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品读湘西:走进沈从文的家乡
QQ咨询:

品读湘西:走进沈从文的家乡

  • 作者:龙迎春
  • 出版社:广东旅游出版社
  • ISBN:9787806533635
  • 出版日期:2006年01月01日
  • 页数:158
  • 定价:¥25.00
  •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湘西,一个充满神秘甚*惊悸然而却无限美丽的地方:凤凰,一个诞生大人物,演绎大故事,因而成为不朽传奇的小小边城循着沈从文滟潋的大忧伤、黄永玉弃放幽默。读本书后你将品味到那里不经意的一切。
    湘西的山水是神奇的,古木四合的山寨、山脊上耸立的青石碉堡、峡谷里青蓝的急流,还有多情男女的对歌、官道上清亮细碎的马项铃响,和牛项下闪光的铜铎的沉静庄严声音——湘西是一个妙曼的*国,虽然人事早已更替,但沈从文先生记述并热爱着的山水却是依旧不变的。看山看水,就会不自觉地走进那一个曾经是想象中的世界。
    一个沈从文的同乡人,从繁华的城市回到湘西,回到沈从文先生安顿灵魂的地方。跟随这样一位向导,去湘西看看沈从文的故乡,有着不一般的意义。不仅仅是提供食宿方便的导游手册,不仅仅是一本单纯的游记,风光、人情芬芳着旅程,回忆、发现催生出新景,湘西的版图在一片深情中脉络清晰。
    这是一个图文并茂的手记,诸多来自湘西的照片穿插其间。约会湘西的青山绿水,让我们再次感受从文先生提出的三个美好概念——生命、美、爱。
    湘西,一个充满神秘甚*惊悸然而却无限美丽的地方:凤凰,一个诞生大人物,演绎大故事,因而成为不朽传奇的小小边城循
    文章节选
    赶尸之说,乃是“辰州符”的法力之一,听这传说,一定要有相当的想象力和一点点对鬼神的敬畏之心,且要综合一些恐怖片的经验,否则根本等不到故事说完,就会连呼“骗人”了。旧时交通不便,音讯难通,在外做生意的人若是暴病或是其他原因死于异乡,家中并不殷实的、考虑到要将其灵柩运回来舟车劳顿,既浪费人力又浪费财力,便只得去请来法师。到异乡去将他的尸体一路赶着回来,称作“赶尸”。给你讲这故事的人肯定没见过一个人和一具尸体一前一后日夜兼程的情状,比如眼下正坐在我对面的舅舅,但他一定会说:“法师毕竟是人,晚上累了必然是要住店的。但人是不会给尸体付房钱的,所以店主也就决无让尸体进店的道理,法师就施了法术,将尸体定在门外,靠墙而立。第二天起来, 自己洗漱完了吃过早点,再打点精神、将尸体一路赶回去。”听者惊呼之时,谈者还要摸摸脚底,补充道:“尸体赶到家里的时候,双脚都是鲜血淋漓的。因为一来山长水远,二来尸体一路只能直膝而行,碰上石头什么的,也不会绕道而走,一律都是直踢过去,少几个脚趾头也是常事,”说到此处。戛然而止、且伴以嘿嘿两声笑,算是结语。如果你在心惊胆战之余还想提出死人怎么还会流血,僵尸一路走来也不知会跌多少跟斗,怎么就独独缺了脚趾头,跌断脊梁骨恐怕都有的吧?以及法师怎么千里之遥,却不乘船不坐车之类的疑问,他就会说:“现在要么用棺材要么用骨灰盒,早就没赶尸这一行了,谁清楚?”
    这一带的山峰与平坦之地的不同,以石山居多,孤高耸立,有世外仙山少姿。车在盘山公路脚下的麻冲村境内时,远远能望见两山对峙,其中一座,风姿绰约,是传说中的辛女崖。而 两山中间有一月亮形的山洞,山洞之下,便是1999年经考证确定的盘瓠洞的所在了。在部分 苗族的传说中,苗族人的祖先是神犬盘瓠。传说高辛氏一度遭受犬戎边境之扰,久战不胜,于 是招募天下勇士,能得犬戎吴将军之头名,即赐黄金千镒、邑万家,并将女儿下嫁。诏令颁布之后,神犬盘瓠便衔来了吴将军的头,高辛氏只得将女儿嫁给了它。不过盘瓠娶妻之后并未享 受黄金良田,而是背着妻子遁八人迹罕*的深山石室之中,生下六男六女。盘瓠死后,他的后
    代相互繁衍,便是后来五溪之地被称作蛮夷的苗族部落。
    盘瓠洞深掩在荆棘杂草中,其发现者凤凰边墙文学的研究者吴善淙和云南历史地理专家扶永发在1999年9月曾爬了一个多小时,以砍柴刀开路方得见其真貌。洞中钟乳垂地,恍若帝*之家的帷幔,又有犬形、鹿形、鹤形的钟乳,吴先生甚*还推测出了盘瓠的习武之地,召开军机会议之地和辛女纺织之地。盘瓠洞*能触动的,只是史学家们的敏感神经,对一般的人,若非专门带了探险之心,是决不会披荆斩棘,去寻找盘瓠石室的,因而那金碧辉煌的神仙居所便始终如同那传说一样,遥遥地都在云端深处,只能想望了。
    这个沉默而坚毅的形象在我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就像是苦难的象征-他已经不再年轻,肯定过了四十,正奔五十去。田园的耕作也许可以计全家吃饱肚子,但孩子需要上学,需要添置衣物,得去找点钱来。他也许碰巧会一门手艺,也许什么都不会,于是惟一的想望,便是想到城里,贩卖自己尚未衰老的体力。在吉首和乾州的马路边上,我常常见到一群又一群的贩卖自己体力的人,他们蹲在马路边上,茫然地等待着某一个丁地的老板,恰巧缺少人手,请去做几个小时的小工,和泥浆,担水泥。他们站在马路上,仿佛是很有力量的一群,阳光照存他们黝黑的皮肤上,皮肤泛着亮光。然而体力是这个世界亡*廉价的商品,而月他们并非每天都会幸运地碰上需要伙计的老板,找到活干。时间慢慢过去,体力和梦想每天都在消耗,渐渐地变得灰暗无力,于是他们只能卷了铺盖,回到自己出发的地方,带着在城市被摧残得没有光泽的身体。
    车厢里的那个乘客就是从城里带着被褥回家的。我想着他的孩子见了他,不知怎样的欣喜若狂,为父亲在赶集之日的归来欢呼雀跃。他们一定会扑到他的行囊上,翻检他的行李,一阵锅碗碰撞响过之后,孩子们不知道会不会失望。而父亲会从自己的身上,掏出什么来给他的孩子呢?
    ……
    目录

    吉首篇
    湘西州府是吉首
    市井风情“香港街”
    峒河桥上算命忙
    酸辣萝卜是*爱
    湘西米粉香喷喷
    苗族女人卖粑粑
    三拱桥篇
    走凤凰过三拱桥
    走访苗寨岩柯寨
    田边邂逅“同桌的你”
    神秘的行巫——“杠仙”
    山野人物的雅致
    湘西*美“落洞女”
    湘西*怕的放蛊
    恐怖的“赶尸”
    苗乡节日的仪式
    拜访一个苗老司
    苗人爱赶“边边场”
    赶集腊尔山
    茶峒篇
    从三拱桥去凤凰(县城)
    寻找翠翠——湘西之行一个梦
    凤凰的历史沿革及故事
    沱江日夜绕凤凰
    听涛山下葬从文
    石板街上望楼阁
    民国总经理熊希龄
    解读“湘西土匪”
    一个真实的“土匪”故事:末代苗*龙云飞
    追寻沈从文故居
    “湘西*”陈渠珍
    凤凰依然绽然的风景——黄永玉
    娇媚的南方长城
    中国迄今保存*为完整的城堡——黄狮桥古城
    隐在深山石头寨——一个被遗忘的世外桃源
    茶峒篇
    寻打翠翠——湘西之行一个梦
    花垣租车去茶峒
    渡口一条乌蓬般,仿佛梦境泪湿衫
    翠翠有形似无形,不尽悲凉心头掠
    《边城》也是沈从文的故事
    芙蓉镇篇
    匆匆掠过的景致
    *村曾称“小南京”
    《芙蓉镇》成就了*村
    编辑推荐语
    品读湘西—凤凰古城
    当沈从文被重新发掘并冠以文学大师的头衔后,凤凰古城开始以沈从文故乡的面目出现在世界的视野。我**次到凤凰时,凤凰给我的感觉美的也不仅是风景。
    清幽的沱江,叠翠的南华山固然美丽,而*打动我的是那里的淳朴、宁静、祥和,我感受到了那里的真诚、热情和浓厚的文化底蕴。
    不过,那次我只是一个人去静静的品读凤凰,并没有带相机去拍凤凰。后来,我又去了两次凤凰,偏偏都碰上下雨,实在没拍下几张满意的图片。
    沱江绕着古城日夜流淌,古朴的吊脚楼增添了凤凰的韵味古城的美丽吸引了不少写生的学生。万民塔构成了沱江上一道美丽的风景。虹桥横跨在沱江之上,走下虹桥就进入了古城。石板街上店铺林立,人来人往。
    下雨了,我走进这座深宅大院。古城笼罩在雨雾中。刻满岁月痕迹的古城墙,在雨中越发阴暗。雨水在石板街上泛起粼粼的亮光。入夜了,我又来到沱江边。江边的守望者酒吧吸引了众多来古城的人。我回到客栈,那里已是灯火通亮。古城楼下,你能听到吹奏的优美曲子。这些贴着墙根的小卖也是一道风景。
    品读湘西,如入梦境
    一座边城,萦绕着怀秀的湘西情调,充满了灵气的苗族风情,古朴纯真!
    沱江水穿城而过,吊脚楼旁苗家少女赤足临江,大山脚下薄雾缭绕。
    这里曾是乡土文学之父沈从文,国画大师黄永玉,民国**任民选总理熊希龄的故乡。
    这里景色之美,古色古香,如入梦境……
    湘西州府是吉首
    从张家界坐火车,经两小时左右,即可到达湘西自治洲**吉首。对于来湘西的旅人,尤其是寻找沈从文世界的人而言,它只是一个中转站,此外别无意义……吉首街街上少绿荫而多尘土,行人若织,窈窕淑女穿插其中,只有当她们开口说话,顾盼之间粲然一笑,绽放若芙蓉时,见到她极细的眉,才让你想起湘女多情的传说,才嗅到一点不经意之间散发的一点湘西的气息。
    “边边场”
    我并未得亲见“边边场”的盛况,不过记忆里还是有些蛛丝马迹可寻。我有一个表伯的大女儿,算是我堂姐吧,叫槐花,住在深山里的茶山坡上。茶山离三拱桥的距离,首先是要走上二十来里的乡村公路,然后再爬一个小时的山,翻过两三个山头,在雨天泥泞的田埂上再走上个20来分钟,才能见到那炊烟袅袅的寨子。有一段时间,她厌倦了这种翻山越岭才能接触一点繁华世界的生活,对于那一到天黑就只能就着煤油灯做点刺绣的寂寞日子也埋怨起来,于是就到我家和我们住了很长的时间。她那时对于赶场有着一种永不厌倦的热情。虽说是五天一集,但事实上若是愿意跑,其实天天都有集市,不过不在一个地方而已。山江、腊儿山、吉信、乾州、禾库,我印象中这些地方她都是去过的。若是碰到离家较近的吉信或是乾州,而又恰巧碰上**,她就会微笑着央求我:“妹妹,我带你去赶集好不好?”我是不会推辞的,她便带了我,也是先看一回花花绿绿的丝线,买上几枝,然后又一人吃碗米粉,但她常常目光流盼,并冲远方会意微笑,我随目光所*,见到的却不过是人山人海。然后她就会从米粉摊上消失一会,回来时目光晶亮。“妹妹,你把我的丝线带回去,跟家里人说我不回家吃晚饭了。”然后她就消失在人山人海里了。
    第二天,我重见到她,她一定是坐在屋檐下,双手穿梭在她的织带机上,上面是她昨天买来的丝线,正预备着要织一条花腰带。她轻轻地哼着些动听的歌谣,脸颊绯红,目光如水。我若是走过去问她唱的什么,她就会定定地看着我傻笑,然后将语速放慢,轻声地但却吐词清晰地跟我说:“我唱的是呀,我愿作春风吹你衣,数你的衣心有几根;我想作蝴蝶比翼飞,好像雀儿想桑葚……”音调说不出的委婉动人。而我听到歌声后不久,她便要出嫁了,出嫁前她让我跟她翻山越岭地回到茶山,在一个老妇人那里泪水涟涟地就着火塘里的草灰,用一根细棉线把眉毛拔得弯弯的,穿上她层层的嫁衣,将新织的腰带系在她缀满银扣的围兜上,打着窝窝伞,在唢呐吹打中,成了山下一个人家的新妇。
    中国*美的小城
    路易·艾黎来到凤凰是在1966年,时值文化革命的前夜。这个新西兰人悠然地在县城中享受着鞋跟敲打着红石板的回响,由衷而自信地赞美凤凰是中国*美的两个小城之一(艾黎说的另一个是福建的长汀)。在他离开不久,凤凰也未能幸免于文化革命的风暴,很快面目全非。历史注定让这个古老的小山城得以在一个外国人那里,树立了一个口碑。
    品读湘西 文 / 白杨斋
    初秋时节,西去湘西。行*怀化便有一份《边城晚报》递到眼前,这个信号告诉我:湘西是需要细细品读的。
    进得凤凰古城,哪顾得吃饭,先是穿越东城门楼一股脑儿沿着青青的接官道小跑,再乘一叶扁舟,在当年沈从文先生划向山外的桨声中,去追寻那个白圯塔下的渡口。顺沱江而下,掬一把清清的河水,摸一摸摇摆的水草,两岸缓缓后移的青山、人家、田园,一切让人顿觉有回到故乡般的亲切。船工的号子和苗女的歌声,则唱响了古城的久远,还有一丝逍遥。小舟*后泊靠于桃花洲,洲上几座木屋及一架独木桥也刻满沧桑的岁月。虽没能找到渡口,但这里的船工都有着沈从文笔下老船工的纯朴和善良,即便是你单身一人,他们也会号子一吼就开船,船费只按人数计。
    回头上岸,该拜谒沈从文先生的墓地了。拾级踏上听涛山,一块镶满鹅卵石的狭长草坪中,立着一方状如云菇的巨大五彩石,这便是沈先生的墓碑,碑正面是沈老的手迹:“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认识人”。墓碑前方还有一块石碑,是**画家黄永玉为纪念表叔沈从文而立,上书“一个士兵要不战死沙场,便是回到故乡”。沈从文,这位十五岁就同他祖父、父亲以及兄弟一样列身军籍的文坛巨匠,没有战死沙场,而是回到故乡,回到听涛山面对沱江,守望着这里的山山水水、父老乡亲,也同笔下的翠翠一道,等着船总顺顺的儿子二老回来迎娶翠翠。照碑文思索,兴许拜谒者都有这一愿望罢,要不沈老墓前怎会摆满黄色的小花和尚未燃尽的香烟?
    入夜,漫步虹桥,凭窗望去,两岸吊脚楼前的红灯笼映入水中,摇曳着中国红,暖暖的;半轮明月坠入江中,漾起几许柔情,亲亲的。夜已很深,正坐在临江的吊脚楼里品读《边城》,偶从江心传过来一两声号子,是那位老船工的吗,抑或是二老从远方回来了?此时,真想问一声沈老:翠翠的爱情呢?
    每天,吊脚楼是古城中醒得*早的,等浣衣女来到跳岩码头,棒槌便把沱江也唤醒了。我和友人更是很早起床,轻轻地走在窄长的石板街巷中,一路品读着民居、商铺的匾额和楹联,慢慢地品读凤凰古城厚重的历史文化和民情故事,足音踏出的是古城的幽深和静谧。渐渐地,民居和商铺也醒过来,开门笑脸迎客。在这里,多数民居空出一两个房间,便成了旅店,商铺里摆的尽是土家族、苗族的手工艺品,扎染、蜡染、针织、竹编、木具等等。来这里无需导游,确实在古城中你也找不到几位导游,究其原由恐是来品读凤凰的九成是年轻人,或独自往来,或情侣相伴,或三五成群。且他们多半不带换洗衣服,就在古城中现买蓝布衣服穿上,男孩再买顶扎染礼帽戴着,女孩子则挑方头巾或是拣方披风,*于扎或披的花样则依着自己的个性,觉着好看就行。此时,远方来的年轻人因蓝布衣物而显几分古朴,古城则因这些年轻人而跳跃着几许青春的气息。
    品读湘西,不能不去阿拉的石板苗寨。还未到寨子,便传来咚咚的鼓声,这是苗寨人家在招呼远方的客人。那一幢幢错落的石板房,一条条曲折的岩板巷,一口口爬满青苔的岩板井,就连走一遭才三十来年的跨山渡槽,都叫人油然而生些许思古之情。在石板寨和苗家姑娘跳一通竹杆舞,拿红绸鼓槌敲一阵花鼓,吃些腊肉、酸食,再去赶一趟边边场,一派热烈而祥和的氛围把人紧紧包裹。这份热烈,这份祥和,让始建于唐朝的黄丝桥屯兵城堡是多么冷清,只风化为历史的一页记忆;正在修复的明代南方长城,也注定是一处永远的风景罢了。
    同处湘西,品读凤凰古城,有如品一首古诗,一壶浓茶;品读张家界,则是品一幅国画,一杯醇酒。一路走去,翠峰、幽谷、溪流,在画布上尽情流畅;攀上天子山,登临天子阁,耳畔的风声和缭绕的云雾让人不禁放纵醉酒的思绪,于意念中谱一支《天上人间狂想曲》。你不得不惊讶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也不得不赞叹那立于孤峰顶上的岩松之坚韧挺拔。这不觉教我想起那位生于斯长于斯葬于斯的大将张良,也想起画家徐悲鸿的一句话:人不可有傲气,但不能无傲骨。 作者涉足荒原僻壤、走进异国他乡、追思传统文化、体验百味人生。这是一本为旅游写的再平常不过的书了。除去别致的人文风景,我看到在拖拉机上的农民,看以小镇里团集在一起写生的学生,看来米粉店的女老板……真是很平常,很简单。可是,忽然间我又回到了人大校园的冬夜,休闲到寒冷中渐起的暖意。我的记忆的思线被连接起来。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