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为安格的雪样年华
QQ咨询:

为安格的雪样年华

  • 作者:小楼
  • 出版社:花山文艺出版社
  • ISBN:9787551129565
  • 出版日期:2016年10月01日
  • 页数:224
  • 定价:¥32.80
  •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551129565
    • 作者
    • 页数
      224
    • 出版时间
      2016年10月01日
    • 定价
      ¥32.8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帅气拥有迷人微笑的医生龙天,遇到的第YI个病人,就是安格。
    那年,他十六岁。重度再生障碍型贫血患者,正等待骨髓移植。

    这个看上去如天使般漂亮的小正太,
    却用一潭死水的眼神,和冰冷的话语对龙天说:
    不要和病人做朋友,
    因为他们会死。

    他性情乖戾,心机深沉,对亲人冷漠,甚*还作贱自己的身体。
    安格,你才16岁,为什么这样作践自己的身体呢?
    16岁,什么错误都可以被原谅啊。

    安格种种出格的行为,让龙天觉得愤怒又沮丧。
    可是,主任告诉他:安格,他真的是这个世界上超美丽善良的天使。

    当安格的骨髓配型第三次被毁约,他的生命也只剩下很短的时间。
    为了挽救安格,龙天去做了骨髓捐献,却意外地和另外一个男孩子配型成功。
    在龙天进行移植手术的时候,安格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没有你的陪伴。
    我走得真的很孤独。
    文章节选
    1
    遇到安格的时候,我刚刚成为这所医院的住院医生。我遇上的第YI个病人,就是安格。
    那年,他十六岁。
    刚刚毕业的我热情而开朗,有着别的医生十分羡慕的朝气与活力。他们的目光会从每一个角落里投放过来,带着一种近似于忧伤的迷恋。
    我在雪白的世界里做着有关救赎的梦,未来犹如白玫瑰一般梦幻而芬芳。 某日,我一边翻看着病历,一边等待马上就要开始的主任查房,这时,我注意到一个**新入院的病人——他的名字叫“安格。”
    安格?多奇怪的名字啊,我一下子就记住了。
    他……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怀着这样的好奇,我很快就看见他了。 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形容一个人长得好看,但我想如果长得像安格那样,大概就是**了。
    我曾经强烈的怀疑过安格的存在性,因为哲学家说,一个人如果对一个事物的真实性产生疑问,就会用虚幻的符号去代替它。那时我脑海里的安格是一个虚幻的符号,一个虚幻而**的符号,一个有着《指环*》中精灵般娟秀面貌的符号……于是,脑子里开过一条隆隆的列车,我什么也没有听见。
    而病床上的安格是动的,他似笑非笑的看着主任,调侃的说:“主任,我又来啦。”
    “安格,说真的,我都不想再看见你了。”主任故意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容。
    “我也是耶。可是我拜托你给我一个痛快你又不干,好小气。”安格轻轻嘟起的嘴巴,在清晨的阳光里宛然欲开的花苞。
    “你别给我找麻烦就好了,害我只敢把你排在空病房里。”主任轻轻的叹息着,“好好呆着,这次手术一定会成功。”
    “切~每次你都这么说。”安格突然笑了,笑得整张脸如同美玉一般白璧无瑕。
    “好了好了,好好治疗,过两天安排你手术。”主任不禁也微微笑着。
    “这次谁管我的治疗啊,我不要上次的孙医生,他好讨厌,老是发疯一般的凶人家,搞得人家好害怕。”安格一副要哭的样子,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指向科里**的好好医生——孙谨祥。
    孙医生的脸立刻通红一片,他似乎要说什么,但很快低下头,什么也没有说。
    连孙医生也会发火?我不禁怀疑起安格说话的真实程度,或者,孙医生可能具有的两面性。
    “好好,不要孙医生,这次我亲自管你好不好?”主任难得的好脾气,依然笑眯眯的说。
    “好是好——可是主任好忙,都不能一直照顾安格……”长睫毛转了回来,扑闪着,一副泫然的样子。
    “呵呵,那我给你找个好脾气的大哥哥好吗?我不在的时候你就找他?”
    安格天使一般的脸上又露出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他的眼睛缓缓的飘过主任身后的众人,那副神情真是又天真又可爱。
    主任的眼睛在人群里来回的搜索着,搜索到我的时候就精确的定格了。
    “龙天,就你好了,今后由你跟着我,负责安格的治疗。” 2
    主任查房结束后,大家都不禁松了松筋骨。血液科主任是全院出了名的严厉,很多轮转的住院医生都在这个科里栽过跟头。所以只要有主任在,大家都是小心又小心的样子。可不,今天一场大查房下来,不异于高强度的体力活动,大家的表情都有些倦怠。
    主任一走,孙谨祥医生也埋着头快步离开,犹自我天不怕地不怕,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去撞他的枪口。
    尽管我有很多问题想问。
    其他几个医生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好意说:“跟着主任学吧,好机会,要抓住。”
    “我会的。我会小心主任的。”我诚恳的点点头。
    “给你一个忠告。除了小心主任,更要小心安格。”
    我不解。那个孩子娇贵的神态还在眼前,怎么看都像是天使落入人间。
    “孙医生都栽过。你想想难度吧。” 医生说话讲究深奥,一切点到为止。
    所以我依然如坠云端。
    为什么大家都那么畏忌他呢?十六岁的孩子,就算犯错——又能过分到哪里去?
    我不断的安慰自己。
    再怎么,那么漂亮的少年,主任又明摆着偏爱,应该是个不错的孩子。
    所以第二次见安格的时候,可以说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安格,今天觉得怎么样?”我捧着病历走进病房,笑眯眯的问他。
    笑容这个东西,好比篮球,一个人抛出去,要有另一个接住才有意义。而现在我面临的问题是,我的笑容抛出去了,篮球吧唧一声落了地,连声响都没有。
    安格扭头看着窗外,仿佛完全没有听见我说话。
    也许在想什么事情吧,我这样想。记忆里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眼睛再次突兀了出来,强烈的吸引着我。于是我情不自禁的走到床的另一侧,去观察他的眼睛。
    同样是深不见底。
    **之极。
    却没有一点生命的感觉。
    一潭死水。
    我吓了一跳,连忙摇晃他:“安格,安格,你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浓密的睫毛颤动了一下,他漆黑的眉毛皱了起来。
    “干什么?”
    “你……你刚才……”我很想用一个科学的词语来形容他刚才的灵魂出壳,但发现这种努力根本就是枉然。科学不支持灵魂出壳,安格好好的坐着,呼吸心跳都很正常。
    “告诉你,如果不是做检查,请你今后不要随便碰我。”
    安格从下往上看着我,但给我的感觉却是居高临下的俯视。
    “安格,我想你忘记了,昨天主任刚刚任命我负责你的日常治疗,我们应该做朋友的……”
    “别的医生没有告诉你吗?”
    突然被打断的感觉让我有点走神,我呆呆的看着他,随机的发出一个疑问词。
    “不要跟病人做朋友。”
    “因为他们会死。”
    说到“死”的时候安格的目光莫名其妙的亮了一下,好像蜜蜂捕捉到花的香气,或是饿狮看见大群的羚羊。他无比兴奋的感觉着这个字从他的舌尖滚落出来,刺激着我的身体一个激灵。 我的手的确在轻轻的发抖。它握住安格的病历。
    安格。重度再生障碍型贫血患者。因已成功的寻获到配型骨髓,住院接受治疗期间,择日行骨髓移植术。 包裹着病历的铁夹子依然冰冷,但其内容却是让人温暖的。
    一想到这里,我又无端的快乐起来。连安格的阴阳怪调,也不是那么难受了。
    “安格,你看。你需要的骨髓已经找到了。几天之后你就是一个健康活泼的少年了,这样你还说自己会死吗?”
    那束亮光轻佻的跳动了一下,然后就深深的隐藏在长而密的睫毛里。他无比轻蔑的看了我一眼,冷笑着:“骨髓还长在别人的身上,你知道什么。” 他语气中的不屑让我觉得愤怒。我不知道是什么让安格变得这样的偏激,但我不能接受安格在接受别人生命的馈赠时却是这样讥讽的态度。
    我不能接受有人把生命当儿戏。
    “安格,不是每一个人都有你这样的好运气的。你有新生的机会了,你那么的幸运,我不知道你还在埋怨什么。”
    “我又没有要新生。只是某个女人愚蠢的行为罢了,我为什么不能埋怨?”
    安格继续冷酷的笑着,他的脸孔在千里之外。
    “什么女人……我不明白……”
    “我妈呀。只有她一直不停寻找着配型的骨髓,若照我的意思,早给自己一个痛快了。”安格恶狠狠的说着,他白璧无瑕的脸上因为凶狠而扭曲着,完全不复美感所言。
    “你是说……手术是你妈的意思?”
    “当然,你以为我这么喜欢医院吗?你以为我愿意让你们这些所谓伟大其实屠戮生命的手碰我的身体吗?你以为我愿意让你们有机会居高临下的向我宣布我生或者是死吗?你以为你们是谁呀?”
    当安格字正腔圆的说完zui后的这几个字,他满意的发现我的脸色已经在zui短的时间里变成了暴怒。
    平静。平静。平静。
    我一再的这样告诉自己。
    我知道我们两个的交谈将不欢而散,我知道我们中间有一个人已经疯了。还好,那个人不是我。
    “既然这样的话,我没有什么好说的。妈妈是愚蠢的女人,医生的手是肮脏的……除了检查我不会碰你的,当然,我也会转告你的母亲,为了你的情绪考虑,在手术前尽量不要来看你,这样好不好?”
    安格俊秀非凡的脸上又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像潜伏在深处的豺狼一般让人不寒而栗。他微微的向后靠着,靠着,说了一句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话。
    “果然没有人愿意理睬安格,安格永远是一个人的……”
    目录
    1
    我在雪白的世界里做着有关救赎的梦,未来犹如白玫瑰一般梦幻而芬芳。

    2
    “不要跟病人做朋友。”
    “因为他们会死。”

    3
    “16岁,什么错误都可以被原谅啊。”

    4
    如果做不到。
    当初就不要给出希望。

    5
    一个美丽的女性本来就让人怜爱,如果这个女性还在哭就更让人怜爱了。

    6
    世界上*美丽,*善良的人……

    7
    幸福的感觉要多少都不嫌多。

    8
    如果上帝可以多给我一点时间的话,我会让你觉得幸福。
    既然不能够,那就让你觉得我很幸福好了。

    9
    我会努力在清醒的时候微笑。

    10
    因为你是惟一一个陪着我走到*后的人。
    因为。我会害怕。

    11
    没有你的陪伴。
    我走得真的很孤独。
    编辑推荐语
    1.《花火》超有影响力的短篇故事,超令人心疼的绝症少年
    2.约知名画手,手绘插图,全彩内页,制作精良,具收藏价值。
    3.赠精美书签+插图明信片四张
    4.新增作者小楼后记《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