓝血人》续集(珍藏版)

  • 作者:卫斯理
  • 出版社:上海世界出版集团
  • ISBN:9787806788752
  • 出版日期:2008年09月01日
  • 页数:211
  • 定价:¥19.00
  • 砍价广告长条形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蓝血人”方天千方百计要回到土星。在回土星的过程中。方天遇到“获趣依毒间”的无形飞魔。
    这飞魔可以让人死得一点感觉都没有。
    卫斯理将如何帮助方天回到土星?
    方天能顺利回到土星吗?
    文章节选
    第十五部 七君子党
    那警官取出烟盒来,先让我取烟,我顺手取了一支烟,但是在那一霎间,我想起,像我那样过着冒险生活的人,是不论在什么样的情形下,都不能接受别人的香烟的。
    因为,在香烟中放上麻醉剂的话,吸上一口,便足以令人昏过去了。
    所以,我将已经取了起来的香烟,又放回了烟盒,道:“是英国烟么?我喜欢抽美国烟。”刚好,我身上带的是美国烟,所以我才这样说。
    那警官十分谅解地向我一笑,自己取了一支。待我取出了烟后,他便取出打火机来。打着了火,凑了上来。我客气了一句,便就着他打火机上的火,深深地吸了几口,在那一瞬间,我只觉得那警官面上的笑容,显得十分古怪。
    我的警觉马上提高,推开了他的打火机。
    但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只觉得一阵头昏!
    我已经小心了,然而,还不够小心!
    我没有抽他的烟,可是却用了他的打火机。他只要在打火机芯上,放上烈性迷药的话,我一样是会吸进去的。我想撑起身子来,但已经不能了。在那一瞬间,我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在黑暗中,似乎有许多发自打火机的火焰,在我面前晃来晃去。
    总共只不过是一秒钟的时间,只觉得车子猛地向旁转去,我已失去了知觉。
    在日本的几天之间,这已是我第三次失去知觉了,这真是我从来也*****耻辱。当我又渐渐有了知觉之际,我就有了极其不祥的感觉。我甚*不想睁开眼来,只想继续维持昏迷。
    我没有听到任何声音,闭着眼睛,也没有眼前有光线的感觉。
    我睁开眼来,只见眼前一片漆黑,我自己则像是坐在一只十分舒适的沙发上。我略微挪动一下身子,眼前陡地大放光明。
    我知道,一定是在沙发中有着什么装置,我一动,就有人知道我醒来了。
    我打量了一下,那是一间十分舒服的起居室,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我冷笑了一声道:“好了,还在做戏么?该有人出来了。”
    我的话刚一讲完,就有人旋动门柄,走了进来。
    我仍坐着不动,向那人望去。
    只见进来的是一个中年人,那中年人的衣着,十分贴身而整洁。他并不是日本人,照我的观察,他像是巴尔干半岛的人。
    这时,我的心中,倒是高兴多于沮丧了。
    我���不由自主来到了一个我所不知底细的地方,这自然不是好现象,这有何值得高兴的?
    但是,我却知道:这里绝不是“月神会”的势力范围,也不是某国大**,那么,这人便极有可能是抢走了那只硬金属箱子的那方面人物了。
    我仍是坐着不动,以十分冷静、镇定的眼光望着那中年人。那中年人也一声不出,直到在我的面前坐了下来,他才向我作了一个礼节上的微笑,道:“先生,我愿意我们都以斯文人的姿态谈上几句。”
    我冷笑道:“好,虽然你们将我弄到这里来的方法,十分不斯文。”
    那中年人抱歉地笑了笑,道:“我们不希望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也不希望你向人提起到过这里,你的安全绝无问题。”
    在那中年人讲话的时候,我心中暗暗地思索着。
    那中年人的话,显然不是故作神秘,但是他究竟属于什么势力、什么集团的人物呢?旁的不说,单说那假冒警官的人,便是****的人才。
    我只是点了点头,并不说话。
    那中年人又笑了笑,道:“要你相信这件事实,无疑是十分困难的,但是我却不能不说。”
    我冷笑了一声道:“你只管说好了。”
    那中年人道:“我,和我的朋友们,是不可抗拒的,你不必试图反抗我们,以及想和我们作对,你必须明白这一点。”
    我大声笑了起来,道:“是啊,你们是不可抗拒的,所以我才被超级的迷药,弄到这里来了。”
    那中年人沉声道:“我并不是在说笑!”
    我欠了欠身,道:“我知道不是说笑,国际警方的工作人员被收买、手提机枪、数十人的出动,难道是说笑么?”
    那中年人的镇定功夫,当真是我生平所未见。
    我突然之间讲出了几句话,等于是说我已经知道了他的来历。我不过蒙他一蒙而已,但是却给我蒙中了。
    照理说来,那中年人应该震惊才是,但是他却只是淡然一笑,道:“卫先生,你真了不起,你应该是我们之中的一员。”
    我不禁被他的话逗得笑了起来,巧妙地道:“先生,不要忘记你们是什么人,我一无所知,你何以便能断定我可以成为你们之中的一员?”
    那中年人摊开了双手,道:“我们几个人,只想以巧妙的方法弄些钱,只此而已。”
    我又笑道:“譬如什么巧妙的方法?”
    那中年人哈哈笑了起来,道:“譬如不合理的关税制度,那是我们所坚决反对的,又譬如,有什么人碰到无法解决的困难,只要给我们合适的价钱,我们也可以为他解决困难。”
    那中年人的话,猛地触动了我心中埋藏已久的一件事。
    我早已听人家说起过,世上有一个十分严密、十分秘密的集团,那集团的核心人物只有七个,他们自称“七君子”(Seven Gentlemen),那七个人的国籍不同,但是却有一个共同之处,那便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他们都曾在地下或在战场上和敌人斗争过。
    这七个人的机智、勇敢和他们的教养、学识,都是**流的。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这个集团的行踪飘忽,不可捉摸。但是有一些大走私案、大失窃案,甚*国际上重大的情报买卖,都可以肯定是他们所做的。
    那是因为他们每做一件事后,都将事情的详细经过告诉事主。而他们的对象,大都也是些为富不仁的家伙。
    这七个人是公认的神秘而厉害的人物,如今在我面前的那个中年人,无论是体态、言语,都曾受过高度的教育,他自然毫无疑问,是“七君子党”中的一员了。
    我想了一想,并不戳穿他的身份。而我的心中,却放心了许多。因为这七个人,倒也是出名的君子,他们若要杀人,那你绝不易躲避,他们若说不杀人,那么你的安全也没有问题。
    如今,我的心中只有一个疑问,便是:他们将我弄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
    那中年人望着我,房间中十分安静。
    好一会,那中年人才道:“你明白了么?”
    我微笑着道:“有些明白了。”
    那中年人站了起来,道:“你一定要问我,为什么将你请到这里来?”
    我道:“我没有问,是你在等待我的发问。”
    那中年人伸出手来,道:“我们之间,应该消除敌意才是。我叫梅希达。”
    我仍然不站起来,只是坐着和他握握手,道:“我知道,你是希腊抗纳粹的地下英雄,你是一个亲*,是不是?”
    这“七君子党”七个人的履历,不但掌握在警方的手中,许多报纸也曾报导过,所以我一听他讲出了名字,便知道他是出名的希腊**梅希达亲*了。
    梅希达道:“想不到我还是个成名人物!”他又坐了下来,道:“我们受了一个人的委托,这个人是肩负着人类一项极其神圣的任务的,我们必须帮助他,以完成他的理想。”
    我立即反问道:“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梅希达道:“有,因为你在不断地麻烦他,而且,做着许多对他不利的事情。我们请你放弃对他的纠缠,别再碰他。”
    梅希达的语言,听来仍是十分有教养,十分柔和,但是他的口气,却已十分强硬。
    如今,我正在人家的掌握之中,自然谈不上反对梅希达的话,而且,我根本不知道他所说的是什么人,我的确想不起我曾经麻烦过一个“负着人类伟大的任务”的人来。
    我望着他,道:“你或者有些误会了。”
    梅希达道:“并不,你以不十分高明的手段,偷去了他身上的物事,而其中有一些,是有关一个大国的高度机密的!”
    我“哦”的一声,叫了出来。
    我已经知道他所指的是什么人了。他说的那人,正是方天!不错,我曾给方天以极度的麻烦。
    但,方天也几乎令我死去两次!
    我还要找方天,因为佐佐木博士之死,和季子的失踪,他也脱不了干系!
    当我和方天*后一次会面分手之际,我曾要方天来找我,却不料方天并不来找我,而不知以什么方法,和出名的“七君子党”取得了联系!
    我笑了一笑,道:“我想起你的委托人是什么人来了。”梅希达道:“我……那么我们可不可以订立一个君子协定呢?”
    我摇了摇头,道:“不能。”
    梅希达叹了一口气,道:“对于你,我们早就十分注意了,我们还十分佩服你,但你硬要将自己放在和我们敌对的地位上……”
    他讲到这里,无限惋惜地摇了摇头。
    我耸了耸肩,道:“如果必须要和你们处在敌对的地位,我也感到十分遗憾,但是我首先要请问一句,你们对你们的委托人,知道多少?”
    梅希达的神态,十分激动,道:“他的身份,绝不容怀疑,他是当代*伟大的科学家,也是某一大国征服土星计划实际上的主持人。”
    我追问道:“你们还知道些什么?”
    梅希达道:“这还不够么?这样的人物,来委托我们做事,我们感到十分光荣,一定要尽一切可能,将事情做到。”
    我听到这里,心中猛地一动,立即问道:“那么,抢夺那只硬金属箱子,也是出于他的委托了?”
    梅希达道:“是的。”
    我道:“他编造了一个什么故事呢?”
    梅希达道:“故事,什么意思?”
    我道:“例如说,箱子中的是什么,他为什么要取回去。先生,我希望你和我说实话。”
    梅希达的脸上,开始露出了怀疑之色,道:“他说那是一台机密仪器,被他所服务的机构中的叛徒偷出去,卖给另一个敌对的国家的。”
    我好半晌没有说话,脑中只觉得哄哄作响。
    ……
    目录
    第十五部 七君子党
    第十六部 土星人的来历大明
    第十七部 地球人的大危机
    第十八部 直闯虎穴
    第十九部 生命的同情
    第二十部 跳海逃生
    第二十一部 “获壳依毒间”——无形飞魔
    第二十二部 火箭基地上的斗争
    第二十三部 挚友之死
    第二十四部 回归悲剧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