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原罪
QQ咨询:

原罪

  • 作者:秦文明
  •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 ISBN:9787208084315
  • 出版日期:2009年03月01日
  • 页数:378
  • 定价:¥38.00
  • 分享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这是一本讲述中国民营企业发展史的故事集;
    这是一部记载中国民营企业家曲折命运的备忘录;
    这是一曲表演人性本能的交响乐章;
    这是一幅描绘社会众生相的长轴画卷。
    褚梅生、褚兰生、褚竹生、褚菊生经历过新中国的历次运动,大多处在运动的风口浪尖上;他们在创立民营企业的过程中做过君子也做过小人。他们诓骗过国营企业,也挽救过国营企业;他们之间互相倾轧又互相提携,有你死我活的竞争也有舍己为人的风度;他们有七情六欲,演绎过轰轰烈烈的爱情篇章,也发生过甜甜蜜蜜的婚外恋情;他们恪守“江湖道义”,千方百计用**美女把权贵们拉下水,又想尽办法“保护”了那些权贵们;他们有成功也有失败,一度是楷模,一度又成了被打击的对象,甚*锒铛入狱……一切的一切都发生在原始的罪与非罪之间,他们曲折的命运始终伴随着中国曲折的经济改革进程。
    小说所讲述的故事,都在中国的大地上发生过,它给读者留下无尽的回忆、思索和震撼。
    文章节选
    **回 梅生犯案身陷囹圄 班房暗伏重重危机
    “哐、哐……”申浦市保江公安分局看守所外一扇沉重的铁门在几声铁链与铁门的撞击声中慢慢地摇向墙角。
    褚梅生被两个警察押解着穿过铁门,朝里走去。过了一个弯道,又是一扇铁门,又是“哐、哐……”铁链与铁门的撞击声。
    他的两条腿感到越来越沉重,在走进**道铁门的时候,他的脑子还比较清楚,现在的他,感到脑子一片空白。他木然地穿过第二道弯,走到第三扇铁门门口的时候,连铁链与铁门“哐、哐……”的撞击声都没有听到。
    “进去!”押解他的警察推了他一把。
    褚梅生一愣,不由自主地抬起头来,朝铁门里张望了一下。
    由于光线的反差,铁门里面显得格外地昏暗阴沉。
    褚梅生抬起右脚准备跨进铁门门坎。右脚在空中停留了一下又缩了回去。
    “8号!”押解他的警察又推了他一把。
    褚梅生那刚点地的右脚下意识地抬了起来,慢慢地向门坎里挪动。
    “哐、哐……”沉重的铁门在铁链与铁门的撞击声中慢慢地合拢。
    一种****的恐怖气息向他涌来,在他的身边弥漫开来。这气息仿佛是黑色的,是梦幻的形态,给予了他一种梦魇般的令人窒息的压抑。这气息似乎要把他拖向死亡的边缘,使他一种近乎活埋的感觉。
    他很害怕,在他还是学童的时候,他就听说过这可怕的场所。“先进庙门三日大”,在看守所里,后来的总要受先进的欺负,而且不是一般的欺负。睡,只能靠着便桶,闻了一夜的尿臊臭,第二天还得由你倒便桶,稍有不顺,拳脚相加,有你受的。饭,你得抢着扒两口,否则,非给先进的抢了去不可。
    褚梅生瞪大眼睛主动寻找着属于他的位置。一间不大的房间,已经住了11个人。房间是朝南的,靠西壁脚有6个人,5个坐着,背靠着叠好了的被子,垂着头,其中一个满脸横肉的斜依在被子上,斜着眼睛盯着他;西壁脚有5个人,同样坐着,同样背靠着叠好了的被子,同样垂着头。他的眼光不由自主地回到那个斜依在被子上、斜着眼睛盯着他的那个满脸横肉的人。他感到那个人的眼光是那样的冰凉。他哆嗦了一下,一股冷气从他的脑壳里生起,向下扩散,直透他的脚底心。
    “这大概就是港台影视片所看到的被犯人称为老大的人吧。”他把目光移向天花板,胡乱地猜想着。
    “8号。”褚梅生��意识地回过头。警察早已走了,铁门外空空如也。
    “是谁在叫我?是他?他怎么知道我是8号?”一串问号在他的脑子里闪现了出来。
    “我?!”他盯着他,用右手食指指定自己的鼻子,张开嘴巴问。
    声音很小,小得连他自己也没有听到。
    斜依在被子上、斜着眼睛盯着他的那个人将目光移向对面墙壁,脑袋向上抬了抬,用嘴朝着墙壁呶了两下。
    褚梅生的目光顺着他的目光向西墙壁望去,墙壁上7、8、9、10、11、12六个阿拉伯数字映入他的眼睛。
    “呵……”他长长地吁了口气,慢慢地走到那个8字下面,席地坐了下来,脑袋打了个弧线,细细地环顾了一下室内的陈设:
    四周白白的墙壁上除了十二个阿拉伯数字以外一无所有。靠里墙有一扇小窗户,窗外,钢条焊接的铁网坚固地将窗户罩了个严严实实。窗下,放着一只破旧的便桶。除了便桶四周是水泥地外,睡觉的地方均铺着杂木板。室内没有灯,从铁门的缝隙里可以看到室外走道里一盏节能灯镶嵌在高高的天花板上,可以断定,室内的光线靠的就是这盏灯。
    褚梅生的目光回到室内,停留在那个斜依在被子上、眼睛盯着他的那个人的上方。
    “4号。”他心里嘀咕了一下,目光迅速下移。
    那个斜依在被子上、眼睛盯着他的那个满脸横肉的人仍冷冷地盯着他,在四目相对时,他对着他笑了笑。
    褚梅生感到稍稍轻松了一点。
    这里的一切要比他想象的好,那个被他认准是“犯人老大”的人也许也不会那么凶。他这样想。
    一小时后,到了开饭的时间。
    饭是从铁门上方的一个空洞中递进来的,囚犯们也没有港台影视片里见到饭食急吼吼地争抢,各自按阿拉伯代号有顺序地一个个到空洞中接过饭盒,然后回到各自的位置慢条斯理地咀嚼着。
    褚梅生端着饭盒,等待着别人从他的饭盒里抢饭吃。说实在的,刚进来的他也没有什么胃口。
    “怎么!吃不了?”被他认准是“犯人老大”的4号边说边走了过来。
    褚梅生顺从地将饭盒捧到4号面前。
    “吃不了,以后少要一点,倒掉要受罚的!”4号冲着他说。
    褚梅生下意识地点了点脑袋,脑子里一片空白,惘然若失。
    不知什么时候,室外走道里一盏高高地镶嵌在天花板上的节能灯放出了光芒,光芒从铁门的缝隙里射进来,将铁门的倒影射到室内木地板上。犯人们开始进入梦乡,鼾声在室内回荡。褚梅生没有睡,甚*可以说毫无睡意。他怔怔地靠着被窝坐在木地板上出神,要不是室外走道里亮起灯光,他**意识不到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他挪动了一下身子站起身来,习惯地用叉开的五指理了理头发,头发早被剪了个精光。他恼怒地抓了抓头皮,叹了口气,坐了下来,眼睛盯着木地板上铁门的倒影,慢慢地阖上眼皮。
    未来一片惘然,往事历历在目……
    他是在办公室里被警察带走的,直接被带进了公安局,当即就过了堂,审讯他的那个警察说他贩卖钢材,投机倒把。
    他争辩了几句,可刚开口就被那警察顶了回去,那个警察根本不让他争辩,说证据确凿,不用解释,只要把事实经过交待清楚就行了。
    他不懂,也不明白。党的第十一届三中全会不是已经决定把工作**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了吗?**不是下达了一个又一个政策,提出了增强企业活力,扩大企业自主权试点,以后他又获悉了全国有数百个县属以上冶金企业实行了利润留成、利润包干、利润分成、亏损包干等办法,再以后又从报纸上得到信息,全国有17个省、市、自治区冶金厅、局、总公司试行了全行业性承包……人家缺钢材,我这里有钢材,而且是超过国家计划生产出来的那点钢材,卖给了人家,怎么是投机倒把?
    “吁――该不是又要搞什么运动了吧!”他倒吸一口冷气。
    第二回 忆往事梅生强出头 遭告发竹生被劳教
    他是个很关心国家大事的人,每日都要听听国家新闻,**搞的运动他一次也没有拉下。
    初中毕业后的那一年,他特地去城里买了台收音机,可村里没有通上电,收音机用不上,他就千方百计搞了台“矿石机”,撑起高高是天线,凭借着微弱的无线电波,听国家发布的新闻。他还是个很有抱负的人,每当**有新的动向,他都紧跟着,特别是对那些他所认为的“新生事物”。
    1963年,**在长沙城乡开始进行“社会主义教育运动”试点,一年后,“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推向了全国。所谓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就是在城市搞清政府、清经济、清组织、清思想和反贪污盗窃、反投机倒把、反铺张浪费、反分散主义、反官僚主义;在农村则着重进行清账目、清工分、清财物、清仓库。无论在城市还是乡村,被人们称之为“大四清”的运动轰轰烈烈地展开了,面对这一新生事物,他凭着家庭成分是贫农这一优势,凭着他当时在当地“*高学历”这一特长被选派到“大四清”工作队,担任了申浦市宝江县盛月人民公社新生大队查账小组组长。在运动中,他 “扎根串连”,对干部进行“洗手洗澡”、人人过关,对“地”、“富”、“反”、“坏”、“右”分子严格管制、打击,对一些犯有一般错误或被视为资本主义思想严重的社员群众进行批判斗争。正当他踌躇满志,按照上级指示要把“四清”运动推向高潮之际,在一次“**斗争”中由于“站错了队”而被开除出了工作队,并对他进行了批判斗争。
    事情发生在1965年6月3日,中国传统节日端午节的前**。那**早上,有一个叫褚来生的青年向工作队报告,说他的近邻褚竹生在村头贩卖芦苇叶。工作队队长立即带着几个民兵赶到村头,将褚竹生捆了起来,送到派出所。
    褚竹生出生富农。他家本可以被评为中农的,可是,他父亲在土改前一个月生痨病死了。土改开始后,按照他家拥有的土地,以3人计算可以评中农,按2人计算应当划为富农。本来嘛,如果褚竹生父亲还活着,就该评中农了,可偏偏他的父亲早死了一个月,少了一个户口,土改工作队依据规定,硬是按2人计算,他家就被划成了富农。那一年,褚竹生刚刚满周岁。
    褚竹生的母亲姓*,村里人都叫他褚*氏。褚*氏一家被戴上富农分子帽子后,由于她待人谦和,一度时间,村民们也没有把她作为富农婆对待。半年后,褚*氏发现自己经常发热咳嗽,一查,得了和她丈夫一样的毛病。那时,好在村民们只知道得了痨病很难治好,不知道肺结核杆菌是要传染的,因此也没有像躲瘟神一样躲着她。她带着幼小的褚竹生,硬撑着。要不是褚梅生父母经常帮她下下地,她家的地早就荒芜了。人说坐吃山空,她的病总算撑了下来,慢慢地好转了,可家里也穷得一贫如洗。就在褚竹生长身体的当口,中华大地又发生了自然灾害,一连就是3年。3年,她和褚竹生不知道是怎么挺过来的,母子俩永远也不会忘记,曾经一个礼拜没有吃过一粒米,天天吃野菜、吃谷慷度日。有**,褚竹生吃了谷慷拉不出大便,是她用手指一点一点把大便抠出来。母子俩不知道抱头痛哭了多少回。那年的寒冬腊月,野菜挖不到,谷慷又没了,已经断炊的她想再去褚梅生家借一点谷慷,可她知道褚梅生家也快到了断炊的地步,实在开不了口,走到半道又返了回来。正当褚*氏绝望的当口,褚竹生和褚梅生从雪地里抓了两只麻雀回来。褚竹生母亲赶紧拔了麻雀毛,连血带肠烧了一锅麻雀汤,维持了两天。那年,褚竹生才15岁。
    “大四清”运动开始前,虽然讲**斗争,但在实际行动中还没有那么认真。抬头不见低头见,贫农、下中农、中农、富裕中农、富农之间也分得不那么清,特别是他们的下一代,除了填写各种表格需要注明出生成分有区别外,人与人之间几乎没有什么的界限。褚梅生比褚竹生大2岁,两人一直哥弟相称,有什么事,两人互相帮着,也没有人说过什么。
    “大四清”运动开始后,各种成分的人与人之间突然有了明显的界限,同样一件事,贫下中农出生的干了还有回旋余地,要是“地”、“富”、“反”、“坏”、“右”出生的干了就了不得了。
    再说褚竹生,被民兵困送到派出所后,一查,是个富农的后代,二话没说,就说他犯了破坏社会主义经济,罪名是“投机倒把”,第二天,就被移送到县公安局。
    紧接着,那个“四清工作队”队长回村紧急召开贫下中农代表会议,通报了褚竹生被抓的经过,表扬了褚来生。
    褚来生出生地主家庭,说地主,也就是土地多一点。那些地,是褚来生的爷爷和爸爸跑码头赚了钱再从别人手里买来的。跑码头,就是做买卖,按“大四清”的标准,就是“投机倒把”。
    褚来生的爷爷和爸爸待人也很随和,没有我国早期的电影里的地主那么凶狠。家里有长工,长工住他家,吃他家,除了下地,还干些家里的杂活,做好了,年底还会有一个红包奖赏。农忙的时候,褚来生的爷爷和爸爸还会雇佣短工,短工除了佣金外,中午还可以吃上一顿炒肉饭,因此,那些贫苦人家,农忙一到,都主动找上门讨个短工做做。
    褚来生本来叫褚兰生,“大四清”运动开始后,为表示和地主家庭划清界线,才改名叫褚来生的。来生、来生,重来一次人生的意思。这一次,他为了争取立功,进一步表明自己站在贫下中农一边,才揭发了褚竹生。因为褚竹生的出生是富农,“地”、“富”、“反”、“坏”、“右”,属于同一个**。
    在贫下中农代表会议上,褚来生感到非常高兴,一是他有幸**次参加贫下中农的会议,二还受到了工作队队长的表扬,他实实在在地感觉到重新做了一次人生。正当他为自己能重做一次人生沾沾自喜之时,那个工作队队长突然话锋一转,接下来的一席话犹如一盆冰水从他的头顶心浇了下来,直透他的脚底心。
    那个工作队队长说:“一个地主老儿的狗崽子揭发了一个富农分子的狗崽子,狗咬狗,咬出了一个‘投机倒把’分子……”
    褚来生浑身一哆嗦:“天哪!狗崽子……狗咬狗……我仍然是个地主老儿的狗崽子哪!”他蜷缩起身子,脑子一片空白,以后会场里发生的一切他什么也不知道,连什么时候散会,贫下中农们什么时候离开会场他也不知道。*后,被人踹了一脚才清醒过来。
    踹他的人是褚梅生。
    “混蛋,你知道褚竹生为什么去卖芦苇叶吗?他妈病得快不行了,想在端午节吃只粽子,他没有钱买糯米,就到30里外河边摘了些芦苇,想换一点钱,买点米,包只粽子给他妈吃,一大早他出门的时候,还特地请我妈为他包粽子。他在村头卖芦苇叶,大庭广众,有多少人看到他在卖,就你逞能……”说完,褚梅生又狠狠地踹了他一脚,转身离去。
    真是隔墙有耳,不知是谁把褚梅生教训褚来生的话报告了工作队队长。
    这还了得,一个工作队的查账小组组长竟替一个“投机倒把”分子打抱不平,站到了“地”、“富”、“反”、“坏”、“右”一边,太严重了,工作队队长不敢怠慢,立即向上级作了汇报,上级得报后,很快就派人到村里进行调查。
    还好,褚梅生出生好,人缘又好,贫下中农都说他一时糊涂,都为他说情。但这毕竟是个大是大非的立场问题,经上级研究,从轻处理,开除出了工作队。
    在他离开工作队的那天,他碰上了褚来生。四目相对,他的眼睛里喷出一股怒火,五指慢慢收拢,正当他挥拳击向褚来生的千钧一发之际,褚来生扑通一生跪了下来,哭着对褚梅生说:“我是对不起褚竹生,但这一次,我没有……没有对不起你,我没有向他们报告。”
    谁也不会想到,18年后,当褚来生被公安抓走的时候,褚梅生对着褚来生同样说了“我没有……没有对不起你,没有向他们报告”这句话。
    褚梅生根本不会相信,抬起腿,又一次狠狠地踹了他一脚。
    不知是冥冥之中早已安排好了似的,褚梅生踹了褚来生3脚, 20年后,在申浦钢市上,褚来生也重重地踹了褚梅生3脚。这是后话了。
    一个月后,从县里传来消息,褚竹生因犯“投机倒把”罪被处以两年劳动教养。生病在床的褚*氏得到消息,大叫一声“竹儿”。一口鲜血从她的口中喷出,身子一挺,咽下了*后一口气。
    褚竹生劳动教养期满后,没有回村,大伙儿都以为他死了,但也有人说他活着,因为,每年的清明,褚*氏的坟头总会有人献上一束鲜花,献花的人不是褚竹生还会是谁呢。
    ……
    目录
    **回 梅生犯案身陷囹圄 班房暗伏重重危机
    第二回 忆往事梅生强出头 遭告发竹生被劳教
    第三回 褚梅生无意帮无辜 憨吴良有意显身手
    第四回 褚梅生侥幸进工厂 谷粒几偷腥入牢房
    第五回 发妻古板少有情趣 情人浪漫身心愉悦
    第六回 褚梅生求助方市长 老驼背援手成书记
    第七回 孙海彪乱世识能人 褚梅生醉酒失机遇
    第八回 褚梅生意外被改判 赵晓红京城遇谭老
    第九回 夏桃红深海作牵线 褚竹生洞庭遇美人
    第十回 闽唤玉避难洞庭湖 褚竹生落户闽家村
    第十一回 熊大贵怒斥褚竹生 褚竹生落户闵家村
    第十二回 褚竹生衣锦回洞庭 夏桃红只身去深海
    第十三回 夏桃红深海见竹生 褚梅生出狱会美人
    第十四回 赵国栋无端受批判 褚兰生决意走暖城
    第十五回 赴暖城疑家已变故 施医术葆君渐还魂
    第十六回 褚兰生南阳谋发展 屈葆君猪园得夫君
    第十七回 回申浦巧遇俄国佬 去俄国兑现**梦
    第十八回 八大*冒富遭专政 褚兰生避祸离暖城
    第十九回 穷途落难兰生打工 以德报怨竹生施恩
    第二十回 遭缉捕兰生疑梅生 遇天灾犯人牧警察
    第二十一回 纠错案褚兰生昭雪 迷本性屈葆君失身
    第二十二回 为冤孽葆君栖阴地 别柯俊兰生回南阳
    第二十三回 屈葆君难产归地府 褚兰生遵嘱收遗孤
    第二十四回 出江湖依仗好朋友 办公司瞎猫碰死鼠
    第二十五回 褚兰生掘金双轨制 鲁盛伯游戏物资局
    第二十六回 崔素芬卖血救弃 婴翁雪珠寻子遭众谴
    第二十匕回 青梅竹马苟合无日 投怀送抱云雨即时
    第二十八回 褚梅生下海开公司 鲁盛伯策划求题词
    第二十九回 官家题词大显神通 竹生破产嗟叹奈何
    第三十回 欢月楼梅生遇重生床 上戏桃红耍花招
    第三十一回 夏桃红刻意办公司 褚梅生斡旋成好事
    第三十二回 三角债逼人欲跳楼 追欠款吴良动粗野
    第三十三回 因祸得福荣任厂长 小小计谋震慑海彪
    第三十四回 获平反得益翁雪珠 图发展算计肖荣平
    第三十五回 翁雪珠忍痛设妙局 肖荣平乐极玩美人
    第三十六回 讲义气雪珠得人心 讨债务吴良失客户
    第三十七回 雪珠乘隙得益商战 梅生暴库滋生危机
    第三十八回 谷粒儿诓骗孙海彪 褚梅生亡命舢头市
    第三十九回 海彪息事成全梅生 粒儿有意立足舢头
    第四十回 谷粒儿舢头找情人 苏宁宁他乡嫁夫君
    第四十一回 苏宁宁舢头开饭馆 谷粒儿饭馆会旧交
    第四十二回 高延东约见谷粒儿 徐治冰委任总经理
    第四十三回 粒儿借助无形资本 梅生借机重出江湖
    第四十四回 吴盈盈海滩宣淫乐 悍孟超澳门赢爆庄
    第四十五回 进赌场孟超手运背 离澳门逃避债主追
    第四十六回 狠债主上门显淫威 悍孟超无路耍诡计
    第四十七回 吴盈盈宣淫降竹生 褚竹生中计放白鸽
    第四十八回 悍孟超有意耍阴谋 吴盈盈无意盗印章
    第四十九回 保自身徐山先报警 讨清白竹生得脱逃
    第五十回 欲发家建三地联运 念旧情会情人亲儿
    第五十一回 患难弟兄分道扬镳 同命夫妻志同道合
    第五十二回 回故里梅生救国企 抓商机粒儿串物资
    第五十三回 高延东福建省觅车 陆彩凤二奶村寻姐
    第五十四回 褚菊生深海开工厂 陆彩卿生子续香火
    第五十五回 褚菊生纵欲得重病 陆彩凤接手当老板
    第五十六回 陆彩凤家乡开分厂 高延东双泽会经理
    第五十七回 李拂晓详说供应链 陆彩凤改制配送厂
    第五十八回 河北省竹生找冤头 秦皇岛孟超成专家
    第五十九回 玩伎俩孟超骗警察 犯糊涂盈盈作佐证
    第六十回 **魔老子思隐退 展才能儿子露头角
    第六十一回 李拂晓私下留人才 褚洞庭网上搞交易
    第六十二回 电子商务别出机杼 物物串换寿终正寝
    第六十三回 谷粒儿行骗老实人 褚竹生举报旧同行
    第六十四回 移花接木成全朋友 耍尽心机玩转冬蕾
    第六十五回 求故友粒儿觅机会 玩女人京官中圈套
    第六十六回 老板娘出售救京官 叶志向承诺帮冬蕾
    第六十七回 蒙大款京城办公司 玩背景粒儿成奸商
    第六十八回 粒儿戏说作假奥秘 盛伯导演竞争游戏
    第六十九回 贿清官冷水煮青蛙 借考察热肠逛玉店
    第七十回 送玉镯巴结黄怀忠 说蜜语献媚卓美娟
    第七十一回 受感动怀忠思回报 尝甜头兰生再蓄谋
    第七十二回 褚兰生怂恿玩赌石 黄怀忠体面得实惠
    第七十三回 褚兰生行贿成大业 谷粒儿勇退回老家
    第七十四回 受排挤褚洞庭辞职 说打算褚竹生思乡
    第七十五回 操旧业公司遭封杀 走新路经理受启迪
    第七十六回 洗脚店洞庭来灵感 钢研所谷军论信息
    第七十七回 褚竹生设计告别宴 褚洞庭推介新公司
    第七十八回 接酒令老板话大款 续雅令官员说干部
    第七十九回 法雨寺方丈说前缘 飞机场尹玉动芳心
    第八十回 爱屋及乌关心兰生 化解宿怨难为洞庭
    第八十一回 钻牛角兰生走霉运 抛库存公司遭重创
    第八十二回 翁氏雪珠乘人之危 褚家洞庭出手相助
    第八十三回 真价实货联手出击 虚晃一枪偃旗息鼓
    第八十四回 冬*上坟冰释前嫌 兰生设宴告别商界
    第八十五回 翁经理策划离间计 谷副总中招经贸楼
    第八十六回 受唆使谷军立山头 遭变故洞庭稳军心
    第八十七回 禇梅生智用市府威 禇洞庭玄说朝内事
    第八十八回 无情事无意得人缘 有情人有意收人心
    第八十九回 两虎相争洞庭得胜 高手过招谷军败北
    第九十回 做生意雪珠使计谋 作担保梅生被算计
    第九十一回 受刺激生报复心理 避灾祸断寻子念头
    第九十二回 时机成熟雪珠出手 商业诈骗重生被拘
    第九十三回 重生欲报梅生情意 尹玉查证雪珠阴谋
    第九十四回 揭尘封桃红揭真相 解人意晓红识大义
    第九十五回 得儿讯母亲思补赎 抓歹徒儿子遭毒手
    第九十六回 禇梅生医院得儿子 崔重生病房别娘亲
    后续小记
    编辑推荐语
    一本讲述中国民营企业发展史的故事集;
    一部记载中国民营企业家曲折命运的备忘录;
    一曲表演人性本能的交响乐章;
    一幅描绘社会众生相的长轴画卷。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