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还要走多久,我们才能不悲伤
QQ咨询:

还要走多久,我们才能不悲伤

  • 作者:夏柒月
  •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
  • ISBN:9787510405235
  • 出版日期:2009年09月01日
  • 页数:247
  • 定价:¥25.00
  • 分享领佣金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你相信地久天长吗?中考考场里那个瘦高瘦高的男生,用周杰伦的CD表白,亮晶晶的眼睛星星一般让人沉迷。从高中到大学,从东北到北京,荆盈以为温暖的手掌会永远紧扣在一起,直到白发苍苍。可生命里加入了越来越多的人,爱情变得惶惑而疲惫。
    心里明白,是因为这段感情太纯粹,纯粹到难以承受半点猜疑和误会。太浓的爱亦变成伤害,或许平平淡淡才是福,如果是另一个男人,那个问“从你十五岁开始,我等着你长大,你现在长大了吗”的男人,那个说“我不在乎你多久能爱上我,我能等”的男人,人生会不会轻松一些?
    小时候喜欢畅想未来,当七年时光成为弹指间的过往,却发现生活已经是另一番模样。
    文章节选
    一 冤家路窄
    中考那会儿,我十五,虽说不是什么乖孩子,成绩也还过得去。中考那几天恰好赶上我们那儿几年不遇的大雨,记得我那天穿了一条白色长裙,到考场的时候全湿透了。好在那会儿我还是半个淑女,还没学会骂人,不然保不齐就来一句“妈的真倒霉”之类的话,非得吓我爸一跳不可。说起来这也是十多年前的事了,我怎么就记得那么清楚呢?也不见得印象有多深刻。哦,对了,肯定是宋乐天那厮在我耳朵根子底下成天念叨这事儿,我才记忆犹新的。
    说实话,那会儿我是一心气儿特高的丫头,根本没把中考搁眼里,觉着自个儿闭着眼睛也能考上省**。**场考语文,那时候一百二十分满分吧,好像。当时我翻了一遍卷子,觉着自己怎么也能得个一百一。
    中考考场里,坐我前头的是一瘦高瘦高的男生,白白净净跟没见过太阳似的,往后传卷子的时候我瞄了他一眼,还挺眉清目秀的。后来考数学的时候,那厮答得飞快,一看就知道是一理科天才。我数学不成,鼓捣了半天,估摸着能得个一百就不错了。
    第五场考英语的时候,我刚答了一半,忽然听到他说圆珠笔写不出字了,我抬头看了一眼那厮,细长条像个圆规似的,让我想起鲁迅先生笔下的“杨二嫂”。监考老师想把自己的笔借给他,结果也是写不出字。我当时就在想,怎么你一当老师的,连根儿好笔都没有啊?后来我自告奋勇把多余的笔借给他,他从老师手里接过笔,连声“谢谢”都没说,真不知好歹!
    我也不用多说了,明眼人看到这儿肯定能猜出这厮就是我前面说起过的那个“活冤家”宋乐天。要不是开学报到那天在教室里再次见到他,听到同学们的谈话,我也不知道他就是那个传说中考了总分全校**、数学满分的人。后来他还嬉皮笑脸地总跟我叨咕,非说我考英语的时候偷看了他的答案,不然考不到一百一十五那么高的分数。什么跟什么呀,我连我中考考几分都忘了,哪还记得英语考多少分啊?也就这小人,十多年了还念念不忘。
    老师任命班干部的时候,选了宋乐天当学习委员,我看着仍然坐在我前头的圆规晃晃悠悠站起来,吓了一跳--他叫宋乐天啊?咋不叫送上天呢?那多吉利啊。这话要是我光在心���念叨也就没事儿了,我偏就给小声嘟囔出来了。宋乐天那耳朵跟狗似的,一下子就听见了,他回头看了我一眼,面无表情。
    我自己知道,我要是能混上个班干部,那肯定是语文课代表,因为除了语文成绩,我在这个班上没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果不其然,我真就当了语文课代表,成了宋乐天手下一个跑腿儿的,一来二去,我们俩也就熟了。后来我一直管宋乐天叫“二嫂”,他反对了几次无效之后,就任我叫了。
    我们的语文老师叫刘翰舟,是一刚毕业没多久的小伙子。**天给我们上语文课时,他来晚了,站门口还没等他进来呢,坐**排的大牛就冲他喊:“快进来,老师还没来呢!”那会儿刚开学,大家还都不熟悉,刘翰舟一张娃娃脸,怎么看都不超过十八岁。我当时心想没见过这么一号人啊,新来的?
    我正想着呢,刘翰舟进来了,怪不好意思地站到讲台上说:“我叫刘翰舟,今年教大家语文课。”一屋子人全傻了。刘翰舟顿了顿,又怪不好意思地问:“请问,哪位同学是语文课代表?”没人吱声。坐我前头的宋乐天扭头大喝:“叫你呢,没听见?”他那一嗓子真叫一个响,跟呵斥他们家宠物似的。我也没顾上回他一句,晃荡着站起来。
    “自我介绍一下吧。”刘翰舟和颜悦色地说。
    “荆盈。”我说自己名字的时候着实有点打颤。头**点名让我当语文课代表的时候,点完我的名字我站起来,宋乐天回头扫了一眼,小声嘟囔了一句:“靠,还剔透呢!”这家伙是睚眦必报,之前我说了他一句“送上天”,他不还一句誓不罢休。只是我没想到他这么斯斯文文一书生模样的人,居然粗口脏话张嘴就来,看来人真的不可以貌相。
    “好,下课后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刘翰舟叫我坐下,开始讲课。那**课的课文是什么我早忘了,我只记得刘翰舟那一手字可真够烂的,烂得我都不忍心看。比起宋乐天那一手行书,差了十万八千里还不止。
    后来我才知道刘翰舟那年才二十二,刚从东北师范大学毕业。我那时候看了不少琼瑶、席绢的书,深受其害,满脑子风花雪月,一肚子浪漫遐想。给刘翰舟送作业的时候,我就时常琢磨着,没准儿能和这小老师擦出点火花来。真是大逆不道,那会儿我才十五啊,就这么多歪念头,给我姥姥知道了还不气得进医院啊!
    顺便说一句我姥姥,老太太是清朝**后代,算起来也是一格格。我老觉得姥姥比那些个一身珠光宝气的贵妇人都有气质。宋乐天说:“那叫血统,你说你怎么就没遗传点儿你姥姥的**血统呐?瞅瞅你,一点儿教养都没有,走哪儿都跟个卖烤地瓜的似的。要不是我捡了你,谁要你啊你说。”
    扯远了。还是接着说刘翰舟。
    高一**学期期末,我们教物理的班主任得了脑瘤,需要动手术住院;第二学期开学,有传闻说我们的新班主任是一超级帅哥。我在脑子里搜索了半天也没想出来我们学校哪个男老师能称得上帅哥,等门一开,进来的居然是刘翰舟!
    说了一大堆废话之后,刘翰舟又露出**次来上课时的腼腆神情,“我从来没当过班主任,同学们可别给我出难题,不然以后,男生我不跟你们踢球,女生我不借给你们小说。”
    高一那一学期,我就摸清楚刘翰舟那点儿底了,他跟宋乐天一个样儿,表里不一得非常理直气壮,表面上看着都人模狗样的,其实骨子里就是一小流氓,贫着呢。可是这种人上骗得了领导,下镇得住学生,而且刘翰舟似乎也对这一点认识得异常清楚,所以才义无反顾地投身到教师行列,也不怕辱没了“人民教师”这几个响当当的大字。
    同学们显然都是高兴的,尽管大家都在为躺在医院里的前班主任担心,可来了这么一个聊天的时候能跟他开玩笑,踢球的时候能对他使绊,吃饭的时候能让他花钱的小老师,没哪个学生会不乐意。而且说句良心话,刘翰舟是个好老师,他在这方面的确有天赋。在他给我们当班主任的半年内,我们班的成绩突飞猛进,立马进了年级前三,一点儿不含糊。
    我跟宋乐天的关系在高一那年毫无进展,因为我一门心思地盼着能跟刘翰舟擦出点什么火花来。刘翰舟夸我作文写得好,大比赛小比赛没有不**我去的,我乱七八糟得了一些奖,总蹭他的饭。
    我们念高一的时候学校还没食堂,刘翰舟就带着我上学校对面的炒面馆吃饭,隔壁班一同学因为老能见着我和刘翰舟在一块儿,有一次就问我是不是对刘老师有意思,我当场口不对心地说:“哪儿能啊,他都老成那样了,我能看上他吗?”
    宋乐天跟刘翰舟的关系铁得没话说,跟一个寝室出来的哥们儿似的,这肯定跟踢球的时候宋乐天踢前锋、刘翰舟踢中场有着直接关系。另外这两人还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电脑游戏。宋乐天那时候整天说他以后一定找一个赵灵儿当老婆;刘翰舟说,宋乐天把《仙剑奇侠传》来来回回打了六遍,就为了看不一样的结局,每次都觉得赵灵儿可惜。当时我有点感动,因为平时根本看不出来宋乐天那家伙还是这么感性的人。我说人家都玩网游,你怎么不弄点儿新鲜的呀?宋乐天不耐烦地说:“没深度!”就不再搭理我了。
    刘翰舟问我高二分文理科我准备学什么,我想都没想就说我学文,我*烦化学。刘翰舟说你中考化学不是满分吗?我说初中化学老师是一帅哥,不满分对不起他。刘翰舟指着我的鼻子骂我心术不正,我没理他。刘翰舟说下学期他还会继续带五班。我知道宋乐天一定学理,保不齐以后还能成个科学家什么的。
    高一结束了,我也没和刘翰舟擦出什么火花来。也是,虽然二十四岁的女孩和三十一岁的男人谈个恋爱很正常,可十五岁的女孩在二十二岁的男人眼里,除了是个小丫头片子,就啥也不是了。
    本来我真没打算写这么些关于高中的事儿,谁知道一写就收不住了。我想,也许那是我跟宋乐天*初的经历,所以格外珍惜吧。还没写完,还得接着写,各位看官千万别烦,我保证后面有比这好玩的东西可看。
    ……
    编辑推荐语
    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想隐藏却欲盖弥彰。
    流泪过,傻笑过,疯狂过,*后相爱变成相爱过,〔仙度瑞拉〕倾情**,*完整的青春纪事,*盛大的青春密语,乐小米〔青城〕姊妹篇,纪念生命中*奢侈却被挥霍的光阴,典藏青春的爱与梦。
    清华、人大、北理,是不是世上是遥远的距离?有没有那么一个人,在你的记忆里颠沛流离?在你企图遗忘中却又挣扎回心房。终是念念不忘。
    夏柒月,把芬芳留给年华,用文字读懂悲伤。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