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活俑(珍藏版)
QQ咨询:

活俑(珍藏版)

  • 作者:卫斯里
  • 出版社:上海世界出版集团
  • ISBN:9787806788684
  • 出版日期:2008年09月01日
  • 页数:216
  • 定价:¥19.00
  • 砍价广告长条形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多年前,身世如谜的牧马人以及马场主人的女儿,先后在秦始皇陵墓附近地区离奇失踪;七十多年后,牧马人的儿子在同一地点亦神秘失踪……
    一连串失踪事件之间到底有何关联?是他们迷路误闯陵墓禁地?还是守护陵墓的活俑作祟?
    卫斯理与白素千里迢迢追寻真相,赫然发现令人震惊的重大秘密!
    文章节选
    **部 千里扬名奇女子
    先说一件往事。
    往事发生在七十五年之前,那年,马金花十六岁。
    (十六加七十五,一点也不错,她今年九十一岁。)
    那年,马金花虽然只有十六岁,可是方圆千里,提起金花姑娘,无人不知。
    马金花*出名的四件事是:骑术、枪法、美丽和泼辣。
    要是有谁不知道马金花这出名的四件事,只要一进入中条山麓,渭水和泾河流域那一大片草原,不消一小时,他就一定会知道,到这个大平原来,有着各种不同目的的各种各样的人,都很快会知道马金花这个名字,听到她的种种故事,包括她十五岁那年,带着牧场中的十八个好手,勇闯中条山,把盘踞在那里的一股足有三百人的土匪,全部歼灭的这件事。
    马金花的父亲马醉木,是马氏牧场的主人,这个大牧场,养着上万头牛,上万匹马,是陕西全省*大的一个牧场。
    马醉木不是当地人,关于他的来历,也有着种种的传说,比较可靠的一种说法是:马醉木不是他的本名,他本名叫什么,已经没有人知道,他从山海关外迁移来,带着一批忠心耿耿的粗豪汉子,据说整伙人,全是关外的马贼。
    那一批人,以马醉木为首,来到了泾渭平原,先是弄了一个小牧场,后来,渐渐扩弃,把本来的几十个小牧场,全部合并为一个大牧场,那就是今天的马氏牧场。
    以马醉木为首的那批人,还真懂得如何养牛放马,二十年下来,马氏牧场养出来的健马,成了各地马贩子争相**的目标,而马醉木为人豪爽,讲义气,也自然而然,成了黄河上下,黑白两道,人人尊敬的人物。
    当初那批人,都成了马氏牧场的骨干,一次又一次和股匪决战,这批人都表现了他们的英勇和武功,渐渐地,自民间到官方,都把马氏牧场当作了当地的支柱──成千上万的人靠它讨生活,本来土匪*多,行旅谈虎色变的地方,也因为有了马氏牧场这股势力,而变得十分平静,大家都给马氏牧场的面子,再凶悍的土匪,也不敢在牧场马区出现的地区生事。
    所以,马醉木还领了一个什么“司令”的正式官衔,不过他却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
    马醉木四十岁才娶妻子的,娶的是一个逃荒经过的农村姑娘,结婚之后的第二年,就生下了马金花。
    马金花虽然是女孩子,可是从小就像她豪迈的父亲,一点也不像她那温柔得一直像是农村姑娘的妈妈。
    马金花先学会骑马,再学会走路。先学使枪,才学会拿筷子。先学会骂人,才学会讲话。她十二岁那年,已经长得高挑成熟,不知道有多少小伙子,看到她就双眼发直,成了出名的小美人。
    不过,小美人的凶狠,也很快就让人知道了,有八九个小伙子,仗着人多,在一次市集上,向十二岁的马金花风言风语地撩拨,马金花当时只提议赛马,谁能赢得过他的,她就是赌注,九个小伙子欣然答应。
    曾经目睹过这场赛事的人说起来,还津津乐道。事情传开去,自然免不了加油添醋,加是基本上还是可以相信的。
    那天早上,十匹骏马,在万众瞩目之下,马蹄声响得像是暴雷,像是一股旋风,扫出了市集,马金花一身白衣,白得像雪。她的头发又乌又亮,整天在野外,可是她的皮肤,还是那样细腻洁白,比任何三步不出闺门的大闺女还要细,还要白。
    她还在头上扎了一条长长的白丝巾,策马飞驰,丝巾飘扬,再配上那区通体纯白,一根杂毛也没有的白马,看得上万人齐声喝采,惊天动地。
    而那九个想把马金花赢到手的小伙子,自然也是一等一的骑术好手,所挑的马,万中选一,当真是人强马壮,看得人心旷神怡。
    当时,马金花的父亲马醉木也在集上,有人问他:“马场主,你看谁能成为你的女婿?”
    马醉木只是叹了一口气,摇着头:“但盼这丫头下手别太狠,年轻小伙子,看到了姑娘家,口上占点便宜,免不了!”
    当时,听的人还不知道马醉木这样说是什么意思,不过很快就明白了。
    中午时分,市集中*热闹,马金花单人匹马,又像是旋风一样卷了回来,喧闹的市集,在刹那之间,静了下来,得连在集上等待出停的牲口,都不敢发出声响。
    马金花全身上下,都染着血,不但是她身上染着血,那匹白马,也全身是斑斑的血迹。
    可是看马金花驰骋而来的那种情形,她又不像是受了什么伤。
    马醉木带着牧场中的几条大汉,迎了上去,马金花一勒缰,白马一声长嘶,人立了一下,立时稳稳钉在地上不动。
    马金花翻身下马,**句话是:“把小白龙牵去洗刷,不准弄掉它一根毛,也不准在它身上留下一点血。

    牧场上的两个彪形大汉,立时大声答应,牵过那匹白马走开去。
    所有人还未曾来得及揣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马金花已向父亲道:“爹,公平竞马,我没要他们的性命,骑术不精,他们自己从马上摔了下来,断胳臂折腿,那可不关我事!”
    马醉木只是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马金花傲然地站着,当时在场的人,都说才十二岁的马金花,就凭这一下子,就足以名扬千里!
    那九个小伙子,还是马醉木派了搜索队出去,才把他们一一找回来,每一个都受了伤,毫无例外的是鞭伤,问起经过来,九个小伙子摇头咬牙,没有一个人肯说。
    *远的一个,在近两百里外找回来,就算他们不说,惯在马背上讨生活的人也可以知道,马金花以一对九,在草原上奔驰追逐的经过是如何激烈!小伙子在开始的时候,可能还不舍得还手,但是到后来,摆明了是生死一线的事,怎还会怜香惜玉?可是马金花硬是一点损伤也没有,九个小伙子却人人重伤,难怪他们没有脸说出经过!
    事后,方圆九百里的小伙子都知道,这个美丽得叫人一看就发怔的美人,是惹不得的。
    一年一年过去,马金花更美丽,也更没有人敢惹她,十五岁那年平了中条山那股悍匪,只要老远看到一团雪白的影子闪过,平时喝了点酒,表示不怕马金花的大汉,都会忍不住打个哆嗦,唯恐自己的醉话,要是传进了马金花的耳中,那就有得受!
    马金花*敏感男女之间的情事,她十五岁之后,有不少大财主,派人来说媒,前来说媒的人,一律不见一只耳朵离开,五次,大约*多六次之后,自然也没有人再敢上门。
    而平时,马金花看来,却和和气气,不过她身子高挑,寻常男人站在她身边,总还比她矮了些,英姿侠气,洋溢在眉宇之间,怎么也掩不住,叫人自然而然,对她产生敬畏之心。
    马金花还有天生的管理才能,牧场中的大小事务,一经她处理,立时井井有条。而且,她还有一种异常高强的排难解纷的能力。那些粗豪的江湖汉子,有了争执,每每演变成为刀光血影,但要是马金花到场,不必几句话,就可以令得本来已经反目成仇的人,变成肝胆相照的好朋友。
    马金花是这样一个万众瞩目的传奇性人物,她的一切行动,都成为人们饭后酒余的谈话资料,她的一举一动,都被编成各种各样的故事。
    像这样的一个人,忽然失踪了,而且一失踪,就是五年之久,这似乎有点不可想像吧?
    可是,事实却是,在马金花十六岁那年,她突然神秘失踪了。
    那天,天气**,正是暮春,是牧放马匹*好的季节。由于她的失踪,形成了极度的轰动,所以在她失踪之前的一切行踪,事后都被调查得清清楚楚。
    马金花的经过是这样的。
    一早,马金花就吩咐了牧场的总管,她要带着一队正当发情的儿马去放马──把几百匹处于春情发动期的雄马,带到辽阔的草原上去,让它们尽情地去驰骋,把它们那种无穷无尽的精力散发出来,然后,在它们尽情撒野的过程中,挑选其中*精壮的,作为配种之用,替牧场增添无数优良的马匹。
    放马,是牧场中的大事,四年之前,马金花**次主持放马,有几个老资格的放马人嘀咕几句,表示马金花不能胜任,以后,再也没有人对马金花的这项能力,表示过任何怀疑。
    那天早上,马金花骑着她的“小白龙”,高举着右手,“呼”地一下,挥出了手中的鞭子,鞭梢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圆圈,把空气划破,发出嘹亮的一下爆音,牧杨的木栅打开,三百多匹马,嘶叫着,扬鬃踢蹄,争先恐后,奔驰出去,所有的人,没有一个觉得会有任何意外发生。
    马金花一马当先,她骑的那匹白马,是整个牧场中*好的一匹,据说,也是整个华北*好的,*少在,黄河以北,长城以南,再也找不出更好的马匹来,马是马金花从小养大的,马和人之间,两为一体,小白龙不睡马厩,而留在马金花的闺房,马金花又爱穿白衣服,所以,她策骑小白龙飞驰,看起来就像是一团迅疾无比,在向前滚动着的白色旋风。
    未经驯服的儿马,性子暴烈,奔驰起来,也特别急骤快疾,再有经验的牧人,也不敢把自己置身于暴烈的儿马群中,因为那样极度危险,剧烈奔驰,碰撞颠蹶难免,如果一个不小心,自马背上跌了下来,那非被上千马蹄踩踏成为肉酱不可。
    所以,牧马人都是先排成了队形,在大群儿马还未冲出来之前,作好准备,马群一开始急驰,牧马人就紧贴在马群的旁边跟着飞驰,尽力保持马群的队形,不使马匹奔散开去。
    同时,在马群的后面,也要有牧马人押阵,在放马的时候,出动的牧人,都有经验,骑术一流,一个牧马人,如果一生之中,未曾参加过一次放马,那简直不能算是牧马人。
    那一次放马,马氏牧场中出动的牧人,一共有八十余人,自然多是经验丰富的好手,也有是今年**次参加的新手。
    马金花一马当先飞驰,马群冲出来,所有的牧马人,精神都变得极紧张:马群奔驰得太快了。
    几百匹儿马,像是狂风,向前卷去,距离驰在的马金花,相去不会超过十丈。
    所有的牧马人也都感到,驰在*前面的马金花,也感到了马群奔驰的速度,超越了寻常,所以,大家都看到,她在马上,连连回头,看了几次身后的马群,就尽力策驰着小白龙,飞快地向前驰出去。
    因为若是带头放马的人,被马群追上,置身于马群之中,就会引起不可控制的大混乱,那将是一场大悲剧!
    “小白龙”果然是万中选一的好马,一经催策,四蹄翻飞,去势快疾之极,这一来,可能更刺激起原来就在奔驰的马群,马群向臆奔驰的速度也更快。
    *狼狈的莫如那八十多个牧人,他们本来在马群的两旁列成队形,一起在向前飞驰,但是渐渐地,他们开始落后了。
    落后的形势越来越不妙,本来牧马人分成两列,把马群夹在中夹,可是转眼之间,飞驰的马群冲向前,两列牧马人之间,已经没有马匹,马匹全在他们前面,而且和他们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远。
    这是在牧马的过程之中罕见的异象,那八十多个牧马人除了拚命策骑,希望赶上去,没有别的办法可想。
    其中有几个骑术特别精娴的,唯恐失却了控制的马群冲得太急,要是把马金花围进了马群,那极度危险。
    所以,他们为了察看前面的情形,都纷纷站立了起来。
    有的,甚*站到了鞍子上,使自己可以看得更远。
    介理他们都无法看到前面的情形,因为双方的距离,正在迅速地拉远,奔驰的马群,卷起了大量尘土,再前面,马金花的处境如何,完全看不见。
    放马的马群,本来就*难控制,但是像如今这样的情形,却也十分罕见,那些经验丰富的牧马人,这时除了拚命策骑,希望可以追上马群之外,别无他法。
    可是马群却像是疯了,越奔越快,那八十多个牧马人也分出了先后,驰在*前面的只有六个人,那六个人是头挑的好手,他们骑着的马匹,已经被策驰得浑身是汗浆,他们自己也一样大汗淋漓。
    可是,前面马群,已经离他们更远,连一点影也也看不见了。
    那六个人又拼命赶了一会,他们的坐骑无法支持,其中有两匹马,前腿一屈,跪跌了下来,马上的人在地上打了一个滚,支撑着站了起来。
    两匹倒了地的马,望着主人,眼中好像有一种抱歉的、无可奈何的神情。另外四个人也勒住了马,其中一个经验丰富的,立时伏身,把耳朵贴在地上。
    马群虽然已经离远了,但是几百匹马在奔驰,马蹄打在大地上的震动,相当惊人,有经验的人,可以凭藉地上传来的轻微震荡,而判断出马群的远近。
    那人伏在地上用心听着,其余五个人围在他的身边,心急的连声问:“怎么样?离我们多远?” 那伏地在听蹄声人,神情怪异之极,口角牵动着,说不出话。
    这种伏地听蹄声的本声,牧马人多少都会一点,得不到回答,另外两个人也把耳朵贴到了地上,可是,古怪的神情,像是会传染,那两个人的神情,也变得怪异之极。
    这时,又有十来人个陆续赶到,也纷纷下马,三个人慢慢站了起来,齐声道:“马群不见了!”
    所有的人,都发出了七嘴八舌的指责声:马群怎么会不见了?
    那三个人指着地上,示意不相信的人,自己把耳朵贴在地上去听,一时之间,伏向地上的人,超过了二十个。而且,每个人的神情,都在刹那之间,变得同样的怪异。
    他们听不到任何蹄声。
    几百匹马在奔驰,就算已驰出去了五六十里外,一样可以有感觉,何以竟然一点声息也听不到呢?
    所有的人互望着,湍有人出得了声。
    *先打破沉寂的是一个小伙子,他陡然一挥手:“马群停下来了。

    其余人一被提醒,立时都大大松了一口气:对了,马群一定是停了!马群停下来,不再奔驰,自然听不到什么啼声。
    ……
    目录
    **部 千里扬名奇女子
    第二部 两个大谜团
    第三部 马金花离奇失踪
    第四部 五年行踪成谜
    第五部 严守秘密,一言不发
    第六部 重演当年失踪事件
    第七部 洞穴中隐藏的秘密
    第八部 秘道现身千载古人
    第九部 地下宫殿伟大之到
    编辑推荐语
    三千年前,秦始皇造墓,在成千上万的兵马俑中,另有活人陪葬。其中有十名始皇心腹,奉命先试吃方士献上的长生不老药,随即汗流不止,倒地不起,就预先在挖好的墓穴里都陪葬了。一千年后,药效应验,这十个活俑醒来了十年,其中一个沿墓穴秘道来到中国西北草原,娶妻生子,十年届满,神秘的消失,再回到墓穴长眠五百年……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