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锦绣园(069):龙吉公主
QQ咨询:

锦绣园(069):龙吉公主

  • 作者:珠雅
  • 出版社:内蒙古人民出版社
  • ISBN:9787204080168
  • 出版日期:2005年10月01日
  • 页数:158
  • 定价:¥4.50
  •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什么仙姑、公主的?
    八成又是个骗吃骗喝的神棍吧?!
    平时疯言傻语也就罢了,
    架子居然还大得很,
    动不动就叫他“退下”,
    真是气人!
    但偏偏他又忍不住怜惜她,
    一颗心全因她而百转千回……
    唉!莫非她当真是他命中的克星?
    文章节选
    1
    吾非别人,是天上帝亲女,瑶池金母所生,因那年蟠桃会,该我奉酒,有失规矩,语犯清戒,将我贬*凤凰山青弯斗阙,或乃龙吉公主是也。
    ——《封神演义》
    龙吉公主下凡临行前,领着侍儿紫云前去瑶池拜别母亲。
    一见瑶池金母,拜伏在地,泣道:“女儿触犯天颜,今日正该下凡,特来拜别母亲。”
    “龙吉。”瑶池金母伸手将她拉了起来,轻轻抚着她柔软的细发,柔声道,“你此番下凡,虽然身处红尘,但你与紫云侍儿切记不可多言多事,轻泄天机,再惹俗孽,知道吗?”
    “女儿知道。”龙吉公主点头答应。
    “紫云。”瑶池金母又道,“你修行尚浅,指派你陪公主落凡,乃修道试炼,你二人需互相扶持,好自为之。”
    紫云伏身下拜,“是。”
    龙吉迟疑了一会儿,开口问道:“那……母亲何时才派旌幡来接我们?”
    “我的儿,你今被贬下凡,也是天数始然,要去了却人间一段俗缘,其余的事你就不必再问了。”
    “母亲……”龙吉公主自幼娇养蕊宫,无忧无虑,而此番别离,却是前途茫茫、祸福难定,她不禁黯然落泪。
    瑶池金母恐她误了时辰,宽慰道:“龙吉,你放心,你自然有返本归原,重回瑶池的**。彼时再修身命,方是真仙。知道吗?”说着玉指朝东方一指,霎时云开雾散,人间在即,她道:“你今往东方守时待命,自有结果,去吧!”

    “唉,公主,其实我到现在都还想不透,您怎么会为听了一个凡人箫声,而耽误蟠桃盛会这样的大事?”紫云边走边抱怨,“难怪天帝要怪罪了,将你谪贬下凡。”
    龙吉不答。
    紫云又叹了一口气,道:“听说凡人心机重、心眼多,贪婪狡猾,*虚情假意了,咱们不知怎么应付才好呢。”
    “瞧你说的!”龙吉瞅了她一眼,“你怎知凡人就这么野蛮?”
    “想也知道。”紫云小嘴一撇,“你看他们成天为了点小事,吵吵闹闹,一会儿又这个打那个,那个又打这个,没完没了地打仗,那还不野蛮?”
    龙吉公主只是淡然一笑。她生性向来内敛静默,也不多言,只任小婢没完没了地一路叨念着。此时一阵清风拂来,将她两人的面纱吹得飘飘荡荡。
    “这里有一条小溪。”紫云欢呼,���道,“咱们在这儿洗洗手、吹吹凉风再走吧!这天真热,才四月呢!”她迫不及待地揭了面纱,弯身掬水泼了泼脸,“呼,舒服多了。”
    龙吉公主跟着也在溪旁的大石上坐了下来,玉手一拨,揭去脸上薄纱。
    只见她秋波灵动,色色动人,好一张绝世**的艳容。再一细看,不难发现她眉目之间甚是淡然清静,全然不见一丝喜怒情绪,且又多一分超凡脱俗的雅致贵气。
    凉风吹过,脸上少了这层隔阂,顿时觉得清凉不少。龙吉伸手拂去垂在眼前的一绺细发。望着水面被风吹起的阵阵涟漪,静静思索着下一步该怎么走。
    其实连日来,她也忍不住会回想那日情景:蟠桃盛会,该她奉酒,结果她却姗姗来迟,大失规矩……

    话说那日,龙吉公主跨青鸾欲赴瑶池蟠桃盛会,原本她是赶早的,只是途经一座不知名的好山,不经意低头一看,但见一高山湖泊嵌在环山幽壑之中,宛若明镜。此时天上玉盘高挂,晶晶亮亮映在水中,一上一下,皓月清波,龙吉一时贪看月色,不觉止行,落将下来。
    她立在湖畔松阴之下,赏玩景致,享受清幽。站了一会儿,正打算离开时,却闻一缕箫声隐约传来。
    那箫声时而清丽婉转、时而凄然盘旋,教人如醉如痴。
    龙吉公主隐身树林中,听着箫音,一时之间心荡神驰,完全忘了蟠桃盛会之事。想她乃仙人,原本贪嗔痴三尸尽除,却没想到在此时一动尘心,牵动凡念,因而种下罪愆。
    原来那吹箫之人乃当朝卫国大将军洪瞡。正巧他当日班师回朝,驻军在山脚下。而他一人则趁着月色,信步上山。
    眼看明月当头,古木乔松,甚是清幽。一时兴起,便拿出怀中洞箫,对着湖边月色吹奏起来。此时天空地静,林里的箫声更显清雅飘然,又像有无数心事倾诉,声韵悲切,令人闻之动容。
    也是因他继承父志,长年征战在外,奔波颠沛,如今见夜静月明,不免心生寂寥感慨。
    一时箫声渐止,余音尚在林间缭绕不绝。
    龙吉听罢,忍不住轻轻叹息一声。
    “是谁?”洪瞡自幼内外兼修,自然练得耳目机敏,他回头喝道,“是谁躲在林里?”
    龙吉一惊,若换在平时,她才不欲现身与凡人打照面,但她出身尊贵,行止坦然,如今既让人发觉了,岂肯再鬼鬼祟祟躲在暗处?所以也不及细想,当下便从树后走了出来。
    洪瞡只见一个女子身影,莲步轻移,现身于月下。白衣白裙,衣袂飘飘,莲步徐行,还隐约带出一阵香风,当真恍若仙子。
    不过彼此相距有段距离,天色又暗,是以五官面容看得并不真切。
    “你……”洪瞡正要上前出声相询。
    “将军,是我!”正在此时,却见一个侍卫提着灯笼,从另一方向走出来,“我方才听您在吹箫,不敢打扰,所以不敢出声……”
    洪瞡转头一看是亲卫秦大德,便随口答应一声:“原来是你躲在这树林里。”待回头想再看那月下佳人,怎知却已不见人影,“咦?”他忙奔到树旁,“姑娘?姑娘?”
    秦大德一怔,“什么姑娘?”
    “你没看见吗?方才树下站着一位姑娘……”洪瞡指着方才龙吉所站之处,“她就站在这里。你没看见吗?”
    秦大德跟了过来四下看看,搔搔头,“没有哇,我没注意。不过这种荒郊野地,哪来的别人?”
    明明就有。他又不醉不昏,怎么可能看错?
    洪瞡忍不住跺脚气道:“都是你,没事跑来做什么?惊扰了佳人,人家这才走开。”
    “是您方才出声叫唤,我才出来的。又不是故意打扰……”秦大德委屈道,“而且我是看将军一个人出来那么久,不放心,才特地出来找您。”
    “找什么找?你还怕我丢了不成?”他没好气地说,“多事!”
    秦大德神经兮兮地四下张望,压低嗓子道:“将军,您刚才真的看见了一位姑娘吗?”
    “是啊。”
    “可是您想,在这荒山野岭又是深更半夜的,怎么会平白无故出现一个姑娘家?我在想说不定是那个……那个不干净的东西。”他说着不觉寒毛竖直,“我娘以前就常跟我说,在那种人气少、阴气盛的地方,就会有那种不干净的东西呢!您看这里不就是阴森森的……”
    “不干净的东西?”洪瞡瞪他一眼,“去你的。你才不干净呢!”
    秦大德忙道:“是真的,您不信,我娘就说过,小时还带我算过命呢,幸好算命的说我八字重,那些妖魔鬼怪都不敢近身,所以不怕的。不然您看,我一来,她就吓跑了。”
    洪瞡啐道:“什么八字重,我看你根本就是胖!”他气得掉头就走,一面挥着双手,骂道:“你不说自己是个浊物,臭气熏天,把神仙都给吓跑了,还夸自个儿八字重!真是恶心。”

    当他主仆二人对话时,其实龙吉公主并未走远……
    “哎呀,我怎么糊涂了?”龙吉见秦大德现身,恍然大悟,忙施了隐身术。
    忽地她心下又懊恼,“想他一个凡人,怎可能发现我?原来他听到的是那个粗人的声响,不是我,怎么我反倒是自己站了出去,真是的。”
    又听到秦大德说自己是妖魔鬼怪,更是忍不住好笑。洪瞡倒是替她辩了几句:“这个人倒是有慧眼,不像那个胖子,口里不干不净的,真该给他点教训。不过这位年轻将军长得昂藏俊秀,皎皎出尘,像是在哪儿见过似的?可是仙凡路回,怎么会呢……”她正胡思乱想,猛然记起,原该赶赴蟠桃盛会的……“哎呀,糟了!”她忙跨上青鸾赶赴瑶池而去。
    就这么一耽搁,使她获罪于天,贬落凡尘。
    洪瞡因心里挂记着前一晚的奇遇,故令士兵多休息一日,趁着白天自个儿则又上山走了一趟,但这一路上除了遇见一位捡柴火的老人家外,并不见任何人家落居于此深山僻壤之处,心中不禁纳罕。
    “难道真如秦大德所说的,她……不是人?”他又忍不住回想那匆匆一瞥,“虽然看得不清楚,但觉得那女子周遭仿佛裹着一层光似的晶莹闪亮,说是九天仙女还差不多,怎可能是邪魔外道之流呢?啐,都是这个死胖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除了知道附近的人都叫这座山为“凤凰山”之外,再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于是他只得领军继续赶路回朝。

    数日后,洪瞡抵京凯奏谒圣。龙颜大悦,命内侍将许多赐物备出,除黄金贵物之外,还有一把难得的“青泉宝剑”。
    天子曰:“宝剑配英雄,朕就将这柄剑赐给贤卿。”而后又特赐御宴贺功,命阁臣数人作陪。
    宴中班部阁臣徐大学士见圣上心情**,跟着上前奏道:“圣上怜才,曾面许钦赐八公主为洪将军妻,如今算来,洪将军三年服丧之期即满,圣上何不顺道再添一件喜事?”
    “喜事?啊,是了!”天子展颜笑道,“多亏得贤卿提起。事隔一年多了,朕几乎都忘了这件事。”又问洪瞡:“老将军祭日为何?”
    洪瞡忙上前答道:“十月初十。”
    “嗯,这样算来也还有半年才满孝。”天子想了想,又道:“依朕看,贤卿与公主婚期就定在年前好了,让你们在年前完婚,也了却朕的一桩心事。”于是交代内侍官,“传朕旨意,命礼官尽快择定吉日,好替洪将军与公主大婚早做准备。”
    一时之间,群臣恭贺声不断,由于洪瞡先前得了圣上所赐的“青泉宝剑”,故俱称他为“青泉驸马”。当下君臣欢宴,乐声不息。
    而后几日,百官见洪瞡得圣上如此宠眷,自不免纷纷前来趋承庆贺,衣冠车马,熙熙攘攘,行馆前车水马龙、冠盖云集。
    而此时京城一带也早传遍,人人皆知他身为卫国大将军又是青泉驸马,简直占尽人间美事,是皇上身边的数一数二的爱将宠臣。
    为了接待川流不息的访客,洪瞡也为此多留在京城行馆数日,耽搁了一阵子才得空返回位于城郊的将军府。
    待洪瞡领着几个亲卫返家,车驾才近洪将军府,就见亲眷仆人早已欢欢喜喜地在门口迎接。一见他的车马轿舆鸣锣开道而来,忙放起花炮,一时之间喜气洋洋,热闹非常。
    洪瞡之父原是潼关总兵元帅,两年多前因病去世,当今圣上见洪瞡英雄少年,年纪轻轻便跟随父亲南征北讨,且才术双全,立功无数,便让他承继父志,袭封将军头衔。
    而洪瞡倒也不负众望,几次带兵征伐,所战皆捷。圣上龙心大悦之余又钦点他为凤翔公主驸马。及*此时,他洪家一门可谓圣眷正隆、富贵一时。
    这时洪瞡含笑下轿,在众人簇拥下进了大厅,**件事就是到宗祠祭祖,感谢祖先庇佑;回头又要打赏下人小辈,闹了一阵,这才有空与家人及近族亲眷等坐下好好寒暄。
    回到家,到底是松了一口气,心情顿时轻松不少。“这下可以好好休息一阵了。”他笑。又对端坐堂上的妇人道:“姨娘,我这阵子不在家,府里又劳您操心了。”
    “哪有什么?”柯姨娘是洪老将军的侍妾,自从老将军及夫人先后去世之后,洪府就一直由柯姨娘来当家。柯姨娘笑道:“倒是你这一仗辛苦了,瞧你还真是瘦了不少,回来该好好补补才是。”又问:“对了,我们在家等你好些天了,怎么今日才回来?”
    “我可是早想回来了,只是走不开。”洪瞡笑道,“前几日在京城行馆,日日送往迎来,简直比打仗还累人。”
    “人家还不是看大哥这会儿可是圣上跟前的红人,所以才赶着来巴结,不止你在京城热闹,这几天咱们家里也多了许多来拜望送礼的。”洪癐的话语中似乎流露出些许酸味。
    “听说圣上已经降旨,说是让你年底前与公主完婚,是不是?”柯姨娘倒是一脸兴奋,喜道,“那真是太好了!咱们也得开始准备、准备了。”
    洪瞡淡淡一笑,“说是这么说,可日子还没定呢,不必急。”
    不知怎么地,对于这桩钦点婚事,他一直提不起什么劲儿来。
    柯姨娘又道:“听人说凤翔公主美丽贞静,通文达礼,想她再过不久就要嫁到咱们家了,我长这么大,也没见过公主长什么样,还真是好奇……”
    洪癐听了,忍不住插嘴笑道:“公主也是人,一样两只眼睛,一张嘴,有什么好好奇的?”
    “啐,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说话!”柯姨娘笑骂。
    洪瞡在旁但笑不语。
    凤翔公主?他连她是高是矮、是胖是瘦、人品如何全都一无所知,什么美丽贞静,通文达礼?说得跟真的一样,不过是些马屁精拍出的马屁罢了。当中有谁真的见过凤翔公主真面目来着?
    老实说,他觉得红袖楼的昭臖可能还比较对味。*少看得到、摸得着……
    “哥,你在想什么?”洪癐见他发呆,脸上似笑非笑,问道,“难道你这次在宫里见过凤翔公主了吗?她美吗?”
    洪瞡忙回神,“不,我没见过她。公主一向待在深宫内苑,怎么可能见得着呢?你们别想太多了。”他又笑,“免得到时真见到了本人会失望的。”
    “怎么连你也这么说?”柯姨娘瞪眼道,“人家可是位公主呢!”
    众人一笑。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