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生
QQ咨询:

  • 作者:(日)柳美里 翁家慧
  • 出版社:南海出版社
  • ISBN:9787544244138
  • 出版日期:2009年02月01日
  • 页数:249
  • 定价:¥22.00
  • 满39元包邮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生》为感人肺腑的作品。图书甫一出版,立刻引起巨大轰动,迅速荣登各大书店畅销书榜首。全书生死交织、温馨感人,在令人感怀而惊醒落泪的同时,却又生出无限的勇气和希望:与早年男友重逢,竟在他的癌症晚期!在他生命*后八周的时间里,她**能做的,只是记下他的离去,以及离去之后的空白……
    文章节选
    我偷偷看了一眼东由多加,他已经憔悴得眼窝深陷。呼吸很不均匀,吸入的气短而急促,呼出的气长而微弱。我的视线又转向点滴瓶,他吸气的时候,瓶里的药水一滴都不往下掉,呼气的时候,则吧嗒吧嗒直往下落。冰冷的液体每次滴答而下,东的身体就会随之发出些可怕的响动。这响动每每把我从简易床上惊起。两天前看过的X光片,怎么也不肯从我的视网膜上撤离。从片子看,他左右肺里已积满了水,侵入肺部的癌细胞变得像棉花糖一般大。东现在就像个溺水的人,连肺里也进了水。若是真溺水了,还能把他救上来,可现在,水积在东的身体里,不断往上涨。难道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不断往下沉?
    观察着东呼吸的频率,一旦他出现窒息,我立刻跑出病房,奔向护士值班室。国立癌症****医院的走廊上铺着地毯,这细密柔软的地毯吸尽我疾疾的脚步声,留给病房一片安宁。
    “他的呼吸很不正常。”
    我不得不跑向护士值班室,焦急地向护士诉说。护士和我一起来到病房,一边仔细观察东的脸色,一边给他测脉搏,然后,又对着手表数点滴。
    护士低头走出病房,我紧随其后。
    “点滴时不时停止,这是怎么回事?”
    “病人呼吸不规则,点滴也跟着没规律。”
    没人比癌症**的护士有更多机会接近死亡。对我和东,这不是寻常的场面,每一分每一秒,我们都忐忑不安,可在这些护士看来,不过是稀松平常的景象。我只好打消向她诉苦的念头,走回病房。
    关上灯,黑暗使我痛苦得难以呼吸;开着灯,灯光生生刺痛我的双眼。于是,我打开厕所的灯,虚掩着门,让一线光亮从门缝里漏出来。
    再次躺回简易床。不知是床还是我的身体,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将双手叠放在胸口,望着天花板。没想到和孩子分离竞如此痛楚。我并非害怕丈阳不能得到良好的照顾,有町田康和他的夫人敦子——试世上我*信任的两个人,丈阳将平安成长。我难过的是,出生才两个月的丈阳,就要经受与母���的离别。也许,此刻他正因听不到母亲的声音、闻不到那熟悉的肌肤香味,而陷入不安。这一刻,我无比痛恨自己,既不能挽回和东的时光,也无法弥补和丈阳错失的瞬间。
    不论是在怀孕时,还是在分娩之后,我都未曾深刻地感受过所谓的母性。毕竟,快要临盆的时候,东的癌症急剧恶化,悲伤一直占据着我的心,孩子即将出生的喜悦也荡然无存。
    如今,我和孩子天各一方,反而深深体会到,他是我十月怀胎孕育的新生命。我的子宫已空空如也,只留下一个巨大的空洞。我的身与心,均布满了空洞。
    侧耳倾听这空洞,好似听到丈阳单调的哭声在里面不断回响。
    回想起小学时,在图书馆借过一本书,书上记载着这样一个实验:把几只小兔从母兔身边带走,运到海滩彼岸,然后将小兔一只只杀死。同时观察另一边的母兔,竞发现其脉搏变化与死亡的小兔一致。当时,只觉这是个骗人的故事,遂心情烦躁地合上了那本书。
    而今,自己做了母亲,才明白过来,一旦丈阳有事,我不可能感应不到。即使我们远隔千里,也能听到他的诉说声在我耳边回晌。一想到丈阳那略显苍白的眼睑,我不由得抱紧双臂,用体温慰藉自己。
    东喉咙里又传来声音。他吐出了这口气,呼吸总算顺畅起来。我为这每一次呼吸亦忧亦喜。东还活着。
    一旦离去,意味着一切都将结束,而活着,就孕育了无限可能。不管看到多么令人绝望的x光片和验血单,我都不能放弃会有奇迹出现的信念。这一信念,是我心中长久以来的夙愿。*初,希望癌症彻底消失;接着,退而祈求东能再活五年,*少两年、半年……就这样,我的祈求变得越来越卑微。如今,我只祈求神明能祛除他的疼痛、呼吸困难和幻觉。如果一直看着他的肉体和精神衰败下去,我的精神也将彻底崩溃。难道,我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
    晨曦从阳台的缝隙里流进来。又是新的**,什么都没有改变。不变令人痛苦,变化却令人恐惧。要真有什么变化,那就是……
    我把手表举到眼前,一看,七点四十五分。医生上班一般较早,八点钟应该就起来了。再过十五分钟,我得给佐藤温大夫家打个电话,确认一下明天住院的事。
    八点整。我小心翼翼地从简易床上起身,尽量不弄出响动,从钱包里取出电话卡,走出病房。
    “佐藤大夫吗?我是柳美里,前几天在门诊时见过您。我和东本人商量过,他希望尽快转院……对,对……听说还剩下不带卫生间的单人病房,不知道可不可以入住?”
    “可以是可以,不过室圭大夫那边……”我们如此快就要转院,佐藤大夫吃惊得嗓门都变尖了。
    “东的幻觉很严重,几乎不能清醒地说话。今天是星期天,室圭大夫不在医院,实在不好意思打扰他。昨晚我已向东确认过,他说无论如何都不想在这儿待下去,今天就要出院。室圭大夫那边,我们只好改日再致歉。”
    “那我先和室圭大夫联系一下。”
    “明天我们需要带什么东西过去?”
    “我和室圭大夫商量之后再决定也不晚,先带上X光片和**信。”
    “东他现在无法排便,已经变得有些神经质。室圭大夫说,凭他现在的身体条件,根本不可能站起来走路,可他每天都自己走去厕所五六趟。然后我给他灌肠。”
    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理智告诉我,电话那头是个没见过几面的陌生人,应该礼貌地转达要点,然后挂断电话。可嘴里冒出的,竟是些不相关的话。大概由于两天没睡,一直和处于幻觉中的东说话,我对自己的语言已经失去控制了。
    “灌肠?”佐藤大夫惊讶地反问道。
    “东一个月没吃东西了,我也知道他排不出什么来,可不知怎么,我就是固执地认为,只要灌肠就能通便,一直被这个想法牵引着。”
    我语速极快,嗓门又大。一丝不安从心头掠过。
    “带厕所的单人病房,真的没有空的了吗?”
    “我还没确认,不过到四月份,应该有空出来的。”
    “请问今天几号?”
    “三月二十六日。”
    “还有四天……明天几点到您那边合适?”
    “十二点左右就行。”
    “那就拜托您了。”
    放下话筒,又拿起,拨号。离开病房令人害怕,回病房同样叫人害怕。
    “喂,您好,我是柳美里。不好意思,这么早就给您打电话,请您赶快起床吧。喂,喂……”连连叫了好几声,电话那头才传来北村易子沙哑的声音。
    “东晚上要回家住,我怕自己一个人照顾不过来。从昨晚到今晨,他不时拔掉针头跑出病房。*可怕的是,他把十八楼当作一楼,以为自己是在街边咖啡馆里,差点从窗口跳出去。要是在家里也产生这样的幻觉……阳台的门他能打开……”
    “好。今晚我住你家,我会尽快赶过去。”
    挂上电话,看到电梯的门正好打开。TBS《新闻23》的米田浩一郎从中走出。米田和生产伊立替康——一塞个我和东认为是*后的赌注的抗癌药物——的厂家“益力多”取得了联系,打听到全日本伊立替康用量*多的是昭和大学附属丰洲医院,并和该院消化道科的佐藤温大夫取得了联系。凌晨两点多,为东转院一事,我反反复复给他打电话,手机不通,就打去他家,让他的母亲代为转告。大概是看到了我的留言,也不管是不是星期天,他就匆匆忙忙赶过来了。
    “东现在睡着了。两天了,由于幻觉,他一直没法睡,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入睡。咱们到上面抽根烟吧。”
    走进十九层的吸烟室,我们隔着烟灰缸,相视而坐。我点燃一根七星。米田也叼起一根。一个看似访客的女子开始打电话,另一个患者厉声呵斥道: “不许打电话!影响我挂点滴!”
    那女子默不作声地离开了,这时,屋里没穿病号服的,就剩下我和米田。
    我把烟蒂扔进烟灰缸,又向米田要了一根,点燃。
    “东说他不想住在这里,要到自己睡惯了的床上睡觉,他还拔掉从脖子一直通往心脏旁的输液针头,光着脚从病房里跑出去。
    我也很想两个人就这样打车回家,可他吃不下东西,又疼得厉害,还有幻觉,根本没法在家生活……他想在自己的床上睡觉,想咕咚咕咚地喝水,可就连这小小的愿望,我都无法满足他。我已经什么都不能为他做了。”
    声音和烟雾粘在我的口腔里,我边抽烟边哭泣。抽完第三根,我突然备觉后悔,不该哭的。一个中年男子用毛线帽遮掩着光秃秃的脑袋,一个女子用围巾包裹着头部——滴入他们体内的,不是营养液,而是抗癌药物。
    “该回去了。”
    我低下头,站起身,和米田离开吸烟室。
    回到病房,东听见响动,睁开了眼。
    “听说您今天要回家。”米田的声音听起来很明快。
    东抬起头。
    “上厕所?”我问。
    ……
    编辑推荐语
    日本*高文学奖芥川大学作家凄美情爱力作,出版一周即登上各大畅销书排行榜榜首,生死绝恋,感动东京!
    即使看到地狱,也要把一份真情完整地描述出来,这就是柳美里。
    ——林真理子(**作家)
    生与死在这里弥漫着罕见的冷酷而又温暖的气息。
    ——**作家、《空镜子》作者 万方
    我们相遇于十五年前。那时你三十九岁,我十六岁。
    你是我生命里*重要的人:渊博高远的老师,宽厚慈爱的父亲,血肉相通的兄弟,肝胆相照的朋友,温柔如水的情人……
    后来,我们走失了。
    若非你到了癌症晚期,我们会重逢吗?
    眼睁睁看你滑向寂静的死亡深渊,我无可奈何,唯有记下你临去之时的笑容、你的叹息……
    仰望苍穹,**能做的,只有哀哀书写你的离去。
    与空白。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