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东园公记
QQ咨询:

东园公记

  • 作者:林鹏
  • 出版社:山西出版社集团(三晋出版社)
  • ISBN:9787545705195
  • 出版日期:2012年03月01日
  • 页数:195
  • 定价:¥25.00
  • 满39元包邮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东园公记》是一本以回忆为主的散文集,而且多以战争年代的战友轶 事为主。老年人的回忆性文章常常流于琐碎,而林先生不然。林先生的回忆 性散文也记琐碎事,但他的着眼点非常明确,那就是通过琐事表现人物的个 性。往往是漫漫片言、寥寥数笔,一个鲜活的形象便跃然纸上,栩栩如生。
    像《不能宣传的抗日英雄》樊金堂、《英雄失路张学义》、正派垂下、爱才 恤士的开明领导陈亚夫、英勇善战而又命运多艰的“康八里”,——构成一 个由林先生画就的战士画廊。他们并不十全十美,但**纯真率性;他们或 喜或悲,或歌或哭,均不娇不饰,自然本真。 东园公记_林鹏 著_三晋出版社_
    文章节选
    不能宣传的抗日英雄 ——回忆樊金堂 樊金堂去世了,我心里很难过。回想过去…… 那是1973年,一位老首长对我说:“咱们晋察冀有个有名的战斗英雄, 叫樊金堂……去延安学习,以后到了东北,现在在辽宁。他挨了好几回整, 目前下放某地,想回山西来,你帮个忙,把他调回来吧。”我说:“行。” 会上研究通过,然后发个函,不久,这人就带全家回到太原。
    人回来了,情况也逐渐清楚了。支“左”的军人们背地里嘀咕,说我调 回来一个“坏人”。我不放心,就问那位老首长:“听说他蹲过监狱……” 他说:“扯淡!运动当中态度不好,抓起来的……他从来没有态度好过…… 哈哈。” 樊金堂回到太原三个月不能分配,后来他知道这些情况,直奔北京,去 找他的老首长们。他人还没回来,电话就来了。当时的省革委员会主任过问 此事,指示:“妥善安置。”支“左”的军人们顶不住了,同我商量怎么安 排,我说:“好办。”樊金堂抗日初期就是县大队的大队长,到七十年代才 只是十六级,一次会上决定,安排在省测绘局任办公室主任。
    他回来以后,我们才认识。我的老首长曾经多次向我讲述樊金堂的战斗 故事。我同他认识以后,便常常问他,我是想检验一下老首长说的是否真实 。现在要从头说那些战斗故事,读者也未必爱听,再说我也不善于描写。我 曾经想过,边区的**作家不少,怎么没人写樊金堂呢?有个朋友对我说: “如果写樊金堂,那是宣传什么呢?”我一时回答不上来,他继续说:“宣 传,宣传,不要忘记宣传……”我说:“宣传抗日还不行?”他说:“正是 抗日,不能宣传……”我不能说服别人,只好说服自己。我说宣传抗日,也 是顺着“宣传”的竿儿爬……文学是人学,它应该着眼于人。多年来,见物 不见人,记吃不记打,呜呼哀哉! 樊金堂本质上是个侠���。他年轻时剽悍得很。他的大队*善于行军,尤 其善于夜行军。他说打哪里就打哪里,三十里五十里,转眼就到,说拿哪个 据点,手到擒来。搞得日本鬼子顾此失彼,焦头烂额。认真说来,日本鬼子 也向他学习,学会了长途奔袭。
    有一次,军区抗敌剧社在某地演出,日本鬼子六十里奔袭,两路包围。
    聂荣臻司令员立即命令樊金堂大队去解围。电话上说:“把演员们都抢救出 来,一个不能损失!”樊金堂的大队跑步赶往出事地点。他要求他的战士们 :“男演员一个战士拉一个,女演员跑不动,背也要把她们背出来!”他们 赶到时,日本鬼子的包围圈已经合拢。他们冲进去,把演员都救出来了。那 真是枪林弹雨……日本鬼子也懵了。他们绝没有想到,樊金堂会有这一手, 他真敢往包围圈里头冲……所幸,演员没有损失。他当时的警卫员叫张培华 ,我们不久也认识了,他对我说:“老林,那场战斗,我背出来一个女演员 ,她就是胡朋。”张培华是个典型的中国农村青年,淳朴、腼腆,招人喜欢 。晚年他耳朵背,可是喜欢跟人说话。他听不清别人说什么,只为自己的话 哈哈地笑。我常想,现在的农村里,已经不大见这种青年人了。
    别人打日本,樊金堂也打日本,樊金堂把日本鬼子打得心服口服,自称 “朋友”。当时驻军定襄县一带的一个日本联队长,相当于团长,叫什么, 樊金堂说过,我忘了。这位联队长也是突发奇想,忽然给樊金堂写了一封信 ,说:“非常佩服樊大队长,想同樊大队长见一面,不知能否垂允?”这一 类的话,倒也十分客气。樊金堂的豪爽气概一下子就表现出来了。批其信尾 ,说:“愿奉教。”定_了时间,地点,*后是:“在下恭候,樊金堂。” 在约定的时间,那联队长带了一个翻译,不带武器,真的来了。战士们问: “来了两个鬼子,打不打?”樊金堂说:“别打哟!人家这是客人,咱们要 以礼相待。”两人见面,互致敬礼,握手言欢,然后就在农村茅舍里的土炕 上分宾主落座。
    那联队长首先说了一大套如何敬佩樊大队长的话……樊金堂忙命炊事员 炒几个菜。我问:“都是什么菜?”他说:“就是炒鸡蛋,炒豆腐,记得有 个炒干豆角,别的记不清了,当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有啥算啥。”我 说:“喝的什么酒?”他说:“白干。”两个人除了不谈打仗的事,别的什 么都谈,主要是互相问候,家里有几口人等等。根据樊金堂的描述,我猜想 这位联队长很可能是个绅士,很有派头,文质彬彬,翻译说他懂中文,熟悉 中国古代典籍。而他对面坐的樊金堂,却是个典型的中国农民。家庭成分中 农,父亲是乡村教师。樊金堂身板粗壮,异常憨厚,初中毕业,不善言谈, 只是说:“今日相见,万分荣幸,请喝酒,请用菜……”翻译问:“联队长 请问,樊大队长娶媳妇没有?”樊金堂差不多脸都红了。那时候他才十九岁 ,还没有结婚。P1-3
    目录
    序一 不能宣传的抗日英雄二 白发青山两无言三 回忆陈亚夫四 英雄失路张学义五 马义之的文昭关六 南管头人七 寻访御射碑记八 窦大夫祠观感九 傅山与交山义军十 紫塞雁门十一 童蒙忆零十二 我所经历的战争十三 战壕里的民谣十四 荷花的品格十五 艰难与独特十六 回忆李玉滋十七 纪念*朝瑞十八 忆梁寒冰十九 记袁毓明二十 罪孽二十一 康八里章二十二 李斯的性格二十三 第四十一章二十四 蒙斋印话二十五 新绛笔赞二十六 金包公传说二十七 《丹枫阁记》真迹发见始末二十八 涿州行附录一:三打红山包附录二:愉快的劳动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