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蓝血人(珍藏版)
QQ咨询:

蓝血人(珍藏版)

  • 作者:卫斯理
  • 出版社:上海世界出版集团
  • ISBN:9787806788745
  • 出版日期:2008年09月01日
  • 页数:224
  • 定价:¥19.00
  • 砍价广告长条形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但凡遇上一个流蓝色血的男人的人,都会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自残致死,连卫斯理也几乎命丧其“神秘武器”下!
    卫斯理受国际警方组织委托,调查太空计划中神秘人物的底细。
    事件的关键——一个神秘的硬金属箱,竟成为日本帮派、某个大**、神秘“蓝血人”的争夺对象。
    蓝血人究竟是何方神圣?他与卫斯理又有何瓜葛?
    文章节选
    **部 一个流蓝色血的男人
    到日本去旅行,大多数人的目的地是东京,而且是东京的银座。但是我却不,我的目的地是北海道,我是准备到北海道去滑雪和赏雪的。世界上有三个赏雪的*好地方:中国的长白山、日本的北海道和欧洲的阿尔卑斯山区。
    我在北海道*大的滑雪场附近的一家小旅店中,租了一个套房。我的行踪十分秘密,根本没有人知道我是什么人。这间小旅店,在外面看来,十分残旧,不是“老日本”,是绝不会在这里下榻的,但这里却有着**静谧的好处,包你不会碰到张牙舞爪,一面孔到东方来猎奇的西方游客。
    店主藤夫人,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妇人,她的出身没有人知道,但是她的谈吐却使人相信她是出身于高层人家的。对于年轻而单身的住客,她照顾得特别妥善,使你有自己的家便在这高耸的雪山脚下之感。
    一连几天,我不断滑着雪。有时,我甚*故意在积雪上滚下来,放松自己的肌肉,将雪花滚得飞溅,享受着儿时的乐趣。到了第五天,是一个假期。我知道这**,滑雪的人一定十分多,我便不想出去,但是到了中午,我实在闷不住了,又带了滑雪的工具,坐着吊车到了山上,而我特地拣了一个十分陡峭的山坡,没有经验的人,是不敢在这里滑下去的,所以这里的人并不多。
    那是一个大晴天,阳光耀目,人人都带上了巨型的墨镜。我从那山坡上滑了下去,才滑到一半,突然听得后面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尖叫声。我连忙回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红白相间的羊毛衫,并戴着同色帽子的女孩子,骤然失却了平衡,身子一侧,跌倒在雪地之中。
    这个山坡十分陡峭,那女孩子一跌下来,便立即以极高的速度滚了下来。
    这时,另外有几个人也发现了,但是大家却只是惊叫,并没有一个人敢滑向前去。那是可想而知的事情,因为那女孩子滚下来的势头,本来已是十分急速,如果有人去拉她的话,一定会连那人一起带着滚下去的。而从那样的山坡上滚下去,只摔断一条腿,已算得是上上大吉的事了。
    在刹那间,我只呆了一下,便立即点动雪杖,打横滑了过去。
    那女孩子不断地惊叫着,但是她的叫声,时断时续,声音隐没的时候,是因为她在滚动之际,有时脸向下,口埋���雪中,发不出声来之故。
    我打横滑出,恰好迎上了她向下滚来的势头。
    而我是早已看到了那里长着一棵小松树,所以才向那里滑出的,我一到,便伸左手抓了那棵小松树,同时,右手伸出了雪杖,大叫道:“抓住它!”
    那女孩子恰好在这时候滚了下来,她双手一起伸出,若是差上一点的话,那我也无能为力了,幸而她刚好能抓住我雪杖上的小轮,下滚的势头立即止住,那棵小松树,弯了下来,发出“格格”之声,还好没有断。
    我松了一口气,用力一拉,将那女孩子拉了上来。或者是她的肤色本来就洁白无比,也或者是她受的惊恐过了度,她的面色,白得和地上的雪,和她身上的白羊毛衫一样。这时,有很多人纷纷从四方八面聚过来,有一个中年人,一面过来,一面叫道:“芳子!芳子!你怎么啦?”
    那人到了我们的面前,那女孩子——她的名字当然是叫芳子了——已站了起来,我向那人看去,心中不禁奇怪起来。
    来的那个人,在这个地区,甚*整个日本,可以说都有人认识他的。他是日本*具经验、*有名的滑雪教练,我不止一次地在体育杂志上看过他的照片。而我立即也悟到,我救的那女孩子芳子,一定便是日本报纸上称之为*有前途的女滑雪选手草田芳子了。
    草田芳子的滑雪技术,毫无疑问在我之上,但是她却会从高处滚下来,由我救了她,唉,这当真可以说是怪事了。我正在想,已经听到芳子道:“幸亏这位先生拉了我一把!”
    那教练则粗鲁地道:“快点走,这件事,不能给新闻记者知道,更不能给记者拍到现场的照片。”
    芳子提起了滑雪板,回过头来,由于她也和其他人一样,戴着黑眼镜,所以我也根本看不清她的脸,只觉得她的脸色,已不像刚才那样苍白了。她问我:“先生,你叫什么名字,住在什么地方?”
    我拉住了她,但**没有存着要她感恩图报的心理,我自然不会将真姓名告诉她的。我想起了我下榻客店店主的姓,又想起我这是第三次到北海道来,便顺口道:“我叫藤三郎。”
    芳子道:“你住在……”可是,她这一句话没有问完,便已经被她的教练拉了开去。
    她的教练当然是为了她好,因为一个“*有希望的滑雪女选手”,忽然自山坡上跌了下来,这不能不说是一件笑话。
    我也并不多耽搁,依照原来的计划,顺利地滑到了山脚下。然后,我提着滑雪板,向前慢慢地走去,我心中对那件事,仍然觉得很奇怪,认为芳子不应跌下来的。但我只不过奇怪了一下而已,并没有去多想它。不一会,我便回到小客店中。
    天色很快便黑了下来。我约了邻室的一位日本住客和我下围棋。那位日本住客,是一个很有名气的日本外科医生,已有六十上下年纪了,棋道当然远远在我之上。正当我绞尽脑汁,想力求不要输得太惨的时候,只听得店主藤夫人的声音传了过来,道:“藤三郎?没有这个人,我倒是姓藤的,芳子小姐,请你到别家人家去问问吧。”
    接着,便是芳子的声音。
    只听她轻轻叹了一口气,道:“我都问过了,没有。他年纪很轻,穿一件浅蓝色的滑雪衣,身体很结实,右手上,戴着一只很大的紫水晶戒指……”
    芳子讲到这里,我便不由自主地缩了缩手。
    这时候,我当然不是穿着一件“浅蓝色的滑雪衣”,而是穿着一件深灰色的和服了。但是我的手上,仍然戴着那只戒指。
    而就在我一缩手之际,那位老医生却一伸手,将我的手按住,同时,用十分严厉的目光望着我。我起先还不知道他这样望着我是什么意思,当然立即便明白了,因为他“哼”了一声道:“小伙子,想欺骗少女么?”
    他将我当作是负情汉,而把芳子当作是寻找失踪了的情人的可怜人了。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我才笑了两声,便听得芳子又惊又喜的声音道:“是他,就是他!”
    藤夫人还在解释,道:“他是一个从中国来的游客,芳子小姐,你不要弄错了。”
    然而藤夫人的话还未讲完,芳子几乎是冲进了我的房间,她满面笑容地望着我,向我深深地行了一个礼道:“藤先生,请原谅我。”
    那位老医生眨着眼睛,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他显然已知道自己刚才的判断错了。
    事情到了这地步,我自然不得不站起来,告诉她,藤三郎并不是我的真名字,只不过因为不想她报答我而杜撰的。芳子始终保持着微笑,有礼貌地听着我的话。
    我一面说,一面打量草田芳子,她本人比画报上、报纸上刊载的她的相片更动人,那是由于对着她本人,就有一种十分亲切的感觉。那种亲切的感觉,是由于她美丽的脸型、和蔼的笑容,还有温柔的态度所组成的,使人感觉到说不出来的舒服。
    她穿着一件厚海虎绒大衣,更显得她体形的娇小,而由于进来得匆忙,她连大衣也未及脱下来。
    老医生用棋子在棋盘上“啪啪”地敲着,道:“究竟怎么一回事?”
    芳子笑着,将日问发生的事,向他说了一遍,然后,她忽然道:我想我不适宜于再做滑雪运动了。”
    我奇怪道:“在雪坡上摔交,是人人都可能发生的事,何必因之而放弃你*喜爱的运动呢?”
    芳子脱了大衣,坐下来,拨旺了火盘,缓缓道:“不是因为这个,而是我在积雪之中,眼前会生出幻象来,使我心中吃惊,因而跌了下来。”
    我早就怀疑过草田芳子摔下来的原因,这时听了她的话,心中的一点疑问,又被勾了起来,道:“芳子小姐,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草田芳子道:“我看到了一个男子……”
    她才讲到这里,老医生和藤夫人都“哈哈”大笑起来,连我也不禁失笑,因为芳子的话,的确是太可笑了,看到了一个男子,这怎叫是“幻象”呢?
    芳子的脸红了起来,她道:“不要笑我,各位,我看到一个男子,他的手背,在树枝上擦伤了,他就靠着树在抹血……他的血……他的血……”
    芳子讲到这里,面色又苍白起来,我连忙问道:“他的血怎样?”
    芳子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我一定是眼花,他的血,竟是蓝色的!”
    我笑道:“芳子小姐,那只怕是你的墨镜的缘故。”
    芳子摇头道:“不!不!我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除下了墨镜,我看得很清楚,他的血是蓝色的,他的皮肤很白,白到了……难以形容的地步,血的确是……”
    芳子才讲到这里,我不禁悚然动容,道:“芳子小姐,你说他的皮肤十分自,是像白中带着青色的那种看了令人十分不舒服的颜色么?”
    芳子吃了一惊,道:“你……你也见过这个人,那么,我见到的,不是幻象了!”
    我闭上了眼睛,大约两秒钟,才睁了开来。
    在那两秒钟之中,我将一件十分遥远的往事,记忆了一下,然后,我道:“你先说下去。”
    芳子点点头,她显得有些神经质,道:“我指着他道,先生,你的血……那男子抬起头来,望了我一眼,我只感到一阵目眩,便向下跌去了!”
    我喃喃地道:“一阵目眩……”
    我的声音很低,又是低着头说的。大家都在注意芳子的叙述,并没有人注意我。而我只讲了四个字,也立即住口不言了。
    ……
    目录
    **部 一个流蓝色血的男人
    第二部 遥远的往事
    第三部 严重伤害
    第四部 太空计划中的神秘人物
    第五部 莫名其妙打一架
    第六部 偷运
    第七部 神秘硬金属箱
    第八部 博士女儿的恋人
    第九部 逼问神秘人物
    第十部 古老的传说
    第十一部 月神会
    第十二部 井上家族的传家神器
    第十三部 科学权威的见解
    第十四部 某国大使亲自出马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