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妾本惊华(上下册)
QQ咨询:

妾本惊华(上下册)

  • 作者:西子情
  •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 ISBN:9787539952635
  • 出版日期:2012年06月01日
  • 页数:624
  • 定价:¥49.80
  •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她是东璃国名声狼藉的草包废物,废物名声早已经胜过了东璃国**美人的名声。
    人人只道丞相府凤三小姐窝囊柔弱,殊不知她锦绣中藏有乾坤,腹中惊才不输于天下男儿。
    大婚之日被痴恋四年、自小订婚的璃*未嫁先休,心灰意冷、葬身荷花池,却谁料祸福同*,破茧化蝶,惊华重生。
    重生后的她一改以往隐忍柔弱,锋芒毕露、冷心绝情,竟惹天下诸公子纷纷追逐。
    一时间,天下烽烟乱起,时局云谲波诡,暗潮涌动。天下之争演变为红颜之争。
    一盘乱世棋局,一曲琴箫合奏,一袭白衣如雪,一袭蓝衣似水,一袭墨玉锦袍,一袭紫衣滟华,共同开启了这乱世篇章。
    十里锦红铺满锦绣繁华,铁血马蹄演绎江山如画。但看繁华落尽,江山谁主沉浮,谁人倾尽天下,只为她绾发画眉……
    文章节选
    **章 异世醒来 “小姐,你不要死,不要丢下巧儿……” 白浅浅在黑暗中渐渐苏醒过来,意识有些朦胧。 “巧儿没有照顾好小姐,你去了巧儿怎么办,小姐你醒醒……” 白浅浅想看清楚眼前的状况,睁了几次眼都睁不开,只感觉头痛欲裂,浑身无力,整个人如在钢丝绳上吊着,上下悬浮,落不到实处。 哭的人并没有发现她醒来,用力地摇晃她的身子,力气大得吓人。 白浅浅心中烦闷,想告诉她别摇晃了,张了几次口也发不出声。而且哭的人似乎有不哭死不罢休的势头,顿时恼怒,厉喝一声:“闭嘴!” 这一次居然发出了声音,沉重的眼皮也同时睁开了。 哭声戛然而止。 白浅浅抬起眼皮,入眼处是一张哭得几乎看不出模样的小脸,正睁大红肿的眼睛怔忡地看着她。 白浅浅冷眼看着她,只见是一个陌生的小丫头,也就十二三岁的年纪,头上扎了两个小辫子,穿着破旧的粗布裙子,此时正跪在床头紧紧抱着她,那让她难受的剧烈晃动正是来自她那双手。 房间静静。白浅浅不说话,小丫头只呆呆地看着她。 半晌,小丫头哭的红肿的眸子刹那涌上惊喜,“小姐,你醒了?” 白浅浅不语,移开目光打量所处的环境。 屋中一切陈设含有极其复古的味道。镂空雕花木床,梨花木雕刻滕文木椅,红木印花菱角讲究八仙桌,浣纱格子窗,案上摆着如某种怪兽图样精雕细刻香炉,香炉旁边是一套玉制的笔墨砚台。 物是好物,可惜都破损不堪,没有古董价值。 白浅浅一眼便将屋内情形看入眼底,收回视线,再次看向眼前。 “小姐?你……”巧儿看着凤红鸾,忽然觉得小姐好陌生。 “这是哪里?”白浅浅是何等的敏锐,刚开口她就意识到这不是自己的声音。 “这是咱们的家啊,小姐……你怎么了?”巧儿顿时一慌。 家?白浅浅微垂下眼睫,遮住眼中的昏暗。她可不记得她有这样的家。 “小姐……你是不是不舒服,奴婢去求二夫人请大夫……”巧儿看着小姐,越看越觉得心中发慌,凭着相处十多年,她也敏锐地感觉出小姐不对。松开凤红鸾起身向外跑去。 “站住!”白浅浅坐起身,倏的出手掐住了巧儿的脖子。 巧儿脚步立即顿住,一双眸子涌上惊恐,“小姐……” 白浅浅看着巧儿,眸光扫过自己掐着她脖子纤细瘦小的手,余光清晰地看到自己坐在床上的瘦小身子,以及这个实打实的古色古香的房间,眼神冰冷。 这一系列,都足以证明,这个身体,不是她的。 白浅浅眸子眯起,手越掐越紧,她听到了骨头咯咯响的声音。 巧儿惨白的小脸顿时涨成紫红,张了张口,发不出声音,随着白浅浅手下用力,她眸光开始涣散,下一秒就会变成一具死尸。 忽然,白浅浅的头剧烈痛了起来,无数画面如开了闸的洪水向她涌来。她顿时皱眉摇摇头,但怎么也止不住那画面奔腾而出。闭上眼睛静待一秒,她忽然松开巧儿,伸手抱住头。 巧儿身子软软地倒在了地上,惊恐地看着她。 房中静静,只能听到巧儿大口大口的喘息声和咳嗽声。 半晌,巧儿从地上爬到床前,惶恐地去抱凤红鸾:“小姐,小姐你怎么了……” “滚开!”白浅浅挥手打开巧儿,“再过来我杀了你!” 巧儿小身子摔到地上,不敢再动。 白浅浅闭上眼睛,脑中画面如过电影一般来回演绎。许久,*后定格在两个场景上。一个是叫凤红鸾的女子,穿着大红嫁衣怀揣着休书跳进东璃国丞相府后院的荷花池;一个是叫白浅浅的女子,穿着洁白婚纱被新婚丈夫一枪打**脏倒在了婚礼喜宴上。 无疑,她是白浅浅,如今在凤红鸾的身体里。 双手无意识地攥紧,攥出血痕。 巧儿看着凤红鸾的手心涓涓流出的血,再次爬了过来,声音带着浓浓哭音,“小姐,你怎么了?你别吓巧儿……” 白浅浅抬眼看向巧儿。这个是随凤红鸾一起长大的丫鬟。凤红鸾她娘死后,主仆二人相依为命。丞相府后院的女人时常欺负她们主仆二人,大多数时候都是这个小丫鬟代替小姐挨打。 “小姐……”巧儿看着凤红鸾那没有一丝温度的眼神。她慌得六神无主。 凤红鸾并不答话,消化着脑中的东西。 这里是一个和她所知历史完全不同的世界。天下三分,东璃国、西凉国、蓝雪国,还有一个凌驾于三国之上的神秘云族。而她目前就在东璃国。 凤红鸾是东璃国丞相府三小姐,在一日前被自小订有婚约的东璃国璃*殿下在大婚之日未嫁先休,凤红鸾不堪忍受,跳进了荷花池。而她白浅浅被亚林打**脏灵魂未死,不知因何原因到了凤红鸾的身体里。 “小姐……”巧儿试着喊了几次凤红鸾,她都一动不动,心中恐慌加剧,“小姐,您在荷花池里泡了半日水,是不是伤了脑子?奴婢……” 正在这时,有人声远远传来。 巧儿顿时止住话,小脸恐慌地看向外面,慌道:“是她们来了!” 白浅浅抬头,向外看去,透过破败木门缝隙看到有一群打扮花枝招展的女人领着一堆仆人进了小院。按照记忆,她知道这是同样生活在丞相府的那群女人,凤红鸾的姨娘。她们的生活,专门以欺负凤红鸾主仆为乐。 白浅浅淡漠地收回视线,推开被子下了床,抬步走向房间南角破旧的梳妆台。 镜中映出一张绝美的容颜。明眸皓齿,眉眼如黛。果然不愧为东璃**美人。不过面容蜡黄,脸色苍白,尽管如今一双眉眼透着英气,但还是看起来孱弱不堪。 “小姐……”听着人声越来越近,巧儿颤着身子靠过来。 “别怕!有我!”白浅浅平静地看着镜子中的人。她以后就是凤红鸾了。从五岁起她就知道她应该像一棵杂草一样有生命力,扔到哪里都能活。按照脑中的记忆,这些女人,即便她们不来,她也不会放过她们。 “奴婢不怕!”巧儿点点头。往日那些夫人小姐让她畏惧如洪水猛兽,但如今她因为小姐这一句话,忽然就奇迹般的不害怕了。 凤红鸾淡漠的眸子染上一丝温和,这个小丫头因为凤红鸾吃了不少苦,听到外面脚步声走近,声音低冷,“她们欠的,今日起,都会还回来。” 巧儿一怔,“小姐?” 小姐还是小姐,但她总感觉小姐变了一个人一般。 凤红鸾不再理会巧儿,对于她来说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头实在太过简单。不过,如今继承了凤红鸾的记忆,知道她是这个世界上**一个和她相依为命的人。她自然不会再杀她。 “呦,我们凤三姑娘醒了?”房门被推开,一个打扮妖娆的女子走了进来。 刺鼻的脂粉香扑面而来,凤红鸾顿时厌恶地蹙眉。 “我还以为被璃*给抛弃了,一辈子也醒不过来了。”还是刚才那个女人,满脸冷嘲不屑地看着凤红鸾:“我就说璃*怎么可能要她?这不,还没出家门就被休了。” “人家璃*丰神玉润,多少**大家闺秀想要嫁与璃*。她一个身份下贱的丫头也妄想攀附璃*妃的位置,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后面又跟进来一个同样打扮妖娆的女人道。 “要不是她娘那个贱人,别说是自小订婚,就是连璃*的一个脚指头都比不上……” “可不是!” “……” 顿时后面跟着的一个个女人都挤进了小屋。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人人脂粉光鲜,珠宝鲜华,但口中吐出的却是尖酸刻薄的话。 凤红鸾面无表情地听着,这就是十几年来凤红鸾三不五时受到的待遇。这样是*轻的。跪祠堂、打手心、夹手指、挨鞭子…… 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她全身除了一张脸和一双手是好的外,几乎伤痕累累,没有一处好地方。 “你们……”巧儿一双哭得红肿的眼睛气愤地瞪着挤了一屋子的女人。 凤红鸾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巧儿心底的恨意,淡淡瞥了她一眼,缓缓转身,看向门口,“都说够了吗?” 冰冷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小屋内嘈杂的声音戛然而止。 “说够了都滚出去!”凤红鸾眸光淡漠地在每个人的脸上扫了一圈,没有见到丞相府后院的当家二夫人和*得势的四夫人,这些羔羊可以先留后收拾。 “你让我们滚出去?”当先进来那妖娆女人睁大眼睛惊呼。 那一群女人都不敢置信地看着凤红鸾。这是三小姐?他们的意识里三小姐连大声说话都不曾,更不用说冷脸赶人了。 “我家小姐让你们滚出去!”巧儿顿时觉得如今醒来的小姐让她的胆子也大了起来。 房间有片刻的沉静。 “你让我们滚出去?你个贱婢今天还反……啊……”那妖娆女子是丞相府的三夫人。她刚骂出口,凤红鸾手腕一抬,旁边一盆水已经对着她泼了过去。 三夫人顿时成了落汤鸡。她身边的五夫人、六夫人都遭了殃。又一连响起好几声尖叫,那些女人顿时乱作一团。 凤红鸾看着她们跟炸了毛的公鸡似的,冷笑,“滚!别让我说第二遍!” 众人顿时停止了尖叫,不敢置信地看着凤红鸾。她,她居然敢用水泼三夫人? 巧儿也惊住了。她不明白离这么远,小姐的手是怎么够到那盆水的。 “你……你当真是反了,你居然敢泼我,你个小贱蹄子,看我不……啊……”三夫人一抹脸上的水,立即阴狠得像疯婆子一样地扑了过来。刚走了两步,只觉眼前有什么一闪,一个东西砸到了她的额头上,顿时疼得大叫了起来。 伴随着她的尖叫,一个瓷杯子“啪”的掉到了地上,一摔数瓣。 “啊……”众夫人指着三夫人捂着的额头惊恐地大叫了起来。 三夫人立即松开捂着额头的手,鲜血顺着鼻梁噼里啪啦地滴到地上。她看着自己满手鲜血,再次尖叫了起来:“啊……杀人啦……” “快来人啊……杀人了……”她身边的五夫人也惊恐地跟着叫了起来。 紧接着那些夫人丫鬟婆子都跟着大叫了起来。 一时间杀人的声音透过这破败的小院响彻了整个丞相府。

    巧儿看见血也吓傻了。立即走过来抓住凤红鸾的胳膊,“小姐……” 这也叫杀人?凤红鸾冷哼一声,不屑地瞥了那些尖叫的女人们一眼,伸手推开巧儿,拿起不远处桌子上的茶壶向着那些女人扔了过去。 茶壶打在了五夫人的额头上,掠过三夫人的手背,落到地上。 “啊……”三夫人和五夫人同时凄厉地喊了一声。茶壶落在地上同样一摔数瓣。 “啊……”其他夫人们再次尖叫了起来。 “既然想喊就让你们喊个够!”凤红鸾从桌子上拿起一方砚台就要再次扔过去。 巧儿被凤红鸾的举动惊呆了,此时见她又拿砚台,立即上前再次抱住她的手臂,“小姐,别再扔了,再扔咱们就没有能用的了。这是你*喜欢的砚台……” 虽然打人很解气,但是她们以后还要过日子的。 “一个破玩意儿而已。你要是有力气,将屋子里所有能扔的东西都向她们扔过去。扔了这些我们换新的。打死一个是一个,反正人家也说我们杀人了。”凤红鸾将手中的砚台递到巧儿手里,“你来!” 巧儿小脸惨白地看着塞进手中的砚台,“小……小姐?” “不敢?你忘了她们是怎么欺负我们的吗?现在就是一个报仇的机会。你要是不抓住机会,可就没有了。”凤红鸾斜睨着眼睛看向巧儿。 巧儿本来颤抖的小身子顿时不颤抖了。转头恨恨地看着那些女人。 “你个贱婢!你敢……啊……”*后面的六夫人刚骂出口,砚台已经对着她砸了过去。 巧儿恨极这些女人天天骂她和小姐贱人,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劲。六夫人的脑袋顿时开了红花,砚台掉在地上,一摔两瓣。 “啊……”六夫人顿时捂着脑袋摔到了地上,同时将三夫人和五夫人都撞到了地上。 众人再次惊恐地叫了起来。 “小姐……”巧儿顿时害怕地抱住凤红鸾。 “怕什么?就算今天将她们都杀了也应该,这是这些年她们欠的!”凤红鸾看了一眼六夫人的脑袋,巧儿毕竟是个小丫头,*大也没有多少力气,一个砚台还打不死人。对着她道,“继续!” “小姐……”巧儿小身子直哆嗦。 “这些女人欺负我们十多年。你想想我们险些死了几次?就打了这三个这样,死了不觉得亏?”凤红鸾将泼完水的那个空盆子递到巧儿的手里,“继续!” 巧儿想起这些年她和小姐受的苦,几乎日日都带着伤过日子。心中的恨意填满,顿时拿着盆子向着那些尖叫的女人们砸了过去,“让你们天天欺负我和小姐,打死你们!” 无数声惊恐的尖叫声再次响起。众人似乎都忘了出去,小屋子本来就小,她们还都聚在门口,巧儿一打一大片。 惊慌躲闪中有人踩到了地上捂着脑袋的三位夫人身上,还有人踩到了地上的茶壶杯子碎片上,穿着薄薄绣花鞋的脚被扎出了血洞…… 杀猪般的嚎叫声响成一片。 巧儿听着一声声尖叫,心中报复的快感腾腾飙升,疯了似的一边喊一边打。屋子内顿时乱作一团。 “杀人啦!快救命啊……”有人才想起往外冲。 变故太快,院中守着的丫鬟婆子都吓傻了,惊醒过来连忙往屋里冲。 “来人啊!三小姐要杀人了!来人啊……”一边冲一边喊。 凤红鸾拿起凳子对着门口甩了过去。当前要冲进门口的两个婆子顿时惨叫地趴在了地上。她对着巧儿吩咐:“关上门打!” 既然出手打了!今日索性就打个过瘾。 巧儿的盆子打着打着就脱手了,正好打到门口,听到凤红鸾的话,一把抄起凤红鸾扔到门口的椅子,回头插上门,向着那些尖叫躲闪的女人打去。 俗话说得好,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巧儿如今发疯般地打,秉持着凤红鸾那句话,反正我们杀人了,打一个是死,打两个也是死。多打了就是赚了。 那些夫人都是过惯了娇弱的日子,哪里见过今日的场面,虽然十来个人,但是只有尖叫躲闪挨打的份。 一时间屋内杀猪般的声音响彻云霄。 大约十多分钟后,除了一直看戏的凤红鸾和打得气喘吁吁的巧儿站着之外,已经人人都哭着哀求地躺倒了地上。早先那一群趾高气扬的女人如今衣衫凌乱,钗髻倾斜,满脸血迹,不堪入目。 “行了!你歇会儿吧!”凤红鸾又听到有脚步声急匆匆地进了小院。制止了巧儿。 巧儿点点头。虽然心底还是怕,但更多的是报复的快感和兴奋。 凤红鸾扫了巧儿一眼,嘴角扯出了一抹淡淡的笑。 “二夫人,四夫人,快救救几位夫人吧……三小姐疯了,她要杀了几位夫人……”随着脚步声走进小院,外面的丫鬟婆子顿时一窝蜂地迎上了进来的人。 凤红鸾透过破窗向外面看了一眼,只见两个珠光宝气的女人由一大堆丫鬟婆子簇拥着走了进来。 其中身穿一身大红锦缎袍子的女人,年约四十岁,一脸的精明相,是当今丞相府后院*有实权的女人二夫人沐晚晴。另一个身穿粉红锦缎绣花袍子的女人是当朝李大将军的外甥女,丞相府的四夫人。正因为这层靠山,四夫人在丞相府里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凤红鸾收回视线,看着屋子里躺在地上的一堆女人们。 有几个女人已经昏死过去,还有几个半死不活地躺在地上。听到救星来了,其中一个女人顿时大喊:“二姐姐,四姐姐,快,救救我们……” “看来还有力气!”凤红鸾脸色一冷,将手腕的镯子退下来砸了过去。 那女人连叫一声也没来得及,顿时昏死了过去。 “谁还再喊!喊一个我听听!”凤红鸾俾睨地看着剩下的几个女人。 那几个女人顿时恐惧地向后缩了缩身子,都摇摇头,没一人敢言语。他们看着凤红鸾,往日任由欺负的小丫头如今像是魔鬼化身。 “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们都住嘴!一个人给我说清楚!”外面二夫人看着眼前一个个惶恐不成样子七嘴八舌涌上来的丫鬟婆子。威严地喝了一声,“李婆子,你说!” “回二夫人,三小姐疯了,将夫人们都关在了屋子里打……”李婆子立即哆嗦地道。 “什么?”二夫人还没说话,四夫人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看着破败的小屋子,尖锐地笑了两声,“你说那个贱蹄子敢打几位夫人?” “是,四夫人!”那婆子立即点头。 “我们家夫人都在里面呢……”顿时一群人七嘴八舌地附和道。 “此事当真?”二夫人蹙眉,有些不相信地道,“你们说那丫头醒来了?还疯了?” 众人都齐齐地惶恐地点头。三小姐敢打夫人们,不是疯了是什吗? “来人!给我开门!”二夫人冷厉地扫了一眼紧关着的木门,吩咐道。 “是,夫人!”两个婆子立即走了上来。 “小……小姐……”巧儿害怕地抓住凤红鸾的胳膊。 “没事儿。”凤红鸾伸手拍拍巧儿的手,一屁股坐在身后少了一条腿的桌子上,伸手拉巧儿,“上来歇会儿!一会儿你好更有力气打!” 巧儿听到还打,顿时身子一哆嗦,惧怕的道:“外面是二夫人和四夫人……” “这些年谁欺负我们的*多?”凤红鸾问道。 “四小姐、五小姐、六小姐,还有三夫人、四夫人。其他夫人小姐次数少些。二夫人一直都纵容,更可恨。”巧儿恨恨地道。 凤红鸾点点头,“你攒足了劲,一会儿等她们进来往死里打!你专门拿椅子腿打二夫人的腿,*好打断了。四夫人嘛……就用簪子划她的脸。将她那张脸毁了。” 凤红鸾声音平静。听得地上几位夫人头一歪,终于也昏死了过去。 “小……小姐……”巧儿恐惧地看着凤红鸾。 “你想想都死人了,反正我们也要死的。还怕什么?”凤红鸾看着巧儿,她先教她狠,然后再教她强,*后再教她怎么整死人不但不负责任,那人还得感谢你。 “嗯!巧儿不怕!”巧儿顿时点点头。今日这事儿她和小姐都要死的。 凤红鸾扯动嘴角,目光看向门口。那里有咣当咣当的声音传来。 “给我撞开!”二夫人再次怒喝了一声:“我倒看看三姑娘到底疯成了什么样子?” “是啊!我也正想看看呢!”四夫人也不落后二夫人,紧跟着走到了门口。 “是,夫人!”那两个壮硕的婆子立即应声,向后退了两步,向门撞来。 “咚!咚!” 两声响过,门依然没撞开。 “咚!咚!” 又两声响过,门依然还没撞开。 凤红鸾蹙眉,没想到这破门还挺结实,既然如此她就帮他们一把吧!要是真给撞坏了,没门了,狗跑了的话,这关门打狗就不成立了。 凤红鸾跳下了桌子,将两个椅子断腿递给巧儿,“进来你就打!” “嗯!”巧儿接过椅子断腿,一脸视死如归地点点头。 凤红鸾好笑地看了巧儿一眼,拉她走到门口。 “废物!再来两个!”外面二夫人怒喝。 又有两个婆子走了过来,四人攒足了劲,齐齐地向着门撞来。 凤红鸾冷冷一笑,伸手撤了插门的木栓。 门忽然打开,四个人同时失重,尖叫一声,齐齐地栽到了地上,前面的两个婆子顿时被后面两个婆子压昏了过去。 打开的门正好将凤红鸾和巧儿的身影挡在了门后。 “真是废物!”二夫人看着四个摞在一起的人,冷着脸骂了一句,抬步走进了门口。 四夫人自然不甘落后,到底要看看里面是什么情形。她根本就不相信一向弱得跟虾米似的凤红鸾能翻出什么大浪,一定是那些狐狸精跑进来捣鬼。 二人先后挤进了门槛,二夫人回头怒瞪了四夫人一眼,“四妹妹,你挤什么?” “二姐姐,我可没挤,是你太胖了。”四夫人立即驳了回去。 二夫人顿时一气,懒得跟她计较,当先走了进去,往里面一看,顿时面色大变。 四夫人正得意,也向里面一看,顿时尖叫了出来。 凤红鸾看着进来的两个女人,伸手关上门,冷冷地吐出了一个字:“打!” 巧儿立即拿着凳子腿攒足了劲照着二夫人的左腿打了下去。 “啊!”二夫人杀猪般地尖叫了一声,抱着腿整个身子栽到了地上。 “啪!”的一声,巧儿手中的凳子腿打折了。 她真的打折了二夫人的腿?巧儿拿着半截凳子腿,愣愣看着地上抱着腿嚎叫的二夫人。 “你个贱婢竟然敢打我?”二夫人不顾疼痛,拿起半截凳子腿就狠狠地向着巧儿打去。 巧儿没反应过来,凤红鸾伸手一拉巧儿,顺手将四夫人拽了过来挡在巧儿的面前。 “啊!”四夫人也杀猪般地叫了一声,捂着腿也跌到了地上。 二夫人这一下子是下了狠劲的,四夫人的腿同样折了。 凤红鸾嘴角勾起。她本来打算只给四夫人脸毁了,没打算给附赠腿的,二夫人帮忙了。 “你竟敢打我?”四夫人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挡在了巧儿的面前,只知道二夫人打了她。拔起头上的簪子就向着二夫人扎去,“沐晚晴,你敢打我,我跟你拼了……” 四夫人认定这是二夫人搞的阴谋!这女人阴狠,有什么干不出来的。 凤红鸾很是时候地打开了门。这一幕可要让外面那些丫鬟婆子们都好好看看。 二夫人打完了四夫人才发现打错了人,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眼前明晃晃的簪子一闪,脸上已经被四夫人的簪子划了一道口子,鲜血顿时冒了出来。 “啊……”二夫人尖叫了一声,拔起簪子就也向着四夫人扎了过去。 “啊……”四夫人脸上同时划了一道口子。 二夫人长期把持着丞相府后院的大权,四夫人仗着有个大将军的舅舅撑腰,二人明刀暗箭可谓过了不知多少招,各不相让。如今更是新仇旧恨加一块了。 转眼间,两个人掐了起来。小屋子再次热闹了起来。嚎叫声,谩骂声,踢打声,响声一片。似乎谁都忘了自己的腿断了,更是忘了来干什么来了,片刻间俩人便没了人形。 两个没脑子的女人!凤红鸾不屑地看着好戏。 “二夫人……” “四夫人……” 外面的丫鬟婆子都吓傻了。不知道刚才好好进去的两位夫人怎么转眼间就打了起来。人人都呆了。 “来人,将这个四贱人给我打死!”二夫人听见声音才想起自己带了人来。 “来人,打死这个二贱人!”四夫人喊的同时手还不忘往二夫人脸上挠去。 二夫人也不示弱,一把拽住了四夫人的头发,使劲地往下扯。 外面人听到自家夫人吩咐立即惊醒往屋里冲,到门口两拨人相撞,顿时各为其主在门外互相打了起来。你抓我一把,我挠你一把,你打我一拳,我踢你一脚,转眼间同样是新仇旧恨加一块,人人专找自己看得不顺眼的人掐。 而早先守在院中其他夫人房里的人都看傻了。 “巧儿,去报官。动作要快!”凤红鸾心情甚好地站在门口看好戏,推了一把呆愣的巧儿,“让官差快点儿,就说再晚可就出人命了。” 巧儿也是个精明的小丫头,立即会意,扔下手中的半截凳子腿就跑了出去。 “刚才五夫人打了三夫人,六夫人打了七夫人,九夫人打了十夫人,十一夫人、十二夫人被殃及。你们要是为各自的主子报仇,就快点儿动手。”巧儿刚离开,凤红鸾冲着那些傻站着的各房丫鬟婆子道。 丫鬟婆子们听得一愣一愣的。 “你们站着不动,仔细你们主子醒来扒了你们的皮!”凤红鸾又冷声道。 顿时那些人纷纷涌上前,人人拼命地往死里打。转眼间破败的小院哀嚎声响成一片。 凤红鸾冷冷地看着。这就是深门大宅里可悲可怜的女人和她们的仆从,天天斗个你死我活,为了仅仅一个男人,还是一个老男人。也许他已经不举,但丝毫不影响她们争风吃醋。
    忽然感觉一道视线定在她的身上,凤红鸾猛地转头。 只见不远处墙头上不知何时坐了一个人,确切说一个男人,极其年轻,也就二十上下。一身白色锦缎华袍,腰间佩戴着一条白玉带,正中镶嵌着一颗墨色的宝石。眉眼如画,身姿秀雅,此时慵懒地坐在墙头上,白衣飘逸如天边的云,令人一见,惊艳异常。 如水的眸子眯起,凤红鸾冷眼看着男子,居然还有人看戏! 云锦此时的确是在看戏,而且内心啧啧不已,从来没见过这么黑心的女人!正看得起劲,不妨凤红鸾突然转过头,他顿时一惊,好一双眼睛! 那双眸子如明珠投玉,又如翡翠磬璃,更如玉雪山颠寒冰剔透之水。 云锦顿时呆呆地盯着凤红鸾的眼睛,想着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美的眼睛? 凤红鸾冷冷地看着云锦,“看够了吗?” 云锦顿时惊醒,触到凤红鸾冰冷的神色,顿时伸手揉揉鼻子,没有被抓住偷窥的尴尬,扯了扯嘴角,绽开一抹清华潋滟的笑,“我路过,不是有意的。” 不是有意的?那也就是说诚心的了?凤红鸾挑眉,没想到刚来就看到这么美的男人。但是再美的人,在她的眼里,也不过一个臭皮囊。 “既然不是有意的,那就滚吧!”凤红鸾厌恶地瞥了他一眼,转回头,继续看向院中,警告道,“*好以后都别让我再看见你。” 她居然在这个男人身上感受到了同她一样相同的感觉:黑心狠辣、冷血无情。这是她极其厌恶的感觉,同样将这种厌恶**次毫不掩饰的一次性透支给一个人 云锦脸上的笑顿时僵住,不敢置信地看着凤红鸾。她居然让他滚? 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让他滚过,他几乎怀疑是自己听错了。但看着凤红鸾眼中毫不掩饰的厌恶,证明他没听错。伸手揉揉鼻子,感觉那里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咳咳,我……” “李捕头,张捕头,你们快点儿,要是耽搁了,死了人就是你们的责任。”巧儿催促的声音夹杂着一阵脚步声传来。 凤红鸾转头看着云锦,见他根本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冷声道:“还不滚?” 又让他滚?云锦俊眸闪过一丝幽深的光,摇摇头,慢悠悠道:“我要留下来做证人!” 证人?凤红鸾面色一寒,这么说他是早就在那里目睹了刚才的一切了。凤眸眯起,声音低冷,“你确定你要留下来做证人?” 云锦看着凤红鸾,顿时感觉整个身子都凉透了。这些年从来没有过的事儿,他居然会被一个女人的杀意冻僵?说出去谁信?强压住袭来的冷意,认真地点点头,“嗯!” 凤红鸾盯着云锦的眼睛,手缓缓收紧了一分。 云锦盯着她的手,忽然觉得在这个女人面前,他像是和高手对阵。 “好!那么你就留下来。一定要好好地做……证人!”凤红鸾将证人两个字咬得死死的。听到脚步声已经走到了小院门口,也懒得再理这个男人,总之要是他真做证人的话,她会有办法收拾他。 云锦听到咬牙切齿的证人两个字,头顶顿时直冒寒气。手死死地扳住墙头,才不*于摔下去。他敢肯定,他要是真做证人的话,一定会被这个女人抽筋扒皮,生吞活剥的。不过,他到很期待被她抽筋扒皮,生吞活剥呢! 怎么办? 这个证人是一定要做了!
    目录
    楔子一 未嫁先休
    楔子二 婚礼枪杀
    **卷 有凤来仪
    **章 异世醒来
    第二章 初见立约
    第三章 惩治算计
    第四章 冲突结怨
    第五章 青楼找人
    第六章 许诺条件
    第二卷 冠盖满惊华
    **章 三日之约
    第二章 被迫救人
    第三章 三日棋局
    第四章 彼此初吻
    第五章 寒毒发作
    第六章 无心无情
    第七章 雷霆震怒
    第八章 太子蓝澈
    第九章 强求割爱
    第十章 势不两立
    第十一章 强行进宫
    第十二章 圣旨赐婚
    第十三章 宣旨休夫
    第十四章 锦瑟杀机
    第十五章 齐聚一堂
    第十六章 你想娶我
    第十七章 相拥而眠
    第十八章 谁更嚣张
    第十九章 试探心意
    第二十章 繁华盛宴
    第二十一章 冠满惊华
    第二十二章 拒婚不娶
    第二十三章 无奈不忍
    第二十四章 去而复返
    第三卷 十里锦红?嫁
    **章 天下棋局
    第二章 各具心思
    第三章 生死一瞬
    第四章 清醒交易
    第五章 血色杀戮
    第六章 风云变幻
    第七章 达成协议
    第八章 杀机毕现
    第九章 冷情出嫁
    第十章 结婚交战
    第十一章 纠缠深吻
    第十二章 我只谋你
    第十三章 情动交心
    第十四章 杀鸡儆猴
    第十五章 锋芒对阵
    第十六章 刻意刁难
    第十七章 应诏进宫
    第十八章 非礼风波
    第十九章 温情被扰
    第二十章 刺杀中毒
    第二十一章 爱意渐深
    第二十二章 金凤认主
    第二十三章 不畏天威
    第二十四章 宣旨大婚
    第二十五章 大婚之礼
    第二十六章 不离不弃
    编辑推荐语
    潇湘书院当红大神西子情亿万点击量言情大作
    常年雄踞订阅榜****,移动周畅销总榜NO4
    惊华重生,乱世棋局,挥剑临江山,舞一世缱绻
    一封休书,两道圣旨,十里锦红?嫁!铁血马蹄,江山如画,倾尽天下?娶!
    **番外+人物档案+华丽彩插+精美书签+读者互动品评 +主题曲词 潇湘书院当红大神西子情亿万点击量言情大作
    常年雄踞订阅榜****,移动周畅销总榜No.4
    惊华重生,乱世棋局,挥剑临江山,舞一世缱绻
    一纸休书,两道圣旨,十里锦红?嫁!铁血马蹄,江山如画,倾尽天下?娶!
    **番外+人物档案+华丽彩插+精美书签+读者互动品评+主题曲词
    两世情殇,惊华重生,她绝情弃爱,誓要远离天下男人!
    孰料锦绣乾坤,倾城风华,竟惹天下诸公子争相追逐!
    一盘乱世棋局,一曲琴箫合奏,谁甘愿为她倾尽天下,只为鸳鸯共枕、月下花前?谁血染风沙、铁骑争鸣、踏平河山,只想邀她并肩看江山如画?
    但看一场繁华落幕,她该何去何从,是洗尽铅华呈素姿,还是坐临高处,俯瞰繁华?


    2011年悦读纪重磅推出“新穿越”小说系列,掀起了一股新穿越小说阅读热潮!新系列小说以其人物的个性化(如法医、特警、特工、穿二代等),故事的独特化(探案、剿匪、战争、盗墓、盗国等),言情的别致化(中国风意、格调清丽、古韵浓郁、愉悦张狂等),视觉的画面感(视觉效果——画面感、镜头感、神秘感、共鸣感;文化含蕴——真善美慧、爱与人生、认知信仰。)等,将会给读者带来更多新鲜和感动!
    “新穿越”小说包括:
    错嫁良缘系列:《错嫁良缘之洗冤录》、《错嫁良缘之一代军师》(全二册)、《错嫁良缘之后宫疑云》(全二册)、《错嫁良缘之穿二代生活》(全二册)等;天配良缘系列:《天配良缘之陌香》(全二册)、《天配良缘之商君》(全二册)、《天配良缘之西烈月》(全二册)等;女帝传奇系列:《扶摇皇后》、《扶摇皇后》(终结篇)、《帝凰》、《凰权》、《燕倾天下》等;军情特工系列:《11处特工皇妃》(全三册)、《暴君,我来自军情9处》(全三册)、《军火皇后》(全三册)、《第九局》(全三册)等;超影视系列:《美人诛心》(全二册)、《媚世红颜》(全二册)、《玉氏春秋》(全二册)、《天上有棵爱情树》(全二册)、《云狂》、《白发皇妃》、《夜妖娆》等。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