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锦绣园(083):赖着你
QQ咨询:

锦绣园(083):赖着你

  • 作者:珠雅
  • 出版社:内蒙古人民出版社
  • ISBN:9787204080168
  • 出版日期:2005年10月01日
  • 页数:156
  • 定价:¥4.50
  •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她的爱情种子才刚发芽,
    隔天他就休学了!
    哼,当年害她哭得乱伤心一把的,
    现在他还有胆子出现,
    并以利益交换为条件,
    叫她的上司将她“转让”给他?!
    以为她没啥脾气就可以这么吃定她吗?
    想都别想!
    文章节选
    楔子
    “三年八班姜尚磊,三年八班姜尚磊,马上到教导处来。”
    即将午休时分,某所高中的广播声响遍全校。
    这是铁面教官第三次重复广播,语气平板冷淡。
    十分钟之后,铁面教官再度广播,声音似乎有点冒火了。
    “三年八班姜尚磊,马上给我到教导处来!”
    三年八班教室里的学生,或立或坐,全都惊恐地憋着气,异常沉默地瞪着天花板上的广播器,仿佛在等待某种判决。
    又过了十分钟……
    “姜尚磊!你再不出现,三年八班全班给我到教导处来罚站——”
    铁面教官发狂的大吼声透过广播传来,所有在广播器底下的师生,全都不由自主地用力捂住耳朵,抵挡喇叭的破音。
    同时之间,校园中某间教室里顿时传出哀鸿遍野的声音,好不凄惨。所有经过这间教室的学生,无不先仰头看看墙柱上挂着“三年八班”的牌子,再看向教室里受到池鱼之殃的学生们,对他们投以万分同情的注目礼。
    看样子,三年八班那个名叫“姜尚磊”的同学,并没有乖乖去教导处自首。
    从他进学校的那一年起,上从校长,下到福利社阿姨,全都知道这个人。
    姜尚磊大恶不犯,却小恶不断,老是我行我素到令人头疼的地步。虽然不玩结党集派那一套,却老是打群架,因此铁面教官常常广播找他去教导处“联络感情”,而这三番五次的广播,让他想不出名也难。
    但是姜尚磊对于铁面教官的召唤老是爱理不理,心情好就出现,心情不爽时谁也别想找到他,惹得铁面教官的铁面经常气到龟裂,*后干脆直接威胁姜尚磊的同学,借此逼他自动投案。
    “阿磊又做了什么鸟事惹毛铁面教官了?”
    “不知道啊!早上**节下课后就没看到他了。”
    “他要不是在校园里抽烟被抓到,就是打架的事又传到学校了。”
    “赖竺妮呢?赖竺妮呢?”
    “对啊!赖竺妮在哪里?”
    说起“赖竺妮”这三个字,在三年八班危急存亡的关头时,简直不输“嗡嘛呢叭咪哞”六字真言,比观世音菩萨还灵验。
    然而,以往只要一喊,令人心安的答“有”声马上就会冒出,可今天却连喊了三声依然悄声无息,于是众人开始慌了。
    “赖竺妮不在?”
    “天啊!她去哪里了?”
    “有谁看见赖竺妮到哪里去了?”班长大喊,只收到众人面面相觑的表情。
    众人呼唤芝麻开门时,芝麻竟然不在,是让人何等恐慌的事?
    “赖、竺、妮啊啊啊——”班长悲愤又绝望地仰天狂呼。要想找到姜尚磊,只能靠她了呀!
    “有……有!”略带惊吓的怯懦应答声,从教室后门幽幽地飘进众人耳里。
    众人含着泪花猛然回头,一只只眼睛倏地迸出光亮,简直像是看到救世主一样。
    一个长得十分白净的女孩缩着肩站在教室后门,似乎无法承受整间教室的人对她投来强烈的期盼目光,黑白分明的双眼在凌乱的刘海下慌张地眨呀眨,不知所措地将班主任要她带回来的全班周记紧抱在胸前做盾牌。
    班长兴奋地冲到女孩面前,吓得女孩向后缩了缩。
    班长伸出双手,用力地抓住她的双肩,以防生性胆小的她,真的会像只小白兔一样,跳起来逃之夭夭。
    “你快去把姜尚磊挖出来绑到教导处去!快!”
    “我?”赖竺妮指指自己的鼻尖。
    “对,你,快去!不然我们全班都要去教导处罚站了啦!”
    姜尚磊那个怪物,逃课从不跷出围墙外,可是却很有本事,能在这个小不啦叽的校园里藏龙藏到没人找得着。
    但只要赖竺妮出马去校园晃上一圈,五分钟后,远远地就会看到姜尚磊一路打着呵欠,懒洋洋地跟在她身后走进教导处。
    “姜尚磊并不难找啊……”赖竺妮皱起眉头。只要她在校园里随意走一走,就会在草丛里踢到他了啊!
    “这三年来,大家掀翻全校地皮都找不到人,只要你出马晃个五分钟就找得到,这项重责大任舍你其谁?”
    她这种特异功能,打从高一跟她同班起就已经见识过了,整整见识了三年,屡试不爽。
    *于为什么只有赖竺妮能找到姜尚磊,这不只是众人永远的疑惑,连她本人也不是很能理解。
    不过,不管他们两人间是有什么默契还是什么灵犀一点通的,他只求她能把人带去自首,让全班免去罚站丢脸的危机。
    “别浪费时间了,全班同学午休的幸福时光都掌握在你手里了。求求你,尽量在十分钟……不不不,五分钟之内找出姜尚磊,别害大家都跟着他倒霉!”班长不由分说地将一条童军绳塞进她手里。
    “给我绳子干吗?”赖竺妮瞪着童军绳,“不用绑他吧?只要说一下,他就会自动去教导处——”
    “记得要把他仔细绑好,送到铁面教官手上!一定要送过去,知道吗?”班长对她的话恍若未闻,不由分说地将她推到楼梯口,合掌恭送她。
    “喔……”看看童军绳,又看看班长跟其他同学对她无比信赖和期盼的目光,赖竺妮抓抓头,乖乖领命下楼去找人。
    “哎呀!”
    走过校园围墙边的荫凉草地,赖竺妮的脚尖冷不防地踢到障碍物,**不稳地朝草丛中摔去,跌到一具温热的躯体上。
    摔得七荤八素、头上小鸟啾啾乱叫的同时,她心中也明白自己踢到谁了。
    当头上那群开联欢会的小鸟好不容易飞光了,她眨眨眼,才发觉自己的双眼正对着一张极为好看的俊脸,不由得看傻了。
    这张俊脸上有一对充满个性的浓眉、深长的单眼皮,双眸像是永远睡不饱的样子,高挺丰厚的鼻翼下,配着少有笑意的薄唇。
    他不笑的时候,酷酷的表情有些可怕,但是他若不经意地微微勾唇笑一下,全校女生马上就被他那股又帅又坏的气质给迷得疯狂不已。
    虽然同班了三年,她早已对这张脸很熟悉,但这么近距离地看着,心头照旧忍不住给他小鹿乱撞了起来……
    一看是她,俊容微微扭了一下,随即十分认命地低叹:“你到底是如何找着我的?”
    当年**次被她找到时,他不悦中带着惊讶;第二次被她找着时,他依然没好气,心头却隐隐震惊了一下;接连几次的震惊之后,他从此对她认命了。
    她之于他,就像是装了专门锁定他的雷达一样,不管他躲到哪里,她总有本事揪出他,简直是他命中的克星。
    更见鬼的是,当她软软开口要求他去教导处报到时,谁说话都不甩的他,竟然还会乖乖地跟着她走……
    这种奇妙的心情,也让他疑惑了整整三年。
    她没听到他的叹息,兀自望着他发傻。
    俊脸上的浓眉微微一挑,薄唇露出似笑非笑的弧度,她才忽然醒来。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她像乌龟一样划动短短的四肢,却怎么也无法从他身上翻下来,*后还是靠他伸出手掌撑起她的腰,她才顺利坐起来。
    “饭多吃一点。身材这么单薄,一点肉也没有。”男孩也跟着坐起来,有些嫌弃地伸手捏捏她的腰。
    “好。”她反射性地缩起腰,跪坐在他身畔,回答的语气有些受伤。
    “小傻瓜,你今天带童军绳来做什么?”男孩懒洋洋地拎起那条掉落在他身上的绳子。
    “班长交给我的。”赖竺妮抓抓头,不好意思地傻笑。
    男孩瞥了她一眼,没说话,突然又倒回草丛里合眼睡觉。
    “喂,姜尚磊,大家都在找你。”她怯懦地伸指戳戳他的手臂。
    “我听到了。”他闭眼回答。
    “那……”她迟疑地望着他。
    他平常听到她这么讲之后,都会二话不说地起身跟她走,怎么今天竟然一动也不动呢?
    “你带绳子来,是怕我会跑掉?”他终于张眼,眼神看起来有点凶。认识三年了,她对他还是这么不信任?这个念头让他感到一阵不悦。
    “不是。”她飞快摇头,敏感地察觉到他似乎生气了,却不知道他的怒气从何而来。
    男孩重新坐起,沉默地对着草地挥甩童军绳,挥了几次之后,一次比一次用力,火气似乎越来越大。
    “对不起,我下次不会再拿绳子了。”她微微屏着气道歉。
    他是真的动怒了。
    “你知道一个女孩想绑住一个男孩,代表什么意思?”他停手,忽然将童军绳丢还给她,吓得她连忙接住。
    “送……送去教导处?”她眨眨眼,看着手中的绳子。这是班长交代的。
    “呆瓜!”男孩翻翻白眼,站起来拍拍裤子上的草屑。
    “喂……”她跟着站起来,小心翼翼地仰头看他。
    虽然两人都还正值发育的年纪,可是此时的他,已经整整高出她一个头以上了,日后不管她再怎么努力抽长,肯定是长不到他那般的高度了。
    “你不绑我?”他低头看她,表情高深莫测。
    她用力摇头,一脸坚定。
    开玩笑!她只是带着绳子来,他就气成这样了,真要绑他,搞不好会被他吊起来毒打一顿呢!
    “你不绑我,那我要绑你。”
    他拿走她手中的童军绳,熟练地将绳子打了一个圈结,套进赖竺妮的双手手腕后,抽一下,将她的双手牢牢束紧。
    “姜尚磊,你做什么?”赖竺妮吓得几乎尖叫,张口结舌地瞪着自己被绑的双手。
    “记住了,从今以后,你是我的,不准被别人拐走,知道吗?”他的表情变得好严肃。
    “为什么?”她惊慌地扯动被绑缚的双手,无暇理解他话里的涵义。
    怪了,他怎么这么会打结绳,而且打得这么实,还会越扯越紧?他是在哪里学的啊?
    她紧张得额头冒汗。
    “谁要你叫赖竺妮。”他意有所指地轻笑一声,突然低头吻住她的唇。
    她瞬间石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夺走自己的初吻。
    当他意犹未尽地放开她的唇后,她结巴得说不出话,完全吓傻了。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