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中国故事年选
QQ咨询:

中国故事年选

  • 作者:舒飞谦 选
  •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 ISBN:9787539927077
  • 出版日期:2007年12月01日
  • 页数:316
  • 定价:¥24.00
  •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花*少的钱,用*短的时间,享受中国当代文艺的*新成果,思想性艺术性俱佳,有代表性,有影响力的优秀作品。本书收入了于强、杨格、曾宪涛、黄胜、杨格、叶林生、唐雪嫣、叶小青、叶林生、杨秀丽等数十位作家的故事佳作,入选作品内容丰富,题材广泛,情节生动,形式活泼多样,**可读性,许多作品思想性,故事性俱佳,应会受到广大读者欢迎。
    文章节选
    无刺的鱼
    许文敬的父亲由于贪赃枉法,被朝廷革职查办,下了大狱。临终前,许父再三请求狱卒,让他悄悄带许文敬前来相见。望着还未成人的许文敬,许父泪如雨下:“敬儿呀,你长大后,不论做官还是为民,都要切记‘贪’字头上一把刀,莫要近贪。”
    许父死后,许文敬寒窗十载,终于金榜高中,被朝廷任命为马唐县知县。他立志要做一个清官,因此一上任,便亲自带领百姓挖沟挑沙,修了几条横贯全县的水渠;又以雷霆手段惩治了一帮为害乡里的恶霸,并且还清理了前任知县错判的几桩冤案。一时间,百姓称赞他是包青天再世。
    这日,许文敬正在后堂休息,衙役班头赵六急匆匆进来,递上一份拜帖。许文敬接过帖子一看,不禁皱起了眉头。拜帖上写着“马唐茶商吴方道顿首百拜”,下头是拜见的礼单,单子上写着:黄金五百两,白银两千两,珍珠翡翠十盒,另有许多古玩字画。
    许文敬问班头赵六:“这吴方道是何许人物?怎么出手如此大方?”赵六嘿嘿一笑:“大人,这吴方道是马唐有名的茶商,富甲一方,在南北各省有百余家分号,人称茶*。不瞒大人,这点礼品不算大方,他送给前任知县的礼品,一次就是黄金五万两……”
    赵六刚要再说什么,见许文敬脸色一变,立即打住了。许文敬想起来了,自己刚到马唐上任时,马唐的富豪乡绅纷纷携带厚礼前来拜会,其中这吴方道送的就是一株挂满****的珊瑚。当时许文敬勃然大怒,不但将所有送礼之人全部逐出府门,还每人赏了一顿板子。之后他命人挂出告示:以后凡是行贿之人,一律杖责八十,入狱三个月。当时他记得**个挨打的,就是这个茶*吴方道派来的下人。
    “大人,礼单不薄,您看是收,还是不收?”班头赵六试探着问。许文敬哼了一声,把礼单掷到地上:“本官早已张贴告示,不准行贿,这吴方道竟敢公然抵制本官法令。来人,将前来下礼之人重责八十大板,以敬效尤。”
    许文敬本想,这次惩治了吴方道,他肯定不会再来烦自己了。不想几日后,府外来了一顶小轿,轿帘掀开后,走下一位妖娆的美人。美人见了许文敬,款款道了个万福,轻启樱唇:“小女子本是芙蓉楼的头牌月娘,承蒙大人厚爱,为我赎了身。月娘感恩不尽,愿意当牛做马,伺候大人���世。”许文敬一头雾水,自己什么时候给这个月娘赎的身?他赶紧仔细询问,终于得知此事竟是吴方道所为。许文敬气的脸色发青,马上命人将月娘送还给吴方道,并呵斥说,再有下次,一定重罚不饶。
    半个多月后的一日,许文敬到文宝斋取装裱的字画。文宝斋老板笑嘻嘻地取出一张一万两的银票:“许大人,您在鄙店装裱的那幅画,被一个外地商人相中了。小人擅自做主,将那幅画卖给了他,大人一定不会生气吧!”什么?许文敬吃惊不已。在文宝斋装裱的那幅字画,不过是他的涂鸦之作,准备装裱起来送给朋友,想不到竟然卖了一万两银子。许文敬惊喜地问店老板:“买我画的人姓什么,叫什么,是哪里人士?”店老板吱吱唔唔地说不出来,只是说是个外地人。许文敬起了疑心,一拍银票:“本官是来装裱字画的,不是卖画的。本官限你三天内追回那幅画,不然休怪本官无情。”说罢拂袖出了文宝斋。
    跟随许文敬的赵六说:“不就是一幅画嘛,既然人家愿意买,大人您何不顺水推舟,收了银票。这又不是受贿,大人忒小心了。”许文敬说:“如果我猜的没错,这画一定是吴方道买去了。此人千方百计地巴结我,一定有事求我。自古商人多吝啬,他既然花这么大力气行贿,事情一定是有违法令的不轨之事。如果我卖画给他,日后他就会攥着我的把柄要挟我。”果不其然,那幅画的确是吴方道买去了。许文敬收回画后,付之一炬,并吩咐手下,一定要小心防备吴方道。
    不几日,许文敬的老师马侍郎告老还乡,路过马唐。许文敬急忙把老师迎进县衙,设宴款待。酒过三巡,马侍郎见县衙破旧,许文敬一身官服都打着补丁,餐桌上粗茶淡饭,只有一道鱼是荤菜,不禁赞叹道:“老夫一生学生无数,只有文敬如此清廉,真是可叹可佩啊。”说着他让家人取来几尾鲜鱼,赠给许文敬,“我知道你别无他好,只喜欢吃鱼,就特意给你带了几尾无刺鱼”。许文敬一愣:“老师说笑了,这世上还有无刺的鱼?”不想厨子把鱼炖好后,许文敬夹了一筷子,一尝,只觉得此鱼味道鲜美异常,入口松软,唇齿留香,竟然真的没有一根刺。许文敬惊奇地说:“学生活了大半辈子,还是**次吃到无刺鱼。不知道此鱼产于什么水域,是哪里的特产?”马侍郎呵呵一笑,含糊不答。
    许文敬自幼喜欢吃鱼,尤其是鲤鱼、草鱼,可自从吃了无刺鱼后,他的口味竟然变得十分挑剔,一心只想吃那无刺鱼,别的鱼肉放进嘴里,全都味同嚼蜡。吃完马侍郎赠送给他的几尾无刺鱼后,许文敬嘴馋,派人到处打听哪里有无刺鱼卖。可派去的人全都无功而返。许文敬无奈,只得作罢,心里却老想着那道美味,整日茶饭无思。许夫人急坏了,又派人四处打探。
    工夫不负有心人,这天一个丫鬟兴冲冲地跑来说,在前门大街新开了一家鱼馆,里面就有一道无刺鱼的菜肴,但是这家店非常奇怪,每天只卖一道无刺鱼。许夫人听后,赶紧命人去买。店家听说是知县来买鱼,急忙把鱼烧好,送进县衙。许文敬吃后,赞不绝口,而店家也识事务地每日按时将无刺鱼送进府内。许文敬吃无刺鱼上了瘾,**不吃,就感到全身乏力,精神不振。
    不料数月后,店家突然停止了送鱼,许文敬全身难受,催促衙役去买鱼。哪承想衙役回来后说鱼馆已经关门,店家不知所踪。一连几日没吃到鱼,许文敬哈欠连连,说不出的难受。就在这时,下人进来禀报,说茶商吴方道前来拜见。许文敬心烦,正要说不见,可他一看吴方道的礼单,竟然是十尾无刺鱼,只好请进吴方道。吴方道拱手笑道:“许大人一向可好?”许文敬勉强应道:“吴老板前来,不知有何贵干?”吴方道说:“只是拜会大人,别无他事。”他与许文敬寒暄了几句后,告辞而去。此后隔三岔五,吴方道便带着十几尾无刺鱼前来拜会,许文敬有心不收,肚子里的馋虫却搅得他难受。
    这天,吴方道又来了。许文敬沉着脸说:“自古没有白吃的饭,吴老板也不用装了,有什么事求我,明说吧。”吴方道一愣,笑了:“许大人果然爽快,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在下有个弟弟叫吴方有,半年前因为误伤人命,被大人判了斩刑,几个月后就要行刑……”话还没说完,许文敬摆手说:“你要我放了吴方有?此事万万不可,吴老板还是回去吧。”不料,吴方道哈哈一笑:“大人也忒小看我了,自古杀人偿命,在下也不能包庇弟弟。我只是想家弟没有子嗣,为了给他留点血脉,我想请大人允许在下请人为家弟借胎,给他留点骨血。”所谓借胎,就是古代判了死刑的罪犯,为了传宗接代,在狱里和家里人选的女子交合,等此女怀孕后,再行刑,以此来延续香火。原来是小事一桩,许文敬松了口气,借胎一事不算违法,由他去吧。于是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吴家选的女子与吴方有幽会。而他为了表示清廉,收到吴家的鱼后,都命人给吴家几两银子,作为鱼钱。
    此事过了不久,许文敬突然接到朝廷文书,说死囚吴方有在千里之外再次伤人害命。许文敬大惊失色,心说那吴方有不是在大牢里关着吗,怎么跑到了千里之外?他急忙带人去大牢,这才发现大牢里竟然是一个与吴方有长相相似的替罪羊。大刑之下,那人招供说他其实就是那个借胎的“女子”。许文敬此时才明白,吴方道为了救弟弟,竟然偷梁换柱。许文敬惊怒交加,正要派人缉拿吴方道,朝廷的圣旨先到了。圣旨说许文敬贪赃枉法,卖放死囚,立即革职查办。许文敬大呼冤枉,说他只是吃了吴家几尾鱼,而且是给了钱的。下旨的官员冷笑一声:“不过几尾鱼?说的简单,你知道吴方道为了巴结你,是怎样养出那些无刺鱼的吗?”说着,他命人将许文敬带到了吴家。
    吴家后院有座鱼池,池底全用黄金铺成,周围用白银砌边,水里堆满了珍珠宝石,几百尾无刺鱼在水里游动。到了喂食时间,几个大汉脱光了衣服,跳进水里,那些无刺鱼像见到了美味,纷纷游到大汉身上,竟然用嘴咬开大汉的肌肤,吮吸他们的鲜血。等鱼群吃饱后,大汉们已经是满身伤痕,痛不欲生,几乎昏死过去。许文敬瞠目结舌。下旨官员说:“这些无刺鱼生于东海,生性嗜血,而且喜欢居住在金银之地,人称‘贪鱼’。只要有人吃了它们的肉,就会上瘾,一日不食无刺鱼,便会浑身难受,*后为了此鱼,就会昧着良心变成贪婪之人。马侍郎和鱼馆里的无刺鱼,都是吴方道为了引诱你上瘾设下的局啊。”
    许文敬呆呆地望着金池里的无刺鱼,后悔莫及。“想不到我一生*为痛恨的贪字,*后竟然落到我的头上。贪鱼,贪欲……”许文敬突然明白了,他大叫一声,纵身一跃,一头撞到了金池上。只见血光飞溅,一池清水顿成血色。
    下旨官员叹气说:“贪字头上一把刀,还有多少人不明白这个道理呀?”
    老干爹
    杨格
    悲伤的*铁锤
    事情还得从二十六年前说起。那个时候老*还被大家叫做*铁锤。*铁锤是个苦命人,父母死得早,东家一口饭,西家一寸衣,*铁锤磕磕绊绊长大了。年纪是长大了,可*铁锤人却生得瘦小,仿佛就没怎么发育过。*铁锤也想有个女人有个家,可家穷人丑,哪个女人能看上他?想得没有办法了,*铁锤也就死了心。
    **早上,*铁锤出门侍弄农活,走到门口那棵大榆树下时,看见树根下放着一个花花绿绿的一个小包裹。*铁锤蹲下身子一看,包裹里面是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小脸蛋青紫,眼睛紧闭,连哭喊的力气也没有。不用说,这可怜的孩子肯定是哪个没结婚的姑娘生下的遗孽,三十二岁的*铁锤想都没想,抱着孩子就回家了。
    弃婴是个女孩,*铁锤给她起了一个美丽的名字,叫*美丽。有了这个女儿,*铁锤似乎有了奔头,两条罗圈腿像驾了风,来来往往地忙个不停。*铁锤像个货真价实的母亲,把*美丽抚养成了水灵灵的大姑娘。
    *美丽**天长大,虽然有*铁锤的溺爱,但她生活得却很痛苦。在农村,私生女就是耻辱的代名词,而养父*铁锤又那么窝囊,*美丽觉得,老天爷对她太残酷。于是她把自己所有的委屈和愤怒都撒在又老又丑的养父身上,对*铁锤横挑鼻子竖挑眼。*铁锤知道女儿的憋屈,总是笑嘻嘻地承受着*美丽的凶悍。
    *美丽虽然凶,但是却很有心计,书读得很刻苦,因为她知道,只有考上大学,才能脱离这块让她仇恨的乡土,才能和让她脸面扫地的养父彻底决裂。终于,*美丽一路顺风地考上大学。四年前,大学毕业后,她就再也没有回到*铁锤身边,甚*连个电话信件也没有给,仿佛从人间蒸发。老乡们都说,老*养活了一头白眼狼。
    老*想想抚养女儿付出的那么多苦难,也恨也气也后悔,可用不了一袋烟的工夫,老*又牵挂起薄情的女儿来。
    前些天,*美丽突然打电话到村部,村长找来老*接电话,老*一听到*美丽的声音,一下子就哽咽了:“闺女,爸想死你了,这些年你都到哪里去了,也没个消息。你过得还好吗。”*美丽似乎也很激动,说自己已经在城里成家了,丈夫是个体面人,*近,她还生了女儿。她想让老*进城过一段日子,顺便带一罐酱萝卜去。*美丽说,现在她吃啥都不香,就想吃爸爸腌制的酱萝卜,并给了老*一个电话号码,要他到城里后,找个电话亭打电话给她,她让人开车去接老*。
    老*激动得差点没把电话筒握碎了,女儿嫁了城里人怀孕了!自己也当姥爷了!
    活了大半辈子的老*没有啥闪光点,可他腌制的酱萝卜却是当地一绝。从村部回到家里,老*干挑万选,选了*好的萝卜,洗干净,切成条,晒干了。再放到自己酿好的麻辣酱里,用一口小瓦罐闷着,几天后,打开瓦罐口,扑鼻的香味就冲了出来。
    这天早上,老*揣上二千块钱(这是他所有的积蓄)和写着电话号码的字条,再背上那口瓦罐,赶往省城。老乡们看见老*脚下生风的样子,问他到哪里去?老*满脸喜气地说:“闺女找了个城里人,坐月子了,闺女女婿这不想我了吗?要我到城里享福去呢。我这就到省城坐火车去闺女家。”
    老乡嘴里说着好,心里却骂道:“狗日的老*,没个记性,只怕是被白眼狼吃了还笑呢。”
    吃了个鸿门宴
    老*到了省城,顺利地坐上开往千里之外南江市的火车。在他的对面,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瘦高个男人。瘦高个很热情,一口一个大哥地和老*攀谈着。人逢喜事精神爽,老*兴奋地比划着,把进城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瘦高个说:“大哥是有福之人啊,闺女这么孝敬,现在接你去享福去了。”老*高兴得合不拢嘴。
    第二天中午时分,火车到达终点站,老*和瘦高个都下了车。瘦高个说:“老哥啊,也是咱俩有缘分,小弟请大哥吃午饭。”老*说:“那哪成,怎么好意思让你破费。”瘦高个说:“小弟诚心想交大哥这个朋友。我也是南江市人,说不定哪天要麻烦大哥的女儿女婿呢,您就别客气了。”说着,连拉带拽把老*请到一家叫香格里拉的豪华酒楼。
    瘦高个要了个包厢,落了座,很爽快地点了一大桌菜,又要了一瓶茅台。老*这辈子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连声说:“在乡下听说城里人怎么怎么不实在,可我咋就遇到了好人呢。小兄弟,大哥能交到你这样的朋友,高兴啊!”情绪一高,老*放开量喝起酒来,一个小时后,老*迷迷糊糊地醉过去了……
    老*被一阵幅度很大的动作和吆喝弄醒,睁开迷蒙的眼睛一看,眼前站着男男女女几个人。见老*醒来,一个水灵灵的女服务员说:“先生,请您埋单。”老*揉着热烘烘的眼屎,不懂这闺女说的啥意思。一个胖男人板着脸说:“是你们吃完饭了,现在叫你结账!”
    老*一惊,说:“那兄弟请我吃饭的,他说他结账。”女服务员说:“先生,那位先生有事早走了,在我们服务台打招呼说是您结账,他还拿走一条烟呢,您看,这是账单。”
    老*知道自己上了瘦高个的当了,只好自认倒霉。他沮丧地站起来说:“我说咋就碰到那么好的人呢,算了,就当我养的一窝猪死了。闺女,一共多少钱?”
    ……
    目录
    无刺的鱼
    老干爹
    乔老爷子的红本本
    穷人的大学
    耳光响亮
    十七岁的单车
    靠山倒下之后
    暴发户的游戏
    我也有情
    闪烁的天堂
    一个也不能少
    好大一个扑满
    一桶氧气
    映天火棘
    转运珠
    特殊行业
    九颗假牙
    两条雪白的毛巾
    葫芦兄弟
    泼掉金娃娃
    *剃头
    百年老汤
    你想对我说什么
    父爱如山
    爱上橡皮人
    雪狼
    生命的撞音
    偷车这点儿事
    这里的午夜静悄悄
    吃着城墙打匈奴
    看人跳楼的人
    敲诈来的正是时候
    紫塞烧锅
    老吕的宫印
    美女像味精
    阴亲
    我不当老大已多年
    死债
    天堂里有没有蝴蝶花
    庸才是这样炼成的
    天神吻过的孩子
    战争与爱情
    百变丐*
    三抗令
    是谁偷吃了冷饭
    选村长选了把椅子
    眼见不为实
    月儿有圆家难圆
    骑旅长的蒙古女*
    死亡飞车
    圈里圈外
    狼爪下的人质
    石破天惊
    菜刀传奇
    瓷娃娃
    卡尔·克洛耶的天才
    流氓是如何炼成的
    编辑推荐语
    一则则故事蕴涵着酸甜苦辣;一段段经历浓缩了世态百相;一组组特写烛照出人性永恒;一句句话语透射着真情博大;真切、感人、睿智,是它的内核;通俗、轻快、活泼,是它的特色!本书为*优秀的故事文本,为当下中国喝彩!我们毫不掩饰对贪官墨吏的轻蔑和厌憎,用故事说话,我们热爱真善美!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