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魔戒(第三部)(王者无敌)
QQ咨询:
有路璐璐:

魔戒(第三部)(王者无敌)

  • 作者:(英)托尔金
  •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
  • ISBN:9787544710398
  • 出版日期:2009年09月01日
  • 页数:444
  • 定价:¥26.80
  • 猜你也喜欢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本书的写作动机是,一个讲故事的人想用一部真正的长篇故事来吸引读者的注意力,取悦他们,也许还能时不时令他们兴奋,叩打他们的心扉。如何取悦人或感动人,我惟有靠自己的感觉作为向导,而在许多时候,这个向导往往成为误导。一些读过本书或对本书做过评论的人会认为故事很乏味、荒唐甚至不堪卒读,对此我毫无怨言,因为我对他们的作品,或对他们特别喜欢的作品也会有同感。即便是在许多喜欢本书故事的人眼里,也会觉得其中有不少不敢恭维之处。或许一部长篇故事没法处处令大家喜欢,但同样也不会处处让各位生厌。
    文章节选
    上篇
    **章 冈多都城
    皮平在刚多尔夫的斗篷下朝外面望着。他弄不清自己是醒着呢,还是依然处于飞速移动的梦幻中。打从这漫长的旅程开始,他就一直沉浸其中。黑咕隆咚的世界在他身旁飞掠而过,风声呼呼在耳际轰响。他只看见转动的星星,还有在右边天际映衬下蠕动的南山莽影。睡意朦胧之中,他竭力回想着他们走过的时日和沿途的情景,可脑子迷迷糊糊的,记不清楚。
    记得一开始,他们就马不停蹄地在星夜中疾驰飞奔,当晨曦初露,他看到**抹淡淡的金光时,他们抵达了寂静无声的小镇和山上那座空旷无人的大房子。还没来得及进去歇一下,那个有翅膀的魔影又飞来了,大家顿时吓得面无血色。皮平则由于刚多尔夫的一番轻声软语,已在角落里昏昏入睡。他浑身疲乏,但睡不踏实,依稀感觉到人们来来去去,交谈议论,刚多尔夫在下达命令。后来他们又重新上路,借着夜色疾奔。自那天他看过那块魔石后,已经过了两个晚上,不,三个晚上了。想起那些可怕的事情,他蓦然惊醒,全身瑟缩。风声中充满怵人的吼叫。
    在乌黑的云障后面,出现了一道黄色的光亮,照亮了天空,皮平吓得往后一缩,以为刚多尔夫把他带入什么恐怖之地。他揉揉眼睛,才看清那是月亮,正在黑黝黝的东部阴影上冉冉上升,差不多已经浑圆。看来现在离天明尚早,他们还要在黑暗中再飞驰几个小时。他挪动一下身子,开口问道:
    “我们到哪儿了,刚多尔夫?”
    “到了冈多王国,”刚多尔夫答道,“正在经过阿诺里恩地区。”
    一时间,他们两人又沉默不语了。接着,皮平一把拽住刚多尔夫的斗篷喊叫起来:“那是什么?看!是火,红色的火!这一带有龙吗?瞧,那儿也有!”
    刚多尔夫没有直接回答,只是对着坐骑高喝道:“快,捷影!我们要跑了。时间紧迫。瞧!冈多求援的烽火已经点燃。战火已经升起。瞧!阿蒙丁、埃莱纳赫烽火台上也升了火,正迅速向西面传去:纳多尔、埃瑞拉斯、明一里蒙、卡兰哈德,一直到罗翰边界上的哈利弗里恩。”
    可是捷影却停下了流星大步,慢步行走了,接着它昂首一声长嘶。黑暗中传来了其他马匹呼应的嘶鸣,随即听到了隆隆的马蹄声,只见三名骑手策马飞驰而来,像月中飞行的幽灵那样一闪而过,消失在西面。捷影这才又抖擞精神,跃身疾驰,夜色如呼啸的狂风迅即将它淹没。
    皮平又有点昏昏欲睡了,没怎么去听刚多尔夫跟他说的话。刚多尔夫正在告诉他有关冈多王国的习俗,冈多君王如何在边界山脉两边的山顶上建立了一个个烽火台,并在那里设立哨所,备有骠骑,以便随时执行摄政王的命令,去北方的罗翰或是南方的贝尔法拉斯传送消息。“自上一次北部的烽火台点燃后熄灭以来,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说道,“不过古时候冈多不需要烽火台,因为他们有七块魔石。”皮平的身子不安地一抖。
    “睡吧,别害怕!”刚多尔夫安慰他,“你不像弗拉多是去莫都,而是去米纳思蒂里斯,这些日子,你在那里还算**。如果冈多陷落了,或者魔戒被夺走了,那么霞尔也将无**可言。”
    “你这话没法给我带来安慰……”皮平说着,可是睡意还是莫名其妙地向他袭来。他记得,在他进入梦乡以前,自己*后见到一片高耸的白色山峰,西行的月亮照在这些山峰上,它们就如漂浮在云层上方的小岛一般闪烁发光。他不知道弗拉多现在何处,不知道他是否已经到达莫都,甚至不知道他生死与否。他根本不知道,这天夜里,身在冈多以外的弗拉多也正凝望着同一轮明月。
    皮平被声音吵醒了。他们昼伏夜行,又过了**。现在天将破晓,黎明时分寒冷透骨,四周一片灰蒙蒙的雾霭。捷影跑得汗水淋漓,通身冒着热气,但仍傲然昂首挺立,毫无倦意。它的一旁站着许多身着厚实斗篷的高个大汉,这些人的身后,影影绰绰有一堵石墙。那堵墙好像已经倒塌。虽然天色未明,仍能听到人们匆忙劳作的声音。锤子敲击、铁铲丁当、车轮辚辚。晨雾中处处都闪烁着火把和篝火的光亮。刚多尔夫在跟挡住他们去路的人说话,皮平一听,立即明白他们是在议论自己。
    “可不,我们认识你,米思兰迪尔,”那伙人的头儿说,“你知道七城门的口令,可以从这里过去。但是我们不认识你的伙伴。他是什么家伙?北方山区来的小个子?现在这种时候我们不希望有陌生者来访,除非他们是勇士,他们的诚意与援助是我们所能信赖的。”
    “我可以在德内豪摄政王面前为他作保。”刚多尔夫说,“至于说是不是个勇士,那是不能用身材来衡量的。英格尔德,他经历过的战争和危险比你还多,虽说你长得比他高一倍。他是从伊森加德战场来的,我们带来了这方面的消息。要不是他现在筋疲力尽的,我会叫醒他。他叫佩里格林,是个挺勇敢的人。”
    “人?”英格尔德怀疑地反问道,其余的人跟着都笑了起来。
    “人?”皮平大叫一声,此刻他已完全醒了,“人?当然不是!我是个霍比特!当然!除非必要,做个霍比特并不比做人英勇多少。别让刚多尔夫骗了你。”
    “不自吹自擂,倒有可能成就大事,”英格尔德说道,“不过,霍比特倒是什么族类?”
    “就是哈夫林,”刚多尔夫答道,“但不是人们提到的那个哈夫林,”他看到那些人脸上露出的惊讶神色,他又说道,“不是他,但是他的一个同族。”
    “没错,就是和他一起跋山涉水的哈夫林,”皮平说,“你们城里的博罗米尔也曾和我们在一起,他在北方的冰天雪地里救过我的命,为了保护我免得落入众多敌人之手,他自己*后被杀害了。”
    “别说了,”刚多尔夫说道,“这个悲痛的消息本应该先告诉他父亲。”
    “这我们已经估计到了,”英格尔德说,“近来这儿出现了不少奇怪的征兆。好啦,现在你们快过去吧!米纳思蒂里斯的君主急着想见到任何带来他儿子*新消息的朋友,不管他是人还是……”
    “霍比特,”皮平说,“虽说我不能为你们的君主出什么力,但只要我能做到的,我当竭力而为之,以悼念勇敢的博罗米尔。”
    “再见!”英格尔德说,他的手下已经让出了一条通道,捷影缓缓地穿过石墙上一扇狭门。“但愿你给德内豪陛下和我们大伙带来忠言良策,刚多尔夫!”英格尔德高声说道,“但据说,你总是带来悲伤和危险的消息。”
    “那是因为我难得来,而总是在需要我帮助时才来,”刚多尔夫答道,“至于什么忠言良策么,我要告诉你们,你们现在修佩兰诺城墙为时已晚。眼下只有你们的勇气才是抵御即将来临的大举进攻的*好手段——这就是我给你们带来的希望。我带来的并不都是坏消息。放下铲子,磨利长剑吧!”
    “傍晚前就能干完,”英格尔德说,“这是用来防御的*后一段城墙,这里不大可能遭到进攻,因为它面对着友邻罗翰国。你知道他们的情况吗?你看他们会闻讯前来支援我们吗?”
    “会的,他们肯定会来。他们在你们身后已经打了不少仗。目前,这条路同其他路一样都不再**了。不过别气馁!要不是我刚多尔夫,你们会看到,来自阿诺里恩的不是罗翰骑兵,而是大批敌人。当然,现在依然有这种可能。睁大眼睛,提高警惕!再见!”
    刚多尔夫现在进入了拉马斯埃科那边的宽阔地带,冈多人称那地方为外城,它是当年敌人攻占伊锡利恩之后,大兴土木修建而成的。城墙从山脚处向外延伸一百多里,然后再绕回来,把佩兰诺原野围在墙里。那是一片绵延于斜坡之上的肥美土地,还有深深落入安达因河谷的层层台地。东北方向的外墙离米纳思蒂里斯大城门*远,约有四十里,它矗立在崛起的高岸之上,俯瞰河边的漫长浅滩,修建得*为高大坚固;因为从渡口和奥斯吉利亚斯桥过来的路,要从这道由重兵把守的城门通过,门两边筑有带城垛的塔楼。东南方向的外墙离都城*近,只有十里多一点。在这里,安达因河沿着南伊锡利恩的埃敏阿诺山左边拐了一个大弯后,突然急转向西;外墙就矗立在大河的陡岸处,下方是哈隆湾码头和船埠,供从南方各地溯流而上的船只停泊。
    外墙内土地肥沃,耕地广袤,果园遍布,农庄里家家都有烘房、谷仓、羊圈和牛栏,从高地**下来的条条小溪,潺潺流过绿野,汇入安达因河。不过这里农牧民并不多,绝大多数冈多人不是住在城里七环之内,就是住在洛萨纳赫山地的高谷中,或者住在更南面的风景如画的莱本宁,那里有五条湍急的溪流。居住在高山和大海之间的这个勤劳的民族统称为冈多人,其实他们的血统很混杂。他们中有一种身材矮小、皮肤黝黑的人,祖先是谁现在已无从查考,在国王出现前的黑暗时代,那些人就已住在山里。再往远去,便是辽阔的贝尔法拉斯,伊姆拉希尔亲王住在海边的多尔阿姆罗斯城堡内,他和他的子民具有**的血统,身材高大。他们是个自豪的民族,有一双海水一样的蓝灰色眼睛。
    刚多尔夫策马飞驰了一段时问后,天色渐亮。皮平醒来了,抬头望去,看见左首是一片雾海,如同黯淡的阴影从东面升起;在他的右边,从西方绵延而来的耸天群峰突然戛然而止,好像是在造地之初,河水冲破壁垒,切割出巨大河谷,使之后来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就在埃雷德·尼修莱斯白山截断处,他望见敏多洛因山黑黝黝的巨大身影,暗紫色的深谷,还有在初阳下渐渐泛白的山体,这正是刚多尔夫告诉过他的景致。那座壁垒森严的城市建在此山突出部,它那七道古老的石墙坚固得像是由巨人直接从岩石上凿出来,而非筑造而成。
    ……
    目录
    上篇
    **章 冈多都城
    第二章 游侠骑士
    第三章 御驾亲征
    第四章 重兵压城
    第五章 星夜驰援
    第六章 沙场喋血
    第七章 火葬柴堆
    第八章 妙手回春
    第九章 决战前夕
    第十章 黑门开处
    下篇
    **章 塔楼救主
    第二章 魔影之境
    第三章 厄运山口
    第四章 万众欢庆
    第五章 国王加冕
    第六章 依依惜别
    第七章 重返家园
    第八章 霞尔平乱
    第九章 天涯永诀
    附录
    附录一 列国诸王大事记
    附录二 大事纪年(西方年表)
    附录三 第三纪的语言和民族·关于翻译
    附录四 中洲地图集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