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每个小孩都是知道分子(1)
QQ咨询:

每个小孩都是知道分子(1)

  • 作者:刘艺
  • 出版社:海天出版社
  • ISBN:9787807471301
  • 出版日期:2008年02月01日
  • 页数:180
  • 定价:¥14.00
  • 砍价广告长条形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807471301
    • 作者
    • 页数
      180
    • 出版时间
      2008年02月01日
    • 定价
      ¥14.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本书幽默搞笑,记录了三个小孩子:花朵、贝西西、米小丽的快乐生活。
    顶嘴很hign呀……真像大白啊…班级上空徘徊着一个幽灵…每一个人都是知道分子…花朵正在苦恼中……看不惯别人,是你自己的错…那里还发生了什么事呢?竟会惹得同学们如此高兴?想知道这其中的秘密吗?赶快打开本书去瞧个究竟吧!
    文章节选
    1 哇!梅超风的BB啊!
    花朵喝完*后一口牛奶的时候,楼下就响起了米小丽的叫声:“花——朵,快走了!”
    听到喊声的花朵,连嘴都来不及擦一下,冲到窗口朝下答了一句:“知道啦,我马上下来!”
    身穿一双大拖鞋的花爸爸等在门口,花妈妈手里拿着女儿的书包,等花朵穿好了鞋子,把书包往身上背的时候,花爸爸摇着一把大扳手说:“好好跟同学相处,别动不动就跟人打架,当然啦,人家要欺负你,那你也别饶他!”
    “知道啦!”花朵答道。
    “要低调做人,别让人家知道我们家的收入。”花妈妈小心翼翼地说。
    “过马路不要翻护栏,要走人行天桥……”
    “……”
    “知道啦,知道啦!”花朵一边答一边走出家门,等走过走廊的窗子时,她敲了敲305的房间,房门开了,跳出来一个网头圆脑的小男孩,他是贝西西。贝西西冲着花朵作了个鬼脸,转身锁上房门,将钥匙挂在脖子上,与花朵一起下楼。
    楼下,米小丽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又磨磨蹭蹭的,要迟到了!”
    “没办法,爸爸妈妈的教导不听完怎么能下楼呢?”花朵无可奈何地说。
    一旁的贝西西笑出了声:“哈——就你爸妈的那个教导,我背都背出来了,天天就那几句话,不如放录音了。”
    “不许你说我爸妈的坏话,否则我打爆你的头!”花朵气势汹汹地威胁道。
    “好好好。我不说行了吧?天下狠人到你为止!”
    三个小朋友急急忙忙地出了他们住的城中村,向学校走去。
    所谓的城中村大概是深圳的一大特色——在繁华喧闹高楼林立的市区,突然就会出现一片挤挤挨挨的握手楼(农民房)。这是因为改革开放使深圳从一个小渔村一夜之间突然变成了特区,土地不断地被开发被租用,使得原住民们一个村子一个村子地被规划集中到一个一个地方,形成了城市里东一个西一个的城中村。
    花朵的爸妈在其中一个城中村当二房东,贝西西家和米小丽家是花朵家的房客,他们俩是这学期才转学过来的。
    学校不远,很快就到了。还有十分钟就要打预备铃,可是,校门口却聚集了很多同学没进去,这是怎么回事?三个人到跟前一看,原来有四个值日的同学在检查红领巾。花朵一见,急了,早晨走得慌张,红领巾没戴。这下完了,回家取肯定来不及了,唉!等着挨批吧。
    也就惊慌了那么一小下下子,花朵的主意就出来了,只见她转过身来坏坏地冲贝西西一笑:“贝——西西,你热不热啊?”
    “干什么?我不热,戴红领巾很舒服,你别想打我的主意!”贝西西用手攥住自己的红领巾。
    “小米粒——”花朵从**次见到米小丽开始,就没有叫过她米小丽,而坚持叫她小米粒,弄得班上很多同学也跟着她一起叫小米粒,好在米小丽并不在意。此刻,当花朵把脸转过来时,她的网圆的眼睛顿时大了起来,原来米小丽手里拿着一条红领巾!
    哇噻!小米粒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啊!
    “就知道你会抢人家的,喏,早就给你预备好了。”米小丽不满地说。看来,花朵抢他们的红领巾不是**次啦。
    “米小丽,天下善良人到你为止!”贝西西由衷地说。
    花朵接过红领巾,来不及道谢。赶快系到脖子上。拉着米小丽跑进教室,早读已经开始了。
    老师还没到,班上乱糟糟的,见他们三个人匆匆跑进来。捣蛋大*周畅怪叫一声:“哈,拖油瓶,一拖俩!”
    嘻嘻,拖油瓶!嘿嘿,一拖俩!班上有同学跟着起哄。
    花朵听了很生气,她把圆眼睛一瞪,不去理任何人的茬,就直奔坐中间位置的周畅而去——周畅看到来者不善,站起身来往教室后面跑,花朵见状上前一步,将手中的书包扔了出去,正好砸到周畅的后背。
    书包里的文具盒还有七七八八的东西顿时洒了一地,而周畅呢,被砸得一个踉跄扑到从教室后门进来的郝老师脚下。郝老师拉起了周畅,说:“大清早的,干吗行这么大礼?”
    哈哈哈哈——教室四周响起了笑声。
    “老师,花朵打人!”周畅赶快告状。
    “花朵打人?花朵为什么打人?”郝老师问。
    “我没打人,我扔书包呢!”花朵说。
    “她根本不是扔书包,老师,她骗人!”周畅进一步向老师揭发。
    “我不喜欢我的包包了,扔一下不行啊?你管得着吗?”说着,花朵若无其事地收拾掉在地下的东西。
    嗬嗬嗬——扔书包,班上同学又笑起来了,郝老师也笑了。小学生们玩的这些把戏,估计郝老师也是司空见惯的了,大家笑,他也笑,事情也就过去了,哪里能件件事都追究呢?而周畅见大家都笑了,赶紧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忍不住也跟着笑起来。
    “老师,周畅讲粗口。”一直都没有发威的贝西西站起来突然发声。
    “对,他说两个转学的同学是油瓶。”李宁的同桌梅小凤跟着举报。
    “还说花朵是一拖俩!”李宁同学加了一句。
    “多嘴鸦,不说话没人把你们当哑巴!”周畅小声嘀咕着。
    “周畅同学,请你说说怎么回事。”郝老师的脸严肃起来。郝老师是去年才毕业的大学生,年轻、英俊,充满活力,是全体女同学的偶像。
    “说啊。”“说啊。”女同学们跟着催促。
    “我……”周畅站起来,往四周看看,看到的都是幸灾乐祸的眼神,“我跟他们闹着玩的。”
    “你知道‘拖油瓶’是什么意思吗?”郝老师说。
    “知……道。”周畅回答。
    “谁能具体地说说。”郝老师问。
    “我来说。”梅小凤站起来说,“就是一个妈妈带着两个孩子嫁给一个后爸爸。”
    “周畅同学,花朵和两个转学来的同学一起上学就是拖油瓶,一拖俩吗?”郝老师问。
    “不,不是。”周畅结巴了。
    “‘拖油瓶’这三个字是对再婚妇女和她的孩子的歧视性语言,你明明知道这是很不好的话,可你竟然用这种语言来侮辱转学的同学。周畅,你这样做对吗?下课后写一份深刻的检查,在明天的班务会上念,还要向三位同学道歉,再把检查拿回家叫你的父母签字交回来。”郝老师说完冲班长宣扬摆摆手,生气地走出教室。
    宣扬走到讲台上,开始带领大家早读。
    花朵和米小丽看着老师背过身了,高兴地对击一掌,爽!爽歪歪,捣蛋大*周畅一直说他们的难听话,他们一直都没办法对付他。早晓得老师这么帮忙,他们早就应该告诉老师了。周畅写检查,该!
    贝西西和米小丽都是五下转到花朵他们班的,米小丽各门功课都很好,郝老师特地把她安排跟花朵坐,让她帮助花朵,花朵和米小丽很快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叫花朵兴奋莫名的是,这两位同学转到班上一个星期后,竟然都在他们的城中村租了房子,租的还都是花朵老爸的房子。
    花朵的老爸在这个村子里有两栋共64套房子,这64套房是花朵的老爸从原住民手中整体租过来的,然后他一套一套按质论价地租出去,做一个油水足足的二房东。64套房大小不一,大的有三房两厅100多平方米,小的有一房一厅40几平方米。
    贝西西家租的是三房两厅,就在花朵家旁边,米小丽家住在对面楼的一楼,一房一厅,从搬来的第二天开始,三个人就每天一起上下学,结果惹来了周畅的闲话。这下好了,老师都叫他做检查了,估计他下次不敢了。
    下课铃响了,宣扬回到自己座位,大家把手中的书放下,纷纷走教室去玩。当梅小凤经过周畅的座位时,周畅对着空中假装惊讶地叫道:“哇!梅超风的BB啊!”
    梅超风的BB?那不就是梅小凤吗?同学们都听见了,都拿眼睛看着梅小凤。梅小凤停住了脚步,问周畅:“你说谁呢?”
    “我没说谁。”周畅指指教室天花板上的水印,“瞧那,像不像梅超风的BB?”
    “你去死吧,少一笔的大鸭蛋!”梅小凤骂道。
    “喂!梅小凤,周畅考试得零分,是大鸭蛋,这我们懂,可‘少一笔的大鸭蛋’我们就不懂了。”李宁说。
    “对啊。”“对啊。”大家附和道。
    “周笔畅知道吧?周笔畅能当歌星是因为多了一个‘笔’字,周畅少了一个‘笔’字,不就是少一笔的大鸭蛋了吗?”梅小凤得意地说。
    哈哈哈——原来如此,这么好玩的,同学们爆出惊天大笑,把周畅笑得脸红一阵白一阵。
    “喂!你们两个有完没完?都拿对方的名字取笑,要不要我在讲文明簿上把你们记下来?不要说我没提醒啊!”班长宣扬拍拍桌子,“周畅,你还想写第二份检查吗?”
    周畅努努嘴,不吭气了。
    花朵、米小丽和贝西西走到教室的走廊上,花朵说:“这个周畅真讨厌,他要再敢乱说,下次我一定打爆他的头!”
    “好了,你不要搞得那么凶巴巴。”米小丽温柔地说。
    “我爸不要我跟人家打架,但要是有人欺负我,我爸叫我别饶他!”花朵理直气壮地说。
    “你这样哪是一个花朵啊,简直就是一根刺嘛!”
    “我就是一根刺,我要扎你,扎你。”花朵的手在米小丽身上戳了两下。
    “别闹了!我妈说,像周畅这样成绩不好的同学,心里是极度自卑的,所以他才会做一些很出格的事。”贝西西说。
    “哇,你妈是干什么的?怎么像个哲学家?”花朵惊道。
    贝西西笑了笑:“我们不能以暴制暴,今天是我们让老师批评了他,以后等他改了,我们还要团结他。”
    上课铃响了,他们进教室。花朵看着贝西西的背影,想:这哪像一个五年级的小学生讲的话,肯定是他妈妈说的。他们家搬来两个多月了,还不知道他爸妈做什么工作呢!
    在他们家来租房子的那天,倒是老爸说了一句话,花朵记忆犹新。老爸说:“这两夫妻可不是久居人下的,他们很快会发达的。”老爸把*好的房子租给了他们,收的却是一般房子的价。
    别看花朵的老爸没什么文化,精着呢!不过,话说回来,他老爸不精,能做二房东吗?一个月轻轻松松就赚个万八千的,把花朵的老妈都吓傻了,他们在内地就是下岗工人,手里一下子有了那么多钱,怎么不害怕?她生怕外面人知道了她家的经济收入,还怕人家绑架她的女儿。天天叮嘱女儿要低调做人,好像全深圳市就她家*有钱,她家是歹徒的袭击目标似的。
    花爸爸就说花妈妈:“我们在深圳算个屁呀,你是穷人乍富,手里攥两个钱,恨不得把钱用针缝在裤腰带上!”
    “上次报纸登的消息,一个男人抢了一个女人,就抢了30块钱,我们家比30块钱多吧?”花妈妈问。
    “你这个傻得不透气的女人,30块钱谁没有?那要这么说,人人不都是被抢对象?关键是那个被抢的女人背了一个假**LV的包,才被人家盯上了。所以呢,这件事情教育了我们,做人要实在,不要虚荣,花朵,知道了吗?”
    “知道了!”花朵大声回答。
    花妈妈可不管花爸爸怎么说她,她仍然每天教导女儿要小心、小心、再小心,把花朵搞烦死了,花朵就像一只知了一样,对牢她妈讲的*多的一句话就是:知道啦,知道啦!
    有一次花妈妈说:“扣你这个月的零用钱!”
    花朵还是不等她妈把话说完就跟上一句:“知道啦!”
    话说出去,忽然想想不对呀,我的零用钱怎么能让你们扣掉呢?自己还答得那么干脆,搞错!赶快连连摇头:“不知道不知道!不行不行——!”
    2 顶嘴很high呀
    从四年级到五年级是人生的一个飞跃。在四年级之前,我们都是低年级同学,一进入五年级就是高年级了,真爽啊,看着那些低年级的同学,顿时觉得自己有了成就感,每个人讲话的声音都大了,似乎一个个都伶牙俐齿起来。
    花朵边走边唱:“薄嘴皮能说会道,天生是个说话的料,厚嘴皮呀真哕嗦,说了半天不知说什么……”
    “别唱了——听我说,昨晚我被老爸K。”贝西西打断她的唱。
    “怎么啦,又顶嘴了吧?”米小丽问。
    “活该!”花朵幸灾乐祸。
    贝西西说:“我爸好没道理的,他看到电视里有一个小孩离家出走,就马上说现在的小孩不好,我说,‘你自己都说,现在的小孩子聪明,你像我这么大还狗屁不通呢。现在又说小孩子不好’他就不高兴了。后来,老妈也来说我,说我把东西乱放,我说,‘爸爸也乱放的,你怎么不说他?’我老爸就生气,说我顶嘴,越来越不听话了。”
    米小丽摇摇头:“小孩子喜欢神话、童话、鬼话、笑话,还喜欢不听话!”
    “干吗要听话嘛?从小到大我们听得还少吗?跟你说,我妈早晨喊我起床,我明明知道要上学,可我就是不动,我让她急,反正她是好脾气。她喊几遍见我不动,就来掀我的被子。我就拽着被子大叫:‘生命在于运动,健康在于睡眠,老妈,你虐待我!’我妈说:‘我怎么虐待你了?’我说:‘你就是虐待我了。’然后我慢慢地起床,一边穿衣服一边跟她顶嘴,顶到*后我不想顶了,我就说‘母亲大人,小的知罪了,求你饶了我,别唠叨了!’我老妈拿我一点办法都没有!”花朵得意地说。
    “你们两个真是的,顶嘴很好玩吗?”米小丽轻轻地说。
    “顶嘴很hign呀!”花朵说。
    “对,顶嘴真的很hign,你们不知道,我爸和我妈两个人也顶嘴。他们俩一起烧饭,我爸说,汤要这么做,我妈不同意,两个人丁丁当当一阵,过一会儿我妈说,菜要那么做,我老爸又不同意,两个人又丁丁当当一阵。我爸气得说:我不吃你做的菜!我妈说:我不喝你做的汤!结果到吃饭的时候,两个人都忘了自己讲过的话了,一起喝汤一起吃菜。我想,不对呀,你们怎么不遵守自己的诺言呢?我就提醒他们刚才讲过的话,没想到他们俩竟然枪口对外一直对敌!”贝西西说到他的老爸老妈忍不住摇头。
    “你爸妈真好玩。”米小丽羡慕地说。
    “唉!我爸妈不行,顶不起来,我爸是我妈的上帝。他说什么,我妈听什么,我妈就是我爸的应声虫。小米粒,你们家怎么样?”花朵说。
    “我们家啊——也顶不起来。”米小丽的眼睛暗了一下,然后又说,“我有个小表妹可会顶嘴了,每次我和她说话,她都要讲一句‘那又怎么样’来顶我,有一次她在玩跷跷板。
    目录
    1 哇!梅超风的BB啊!
    2 顶嘴很hign呀
    3 我还没怎么活呢,怎么就老了?
    4 妈呀,我见到真正的鬼了
    5 猛兽多是懒汉,我要做猛兽
    6 真像大白啊
    7 班级上空徘徊着一个幽灵
    8 花朵正在烦恼中
    9 花朵正在苦恼中
    10 班上来了个怪姓同学
    11 打小报告是我的习惯
    12 每一个人都是知道分子
    13 老爸,我是不是你亲生的?
    14 看不惯别人,是你自己的错
    15 我烦死你
    编辑推荐语
    小孩子生下来是一张白纸,学知识、了解社会、了解人生就是一个知道的过程。小孩子与成人*大的区别就是:成人有一个成熟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一个新事物的出现,他的人生观和世界观会帮他自动检索,做出对他来说的正确判断。而少年儿童不行,少年儿童就像一块海绵,他在接受新事物时是没法做出判断的,他会一古脑地全盘接收,需要老师和家长来帮他分解。小孩子知道了,不代表就能按照知道的去做。小孩子往往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尽管小孩子自己不承认,从他们的角度看去,他们认为自己已经知道得很多了!这是作者写“每个小孩都是知道分子”的初衷。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