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超值金版-佛渡有缘人
QQ咨询:
有路璐璐:

超值金版-佛渡有缘人

  • 作者:吴光远 叶舟
  • 出版社:企业管理出版社
  • ISBN:9787802555051
  • 出版日期:2010年07月01日
  • 页数:428
  • 定价:¥29.00
  • 猜你也喜欢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忙、茫、盲……大多数现代人的真实写照。大街上人们行色匆匆,办公室里人们忙忙碌碌,工作台前人们废寝忘食。有人忙出了功成名就,有人忙出了事半功倍,有人忙出了迷惘无助,有人在盲目地忙啊忙……
    人在旅途,*累莫过奔命、*怕莫过于茫然若失、*苦莫过于苦海无边。故而,我们需要学会去调整、去谋划、去经营、去感悟,用从容的心去欣赏人生路上的风景。
    愿这本忙里偷闲者写给大忙人的佛学感悟,能够帮助每一位现代社会的大忙人,让大家都找到一张让心灵放松的按摩椅,一个让心灵休憩的驿站,一处让心灵休整的港湾。
    也许,当你逐页阅读《佛渡有缘人:佛法与人生智慧大全集(超值金版)》时,你会感悟到:有一颗因果心,你会更积善;有一颗平常心,你会更从容;有一颗超脱心,你会更豁达;有一颗忍辱心,你会更逢源;在做事上,有一颗包容心,你会更博大;有一颗修行心,你会更智慧。
    文章节选
    **卷
    读佛经故事,悟佛法智慧
    卷首语
    禅,梵名禅那,是一种禅定的方法。禅宗,因主张以禅来概括佛教的全部修习而得名。自称“传佛心印”,以觉悟所谓众生心性的本原(佛性、自我)为主旨。相传其传法世系是菩提达摩、慧可、僧粲、道信、弘忍。弘忍的弟子神秀和慧能,前者主张渐悟,后者主张顿悟,并分别在北方和南方弘法,形成“南顿”、“北渐”两派。后来,慧能的南宗取代了北宗,成为中国禅宗的主流。所以说,慧能是禅宗的实际创始人。慧能禅宗是中国佛教中流传时间*长、影响*大的宗派,也是中国佛教的*高成就。
    禅宗的全部主张可以用《坛经》里的四句话来概括:
    不立文字,教外别传;
    直指人心,见性成佛。
    我们不妨从下面这则故事来领悟禅宗教义——
    一次,有僧问赵州:“听说您曾亲见过南泉和尚,是吗?”
    南泉是赵州的老师,在这儿比作成佛作祖的意思。
    赵州答道:“镇州产的大萝卜。”
    僧又问:“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赵州答:“老僧在青州做了一领布衫,重七斤。”
    又有僧问赵州:“什么是祖师西来意?”
    赵州答:“庭前柏树子。”
    与此相同的是,有僧问河山良价“什么是佛”,河山回答“麻三斤”。道悟问石头禅师:“什么是禅?”答:“砖瓦。”又问:“什么是道?”答:“木头。”
    从表面看,赵州的回答与僧人的提问毫不相干,甚至根本不能算是回答。因为当我们提出这种问题时,总想对“成佛作祖”或“一归何处”或“祖师之意”加以界说。但赵州禅师忽然提到了“大萝卜”、“布衫”、“柏树子”,前两者可能是赵州忽然想到的,而庭前的柏树子则正好被他看到。当然,这些东西也可以换成别的,比如麻、砖瓦或木头之类。但它们一定都是日常生活之物。生活中的大萝卜、布衫、柏树子、砖瓦、木头就是禅,就是道!
    生活即是禅,禅不离生活。我们不能离开生活去另觅什么禅、佛。《心经》更是开门见山地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可见,很多人都把佛教看作是消极避世的,其实这是个误解。“远离红尘,遁入空门”,只是佛教的较低层次。在禅宗看来,真正的空门就是红尘,红尘就是空门,而不是红尘以外另有空门。因此,在红尘中须持一颗平常心,佛就在我们吃饭穿衣、情色男女的日常生活中。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就没有必要再对寺庙里供着的泥菩萨五体投地了。
    因此,禅宗*后提醒人们“平常心是道”,也就是要人们在平常心中去悟道。如果一味地想通过求佛来悟道,那么佛也是魔;如果想通过阅读经书来��道,那么这些佛经也就是魔。它们不仅不利于我们悟道,相反,只会让我们离道越来越远。
    所以,很多禅师悟出这一点后,他们对生活的态度极其洒脱,甚至宁可破规犯戒,也要获得一个“自由身”。比如遇贤禅师有“酒仙”之称,喝醉了就自编自唱:“一六二六,其事已足;一九二九,我要吃酒……只要吃些酒子,所以倒街卧路。死后却是娑婆,不愿超生净土。何以故?西方净土无酒酤。”西天净土买不到酒喝,所以还要投生在现实世界中。
    这就是觉悟,真正的觉悟。
    ——吴光远
    第1章
    方便法门——直指人心,顿悟成佛
    “佛性”并无南北之分
    六祖慧能初见五祖弘忍时,曾有如下一段问答:
    弘忍问:你是哪里人?来这里做什么?
    慧能答:弟子是岭南人,来到这里,想求“作佛”!
    弘忍说:你是岭南人,哪里能做“作佛”!
    慧能说:人有南北之分,“佛性”并无南北之分,弟子身与和尚身虽然不一样,“佛性”却并没有什么两样!
    弘忍听到慧能的对答,暗暗吃惊,觉得这个人很有“慧根”,便把他留了下来。但只让慧能做“行者”,也就是并未正式出家,还只是在厨房里干杂活的“临时工”。
    感悟——
    人人都想成佛,但成佛的“门槛”在禅宗出现以前是很高的,要出家,要修行,还要遵守一大堆的清规戒律。因其之难,故过去的佛教认为只有少数人才能修成罗汉、菩萨,要修成那永脱苦海、进入彼岸的佛,更是凤毛麟角。能修成佛的人不是一般人,他们都是有“佛性”的人。慧能初见弘忍便提出了人人都有“佛性”的说法,这便为“人人皆可成佛”提供了可能。慧能创立的禅宗认为成佛也很容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就为众生打开了“顿悟成佛”的方便法门。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上面这首偈是六祖慧能所作。据说,五祖弘忍退位时,想从众弟子中找一个有才能的人来做接班人。于是,他就把众弟子召来,对他们说:“你们听了我这么长时间的弘法布道,也不知道你们悟了没有。诸位各作一首偈子呈来,让我看看你们修行的成绩。中意的话,就把衣钵传他。”
    在众多的徒弟中,当时有一位名叫神秀的上座和尚,资历很深,读了很多经书,颇有学问,深得弘忍器重,大家认为这回呈偈受衣钵的人非他莫属。神秀为人持重,虽自知为众望所归,但还是把精心写的一首匿名偈子,乘天黑贴在廊壁上。第二天人们见到了这首偈子。偈云: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
    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
    慧能一直在碓房舂米,并不知五祖要学人呈偈选法嗣的事。当有人念着神秀的偈子从碓房经过时,慧能不禁感叹道:“好倒是好,但并未到家。”
    那人听了慧能的感慨,不禁呵责道:“你一个舂米的行者,胡说什么?”
    慧能也不跟他计较,当下想好了一首偈子。到了晚上,找一位童子带他到了廊壁下,请人代笔把他的偈子写上。这首偈就是我们上面看到的。
    五祖读后说道:“这是谁作的?也没有见姓。”虽然如此,但由这首偈子,弘忍更加认识到慧能是成大器的材料。为了掩人议论,弘忍脱下鞋子,用鞋底把慧能的偈子擦掉了。
    到了晚上,慧能还在碓房干活,五祖悄然而至。寒暄过后,五祖用手杖在碓石上敲了三下,转身走了。慧能会意,便在三更时刻到五祖房中。五祖为他讲解《金刚经》,当听到“无所住而生其心”时,慧能言下大悟。印心之后,弘忍随即传法衣与他,慧能即为禅宗六祖。
    感悟——
    如果用一个字来分别概括这两个偈,那么神秀偈为“戒”,慧能偈为“空”。
    神秀偈执障身心,要人终生不断地拂尘拭埃,这是渐修的法门,并未达到究竟空的境界;慧能偈虽否定了身执和心执,但也有执空之弊。所谓空无一物,是在心念的不停流动中,不停滞,不执著,有而非有,空而非空;如果执空不放,也是一种挂碍、沾滞,必将堕入魔障中。
    不思量善,也不思量恶
    当初,慧能得了弘忍的衣钵后,匆匆离开了黄梅东禅寺。他走后,先后有几百人追来,其中有一位曾做武将的僧人惠明,跑在众人前头,追上慧能,慧能便把所受的衣钵放在石上任他取用,惠明便怎么也拿不动,心下即生惭愧。
    惠明对慧能说:“我是为法而来,不是为衣钵,希望仁者为我说法。”
    慧能说:“你既然为法而来,那么现在你摒开诸种外缘,不要生出一点思考的念头,我就为你说法。”
    慧明沉默了良久。
    慧能忽道:“不思量善,也不思量恶,正当这个时候,哪个是你明上座的本来面目呢”?
    惠明听了豁然开悟,又问:“除了这种密法之外,还有更深密的东西吗?”
    慧能说:“你如果回过头来去返照自身,秘密其实在于你自己!”
    惠明从此悟入了佛道。
    感悟——
    人们往往喜欢善而不喜欢恶,执著于“善”而不放。殊不知,世界上本来就没什么善也没什么恶,善恶、空有之类的“二法对立”正是人生痛苦、永不得脱的根源。人们执著于“二法对立”,恰恰是自寻烦恼。“不思量善,也不思量恶”,放下求善的心,人生便得自由。
    慧能还进一步告诉人们,“返照自身,秘密其实在于你自己!”佛不在善恶对立的世界里,而是在众生的心中,“佛向心中作,莫向身外求”。
    不是幡动,不是风动,是心动
    慧能离开弘忍后,在岭南老家隐居修行了十几年。唐高宗仪凤元年(676年)正月八日到了南海,住在法性寺。法性寺中有位印宗和尚,正在讲经,慧能也常去听讲。
    有**傍晚,一阵风吹动了刹幡。有两位僧人触景动议,争论起来。一个说是幡动,一个说是风动,各执一端,很不相契。
    慧能听了,开导他们说:“不是幡动,不是风动,是心动。”
    恰好,印宗听到了慧能“心动”说,也颇感震惊,就把慧能请到自己的室内,询问“心动”的根据。慧能谈了自己的见解,印宗大为佩服,不禁问道:“行者肯定不是一个普通人,你师傅是谁?”
    慧能就把他在黄梅求法的经过如实告诉了他。印宗听罢忙行弟子礼,想拜慧能为师。慧能当然婉转拒绝。印宗再讲法时,对座下众人说:“我虽受了具足戒,都还是位凡夫,今天我遇到一位肉身菩萨。”说着向慧能指了一下。
    正月十五,印宗召集当地名僧大德,亲自为慧能剃度。原来慧能得了法衣后,遵照五祖的嘱咐,一直保持行者的身份。慧能受戒后,就在法性寺里弘扬东山法门。
    感悟——
    风吹幡动,风动、幡动都不对,是因缘和合所以动,但是这种动只是动的幻想,因缘和合决定了动的真实性在于人的判断,在于心的感受。因此,只有“心动”这一点才是*真实的。由此推来,大千世界本无所谓动无所谓静,一切全在人心的感受。
    既不是风动,也不是幡动,怎么可以心动?

    仰山禅师有一位比丘尼弟子,名叫妙信。因寺中知客师解职,仰山就命她负责寺中接待事宜,寺中大众,也认为非常适合,因为妙信能干,相当有魄力。
    有**,从四川来了17个行脚僧挂单寺中,准备向仰山问道。晚餐后,行脚僧们开始讨论佛法。当内容涉及“风动幡动”的问题时,他们争了起来,争执吵闹的声音,闻于妙信,妙信也就大声呵斥道:“17个门外汉,明天走时要把房钱、饭钱算清楚。”
    妙信的威严,一点也不像女人,行脚僧们一起默然想着应对,却不知如何是好。妙信命令道:“不要争执,到我面前来,我告诉你们!”
    17个人不自觉地走到妙信的面前,妙信说道:“既不是风动,也不是幡动,怎么可以心动?”
    行脚僧们一听,顿然眼前一亮,心开意解。
    大家商量,不再等到仰山禅师开法堂时闻法请示了,第二天全体告别妙信而去。
    感悟——
    当初六祖大师为了两僧争论风幡谁动,六祖说:“不是风动,不是幡动,是两位仁者的心动耳。”
    如今妙信禅尼曰:“既不是风动,也不是幡动,怎可以心动”,又更进一步。六祖主张把客体主体融合在一起的妙境,如今妙信禅尼超越融合,不立主客,所谓动念即乖,此乃更有深刻涵义了。
    不要做关于善恶是非的无谓思考
    慧能在南方传法的时候,北方神秀的宗风极盛,但两家禅法基本上相安无事。不仅如此,神秀还数度向唐中宗**慧能。于是中宗派薛简至南方召请慧能入京,慧能称病推辞。
    薛简不得已向慧能问法,说:“京城禅师都说只有修禅定才修入佛道,不知和尚是什么禅法?”
    慧能答道:“道是人心自悟的事情,和禅坐的形式有什么瓜葛呢?大道无来无去,非坐非卧,这才是真正清净的禅坐。”
    薛简心中钦佩,说:“希望和尚为我讲法,传给那些京城中人,就像一盏灯点燃无数盏灯,可以说是明明无尽。”
    慧能立即对薛简指出:“大道无明暗,明暗是代谢变化的相对概念,明明无尽,也总因为它不是相对的呀!”
    薛简又问:“明是比喻智慧,暗是比喻烦恼,如果不用智慧之光去驱除黑暗的烦恼,又怎能求得解脱,脱离轮回之苦呢?”
    慧能听了道:“烦恼无明就是智慧菩提,二者没有什么区别,如果说用智慧去对治烦恼,这是小乘的见解。”
    薛简继续问:“大师,什么是大乘呢?”
    慧能回答说:“智慧的明和烦恼的无明,凡夫认为是两种状态,智者明白其实是一回事,它们的本质自性没有两样,没有两样的本质状态,就是真实的自性。在烦恼之中没有散乱,在禅定中也不寂静。可以说它既非水恒也非断灭,不来不去,也不是什么中间状态,不在内在外,不生不灭,本质现象真实如一,无有变迁,这就叫佛道!”
    薛简心中仍有迷惑,就又问道:“大师,外道也说不生不灭,你的说法和他们区别何在呢?”
    慧能说:“他们说的生灭是相对的东西,有了生又有了灭,我说不生不灭是说心性一体,本来就没有这些状态可言。你要想得法,只要不做那些关于善恶是非的无谓思考,自然就能进入清净的真心境界。”
    薛简回朝禀告中宗下诏赞誉慧能是维摩诘一样的人物,又赐给袈裟和水晶钵,并且赐了一处庙产“国恩寺”供慧能居住。
    感悟——
    慧能运用不落二边的遮诠手法,破除了来与去、生与灭、烦恼与菩提、智慧与无明等的二法对立,把空有二者之间仅有的一层窗户纸戳穿了。在慧能看来,实相是无相,也就不会有妄相产生,所以实相、佛性是远离二边对立的。
    对镜心数起,菩提作么长
    据《坛经》记载,卧轮禅师偈语说:
    卧轮有伎俩,
    能断百思想,
    对镜心不起,
    菩提日日长。
    慧能禅师听到了,立刻批评道:“这一偈语并没有说明人心的妙用,如果依此而行,是给人增加束缚。”接着,他就给念了一首他作的偈语,说:
    慧能没伎俩,
    不断百思想,
    对镜心数起,
    菩提作么长。
    感悟——
    慧能认为“不动心”并不是觉悟,反而是对人的束缚。慧能甚至反对坐禅修行,认为坐禅修习并不能真正得到解脱,反而使人离佛更远。对于坐禅,慧能有一首**的偈颂,表明禅宗的态度:“生来坐不卧,死去卧不坐。一具臭骨头,何为立功课。”慧能强调只要“本原清净心”不被障蔽,就可以成佛。
    兀兀不修善,腾腾不造恶
    公元731年的**,慧能自知将不久于人世,便召集弟子,教导说:“我现在与你们道别,你们好好听,在我走后,不要像世俗中人那样穿孝服啼哭,哭的不是我的弟子。只要认识自己的本心是没有动静来去诸种状态可谈的,就能成就佛道,我不在世,你们能依法修行,就和我活着没什么两样,如果不能依法行事,我活着也没有作用的。”
    慧能同时宣布:自此只传法印,不传衣钵,以免为了争夺佛的衣钵发生不必要的纠葛。*后他留下一首偈子说:
    兀兀不修善,
    腾腾不造恶。
    寂寂断见闻,
    荡荡心无著。
    端坐至三更时,慧能忽然对门人说:“吾行矣!”遂奄然迁化,终年76岁。
    慧能门下得法者甚众,其中**者有法海、神会、怀让、行思等人,后来都是独树一帜的禅宗大师。
    由于神会等人对北宗坚持进行长期的抨击,在慧能逝后南北两宗的对立愈演愈烈,至唐德宗贞元十二年(769年),神会被朝廷正式立为禅宗七祖,南宗终于获得了众所认可的正统地位。自此,曹溪顿教一直被这禅者视为正宗禅法,而北宗则逐渐衰落。
    慧能的言行记载在其后人编纂的《坛经》之中,中国僧人的说教被称为“经”,这在历史上是头一次,至今也独此一家。
    感悟——
    “不修善”、“不造恶”,慧能一生倡导这种破除二边、明心见性的禅法。性即佛性,佛性其实是众生的自性,自性觉悟就是佛,自性迷惑就是众生。这意味着把诸佛拉到了平常人心、柴米油盐的地平线上。一线之隔,一体两面,成佛对于众生不过就是觉悟自性罢了。
    不定,不乱,不坐,不禅
    唐开元年间,有个潭州禅师名叫智隍,曾在五祖弘忍大师门下参学。后归长沙卢山寺,致力于坐禅,常时入定。他的声明远播。
    当时,另有一位禅师,他到曹溪慧能大师门下参学三十年。*后他离开曹溪北返。在路上经过智隍所居的地方,便造访智隍说:“闻尊者常时入定。当你入定时,有心入呢?还是无心入呢?若有心入,一切有情含识之流也,可以像你一样的得定;若无心入,则一切无情草木瓦石也能入定。”
    智隍回答说:“当我入定时,不见有无之心。”
    这和尚便说:“如果你不见有无之心,即是常定,既为常定;何有出入。”
    智隍无辞以对。便问:“你说你从能大师处来。能大师教了你什么?”
    这和尚回答说:“据我师所说,不定,不乱,不坐,不禅——此乃如来禅。五阴本空,六尘非有。不静不明,非有非空,不住中道,不作,无所得,然而自在无碍,佛性无所不包。”
    智隍听了这一段话以后,立刻大悟,叹息说:“这三十年我是白坐了!”
    感悟——
    慧能禅宗始终认为,坐禅不能入定。因为太执著于追求佛性,反而一无所得。佛性无所不包,无处不在,只要你放下那颗执著心,它就自然呈现。
    放下执著心
    马祖天生有异相,“牛行虎视,引舌过鼻,足下有二轮文”,这样一位傲视群雄的人物出家之后,自以为得了正法,于唐开元年间住在传法院中终日静坐。南岳怀让知道他是个人才,就前去度他。这件事《坛经》中说慧能早就对怀让预言过的,说日后你门下要出一个马驹。
    怀让问道一:“要是马车不走了,你是打马呢,还是打车?”
    道一茫然不知所措。怀让继续点拨道:“你是学坐禅,还是学坐佛?如果是坐禅,禅本非坐卧;如果学坐佛,佛也没有因定的相状。对于本无所住的事物不应生起执著之心,你执著于佛就是杀佛,你执著于坐禅就不能通达大道!”
    道一听了心地一片清明,从此悟入了佛道。
    感悟——
    道一(709—788),俗姓马,世称马祖。从慧能以后禅宗中人无人再敢称祖,但由于道一禅风如行云流水,接引门徒法门宽阔,一时间成为众人钦服的禅门宗师。故后人就封他做祖。马祖证悟的故事是禅门**的公案。
    关于禅法机要,马祖曾言:“若欲直会其道,平常心是道。谓平常心无造作无是非,无取舍,无断常,无凡无圣……只如今行坐卧,应机接物尽是道。”
    慧能强调心地不染不著,马祖进一步发展这种思想,指出:万事万物无时无刻不在道中,只是你自己心不平常,偏要思圣思凡,自己不肯安心罢了。
    顿悟得解脱
    马祖起先特别注重坐禅,一个人独处一室,专门坐禅,什么人也不见,什么事也不管。
    禅宗僧人怀让见了之后,便在马祖坐禅的房门外,拿一块砖在石头上磨。
    马祖问:“你磨砖做什么?”
    怀让答:“做镜子。”
    马祖奇怪地说:“磨砖怎么能做镜子呢?”
    怀让说:“磨砖既然不能做镜子,那你坐禅怎么能成佛呢?”
    马祖当下明白坐禅对解脱无用,从此真正步入禅宗大门,后来成为一位有名的禅师。感悟——
    坐禅不能解脱,那么如何解脱呢?当有人问马祖门下的慧海:“欲修何法,即得解脱?”他答道:“唯有顿悟一门,即得解脱。”当再问:“何为顿悟?”他答道:“顿者顿除妄念,悟者悟无所得。”慧海还对何时能成佛作了明确的回答:“顿悟者,不离此生,即得解脱。”也就是说,凡人只要在刹那间顿悟,便可由凡入圣,立地成佛。
    无心自成佛,成佛亦无心
    慧忠是慧能的弟子之一,下面这段对话是慧忠和新来的追随者灵觉之间进行的:
    灵觉问:“我出家,是想成佛。不知道应当怎样用心才可成佛?”
    慧忠说:“无心可用,即得成佛。”
    灵觉问:“无心可用,那么谁能成佛呢?”
    慧忠回答说:“无心自成佛,成佛亦无心。”
    灵觉问:“佛有大不可思议法门,能度众生。如果他也无心,谁度众生呢?”
    慧忠回答说:“无心是真度众生。若见有生可度者,即是有心,便不能脱离生死范围。”
    灵觉问:“今既无心,释迦牟尼出世,说许多教迹,可岂虚言?”
    慧忠回答说:“佛说教亦是无心”
    灵觉问:“说法无心,应是无说。”
    慧忠回答说:“说即无,无即说。(佛的一切活动,都来自无心,即来自空)。”
    灵觉问:“说法无心,造业是不是有心呢?”
    慧忠回答说:“无心即无业。今既有业,心即生灭。何得无心呢?”
    灵觉问:“无心即成佛,和尚现在成佛没有?”
    慧忠回答说:“连心也没有,谁说成佛呢?若说有佛可成,还是有心,有心即有漏,何处得无心?”
    灵觉问:“既无佛可成,和尚还得佛用吗?”
    慧忠回答说:“心都没有,用从那里来呢?”
    灵觉问:“茫然都无,莫不是落入断见(无观)吗?”
    慧忠回答说:“本来无见,谁说是断呢?”
    灵觉问:“说本来无见,这不是落入空吗?”
    慧忠回答说:“甚至空亦没有,何处可落呢?”
    灵觉问:“能听(即主体和客体)俱无。设忽有人持刀来取命。这是有还是无呢?”
    慧忠回答说:“是无。”
    灵觉问:“痛不痛呢?”
    慧忠回答说:“痛亦是无。”
    灵觉问:“痛既是无,那么,死后生何道呢?”
    慧忠回答说:“无死,无生,亦无道。”
    灵觉问:“既得无物,便得完全自在;但为饥寒袭逼时,你如何用心呢?”
    慧忠回答说:“饥便吃饭,寒便着衣。”
    灵觉问:“既然知饥知寒,应该是有心。”
    慧忠回答说:“我问你,若有心,心作何相?”
    灵觉说:“心无形相。”
    慧忠说:“你既然知道心无形相,即是本来无心,怎么能说有心呢?”
    灵觉问:“如果你在山中遇见虎狼,如何用心呢?”
    慧忠回答说:“见如不见,—来如不来,彼即无心,即使恶兽也不能加害你。”
    灵觉问:“寂然无事,独脱无心,名为何物?”
    慧忠回答说:“名为金刚大士。”
    灵觉问:“金刚大士有何形相?”
    慧忠回答说:“本无形相。”
    灵觉问:“既无形相,说何物是金刚大士呢?”
    慧忠回答说:“唤作无形相金刚大士。”
    灵觉问:“金刚大士有何功德?”
    慧忠回答说:“一念与金刚相应,能灭无数劫生死重罪,得见无数诸佛。金刚大士功德无量,非言语所能形容,非心意所能陈述,即使无量劫住于世间而说其功德,亦不可尽。”
    灵觉问:“什么是一念相应呢?”
    慧忠回答说:“记忆与智慧俱忘,即是相应。”
    灵觉问:“记忆与智慧俱忘,谁见诸佛呢?”
    慧忠回答说:“忘即无,无即佛。”
    灵觉问:“无即言无,怎能唤作佛呢?”
    慧忠回答说:“无即空,佛亦是空。故曰无即佛,佛即无。”
    灵觉问:“既无纤毫可得,又名为何物呢?”
    慧忠回答说:“本无名字。”
    灵觉问:“有没有和它相似的东西?”
    慧忠回答说:“没有东西和它相似,世间没有可以和它相比的东西。”
    感悟——
    人人都有佛性。从佛性产生般若,观照我们一切身心活动。佛性产生般若,正如太阳放出光和热或镜子反射物体一样,是无心为之。所以说佛无心或说佛即无心。因此,如果特别用心,执著于成佛,反而是成佛的障碍。
    空在何处
    一个和尚问福豁禅师:“缘散归空,但空归何处呢?”
    福豁喊:“兄弟呀!”
    和尚回答:“在,老师。”
    这和尚又紧接着说:“请告诉我空在何处。”
    福豁禅师揶揄地说了一句:“像波斯人吃的红胡椒。”
    感悟——
    我们往往在本身经验之外或之后去寻觅某种东西,忘记了这个寻觅原是无止境的。和尚问“空在何处”,只是从概念上去理解,所以完全不了解空的所在。在那个时代——唐代——福豁禅师所谓“波斯人”只是外国人的代名词,所谓的“波斯胡椒”乃是表示他不能用适当的中国言语来表达对“空”的认识,正如他对波斯一无所知一样。因此,“像波斯人吃的红胡椒”也就是“不可认识”、“不可言说”之义。
    庭前柏树子
    某和尚问赵州:“什么是祖师西来意?”
    “庭前柏树子。”
    “你只指出了一个物体。”
    “不然,我并没有指给你一个物体。”
    于是对方再问:“什么是祖师西来意?”
    赵州仍然说:“庭前柏树子。”
    感悟——
    剥去禅的隐语,赵州所说的也只是指出道在庭前的柏树子中。为什么要单单提到柏树呢?这是因为他当前**眼看到的是柏树,如果他看到天空有一只鸟,一定会说:“鸟在天”。他所说的是物体,不过是用这个物体去表达道的无所不在。所以他指给那个和尚的并不只是一个物体,而是因为那个和尚自己的着眼点粘着于物体,不能超脱。
    如何是佛?张三李四
    学僧问法眼文益禅师:“什么是各位佛祖的佛法?”
    法眼文益禅师:“你自己也有。”
    学僧问:“如何是佛?”
    法眼文益禅师:“你还问谁呢?”
    学僧问:“什么是佛祖成佛的秘密诀窍?”
    法眼文益禅师:“全在自己领会。”
    学僧问:“如何是佛?”
    法眼文益禅师:“张三李四。”
    感悟——
    佛性本来现成,只需顿悟而不可思量计较。“一切现成”侧重真如本体的遍在性,法眼文益禅师的“本来现成”,侧重禅悟主体佛性的原本自足。佛就是众生,众生就是佛。佛要众生做,众生本是佛。既然本来现成,每个人都是天真佛,对这天真之性,就不可刻意“装点”。
    不在明白里
    在某次法会上,赵州说:“人们使用语言,是为了求明白,我不在明白里,你们要好好地珍惜它,记在心中。”
    有个和尚反问说:“既然你也不在明白里,要我们珍惜个什么?”
    赵州回答:“我也不知道”。
    对方再问:“你既然不知道,为什么又知道自己不在明白里?”
    赵州说:“请你直接去体会吧!”
    于是大家便向他礼拜而退。
    感悟——
    老子说“知者不言,言者不知”。那位和尚也许不是个初学者,他想逼老师去说清楚他的哲学观点,但赵州却巧妙地避开了这个问题,他像所有的伟大禅师一样令学生站在很滑的地面上,使他们不致躲在那些明确的公式的温床上。当马祖说“石头路滑”时,那也是赞美石头为当代伟大的禅师,然而没有人比赵州更滑的了。
    佛是谁
    有一次,有个和尚问百丈:
    “佛是谁?”
    百丈回答:
    “你是谁?”
    感悟——
    只有你自己才能使你自由无碍地出入这个世界。当你一旦发现真我时,你便能挣脱小我的许多偏执,因为真我与遣合一,无所不包。
    瓶中的鹅
    有一次,陆旦大夫问南泉说:“古代有一个人在瓶中养了一只小鹅,鹅渐渐长大,出不了瓶。现在既不能把瓶打破,也不能损伤鹅,请问你用什么办法使它出来?”
    南泉叫道:“大夫。”
    陆亘回答:“是。”
    甫泉便说:“出来了。”
    这时陆亘才悟到了自己的真性。
    感悟——
    “瓶中的鹅”即指我们内在的真我,而这只瓶子则是指我们外在的种种欲念和束缚。真我被人的种种欲念所束缚,就无法获得解脱。真我要获得解脱,传统佛教常常强调的是破除欲念,即“打破瓶子”,而禅宗认为,只须顿悟即可。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无德禅师教育徒弟非常严格,在他的门下,有一位和尚在走夜路时,不小心踏死了一只青蛙。无德禅师知道了以后,就非常严厉地教训:“你怎么可以随便踩死生灵呢?这是犯了杀生根本大戒。为免业报轮回,跳下后山的悬崖舍身谢罪去吧!”
    和尚一听,刹那间犹如五雷轰顶,这才知道闯下大祸,只好拜别师父,万分伤心地走到悬崖,准备殉身谢罪。
    这时,有一个杀猪的屠夫刚巧经过此山,看到和尚跪在路旁哀哀痛哭,便上前问:“小师父!你为什么在此哭得如此伤心?”
    和尚回答:“我踏死一只青蛙,师父要我跳崖自杀,忏悔谢罪!”
    屠夫一听,顿时悔恨万分地说:“你不过无心踏死一只青蛙,罪孽就这么重,要跳崖才能消业。我天天杀猪,满手血腥,这罪过岂不无量无边,不知有多深多重。你不要跳崖自杀,让我跳吧!让我来代你谢罪赴死!”
    屠夫一念忏悔心起,就毫不迟疑地,纵身朝悬崖一跳。眼见他就要命丧深谷时,一朵祥云冉冉从幽谷中升起,不可思议地托住了屠夫的身子,救回了他的生命。
    感悟——
    禅宗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个成语大概就来源于这里。小和尚的举动感动了屠夫,使屠夫顿悟。一念迷,即凡夫;一念悟,即为佛。顿悟后的屠夫纵身跳崖,这是向凡夫生命的告别,而被祥云托住,又意味着新生命的降临,即屠夫已然成了佛。成佛原来如此简单,如此方便。
    把“天生”拿来
    盘硅禅师讲禅理时不仅浅显易懂,而且常常在结束之前,让信徒提出问题,并当场解说,因此有很多信徒不远千里慕道而来。
    有**,一位信徒请示盘硅禅师说:“我天生暴躁,不知要怎么样改正?”
    盘硅禅师说:“是怎么一个‘天生’法呢?你把它拿出来给我看,我帮你改掉。”
    信徒忙说:“不!现在没有,一碰到事情,那‘天生’的性急暴躁,才会跑出来。”
    盘硅禅师说:“如果现在没有,只是在某种偶发的情况下才会出现,那么就是你和别人争执时,自己造就出来的,现在你却把它说成是‘天生’的,将过错推给父母,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信徒经过这次开示,终于明白过来,从此再也不轻易发脾气了。
    感悟——
    佛说:心生则种种法生,心灭则种种法灭。没有什么东西是“天生”的,一切皆由我们的心生。我们习惯于将一切原因推给客观环境,比如当我们处于顺境时,归结为运气好;当我们处于逆境时,更是怨天尤人。殊不知“境由心造”,顺境逆境都是由我们自己制造的。因此,保持一种愉快洒脱的心情才是*要紧的。
    缺少的东西
    有位信徒前来拜访赵州禅师,由于没有准备供养他的礼品,就歉意地说:“我空手而来!”
    赵州禅师望着信徒说:“既是空手而来,那就请放下来吧!”
    信徒不解他的意思,反问说:“禅师!我没有带礼品来,你要我放下什么啊?”
    “那么,你就带着回去好了。”赵州禅师迅速回答。
    信徒更是疑惑了,问:“我什么都没有,带什么回去啊?”
    赵州禅师说:“你就带那个什么都没有的东西回去好了。”
    信徒不解赵州禅师的禅机,满腹疑惑,不禁自言自语:“没有的东西怎么好带啊?”
    赵州禅师这才开示信徒:“你不缺少的东西,那就是你没有的东西;你没有的东西,那就是你不缺少的东西!”
    “禅师,就请您明白告诉我吧!”信徒仍然疑惑不解。
    赵州禅师说:“和你饶舌多言,可惜你没有禅性,但你并不缺禅性。”
    感悟——
    信徒空手而来,赵州却要他“放下”,“放下”什么?放下信徒心中的“礼品”,而这“礼品”代表着信徒的世俗心,因此,赵州要他“放下”的其实是一颗凡心;信徒两手空空,赵州却要他“带走”,“带走”什么?“带走”的是赵州给他发掘出来的禅性。可惜,信徒迷而不悟。因此,赵州说,“你不缺少的东西,那就是你没有的东西;你没有的东西,那就是你不缺少的东西!”“不缺少的东西”是指人人心中都有禅性(即佛性),“没有的东西”是指还没有发现禅性这东西。可见,赵州是在帮助信徒放下凡心,找回禅性。
    无心是道
    有个和尚问沩山:“什么是道?”
    沩山回答说:“无心是道。”
    对方说:“我不会。”
    沩山回答说;“你*好是去认识那个不会的人。”
    对方又问:“什么是不会的人。”
    沩山回答说:“不是别人,而是你自己啊!”
    感悟——
    能当下体认这个不会的,就是自己的心,就是向往的佛。如果向外追求,得到一知半解,便以为是禅道,那才是牛头不对马嘴。正如把粪便带进来,弄污了心田。就像老子所谓的“为道日损”。
    ……
    目录
    **卷 读佛经故事,悟佛法智慧
    卷首语
    第1章 方便法门——直指人心,顿悟成佛
    “佛性”并无南北之分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不思量善,也不思量恶
    不是幡动,不是风动,是心动
    既不是风动,也不是幡动,怎么可以心动?
    不要做关于善恶是非的无谓思考
    对镜心数起,菩提作么长
    兀兀不修善,腾腾不造恶
    不定,不乱,不坐,不禅
    放下执著心
    顿悟得解脱
    无心自成佛,成佛亦无心
    空在何处
    庭前柏树子
    如何是佛?张三李四
    不在明白里
    佛是谁
    瓶中的鹅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把“天生”拿来
    缺少的东西
    无心是道
    心有多大
    观是何人,心为何物?
    心即是佛,佛即是心
    佛性平等,普度众生
    度化众生
    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生活之路,人生之路
    送你一碟稀罕菜
    仙涯教徒
    憨山开悟
    见性成佛
    老释迦
    可惜不能送月光
    ��与不悟
    大道至简
    身外之物
    偷窃的技巧
    认识你自己
    写好一个“我”字
    通身是眼
    有没有鬼
    自家宝藏
    大鹏鸟和小麻雀
    赵州小便
    参禅悟道是自己的事
    自伞自度
    捡走心中落叶
    爱是心心相印
    生得“臭皮囊”
    步步不迷失
    盗贼与禅师
    紫柏尊者悟道
    一尘不染
    来去自由
    先要肯定自己
    第2章 当头棒喝——不立文字,教外别传
    佛祖拈花,迦叶微笑
    手指和月亮
    “谁替你拖个死尸来?”
    掉进井中的人
    一与二
    虚空以何为体
    要行即行,要坐即坐
    “把心拿来,我给我安!”
    “你得到了我的髓”
    神光断臂
    断腿求道
    “把你的罪业拿来,我给你忏悔!”
    师徒的巴掌
    谁是无位真人
    刚才哭,现在笑
    狗子有没有佛性
    南泉死后到什么地方去
    禅是什么
    悟道与学问无关
    “我又没有聋”
    空手把锄头
    不说话修炼
    芥子纳须弥
    红色的竹子
    黄梅意旨什么人得
    日面佛,月面佛
    当头棒喝
    老婆心切
    无声胜有声
    请为我奏无弦琴
    解击鼓
    无念
    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无心可用,无道可修
    尼师刘铁磨
    惟俨拒绝说法
    不二法门
    弄狮子
    正是第二月
    **好晒麦
    猫儿上露柱
    “那个”为什么不痛
    雪峰悟道
    百味俱足
    棒下说法
    一指禅
    只为有,所以来
    等我圆寂后就告诉你
    人往哪里去
    占上风者未必上风
    活在现在
    心灵的“眼珠”
    从心流出
    三分师徒,七分道友
    一得一失
    老师不是传声筒
    无言无说
    无难传法
    就是这个
    哪座山可以住
    谁是我们的后人

    云在青天水在瓶
    连佛也不要见
    点的什么心
    是圣,不是凡
    三十棒
    一喝之重
    第3章 学会放下——平常心是道,执著心即魔
    饥来吃饭,困来即眠
    没有束缚,何来解脱
    春有百花秋有月
    你拿饭来,我吃
    每况愈下
    什么是文殊
    穿衣吃饭
    日用而不知
    该放手时就放手
    放下包袱赶路
    有舍才有得
    买纸
    佛心
    吃完粥就洗碗
    不病的体
    镇州盛产大萝卜
    吃茶去
    赵州与尼姑
    天堂和地狱
    云无人种生何处
    不如抛却去寻春
    人间好时节
    香山居士白乐天
    雪窦不做邮差
    不生气
    买土地的农民
    退步原来是向前
    毫厘有差,天地悬隔
    想睡就睡,想坐就坐
    道在何处
    大千世界一禅床
    一堆牛粪
    有与无
    不见不闻
    老僧何似驴
    正与邪
    百年一场梦
    痛并快乐着
    盐酱是生活
    水东流,日西去
    两条船
    定照禅师
    不舍一人
    不记年岁
    走出棺材
    生死自如
    布袋和尚
    玩笑成真
    禅师之勇
    火钳禅
    一与二
    水果的启示
    禅的妙用
    诗人王摩诘
    快乐**
    积善以成德
    畸形心态
    禅话禅音禅事禅心
    人生单行道
    骑着牛找牛
    坐一日胜过千年忙
    不曾吃着一粒米
    黑暗中的光亮
    生活的滋味
    得不到和已失去
    随遇而安
    感谢对手
    一坐四十年
    老僧一炷香,能消万劫粮
    得与失
    超越烦恼
    第4章 破除戒律——大千世界内,一个自由身
    谁束缚了你
    禅里面有**自由
    惟俨求悟
    天然骑佛
    烧佛也能取暖
    丹霞背美女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梁武帝与达摩
    闭着眼看
    大小两碗面条
    佛的慈悲心
    救苦救难
    不拜佛祖
    逢佛杀佛,逢祖杀祖
    智常斩蛇
    踩死了蛤蟆
    无声惊雷
    四大皆空
    寒山与拾得
    逢场作戏
    东坡与妓女
    “玉板”禅师
    石头路滑
    马祖可像木柴
    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如果举扫帚呢?”
    别以为我会佛法
    打破茶杯捡起来
    **也是好东西
    多滋多味
    自由是*大的幸福
    但求身心洒脱
    骷髅头也可以盛粥
    黄檗度母
    对自己慈悲
    做个真实的人
    学生打老师
    不轻视后生
    老宿家风
    待客之道
    永远不病的人
    仰山摇树
    一块田
    为什么看得那么严重
    不配做你的老师
    打耍的小丑
    桂花香
    心在何处
    傅大士讲经
    寒山
    乞丐禅
    禅月清辉
    “我慢”
    现身说法
    是邪是正
    “殿里的”
    颈上的铁枷
    只管睡去
    南泉斩猫
    公开的拥抱
    倒立而逝
    第二卷 与佛结缘,常修己心
    卷首语
    第5章 以佛心修清静心——禅茶一味,凡圣一界
    长乐我净,佛性本来清静
    动是烦恼根,一动不如一静
    知止,定静,能安,能虑,能得
    静是宇宙雷霆之力
    身静是末,心静是本
    飞来是佛,动静如一
    心宇澄清,身似如来
    第6章 以佛心修超脱心——参透放下,涅槃新生
    超然世外,到处是逍遥我
    放下心是菩提
    须生烦恼处,悟得即菩提
    非我非非我
    算来着甚干忙,世俗功名是苦海
    得失安然,云卷云舒
    麻烦是自找,天下任你行得
    笑口常开,气从何来
    第7章 以佛心修因果心——前世因缘,今生果报
    一切业因,必得业果
    因有因相,果有果相
    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
    正因正果,佛魔两重天
    转因转果,浪子回头
    善恶分报,因缘定数
    种下善因,收获善果
    祸福无门,唯人自招
    坚守因果正道,修成人生正果

    第8章 以佛心修包容心——吞纳万象,寸心乾坤

    垂垂佛耳,听众生万音
    绀目澄清四大海
    大鹏临风九万里
    正念一念,同出心念
    命里命外是禅意
    安之若命,自如是佛
    宽心容人,无量佛法量无边
    境界高处还有更高
    第9章 以佛心修自在心——往来坐卧,禅影相随
    莫放纵,真自在
    我就是佛,求人不如求己
    冷中火热中冰,尘非尘苦非苦
    苦海须苦修,磨难真况味
    无主无见,无佛可求
    虚心竹下垂叶,傲性梅仰面花
    知“道”不知“道”,似“佛”不是“佛”
    第10章 以佛心修忍辱心——忍是洞天,辱为福地
    佛性能忍,能忍是佛
    面壁破壁,断臂求法
    金刚非坚,菩提愿立
    信念是佛,强勇通神
    不度八十一劫,难取西天经
    百炼成金,苦修成佛
    有所不为,有所必为
    为一大事来,做一大事去
    第11章 以佛心修平常心——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永恒归于寂灭,无常归于平常
    一切有为法,平淡真佛性
    禅非坐卧,佛无定相
    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佛性如水,荡涤万录
    有缘即住无缘去,一任清风送白云
    曲成万物,形变性不变
    欲望愈多,距佛愈远
    六祖原来不识字
    纵身大化中,不喜亦不惧
    第12章 以佛性修自律心——佛言无欺,信通神明
    佛性无欺,诚心禅性
    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
    但尽诚心,别无圣解
    佛藏无身处,道显明白里
    生活是修行,学佛如做人
    真和尚不可欺
    佛说佛经,道说道法
    第13章 以佛心修自省心——佛不渡我,我自渡之
    自证自悟,佛性自出
    “自轻”是自缚的蚕茧
    一步难登天,一日难成佛
    **的禅不在于求**
    佛门无贵贱,禅意无高低
    聪明聪明祸,糊涂糊涂福
    得意莫忘形,繁华会散尽
    自以为是,无以为真
    何须待零落,然后始知空
    第14章 以佛心修道德心——佛法如海,大德无疆
    德性佛性,德心佛心
    正人正行,正心正事
    佛有佛“气”,人有人“气”
    善恶一念间,祸福两相依
    心怀感恩心,福报自然来
    天地有良心,诚修心中佛
    第15章 以佛心修慈善心——慈悲为怀,善哉善在
    禅修一枝花,佛炼一颗心
    百病由心生,非关世外境
    心境清静是*大的自在
    佛不在别处,就在我心中
    世间万事,不过一念间
    为善*乐,度人即度己
    己立立人,己达达人
    自利利他,自觉觉他
    要别人怎样对待你,你就要怎样对待别人
    处上风者得下风,处下风者得上风
    一语成佛,一语成魔
    无须在意过去,忘却便是福祉
    第16章 以佛心修智慧心——大彻大悟,无量智慧
    心境一如,圆满是佛
    没有天生的弥勒,没有自然的释迦
    施惠勿念,受恩勿忘
    道德如海,智慧无边
    曲径通幽禅意深
    佛无定法,换种方式说会更好
    诸佛妙理,非关文字
    平凡至极*高明
    贪嗔勿取,解除欲望铁枷
    第三卷 听老和尚讲佛经
    第17章 听老和尚讲经善言摘选
    第17章 佛经智慧格言辑录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