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卫嘴子
QQ咨询:

卫嘴子

  • 作者:马超
  • 出版社:新华出版社
  • ISBN:9787501187317
  • 出版日期:2009年03月01日
  • 页数:219
  • 定价:¥25.00
  • 分享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501187317
    • 作者
    • 页数
      219
    • 出版时间
      2009年03月01日
    • 定价
      ¥25.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刘文,是一个善良得有些窝囊的都市男人,连老婆都看不起他,明里暗里给他弄回来一顶顶绿帽子,他却敢怒而不敢言。
    一次偶然的出差让他有了报复老婆的机会——在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他终于敲开了漂亮女同事梅花的房门。但就在两人全身赤裸将入主题时,手机却突然不合时宜地震动起来……
    出轨不成的刘文回到天津却又失去了工作,只好卑微地摊起了煎饼呆子,不料想这一下却于出了名堂,成了有钱人。但有钱未必有趣,于是他又故弄玄虚地装起了穷人,让别人误以为他已倾家荡产……
    整个故事笑料百出,读起来轻松愉快。
    文章节选
    捉奸在床
    津城在九月出现这样的天气真的是不多见,将近四十摄氏度的高温把马路晒得冒油,脚踩在上面都有软乎乎的感觉。这光景几乎没有人上街,几乎没有并不是说完全没有,如果有必须要做的事情,那就是再热也得出来。
    刘文就是不得不出来的一个,他穿着一件已经有很多小洞的背心,下身是一条大裤衩子。脚下趿拉着一双脚底已经快断裂的破拖鞋,一边走一边不停地嘟囔,在心里把老婆骂了个狗血喷头。他是被老婆派出来给丈母娘送午饭的,虽然刘文可以找出很多理由不去,但是看到老婆脸上那颤颤巍巍的横肉,他也就只能把想说的话都咽回去。等他到的时候,丈母娘早吃完了。刘文就在送饭的当儿,在海河边看了一会儿清淤船在河里清淤,还被河对面一对在长椅上亲热的小男女占用了十几分钟时间。
    丈母娘的脸耷拉着,他全当没看见。
    刘文刚认识老婆于萍的时候,她还是一个身材不错的女人。刚结婚那会儿,刘文每天*愿意做的事情就是趴在老婆身上,即使什么都不做。可是自从生了儿子刘小贵以后,于萍就开始横向发展。刘文每次在她身上的时候就想到那个因为肥胖而出名的演员,人家好歹还有名气啊。后来刘文干脆就把夫妻之间的事儿当做老天对自己的惩罚,每次同房都认为是在给自己造的孽还债。
    路两边的树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知了没命地吱吱叫着。刘文突然就想到自己腿间的玩意,也已经无精打采很长时间了。其实有时他也有本能的冲动,但只要一想到老婆那身肉,马上就六根清静了。
    “妈的,难道我这辈子就这样了?”这是他经常问自己的话,但是他一直就给不出自己一个准确的答案。虽说脑子里时不时会有些暖昧的想法,但他是典型的色大胆小,*多也就是在思想上出出轨。
    刘文脸上的汗说不出是在淌还是在流,他的手就像汽车挡风玻璃上的雨刷器,频率越来越快地抹着额头,眼前已经冒起金星了。“妈的。”这已经不是**声了。于萍家里所有的女人,包括那条母的京巴狗都被刘文在嘴里骂了几个来回。终于快到自己家小店的时候,他不敢再嘟囔,生怕不小心被老婆听见。
    小店是于萍做主开的,就是卖些油盐酱醋什么的日常用品。虽然面积不大,但于萍还是摆上了一张单人床。不管生意好坏,她都要午睡一会儿。有时来劲儿,又赶上刘文在,就将门帘一撂,把他推到床上云雨一番。
    刘文已经被晒晕了,他看见小店的门帘已经撂下来,心想老婆准是又和自己来劲儿呢。他在门口还听见于萍那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的声音,他想自己准是又在她身下遭罪呢。刘文的思想和行动已经完全分离,推门进去的时候果然老婆赤裸着肥胖的身子正忙活着呢。刘文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反应,这反应让他清醒过来。自己明明在这儿站着呢,��婆下边的男人是谁?
    刘文显然被眼前的情形惊了一跳,身子晃了晃差点儿没摔倒。
    “妈的,奸夫淫妇,还不给我住……”这是刘文想喊的话,但是只是嘴张了张,并没有发出声音。也许是有点声儿,但被老婆那高昂而且兴奋的叫声给掩盖了。
    还是于萍身下的男人*先发现的刘文,但他并没有慌乱。他慢条斯理地站起来,不紧不慢地整理好衣服,然后走到还在发晕的刘文面前,就那么注视着他,说:“刘文儿,我叫彭大爷,别他妈的屈死不知道告谁。彭九,就是搞你老婆的人,在你家的床上。”于萍有些尴尬地看着自己的丈夫受辱,她恨不能刘文立马儿和彭九拼命,但是没有。等彭九溜达着走远了,刘文才打起精神破口大骂:“彭九,我操你十八代祖宗。”声音够大,但彭九肯定是听不见,只有他老婆能听见。于萍本来还有些嘀咕呢,看到刘文的表现反而变得坦然,心里说:“你个天生的*八头,活该。”
    转天气消了,刘文作出一项重大的决定,而且是**次擅自做主没和老婆商量。他把小卖部的床拆了,如果不是自己还要睡觉,他想连家里的床都要一起拆。于萍看见他发疯一样的用斧子把床劈开,然后拉到街上,没敢吱声。刘文把木制的床一点点儿的都劈成小块,就是用来引火的劈柴块大小。正劈着,彭九从路边的厕所出来。他系好裤子,还用手揉搓了几下腿间的东西,然后径直往这边走过来。刘文瞅见他,赶紧把眼神避开。
    “刘文儿,你他妈这是干嘛呢?这么热的天不好好歇着,找死啊你?”说着彭九蹲在刘文的身边。
    “我劈些柴,等冬天引火用。”说话的语气好像是他搞了彭九的老婆,路上刘文还买了一包恒**香烟,现在只是很少人抽这个烟。他选择这个烟主要就是因为便宜。每当有人劝说他换换牌子的时候,他就会说:“你知道嘛,我抽恒大就是为了支持咱天津的民族企业。”
    回到家,于萍吃着带尿骚味的煎饼还一个劲儿地夸:“刘文儿,人家这煎饼果子,就是味儿正。”
    刘文心想:“再弄上点屎汤子,味儿就更正了。”
    于萍*近很是郁闷,她是个不甘寂寞的女人。虽然她也清楚凭借自己的相貌很难吸引男人的目光,但是还是有些人会对自己身上的肥肉感兴趣的,当然不包括刘文。她也知道这些人在她这里就是发泄,根本没有什么感情因素。所以她一直很小心,怕奸一旦被刘文发现不好收拾。那天和彭九在一起其实是早有预谋的,她故意支刘文去送饭,然后就把彭九招来了。但是没想到彭九一开始就没个完,弄得她都没脾气了。等被刘文撞见,她多少还是有些顾忌。彭九是天天混日子的那种人,整天在家门口儿晃荡。从他有资格进监狱开始,在里面的时间远远多于在外面。这次也是刚出来时间不长,所以于萍并不敢把自己的未来寄托在他身上。
    刘文蹬上自己的破自行车,晃晃悠悠地来到单位。在门口和传达室的肖姐臭贫了几句,也就是说些牢骚话,然后直接去了厂长办公室。像他这样的人是不会把领导当嘛的,原因就是他没什么想法。要说也不是不想,而是知道想也没有用。哪个单位、哪个部门的负责人都和主管领导有着或远或近、千丝万缕的联系。他是想靠也靠不上,又没有富余钱送礼,所以干脆就表现出一股不思进取的态度。
    厂长在自己的办公室沙发上坐着,一边看报纸一边喝水,翘着的二郎腿还—个劲儿地晃悠。听见有人敲门他也没有改变一下自己的姿势,说:“进来。”
    刘文在门外就把自己上半身的角度变了,他虽然在心里也是很不齿自己的行为,但每当这个时候就是管不住。等走到厂长面前的时候,刘文就和电影里点头哈腰的汉奸没什么区别了。
    “厂长,您找我有事啊?”
    厂长好像是才发现有个人进来:“哦,你来了,有个事和你说一下,你能出趟差吗?”
    “出差?”刘文有些不大相信自己的耳朵,在他看来,拿着公家的钱到处逛,那可不是谁都能得到的好事儿,这样的机会怎么可能降临到自己的头上呢?说完那两个字就愣在那里了。
    “怎么,有什么困难吗?”厂长问。
    “没有,没有,我有嘛困难。”刘文赶紧表态,生怕失去这难得的机会。
    “好,那你就和梅花一起去一趟上海,具体的工作郭副厂长会给你说清楚。”厂长说完就继续看报纸去了。刘文站了一下,觉得自己还是该走,就鞠了个躬倒退着出去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刘文的腰板已经变得笔直,他可不想叫同事们看见他刚才的样子。他开始寻思厂长刚说的话:出差去上海,而且是和梅花一起去。刘文的心里产生了一种很奇妙的变化,当时他就感觉到心跳加速。
    刘文很有一种冲动的感觉,想喊,随便喊些什么都好。他还想跑,或者跳几下。总之就是想发泄一番,可是自己也闹不清楚要发泄什么。其实在若干年前,刘文去过一次上海,他显然不是因为这个国际性的大都市而激动。
    •期待中的暧昧旅程
    想着想着刘文就走到厂门口,他很纳闷怎么就没碰见一个人呢?只好还是去找肖姐白话(聊天的意思)了。肖姐正用电炉子煮方便面,刘文进来吓了她一跳:“呦,你个缺德鬼,怎么进来也不说一声。你说我这要是正换衣服呢,不就麻烦了。”
    “肖姐,你大白天换嘛衣服,我这不是有好事找你嘛。”刘文说着坐在椅子上,顺手掏出一根烟点上。
    肖姐把煮好的面倒到碗里,然后说:“你找我还有嘛好事儿?说吧,是不是来蹭饭的。我这儿就方便面,想吃我再煮一碗。”
    “你快得了吧,你看我像是吃方便面的主儿吗?告诉你吧,我马上就去上海。”刘文深吸了一口烟,吐出了几个不规则的烟圈。
    “去上海,干吗去,和谁啊?”肖姐吃着面说。
    刘文用鬼祟的眼神看看窗外,然后凑在肖姐耳边说:“梅花。”“梅花,呵,你小子艳福不浅啊。”肖姐一边吃一边说着。
    ……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