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迷神记
QQ咨询:

迷神记

  • 作者:施定柔
  • 出版社:朝华出版社
  • ISBN:9787505414266
  • 出版日期:2006年01月01日
  • 页数:296
  • 定价:¥20.00
  •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505414266
    • 作者
    • 页数
      296
    • 出版时间
      2006年01月01日
    • 定价
      ¥20.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云梦谷马夫的儿子刘俊八岁时来到谷中,与慕容无风的儿子慕容子忻结为好友。子忻先天不足,慕容无风倾已所学教儿子学医。子忻一面学医,一面却偷拜高人为师学习武艺。长*十六岁,子忻开始不满意循规蹈矩的“大夫”生涯,总是行侠仗义,结果惹得仇家前来追杀,将云梦谷闹得鸡犬不宁。为了云梦谷的安全,子忻索性浪游江湖,当起了地道的“江湖郎中”。
    在子忻江湖生活的**夜,他遇到了少女苏风沂,二人不打不相识。六年之后,两人再次于异地相遇。此时,苏风沂因父亲之命已行将出嫁。要嫁给人武林世家弟子*鹭川。为了子忻,苏风沂毫不犹豫地逃出家门,跟着子忻一路来到了嘉庆。在那里他们遇到了郭倾葵和沈轻禅。郭倾葵就是子忻少时的好友刘俊,而沈轻禅则与郭家有世仇……*鹭川为救苏风沂而亡。苏风沂甚为伤心,二人感情更是茫茫未卜……
    文章节选
    **章寒冬夜行
    马车驶入狭窄弯曲的山道时,裹在皮袄之内的男孩子还没有完全醒来,却已在梦中听见了簌簌的雪声。他若醒得更早一些,也许可以发现黎明之前的雪是淡紫色的。天空净如深海,地上的一切都成了海的倒影。凌晨的空气寒彻胸腑,车声辚辚,在僵硬的耳膜中变得陌生而遥远。如若此时撩开车帘,他会看见道路的两旁几乎全是十丈来高的赤松与冷杉,纯白的枝桠舒展交错,无拘无束地指向苍穹,犹如盛夏中的道道闪电。在森冷的月光下晶莹闪烁的,是水青树与连香树上残留的叶子。上面也许记录着这一年春风初度时**抹阳光出现的情景,或是蝴蝶飞落掉下了花粉、猕猴跳过划伤了叶脉,以及秋水上涨、山花凋零之类的消息。即便是积雪初晴天气,马车驶过的轻微震荡也会惹来一团缤纷乱雪。山峦黝黑如墨,巨兽般潜伏在树林之后。空山中回响着赶车人轻快的鞭声。
    半梦半醒之间,马车忽然轻轻一跳,接着缓缓地停了下来,歪向一边。他听到沉睡中的母亲惊醒过来,尖叫了一声:"家贵!出了什么事?"
    "奶奶的!这路上几时又多了一个水坑?孩儿他娘,我下去弄弄就好。"母亲的惊呼顿时被父亲粗大沉闷、嗡嗡作响的嗓音淹没了。
    刘家贵脱下羊袍,挽起裤腿,毫不犹豫地跳进水坑。只听得"喀嚓"一响,水面的薄冰破了个大洞,那水坑远比他的想像要深出两倍,顿时半截身子都浸在冰水中。他双手扳住车轮,咬牙往上一顶。马车动了一动,又落回原处。连续数次,他都无法将车轮抬到坑外。一怒之下不由得冲着车厢一阵大吼:
    "都给我滚下来!奶奶的!车都快翻了你们还坐在上头!"
    车里人立时惊慌地扶着车沿,抖抖缩缩地跳下来。先下来的妇人英娘是个瘦削标致的女人,车外的空气比车内寒冷十倍,她只好先用围巾捂住耳朵,再将车上一个���八岁的小男孩接下来。那男孩倒伶俐,只轻轻地扶了扶母亲的手臂,自己一跳,跳到雪中。
    "接着!"
    男孩眼光一错,手中已多了两件父亲的上衣。在坑中的人上身赤裸,下身湿透,黄里透红的肌肤在冰冷的冬夜冒着热气。他看见父亲的双眉已凝上了一层薄霜,粗壮的腿蹬住坑沿,手臂青筋暴露,猛一使力,肩头的肌肉山峦般拱起。他几乎将整个后车厢都抬了起来,那车子却停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骏儿,拿着我的鞭子,去打一下马。"他在水中高叫。
    "爹,我……我不会。"男孩子瑟瑟缩缩地答道。
    "蠢蛋,你二伯没教你?"
    "没有。"男孩子一脸内疚地看着父亲。
    "那我们今天只怕就要冻死在这里了!"刘家贵没好气地哼了一声,继续用力推车。
    男孩子咬着嘴唇想了一想,忽然将皮袍一脱,"扑通"一声跳进水里,道:"爹爹,我来帮你!"
    "骏儿上来!"英娘抢到坑边,一把拉住男孩子的手,使劲地将他往上拽。刘家贵却一掌推开她的手,粗声粗气地道:"这是爷儿们的事,女人站一边去。骏儿,好样的!你来顶住车轮。奶奶的,冻死我啦,咱们先喝一口苞谷酒再说。"
    他从坑边的衣物里翻出一个葫芦递给儿子。男孩子仰头灌下一大口,土产的苞谷酒酒性浓烈,呛得他涕泪交流。他却不肯示弱,不等眼泪流出来,又强自灌下一大口。
    "现在还冷么?"刘家贵问道。
    "……不冷冷冷冷冷……",他本想说不冷,可惜实在太冷,牙齿冻得咯咯直响,一连说出了十几个"冷"字。若不是下半身已完全麻木,他整个人几乎就要直挺挺地倒下去了。
    "也许你喝得太少了,要不要再来一口?"水中男人神情粗犷,有些不满意地看着这个冻得一脸青白、嘴唇发紫的男孩。他原本想说:"我在你这个岁数的时候早已经……",又觉得现在不是教训人的时候。便将厚大的手掌往男孩的肩头一按,仿佛要将发抖止住,道:"还冷么?"
    "爹爹不冷,我也不冷!"男孩子大声道,生怕自己不信,又加了一句:"真的一点也不冷!"
    "这才是我刘家贵的儿子!以后无论遇到什么难事,你只要想起这一夜,便没有过不去的时候。用手顶住这里!"
    "爹爹,我……我的手发麻……"男孩子的话音里已有些哭腔了。
    "手发麻就用肩膀来顶。"父亲无情的声音再次响起。
    两人一起用力,刘家贵在空中甩了一记响鞭,两匹雄骏的黑马往前一探,车轮终于离开了水坑。两人迅速地从冰水中爬出来披上衣裳,又各喝了一大口酒,刘家贵抓起一团雪在儿子的双手上用力地揉搓着,问道:"现在好些了么?"
    "痛!"男孩子皱着眉头答道,感到腹中燃起了一团烈火。
    "痛就是有感觉,上车去吧。"
    "爹爹,我什么时候才会像你那样不怕冷?"
    "小子,这是你头一次哪,再多干几回就好啦。"刘家贵摸了摸儿子的脑袋:"上车去罢,我们这就到家了。"
    雪地上的阳光十分刺眼,刘骏踩着雪,跟着仙儿来到一个陌生的院子。仙儿穿着件绣着水仙花的新棉袄,胸前一个小小的围兜,已被涎水湿透。她一点也不好看,眼睛极小,笑的时候就眯成一条缝。母亲常说,仙儿出生时老天爷正巧打了一个盹,所以她的脑子不管用,长得也不像刘家任何一个人。单从五官上仔细琢磨也找不出一点与自己相似的地方。她的脸蛋红扑扑的,两颗虎牙凸出来,随时随地流露出婴儿般稚嫩无知的样子。
    "记住,你是我姐姐,我是你弟弟。"一路上他不停地向她重复:"弟弟,弟弟,弟弟……"
    "哥哥。"仙儿不为所动,固执地叫他哥哥。
    "你比我大四岁。"
    "哥哥。"
    "你为什么叫我哥哥?"
    "哥哥。"
    "好罢。"他叹了一口气,掏出手绢,替她擦了擦鼻涕。临走时英娘给他带了一大叠柔软的手绢,就在路上已用掉了三条。仙儿不会控制自己身**出的液体,她经常尿床、尿裤子。她在哪里都会做出令刘家丢脸的事情来。
    父亲告诉他,仙儿喜欢热闹,喜欢人多,喜欢和一群小孩子们疯闹。"你跟着你姐姐玩儿,只要不让她走丢就行。"
    仙儿的眼光怯生生的,她不肯拉他的手,出了门就拔腿飞跑。他追上去,从怀里掏出一颗糖塞进她的口里。
    她终于停下来,叫了他一声哥哥。他趁机拉住了她的手又不敢抓得很紧。她不情愿地拉着他往前走了几炷香的工夫,停在一个有着碧油屏门的院子门口。
    门内传来孩子们嬉戏之声。
    他迟疑片刻,推开院门,顿时无数的雪球向他飞来。仙儿尖叫着奔了进去,他看见一群孩子一边向她扔雪球,一边追着她大喊:"傻大来啰!傻大来啰!"
    其中一个男孩子喝道:"傻大别动!"
    仙儿立即站住,立时又有无数的雪球向她打去。她乐得咯咯直笑,过了一会儿,见雪球越来越密,又哇哇地大哭了起来。
    "傻大,我们把你堆成雪人,好不好?"另一个男孩子道:"你不是一直想玩雪人么?这回我们堆个大的--"话音未落,一个黑影直冲过来,对着他的脸就是一拳,打得他眼冒金星,接着一张愤怒的脸向他恶狠狠地喊道:
    "别欺负我姐姐!"
    被打的男孩高他一头,中了一拳,身子只是晃了一晃,一怒之下冷不防抓住他的衣领,将他踹倒在地,一条腿半跪在他的背上,道:"你是傻大的弟弟?"
    "是!"男孩的手被拧着,痛得钻心,却拼命咬牙忍住。
    "那你就是傻二!"
    "我不是傻二,我叫刘骏。"
    "傻大的弟弟就是傻二!"
    "傻二!傻二!傻二!"一群孩子拍着手围着他叫起来,他怒气冲天地翻了个身,朝着那个欺负他的人猛扑过去。
    "打架啰!打架啰!大家快上呀!"男孩子们一拥而上,顿时叠成一个人堆,将他夹在当中,大家互相扭打起来。他感到有人拧他的耳朵,有人踢他的腿;他也拧别人的耳朵,也踢别人的腿。十来个男孩子压在一处,二十条腿踢着雪花乱飞。他瞅空将身边一个人的裤子撕了个大洞,又一拳打在另一个人的腰上,有一半的人嗷嗷乱叫。正闹得翻天覆地,只听得有人叫道:"快撤!有人来啦!"顿时,七八个小孩从人堆里跳起来,跑得无影无踪。刘骏身子一轻,低头一看,只有一个小个子的男孩被他压在身下,正使劲地拽着他的衣裳。他余怒未消,对准他的鼻子"砰"地就是一拳。鲜红的鼻血立时狂涌而出。那男孩怒道:"你干嘛打我的鼻子?"说罢,一口咬住他的胳膊。
    他回手一拳,正捶在男孩子的脸上,这一回,他有些心虚,不敢用力,可那男孩子一张白皙的脸上却出现了一块乌紫。他扭住男孩子的颈子,骑在他身上,道:"说!下次还敢不敢欺负我姐姐了?"
    "我没欺负过你姐姐!"
    "抵赖是不是?"他使劲拧他的手,男孩子痛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也不肯示弱,道:"我没抵赖!"
    "刚刚是不是你向我姐姐扔雪球?"
    "什么雪球?我刚出来。"
    "你刚出来怎么会被我压在地上?"
    "我也不知道。我看见有人打架就过来了。"
    "你过来干什么?你凑什么热闹?"
    "我不知道你们在干什么,我只是喜欢打架而已。"男孩子道。
    刘骏一听,哭笑不得,连忙放开他:"那我刚才岂不是白揍了你一顿?"
    男孩还在不停地流着鼻血,便从怀里掏出手绢将鼻子捂住。
    "你的眼睛也肿了。"刘骏道。
    "过几天就会好的。"男孩子道。
    "对不起,你若早些告诉我,我也不会打你的。"
    "不要紧。我不是也把你的手咬破了?下次若还有架打,记得叫上我。"
    那男孩子虽又瘦又小,却是肤色白皙,模样清秀,全身都裹在一件白色的狐袍子里。
    "我是新来的。"刘骏道。
    "哦。"
    "我叫刘骏。"
    "我叫慕容子忻。"
    "你的名字为什么那么长?"
    "不知道,你就叫我子忻好了。你从哪里来?"
    "我……我从乡下来,是乡下人。"
    子忻觉得这句话很奇怪,道:"这里就是乡下。"
    "我是说,我是山里人。"他更正了一下。
    "我也是山里人,这里的山很多的。"他接着又问:"你明天去不去家塾?"
    "爹爹说要我去,不如咱们一起去吧。"
    "好啊。"子忻点点头,停顿片刻,忽然问道:"你识字么?"
    "不识。"
    "我也不识。"他开始咬指甲。
    刘骏问道:"你为什么还咬指甲?"
    "我天生就喜欢咬。"
    "起来罢,别老坐在雪地里。"他道。
    男孩子双手在雪地里一阵乱摸,摸出一对拐杖,慢吞吞地爬了起来。
    "你的腿怎么了?"
    "我走路不是很方便。"好像曾有一千个人问过同样的问题,男孩子的脸上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态。
    "我来扶你一下吧?"
    "不用。"
    "下回若有人敢欺负你,只管来找我,我帮你打架。"看着男孩子一脸青紫,堵在鼻上的手绢又是一团殷红,走起路来更是瘸得厉害,他颇感内疚。
    "没人欺负我,"慕容子忻道,"我很少出门。"
    "那我去找我姐姐了。"
    "再见。"男孩道。
    目录
    **章 寒冬夜行
    第二章 潜龙斋岁月
    第三章 证类本草
    第四章 小江湖朗中
    第五章 小湄
    第六章 屋子中的屋子
    第七章 竹殷
    第八章 苏风沂
    第九章 危险的补充
    第十章 一篮情感的鸡蛋
    第十一章 逝水茶轩
    第十二章 清欢阁
    第十三章 儿时好友
    第十四章 自己的神
    第十五章 回春堂
    第十六章 表兄遥远
    第十七章 雏菊
    第十八章 青第竹马
    第十九章 冷杉与古藤
    第二十章 青苹果
    第二十一章 风摇醉魄
    第二十二章 丁将军
    第二十三章 青岭山
    第二十四章 尾声
    编辑推荐语
    笔底有古龙的风致,书外有金庸的情怀。虽然是以武侠的方式写作一部言情小说,却能从人生的残缺和自我的寻找入手,令人震惊。此书文字优美,笔力却雄浑,可能是“武侠年”*杰出的作品!
    ——《新京报》
    随书附赠4开超大2006精美海报年历。
    “定柔三迷”系列指的是《迷侠记》、《迷行记》、《迷神记》三本小说。《迷神记》和为女性武侠中的代表作品,在众多女性武侠中独树一帜。《新京报》资深图书评论人曾评价:笔底有古龙的风致,书外有金庸的情怀,可能是“武侠年”的*杰出作品。此书出于女性作家之手,文字优美,笔力却雄浑。虽然是以武侠的方式写作一部言情小说,却能从人生的残缺和自我的寻找入手,令人震惊。
    运笔如刀,纸上争雄,定柔三迷决战武侠之巅,萍踪易逝,侠影难寻,水墨江湖自成清新一派。
    《迷神记》为女性武侠中的代表作品,在众多女性武侠中独树一帜。笔底有古龙的风致,书外有金庸的情怀。虽然是以武侠的方式写作一部言情小说,却能从人生的残缺和自我的寻找入手,令人震惊。此书文字优美,笔力却雄浑,可能是“武侠年”*杰出的作品!随书附赠4开超大2006精美海报年历。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