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玩偶
QQ咨询:

玩偶

  • 作者:柴火棍
  •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 ISBN:9787208084087
  • 出版日期:2009年04月01日
  • 页数:279
  • 定价:¥25.00
  • 分享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玩股票?还是被庄家玩?玩感情?还是被女人玩?康南,一个赌性极强的浪子,凭着自己的经验和聪明在海外创办了一个对冲基金公司,管理操纵着上亿美金的资金,并在911之后席卷全球的股灾中立于不败之地。春风得意的他却被动地卷入了弟弟康北的非法集资炒股事件中。与此同时,康南也深陷于跟周倩和许子祺两个女子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纠葛。本以为能潇洒来去的他,却被许子祺偏执孤僻的性格耍得团团转。
    情感伦理的大错位,**利益的大起落……是命运的操弄还是人性的使然?一切都不不过是梦幻泡影。
    文章节选
    **篇 较量
    1
    九十年代后期,一个新年刚过的夜晚,走出灯火通明而温暖的纽约肯尼迪机场,一阵寒冷裹挟着大片的雪花钻进我的脖梗。我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看了看天气。我住在一个离纽约开车还要四五个小时的东北部城市,本来到了纽约需要转机,无奈我那个城市据说正在经历暴风雪,所有的飞机全部停飞,什么时候起飞,谁也不知道。我突然不想等,想租个车子连夜赶回去。新年刚过的夜晚,机场大厅人声鼎沸,到处都是滞留的人群,我不喜欢那种气氛,刚从南部某城的朋友处小住三周回来,我更渴望享受一些孤独的宁静。很快我就到了租车的地方,办好了一切租车手续。大雪天,租车的人不多,没有等多久我就拿到了车子的钥匙。坐进车里,打开手机,三周,为了免除纷扰,我没有开我的手机,与其说是去朋友处玩儿,倒更不如说是躲避一场情债。我的手机忠诚地告诉我,我漏掉五个不知名的商业广告电话,漏掉十个狐朋狗友的问候,漏掉陆燕红的电话八十个。我牵着嘴角笑了笑,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我那个笑意味着什么,也许只是一种无奈。
    陆燕红是我的女人吗?如果以上床来界定,她的确是。和陆燕红磕磕绊绊走了两年多,她一直在潜意识里把自己当成是我的女人,并以此来要求她自己,同时要求着我。跟她是在一个朋友家的聚会相识,雷电交加的夜晚相交,在美国的年轻人恋爱总是以务实、先解决彼此需要为主。一切短平快,我们自然也走着先交肉体再交灵魂的俗路。但我从来没有自此从一而终,娶她为妻,终身不再沾女色的想法。我一直觉得我当初要了她没有任何错误,因为她也很需要,而我并不是强奸。我的身体也在十多年前**次开禁后,血气方刚,离不开女人,甚*有些贪恋女人的肉体。我贪,但是我不滥,我只搞那些想让我搞而我也有兴趣搞的女人。但事情演绎到后面却完全非我所愿,陆燕红性子里的暴烈和偏执让我有些害怕和骑虎难下。我开始下意识地躲她,但她总是像个八脚章鱼一样死死控制住我,让我无法呼吸。
    男人是种很奇怪的动物,尽管我会躲她,但是并不妨碍我依然有时和她做爱。有需要的时候,我会满足她,也会满足自己,而且我做得很出色。但每次做完,我都会感觉我对她的爱像是我体内喷射的泄物一样,做一次,就流掉一些。但这种做爱在陆燕红看来却并不一样,每次做完就会让她觉得我似乎依然还在爱着她。我很抱歉我对她造成了这些错觉,但却不知道该用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来减小伤害并且可以全身而退。这个圣诞节连带新年,我没有打任何招呼就去了我远在南方的朋友那里。静下来想了很久,觉得这次回来还是要把事情做个了断,我不想再留什么暧昧的误会,或者说,我希望自己能够态度绝决。我热爱自由,也需要一份自由,这份情如果捆绑得过分厉害,会让我从此对感情心生厌烦。
    车子飞驰在州际高速上,我一直为我的雪地行车经验而自豪,我的车速不慢,并且经常换着线,天空依然飘着大片的雪花,高速公路路面被铲雪车清理得基本还算可以,大部分车开得都不快,却只有一辆像美国黑人开的大破车在憋着劲跟我飙车。这突然激发了我的好赌天性。在高速上几个回合的交锋,我不动声色地先让他赢过我,在一次抢行换道时,我瞅准了前面左道上有一辆18轮大卡车,便全神贯注,溜了个空钻过去,同时把老黑的大破车别到了中间的隔离带地段。我知道这招非常冒险,弄不好自己就会命丧车轮做个冤鬼,但我愿意一试,而且以无法阻挡的优势成功了。我清楚地看见他伸出中指叫嚷。我不介意,只是笑,胜利的时候我是不会介意任何事情的。就在得意的时候,我扔在副驾驶座位上的电话屏幕一亮,来电显示是陆燕红。我犹豫了一下,便任凭手机声嘶力竭地高叫,没有理会。接下去的半个小时里,我的手机像抽了羊角风一样振荡不已。终于,我拾起电话,按下接听键。
    电话那头是半天的沉默,我能听到燕红粗重的喘息。
    “康南!你这个*八蛋!”
    陆燕红的声音是颤抖而高亢的,我却异乎寻常的冷淡和平静,跟一个女人讲理本来就是错误,更何况跟一个正失去理智的女人讲理。我等着她继续发泄,出乎意料,沉默片刻后,她突然话锋一转,直截了当地问我:“我们……完蛋了?!”
    这句问话让我有些措手不及。这以前,她从来不会这么直接地问我,或者说是不敢直接地问我。这么一问,我倒不好作答,我言不由衷地说了句:“我刚才手机一直是振动,没听到你的电话,新年过得怎么样?我去朋友那儿了,刚回来,你……别太敏感,别想太多了。”
    “YES OR NO?!回答我!痛快点儿,别让我瞧不起!”陆燕红变得咄咄逼人。
    她的咄咄逼人一直让我心生反感,女人太强势总归是要把男人吓跑的。
    “燕红!我承认我们的感情不如从前了,但是……”
    “说!她是谁?!”陆燕红根本不再听我往下解释,强硬地打断我。
    “什么‘她’?”我一头雾水。
    “那个可以让你从我身边消失三个礼拜,不闻不问,现在又半天也打不出个屁来的女人啊!”
    “都知道了,还有什么好问?”我有些赌气,心一横,这种误会来得正好,还省得我四处再去找借口了。
    “……”
    那边一下子又开始沉默,良久,一个犹豫的声音响起:“我们……真的……没希望了?!”
    我的心一下子有点软,但忽然间想起以前无数次的分分合合正是因为我这种不明朗的态度,这次,无论如何不能再留任何活口,迟早是个痛。
    “感情的事情,没了就没了,别太幼稚。不早了,赶紧睡觉吧,我现在往回赶呢,明后天去看你,有什么事回去再说,我在车上,不方便。”
    “……”
    “燕红?!”
    “康南,再见!可不可以*后再骂你一句?你是个*八蛋!”
    电话不等我反应就挂断了。我有些失笑,短短十分钟里,被骂了两次蛋,不多不少,对男人来讲,正好蛋齐了。骂吧,无所谓,死猪不怕开水烫。如果被操蛋了两次可以换一份宁静和一个自由身,随它去!若为自由故,两蛋皆可抛!*近对感情免疫,当一段时间的太监也没啥不好。
    收着电话,一边琢磨这份感情是不是如我所愿真的完结,一边莫名其妙地换着线,车轮一个打滑,车身突然左向横转180度,再平行滑*旁边的车道,完全失了控,血往脑中涌的刹那间我看到不远处大卡车的刺眼白车灯……
    当我的灵魂重新转回我躯体的瞬间,我特意看了一眼车子座位,以确保我还是跟坐在驾驶座上的肉身合二为一,而不是已经分崩离析成了在夜色中漂浮的孤魂野鬼。一辆大卡车开着耀眼的车灯停在我的不远处,替我挡住了后面所有行驶的车辆。我把车子重新泊到隔离带上,冷静了二十分钟,生死的瞬间突然让我有些颤抖和后怕。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上帝对我这份不太负责任的情感的一份惩罚。
    六个小时后,在东北部灰暗的黎明中我回到了我的公寓。而让我万万想不到的是在我躺到床上四个小时后,我的门被美国人高马大如同猩猩般的警察敲开了:“你!康南?!”
    警察面无表情地指着我的鼻子。*近火大,眼屎如同鸡屎般糊得我眼睛睁不开,看上去越发不像个好人,我狂点头,来证明自己的态度**合作。
    “有事情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
    难道是因为我跟大老黑超速飙车?我心下一惊。还没等开口问,大猩猩说出了让我震惊的一句话:“陆燕红你认识吧?她*后几个电话都是打给你的,她已经死了,需要你去跟我们配合调查一下。”
    ……
    2
    “死了?!不可能!她几个小时前还给我打过电话!”我大叫起来,尽管我问的都是废话,但这件事实在是难以置信。
    “是,否则我们也不可能找到你,她死在公寓的浴池里,切腕,血水流了一地,渗到门外,被打扫楼道的清洁工发现。具体原因我们正在调查,希望你可以配合。”
    “公寓的浴池?!我能否看一下现场?”
    “大猩猩”略微想了一下,跟我说:“可以,还需要你配合对尸体进行确认,跟我来吧。你是自己开车跟我去,还是搭我的车?”
    “我知道她的公寓,我自己开过去。”我急忙说,这件事情没啥好犹豫的,我可不想坐在警察的警车里招摇过半个城区。
    一路上,我都似乎很惶恐,不敢相信事情是真的。清楚地记得某夜High到**的陆燕红喘息地从我身上下来,咬着我的耳朵,半是撒娇半是认真地跟我说:“康南,你以后要敢对我不好,我就把你送的东西都扔了,然后死给你看。”
    这个世界还会有谁相信杜十娘的故事啊?我一笑,拦腰抱着她,拧着她丰满的臀部:“把百宝箱给我留下再去。”
    “切!别不当真,敢背叛我,我就要让你后悔,想起我来就疼,疼一辈子。”
    顾不上疼,我现在充满恐惧……
    我急切地想找个人分担一下我的恐惧,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一根稻草也能赋予自己一点儿希望。任远就是那根稻草,他是我跟燕红共同的朋友,更是我的死党,也是**一个目前在我脑子里跳出来的人影。
    “兄弟,你现在有时间没?有点儿麻烦,出了件大事……”
    “什么大事?股票全赔了?我开会呢。”
    “股票?那算啥?出人命了!”
    “哦?哈哈,你小子,把谁家黄花闺女肚子搞大了?”红色警报在他头上亮着,这小子还没意识到,以为我乱开玩笑。
    “不是肚子里的人命,是……唉,陆燕红死了。”
    “啊?!”任远这时候才清楚我一点儿没开玩笑,大吃一惊,“怎么回事?老大,你慢慢说,怎么会死了?什么时候?”
    “刚刚发生的事,可能是自杀,就在她寓所,我们有些误会,我正往那里赶呢。你丫到底有没有空?”
    “这么大的事,没空也得请假,她寓所?离我公司不远,我这就赶过去,我到场前别乱说话,真要指控你点啥,可吃不了兜着走。”任远显然把自己假想成了牛逼哄哄的律师。
    ……
    目录
    **篇 较量
    第二篇 掌控
    第三篇 纠结
    第四篇 毁灭
    编辑推荐语
    玩了感情,知道女人不靠谱;玩了股票,知道庄家更不靠谱;玩了交情,知道兄弟也不靠谱。
    玩你?还是玩偶?——后《折腾》时代,泡沫经济下的人性警示录。
    股市是个把人性的所有弱点都汇集在一起,又以集体发骚的形式表现出来的地方。
    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永远有一个错误在前方等你。
    赌徒的可悲不在于他知道自己在赌,而在于他已经没法控制自己不去赌。悲剧人生不在于悲剧的本身,而在于他知道是悲剧却永远不甘心。
    赌了一辈子,事业、情感,*后赢的还是庄家,我们全是输家。人,永远摆脱不了沦为玩偶的结局。
    柴火棍

    点击免费阅读更多章节:玩偶——泡沫经济下的人性警示录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