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锦绣园(016):夜神的诱惑
QQ咨询:

锦绣园(016):夜神的诱惑

  • 作者:珠雅
  • 出版社:内蒙古人民出版社
  • ISBN:9787204080151
  • 出版日期:2005年08月01日
  • 页数:157
  • 定价:¥4.50
  •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神秘的“夜神”堪称她这辈子*大的敌人。
    她真是又气又恨,发誓绝不轻饶他!
    而布克公爵,风流又多情,是女人*大的天敌。
    一举手一投足充满了诱惑,很容易就偷了她的心。
    然而令她不安的是,夜神和公爵似乎有着某种牵连,
    两人迷魅的气息总能让她心儿怦怦跳,
    两人一靠近,她便心慌慌,紧张莫名……
    文章节选
    楔子
    英国伦敦近郊一座豪华的私人城堡内。
    “布莱克公爵,您看中的这颗叫‘诱惑’的一百克拉钻石是非卖品,它只是这一期的广告封面!”来自南非的珠宝商强尼维森,惴惴不安地坐在昂贵的丝缎沙发上,执着钻石目录的手在颤抖,他没想到公爵大人竟要买下他私人珍藏的宝贝。
    “只要是我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天生尊贵不凡的布莱克六世悠闲地倚着单人沙发,裹着上好衣料的长腿优雅地交叠,一双蓝眸像海洋般深邃莫测,令人摸不透他的心思!
    “我知道公爵您富可敌国的财力,可是这颗钻石不能离开南非,更不能离开保险箱!”强尼维森一脸难色,除了舍不得割爱,还另有缘由。
    “有这种事?分明在吊我胃口。”布莱克六世轻嗤,俊逸的容颜略有愠色。
    “不不……公爵,我绝没那个胆,‘诱惑’是当今世上*完整的一百克拉无瑕白钻,是我以超高的天价向史考特家族买来的。包括目录里这一整批的钻饰,几乎用掉我一半的财产啊!”强尼维森说起谎来脸不红气不喘的,其实他是以超低价收购的。
    “史考特家族?”布莱克六世表示疑惑。
    “史考特家族的祖先是海盗,百年来家里已累积了无数珍宝,但可惜出了个败家子居然变卖家产,而我眼明手快买尽他手头上所有的精品。”强尼维森解释。
    “哦!”布莱克六世眼瞳闪过一丝幽暗的冷光,“那就是说,你向海盗的子孙收购了大批赃物,而你根本不清楚珠宝的来历?”
    强尼维森的脸一阵红一阵绿,勉为其难地说:“虽然我不清楚这些钻石珠宝的来历,但以我对钻石的了解,它们看起来颇有来头。就拿‘诱惑’来说,就是一颗举世**的宝贝,自从拿它当广告封面,就已引来世界各国的窃盗者的觊觎,首当其冲就是英国**的钻石神偷‘夜神’,只要‘诱惑’离开保险箱,必定难保它的安危啊!”
    强尼维森向来自诩是举世*优秀的珠宝商,**的口才配上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堪称是**的组合,常哄得客户团团转,但**富有的布莱克公爵可不受他摆布!
    “这样吧!我以双倍的价钱向你买下‘诱惑’。”布莱克六世大方地说,表明志在必得的决心。
    “可是……”面对布莱克公爵威仪万千的“命令”,强尼维森突然结巴了起来,无法应对。
    “当今世上有谁能抵制得了‘夜神’?”布莱克六世问,蓝眸如夜雾般深沉地瞥着强尼维森。
    “大……大……概就只有樱田门的门生了吧!”强尼维森努力地想,用力地挤出声音,天知道他只是个商人,只想高价出售商品,并不想冒险。
    “樱田门?”布莱克公爵精通中、英、法、日、德、俄六国语言,“樱田门”这个日本姓氏,很令他感兴趣。
    “在日本,那是一个能力强大的神秘组织,我曾请他们护送钻石到世界各地,只有他们有能力抵抗那些下三滥的窃盗者。”强尼维森气馁地说,他知道再也无能为力去说服布莱克公爵。
    “哦,你觉得什么样的窃盗者称得上是下三滥呢?”布莱克六世唇线微扬,兴**高地问。
    “那个叫‘夜神’的、神秘高傲的家伙!自从一九九九年起,他专挑**社会的宴会中或世界各地的珠宝展示会中偷取名贵的古董钻饰,而且来无影去无踪,没有人知道他打哪儿来,去了哪里,而那些钻饰*后都下落不明!”强尼维森说得愤愤不平。
    “看来你也吃过不少夜神的亏。”布莱克六世淡笑。 “是‘吃鳖’!”强尼维森惨烈地摇摇头,翻开目录,指着命名为“烟火”、“花卉”、“游戏”……等名贵的古董钻饰,叫苦连天地说,“这些钻饰在法国展示时全都不翼而飞了,损失惨重!”
    “既然夜神还有樱田门这号‘天敌’,那你又有什么好顾忌的?”布莱克六世立起身,把双手插在三件式西装的小背心口袋上,冷淡地下令,“立刻派樱田门保护‘诱惑’到英国来,不得有丝毫闪失,否则你将一毛钱也得不到。”
    强尼维森忍痛割爱还得赔笑脸点头,谁叫布莱克公爵是他的大客户,虽然有苦难言,却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是,公爵大人。”他无奈地收拾桌上的珠宝目录离去。
    布莱克六世懒懒地看着强尼维森微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深邃的蓝眼就像神秘的夜幕般深不可测!
    1
    日本京都的一座百年古宅院,神秘的樱田门地下组织所在地。
    “酽兄,我那么信任你,怎么你反倒教我失望了?”日本**品牌的常鹤烟业社长松下常鹤眯着一双精锐的眼,花白的头发梳得油光闪闪,双手拄着手杖,端坐在樱田门的大堂中,传闻他年届七十犹精明厉害,妻妾成群,贪好女色。
    “真是对不住啊!”樱田门酽,组织的***,一个邪恶的老富豪,明里以仁义为名收养世界各地的孤儿,并供养这些孤儿受一流的教育及丰裕的生活,暗地里却将他们调教成大盗、杀手、易容专家,专为组织卖命。
    “你会怎么对付失败者呢?”松下常鹤试探地问。
    “只要有人无法达成目的,我自会大刑伺候!”樱田门酽心寒地说,没想到平日他*钟爱的义女楚儿,日前为了常鹤烟业派她前去美国窃取霍氏烟业的商业机密居然失败,不仅让他在客户面前失了颜面,还打击了樱田门的信誉,他着实难消心头之气。
    “酽兄,我看她也不是故意失手的,先别急着惩罚。”松下常鹤摇摇手,他可不是来看樱田门酽如何执行家法的,他久闻樱田门酽收养的义子义女皆是貌似天人、资质聪敏的俊男美女,今日只不过想来开开眼界。
    “常鹤兄的意思是?”樱田门酽的八字胡在尖刻的脸上扬了起来。
    “让你那个名唤楚儿的义女出来让我见见。”松下常鹤提出不情之请。
    “这……”樱田门酽犹豫了下,向来樱田门与黑白两道有极深的渊源,但关系无非是建立在**交易上,只要有利可图,樱田门酽在所不辞,但除此之外他可从不对外展示他的“财产”。
    “让我看看她是否真如传言那般貌美惊人,那么我便不会把你这次的失败公开。”松下常鹤淫笑。
    樱田门酽不难想象松下这贪婪的老头在想些什么,而楚儿那丫头的确也该给她些苦头尝尝!
    “酽兄意下如何?”松下常鹤问道,笑弯了一双眼。
    “那就一言为定。”樱田门酽皮笑肉不笑,转而向一旁的年轻总管龙浩交代。“把楚儿从地牢带出来。”
    “是。”一脸冷酷却俊俏出奇的龙浩立即领命前去。
    地牢的门开出一条缝,刺眼的光束射了进来。
    楚儿瑟缩在墙角,勉强地睁开双眼看向久违的阳光,也看清自己身上鞭挞的伤痕。
    她被关禁闭将近半个月了,难道义父愿意仁慈地放过她?她将可以重见天日了吗?
    “楚儿,你回房去梳洗,义父要你尽快到大堂。”地牢外传来龙浩总管冷冷的声音。
    “总管,义父他……”楚儿想问清楚义父的用意,然而向来冷漠的龙浩已然转身离去。
    她艰难地挨着墙起身,忍痛一步步走向阶梯,走出不见天日的牢笼,顺着蜿蜒小径,经过人造湖打算回到自己居住的东厢。
    “哟——瞧瞧那是谁啊?”
    “不就是我们*美丽的小妹楚儿吗?怎么变成这副德行?”很不巧楚儿竟在湖边遇到优子和明子两个平日就爱找她碴的大姐。
    “两位大姐。”楚儿一双璀璨的黑眸灵光乍动,她拖着沉重的步伐走过去“问候”她们。
    两人却惊吓得捏住自己的鼻子,猛地挥手,“薰死人了,快滚开。”
    楚儿不说一句话,低着头偷笑,匆匆回到自己的房里,上锁。她进了浴室,从头到脚彻底刷洗自己一身的污垢。
    住楚儿隔房的诗织听见浴室里的水流声,惊诧地打开阳台外的门,径自跑进了楚儿的房里,“楚儿……是你吗?”
    “是我,诗织。”楚儿打开浴室的门。
    “天啊,我以为义父永远不会放你出来了!”诗织走了进去,蜜糖般的精致小脸充满欢喜,她和楚儿年龄相仿,且同样来自中国南方某育幼院,从小就是*要好的姐妹。
    “我也是这么以为,我这次犯的错误实在是太离谱了!”楚儿打开淋浴间的水龙头,让温热的水迎头而下,洗净泡沫后,白皙纤细、玲珑剔透的女性胴体霎时展现,虽然身上的伤口在热水的冲洗下疼痛不已,她却有重生的喜悦。
    蓦然楚儿想到了一件事,小声地问诗织:“上回你送饭给我,我请你帮我打通电话到美国的霍氏……”
    诗织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更小声地说:“关口已在美国被捕……”
    楚儿的一双黑眸霎时如灿烂的宝钻般闪耀,她松了一口气。“那霍曼斯一定没事。”
    “嘘!”诗织紧张地伸出食指抵在唇上警告。“千万别再提那个人,否则我们就算有九条命都逃不过义父的严惩!义父正因丧失关口那名爱将而怒不可遏,*好别再提和霍氏有关的事。”
    “对不起。”楚儿知道自己的错误是那么要不得,她竟该死的受霍曼斯吸引,误了大事!
    “别这么说,那将是一个永远的秘密。”诗织使了一个神秘的眼色。
    楚儿关上水龙头,走出淋浴间,“你对我的好,我会一辈子铭记在心的。”
    诗织摇摇头,取来浴巾包裹住楚儿,拥抱住她,感怀地说:“你一向都那么机智、灵巧、善于变通,为何会为了一个陌生男子却聪明一世、糊涂一时?!难道你忘了我们只是孤儿,从小没人怜、没人爱,只不过是义父的工具,在世人眼底我们是罪恶的化身,一辈子都没有资格谈爱吗?”
    楚儿眼眶灼热,一颗心揪紧了,“我是忘了……”
    “别忘了,永远要记住自己的身份,我们……不配谈爱。”诗织轻抚楚儿湿淋淋的发,眼中有着早熟的悲愁。 “我会的,你放心。”楚儿说着,泪无声地滚落。
    大堂中松下常鹤等得有点不耐烦了,樱田门酽不发一语地踱着步,大厅的气氛十分诡异,直到大堂门口出现一道恍若天使降临般明亮的光芒——
    “义父。”楚儿身着雪白的夏季洋装,纤尘不染的立在门外,长及腰的发迎风飘扬,她纤柔的身影犹如优美的月影,清灵的小脸犹似纤白的瓷娃娃,眼睫闪动着晶莹的慧黠,虽然臂上多了几条伤痕却无损她的美丽。
    松下常鹤瞪直了一双老眼,当下口水直流。
    “过来拜见松下社长。”樱田门酽将松下的表情看在眼底,清楚他图谋的不过是楚儿的美色,但如果这也算是个“交易”,那他倒也不惜利用楚儿来封住松下那张老嘴。
    楚儿惊悸地抬眼,对上松下那双色迷迷的眼珠子,莫非他就是常鹤烟业的社长?他是来兴师问罪的吗?楚儿走上前向他行礼。
    “果真是个绝色美人。”松下常鹤的眼睛直盯着楚儿的小脸打转。
    楚儿不明就里,望向义父,只见他一脸严苛,八字胡坠在唇角。
    “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松下常鹤为老不尊地拉起楚儿的小手,握在手心捏揉。
    楚儿弄不清楚状况,甚是尴尬!
    “常鹤兄,楚儿还有任务在身。”樱田门酽终于出言阻止,但他可不是心软,而是要吊松下的胃口,他立刻做了个手势要楚儿退下,楚儿匆匆行礼,离开大堂。
    “酽兄,你可有意让你这个义女出阁?”松下那双老贼眼追随着楚儿。
    这老狐狸真是耐不住性子!樱田门酽迂回地说:“若有好对象,我恨不得早早嫁掉她。”
    “那你看我如何?”松下常鹤指着自己。
    樱田门酽忍住想吐的冲动,“难得松下兄瞧得起她,但也得看她的意思。”
    “好吧!那就代我问问她的意思,聘礼除了我在东京****的一块土地,还有一颗八十克拉的无瑕钻石。”松下留下话,起身离去,眉目间藏不住急色淫念。
    樱田门酽冷眼看着松下离去,突然有个一石二鸟之计,当下向总管下令,“龙浩,立刻去把楚儿叫回来。”
    “是。”龙浩追上刚离去不久的楚儿,“楚儿留步,义父要你回大堂。”
    楚儿心下一惊,她根本不想回大堂,刚才松下常鹤看人的眼神真教人浑身寒毛直竖!不知为何义父要她见松下,向来义父都不曾让她们和客户会面的。
    她惴惴不安地走回大堂,小心翼翼地探头一看,幸好,松下似乎已经离去。
    “过来。”樱田门酽坐在太师椅上,满是纹路的老脸看不出情绪。
    “是,义父。”楚儿唯唯诺诺地点头,入内。
    “你今年也二十二岁了吧?”樱田门酽问道。
    楚儿点头,没想到义父竟然将她的年龄记得这么清楚。
    “这个年纪应该是体能上的**,如果选在这时退休未免可惜。”
    “义父希望我‘退休’吗?”楚儿忍住讶异地问。
    “坦白说,松下社长想要娶你过门。”
    他话一出口,楚儿震惊莫名,那个松下老得足以当她爷爷了不是吗?
    “我还没有答应,总得问问你的意思。”樱田门酽故作仁慈地道。
    “我不要嫁。”楚儿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
    樱田门酽露出笑脸,“你该知道自己是待罪之身。”
    ……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