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芙蓉骨
QQ咨询:

芙蓉骨

  • 作者:乐玺
  • 出版社:春风文艺出版社
  • ISBN:9787531339908
  • 出版日期:2011年07月01日
  • 页数:256
  • 定价:¥19.80
  • 分享领佣金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前世我们以血封缄,今生如何再续这生死缘分? 2011花火工作室上演*荡气回肠的仙侠虐恋! 一段念念不忘的爱怨痴缠。 溅血点做桃花扇,泪散轩辕芙蓉骨。 桃瓣轻如翦,正飞锦作雪,落红成霰。溅血点做桃花扇,比着枝头分外鲜,携上妆楼展,对遗迹宛然,为桃花结下了生死缘分。 原来这世上那么多的天长地久,那么多的海枯石烂,偏偏都不是属于他们的。白尔玉是妖,是注定永失所爱的妖,她和紫霄只是一段错过,紫霄*后的心血棺赠,已为她倾尽所有。
    司望溪知道他与她的溯源,生怕下辈子又再错过,于是拿半辈子寿命为条件,来换不喝那碗孟婆汤。
    白紫京说我已经求过阎*掐掉我们那条交错的命线,我不要你再有任何爱上我的可能。
    三生有缘无分,我们亦不必再强求。
    今生已饮孟婆汤,天地为证,日月为鉴,三千红尘如风过,来世不知她是谁。 楔子
    **章 空落繁花 晓梦迷蝶
    第二章 吴蚕已老 蜀燕雏飞
    第三章 梦好难留 诗残莫续
    第四章 朝朝暮暮 心心念念
    第五章 青梅涩涩 竹马沙沙
    第六章 分飞两处 一场离恨
    第七章 天将愁味 哪堪孤枕
    第八章 沧海难越 白露末唏
    第九章 回头忍笑 休念相思
    第十章 桃
    文章节选
    前世我们以血封缄,今生如何再续这生死缘分? 2011花火工作室上演*荡气回肠的仙侠虐恋! 一段念念不忘的爱怨痴缠。 溅血点做桃花扇,泪散轩辕芙蓉骨。 桃瓣轻如翦,正飞锦作雪,落红成霰。溅血点做桃花扇,比着枝头分外鲜,携上妆楼展,对遗迹宛然,为桃花结下了生死缘分。 原来这世上那么多的天长地久,那么多的海枯石烂,偏偏都不是属于他们的。白尔玉是妖,是注定永失所爱的妖,她和紫霄只是一段错过,紫霄*后的心血棺赠,已为她倾尽所有。
    司望溪知道他与她的溯源,生怕下辈子又再错过,于是拿半辈子寿命为条件,来换不喝那碗孟婆汤。
    白紫京说我已经求过阎*掐掉我们那条交错的命线,我不要你再有任何爱上我的可能。
    三生有缘无分,我们亦不必再强求。
    今生已饮孟婆汤,天地为证,日月为鉴,三千红尘如风过,来世不知她是谁。 楔子
    **章 空落繁花 晓梦迷蝶
    第二章 吴蚕已老 蜀燕雏飞
    第三章 梦好难留 诗残莫续
    第四章 朝朝暮暮 心心念念
    第五章 青梅涩涩 竹马沙沙
    第六章 分飞两处 一场离恨
    第七章 天将愁味 哪堪孤枕
    第八章 沧海难越 白露末唏
    第九章 回头忍笑 休念相思
    第十章 桃花枝上 莺啼燕语
    第十一章 三生烟火 半世浮萍
    番外 白紫京的道歉 春风上已天,逍遥谷内的桃花却开得娇艳欲滴。坐在树上,在仿佛下着红雨的花瓣纷飞中,心底生起一股莫名的暖意,扬起的嘴角勾勒出淡淡的笑意。
    溅血点作桃花扇,比着枝头分外鲜,携上妆楼展,对遗迹宛然,为桃花结下了死生冤。
    那天她刚巧又被师傅惩罚了,若是依旧偷懒,那受罚挨打也成了家常便饭。即便不爱读书、修炼也罢了,还三天两头地出乱子。今天她就把他的医书给偷了出来撕成一张一张的纸,折成小鸟或鸽子,要不就拿着他的毛笔到处乱涂乱画。
    那只有着四千多年修行的龟仙人,就是被她从水里捞上来的。
    刚学写字的她依葫芦画瓢,歪歪扭扭地在那龟仙人的背上写了“老*八 ”三个字,还兴高采烈地抱着它给紫霄看。
    “紫霄师傅,这是老*八哦,今天晚上咱们把它炖了吧,我好久都没吃肉了。” 于是龟仙人老泪纵横地望着紫霄,要说炖了它也就罢了,还将堂堂神龟当成“*八”来对待,活了这么多年,它**次感到如此屈辱,忍不住潸然泪下。
    当时紫��看着龟仙人脖子上系着的“捆仙绳”,抿紧嘴巴,气不打一处来。也难怪龟仙人法力尽失被她抓到这里来了,她倒是好大的胆子,又偷跑进自己的房间来翻箱倒柜了! 他把龟仙人从她手中夺了过来,替她再三赔了不是,又将它放回水里。
    回到他们居住的小屋时,小玉像犯了错的孩子似的,甩着衣袖跟在紫霄身后,刚才他训斥她的话,明显被她当成了耳旁风。
    白尔玉还老不高兴地朝他抱怨道:“紫霄师傅都没有认真看我写的字。
    ” 紫霄冷若冰霜地走在前头,步子迈得又快又大,快得她必须小跑着才能追上。
    他突然说:“小玉,回去以后把昨天的经文抄三遍,然后交给我,明天 ……抽背。” “为什么呀?”她急了,还没想明白自己又做错了什么。
    他微微颔首,语气冷得像三九天:”抄四遍,再多问一句就多加一遍。
    ” 白尔玉恨得牙痒痒,她想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又招惹他了。当然更委屈的是她好不容易写了那么漂亮的字,他连夸都不夸一句,看都不看一眼。
    她想冲上去咬他,但是又不敢,只能握紧了拳头直跺脚,怒得涨红了脸,如熟透的苹果。
    “冷血的紫霄师傅,我讨厌你。” 说完,她气得头也不回地朝桃花林深处跑去。
    逍遥谷的桃花林是出谷进谷的必经之地,其中设置了防止外人误入的结界。
    她的确存了那样的心思——干脆跑出去算了。
    当然,这不是她**次逃跑了,所以也不是**次被五行八卦阵阻拦了去路。而跟以往有所不同的是,以前她只是找不到出口,这次却连回去的路也找不到了。
    当白尔玉第三次转回原地后,终于失去了一鼓作气的耐性。虽然进退两难,但她也没有怨天尤人,而是安静地爬到一棵比较粗壮的桃花树上坐着,藏在繁花之中。
    透白的天光从树叶花团的缝隙间穿透过来,有些刺眼。她的双脚吊在半空中随意地荡漾,她半举着手,用手背去遮眼睛。不远处逶迤迭起的山峦勾勒出一道金边,丝丝缕缕的红与草蓝穿插而成,干净透彻地刻画出灵动与遐思。
    低头望下方,漫天的粉红早已经掩盖了路径。
    白尔玉坐在树上看了一会儿风景,惆怅又爬上心头,此时她想起紫霄那张丰神俊秀的脸。
    原来紫霄师傅就这么讨厌她? 惆怅下去,阴郁又上来。转念一想,既然他可以讨厌自己,自己也讨厌他嘛,什么劳什子的怪神仙,**到晚都板着一张脸,不笑不理人也就罢了,还动不动就惩罚自己。
    想要讨厌一个人,实在是太简单了,只要不停地想他怎么对自己不好便是了。这么一来她自然就想起自己做错事时,他是怎么对自己的,完全不想自己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天性。
    说到他对付她的法子,真可谓是花样百出,以抄经书,打手心,打屁股,蹲马步,顶水桶,还有不给饭吃等等为基础,朝全方位多角度发展,而且上述几种法子每轮个几次就会翻出新花样来,而她便成了他鲜活的试验品。
    白尔玉掰着手指回想着*近一次受的是什么惩罚。
    好像*近她表现得还算乖,上一次被罚还是三天前。哦,三天前是做了什么事挨了罚呢? 她把脸贴在树干上发怔。
    ”把百子柜里的药草倒出来玩,后来放回去的时候全乱了,所以,所以被罚不给饭吃……”她摸了摸肚子,哎呀,说到饭,她果然又饿了。
    与此同时,她又皱着眉嘟囔道:“不给饭是上上次,上次好像是打屁股 ……” 这真是一件难为情的事,几乎害她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那是她生平**次被打屁股,而且是当着那么多花花草草和小动物的面。
    那**,已经饿得头昏的白尔玉,看到树上唱歌的蓝乌,一时起了歹念,便拿弹弓打下一只烤来吃了,而生火的纸正好是她那本背了不到一半的《道德经》。吃完以后她还小心谨慎地掩埋了罪证,直到确保万无一失了,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当然这种事不会掩盖太久,就在当天下午,打坐出来的紫霄便把她提起来狠狠地揍了一顿。
    话说,当时他下手可真是够狠的,像翻烤土豆似的直接把她翻了个身放在自己腿上,然后就一掌一掌地往下下落。 ……
    目录
    前世我们以血封缄,今生如何再续这生死缘分? 2011花火工作室上演*荡气回肠的仙侠虐恋! 一段念念不忘的爱怨痴缠。 溅血点做桃花扇,泪散轩辕芙蓉骨。 桃瓣轻如翦,正飞锦作雪,落红成霰。溅血点做桃花扇,比着枝头分外鲜,携上妆楼展,对遗迹宛然,为桃花结下了生死缘分。 原来这世上那么多的天长地久,那么多的海枯石烂,偏偏都不是属于他们的。白尔玉是妖,是注定永失所爱的妖,她和紫霄只是一段错过,紫霄*后的心血棺赠,已为她倾尽所有。
    司望溪知道他与她的溯源,生怕下辈子又再错过,于是拿半辈子寿命为条件,来换不喝那碗孟婆汤。
    白紫京说我已经求过阎*掐掉我们那条交错的命线,我不要你再有任何爱上我的可能。
    三生有缘无分,我们亦不必再强求。
    今生已饮孟婆汤,天地为证,日月为鉴,三千红尘如风过,来世不知她是谁。 楔子
    **章 空落繁花 晓梦迷蝶
    第二章 吴蚕已老 蜀燕雏飞
    第三章 梦好难留 诗残莫续
    第四章 朝朝暮暮 心心念念
    第五章 青梅涩涩 竹马沙沙
    第六章 分飞两处 一场离恨
    第七章 天将愁味 哪堪孤枕
    第八章 沧海难越 白露末唏
    第九章 回头忍笑 休念相思
    第十章 桃花枝上 莺啼燕语
    第十一章 三生烟火 半世浮萍
    番外 白紫京的道歉 春风上已天,逍遥谷内的桃花却开得娇艳欲滴。坐在树上,在仿佛下着红雨的花瓣纷飞中,心底生起一股莫名的暖意,扬起的嘴角勾勒出淡淡的笑意。
    溅血点作桃花扇,比着枝头分外鲜,携上妆楼展,对遗迹宛然,为桃花结下了死生冤。
    那天她刚巧又被师傅惩罚了,若是依旧偷懒,那受罚挨打也成了家常便饭。即便不爱读书、修炼也罢了,还三天两头地出乱子。今天她就把他的医书给偷了出来撕成一张一张的纸,折成小鸟或鸽子,要不就拿着他的毛笔到处乱涂乱画。
    那只有着四千多年修行的龟仙人,就是被她从水里捞上来的。
    刚学写字的她依葫芦画瓢,歪歪扭扭地在那龟仙人的背上写了“老*八 ”三个字,还兴高采烈地抱着它给紫霄看。
    “紫霄师傅,这是老*八哦,今天晚上咱们把它炖了吧,我好久都没吃肉了。” 于是龟仙人老泪纵横地望着紫霄,要说炖了它也就罢了,还将堂堂神龟当成“*八”来对待,活了这么多年,它**次感到如此屈辱,忍不住潸然泪下。
    当时紫霄看着龟仙人脖子上系着的“捆仙绳”,抿紧嘴巴,气不打一处来。也难怪龟仙人法力尽失被她抓到这里来了,她倒是好大的胆子,又偷跑进自己的房间来翻箱倒柜了! 他把龟仙人从她手中夺了过来,替她再三赔了不是,又将它放回水里。
    回到他们居住的小屋时,小玉像犯了错的孩子似的,甩着衣袖跟在紫霄身后,刚才他训斥她的话,明显被她当成了耳旁风。
    白尔玉还老不高兴地朝他抱怨道:“紫霄师傅都没有认真看我写的字。
    ” 紫霄冷若冰霜地走在前头,步子迈得又快又大,快得她必须小跑着才能追上。
    他突然说:“小玉,回去以后把昨天的经文抄三遍,然后交给我,明天 ……抽背。” “为什么呀?”她急了,还没想明白自己又做错了什么。
    他微微颔首,语气冷得像三九天:”抄四遍,再多问一句就多加一遍。
    ” 白尔玉恨得牙痒痒,她想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又招惹他了。当然更委屈的是她好不容易写了那么漂亮的字,他连夸都不夸一句,看都不看一眼。
    她想冲上去咬他,但是又不敢,只能握紧了拳头直跺脚,怒得涨红了脸,如熟透的苹果。
    “冷血的紫霄师傅,我讨厌你。” 说完,她气得头也不回地朝桃花林深处跑去。
    逍遥谷的桃花林是出谷进谷的必经之地,其中设置了防止外人误入的结界。
    她的确存了那样的心思——干脆跑出去算了。
    当然,这不是她**次逃跑了,所以也不是**次被五行八卦阵阻拦了去路。而跟以往有所不同的是,以前她只是找不到出口,这次却连回去的路也找不到了。
    当白尔玉第三次转回原地后,终于失去了一鼓作气的耐性。虽然进退两难,但她也没有怨天尤人,而是安静地爬到一棵比较粗壮的桃花树上坐着,藏在繁花之中。
    透白的天光从树叶花团的缝隙间穿透过来,有些刺眼。她的双脚吊在半空中随意地荡漾,她半举着手,用手背去遮眼睛。不远处逶迤迭起的山峦勾勒出一道金边,丝丝缕缕的红与草蓝穿插而成,干净透彻地刻画出灵动与遐思。
    低头望下方,漫天的粉红早已经掩盖了路径。
    白尔玉坐在树上看了一会儿风景,惆怅又爬上心头,此时她想起紫霄那张丰神俊秀的脸。
    原来紫霄师傅就这么讨厌她? 惆怅下去,阴郁又上来。转念一想,既然他可以讨厌自己,自己也讨厌他嘛,什么劳什子的怪神仙,**到晚都板着一张脸,不笑不理人也就罢了,还动不动就惩罚自己。
    想要讨厌一个人,实在是太简单了,只要不停地想他怎么对自己不好便是了。这么一来她自然就想起自己做错事时,他是怎么对自己的,完全不想自己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天性。
    说到他对付她的法子,真可谓是花样百出,以抄经书,打手心,打屁股,蹲马步,顶水桶,还有不给饭吃等等为基础,朝全方位多角度发展,而且上述几种法子每轮个几次就会翻出新花样来,而她便成了他鲜活的试验品。
    白尔玉掰着手指回想着*近一次受的是什么惩罚。
    好像*近她表现得还算乖,上一次被罚还是三天前。哦,三天前是做了什么事挨了罚呢? 她把脸贴在树干上发怔。
    ”把百子柜里的药草倒出来玩,后来放回去的时候全乱了,所以,所以被罚不给饭吃……”她摸了摸肚子,哎呀,说到饭,她果然又饿了。
    与此同时,她又皱着眉嘟囔道:“不给饭是上上次,上次好像是打屁股 ……” 这真是一件难为情的事,几乎害她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那是她生平**次被打屁股,而且是当着那么多花花草草和小动物的面。
    那**,已经饿得头昏的白尔玉,看到树上唱歌的蓝乌,一时起了歹念,便拿弹弓打下一只烤来吃了,而生火的纸正好是她那本背了不到一半的《道德经》。吃完以后她还小心谨慎地掩埋了罪证,直到确保万无一失了,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当然这种事不会掩盖太久,就在当天下午,打坐出来的紫霄便把她提起来狠狠地揍了一顿。
    话说,当时他下手可真是够狠的,像翻烤土豆似的直接把她翻了个身放在自己腿上,然后就一掌一掌地往下下落。 ……
    编辑推荐语
    前世我们以血封缄,今生如何再续这生死缘分? 2011花火工作室上演*荡气回肠的仙侠虐恋! 一段念念不忘的爱怨痴缠。 溅血点做桃花扇,泪散轩辕芙蓉骨。 桃瓣轻如翦,正飞锦作雪,落红成霰。溅血点做桃花扇,比着枝头分外鲜,携上妆楼展,对遗迹宛然,为桃花结下了生死缘分。 原来这世上那么多的天长地久,那么多的海枯石烂,偏偏都不是属于他们的。白尔玉是妖,是注定永失所爱的妖,她和紫霄只是一段错过,紫霄*后的心血棺赠,已为她倾尽所有。
    司望溪知道他与她的溯源,生怕下辈子又再错过,于是拿半辈子寿命为条件,来换不喝那碗孟婆汤。
    白紫京说我已经求过阎*掐掉我们那条交错的命线,我不要你再有任何爱上我的可能。
    三生有缘无分,我们亦不必再强求。
    今生已饮孟婆汤,天地为证,日月为鉴,三千红尘如风过,来世不知她是谁。 楔子
    **章 空落繁花 晓梦迷蝶
    第二章 吴蚕已老 蜀燕雏飞
    第三章 梦好难留 诗残莫续
    第四章 朝朝暮暮 心心念念
    第五章 青梅涩涩 竹马沙沙
    第六章 分飞两处 一场离恨
    第七章 天将愁味 哪堪孤枕
    第八章 沧海难越 白露末唏
    第九章 回头忍笑 休念相思
    第十章 桃花枝上 莺啼燕语
    第十一章 三生烟火 半世浮萍
    番外 白紫京的道歉 春风上已天,逍遥谷内的桃花却开得娇艳欲滴。坐在树上,在仿佛下着红雨的花瓣纷飞中,心底生起一股莫名的暖意,扬起的嘴角勾勒出淡淡的笑意。
    溅血点作桃花扇,比着枝头分外鲜,携上妆楼展,对遗迹宛然,为桃花结下了死生冤。
    那天她刚巧又被师傅惩罚了,若是依旧偷懒,那受罚挨打也成了家常便饭。即便不爱读书、修炼也罢了,还三天两头地出乱子。今天她就把他的医书给偷了出来撕成一张一张的纸,折成小鸟或鸽子,要不就拿着他的毛笔到处乱涂乱画。
    那只有着四千多年修行的龟仙人,就是被她从水里捞上来的。
    刚学写字的她依葫芦画瓢,歪歪扭扭地在那龟仙人的背上写了“老*八 ”三个字,还兴高采烈地抱着它给紫霄看。
    “紫霄师傅,这是老*八哦,今天晚上咱们把它炖了吧,我好久都没吃肉了。” 于是龟仙人老泪纵横地望着紫霄,要说炖了它也就罢了,还将堂堂神龟当成“*八”来对待,活了这么多年,它**次感到如此屈辱,忍不住潸然泪下。
    当时紫霄看着龟仙人脖子上系着的“捆仙绳”,抿紧嘴巴,气不打一处来。也难怪龟仙人法力尽失被她抓到这里来了,她倒是好大的胆子,又偷跑进自己的房间来翻箱倒柜了! 他把龟仙人从她手中夺了过来,替她再三赔了不是,又将它放回水里。
    回到他们居住的小屋时,小玉像犯了错的孩子似的,甩着衣袖跟在紫霄身后,刚才他训斥她的话,明显被她当成了耳旁风。
    白尔玉还老不高兴地朝他抱怨道:“紫霄师傅都没有认真看我写的字。
    ” 紫霄冷若冰霜地走在前头,步子迈得又快又大,快得她必须小跑着才能追上。
    他突然说:“小玉,回去以后把昨天的经文抄三遍,然后交给我,明天 ……抽背。” “为什么呀?”她急了,还没想明白自己又做错了什么。
    他微微颔首,语气冷得像三九天:”抄四遍,再多问一句就多加一遍。
    ” 白尔玉恨得牙痒痒,她想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又招惹他了。当然更委屈的是她好不容易写了那么漂亮的字,他连夸都不夸一句,看都不看一眼。
    她想冲上去咬他,但是又不敢,只能握紧了拳头直跺脚,怒得涨红了脸,如熟透的苹果。
    “冷血的紫霄师傅,我讨厌你。” 说完,她气得头也不回地朝桃花林深处跑去。
    逍遥谷的桃花林是出谷进谷的必经之地,其中设置了防止外人误入的结界。
    她的确存了那样的心思——干脆跑出去算了。
    当然,这不是她**次逃���了,所以也不是**次被五行八卦阵阻拦了去路。而跟以往有所不同的是,以前她只是找不到出口,这次却连回去的路也找不到了。
    当白尔玉第三次转回原地后,终于失去了一鼓作气的耐性。虽然进退两难,但她也没有怨天尤人,而是安静地爬到一棵比较粗壮的桃花树上坐着,藏在繁花之中。
    透白的天光从树叶花团的缝隙间穿透过来,有些刺眼。她的双脚吊在半空中随意地荡漾,她半举着手,用手背去遮眼睛。不远处逶迤迭起的山峦勾勒出一道金边,丝丝缕缕的红与草蓝穿插而成,干净透彻地刻画出灵动与遐思。
    低头望下方,漫天的粉红早已经掩盖了路径。
    白尔玉坐在树上看了一会儿风景,惆怅又爬上心头,此时她想起紫霄那张丰神俊秀的脸。
    原来紫霄师傅就这么讨厌她? 惆怅下去,阴郁又上来。转念一想,既然他可以讨厌自己,自己也讨厌他嘛,什么劳什子的怪神仙,**到晚都板着一张脸,不笑不理人也就罢了,还动不动就惩罚自己。
    想要讨厌一个人,实在是太简单了,只要不停地想他怎么对自己不好便是了。这么一来她自然就想起自己做错事时,他是怎么对自己的,完全不想自己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天性。
    说到他对付她的法子,真可谓是花样百出,以抄经书,打手心,打屁股,蹲马步,顶水桶,还有不给饭吃等等为基础,朝全方位多角度发展,而且上述几种法子每轮个几次就会翻出新花样来,而她便成了他鲜活的试验品。
    白尔玉掰着手指回想着*近一次受的是什么惩罚。
    好像*近她表现得还算乖,上一次被罚还是三天前。哦,三天前是做了什么事挨了罚呢? 她把脸贴在树干上发怔。
    ”把百子柜里的药草倒出来玩,后来放回去的时候全乱了,所以,所以被罚不给饭吃……”她摸了摸肚子,哎呀,说到饭,她果然又饿了。
    与此同时,她又皱着眉嘟囔道:“不给饭是上上次,上次好像是打屁股 ……” 这真是一件难为情的事,几乎害她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那是她生平**次被打屁股,而且是当着那么多花花草草和小动物的面。
    那**,已经饿得头昏的白尔玉,看到树上唱歌的蓝乌,一时起了歹念,便拿弹弓打下一只烤来吃了,而生火的纸正好是她那本背了不到一半的《道德经》。吃完以后她还小心谨慎地掩埋了罪证,直到确保万无一失了,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当然这种事不会掩盖太久,就在当天下午,打坐出来的紫霄便把她提起来狠狠地揍了一顿。
    话说,当时他下手可真是够狠的,像翻烤土豆似的直接把她翻了个身放在自己腿上,然后就一掌一掌地往下下落。 ……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