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大宋帝国三百年 5——文功武治宋太宗(下) (揭开一个被铁蹄与悲情遮蔽的惊艳盛世!现代第一部全景式解读宋朝三百年政变、杀戮、征战、信仰与文明推演的史诗!治世方略、商战兵法、政治宝典,政府人员、商界领袖必读书!读懂大宋,才能读懂今日之中国!) 
QQ咨询:
有路璐璐:

大宋帝国三百年 5——文功武治宋太宗(下) (揭开一个被铁蹄与悲情遮蔽的惊艳盛世!现代第一部全景式解读宋朝三百年政变、杀戮、征战、信仰与文明推演的史诗!治世方略、商战兵法、政治宝典,政府人员、商界领袖必读书!读懂大宋,才能读懂今日之中国!) 

  • 作者:金纲
  •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 ISBN:9787539979786
  • 出版日期:2015年01月01日
  • 页数:0
  • 定价:¥48.00
  • 猜你也喜欢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太宗赵炅,毕生致力“偃武修文”,推演天下文明:编修大书、奖掖人才,创下万世不朽之文化基业;修订《刑统》,施行“大赦”,收敛天下刀兵之刑。但皇弟赵廷美之死,却让恪守“兄友弟恭”伦理大义的士大夫侧目,更成为太宗一生椎心之痛。


    太宗践祚,“金匮之盟”的“再传”版本甚嚣尘上。继续“兄终弟及”模式,或重回“嫡子继承”古制,让注重个人节操道义的太宗焦躁不安。赵普的“一言之建”,不幸成“赵廷美案”导火索,读懂此案,可懂大宋**大半。
    太宗一朝,“搜求天下书”,建“崇文院”,珍藏善本、典籍,刊刻十二部经,编撰《太平御览》《太平广记》《文苑英华》,奠定****的文明文化;修正《刑统》,严密法条,严择官吏,惩治兵匪,申理冤滞,“以爱民为心”“法当原情”的司法建设,保障了盛世的开端;逢灾必救、有饥必赈、赋重必减、税滥必除的**治理,更底定历经三百年的文明更化。
    太宗一朝,“仍旧贯”、恪守传统之理念,延续了大宋帝国的荣光,也使太宗成为有道义、有格局的一代贤君。 大宋帝国三百年 5——文功武治宋太宗(下) (揭开一个被铁蹄与悲情遮蔽的惊艳盛世!现代**部全景式解读宋朝三百年政变、杀戮、征战、信仰与
    文章节选
    “金匮之盟”的“再传”版本
    太宗赵炅,一生吞咽了三大苦果:高梁河之败,岐沟关之败,皇弟赵廷美之死。这*后一个苦果,让恪守“兄友弟恭”伦理大义的士大夫侧目,有一种诛心的说法甚至认为是他暗算了兄弟赵廷美。
    赵弘殷和杜太后生有五个儿子。赵匡胤是家中老二,老大早夭;赵炅是老三,赵廷美是老四,还有一个老五,也早夭。按照以杜太后为主角的“金匮之盟”说法,赵匡胤之后,帝位传兄弟赵光义,而不传儿子赵德昭。这样,执掌乾纲者在二代之后,还是成年君主,不至于出现后周柴荣之后,孤儿寡母无法控制*高权力那种弱势格局,大宋似可因此避免因权力失衡导致的**动乱。
    太宗之后呢?于是,“金匮之盟”的故实中,又有了另外一个“再传”版本。也即由太**太宗,太宗再传兄弟赵廷美,赵廷美再传太祖之子赵德昭,由此大宋帝王重新回到太祖谱系。
    这个说法来自于时人王禹偁。
    王禹偁是太宗、真宗两朝的文人,有一部传为他所著的《建隆遗事》,“再传”说,就是由此书发端。
    书中讲述了一个近于传奇的故实。
    说赵匡胤对杜太后非常孝顺,对兄弟非常友爱,这种孝顺和友爱,几乎“旷古未有”。
    有一次,赵匡胤在“万机之暇”,抽空召来晋王赵光义、秦王赵廷美,皇子南阳王赵德昭、东平王赵德芳,以及皇侄、公主等,到杜太后的房阁饮宴。书中有解释说,秦王赵廷美,乃是宣祖赵弘殷的第三子,也是杜太后亲生。有传言认为赵廷美是太祖的乳母所生,从王禹偁的说法来看,显然不是。
    一家人聚会非常和睦。“酒酣”,太祖对杜太后说:
    “我百年之后要传位给晋王,让晋王百年后再传位给秦王。”
    杜太后闻言大喜,说:“我久有此意,但不愿意说出来。我要万世之下,人们会传颂一个妇人生了三个天子!你这番话真是大孝,‘成吾之志’!”说罢,让晋王、秦王赶紧离席,拜谢大哥。太后又对太祖两个兄弟说:“今天的皇上,过去以布衣身份侍奉周室,曾经多次力战争取功名,那真是‘万死而遇一生’,这才做到节度使。等得到天命,做了皇上,这么多年来,几乎没有**不在征讨,没有一个月不在打仗,真可以说是‘历尽艰危,方成帝业’。你们俩没有功劳却安享尊荣,成就大的爵赏,应该知道幸运。以后,各自都不得有负于陛下!”然后,对秦王赵廷美说:“我不知道秦王百年后,又将基业托付何人?”
    秦王当即回答:“愿立南阳王赵德昭。”
    杜太后闻言又是一喜,道:“是了!是了!”又说:“传位事,陛下能有此意,我能料到,但这也是天意!他日,你们各自都要按照今天说的这个约定做,不得逾越——逾越这个约定,‘罪同大逆,天必殛之’!”
    赵匡胤听到这里,马上要儿子赵德昭来拜谢杜太后。
    在一场家宴中,“再传”模式被建构起来后,杜太后还不放心,又对赵匡胤说:“可以替我将赵普呼来,令他以今天的约定写一篇《誓书》,与你们兄弟依次传而收藏。还要选择一个吉日,将这个约定上告天地、宗庙。陛下认为是否可行?”
    赵匡胤答应下来,当即召赵普入宫,让他来草拟这篇《誓书》。但赵普推辞说自己不善于作文,于是又召翰林承旨陶谷前来拟文。
    王禹偁书中说,这篇《誓书》交给晋王赵光义也即太宗赵炅收藏;等到赵匡胤驾崩,赵炅又将《誓书》交付秦王赵廷美收藏。但后来赵廷美“谋不轨”,“幽死”(幽囚或幽愤而死),《誓书》藏于禁中,*后不知道下落。太祖之子南阳王赵德昭也因为犯事,被“逼令自杀”,于是“传袭之约绝矣”。
    这个传奇故实,讲述的“赵匡胤—赵光义—赵廷美—赵德昭”再传模式,有很多漏洞,与后来发生的“史实”,有难于理清逻辑的地方。譬如,让陶谷来草拟《誓书》,天下几乎无人相信。陶谷有躁进之习,品德不佳,乃是太祖太宗都不喜欢的人物,怎么会召他来做如此机密大事?此外,赵普也并非不能拟文,他有若干上疏,文辞典雅丰赡,也是一才子,如有这大功勋,他更不当推让。此外,陶谷若做此事,他留下的各类传世文件中,当有透露,但迄今找不到星点蛛丝马迹。故陶谷拟文事,必假。
    传奇故实中还说秦王赵廷美先“幽死”,南阳王赵德昭后“自杀”,这个时间就不对,因为赵德昭自杀在太平兴国四年(979)八月;赵廷美出事被罢官是在赵德昭自杀三年后的三月。《建隆遗事》记录的这个故实,在时间、人物、身份说明上,都有令人生疑的地方,所以此事历来被人打量,不敢肯认。《续资治通鉴长编》作者李焘就在引用这个故实后说,书中语言很多鄙陋之处,不像王禹偁的风格,因此“不可据信”。但李焘也同时认为:史上记录太宗之事,赵廷美做开封尹、赵德昭领贵州防御使,正与太**太宗之前,让太宗先领睦州防御使,后又做开封尹的行迹一样。先领一个防御使,而后再做开封尹,这样经由历练,就可以顺利接近帝位。因此李焘说:“恐昭宪及太祖意或如此,故司马《记闻》亦云太后欲传位二弟。盖当时多有是说也。”恐怕昭宪太后也即杜太后和太祖当时的本意确实如此,所以连司马光《涑水记闻》也说太后要传位给太祖的两个弟弟,那是因为当时很多人有这样的传说。
    李焘的结论性意见是:虽然这个传奇故实不可据为信史,但也“不可全弃”。他给出的方法就是“两存其说”,并且相信太祖太宗的盛德,自能在后世为人明了,哪里是诬言,应该有人知道。
    我的结论性意见是:“金匮之盟”可信。杜太后确有赵匡胤之后传赵光义之提议;而赵光义传赵廷美,再传赵德昭,这个约定则未必为真;但一定是有一种宫内说法,涉及这个模式。而赵廷美、赵德昭也应该知道有此一说。比较有意味的是:赵廷美可能在认真期待此说的现实实现,在后来的记录中,他甚至也有推演此说成真的努力。这样,就有了觊觎皇位的权力再分配心思和动作。按照后来的逻辑倒推,赵廷美可能做事不谨慎,且有被他人“阴谋拥戴”的绝大可能性。但故实逻辑开始有了起点的时候,那就只能走向一个个节点,*后走向终点。逻辑起点,是“业”是“因”,节点与终点,是“果”,一个个“果”。在地球上,在金星与火星之间的这个星球上,无人能逃避因果。因果是宇宙**规律。赵廷美“觊觎”是“造因”之始,“幽死”是“结果”之终。
    而赵普与卢多逊,这两位大宋名相,则是赵廷美“幽死”的大力推手。
    目录
    壹 皇弟之死
    “金匮之盟”的“再传”版本
    为赵炅辩诬:太宗不会谋害亲侄
    “但见血山耳,安得假山!”
    卖直取名
    “驸马升行”
    赵普失宠三案
    黎桓袭杀侯仁宝
    密奏中的“权幸”
    “金匮之盟”的悖论
    “兄终弟及”集团

    贰 赵普与卢多逊
    李符与赵廷美之死
    “把断剑门烧栈道,西川别是一乾坤”
    小胖孩和小瘦孩
    卢多逊的大见识与小聪明
    “月头银”之变
    禳灾祈福的赵普
    “天伦为重,大位为轻”
    疯癫长子赵元佐
    赵元佐被废
    “晋邸旧人”柴禹锡
    江湖险,廊庙更险

    叁 文治
    搜求天下书
    《太平御览》
    “仁者之愚”
    人君当淡然无欲
    契丹的学术成果
    《孝经碑》与《雍熙广韵》
    “家法”与“家学”
    “羁縻文人论”

    肆 法制
    不**的圣贤大义
    好“言事”者王济
    击登闻鼓“民告官”
    烂葱案
    “法当原情”
    宽大兵痞,护持工人
    安崇绪疑案
    禁“生祠”

    伍 名臣·名流
    大宋精英
    “等身书”
    宇宙小,一身大
    偶像李大亮
    法贵有常,政尚清净
    食料羊
    愿得制度狭小
    吕蒙正与太宗的博弈
    吕相四故实
    得嘉赏未尝喜,遇抑挫未尝惧
    曲突徙薪,方为真智者
    君臣际会的动人之处
    奇才寇准
    君臣选太子
    若水雪冤
    一钱不值

    陆 王禹、柳开、潘阆
    磨面为生要致君尧舜
    道安尼姑案
    “谶诗”与“势利”
    白体诗《畲田词》
    谢泌两批太宗诏书
    大言柳开
    亦侠亦匪
    卫道者与米舒卡
    弩下逃箭
    手把红旗旗不湿

    柒 王小波起事
    焦四焦八
    说“陨获”
    恐怖大王的克星
    榷茶
    “蜀民之病”
    “吾疾贫富不均,今为汝均之!”
    孟昶遗孤与灌口二郎神
    “战神”王小波之死
    钟离委珠

    捌 失踪的李顺
    “大蜀国”年号“应运”
    张雍守梓州
    与世无争崔遵度
    查道戴枷督税
    后宫与宦官不得干政
    陷名将马知节于死地
    虎翼卒谋反
    空白任免诏书
    秋光却似宦情薄,山色不如归兴浓
    辣手张咏
    超脱于仁愚、贤不肖之上的智者
    李顺死生之谜
    宋太宗下《罪己诏》

    玖 太宗之死
    向契丹“请和”
    抚我则后,虐我则仇
    文明竞赛
    太宗遗制
    吕端大事不糊涂
    王继恩遇能吏
    塞浊乱之源
    汴水抗洪
    破解“后宫方程”
    《宋史》盖棺定论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