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狼烟北平
QQ咨询:

狼烟北平

  • 作者:都梁
  •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
  • ISBN:9787535432506
  • 出版日期:2006年04月01日
  • 页数:371
  • 定价:¥30.00
  • 砍价广告长条形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535432506
    • 作者
    • 页数
      371
    • 出版时间
      2006年04月01日
    • 定价
      ¥30.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战争小说家都梁继《亮剑》、《血色浪漫》之后再次北平亮剑,点燃华北平原的滚滚狼烟,还原轰轰烈烈的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带我们重温伟大的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与金戈铁马浴血战场的《亮剑》不同,《狼烟北平》的故事背景已经迁移到沦陷区后来成为国统区的北平。这样的年代这样的背景本身就充满了巨大的戏剧性,任何故事都不可能乏味。因而,故事更惊险,人物更传奇。
    该书情节以两条主线穿插而进行,国共两党的地下工作人员在不同时期的合作和较量是小说一大主线。特务工作的神秘、刺杀锄奸的惊险、严刑审讯的惨烈、革命加浪漫的爱情、荡气回肠的死亡,环环紧扣、极尽质感。
    底层人物及其生活是小说的另一条主线。中国现代作家,描写北平引车卖浆之徒的高手当是老舍先生,其地位数十年无人能撼。但是晚生后辈都梁来了,也写人力车夫,写天桥,写蟋蟀蛐蛐儿,写茶楼小吃。市井俚语之粗鄙,泼皮无赖之本相,国民心理之隐忍之麻木之自私之丑陋,被暴露无遗。
    上述两条线索迂回穿插,立体再现了整座北平的战时风貌。无论是泱泱大国还是升斗小民,都**地承受着太多的苦难和矛盾。而习惯了朝代更迭的北平,再一次上演着盛衰兴亡。(小说的时空没有局限在此,还因为情节
    文章节选
    晚饭后,陈明泽忽然想起和燕京大学罗云轩教授的约会,他晚上要去罗府拜访。陈明泽是玻璃厂“聚宝阁”古玩铺子的掌柜,今天铺子里收购了一幅古画儿。陈掌柜在古玩行里混了四十多年了,对鉴定文物的真伪很有把握,多年来从没走过眼,只是一旦涉及比较复杂的文史知识,以陈掌柜的学问就有些把握不准了。所以,每当遇到这类疑问,他总是去向罗教授请教。
    陈掌柜用牙签剔着牙,吩咐管家老侯通知文三儿备车。一会儿老侯进来回话,说文三儿不在,车倒还在。
    陈掌柜一听就火了,他一拍桌子吼道:“给我找去,这混蛋肯定又去酒馆了,你问问这小子,还想干不想干了?不想干就给我滚……”
    ……
    编辑推荐语
    《亮剑》后推《狼烟北平》 都梁新作写堕落者

    不久前电视剧《亮剑》的疯狂热播,让原著小说的作者都梁也名声大振。昨天,都梁又趁热打铁推出了其创作生涯中的第三部小说《狼烟北平》。虽然讲的还是乱世的故事,但这回却有点出人意料。都梁昨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直言,乱世中不只有李云龙这样的英雄,也有堕落者。

    从英雄到堕落者

    青年报:《亮剑》里那个满身匪气的英雄李云龙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狼烟北平》的男主角也是这么杂糅着去写吗?

    都梁:在写《狼烟北平》时,我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我写了一个人力车夫叫文三,此人不再是英雄,而只是抗战时期北平底层的平民。非但一点没有丝毫的英雄气概,甚*还有点堕落,他没有理想,也体会不到国家正陷入痛苦,他每天过得很快乐。

    青年报:文三是不是一个骆驼祥子式的人物?

    都梁:他们虽然都是人力车夫,却有本质的不同。骆驼祥子起码还有光明向上的一面,他起码还能体会到自己的苦难,而文三却堕落得浑然不觉。写作时,我始终在想这样一个问题,抗战初期我们为什么会惨败?是因为当时的政府给百姓造成了痛苦,而底层的百姓也没感觉到国家的存在。文三就是这一类人的代表。鲁迅笔下的阿Q和老舍笔下的骆驼祥子都没有写到这一点,在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同时,没写到底层百姓的痛苦和无奈。

    成功不过是“歪打正着”

    青年报:您是北京人,讲起北京故事来应该得心应手,但这部《狼烟北平》您写了三年,您自称“写得很辛苦”,为什么这么难?

    都梁:《亮剑》出来后,有人认定都梁是写战争文学的,我不服气,就写了《血色浪漫》,又有人说了,这是你经历过的。那这部《狼烟北平》里的故事我**没经历过。作品中的故事、知识积累是无意识的。写《亮剑》和《血色浪漫》,我都有很丰富的积累,但是《狼烟北平》的故事我却不甚了解,所以要找人问,寻找当时的历史氛围、人物状态。这耗费了我很多精力。

    青年报:那为什么还要知难而上?

    都梁:我的一个创作习惯就是挑战自己,做一件事时变着花样玩。

    青年报:您的作品凭借什么吸引读者?

    都梁:写小说是需要设计的。经过设计,《狼烟北平》可以让不同层次的读者看到自己想看的东西。重申一遍,我没有什么文学观,现在的成功不过是歪打正着,将来还写几本不知道。我不靠写作吃饭,只是个业余作家,所以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会换个活法。

    与电视剧合作到底

    青年报:有人说,是电视剧而不是小说本身成就了您,您认同这种观点吗?

    都梁:不能否认,在电视剧《亮剑》开播之前,很少有人知道都梁。但不要忘记,电视剧尚未开播,《亮剑》也已销了七八万册。小说与电视剧结合无可厚非,能通过电视剧提高小说的销量有什么不好呢?我自己现在不但写小说,还做编剧,我不觉得两者矛盾啊,相反,这对作家的美学观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青年报:《狼烟北平》也会改编成电视剧吗?

    都梁:那是肯定的。明年我会亲自操作这件事情,编剧、艺术顾问和投资都是我一个人。电视剧出来后,小说《狼烟北平》肯定会大火。我不怀疑电视剧和小说的互动作用。

    链接:都梁的“3个男人”

    都梁创作*今,一共写了3部小说,也塑造了3个截然不同的男人。《血色浪漫》里的钟跃民是一个“文革”中玩世不恭的学生,当那个时代结束之后,良心发现的他发现自己的灵魂再也回不到纯真的过去;《亮剑》的李云龙驰骋沙场几十年,是英雄,却脱不了与身俱来的匪气,其骨子里透出的东西甚为可爱。而《狼烟北平》中的文三却完全是一个旧社会悲剧性的人物,没有憧憬,活得很堕落。只要分析一下就不难发现,这“3个男人”正反映了社会不同层面的芸芸众相,其深刻性不可小觑。
    青年报
    《亮剑》作者都梁再推新作《狼烟北平》
    继《亮剑》《血色浪漫》之后,**作家都梁沉寂三年推出新作。昨天,长江文艺出版社在京为都梁创作的长篇小说新作《狼烟北平》召开发布会。都梁称,创作这部长篇力作让他心力交瘁,大伤元气。之前因为电视剧《血色浪漫》严重脱离原著,都梁拒绝再与任何导演合作,他将亲手操刀《狼烟北平》改编,并将之拍摄成影视剧。
    谈新书
    创作完成后心力交瘁
    《狼烟北平》以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抗战时期,北平城内日、伪、国、共四股势力角逐为背景,通过正面描写城外战场与城内地下争斗的残酷,生动再现了那个年代的京城浮生百绘。小说的另一条主线浓墨重彩地塑造了连接这一宏大叙事的人物———一个具有“阿Q”精神的拉洋车车夫文三儿———京城里的阿Q。
    都梁称,《狼烟北平》是他迄今为止耗费精力*大的一部作品。“小说内容涉及老北京的地理、风俗、俚语、服饰等风土人情,这些都超出了我的阅历范围。为了查证当时人们如何养鸽子、斗蛐蛐、服饰打扮等,我翻阅了大量资料。等到写完后,我感到自己几近心力衰竭。”
    都梁说,刚开始写时他并没有把握,“写了十章之后,我把文章交给一个喜爱提笼架鸟的80多岁的老八旗子弟看,结果文章迅速在他们那帮老哥儿们中传开了。他们对我笔下的老北京极为赞赏,鼓励我赶快把小说写出来,趁他们活着还能看上。在他们的鼓励下,我对写作充满了自信。”
    文三儿比骆驼祥子真实
    都梁在小说中塑造了“文三儿”这个地道的**根下的“京油子”,他具有自私虚荣、盲目自大、精神胜利、看客心理等性格劣性,与鲁迅笔下的阿Q颇多相似之处。谈到对文三儿的形象塑造,都梁说,他早年曾接触过北京的“板儿爷”,并对这一群体印象深刻,“虽然他们身上存在着这样那样的毛病,但他们人情练达、谙熟世故,人也活泛,不枯燥,听他们胡侃神聊挺有意思。然而他们却远不是老舍《骆驼祥子》中积极上进的祥子,他们生活在社会的*底层,贫穷、堕落且贪婪,我就是要用小说的形式来探讨他们在动乱下的人性真实。”都梁认为,老舍笔下的祥子只是车夫群体中的特殊个案,而大多数车夫都与文三儿相仿,“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认为老舍在写祥子时难免有人为拔高之嫌。”
    谈创作
    抱着玩票心态写起小说
    尽管已经写了三部小说,且一部比一部成功,但都梁始终不承认自己是个作家。“我*今没有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文学圈里的人士也未必接受我。在我看来,顶多是个业余的。”谈起自己的文学之路,都梁说,*初他根本没打算写小说,“要不是当年年轻气盛,与朋友打赌赢宝马汽车,我无论如何也不会与写作结缘。”据都梁介绍,正是因为那次打赌,他被朋友一激将才写出了《亮剑》。“在写作《亮剑》的过程中,我突然发现自己还是可以写小说的。这之后就抱着玩票的心态写起来了。”
    变着花样创作挑战自己
    都梁目前从事石油勘探技术研究工作,自称对文学理论了解甚少,“因此在我的写作经验中,几乎没有什么文学创作观念可言,全是误打误撞,读者认可就是我的*大欣慰与成功。因为是业余作家身份,我没有什么束缚,在写作上可退可进,说不定我再写两年就封笔转向其他行业了。”
    都梁说,他的创作习惯就是挑战自己,变着花样玩。“比如《亮剑》出来后,有人认为都梁是写战争文学的,我不服气,就写了《血色浪漫》;但又有人说了,这是都梁本人所经历过的;那好,我这次就来部《狼烟北平》,把我不可能经历的写给你看。”创作*今,都梁*得意的就是成功塑造了三个“文学史上以前没有的文学形象”,即《亮剑》中的李云龙、《血色浪漫》中的钟跃民和《狼烟北平》中的文三儿。
    好书是精心策划出来的
    都梁几乎不看当下知名作家的作品,他说:“尽管每年出版的长篇小说多如牛毛,但在我眼里没有几部出色的。”对于很多作家认可的写作是宣泄自我情感方式的说法,都梁坚决反对:“在我看来,如果单纯为了发泄自己的私欲,那么我劝他写日记好了,在那里随意自怨自艾没有谁能干涉。如果要作为书出版的话,那么这对出版社而言就是不公平的,是一种不负责的态度。”
    在都梁看来,读者喜爱他的小说,原因大概是他在写作技术上的有效操作,“比如在同一本书里,我在充分考虑读者需求之后,在文本中投入各种畅销元素,*大限度地让作品雅俗共赏,以满足各层次读者的阅读趣味。因此,我认为好书是策划出来的,不是莽撞的。”
    谈改编
    拒绝将作品再交给他人
    《狼烟北平》文本情节紧凑,故事生动,场面宏大,人物形象鲜明,极易被改编成影视剧。对此,都梁称将会把《狼烟北平》的影视改编权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里,“坚决不出卖,好好给自己留着拍,将来这部影视剧的制片、编剧、艺术顾问都由我自己来操刀搞定。”
    之前,根据都梁原著改编的电视剧《血色浪漫》脱离原著,都梁对此感到不满。昨天,都梁以此事为例说,小说的改编权一旦交给他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被人肢解或篡改、曲解,作者毫无话语权可言。“《血色浪漫》已经领了教训,我相信从此以后这种情况不会再发生了,我要有自己的话语权。”不过,目前都梁还没有拿出准备如何改编《狼烟北平》的计划。 都梁继《亮剑》、《血色浪漫》之后点燃狼烟!战争中的国家品质,乱世里的百态人生。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