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新邪恶少女·下
QQ咨询:

新邪恶少女·下

  • 作者:(韩)白猫 千太阳
  • 出版社:花山文艺出版社
  • ISBN:9787807550402
  • 出版日期:2008年01月01日
  • 页数:242
  • 定价:¥25.00
  • 砍价广告长条形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恩泽的出现先是使得面目丑陋的江顺子成为他和何利两个帅哥争抢的对象,之后他又用他的方式折磨着银菲和何利。
    更有甚者便是何利之前爱过的贤淑,她为了把何利强留在身边,
    还想出种种阴谋破坏何利和银菲的关系……
    但出于深爱银菲,恩泽并没有和贤淑联手,尽管他经常打得何利体无完肤……
    当银菲被他们逼到忍无可忍的时候,她扯下了她的面具,将她的面容示给众人,一切的秘密尽浮出水面,她虽然摆平了现状,但是曾经爱着江顺子的何利是否能接受欺骗他的银菲昵?
    文章节选
    **章 妥善安置何利
    “何利,你在什么地方啊?”
    率芝从餐厅里出来,一边往家走一边拨通了何利的电话。
    “在酒吧。”
    何利说话的声音十分低沉。
    “何利,我现在的心情很不好,你能跟我见个面吗?”
    “当然,你在哪儿?”
    听到何利说的话充满了关切,率芝的心里有种满足感。
    就算是银决这种家伙不喜欢我又怎么样,何利还是会陪在我身边的。何利可比银决帅上一百倍呢!
    “现在我在新村呢,你到新村的逸飞咖啡屋门口就行了,要不我过去找你好了?”
    “不用了,你就在那儿等着吧,我马上就过去。”
    电话挂断没多长时间,就听见一阵嘈杂的摩托车声,她的视线里随即出现了何利的身影。
    街上路过的人还以为骑车的人是飙车一族呢,有些惊讶地朝那边看去,可是当他们发现从摩托车上下来一个帅气的男孩时,脸色才有些缓和,于是各自去忙了。
    率芝看见他以后脸上露出了爽朗的笑容,刚走到何利身边就立刻把手伸出去搂住他的脖子。何利为了让她能更轻松地把手放在自己脖子上,还把身子向下弯了一些。
    “何利,现在你能来找我,我真是太高兴了。”
    “姐姐叫我过来,我当然不能推辞嘛。”
    何利跟率芝说话的时候很温柔,随即又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后背。这时路上的大多数女人都对率芝抱以嫉妒的眼神,当然了,何利也同样忍受着许多男人送上的白眼。
    那充满诱惑力的笑容一直挂在率芝的脸上,不一会儿,她离开何利的怀抱。
    “接下来我们去哪儿玩呢?”
    何利开始问道。
    率芝一屁股坐上了摩托车的后座,把身子紧紧地贴在何利的身上,说道:
    “钟路的梦河宾馆。”
    “好,我们现在就去。”
    何利口气很淡地把话说完,打着摩托车的引擎���往前奔去。
    率芝心里忽然有些郁闷,何利虽然按照自己的想法出来跟她见面,可是当她说想去宾馆的时候,他竟然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只是以淡淡吭了一声当做回答。如果按她心里预计的来看,当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何利多少也会表现出吃惊,*少也会问问她为什么会这么说吧。
    “宾,宾馆?怎么突然想到去那个地方呢?”
    然后她再把嘴凑到何利的耳边,轻声回答他说:
    “今天晚上,我想让你陪我。”
    然而这以上的对话都是率芝自己杜撰的。
    何利并没有观察到率芝脸上的那些变化,因为他现在心里想的跟这个一点儿关系都没有。虽然在率芝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能以*快的速度出来跟她见面,可是,他脑子里想的念的都是银菲一个人。还有一点就是怎么能在*短的时间里强壮起来,*少能强壮到和智灿死拼的状态,这个问题对他来说才是*重要的。
    也就是因为他心不在焉,所以当率芝跟他提到去宾馆的时候,他并没有仔细考虑这句话的真正意思。
    虽然是夜晚,可是钟路依旧是人山人海。
    他们开着摩托车费了一番力气才到了率芝所说的那家宾馆,抬头观察了一下,这座宾馆面积很大,看上去还是比较出名的。
    “姐,到了。”
    “那我们进去吧。”
    “嗯。”
    这时何利心里还在想着银菲,所以率芝说话的语气他也没有多去理会,只是在她后面跟着,一起进了宾馆。
    率芝从包里取出信用卡,支付了昂贵的房费,然后就把何利带进了一个宽敞明亮的房间里。
    当何利走进房间的时候,他并没有想到有什么不妥,还是有些心不在焉。但是当率芝把手挂在他脖子时上,他的反应才像如梦初醒一般。
    这时的率芝已经把外衣脱了下来,只有一个低胸吊带裹着上身。何利显然被她的这一举动吓到了,屏气敛息地盯着她,眼睛里发出来恐惧的光仿佛要把率芝吃掉一样。
    率芝半眯着眼睛钻进何利的怀里,她把脸埋进何利的胸口,喃喃地说着:
    “何利,今天我想和你在一起,想在你的怀里……”
    “姐,姐姐……”
    何利把手放在率芝的肩膀上,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很快就又拿了下来。率芝竟会主动向他投怀送抱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如果这一幕发生在以前,他可能就不会像现在这么惊慌失措了。因为在那个时候,他不止一次地幻想过把率芝抱在怀里的情形……
    可是,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近这几天,他根本就没有想过率芝,脑子里全是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银菲。
    “何利,你给我的感觉真的很好。只要想到我们不能每天都在一起,我的一b就好像被掏空了一样。”
    “姐姐……”
    “吻我,何利。”
    率芝闭上了眼睛,眼睛上那长长的人造眼睫毛,在灯光的照射下给率芝那美丽的脸庞留下了长长的影子。何利有些惊慌失措,茫然地看着眼前那张俏丽的面容……
    何利朝思暮想的那一刻总算来临了,可是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却没有一丝的兴奋。何利皱了皱眉头,仔细地端详着率芝的脸庞。
    说实话,率芝长得的确很漂亮。不论是眼睛、鼻子,还是嘴唇……都非常标致。可是就在何利看她的这一瞬间,他的心里却更加思念银菲……率芝等了好久何利都没有吻她,于是她慢慢地睁开眼睛,抬头看着何利。
    “你不愿意吻我吗?”
    “不是。”
    率芝又一次把眼睛闭上,这时何利才慢慢地把头低下去吻了她的嘴唇。虽然能感受到嘴唇的湿润且芳香,可是何利的心里却再没有别的念头了,心情异常地平静。这一刻他又想起以前在梦里跟银菲接吻的那一幕,胸口不禁开始隐隐作痛。
    何利把手搭到率芝的肩膀上,轻轻地把她从身边推了开来。率芝不明白何利为什么会把她推开,她抬起头用不解的目光看着他。何利双手握着她的肩膀,很真诚地说道:
    “姐姐,对不起……”
    “嗯?”
    “这并不是我想要的。”
    “何利……”
    “我想我们*好别在这里待下去了,我在外面等你……”
    何利说这些话的时候下了很大的决心,说完以后就转身走出了房间,只剩下率芝一个人。**之内竟然遭到两个男人的拒绝,率芝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的身子开始颤抖起来……
    虽然不知道银决心里是怎么想的,可是能肯定地说何利原本是喜欢我的。可是为什么,他的态度转变得那么快呢?从刚才一见面到现在都魂不守舍的……心思好像根本就没放在这儿。
    率芝把拇指放在嘴边,狠狠地咬着指甲,陷入了短暂的沉思。忽然,在她的大脑里闪现了那个叫江顺子的身影。率芝那半眯着的眼睛中放出犀利的光芒,自言自语地说着:
    “元何利这个傻瓜好像喜欢上江顺子了。既然如此,我也不能任事情就这么发展下去。”
    贤石一边挠着头,一边加快脚步向银菲的教室走去,因为这时他突然想起银菲昨天晚上在电话里拜托他的事情。
    “请先让何利搬到你们家住一段时间。”
    银菲会主动关心人还是贤石头一回见着,这也是她头一回开口要自己帮忙。因此,他也没多加考虑就爽快地答应下来了。
    其实,跟何利同住并不成问题。而且自己的房子那么大,一个人住实在是有些浪费,再说何利那个人也挺对他胃口的。
    可是……我那些孩子们能接受那个小子吗?
    贤石也正让这个问题困扰着。
    当贤石迈进银菲的教室时,他的眼前出现了****的混乱场面。银菲被智灿骚扰得面露难色,海银则跷着腿,用一种厌恶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智灿,而何利所表现的好像是不愿观看这种闹剧似的,一个人趴在桌子上走神儿。
    “喂!”
    贤石抬腿就给了何利的椅子一脚。何利慢慢地把头抬起来,用不耐烦地眼光朝他望去,他的双眼布满血丝,这不由得让贤石想到,他这些天来根本就没有睡好觉。
    “有事吗?”
    “跟我出来一下,有点儿事想跟你商量商量。”
    何利也没有拒绝,站起来就跟出去了。这对贤石来说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意外,当时银菲也总是跟他提起何利的性格,但自己跟何利又不是很熟,他竟然会这么轻易就跟了出来,这一点真在他意料之外。
    贤石一直走到学生很少去的走廊尽头。何利把双手插在裤兜里,一声不吭地在他后面跟着。
    “有什么事吗?”
    “*近,你是不是没有地方可以住呢?”
    “……”
    “搬到我家里来吧!”
    “怎么突然跟我说这个?”
    “上回我路过酒吧的时候看见你了,我心里看着有些不公平,一起住吧!”
    “那个嘲笑顺子的家伙不正是你吗?”
    哦,对呀,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这小子能记得我估计也是因为这个。
    贤石猛地发现自己疏忽的地方,不由皱了皱眉头。
    “那个另有原因……”
    “好吧。”
    “嗯?”
    “刚才不是说想让我跟你一起住吗?我说可以。”
    “啊!是,是吗?哈哈!”
    “今天放学以后我们就一起回去,可以吗?”
    “嗯,放学后我会在你们教室外面等你。”
    “好。”
    “那你的行李呢?放哪儿了?”
    “那种东西我一向没有。如果带着那些东西的话,万一哪天主人要我拿着铺盖走人,带着它们不是很麻烦吗?”
    贤石听出了这句话里隐含的一丝哀怨。
    银菲,这小子……看起来他很喜欢你呀,该怎么办呢?
    银菲还在上课的时候手机就收着了一条短信。
    “成功”
    是贤石发给她的。
    “好好照顾他。”
    银菲以*快的速度给他回了一条信息,心里不禁有些抑郁,双眼茫然地注视黑板……
    嗯,就这样结束了吧。我已经尽我*大的努力去帮何利了,让事情就这样过去
    等贤石把何利送到家里以后,何利抢在他前面进了屋子,也就在那一瞬间,他身子僵硬地站在原地。因为贤石的屋子里养了一些热带植物,还有各种爬行类动 物……
    他在学校的时候就知道贤石喜欢养蜥蜴跟壁虎,可是出乎他意料的是在这间屋子里竟然还养着鳄鱼和蛇,在他开始重新认识自己身处的地点了。
    这,这究竟是……
    贤石这时还没有意识到何利突然愣在那里的原因,只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呀,呀!快点到屋里来吧!我家就是有点儿热,你就凑合着住吧!”
    “这……其实热不热并没有多大关系,只是……”
    何利用了半天时间才从眼前这一幕中回过神来,也就在这一刻,他看见有一只鳄鱼正眯着一只眼睛,快速地向自己这边爬来。何利出自本能地退到贤石后面:
    “虽然说,既然我在你家里住着,这话我也就不应该说……可是,这屋里到底是些什么玩意儿啊!”
    对于刚才何利的止步不前,贤石这才恍然大悟,他开始笑了起来,往前走了几步,轻轻地抚摸着鳄鱼的头。看见这个场面何利还在担心鳄鱼会不会把贤石的手咬下来吃掉,可是当他看见鳄鱼的反应时却让他瞠目结舌了。因为鳄鱼看起来好像很喜欢这样的抚摸,还在原地来回晃动着脑袋。
    这究竟是……
    “这些都是我的孩子。”
    “啊,喂!”
    “是不是很招人喜欢呢?这条鳄鱼叫‘银菲’,就是‘银菲’,名字的出处则是我一个好朋友的名字。”
    说完,贤石就偷偷地观察着何利的反应。但何利却是**次听到这个名字,没反应是正常现象,他只是皱着眉头死死地盯着那只鳄鱼。
    “怎么样,都很可爱吧?希望你们在以后的日子里和睦相处。”
    “你让我怎么跟它们和睦相处?这个屋里到底还有多少这样的爬虫?”
    “什么爬虫,刚才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他们都是我的孩子们。”
    “没想到你这家伙,竟然怪异到这种程度。”
    何利摇着头问道:
    “那你的这些孩子们,真的不会伤人吗?刚才好像还有条蛇……”
    “不会咬你的,你就放心吧!它们已经在我的细心呵护下变得非常温驯了。”“原来是个傻瓜。”
    “你小子在胡说什么!”
    “哈哈哈,即便是这样的房子,我还是得谢谢你能让我搬进来住。现在对于酒吧里的生活我真的有些腻了。”
    何利笑着打断了他的话。贤石现在才有些明白,他忽然觉得自己也蛮喜欢何利的笑容的。而且,他现在也了解银菲为什么会喜欢上何利这个家伙了。
    “把你的行李拿进来吧!”
    “嗯?”
    “我是想让你把那些行李搬到家里来。你放心吧,只要你不想搬出去,我是不可能把你赶出去的。”
    何利有些不解地问道:
    “这句话我虽然很喜欢听……可是,你现在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
    “我觉得你这小子很适合我。”
    “嗯……”
    何利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以前也有人跟我说过,说我以后会成为一个很优秀的妻子,可是现在我还没有想结婚的意思……”
    听他这么一说,贤石也开始皱眉了。
    “虽然以前我也想到过,可没想到你还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如果要想跟你生活在一个屋子里,那么关系到达这种地步不是正合适吗?你小子把这些爬虫都看成是自己的家人了呢!”
    “哈哈哈,好,好,越来越适合我了。不然,我们结婚算了?”“现在我们两个还在上学呢,是不是有点儿早了。”
    何利开始发笑,又接着说道,“不过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倒可以考虑一下每顿饭都给你做一些好吃的东西。”
    “陶臻。”
    率芝嘴里叼着烟,又把烟点着。陶臻还是把注意力都放在了亲吻率芝的脖子上,头也不抬地回道:
    “嗯?”
    “这些天你跟那个叫海银的小妞还联系着吗?”
    “嗯,那小妞好像对我有点儿意思,这几天正跟我套近乎呢!”
    “是吗?那正好,你去吃掉她。”
    “你现在怎么想起这个了?”
    陶臻直起腰,有些不解地问道:
    “我很讨厌她。这事儿我早就想跟你说了,不过这几天发生的事儿太多了。你带几个小子过去,把她给我彻彻底底地吃掉,让她永远都别想超过我。”
    “照你的意思,就是想让我转告她,这是你的命令对吧?”
    “嗯,告诉她想超过我是不可能的事,要是她那样的小妞都敢尊卑不分的话,我会很生气的!”
    “OK,这个你就交给我吧。我看着她的长相就觉得很好吃,心里正琢磨着选个日子把她给办了呢!”
    “何利干吗呢?”
    “睡觉呢,这些天他都没休息好,现在应该很累了吧。”
    “是吗,那他抽过烟吗?”
    “这个,倒是没见过。”
    “说不定真戒了。”
    “你呢?*近怎么样?”
    “我还是那么迷迷糊糊地过。”
    银菲生涩地笑了笑,继续说道:
    “还可以吧……现在你可好了,天天都能享受何利做的饭。”
    “那我下回给你剩点儿,再给你送过去行吧?”
    “好了,你这个笨蛋,你剩的东西打死我都不可能吃的,里面还有爬虫的味儿呢。”
    “什么,什么爬虫?这可都是……”
    “是,是,都是你可爱的孩子们。真是变态噢!行了,我挂了,把何利照顾好点儿。”
    “我办事儿你就放心吧。”
    通完电话以后,银菲有些茫然地看着屋顶,脑子里一片空白……就在这个时候,脑子里又出现了何利的影子。
    ……
    目录
    **章 妥善安置何利
    第二章 率芝的如意算盘
    第三章 智灿也能棋逢敌手
    第四章 收获叫做爱情的果实
    第五章 安排下的重逢
    第六章 摆平
    第七章 缄默进外溢的感情
    第八章 步入迷幻的恋情
    第九章 再一次的挑战
    第十章 成智灿,你已经输了
    第十一章 “梦中”的真情告白
    第十二章 鱼死网破
    第十三章 *后的告白
    第十四章 短暂的幸福
    第十五章 面具内外的面孔
    第十六章 事实的真相
    第十七章 揭穿一切的阴谋
    第十八章 未道再见的别离
    第十九章 就此分开
    第二十章 把我拜托给你
    后传
    编辑推荐语
    韩国畅销读本《新邪恶少女》的中文版。坚强美少女战士与霸道少年、黑帮少主之间绚丽的青春恋物语,带给你*浪漫的阅读新体验。新邪恶少女[上]同期上市火热发售中。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