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希望的理由——著名生物学家简·古多尔的精神之旅
QQ咨询:

希望的理由——著名生物学家简·古多尔的精神之旅

  • 作者:[英]古多尔等 祁阿红
  •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 ISBN:9787532726332
  • 出版日期:2001年09月01日
  • 页数:254
  • 定价:¥19.60
  • 分享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本书是英国**生物学家和动物行为学家简·古多尔的回忆录,鲜活生动、发人深省。在这部著作中,她详细回顾了自己不平凡的人生经历乃*个人精神上的漫漫旅途,她对人生的深刻观察并不亚于她在坦桑尼亚贡贝溪动物保护区研究黑猩猩时所进行的深刻观察。在蹒跚学步起,她就对世上的各种生命形式充满了好奇。在长大成人过程中,她受到《人猿泰山》和《丛林故事》的鼓舞。她为**古生物学家和人类学家路易斯·利基博士工作,在贡贝的科学研究中取得重要突破,而*终成了对我们的知识世界*有影响的贡献者之一。在本书中,她不仅详细地叙述了40年前向世人介绍贡贝黑猩猩的故事,而且 坦诚地讲述了自己的一生--讲到她的母亲、儿子、已故的丈夫、她的朋友以及许多素不相识的人给她的爱和支持。她以令人信服的理由谈了我们为什么可以而且必须向我们自己心灵中的圣贤敞开心扉。简·古多尔博士酷爱自然,但却面临着人类破坏环境所造成的危险、不公平、物欲、种族屠杀的挑战。她提出了自己对这些危险的独到见解,称赞了为地球的新生而奋斗的人们。这就是希望的理由。
    文章节选
    我们于黄昏前到达奥杜瓦伊峡谷。随后我们迅速支起帐篷,点燃篝火。我真后悔当初没有做日志,否则多年之后的今天能有一份书面记录该有多好!我到奥杜瓦伊的开头几天究竟有什么样的感觉呢?我从八九岁开始就一直梦想到非洲去,与野生动物一起生活在矮树丛中,如此算来也有大约14年了。早晨醒来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就生活在梦想的世界之中,梦想成真了:动物就在那里,在我们帐篷的四周。吃过晚饭后,我们坐在篝火边,常常可以听见远处狮子的吼声。吉莲和我共住一顶帐篷。后来我们躺在帐篷里的小床上,有时候还能听见一些频率很高、非常奇怪的咯咯声,像猫叫一样的悲鸣声,以及与众不同的呜咽声,我们知道,那是带斑鬣狗发出的声音。
    每天工作结束后,吉莲和我就自由地到处转一转。有时候我们还下到峡谷底部。那里长着金合欢属树木和叶子像匕首的虎尾兰属植物和野生龙舌兰。有时候我们爬上陡峭的斜坡,到平原上去走一走。那里的草受到旱季烈日的暴晒,叶子已接近枯黄,只有被无情的风扬起的灰尘蒙着的地方才有一些生机。草原上的大批角马、斑马、汤姆森瞪羚早已销声匿迹。它们的迁徙跟它们所需要的水源有关,它们会随着降雨的情况而迁移。可是我们发现,还有许多动物仍然生活在峡谷及其周围地区,因为它们可以从多汁的植物叶子和根上获得足够的水分。我们经常会惊动一对对的小羚羊。它们的身体顶多只有兔子那么大,非常讨人喜欢。有时候我们会碰到一些格兰特瞪羚,偶尔还会看见一两只长颈鹿在草原上闲逛。
    我们也有过一两次真正的冒险,比方说,我们就曾碰到过一只黑犀牛。犀牛的视力很差,可是那只犀牛已感觉到我们就在它附近。所幸的是,风是朝我们方向吹的。它用鼻子呼哧呼哧地嗅着,用蹄子在地上啪哒啪哒地刨着,用它那双猪一样的小眼睛朝四周张望,接着转过身,翘起尾巴,大摇大摆地走开了。我非常激动,等它离开后,我才觉得两腿发软,胸腔里的那颗心在怦怦直跳。我们亲眼看见了犀牛,而且是在步行的时候!还有一次,我和吉莲到了谷底那带刺的灌木丛中,我突然感到浑身上下很不自在,就像有人在注视着我似的。我转身一看,40英尺开外站着一只年轻的雄性狮子!它以极大的兴趣看着我们。吉莲想钻进浓密的灌木丛躲起来,但是我认为应当向上爬,到上面开阔的平地上去。我们小心翼翼地后退着离开狮子,慢慢朝峡谷边缘上方移动。那只狮子2岁左右,颈项上正开始长出蓬松的鬃毛。这个年龄的狮子好奇心特别强,而且那只狮子肯定从来没有看见过我和吉莲这样的怪物。它跟在我们后面*少走了100米,然后看着我们从峡谷边缘爬上平原。事后,路易斯对我们说,那是我们命大,只要我们撒腿一跑,它就会跟在后面穷追不舍——因为它无法抑制把我们当成猎物追逐的好奇心,就像小猫追着绒线球玩一样。
    我去贡贝的目的,既不是为了证明黑猩猩比人好或者比人坏,也不是为了给自己一个讲台来发表关于人类“真正”本性的咄咄逼人的讲演。我为的是去学习,去观察,去把观察结果记录下来;我只想把我的观察结果和我的想法以尽可能清晰的方式坦诚地和其他人交流。当然我的态度很明确,无论事实是如何的不确定,我们还是应当予以正视,而不应当加以否认。
    关于贡贝黑猩猩群落之间冲突的细节发表之后,的确有几位作家引用了其中的资料,并提出这一劳永逸地证明了暴力是深深植根于我们基因之中的,是我们从我们灵长目祖先那里继承来的。他们得出结论说,人类是嗜血成性的,因此暴力和战争是不可避免的。随着1976年理查德·道金斯的《自私的原因》的出版,这种观点的可信度就更强了。道金斯从社会生物学的角度研究了人类的动机,他认为我们的行为主要是由我们的基因所决定的。由于这些蛋白质微粒的主要“目的”就是自我繁殖,所以我们的所作所为大多是由遗传生存的需要所决定的,是通过我们自身的成功繁衍或者通过我们亲戚的成功繁衍而实现,因为他们和我们共享着一部分基因。这就意味着,为了确保我们的基因得以延续,我们可能帮助我们的亲戚,尤其是与我们关系*近的那些亲戚,如兄弟和姊妹。·如果我们帮助的是非亲戚呢?这其实不是因为人类有关爱之心,而是因为我们(或者更确切地说是我们的基因)“希望”我们的善行能有所回报。我今天救了溺水的你,希望有**你能救我,或者救我的亲戚。我们天生就是自私的——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基因的生存。道金斯在此后发表的一篇论文中进一步评论说,我们不应当希望有什么上帝来帮助我们,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由“盲目、无情的冷淡”所主宰的宇宙之中。
    道金斯的书之所以如此畅销,我认为,部分原因是它向许多认为人类是自私残酷的人提供了借口。这是因为我们的基因。我们是无能为力的。与此同时,医学研究揭示,许多心理障碍是由生理原因引起的。也许否认对自身丑行负责可以得到一些安慰。我回想起纳粹大屠杀的幸存者讲述的那些惨无人道的残酷折磨。一个被人认为有文化和文明的国家,为什么会做出这种大规模的屠杀和种族灭绝的行为呢?道金斯的理论能解释这一点吗?
    我当时的结论认为,而且我现在依然认为,否认人类具有内在的侵略性和暴力倾向是没有意义的。当我的小宝宝格拉布似乎会受到伤害的时候,我自己会不由自主地感到愤怒,这就是一个很有说服力的例子。许多科学试验表明,侵略性的行为模式*少是很容易模仿的。70年代初期,我在斯坦福大学担任副教授的时候,心理学家罗伯特·宾多拉正在进行一项试验,测试儿童对侵略性行为模式的模仿程度。他拿出一个假人,把它放在一群两三岁的幼儿中间,然后对它又打又捶,又踢又踩。每个动作他都做得很慢,一招一式都要重复好几次。后来在几个不同的时间,他让这些孩子有接近这个假人的机会,记录下他们的反应。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他的小研究对象都想去打那个假人几下,许多动作都是他演示过的。这为反对儿童看有暴力镜头的电视的观点提供了很好的论据。(我倒希望进行一次类似的试验,试验中对假人施以亲吻、拥抱、抚摸等动作。可是从来没有人做过这样的试验。)
    贡贝黑猩猩的行为为许多理论提供了燃料,许多科学家对此进行了热烈的争论。用它——或者不用它——来佐证或者批驳自己提出的人类侵略性本质的理论。可是我在贡贝的工作为的是更好地理解黑猩猩的侵略性。我的问题是:在类似人类通向仇恨、罪恶和全面战争的道路上,黑猩猩已经走出了多远?
    德里克去世之后,我去白桦山庄住了一阵子,而后返回坦桑尼亚。德里克的遗愿是进行火化,然后将骨灰洒进他生前所热爱的大海,洒在印度洋里他*喜欢的一处海域——我们常在那里一起潜入水下,不无惊叹地欣赏着鬼斧神工的珊瑚世界。我实在很难受,尤其是到了希思罗机场,他们把盛着他骨灰的盒子递给我的时候。一个活生生的人现在就剩下盒子里这一点点东西了。我双手接过骨灰盒,心如刀绞,在他过世已近20年后的今天,当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后来我把这粉末状的骨灰抛洒出去,让它随风飘去。那是我亲爱的丈夫那经过炽热的烈焰净化的血肉之躯。天下着雨,很冷,我感到呼吸困难。骨灰飘落在海面上,很快就将被水下珊瑚世界的生机勃勃的生命所吸收。
    一个星期之后,我返回贡贝。我离开那里已经好几个月了。在那里工作的人听到德里克的消息无不感到悲伤,可以理解,这其中也包含了他们对自己未来的担忧。我希望这古老的森林能治愈我的心灵,能给我以力量,希望跟黑猩猩的接触能减轻我内心的痛苦,因为他们对于生活所带给他们的都能接受。
    开头两天我的确伤心不已,尤其到了晚上,我独守在屋里——德里克、格拉布和我在这里共享过天伦之乐。这里原来颇有人气,现在却阴森森的。到了第三天上午,发生了一件事。我非常难受地坐着,两眼望着湖面不断变化的颜色,独自喝完咖啡后,准备去找黑猩猩。我爬上斜坡,朝喂食站走去的时候;发现自己突然笑了:我现在走的这段小道,腿脚不方便的德里克曾觉得很难走,走得很累。可是现在只剩下我这个凡人还在这酷热中奋力攀登——他已经轻松了,解脱了。他正在笑我呢,所以我也大声笑起来。
    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更令人感到奇怪。我躺在我们曾经共享的大床上,耳边传来湖浪拍岸的声音、蟋蟀的叫声和夜间其他熟悉的声音。我并没有指望很快就能睡着,可是睡意却来得很快。夜里,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我醒了。我是醒了吗?不管怎么说,德里克在那里。他面带微笑,栩栩如生。他在跟我说话。他似乎说了很长时间。他跟我说了一些重要的事情,一些我应当知道的事情,以及应当做的事情。就在他说话的时候,我的身体突然变僵了似的,我感到血液在奔流,耳朵嗡嗡直响。血液哗哗地、哗哗地、哗哗地在我僵直的身体里流淌。我慢慢地放松下来。“嗯,不管怎么说吧。”等我能说话的时候,我说了,也许说的声音还很大。“*少我知道你真的在这儿。”几乎就在这时候,刚才的感觉又恢复了。我的身体又僵直起来,那哗哗声再度响起。记得当时我心里在想:我肯定是要死了。不过我一点也不害怕。等一切都停下来之后,我什么也记不得了——只记得德里克来过,他给我带来一些消息,而且我很高兴。仅此而已。没有什么格言之类的东西。几乎在同时,我又沉沉地睡去。
    后来我回到伯恩茅斯,给一位有神视能力的久写了封信。她在以前曾经给了我外婆很大的帮助。她已经退休,而且也为自己丈夫的死而悲痛不已。但是她答应跟我通电话。我跟她说了所发生的事情之后,她先是一阵沉默,接着她说:“我丈夫死的时候,我也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不管怎么说,如果下次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千万不要下床。”
    ……
    目录
    鸣谢
    前言
    1 童年生活
    2 初涉世事
    3 非洲之行
    4 贡贝印象
    5 孤身一人
    6 十年变迁
    7 失落之园
    8 罪恶之源
    9 战争前兆
    10 同情关爱
    11 生离死别
    12 走出阴影
    13 道德进化
    14 皈依之路
    15 希望之光
    16 劫后余生
    17 新的起点
    后记
    编辑推荐语
    简·古多尔博士是一位非凡的女性,杰出的生物学家。本书是她的回忆录,回忆了她一生研究贡贝黑猩猩的经历和心路历程。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