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深海水妖》
QQ咨询:

《深海水妖》

  • 作者:海雅阿木
  • 出版社:珠海出版社
  • ISBN:9787545301762
  • 出版日期:2009年04月01日
  • 页数:240
  • 定价:¥22.00
  • 分享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545301762
    • 作者
    • 页数
      240
    • 出版时间
      2009年04月01日
    • 定价
      ¥22.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你见过传说中啻旭崖的水妖吗?某**,苏丰收到情敌周胜一的求救短信:“救救我,水妖在门外……”赶到现场时,周胜一已经死亡。这时候,手机弹出早已香消玉殒的恋人珞花的短信:“我是水妖……”这是一场残暴的报复,这是一场预谋的屠戮!美女警官叶竞介入调查,一个个诡异的“灵异证据”却纷纷指向苏丰,苏丰即成疑凶……水妖事件接连引爆,神秘的玉石唤醒了沉睡多年的记忆,真相渐渐浮出水面!水妖的恐怖传说、啻旭崖的禁地、深海洞穴的惊天秘密,许多人为此生,许多人为此死……
    文章节选
    **章
    夜幕下的啻旭崖,险峻中透着荒凉,惨淡,名字据说是从清朝年间就流传下来的。它,就位于海滨城市明海市郊的东海湾边。
    此时,在崖下的一片巨石丛中,几个高二的学生正在打堵玩一个时下流行的“见鬼游戏”。这个游戏既能让人心想事成的同时,又拥有隐身术,只要你参与,就可以实现心中的愿望——见到传说的“白衣水妖”,而“水妖”则看不见你的身体。
    苏夏也异想天开,这世上若真有一种人的意念能让别人心想事成,那她愿意参与。
    这对她就可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了啊——她心里已经在虚构这样一幅画面:夜幕下,她遁着身体,像个无声的幽灵躲藏在暗处,偷看传说中的水妖。
    一般来说,魔术游戏都是假的,它不可能真把水妖变出来。但既然几个女生的学长张奇敢夸下这个海口,只能说明这背后一切都有他设计好的机关。苏夏就要看看看这其中的奥妙。
    “魔术师”,即魔术游戏发起人张奇让苏夏蹲在三个人中间,叮嘱她说待会看不见他们之后,就往前面的林子里走。不过他叫另外两个女生卢彩云和顾佳佳也要早作心理准备,如果十分钟后还不见苏夏回来,就报警!
    苏夏依言做了,张奇就用一块黑布兜头把她罩在里面。忽然间,她只觉一种诡异的音乐响起……
    那一瞬间,苏夏感觉到视线里的画面一颤,她的头晕了一下,然后就听不见面前的顾佳佳、卢彩云和张奇的说话声了。不知过了多久,她昏昏沉沉地揭开黑布,左右看看,发现其他人都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了。
    见鬼!这个游戏真有这么神奇吗?苏夏根本就没闹明白他们叁是怎么离开原地的。
    他们藏哪儿去了呢?经过一番思想斗争,苏夏决定就听从张奇的话往前直走。
    苏夏以前未到过这,对这里的地形不熟,原因是惧怕那个恐怖的“白衣女妖”传说。现在,她得独自一人向那片稀疏的林子走去。
    林子外一片寂静,只有她这个女生踩在不平坦的石质地面,发出的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在这背离着海边的肃静之地听来格外的令人发毛。要是换着一般的小女生,恐怕早已惊吓得精神失常。
    夜空中布满了流动的云团,阴沉沉地压在头顶上,天气异常寒冷。远处的海一片黑色,近处也是幽深的黑暗,只隐隐能听到远处奔腾的海浪声。苏夏感觉这里有些压抑,突然想回去。
    忽然,在离苏夏不远的林子入口处,有一个娇小的白影穿行在那片并不算茂密的林子里。
    那不是自己队伍里的人!但,她的背影看上去怎如此似曾相识呢?真的,苏夏真的看到了,那很像一个人,但一眨眼就消失了。“这个人已经死了,她的幽魂怎会出现在这里呢?”
    苏夏一阵疑惑,同时也有点害怕。但她一想到那有可能是张奇“魔术游戏”制造的“水妖”时,恐惧感立刻就没了,忙快步追赶那个熟悉得很“陌生”的影子。
    穿过林子,苏夏发现面前是一个缓坡,往上看是陡峭的山崖,但不*于无路可攀。刚才那个白影就是从这里消失的。既然两边没有路,他就有可能从缓坡溜上悬崖了,绝不会凭空蒸发掉。她就这样安慰自己。
    但静寂的黑暗中不时传来的海鸟叫声还是让她心口突突乱跳,始终是有点害怕。毕竟这里离清教堂和公路已有一段距离,毫无一丝人气。
    这时,悬崖顶处突然传来一个人惨叫声,苏夏的心不禁收紧了。
    似乎,那是卢彩云的声音。
    “坏了坏了,莫非卢彩云出什么事了?”苏夏暗自惊忧。
    她快速往悬崖巅顶奔去。夜幕下的她,像个幽灵一样隐没在暗黑色的怪石嶙峋间。
    一股湿冷的海风吹来,苏夏才觉自己已经来到崖巅上了。令她意想不到的是,上面没有什么人。但却有一所土房子,不对,应该称之为“寓所”更为贴切。
    这个土房子就像一个妖怪,中间那道门像她的嘴,一左一右两扇窗则像她的眼睛,不禁让人心生畏惧。难道,刚才的惊叫,就是从里面发出的?
    “怎么会有人在这里建寓所呢?”苏夏纳闷道,她决定靠近前点去看看。
    但苏夏还是有所顾虑,犹豫不前,毕竟她心里仍存有某种恐惧。要知道,十七年来,此处盛传常有“白衣水妖”出没,也许这栋土房子说不定就是什么人为她筑的冢寓。
    但苏夏又觉得好笑,“世上何来妖邪?”作为处在二十一世纪的人如此迷信完全不理解。她不相信世上是有鬼神存在的。
    于是她顿来精神,抛开顾虑准备进寓所找人,“什么水妖,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显形!”
    苏夏把手机屏幕调到*亮,忽然,她发现这座筑在悬崖上的土房子的门扁上,居然写着“葬花寓”三个黑色大字。更令她惊悸的是,在门上,竟然有血迹……
    “天那,这谁的冢寓,怎么会有血迹呢?”苏夏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难道卢彩云已经……她不敢再往下想,难道此中真有水妖恶灵,人一旦只身探入,便被其咬死在里面?
    但不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测,为了解开心中的结,都得试试。
    “喂!?”苏夏大喊一声。她发现他的嘴唇颤抖得厉害,她一定觉得刚才惨叫的人可能已经遇难了。
    也许,里面可能真有传说中的“水妖”!
    此时,冷月隐于云层,这人迹罕*的崖巅,没有一丝风,死一般寂静,似乎连崖下拍岩的海水都有如触到静音——没有一点声响!
    同学的安危胜过一切,救人之心压过了恐惧的心里,苏夏豁出去了。她鼓起勇气,推开“葬花寓”的门,慢慢进入到里面——一座孤坟耸立在房子**。
    老天,这房子里居然有坟墓?一种阴森之气随之而来,苏夏身上不禁弹起鸡皮疙瘩。
    奉神之位上,是墓志铭。苏夏将手机的萤光屏凑上去,就见上面赫然写着:张珞花之墓。
    天那,原来她就埋在这里?苏夏居然认识坟墓里的人。按理说这种阴气森森,令人毛骨悚然的地方,会把很多人吓得三魂荡荡,七魂悠悠的。然后她反而不怕了,只听见她冷哼了声:“原来……是你的鬼魂一直在这里作崇?我反而不怕你了!”
    “真~的~吗~~?”
    忽然,坟墓后面的黑暗角落里突然传来一个幽幽女声,锵然有声,又似乎是从墓中发出,令人恐怖*及!
    苏夏惊视间,只见坟墓后面的黑暗中立着一个白影!
    白影缓缓向她逼近,苏夏已经能闻到她身上有海水的腥味,衣服上面似乎还有一股子海水往下滴,一定是刚从海里冒出来的——
    水妖!
    苏夏差点脱口而出,骇然惊傻住了。
    张奇不是说了么,这个见鬼魔术游戏可以使自己隐身的,怎么“水妖”会看得见自己叫呢?难道她被张奇耍了?魔术并无此项功能?
    “水妖”在慢慢靠近!
    她紧张到了极点!刚才的胆量被极度的恐惧掩没,已荡然无存。她原以为这只是张奇的游戏,没想到还真的灵验了。就在她几乎叫出声来时,门外突然又是一声尖叫。
    苏夏转身奔了出来,只见卢彩云倒在了右边的窗子下面。
    苏夏惊骇不已,心道:卢彩云是一位胆小的女孩,刚才她一定是躲在窗户外面看见了“葬花寓”里面恐怖的一幕,所以才被惊吓得昏了过去。
    “怎么了怎么了?”这时顾佳佳和张奇闻讯赶来,看现躺在地上的卢彩云已不省人事。
    
    尚在大口喘气的顾佳佳,立即就握住卢彩云问苏夏:“天那,她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这样呢?刚才她看到了什么吗?”
    “水妖!”苏夏惊魂未定。
    “什么?真的有水妖?”顾佳佳发丝马上立了起来,一阵惶恐。
    “真的,我看到了。”苏夏颤抖地说,看上去绝不像说谎。
    大约十点来钟时,苏夏回到了家里。
    客厅里,苏夏张着一双恐怖的大眼睛傻瞪着哥哥苏丰:“水妖,我看见水妖了!”
    “水妖?什么水妖?”苏丰被妹妹眼神里透出的恐惧吓倒了,“就……就是*近东海湾传闻的白衣水妖?”
    苏夏点点头,只见她目光呆滞,喃喃道:“啻旭崖上真的有水妖,太诡异了……”
    就在这时,忽然收到了一条短信。他翻开一看,发件人是周胜一,他的一个老同学兼情敌。内容很短——
    “苏丰,请立刻到我公寓里来一次,快点,因为我在猫眼里看到了一个满身湿淋淋的女鬼,她说她是来索我命的水妖!太可怕了……”
    这是怎么了?怎么周胜一也看到了“水妖”?还让自己立刻就去,这么晚了,路虽不算远,也就离他家距离半个小时的车程。但现在已经快十点了,天气预报说晚上十点过将会有一场大雨,苏丰推开窗户,外面一片漆黑,这个时候,他会不会在半路也碰到“水妖”呢?
    苏丰犹豫了一下,觉得还是去一次为好。他安慰了下苏夏,起身披了一件外套便出了门。
    半个小时后,出租车在海滨公寓的保卫室门口停了下来。
    这是一栋临海相建的老式公寓,建造时间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有十四层,周胜一的居室在公寓六楼,是他父亲十几年前购买的,一直被当做办公性质的商务房使用。苏丰来过几次,两年前周胜一的父亲出国以后,就被闲置下来,周胜一时不时去去那里。苏丰登记完出入表后,乘坐电梯很快就到达了。
    周胜一居室的房门敞开着,可能他是为迎接自己而早早地就打开了。但走进客厅后,只觉一股热气扑面而来。
    客厅里没有人,苏丰喊了几声也没人回应,就四处走看,原来弥漫的水蒸汽来自浴室。他就推开了半掩的门,伸头往里一瞅,几乎咫尺莫辨。浴缸用一块无色磨砂塑料浴帘遮着,水漫到了外面的地板砖上,冒着热气。
    水蒸气散发到外面去了以后,浴室的内部情况逐渐显露出来。湿毛巾掉在地上,一只拖鞋翻转了过来。他从镜子里看见洗脸盆对面的墙壁。不,与其说是看见,不如说是那墙壁自动露出来更妥当。
    墙上贴着白色的瓷砖,当中有一块暗红的血迹,还黏着一绺乱糟糟的头发……
    瞬间,苏丰嗅到了一种死亡的气味,吓得倒退了一步。然后盯着塑料窗帘,大声喊道:“胜一?”
    但是除了流水声,里面没有任何反应。他就死盯着浴帘布看了十几秒钟,还是没有反应,整个浴室此时静得只能听到浴室里流淌的水声,浴室顿时被笼罩在一种诡谧的气氛当中。
    窗帘动了一下,蓝色的玻璃窗原来是洞开的。就在这时,黑压压的天空突然裂开一道白色的缝,缝里奔出了一道光来——
    “轰隆!”
    一声惊雷突然炸响,立即吞没了浴室里的水声。
    “靠!”苏丰嘴里骂了一声,怎么偏偏在这时候打雷呢?他被吓得差点倒在了地上。这好像是今年的**个冬雷。
    随着一股冷空气袭来,外面刷刷的似乎下起了雨,渐密的雨点砸在窗玻璃上,在静得有点近乎压抑的房间里发出令人心悸的声音。他镇定了一下,还是壮着胆子靠前一步,掀开了浴帘。
    “啊!”只听见他狂喊一声,狼狈地往后退了一步——浴缸里躺着好朋友周胜一……
    只见周胜一赤条条地靠在浴缸边上坐在浴缸里,肩膀以下的身体浸在水中。他侧身对着苏丰,眼睛凝视着墙顶。说得准确一些是,两只失神的眼睛傻呵呵地睁着望向天花板,嘴也张着,头发湿淋淋的。浴缸里的水通红通红,大概是掺了血的缘故。由于水不断地朝外流,红颜色被冲淡了不少。
    苏丰倒退着走出浴室,吓得眶地一声关上了门。他本想跑出去,突然瞥见走道那边有一个人正朝他这边走来。他只好又退回房间,背靠在门上,胸口突突的跳个不停,心脏似乎要蹦出来似的。
    门铃这时候突然响了。
    谁啊,苏丰一阵慌乱。这个人怎么来得正是时候,难道他(她)知道房里发生的情况?会不会是警察?他被铃声吓得一时手足无措。如果不开,这人会冲进来吗。他朝猫眼看了看,只见门外一个满身滴着水的女人背对着门,从猫眼只能看到她的背影。
    随即,一股子海水的腥味仿佛穿过门缝,直*鼻间。
    “水妖”!
    苏丰潜意识里想到的只有这个词,他身上的汗毛几乎在一瞬间倒立起来,一种森然之气压在这栋公寓里。
    苏丰是一个胆大者,居然给吓得这么狼狈,真是有失男人尊严,于是他鼓起勇气再次往猫眼看去,门外面突然变成了一张微笑的脸和一双温和的大眼睛。
    她会是“水妖”吗?但分明与刚才所看到的人完全不一样。难道是刚才神经高度紧张,产生了幻觉?他横下心,大声向外喊道:“谁?”
    “我是餐厅服务员,来送夜餐的。”一个温柔的女声在门外响起。
    原来是个女服务员。
    苏丰松了口气,连忙把外套脱了,露出赤身,然后把门开了一半,对着外面的女服务表示歉意:“对不起啊,我刚从浴室出来。”
    女服务员莞尔一笑,道:“没关系。”
    苏丰刚接过夜餐,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他仔仔细细地看了看房里:周胜一的皮包还在那里,褥子和被窝依旧摊在地上,一边随便放着揉皱了的蓝颜色西装,旁边放着一件女人的衣服——一件蓝派克毛衫!对了,还有一个乳白色的女式手提包。
    一个独居男人的闲置居所里出现女人的东西没什么,但奇怪的是:这些东西,苏丰看上去怎么都觉得那么熟悉?
    这些东西,看上去很像一个人的东西。
    苏丰为了要喘一口气,把香烟掏了出来。点烟的时候,手指尖不停地发抖。这样不行,越是碰上了麻烦,越需要冷静。猛地吸了一口烟,苏丰竭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他已经意识到这里刚刚发生了一件大事,可又猜不着原因。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婚事才过去七八天,周胜一突然死就在浴缸里。从现场可以看出,这里曾经来过女人。这事应当如何解释?
    苏丰用充满恐怖的眼睛朝床上的女人物事看了一眼——难道,他是被一个神秘女人杀死在浴缸里的吗?
    这个现实苏丰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他不相信,他不相信周胜一会死在一个女人的手里,不管怎样,他一定要再证实一下。
    他又走进了浴室,这次比一上来吃惊得好一些,显示出一种竭力要保持冷静的意志。
    周胜一以刚才同样的姿势坐着,傻呵呵地睁着眼睛朝着天空,头碰到的后墙附近呈暗红色。他想大概是从后脑勺里流出来的血沾在了上面。他逐渐恢复了平静,走上前去仔细观察尸体。好像肯定是断了气。他还想证实一下,把手伸到水里捞起周胜一的一只手,为的是要搭一下脉。
    被捞出水面的周胜一的手心里握着一把好像是女人的长头发。他像扔掉毒蛇似的把他的手一放,站起身来。
    苏丰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神态越来越模糊,他嘭的一下关上浴室门。靠在墙上定了定神,竭力想把握住问题的核心。但是弄不懂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的手机突然响了。
    是一条短信。他翻出来一看,屏幕上一行奇怪的字出现在他视线里——
    “你必须选择一道题,做对了,可免一死。A,给你三十分钟,处理掉尸体;B,可以选择离开;C可以选择报警;D可以选择离开后再报警。”
    ……
    目录
    **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编辑推荐语
    海雅阿木的身上,我看到超越一般小说家的非凡想象力。 在维持通俗小说技法、惊悚悬疑笔触的同时,他将悬念指数、人性特点发挥到**。这样的小说,令人叹为观止! ——惊悚女皇·红娘子 中国版【暗水幽灵】牛年钜献,**部海底传说的迷情诡影。不可思议的怪谈事件,书写繁华都市*真实的悬念传奇!黑夜降临,谁在祈求*后的生机?谁在挑战想象的极限?新浪读书、腾讯读书、逐浪女生联袂**!
    某**,苏丰收到情敌周胜一的求救短信:“救救我,水妖在门外……”赶到现场时,周胜一已经死亡。这时候,手机弹出早已香消玉殒的恋人珞花的短信:“我是水妖……”这是一场残暴的报复,这是一场预谋的屠戮!美女警官叶竞介入调查,一个个诡异的“灵异证据”却纷纷指向苏丰,苏丰即成疑凶……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