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那一世,我遇见了你: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今生今世
QQ咨询:

那一世,我遇见了你: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今生今世

  • 作者:央北
  • 出版社:北方文艺出版社
  • ISBN:9787531726128
  • 出版日期:2011年04月01日
  • 页数:188
  • 定价:¥24.80
  • 满39元包邮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531726128
    • 作者
    • 页数
      188
    • 出版时间
      2011年04月01日
    • 定价
      ¥24.8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那一世,我遇见了你: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今生今世》雪域高原*纯美、忧伤的爱情。他是世间上*美的情郎,所遇女子都甘心为他倾覆一生。他是雪域上*哀伤的*,苦苦在尘世中挣扎求索,穿越世间三百年的历史,他不爱他的江山,只爱他的美人,一生情意绵绵。他未死也未生,在历史中生与死从来都只是一个谜。他只是带着他*美好的年华,*动人的诗篇永远地横亘在时间的长河中。
    仓央嘉措,西藏史上*富传奇色彩的达赖喇嘛,他的爱情,穿越繁闹的尘世,固化的伦理,无涯的时间,当遗落在雪域的那一段时光被重拾,他却如一束石化的格桑花,再不向四季起誓,得了永恒。——读仓央,读懂爱。一部讲述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小说,一份来自雪域的凄美爱情经历。本书装帧精美,版式设计独到、清新,令读者赏心悦目。 仓央的《那一世,我遇见了你: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今生今世》是一
    部讲述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小说,一份来自雪域的凄美爱情经历。
    雪域高原*纯美、忧伤的爱情。他是世间上*美的情郎,所遇女子都
    甘心为他倾覆一生。他是雪域上*哀伤的*,苦苦在尘世中挣扎求索,穿
    越世间三百年的历史,他不爱他的江山,只爱他
    文章节选
    《那一世,我遇见了你: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今生今世》雪域高原*纯美、忧伤的爱情。他是世间上*美的情郎,所遇女子都甘心为他倾覆一生。他是雪域上*哀伤的*,苦苦在尘世中挣扎求索,穿越世间三百年的历史,他不爱他的江山,只爱他的美人,一生情意绵绵。他未死也未生,在历史中生与死从来都只是一个谜。他只是带着他*美好的年华,*动人的诗篇永远地横亘在时间的长河中。
    仓央嘉措,西藏史上*富传奇色彩的达赖喇嘛,他的爱情,穿越繁闹的尘世,固化的伦理,无涯的时间,当遗落在雪域的那一段时光被重拾,他却如一束石化的格桑花,再不向四季起誓,得了永恒。——读仓央,读懂爱。一部讲述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小说,一份来自雪域的凄美爱情经历。本书装帧精美,版式设计独到、清新,令读者赏心悦目。 仓央的《那一世,我遇见了你: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今生今世》是一
    部讲述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小说,一份来自雪域的凄美爱情经历。
    雪域高原*纯美、忧伤的爱情。他是世间上*美的情郎,所遇女子都
    甘心为他倾覆一生。他是雪域上*哀伤的*,苦苦在尘世中挣扎求索,穿
    越世间三百年的历史,他不爱他的江山,只爱他的美人,一生情意绵绵。
    他未死也未生,在历史中生与死从来都只是一个谜。他只是带着他*美好
    的年华,*动人的诗篇永远地横亘在时间的长河中。
    仓央嘉措,西藏史上*富传奇色彩的达赖喇嘛,他的爱情,穿越繁闹
    的尘世,固化的伦理,无涯的时间,当遗落在雪域的那一段时光被重拾,
    他却如一束石化的格桑花,再不向四季起誓,得了永恒。
    《那一世,我遇见了你: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今生今世》装帧精美,
    版式设计独到、清新,令读者赏心悦目。
    央北:男,作家。取意,未达北方。生于1989年春天,自幼居住小镇,体会平静之美好。大学时开始写字,在怀疑中前行,坚信善良与希望,希望假以时日能用自己朴素的文字描绘出眼中巨大的世界。2010年完成本书。 自序
    **章 生的喜乐
    第二章 到佛里去
    第三章 才看人间
    第四章 达赖君临
    第五章 故里故人
    第六章 爱若河流
    第七章 佛不解情
    第八章 金顶崩落
    第九章 朝京之旅
    第十章 渡湖度人
    后记
    附录
    关于仓央嘉措的结局及诗歌说明
    十岁之前,我住在青海省的一个小镇里,那个小镇是距离可可西里* 近的镇子。 幼年时,常常听到高原上呼啸而来的风声。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风声是*好的讲述者,它亘古不变,生生不息 。 随着年岁的增长,眼中的世界越来越庞大,由此衍生的记忆是没有时 间顺序的。比如,我在十七岁的时候知道了三百年前的仓央嘉措。这样的 记忆因为无序可循变得越来越杂碎。 自幼有着天赋,夜晚的梦境会在翌日清晨记得清楚。 白雪皑皑,如同瑷蘧的云梦之泽。 一个身着僧衣的清秀少年朝我微笑。 我在雪中寻他而去,他却隐没在白雪之中。 大学时因为倾诉欲作祟,开始写字,算到今年,三年有余。 后来渐入佳境,发觉原本那些杂碎的记忆是可以借由文字来找寻的, 我便像是一位好奇的探险者,朝着深不可测的记忆之海抛下一根长绳,借 此攀援而下。 大学是在大连,这个海滨城市犹如欧洲小镇,洁净而美丽。因为是半 岛的缘故,这里的风很大。有人戏称大连一年只刮两次风,一次刮半年。 我是偶然间在书店里得到一本仓央嘉措的书,是高平老师所著。我记 得,那日风极大,待我回到学校,风把窗户吹得呼呼作响。 我是在风声的陪伴下读完这本书的。 我梦中的那位僧衣少年越来越清晰,他甚*开口跟我说话。但是,我 和他之间却横亘着难以逾越的时间,唯有风声回荡在我们之间。 这本书给记忆之海中的仓央嘉措加上了明确标签:时间、地点。 寒假回家,半夜在疾驰的火车上醒来,头贴着冰凉的玻璃向外望去。 月光下,白雪熠熠生辉。 我猛然又想起了那位僧衣少年,他在白雪之中朝我微笑。 我知道,他未生也未死。在历史中,生与死从来都只是一个谜。他只 是带着他*美好的年华,*动人的诗篇,永远地横亘在时间的长河中。 于是,我打算借由文字,再一次潜入记忆之海,寻访那三百多年前的 故事。 这是,关于我记忆中的仓央嘉措。 央北 2010年12月于大连 壹 这是一本小书,它包含了我记忆中所有关于仓央嘉措的片段,他仅是 我眼中的一个仓央嘉措,而万千的仓央嘉措还在你们的眼里。 过去并未消失,未来也早已存在。 缺少的只是告知。 这些告知有大众的,有个人的。历史扎根在你的脑海中,成为了个人 的记忆。 因此,这本小书只是我个人的。它既是传记又是小说,不必去探究真 真假假。真假于你而言是虚无的,这不过是一扇窗,你伸出头去,于熙攘 的拉萨街头,于寂寥的布达拉宫,你看得见他的眼泪,听得到他的梦呓。 这是一本遗落的书,你捡起它向前走,在西藏的皑皑白雪中,你便能 看见他――仓央嘉措。 贰 书中所引用的时间、地点,因为时间仓促与个人阅历有限,并未仔细 考察,借用了高平老师所著的《仓央嘉措》。 在此表示感谢。 叁 后记原本只是陈述书之外的事情,不想因盘根错节而沦为自怨自艾。 写完这本书后,并未得到臆想中的快感与满足。 我得到的是庞大的怀疑,我深切地怀疑自己是否可以继续下去。 这样的怀疑,是源自作品**知肚明的瑕疵。 我想,时间再久一些,待到现实以它的无情在我心口刻出痕迹,我便 能再用一张纸呈现出更浓烈的爱或者恨。 肆 年少时,常常故作深沉以显示与旁人的不同,从而获得满足感。 后来才知道,*大的不同其实不是渊博与深刻,而是时时刻刻让自己 保持孩童一样的好奇与无知。 伍 感谢你,感谢我身边的每位朋友。 让我知晓,即便在记忆之中,我也不是一人前行。 门“吱嘎”响了一声,扎西丹增以为是风,起身准备把门关严。他走 过去,结果被突然推开的门扇撞到了头。 他抬头望了一眼,门口昏暗的光线里零零落落地出现个人影。 “阿佳拉,贵体安康!” 来人是扎西丹增的姐姐,一席结满油垢的氆氇裹在肥硕的身体上,脸 上的高原红与皮下的脂肪堆积在一起,成为一片暗红色的山脊。 扎西丹增低下头,熟悉而又厌恶的情绪在逼仄的石板房里蔓延开来。 姐姐显示地位似的径直走到卡垫边坐了下来,她扫了一眼房间,眉头皱了 皱。 “听说你要结婚了?” “是的。” “东西都准备齐全了?” “是的。” 姐姐忽然眉毛一挑,眼睛像锥子一样地盯住了扎西丹增。 “那么……钱从哪儿来的?”姐姐顿了一下,故意拉长了音调。 门没有关严,凛冽的风从外面灌进来,扎西丹增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两只脚狠狠地踩进了土里。他低着头看见姐姐略带泥渍的新牛皮靴,再看 看自己脚上旧得不能再旧的靴子,他憋红了脸。寒风再凛冽也只是一阵风 ,亲人的无情却可以轻而易举地将心击碎。 扎西丹增颤抖着双手说道:“这些年,我过的是什么日子你都知道的 。我没有土地可以出租,没有钱财可以放债,我只能靠我这双手,我起早 贪黑,**忙得坐不下来。你说钱从哪儿来的?” 姐姐愤怒地站了起来:“住口!我看不是偷的就是骗的。” 扎西丹增对姐姐已经彻底绝望了,他冷冷地问道:“你到底希望我怎 么样?” 姐姐背对着他,冷冷地说道:“滚!马上滚!再也别回来!” 北风过境,派嘎寒冷异常。 扎西丹增走到门外,他的眼睛很是干涩。外面有些阴沉,空中是大朵 的云团,云投下了暗影,让天地提前进入了黄昏。次旺拉姆从远处走来, 她一边走一边朝扎西丹增挥手。扎西丹增看见是她,紧绷的脸上露出了笑 容。 “你若走,我绝不留。鸟不随风去,鱼不随水游,何以生?”次旺拉 姆靠在扎西丹增的身上说道。 扎西丹增叹了一口气,把次旺拉姆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他们进屋时,后面尾随了一个人――次旺拉姆的哥哥。扎西丹增看见 了他,急忙从木柜里取出一条哈达,恭恭敬敬地说:“朗宗巴大哥,您请 坐。” 朗宗巴不看他,把哈达转手递给了扎西丹增的姐姐,弯下身子说:“ 阿佳拉,你倒先来了。” 扎西丹增的姐姐接过哈达,笑着一搭,把哈达挂在了朗宗巴的脖子上 ,算是回礼。 朗宗巴转头对扎西丹增说:“那时答应你娶我妹妹,确实欠考虑,现 在我们来谈谈吧。” 扎西丹增恭敬地站到朗宗巴身边,朗宗巴缓缓说道:“**,我是信 黄教的,你们家世代是信红教的。你要娶我妹妹,就必须要改信黄教。第 二,聘礼。” 朗宗巴说完,直直地看着扎西丹增。 扎西丹增说:“我学的是密宗一派,信奉的也是释迦牟尼。*于聘礼 ,你要多少?” 朗宗巴说道:“**,你是办不到了。那么第二,两匹马、三头牦牛 、四只羊。” 次旺拉姆听哥哥这么说,顿时感觉像被扼住了喉咙,几乎窒息。她拉 扯着哥哥的袖子,带着哭腔问道:“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呢?你怎么能这么 狠心?” 朗宗巴将妹妹一把推开,说:“反正我不许你嫁给他,除非他答应我 的条件。” 次旺拉姆无助地望着扎西丹增,扎西丹增一筹莫展,此时,即便他有 足够多的牦牛和羊,他也未必能换回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原本熟悉的家 乡早已被丛生的欲望遮蔽。他望着次旺拉姆,就在四目相对的那一刻,所 有的无助、委屈、愤怒都不见了。 他想:世界大得让人窒息,可再大,我也只是需要一个能够容纳我们 的空间。 他对次旺拉姆说:“我们走!”次旺拉姆会意地点了点头,弯下腰去 收拾东西,她早已把自己当成了扎西丹增的妻子。她把准备结婚时招待客 人用的细糌粑装进了口袋,又去搬烧茶的铜鼓;扎西丹增出门去牵牛。他 们的哥哥姐姐漠然地看着他们忙碌,整个世界只剩下了空洞的喘息声。 等他们收拾完了,朗宗巴那干涩、尖锐的声音又再次响起。 “除了你们身上穿的和能够背走的,其他的一律不准带走” 扎西丹增一下子愣住了,呆在原地半晌,他愤怒地甩脱了牦牛绳,起 身拉过次旺拉姆,头也不回地走了。 天地混沌,风卷着干草屑在旷野上肆虐,浮云也如鬼魅般在空中飘荡 ,将稀薄的阳光再次遮蔽,昏黄的天地忽明忽暗。 扎西丹增和次旺拉姆每走一步,眼前的世界便颤抖一次。他们已经分 不清这是残损情感的悲泣还是对未知前途的迷茫,连往日亲昵的牛羊竟也 仿佛成了天边的星辰,遥不可及。 他们四处张望着,心里空空荡荡。 当故乡的矮房、牛羊、玛尼堆成为茫茫草原的一部分,再也不能触及 的时候,离别的感伤逐渐袭来。路上遇到的老人告诉他们:要去南方,那 里有富饶的土地,成群的牛羊。P2-5
    目录
    《那一世,我遇见了你: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今生今世》雪域高原*纯美、忧伤的爱情。他是世间上*美的情郎,所遇女子都甘心为他倾覆一生。他是雪域上*哀伤的*,苦苦在尘世中挣扎求索,穿越世间三百年的历史,他不爱他的江山,只爱他的美人,一生情意绵绵。他未死也未生,在历史中生与死从来都只是一个谜。他只是带着他*美好的年华,*动人的诗篇永远地横亘在时间的长河中。
    仓央嘉措,西藏史上*富传奇色彩的达赖喇嘛,他的爱情,穿越繁闹的尘世,固化的伦理,无涯的时间,当遗落在雪域的那一段时光被重拾,他却如一束石化的格桑花,再不向四季起誓,得了永恒。——读仓央,读懂爱。一部讲述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小说,一份来自雪域的凄美爱情经历。本书装帧精美,版式设计独到、清新,令读者赏心悦目。 仓央的《那一世,我遇见了你: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今生今世》是一
    部讲述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小说,一份来自雪域的凄美爱情经历。
    雪域高原*纯美、忧伤的爱情。他是世间上*美的情郎,所遇女子都
    甘心为他倾覆一生。他是雪域上*哀伤的*,苦苦在尘世中挣扎求索,穿
    越世间三百年的历史,他不爱他的江山,只爱他的美人,一生情意绵绵。
    他未死也未生,在历史中生与死从来都只是一个谜。他只是带着他*美好
    的年华,*动人的诗篇永远地横亘在时间的长河中。
    仓央嘉措,西藏史上*富传奇色彩的达赖喇嘛,他的爱情,穿越繁闹
    的尘世,固化的伦理,无涯的时间,当遗落在雪域的那一段时光被重拾,
    他却如一束石化的格桑花,再不向四季起誓,得了永恒。
    《那一世,我遇见了你: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今生今世》装帧精美,
    版式设计独到、清新,令读者赏心悦目。
    央北:男,作家。取意,未达北方。生于1989年春天,自幼居住小镇,体会平静之美好。大学时开始写字,在怀疑中前行,坚信善良与希望,希望假以时日能用自己朴素的文字描绘出眼中巨大的世界。2010年完成本书。 自序
    **章 生的喜乐
    第二章 到佛里去
    第三章 才看人间
    第四章 达赖君临
    第五章 故里故人
    第六章 爱若河流
    第七章 佛不解情
    第八章 金顶崩落
    第九章 朝京之旅
    第十章 渡湖度人
    后记
    附录
    关于仓央嘉措的结局及诗歌说明
    十岁之前,我住在青海省的一个小镇里,那个小镇是距离可可西里* 近的镇子。 幼年时,常常听到高原上呼啸而来的风声。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风声是*好的讲述者,它亘古不变,生生不息 。 随着年岁的增长,眼中的世界越来越庞大,由此衍生的记忆是没有时 间顺序的。比如,我在十七岁的时候知道了三百年前的仓央嘉措。这样的 记忆因为无序可循变得越来越杂碎。 自幼有着天赋,夜晚的梦境会在翌日清晨记得清楚。 白雪皑皑,如同瑷蘧的云梦之泽。 一个身着僧衣的清秀少年朝我微笑。 我在雪中寻他而去,他却隐没在白雪之中。 大学时因为倾诉欲作祟,开始写字,算到今年,三年有余。 后来渐入佳境,发觉原本那些杂碎的记忆是可以借由文字来找寻的, 我便像是一位好奇的探险者,朝着深不可测的记忆之海抛下一根长绳,借 此攀援而下。 大学是在大连,这个海滨城市犹如欧洲小镇,洁净而美丽。因为是半 岛的缘故,这里的风很大。有人戏称大连一年只刮两次风,一次刮半年。 我是偶然间在书店里得到一本仓央嘉措的书,是高平老师所著。我记 得,那日风极大,待我回到学校,风把窗户吹得呼呼作响。 我是在风声的陪伴下读完这本书的。 我梦中的那位僧衣少年越来越清晰,他甚*开口跟我说话。但是,我 和他之间却横亘着难以逾越的时间,唯有风声回荡在我们之间。 这本书给记忆之海中的仓央嘉措加上了明确标签:时间、地点。 寒假回家,半夜在疾驰的火车上醒来,头贴着冰凉的玻璃向外望去。 月光下,白雪熠熠生辉。 我猛然又想起了那位僧衣少年,他在白雪之中朝我微笑。 我知道,他未生也未死。在历史中,生与死从来都只是一个谜。他只 是带着他*美好的年华,*动人的诗篇,永远地横亘在时间的长河中。 于是,我打算借由文字,再一次潜入记忆之海,寻访那三百多年前的 故事。 这是,关于我记忆中的仓央嘉措。 央北 2010年12月于大连 壹 这是一本小书,它包含了我记忆中所有关于仓央嘉措的片段,他仅是 我眼中的一个仓央嘉措,而万千的仓央嘉措还在你们的眼里。 过去并未消失,未来也早已存在。 缺少的只是告知。 这些告知有大众的,有个人的。历史扎根在你的脑海中,成为了个人 的记忆。 因此,这本小书只是我个人的。它既是传记又是小说,不必去探究真 真假假。真假于你而言是虚无的,这不过是一扇窗,你伸出头去,于熙攘 的拉萨街头,于寂寥的布达拉宫,你看得见他的眼泪,听得到他的梦呓。 这是一本遗落的书,你捡起它向前走,在西藏的皑皑白雪中,你便能 看见他――仓央嘉措。 贰 书中所引用的时间、地点,因为时间仓促与个人阅历有限,并未仔细 考察,借用了高平老师所著的《仓央嘉措》。 在此表示感谢。 叁 后记原本只是陈述书之外的事情,不想因盘根错节而沦为自怨自艾。 写完这本书后,并未得到臆想中的快感与满足。 我得到的是庞大的怀疑,我深切地怀疑自己是否可以继续下去。 这样的怀疑,是源自作品**知肚明的瑕疵。 我想,时间再久一些,待到现实以它的无情在我心口刻出痕迹,我便 能再用一张���呈现出更浓烈的爱或者恨。 肆 年少时,常常故作深沉以显示与旁人的不同,从而获得满足感。 后来才知道,*大的不同其实不是渊博与深刻,而是时时刻刻让自己 保持孩童一样的好奇与无知。 伍 感谢你,感谢我身边的每位朋友。 让我知晓,即便在记忆之中,我也不是一人前行。 门“吱嘎”响了一声,扎西丹增以为是风,起身准备把门关严。他走 过去,结果被突然推开的门扇撞到了头。 他抬头望了一眼,门口昏暗的光线里零零落落地出现个人影。 “阿佳拉,贵体安康!” 来人是扎西丹增的姐姐,一席结满油垢的氆氇裹在肥硕的身体上,脸 上的高原红与皮下的脂肪堆积在一起,成为一片暗红色的山脊。 扎西丹增低下头,熟悉而又厌恶的情绪在逼仄的石板房里蔓延开来。 姐姐显示地位似的径直走到卡垫边坐了下来,她扫了一眼房间,眉头皱了 皱。 “听说你要结婚了?” “是的。” “东西都准备齐全了?” “是的。” 姐姐忽然眉毛一挑,眼睛像锥子一样地盯住了扎西丹增。 “那么……钱从哪儿来的?”姐姐顿了一下,故意拉长了音调。 门没有关严,凛冽的风从外面灌进来,扎西丹增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两只脚狠狠地踩进了土里。他低着头看见姐姐略带泥渍的新牛皮靴,再看 看自己脚上旧得不能再旧的靴子,他憋红了脸。寒风再凛冽也只是一阵风 ,亲人的无情却可以轻而易举地将心击碎。 扎西丹增颤抖着双手说道:“这些年,我过的是什么日子你都知道的 。我没有土地可以出租,没有钱财可以放债,我只能靠我这双手,我起早 贪黑,**忙得坐不下来。你说钱从哪儿来的?” 姐姐愤怒地站了起来:“住口!我看不是偷的就是骗的。” 扎西丹增对姐姐已经彻底绝望了,他冷冷地问道:“你到底希望我怎 么样?” 姐姐背对着他,冷冷地说道:“滚!马上滚!再也别回来!” 北风过境,派嘎寒冷异常。 扎西丹增走到门外,他的眼睛很是干涩。外面有些阴沉,空中是大朵 的云团,云投下了暗影,让天地提前进入了黄昏。次旺拉姆从远处走来, 她一边走一边朝扎西丹增挥手。扎西丹增看见是她,紧绷的脸上露出了笑 容。 “你若走,我绝不留。鸟不随风去,鱼不随水游,何以生?”次旺拉 姆靠在扎西丹增的身上说道。 扎西丹增叹了一口气,把次旺拉姆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他们进屋时,后面尾随了一个人――次旺拉姆的哥哥。扎西丹增看见 了他,急忙从木柜里取出一条哈达,恭恭敬敬地说:“朗宗巴大哥,您请 坐。” 朗宗巴不看他,把哈达转手递给了扎西丹增的姐姐,弯下身子说:“ 阿佳拉,你倒先来了。” 扎西丹增的姐姐接过哈达,笑着一搭,把哈达挂在了朗宗巴的脖子上 ,算是回礼。 朗宗巴转头对扎西丹增说:“那时答应你娶我妹妹,确实欠考虑,现 在我们来谈谈吧。” 扎西丹增恭敬地站到朗宗巴身边,朗宗巴缓缓说道:“**,我是信 黄教的,你们家世代是信红教的。你要娶我妹妹,就必须要改信黄教。第 二,聘礼。” 朗宗巴说完,直直地看着扎西丹增。 扎西丹增说:“我学的是密宗一派,信奉的也是释迦牟尼。*于聘礼 ,你要多少?” 朗宗巴说道:“**,你是办不到了。那么第二,两匹马、三头牦牛 、四只羊。” 次旺拉姆听哥哥这么说,顿时感觉像被扼住了喉咙,几乎窒息。她拉 扯着哥哥的袖子,带着哭腔问道:“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呢?你怎么能这么 狠心?” 朗宗巴将妹妹一把推开,说:“反正我不许你嫁给他,除非他答应我 的条件。” 次旺拉姆无助地望着扎西丹增,扎西丹增一筹莫展,此时,即便他有 足够多的牦牛和羊,他也未必能换回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原本熟悉的家 乡早已被丛生的欲望遮蔽。他望着次旺拉姆,就在四目相对的那一刻,所 有的无助、委屈、愤怒都不见了。 他想:世界大得让人窒息,可再大,我也只是需要一个能够容纳我们 的空间。 他对次旺拉姆说:“我们走!”次旺拉姆会意地点了点头,弯下腰去 收拾东西,她早已把自己当成了扎西丹增的妻子。她把准备结婚时招待客 人用的细糌粑装进了口袋,又去搬烧茶的铜鼓;扎西丹增出门去牵牛。他 们的哥哥姐姐漠然地看着他们忙碌,整个世界只剩下了空洞的喘息声。 等他们收拾完了,朗宗巴那干涩、尖锐的声音又再次响起。 “除了你们身上穿的和能够背走的,其他的一律不准带走” 扎西丹增一下子愣住了,呆在原地半晌,他愤怒地甩脱了牦牛绳,起 身拉过次旺拉姆,头也不回地走了。 天地混沌,风卷着干草屑在旷野上肆虐,浮云也如鬼魅般在空中飘荡 ,将稀薄的阳光再次遮蔽,昏黄的天地忽明忽暗。 扎西丹增和次旺拉姆每走一步,眼前的世界便颤抖一次。他们已经分 不清这是残损情感的悲泣还是对未知前途的迷茫,连往日亲昵的牛羊竟也 仿佛成了天边的星辰,遥不可及。 他们四处张望着,心里空空荡荡。 当故乡的矮房、牛羊、玛尼堆成为茫茫草原的一部分,再也不能触及 的时候,离别的感伤逐渐袭来。路上遇到的老人告诉他们:要去南方,那 里有富饶的土地,成群的牛羊。P2-5
    编辑推荐语
    《那一世,我遇见了你: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今生今世》雪域高原*纯美、忧伤的爱情。他是世间上*美的情郎,所遇女子都甘心为他倾覆一生。他是雪域上*哀伤的*,苦苦在尘世中挣扎求索,穿越世间三百年的历史,他不爱他的江山,只爱他的美人,一生情意绵绵。他未死也未生,在历史中生与死从来都只是一个谜。他只是带着他*美好的年华,*动人的诗篇永远地横亘在时间的长河中。
    仓央嘉措,西藏史上*富传奇色彩的达赖喇嘛,他的爱情,穿越繁闹的尘世,固化的伦理,无涯的时间,当遗落在雪域的那一段时光被重拾,他却如一束石化的格桑花,再不向四季起誓,得了永恒。——读仓央,读懂爱。一部讲述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小说,一份来自雪域的凄美爱情经历。本书装帧精美,版式设计独到、清新,令读者赏心悦目。 仓央的《那一世,我遇见了你: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今生今世》是一
    部讲述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小说,一份来自雪域的凄美爱情经历。
    雪域高原*纯美、忧伤的爱情。他是世间上*美的情郎,所遇女子都
    甘心为他倾覆一生。他是雪域上*哀伤的*,苦苦在尘世中挣扎求索,穿
    越世间三百年的历史,他不爱他的江山,只爱他的美人,一生情意绵绵。
    他未死也未生,在历史中生与死从来都只是一个谜。他只是带着他*美好
    的年华,*动人的诗篇永远地横亘在时间的长河中。
    仓央嘉措,西藏史上*富传奇色彩的达赖喇嘛,他的爱情,穿越繁闹
    的尘世,固化的伦理,无涯的时间,当遗落在雪域的那一段时光被重拾,
    他却如一束石化的格桑花,再不向四季起誓,得了永恒。
    《那一世,我遇见了你: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今生今世》装帧精美,
    版式设计独到、清新,令读者赏心悦目。
    央北:男,作家。取意,未达北方。生于1989年春天,自幼居住小镇,体会平静之美好。大学时开始写字,在怀疑中前行,坚信善良与希望,希望假以时日能用自己朴素的文字描绘出眼中巨大的世界。2010年完成本书。 自序
    **章 生的喜乐
    第二章 到佛里去
    第三章 才看人间
    第四章 达赖君临
    第五章 故里故人
    第六章 爱若河流
    第七章 佛不解情
    第八章 金顶崩落
    第九章 朝京之旅
    第十章 渡湖度人
    后记
    附录
    关于仓央嘉措的结局及诗歌说明
    十岁之前,我住在青海省的一个小镇里,那个小镇是距离可可西里* 近的镇子。 幼年时,常常听到高原上呼啸而来的风声。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风声是*好的讲述者,它亘古不变,生生不息 。 随着年岁的增长,眼中的世界越来越庞大,由此衍生的记忆是没有时 间顺序的。比如,我在十七岁的时候知道了三百年前的仓央嘉措。这样的 记忆因为无序可循变得越来越杂碎。 自幼有着天赋,夜晚的梦境会在翌日清晨记得清楚。 白雪皑皑,如同瑷蘧的云梦之泽。 一个身着僧衣的清秀少年朝我微笑。 我在雪中寻他而去,他却隐没在白雪之中。 大学时因为倾诉欲作祟,开始写字,算到今年,三年有余。 后来渐入佳境,发觉原本那些杂碎的记忆是可以借由文字来找寻的, 我便像是一位好奇的探险者,朝着深不可测的记忆之海抛下一根长绳,借 此攀援而下。 大学是在大连,这个海滨城市犹如欧洲小镇,洁净而美丽。因为是半 岛的缘故,这里的风很大。有人戏称大连一年只刮两次风,一次刮半年。 我是偶然间在书店里得到一本仓央嘉措的书,是高平老师所著。我记 得,那日风极大,待我回到学校,风把窗户吹得呼呼作响。 我是在风声的陪伴下读完这本书的。 我梦中的那位僧衣少年越来越清晰,他甚*开口跟我说话。但是,我 和他之间却横亘着难以逾越的时间,唯有风声回荡在我们之间。 这本书给记忆之海中的仓央嘉措加上了明确标签:时间、地点。 寒假回家,半夜在疾驰的火车上醒来,头贴着冰凉的玻璃向外望去。 月光下,白雪熠熠生辉。 我猛然又想起了那位僧衣少年,他在白雪之中朝我微笑。 我知道,他未生也未死。在历史中,生与死从来都只是一个谜。他只 是带着他*美好的年华,*动人的诗篇,永远地横亘在时间的长河中。 于是,我打算借由文字,再一次潜入记忆之海,寻访那三百多年前的 故事。 这是,关于我记忆中的仓央嘉措。 央北 2010年12月于大连 壹 这是一本小书,它包含了我记忆中所有关于仓央嘉措的片段,他仅是 我眼中的一个仓央嘉措,而万千的仓央嘉措还在你们的眼里。 过去并未消失,未来也早已存在。 缺少的只是告知。 这些告知有大众的,有个人的。历史扎根在你的脑海中,成为了个人 的记忆。 因此,这本小书只是我个人的。它既是传记又是小说,不必去探究真 真假假。真假于你而言是虚无的,这不过是一扇窗,你伸出头去,于熙攘 的拉萨街头,于寂寥的布达拉宫,你看得见他的眼泪,听得到他的梦呓。 这是一本遗落的书,你捡起它向前走,在西藏的皑皑白雪中,你便能 看见他――仓央嘉措。 贰 书中所引用的时间、地点,因为时间仓促与个人阅历有限,并未仔细 考察,借用了高平老师所著的《仓央嘉措》。 在此表示感谢。 叁 后记原本只是陈述书之外的事情,不想因盘根错节而沦为自怨自艾。 写完这本书后,并未得到臆想中的快感与满足。 我得到的是庞大的怀疑,我深切地怀疑自己是否可以继续下去。 这样的怀疑,是源自作品**知肚明的瑕疵。 我想,时间再久一些,待到现实以它的无情在我心口刻出痕迹,我便 能再用一张纸呈现出更浓烈的爱或者恨。 肆 年少时,常常故作深沉以显示与旁人的不同,从而获得满足感。 后来才知道,*大的不同其实不是渊博与深刻,而是时时刻刻让自己 保持孩童一样的好奇与无知。 伍 感谢你,感谢我身边的每位朋友。 让我知晓,即便在记忆之中,我也不是一人前行。 门“吱嘎”响了一声,扎西丹增以为是风,起身准备把门关严。他走 过去,结果被突然推开的门扇撞到了头。 他抬头望了一眼,门口昏暗的光线里零零落落地出现个人影。 “阿佳拉,贵体安康!” 来人是扎西丹增的姐姐,一席结满油垢的氆氇裹在肥硕的身体上,脸 上的高原红与皮下的脂肪堆积在一起,成为一片暗红色的山脊。 扎西丹增低下头,熟悉而又厌恶的情绪在逼仄的石板房里蔓延开来。 姐姐显示地位似的径直走到卡垫边坐了下来,她扫了一眼房间,眉头皱了 皱。 “听说你要结婚了?” “是的。” “东西都准备齐全了?” “是的。” 姐姐忽然眉毛一挑,眼睛像锥子一样地盯住了扎西丹增。 “那么……钱从哪儿来的?”姐姐顿了一下,故意拉长了音调。 门没有关严,凛冽的风从外面灌进来,扎西丹增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两只脚狠狠地踩进了土里。他低着头看见姐姐略带泥渍的新牛皮靴,再看 看自己脚上旧得不能再旧的靴子,他憋红了脸。寒风再凛冽也只是一阵风 ,亲人的无情却可以轻而易举地将心击碎。 扎西丹增颤抖着双手说道:“这些年,我过的是什么日子你都知道的 。我没有土地可以出租,没有钱财可以放债,我只能靠我这双手,我起早 贪黑,**忙得坐不下来。你说钱从哪儿来的?” 姐姐愤怒地站了起来:“住口!我看不是偷的就是骗的。” 扎西丹增对姐姐已经彻底绝望了,他冷冷地问道:“你到底希望我怎 么样?” 姐姐背对着他,冷冷地说道:“滚!马上滚!再也别回来!” 北风过境,派嘎寒冷异常。 扎西丹增走到门外,他的眼睛很是干涩。外面有些阴沉,空中是大朵 的云团,云投下了暗影,让天地提前进入了黄昏。次旺拉姆从远处走来, 她一边走一边朝扎西丹增挥手。扎西丹增看见是她,紧绷的脸上露出了笑 容。 “你若走,我绝不留。鸟不随风去,鱼不随水游,何以生?”次旺拉 姆靠在扎西丹增的身上说道。 扎西丹增叹了一口气,把次旺拉姆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他们进屋时,后面尾随了一个人――次旺拉姆的哥哥。扎西丹增看见 了他,急忙从木柜里取出一条哈达,恭恭敬敬地说:“朗宗巴大哥,您请 坐。” 朗宗巴不看他,把哈达转手递给了扎西丹增的姐姐,弯下身子说:“ 阿佳拉,你倒先来了。” 扎西丹增的姐姐接过哈达,笑着一搭,把哈达挂在了朗宗巴的脖子上 ,算是回礼。 朗宗巴转头对扎西丹增说:“那时答应你娶我妹妹,确实欠考虑,现 在我们来谈谈吧。” 扎西丹增恭敬地站到朗宗巴身边,朗宗巴缓缓说道:“**,我是信 黄教的,你们家世代是信红教的。你要娶我妹妹,就必须要改信黄教。第 二,聘礼。” 朗宗巴说完,直直地看着扎西丹增。 扎西丹增说:“我学的是密宗一派,信奉的也是释迦牟尼。*于聘礼 ,你要多少?” 朗宗巴说道:“**,你是办不到了。那么第二,两匹马、三头牦牛 、四只羊。” 次旺拉姆听哥哥这么说,顿时感觉像被扼住了喉咙,几乎窒息。她拉 扯着哥哥的袖子,带着哭腔问道:“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呢?你怎么能这么 狠心?” 朗宗巴将妹妹一把推开,说:“反正我不许你嫁给他,除非他答应我 的条件。” 次旺拉姆无助地望着扎西丹增,扎西丹增一筹莫展,此时,即便他有 足够多的牦牛和羊,他也未必能换回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原本熟悉的家 乡早已被丛生的欲望遮蔽。他望着次旺拉姆,就在四目相对的那一刻,所 有的无助、委屈、愤怒都不见了。 他想:世界大得让人窒息,可再大,我也只是需要一个能够容纳我们 的空间。 他对次旺拉姆说:“我们走!”次旺拉姆会意地点了点头,弯下腰去 收拾东西,她早已把自己当成了扎西丹增的妻子。她把准备结婚时招待客 人用的细糌粑装进了口袋,又去搬烧茶的铜鼓;扎西丹增出门去牵牛。他 们的哥哥姐姐漠然地看着他们忙碌,整个世界只剩下了空洞的喘息声。 等他们收拾完了,朗宗巴那干涩、尖锐的声音又再次响起。 “除了你们身上穿的和能够背走的,其他的一律不准带走” 扎西丹增一下子愣住了,呆在原地半晌,他愤怒地甩脱了牦牛绳,起 身拉过次旺拉姆,头也不回地走了。 天地混沌,风卷着干草屑在旷野上肆虐,浮云也如鬼魅般在空中飘荡 ,将稀薄的阳光再次遮蔽,昏黄的天地忽明忽暗。 扎西丹增和次旺拉姆每走一步,眼前的世界便颤抖一次。他们已经分 不清这是残损情感的悲泣还是对未知前途的迷茫,连往日亲昵的牛羊竟也 仿佛成了天边的星辰,遥不可及。 他们四处张望着,心里空空荡荡。 当故乡的矮房、牛羊、玛尼堆成为茫茫草原的一部分,再也不能触及 的时候,离别的感伤逐渐袭来。路上遇到的老人告诉他们:要去南方,那 里有富饶的土地,成群的牛羊。P2-5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