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极品家丁
QQ咨询:

极品家丁

  • 作者:禹岩
  • 出版社:广西人民出版社
  • ISBN:9787219060704
  • 出版日期:2008年03月01日
  • 页数:336
  • 定价:¥29.80
  • 分享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219060704
    • 作者
    • 页数
      336
    • 出版时间
      2008年03月01日
    • 定价
      ¥29.8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家丁》的故事,就发生在项羽胜利以后的另外一个时空里。在项羽取得政权后,又过了很多年,华夏建立起一个名叫大华的*朝……
    一个现代世界的销售经理,因为一次意外,回到了大华朝所在的年代,成为萧家大宅里一名光荣的家丁。与亲人时空相隔的林晚荣,决意忘掉悲伤,开始自己辉煌的异时空之旅。
    习惯了扮猪吃老虎的林晚荣,依靠无耻和机智的性格,以及所掌握的现代科学知识,在古代社会锋芒毕露。
    权力**、财团首富,如花美眷,小小家丁,如何玩转官场,商场和情场?
    文章节选
    **章 卿本佳人
    春风和煦,杨柳依依,广阔的玄武湖有如一面硕大而光滑的镜子,在夕阳余晖的照耀下,闪烁着金色的光辉。湖面上波光粼粼,游船如梭,船上不断有嬉笑声传来,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姐们出游,情景甚是热闹。
    无数的学子仕人站立船头,眼望着千金小姐们乘坐的花船,露出狼一般的渴望神情。待到接近花船,他们顿时来了个大变脸,装出一副正直清高模样,目不斜视,折扇轻摇,吟诗作赋,尽显风流。
    几家官船掩了帘子泛舟湖上,躲在帘子后的千金小姐们,偷偷打量着来来往往的风流才子,挑选着中意的人儿。
    站在玄武湖边,如果一定要找一个词来形容林晚荣此时的心情,那就是——倒霉,真倒霉。
    到这里都一个月了,霉运就一直没有离开过他。也许,从决定参加公司的旅游团到泰山旅游的那一刻起,霉运就伴随着他了。特别是在旅行的名单中看到那个小妞的名字的时候,他就有种不安宁的感觉。
    而事实,也证明了他的猜测。
    林晚荣对着湖水狠狠地吐了口唾沫,心情才稍微好了一点,一种畅快的感觉油然而生。这口唾沫吐得真爽啊,好久没这么痛快了!这个年代应该不会有戴着红袖章的老太太来罚我五十元钱吧。
    林晚荣打量着水面自己的倒影,剑眉星目,鼻如悬胆,笑容可亲。如果能换上一身仕服,自己恐怕比那些喜欢在湖中瞎吟几首破诗的傻才子还要风骚几分。只可惜一身青布长衫,脚上一双漏了顶的破布鞋,与那些风流才子的行头比起来,实在是有些寒酸。再加上与路上行人完全不同的齐额短发,头上连个纶巾都绾不起来,更是与这种环境显得格格不入。
    路边走过的小妞们,只要打量一眼林晚荣的这身装扮,根本不用看脸,就直接将他PASS了,目光直接投向了船头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的才子们。
    忽然,路边的美女们像发了疯般向湖边挤来,不断向湖面上远眺着,莺莺燕燕的惊叫声甚是悦耳。
    “哇,快看,快看,是金陵**才子侯跃白侯公子哎——”
    “畦,好帅啊——”
    “哇,好痴情哦——”
    “唉,这是哪家的小姐有如此福分——”
    林晚荣顺着小妞们的眼光所指,向前看去。
    只见湖面上顺水漂来三艘画舫,每艘都有两层,大概六七米高。灯笼高挂,飞檐楼阁,称得上是气宇轩昂。
    三艘画舫上都旌旗飘扬,左边一艘与右边一艘各有一副巨大的条幅从船顶直落下来。
    右边为“春风抚我意”,左边为“只为君倾心”。
    中间一艘画舫上,一个年轻公子哥站立船头,面如冠玉,抚扇轻立,面带微笑,长衫飘飘,说不出的风流潇洒。
    三艘画舫对面却是一艘更大的精美的画舫,比侯公子的三艘画舫更大,飞檐楼阁,说不出的气派。只可惜围帘深深,看不清里面人儿的模样。船头迎风飞舞的一个巨大灯笼���,写着一个烫金大字——“洛”。
    “是洛小姐啊,金陵**美女兼金陵**才女洛小姐——”站在林晚荣旁边的一个女子高声叫道,脸上满是兴奋的神色,显然是这位洛小姐的粉丝。
    金陵**才子是个什么玩意儿,林晚荣是完全不在乎的。而这个金陵**美女兼金陵**才女,更是让他有些不屑。在他那个时代,靠身体写作的美女作家们比牛头上的虱子还多,稍微会玩两句文字的女人,都说自己是美女,他早就见怪不怪了。
    “听说侯公子追求洛小姐已经两年了,他身为金陵府尹的公子,又是名扬江浙的才子,以他的家世,他的文采,唉,我要是洛小姐,我早就幸福死了。”一个花痴女道。
    “切,洛小姐号称金陵**美女兼金陵**才女,论文采,不比侯公子差,又是江苏总督的千金,论家世,比这侯公子还要高上一筹。所以,洛小姐不一定会看得上侯公子哦。”另一个显然是洛小姐铁杆粉丝的女子分析道。
    “依我看,金陵**才子和金陵**才女,他们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不说这金陵城中,就说江浙几省,再想找出似他们这么般配的一对,也很困难哦。”花痴女接道。
    林晚荣无奈地摇摇头,女人天生好八卦,在哪个时代都一样啊。
    湖中的风流侯公子已经将自己画舫停在洛小姐船边,正抱拳躬身,显然是在对洛小姐的画舫里说着什么。
    过了良久,那洛小姐的画舫里才走出二个俏丽的丫鬟,站在船头上对侯公子说了几句什么,那侯公子脸色一阵失望,接着又是一阵喜悦之色。
    林晚荣离他们距离太远,根本听不见他们说什么,不过看那侯公子的脸色甚是奇怪,这姓洛的小妞到底是接受还是拒绝了他呢?这“猴”公子怎么一会儿失望一会儿高兴的。
    旁边的花痴和粉丝显然心存一样的疑惑,见洛小姐的画舫慢慢向湖**游去,洛小姐的粉丝愉快地道:“怎么样,我没有说错吧,侯公子不一定能打动洛小姐的芳心。”
    花痴切了一声道:“我看未必吧,看侯公子此时的样子可高兴得很,说不定是月上柳梢,佳人有约呢。”
    这倒也是,以这个世界的风俗来看,毕竟男女有别,谈情说爱自然是要找个没人的地方,月黑风高才好办事。
    侯公子见洛小姐的船已经渐渐行远,却依然羽扇轻摇,面带微笑,目送远去,风流多情的样子让林晚荣一阵不爽。
    小子,得意什么,论起泡妞,你爷爷我的手段比你高了千倍万倍,瞧你那副花痴样。林晚荣忿忿不平地想道。
    已是晚秋时节,马上就要人冬了,湖面上寒风习习,侯公子似乎是难耐寒意,肩头抖了一抖。
    林晚荣眼尖,将那动作看得一清二楚,忍不住嘿嘿冷笑,冻死你这个只要风度不要温度的家伙,我还道春天怎么来得这么早,原来是你这厮和小妞们一起发春了。
    林晚荣的冷笑引起了旁边几个女子的注意,她们的目光落在林晚荣的身上,见到他那寒酸的打扮和短短的头发,都捂嘴轻笑起来。等到看清他的容貌,有几个女子脸上一红,低下头去。
    林晚荣一米七七的个头,由于常年坚持锻炼,身形板直,充满了力量,容貌也很是不赖,皮肤是那种健康的小麦色,与这个时代清一色的白面才子们比起来,更有一种动人心魄的魅力。
    也难怪那几个女子看他一眼便不敢再看,这个男人对她们心灵的冲击力是相当大的。即使当年在北京大学读书的时候,林晚荣也是小有名气的黑马*子,暗恋他的女生不在少数。
    “哪里来的乡巴佬……”
    “看他那寒酸样……”
    “黄兄,与这厮站在一起,辱没了你的身份,咱们离他远点……”
    旁边的几个才子模样的家伙,在看完侯公子的好戏后,自信心本已深受打击,旁边的美女们却又完全无视他们,反而把目光聚集在了林晚荣身上,才子们怎不恼怒?
    暗中打量一番林晚荣寒酸的打扮,才子们便立刻又趾高气扬起来,又恢复了良好的自我感觉,纷纷出言讥讽。
    林晚荣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在一家中等规模的公司里做销售部门经理。他二十一岁大学毕业,辛苦打拼四年,以二十五岁的年纪成为*年轻的部门经理,见识的各种人物自然不在少数。
    看见旁边人的目光,林晚荣自然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忍不住心中冷笑,原来嫌贫爱富每个时代都一样,并非他那个世界的特产。
    此时,侯公子的三艘画舫缓缓离去,围观的人群也渐渐散开。林晚荣旁边的女子们偷看了他一眼,也红着脸离去了。
    湖上风景依旧,一切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林晚荣忍不住心中好笑。在大学时代,这种追求女生的场面他见过无数次,相对来说,这侯公子的表白,实在是太小儿科了。
    林晚荣心中泛起一丝淡淡的怀念,想起了以前宿舍的兄弟们,也想起了** 任的女朋友,想起了分手那夜她痛苦欲绝的目光。
    虽然她去了美利坚合众国,但林晚荣知道,她对自己的感情是很深的。她曾经无数次地请求过林晚荣与她一起出去,甚*连签证和机票都为他准备好了,却被林晚荣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在北大清华,出国是时尚,但林晚荣与他们不一样,他毕业的时候甚*没有选择那些大公司,而是选择了一家中等规模的公司。
    用林晚荣自己的话说,他有一种很深的恋乡情结。林晚荣相信自己有句话会令女朋友终生难忘:“我不想用我黑色的眼睛看到的世界,在他们眼里却是蓝色的。”
    她上飞机的时候,林晚荣根本没去机场送行。这倒不是他绝情,而是他不知道去了该说些什么。听说她哭得稀里哗啦的,差点连飞机都上不去,林晚荣除了心痛,还有一种报复后的快感——谁说男人不能小心眼?
    这以后的四年,林晚荣拼命工作,拼命泡妞,事业是丰收了,女朋友却是换了不少。“我天生就不是痴情的人。”林晚荣总喜欢这样笑着答复那些多事的朋友。
    本来他一个人活得很舒适很惬意,直到那个丫头来到公司,一切都变了。那丫头挂着个副总经理的头衔,却正好是林晚荣的上级,也不知道哪里看林晚荣不对眼了,竟然处处针对他,从来没有给过他好脸色看。
    要不是看在她老爸的面子上,林晚荣早就不买她的账了。
    顺便说一句,那丫头的老爸——是公司的董事长。
    一想起那个可恶的丫头,林晚荣就恨得牙痒痒,要不是她,自己怎么会来到这个破地方呢?想起自己从泰山顶上跌落下来的那一瞬间,那丫头的神情似乎很怪异,好像是痛苦,但又像别的什么。朦朦胧胧中,林晚荣记得她拉了自己一把,似乎想把自己拉上去,又或者是自己拉了她一把,然后貌似她也跟随在自己身后跳了下来。
    当然,这些都是不确定的记忆,那时的林晚荣早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根本就无法确定当时发生了什么。
    林晚荣才不会相信那丫头会自己跳下来呢,他失足跌下泰山,那丫头估计高兴还来不及呢。
    林晚荣又对那丫头咬牙切齿了一阵,便不去想她了。既来之,则安之,林晚荣生性乐观,懊恼一阵,心思又回到了当前的境地。玄武湖波光粼粼,无数才子佳人的佳话正在此处上演。眼前的金陵美景,倒着实不负秦淮河畔风花雪月的艳名。
    只是听说北方战火正浓,这些所谓的才子佳人却似乎没有一点觉悟,整天都在搞些这样的风流勾当,也正验证了“北豺狼,南才子”的美名。
    来到这个地方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如何回到自己来的那个世界,林晚荣一点儿头绪也没有。既然眼前的事实一时无法改变,林晚荣开始以一个本地人的眼光来关心和看待问题。
    “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林晚荣轻轻吟道,此情此景,正应了这句不知是哪位先贤的诗句。作为一个常年奋战在商场一线的销售经理,什么样无耻的事情没见过,相比起那些肮脏无耻的地下交易,念上一首“属于”自己的诗,林晚荣觉得自己纯洁得像个处女。
    “呸!”他又不屑地朝湖中狠狠吐了口唾沫:淹死你丫的这些泡妞不要命的家伙!
    “好一个‘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兄台此句实在是妙极,妙极啊。”一个清脆的声音在林晚荣身后响起,伴随着小扇敲击掌心的声音,竟是在为他叫好。
    那清脆的声音缓缓重复着他刚刚吟过的这句诗,语气中颇有几分赞赏。
    终于有一个家伙欣赏我了,林晚荣嘿嘿一笑,心里也有几分得意:虽然这诗不是我写的,但是我会吟,能吟出来,咱也不简单啊。林晚荣的父亲,是乡里农村小学的语文老师,打小为了锻炼他的记忆能力,唐诗宋词什么的可没少背。
    林晚荣缓缓转过身来,一个脸如敷粉的绝色公子,正站在他的身后对他微笑。
    之所以用“绝色”二字,是因为这位公子确实当得起。
    细柳眉,丹凤眼,唇如点绛,眸如晨星,手拿一把白色小扇,身着一袭淡黄色长衫,站在那里有如细柳扶风,说不出来的俊俏味道。
    林晚荣没见过宋玉和潘安,据他估计,那两小子,也**比不过眼前这位绝色公子,就这一个月来他见过的所有公子小姐,也没有一个能比得上绝色公子十分之一的。不过这家伙身上有股子脂粉气,一看就知道是喜欢整天在帷内厮混的富家公子哥,与林晚荣的黑马*子造型相比,完全是两种风格。当然,若论起俊俏来,林晚荣实在是比不过他。
    绝色公子旁边还站着一个清秀小厮,也是俊俏得一塌糊涂。
    主仆二人望着林晚荣一齐微笑,那小厮盯着林晚荣的短发,像是想笑却又不敢笑的样子,小脸憋得通红。
    林晚荣自然知道这小子是在嘲笑自己的短发,但见他人生得娇小可爱,也不忍见他难受,便大度地一挥手道:“小兄弟,想笑就笑吧,别把自己憋得难受。”
    听林晚荣一不称“公子”,二不叫“兄台”,那绝色公子倒是颇感意外,俊俏小厮却是望着林晚荣,毫无顾忌地咯咯笑出声来。他声音清脆,听着很像是一个女人,女扮男装的事情林晚荣在小说里没少看,可是他仔细研究了一下这二人的胸脯,平平整整,**能够起降波音七七七和空客三八零,如果是女人的话,难道把那两团给切了?这种事林晚荣自然不信,姑且先把他们当作男人吧。
    只是这二人实在俏得不像话,莫非这二人是从泰国进口的货色?一想到泰国,林晚荣不由自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绝色公子向后退了退,不自觉地靠近了玄武湖边。
    那绝色公子见到林晚荣脸上的厌恶之色,却是—愣,急忙轻叫道:“公子,公子——”
    他连叫了几声,林晚荣才省悟过来,急忙抬头道:“兄弟,什么事?”目光却又不由自主地落在了这绝色公子的胸脯上。
    听林晚荣如此称呼,绝色公子显然一时无法适应,正要开口说话,却见他眼光仍然盯在自己胸脯上,似乎在把玩着什么。绝色公子心里大怒,却发作不得,只能狠狠瞪着林晚荣,像是要把他吃掉。林晚荣脸皮何等之厚,对他自是不惧,目光更不收回,看得他小脸白一阵红一阵,却不敢说话。
    “你这小子,看什么看?”绝色公子尚未开腔,倒是他旁边那位青衣小厮忍不住了。
    林晚荣愣了一下,心里好笑:也是,老子对着两个男人的胸研究什么?!
    他研究半天也没有成果,便干脆把他们当成了泰国货。幸好林晚荣曾经多次到过曼谷和仰光等地,对这些事情并不见怪。他抬起头望着绝色公子,大大方方地道:“兄台,刚才你叫我有什么事情?”
    目录
    **章 卿本佳人
    第二章 牛刀小试
    第三章 家丁大赛
    第四章 初入萧府
    第五章 萧二小姐
    第六章 青楼艳遇
    第七章 各有所长
    第八章 绣楼奇遇
    第九章 虎狼之心
    第十章 拉帮结派
    第十一章 赚钱有道
    第十二章 开张大吉
    编辑推荐语
    谷歌百度双排名持续四十周前三甲,红透网络的穿越奇文台湾同步上市,百万重量级长卷,玄幻看《诛仙》,探险看《鬼吹灯》,穿越当然是看《**家丁》。
    假如楚汉核战争时,项羽胜利,历史将会如何呢?
    《**家丁》在架空历史小说范畴内另辟蹊径,用轻松幽默的笔调,讲述一个精彩的故事。独树一帜的创意和文风,立即受到网友广泛的关注。很多人认为,禹岩的写法颇为难得,故事扣人心弦,节奏把握具有相当的水准,尤其胜在人物刻画,是网络作品少有的佳作。
    如今在GOOGLE和BAIDU上搜索《**家丁》,共可找到相关网页约七百万,禹岩的读者和铁杆粉丝已经遍布中文网,其影视和游戏版权已经天价售出,繁体版将在台湾同期上市。从小说进程只到一半来看,《**家丁》的风头已经胜过探险类的《鬼吹灯》和玄幻类的《诛仙》,为穿越小说中当之无愧的领军作品。
    中国**穿越小说,架空历史小说中的《鹿鼎记》,中国漫画大赛一等奖获得者张晓雨倾情插画。
    兴办实业,经营社团,小小家丁,如何玩转商场、官场、战场和情场?这个家丁不是人,鲤鱼也要跃龙门。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