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地底奇人(珍藏版)
QQ咨询:

地底奇人(珍藏版)

  • 作者:卫斯理
  • 出版社:上海世界出版集团
  • ISBN:9787806788691
  • 出版日期:2008年09月01日
  • 页数:216
  • 定价:¥19.00
  • 砍价广告长条形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一位奇异的盲者主导的一宗大买卖,导致一死一重伤的惨剧。破案的线索竟落在一只纸折的猴子上。一名神秘莫测的女郎突袭卫斯理,挑起他寻根问底的本性。误打误撞下,卫斯理夜探巨宅。发现案件的玄机,就在一位隐居多年的奇人身上……
    文章节选
    **部 奇异的盲者和纸折的猴子
    天气十分闷热,炎阳灼人。我坐在写字楼的办公桌前,向下面的行人望去,只见途人匆匆,大城市就是这样,几乎每个人都没有空,每个人的时间都不够用。
    但我在这几个月来,却是一个例外。
    从巴斯契亚回来之后,我一直想忘记那整件事情。
    但是我却做不到。我眼前老是浮起黎明玫的影子来。她伴著钻石花,长眠地下,结束了传奇的一生。
    直到这个月,我才稍为振作点精神,每日上午,来写字楼坐坐。在我的出入口公司中,我有一间私人的办公室,我只是来坐坐,因为对于出入口的业务,我一窍不通,一切自有我的经理负责。
    这**,正当我望著街中的时候,桌上的传话机,突然响起了女秘书蔡小姐的声音,道:“卫先生,有客人要见你。”
    “客人?”我反问:“我没有约过任何人来见我啊?”
    我只想一个人静静地烛处一隅,所以我几乎摒绝了一切交际,当然更不会约人来公司见我的。
    “卫先生,你是没有约任何人,但是那客人却说非见人不可。”
    “好吧。”我想了一想:“是甚么样的人?”
    “是一个 应该是两个 ”蔡小姐的声音非常犹豫。
    “蔡小姐,今天你收到几封情书?”我开玩笑地问她。蔡小姐是这幢大厦之中有名的美女,全大厦中写字楼的职员,包括已婚的与未婚的,都以能邀请到她去吃饭而为荣。
    她说得那样含糊,甚*连客人是一个人或两个人都分不清楚,大概今天又有了太多的约会,令得她无所适从,我像是可以看到她脸红了起来一样,为了不使她太难堪。我立即道:“请客人进来吧!”
    “全都进来?”她犹豫著。
    “究竟有几个人?”我也有点不耐烦了。
    “卫先生,要见你的,只是一个,但是我怕他们两人,一齐要进来。”蔡小姐如此回答,她简直有点语无伦次了!
    在那一刹那,我陡地想起,她这样说,是不是来人正威迫著她呢?我的警觉性立时提高,沉声道:“请他们一齐进来!”
    对这件事情作出决定后,我关掉了传话机,立即拉开抽屉,抽屉中放著那柄象牙柄的手枪,同时,我按动了办公桌上的一个钮,原来铺在桌上的一块玻璃,竖了起来,挡在我的面前。
    这是一块不碎玻璃,可以当得起点四五口径的手枪近距离的射击,它也曾救过我一次命的。
    我在蔡小姐的语音中,听出了事情有些不寻常,因此我才立即作好准备,将那块避弹安全玻璃,竖在我的面前的,这块玻璃,因为室内光线巧妙的布置,如果不是仔细看,是很难发现的。如果来人心怀不轨,一进门,就拔枪向我射击的话,那么,他的枪弹射不中我,而只是击在避弹玻璃上,我就可以从容还击了。上一次,避弹玻璃救了我的性命,就是在这种情形之下所发生的事。我准备好了没有多久,门上便响起了“卜卜”的声音,我沉住了气,道:“进来。”我看著门柄旋动,门被推了开来,一时之间,我的心情,也不免十分紧张。可是片刻之间,我却感到面上一阵热辣辣的发烧!我的生活,令得我的神经,太过似病态地紧张,进来的并不是我想像中的甚么“匪徒”,同时,我也完全明白了蔡小姐的话。
    进来的是两个人,可是要见我的只是一个人,而两个人又必须一起进来。
    这一切,全都非常简单,因为两个人中,有一个是盲者,没有另一个人的带引,他根本不可能在陌生的环境中走动!那盲者是一个老年人,大约已有六十岁以上年纪,穿著一套纯白色的唐装,手中握著一根雕刻得极其精致,镶著象牙头的手仗。
    他的上衣袋中,露出一条金表练,还扣著一小块翡翠的炼坠,这一切,都表示他是一个非常富有的人。他一进门,便除下了黑眼镜,所以我立即可以看出他是瞎子。
    那引他进来的,是一个穿著校服。十二三岁的小女孩。
    这样的两个人,当然不会用暴力来对付我的,我立即令防弹玻璃又平铺在桌上,又关上了抽屉。
    那时候,我却又不免奇怪起来:这个老者,他来找我做甚么?
    他进来之后,手杖向前点了一点,走前了一步,我欠身道:“请坐,请坐。”
    他坐了下来,从口袋中摸出了一张名片,交给了小女孩,小女孩又交给了我,我接过一看,只见上面印著三个字:于廷文。
    这三个字,对我一点意义也没有,因为我从来也未曾听说过这样的一个名字。
    我又仔细地向他打量了一下,一面客套著,一面在猜度他的来意。
    我刚才的紧张,也并不是完全没有理由的,因为我从科西嘉回来之后,除了满怀怅惘之外,甚么也没有得到,可是,另有一些人,却以为我已然得了宝藏,正要想向我分肥!而那些想向我分一杯羹的人,又都是一些亡命匪徒,一旦相逢,便随时都有大战的可能。
    客套了一阵之后,我单刀直入地问:“于先生,你来见我,究竟是为了甚么?”
    于廷文顺著我声音发出的方向,用他显然看不到任何东西的眼睛望著我,徐徐地道:“有一笔大买卖要找你谈一谈”我立即道:“于先生。你找错人了,你不应该找我,而应该去找经理。”
    于廷文突然大笑起来。他的笑声十分宏亮,令得我已然松弛了的神经又紧张了起来。他笑了好一会,才道:“卫老弟,这笔大买卖,只有你和我两个人,才能够做成功!”
    他对我的称呼,又令得我吃了一惊,我已然知道他绝不是寻常的人物,我的手轻轻在写字台的另一个掣上,按了一按,一架性能极好的录音机,已然开始了工作。
    我会意地笑了笑,同时我也相信,于廷文一定不是他真的名字,我道:“于先生,你既然来找我,当然应该知道,我有的时候固然不是太守法,但都只限于惩戒一些法律所无法制裁的坏蛋,*于太过份的事情,我是绝不会做的!”
    于廷文并不立即回答,他向身边的小女孩道:“给我一支烟。”
    那小女孩在茶几上的烟盒中,取出了一枝烟出来,他接了过来,点著了火,深深地吸了一口,道:“卫老弟,完全不用犯法。”
    “噢,真的?”我的语调。十分懒洋洋。
    他突然向前欠了欠身,道:“那是一大批金条,各国的纸币,”他的声音急促起来,道:“还有许多,那实在是太多了,而且,这些完全是无主之物,我们可以……”
    我不等他讲完,便大声地叫了起来,道:“不!”他陡地一呆。我立即又道:“又是甚么宝藏么?于先生,对不起得很,我要失陪了。”
    于廷文立即站了起来,又呆了一会,像是在自言自语,道:“难道我找错人了?”
    我经过了寻找隆美尔宝藏这一连串的事以后,我相信今后,再有什么人,向我提起甚么宝藏的话,我都会同样地,毫不客气地下逐客令的!
    于廷文的声音,在微微地颤抖,那使他胶东口音更浓,他道:“老弟,你甚*于不愿意听我说一说?”我道:“对不起,我不愿意。”他叹了一口气,道:“好!”他并没有再耽搁下去,一转身就出了门。
    我在他走了之后,将录音带放了一遍,又放了一遍,突然之间,我闪过了一个念头,因为我在于廷文的声音之中,不但发现了极度的失望,而且,还发现了相当程度的恐惧!
    我连忙拨了一个电话号码,对方听电话的,是一个一心希望做侦探的年轻人,他就在我的公司中做事,有著极其灵活的头脑,他的名字叫郭则清。
    我一等电话接通,立即道:“小郭,是我,刚才从我办公室出去的那一老一少,你注意到了没有?”
    “当然,那个年老的,可能是一个退休了的财阀,但是他的出身,不会太好,因为他的手很粗,而且……”他滔滔不绝地说著。
    我不等他再详细地分析下去,便道:“好,你立即去跟踪他,不要让他发觉。”郭则清兴奋地答应著。我收了线,从窗口向外望去,只见于廷文和那小女孩,已然到了对面马路,他们在对面马路站了一会,像是无所适从一样。接著,我便看到郭则清也穿过了马路。
    于廷文向前慢慢地走著,郭则清跟在后面,不一会,他们三人,已然没入在人的哄流之中,看不到了,我打了一个呵欠,又在椅上坐了下来。
    过了一会。我走出了办公室,向蔡小姐道:“小郭来找我,叫他打电话到我家中去。”
    蔡小姐显然还记得刚才的话,红著脸点了点头,她的确十分美丽,而且很端庄,难怪整座大厦中的男于,都为她著迷。
    没有多久,我便回到了家中,和约好了约三个朋友,玩著桥牌。我根本已经将于廷文的事,完全忘记了。等到我三个朋友告辞,看了看钟,已然是将近下午五点了,可是郭则清却还没有打电话来。我立即打电话回公司,公司中的人回答我,他还没有回来。
    我想了一想,觉得事情有两个可能:一个是,于廷文是财迷心窍的疯子,他和我讲的话,绝无意义。另一个是,他讲的话,实有其事。当我派小郭去跟踪他的时候,当然我心中认定于廷文是**类的那种人。
    可是如今看来,我的估计不对了,我使郭则清投入了一个极大的危险之中。
    我开始为小郭耽心起来。而这种耽心,越来越甚,一直到午夜,电话铃声才大震起来,我从床上一跃而起,抓起了听筒,道:“小郭么?”“不是小郭,小郭出事了!”那正是我经理的声音,我吃了一惊,道:“他出了甚么事?他如今在那里?”“在医院中,他受了重伤,你快来!”
    “老天!”我不由自主叫了起来,向外看去,天正在下雨,我也来不及更换衣服,就在睡衣外面,穿上了一件雨衣,驾著车,在午夜寂静的道路上飞驰著,二十分钟后,我已然到了医院。
    两个警方的人员,已然在等著我,一个是李警官,我们很熟的。我立即问:“小郭在那里,他出了甚么事?我可以见他么?”因为我当时委实是人紧张了,所以顾不得甚么礼貌,就这样气急败坏地追问。
    他尚未回答,一个医生已然走了出来,道:“恐怕你不能够。”
    我吃了一惊,道:“甚么?他……他……”我甚*没有勇气将“死了”两个字说出来。因为,如果郭则清死了的话,那么,这个有头脑,有前途的年经人,便等于是我派他去送死的!医生想了一想,道:“他还没有脱离危险期,他的伤非常奇怪,像是被人放在打桩机上,用力压过一样!内脏、骨节,都受到损害,有内出血的现象……”
    我不等医生讲完,便知道小郭是受了甚么伤的,他当然不是被人放在打桩机下压伤的,而是被身怀高明的中国武术的人打伤的!
    小郭虽然也跟著我练过几天拳术,但是如果他遇到了身怀绝技的高手,他能够不立即死亡,已然是十分侥幸的事了。我立即问道:“照你看来,他不妨事么?”
    医生迟疑地摇了摇头,道:“很难说,如果到明天早上,他情况还没有恶劣的变化,那么便算是脱离了危险期了。”
    李警官立即道:“警方要向他问话,因为另外有一件命案,要听听他的意见。”“另外有一件命案?”我感到越来越不寻常。医生道:“我看*少在一个月内,你这个目的,不能达到,而且在一个月后,能不能达到目的,还成疑问。”
    我和李警官齐声问道:“为甚么?”
    医生道:“他伤得非常重,他能够活下来,几乎是一个奇迹。即使脱离了危险期,他在一个月之间,绝不能开口,而在一个月之后,他是不是会因为脑都震荡过剧而失去一切记忆,他没有办法预料,根据医例,像他这样重伤的人,被救活之后,成为白痴的,占百分之四十,失忆的,占百分之五十六……”
    医生说到这里,摊了摊手,不再说下去。李警官在我的肩头上拍了拍,道:“我们出去再说吧!”我心中充满了疑问。根据医生的说法,即使经过一个月的治疗,小郭完全复原的希望,只有百分之四这么少!
    我和李警官一齐来到警车上,各自点著了支烟,静默了好一会,他才道:“郭则清是你公司中的职员?”我点了点头,道:“不错。”他又问道:“他平时为人怎么样?”我道:“很好,聪明、有头脑、动力,有时不免有点童心,但不失为一个有前途的好青年。”
    李警官苦笑了一下,道:“童心?当真一点不错,你看,这是我们发现他时,他抓在手中的东西!”他一面说,一面打开了公事皮包,递给了我一样东西。
    我一看之下,不由得呆了一呆,道:“这……这是甚么意思?”李警官耸了耸肩,道:“除了他自己以外,谁知道那是甚么意思?”
    我又仔细地看那东西,那是一只用白卡纸摺成的猴子。十足是小学三四年级学生的玩意儿,约莫有十公分长,四公分宽。郭则清虽然有童心,但是却还不*于到这地步,我翻来覆去地看著都只纸摺的猴子,当然,我知道其中必有缘由,但是我却想不出来是甚么道理。
    我不想将那纸摺的猴子立即交还,我只是问:“你们是在那里发现他的?”李警官道:“在郊外,一条非常冷僻的小径旁,九时左右,附近的邻人,打电话投诉听到救命的叫声,天下著雨,搜索很难进行,直到近十一时,我们才发现他,和另一个尸体。”
    “另一个尸体?”我一面用心地观察著那只白卡纸摺成的猴子,一面问道:“是谁?”
    “我们没有法子辨别他的身份,他全身衣服,都被脱去了,他是一个瞎子。”
    ……
    目录
    **部 奇异的盲者和纸折的猴子
    第二部 神秘莫测的女郎
    第三部 一个通灵会
    第四部 夜探巨宅见奇人
    第五部 七帮十八会的隐秘
    第六部 高明插脏,节外生枝
    第七部 冒名顶替,深入虎穴
    第八部 绝处逢生,情义深重
    第九部 谁是内奸?
    第十部 再生意想不到的波折
    编辑推荐语
    神秘+惊险+离奇!怪异的事件铺天盖地来了……卫斯理即将挑战你的智慧和胆识,心跳加速,我逃逃逃……救命啊!!!真是令人惊惊的一幕,现在,请你深呼一口气,提起脚跟,放轻腿步,一起进入这令人头皮发麻的世界。一位奇异的盲者主导的一宗大买卖,导致一死一重伤的惨剧。破案的线索竟落在一只纸折的猴子上。一名神秘莫测的女郎突袭卫斯理,挑起他寻根问底的本性……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