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走进缸窑
QQ咨询:
有路璐璐:

走进缸窑

  • 作者:吴群燕 义乌丛书编纂委员会
  •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 ISBN:9787208144231
  • 出版日期:2017年05月01日
  • 页数:226
  • 定价:¥88.00
  •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义乌丛书的一种。本书围绕历史沿革、古建遗韵、古村胜景、古法陶艺、缸窑族人、古村轶事、古村遗风、古村新生等八个方面进行全面阐述。**突出“村以技名”这一特点,对龙窑文化进行梳理和深度挖掘。通过对古法陶艺流程的细节探寻,回归窑文化作为村落史的意义和价值。本书着力点通过对缸窑人的系列采访,复原缸窑古建、古风和族人记忆,以此丰富缸窑作为一个古村落的特殊性。
    文章节选
    阅翻缸窑
    缸窑,是义乌村居的一张靓丽名片,这个村落的文化含量和历史底蕴,堪称丰赡深厚。走进缸窑,仿佛是翻阅一部深刻而又富有哲理的线装书,令人百读不厌、百品不够。
    尤其近年来,通过挖掘自身历史文化资源,让古村记忆更为丰富,并涵养出特色文化,从而形成了义乌古村落一扇厚重的窗口。
    当美丽乡村与传统文化融为一体的时候,她竟如此光耀人间。
    幽雅村落古韵悠远
    认识一个地方,首先得从读懂她的历史开始。
    要追寻缸窑的历史,从现有资料考证,并算不上邈远悠久,但从所在区域及周边情况来看,这一方先民开发较早,这一方文化底蕴不可谓不丰厚。
    为什么能下如此结论呢?
    首先,乌伤溪(义乌江)启乌伤(义乌)文化之滥觞并不为过,这与其地理、区位优势是分不开的。迄今为止,我们虽然发现了约9000~10000年前的桥头文化,但尚未在义乌境域内发现旧石器时代的文化遗迹。然而,按照**的历史学家陈桥驿的观点,由于卷转虫海侵,新旧石器交替之时,在宁绍平原发生着巨变,导致整��宁绍平原沦为浅海。海岸到达如今的会稽山和四明山麓线。就在这一时段,宁绍平原上的自然环境迅速恶化,居住在这片平原上的越族居民纷纷流散,其中相当一部分向南部迁移。至于他们的迁移路线,按浙江省地方志办公室原副主任、**方志专家王志邦分析,一是经浦阳江支流开化江及其分支陈蔡江越东白山边缘,顺金衢盆地东端东阳江(义乌江)支流而下;一是沿浦阳江向偏西方进入浦江盆地越桐坞岭至梅江盆地,跨过金华江抵达金衢盆地中部及西部。水是人类生命之源,河流是古代交通与经济的命脉,在先民生息的诸种自然条件中,水是**位的。因而,择水而居是天性使然,包括缸窑村的老祖宗选择在乌伤溪(义乌江)畔安居也就不足为怪了。因而,不管缸窑历史长短,但其文化与义乌江文化当属同一时期。
    其次,从这一带历史文物的发掘,确定这里悠远的文化积累,足以与华夏其他区域的文化相媲美。1986年8月,离缸窑村近在咫尺的义乌西山农场,挖掘了石斧等新石器时代的文物,从中可说明早在远古时代,即有先民在这一片土地上生息繁衍;此外,在同一地段,还发掘出铜斗、铜熨斗等。据鉴定,应为晋代文物。铜斗,口径17.8厘米,高22.8厘米,器身呈盆形,敞口、深腹、平底,底部铸兽蹄形三足,中部稍细,外撇。腹中上部附一高出器口的Z形把柄,柄端铸成龙首状,显得十分形象生动。据《义乌市志》称:“斗”又称“刁斗”,汉晋时期的一种炊具,常用于军旅。唐人有“行人刁斗风沙暗”之诗句;铜熨斗长42.5厘米,口径15.7厘米,底径11厘铁剪刀铁镜(汉代)米,高4.5厘米,敞口、折沿、浅腹、平底,宽沿处附一长扁条形柄。除此外,20世纪90年代,缸窑村附近一农民还给博物馆捐赠了一枚铜六面印。此印通高3厘米,底边长1.8厘米,正方形印面,方钮。印有六面,每面都有文字,均为细线白文小篆体,钮顶面印文为“白笺”,座底部印文为“朱赟”,座侧面印文依次为“朱少素”“朱赟白事”“臣赟”“朱赟白笺”字样。正由于这一六面印为世间罕见,《中国文物》杂志曾专门刊文予以介绍。
    仔细观察这三件文物,从规整的锻造、奇巧的造型,可看出当初的工艺是相当先进的。精湛的工艺,植根于文化积淀,这是因为奇巧的工艺本身就是人文,因而它的诞生得益于缸窑这一带厚重的人文支撑。
    物质性的文化遗产,是文化传统的载体和历史进程的见证。
    但要真正追溯其建村史,由于史籍鲜有记载,宗谱也没有明确答案,缸窑村究竟何年何月为源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好在流传了数百年的故事传说,成了打开历史密码的钥匙。
    相传,“缸窑”这个村名还是经**点化而成的。八仙是民间广为流传的道教八位**,其中吕洞宾曾约张果老“从东海瀛洲慕名驾着祥云前来乌伤云游,沿途看到人们勤劳耕作,和睦相处,敬老爱幼,宽容待人,心中非常高兴。二仙云游到义西,看到一座山峰拔地而起,生得奇特,远远望去很像宝葫芦,因此,名谓‘古芦尖’(与义亭铜山岩相连,现被深塘水库所隔),此山向南落脉,蜿蜒起伏望不到边。他俩踏着金红色山坡脊梁向南逶迤而行,足足行有十里,到杭畴缸窑地带,那金色山坡戛然而止,回头一看,极像一条伏爪而卧的‘大黄龙’。”
    “缸窑所处之地乃是龙首翘望,村南的一口大水塘,名叫湾塘,犹如龙口迎天,在其北侧不远处就有一眼水井,酷似龙眼,人们称其为龙眼井。如此地貌,令两位老仙人兴奋不已,称此地为****的风水**。吕洞宾说:‘这里是文曲星的所在地,又有长长的十里红山,龙首之地,应该出状元’。只因张果老是八仙中*高龄的长者,已逾耄耋之年,年迈耳聋,将‘十里红山出状元’听错为‘十里红山出缸窑’(义西方言中的‘窑’‘元’谐音),就称此地为‘缸窑’了。”
    于是,缸窑这一村名也就应运而生。
    要说一个地方的历史,除了文物考证、史籍记载、民间传说,也就要从宗谱资料上追寻了。
    经过数百年的繁衍生息,缸窑村形成了以陈、冯、李、贾为主要姓氏的人口群落,此外,还有朱、厉、盛、何、赵、胡、杨、刘、王、楼、金、余、沈、吴、郭等姓氏,这其中也不乏一些**望族。
    追踪溯源,缸窑陈氏与杭畴陈氏系同出一宗。“义乌杭畴始祖千三府君讳椿(1120~1190),字大猷,系东阳县惠化乡路栖人”。
    据《颍川(杭畴)陈氏宗谱》载,宋高宗绍兴十二年(1142),陈大猷经水路自杭州返回东阳,途经义乌,在半月湾附近马渚渡口泊舟,只见江中,舟楫林立,渔歌晚唱,而登临览胜,两岸良畴美田,阡陌如秀,尤其走近杭畴一带,只见东北有二巨塘(名上塘、下塘),西面有大片的膏腴之地,南峙八宝山,身临枧湖,左有仙姑山迹,右有葛仙峰诸胜境,山水形胜,精华内蕴。走在芳草萋萋的大地上,仿佛置身于山水画卷之中,为此流连忘返。正巧村里有一姓王的长者,好贤礼士,看到陈大猷仪表堂堂,气宇轩昂,且得知他学识渊博,已功成名就,于是愿以女赘府君,而府君也乐居斯土,潜修隐德,两者可谓一拍即合,遂赘于王氏(1127~1203)。在此定居下来,鉴于陈氏先祖曾定居杭州,因而将村名称为“杭畴”,旨在不忘陈氏之祖。
    当笔者前往缸窑村实地调查时,在村老年协会活动的一些年长者一聊起陈氏祖先,即一脸灿烂,有的还拿出了宗族源头文史依据:
    览我宗谱,源出颍川,周武王封尧舜后裔胡公满族宛丘地,赐姓陈。献帝时,即一九零至一九四年,为太丘长独得陈宗。又霸先为五代陈宝国天子……
    他们不仅拿出依据,而且充满豪情地说:陈氏之先,系出姬姓,相传舜当天子之前,帝尧把两个女儿嫁给他,让他们在妫汭河边居住,他们的后裔,就是妫姓。周武王灭商之后,追封前代圣王的后人,找到了帝舜的后裔妫满,武王把大女儿元姬嫁给他,封他为陈(在河南淮阳)侯,让他奉守帝舜的宗祀。妫满死后谥号陈胡公,于是陈氏得以世世代代繁衍。
    另一位长者接着说:天下陈氏出颍川,颍川陈氏皆为胡公满后裔,当时居在宛丘之地,赐姓陈。时代变迁,到了汉献帝时,“太丘长”陈寔独得陈氏之姓,他一生为人厚道,积德行善,为世人所称颂,据说“梁上君子”之典故就出自于他。该典故传扬开去,当地村风、民风大为改观,从此后,具有这样高风亮节的均被誉为“太丘遗风”。
    陈氏家族还有一位引以为自豪的人物是陈霸先(503~559),他是南朝梁名将,陈开国皇帝,它的远祖就是东汉的陈寔,世居颍州。
    那么,杭畴的陈氏又是如何迁居缸窑的呢?相传,早在南宋时期,杭畴人就开始在缸窑一带开挖陶土,制坯烧窑。缸窑与杭畴虽然近在咫尺,但长年累月送饭送水,也着实辛劳,尤其是遇到刮风下雨、酷暑严寒之际,也委实不易。为减少送餐归宿之奔波,于清乾隆年间,陈维恒(1765~1840)率先从杭畴移居缸窑,成了缸窑村陈氏始祖。加至儿子陈鼎远,经过两代人的努力,家业初成,已建了18间平房。
    缸窑的第二大姓为冯氏,也是迁自于杭畴。据义乌《杭畴孝冯宗谱》载:“唐有子华公,孝守父母时,见有一白兔,口含灵芝从墓中出。古人云:山兔、灵芝,为孝闻天下的呈瑞之兆,故子华公表其闾为‘孝冯’。”子华公是东阳孝冯之始祖。南宋建炎年间(1127~1130),子华公裔孙冯仪为避战乱而迁居蒲墟(今赤岸),他的后裔第十九世涵光(1692~1766)为今杭畴、缸窑、葛仙三村冯氏始祖。
    自此后,一些南迁的中原**望族,尤其是制作陶艺的一些工匠,视缸窑为乐土,纷纷来此定居,从此田园渐广,文风渐盛,出现了“扶犁躬耕畎亩,执经弦歌闾里”的太平景象,一代又一代,得以繁衍生息。
    古陶文化福泽千年
    浙中一带的古窑,统称为婺州窑。婺州窑虽以青瓷为主,同时还烧黑褐、花釉、乳浊釉和彩绘瓷。陆羽(755~804)在其著的世界**部茶叶专著——《茶经》中,还将婺州窑列为全国青瓷窑第三,但从历史的演变规律来看,生产青瓷前肯定以生产陶器为主。
    祖先使用陶土烧制陶器古来有之。据史料记载,大约距今一万至八千年期间,世界上不少地方已出现陶的萌芽。义乌也不例外。浙中之古窑,滥觞于新石器时期。缸窑及周边一带,是中国烧制原始陶器*早的地区之一。因而,这一区域自然成了夺义乌文化先声的所在地。这可从桥头遗址得以印证,在这里出土了陶器类的有双耳罐、钵、圈足盘、平底盘、大口盆等,其中以夹炭陶居多,有少数夹砂陶,陶衣鲜亮,以红衣为主,也有乳白衣,体现出陶器装饰的高超手艺,出现了一定数量的彩陶,分乳白彩和红彩两种,以条带纹为主,而且在彩纹中出现了太阳纹的图案。
    步入新千年,在义乌旧城改造中,发现了13口古井,其中有一口古井,从碳化的木构架检测,当是春秋时代,在其井下还发现了一印纹红陶罐。经鉴定,当属战国时期。这陶罐口径11.2厘米,底径9.5厘米、高20.9厘米,橘红色泥质陶、直口、短颈、丰肩、深腹、圆鼓、平底,器身表面拍印细方格纹作为装饰,这也就是说,早在2400多年前,这里已有工艺精湛的陶器;至于经义乌发掘考证,2100多年前东汉时期的陶器就更多了,有陶簋形豆、红陶灶、釉陶五联罐等。而据本土文史爱好者分析,距今800多年前,北宋后期缸窑所在地已开始烧窑制缸。
    在缸窑,制陶业之所以能够发育、发展、兴盛,得益于天时、地利。缸窑,地处黄土丘陵,脚下的泥土黏结度高,这里遍地是陶土,可以就地取材;烧窑需要大量的古物(遗存)四系釉陶罐(西汉)燃料,而黄土山坡长不出优质木料,但低矮灌木丛,还有再生能力强盛的松树枝,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薪材;生产出来的大件成品相当笨重,肩扛手提无济于事,而附近正有一条义乌江,依托便捷的水运将陶器运往四面八方,近的销往金华、兰溪、严州;远的运往萧山、杭州、衢州,乃至安徽、江西。此外,还有一至关重要的“地利”优势是,这里地形东高西低,十分有利于建窑。
    在近代史上,缸窑共有6条龙窑,相比较而言,*早的龙窑谓之“鹤窑”,与其择邻而“居”的,北边有两座,分别为“老窑”“新老窑”,这两条窑连起来颇像孪生兄弟;南面一座谓之“中窑”(顾名思义,在缸窑村中间),同时在村南也建了一座新窑。这五座窑虽已老态龙钟,却在时代更替中,各自发挥了应有作用。只可惜这些龙窑历尽沧桑,由于风剥雨蚀,一条条龙窑均相继倾圮,如今仍存留社会的,只有老窑了。好在1969年,在缸窑村北又建了一座长达90米左右的特长龙窑,从而将制陶业推向了**时期。
    要说天时,在农耕社会,各种陶器正契合了城乡居民的需求,都是一些与老百姓生活息
    息相关的生活必需品。这里生产的产品涵盖了“缸”“坛”“罐”“瓶”“壶”等多个种类,小至冬天取暖火熜的内胆,大致能装千斤水的大缸,包括大头缸、五井缸、七斗缸、海放缸、花缸……再加之制陶师傅还能按社会不同需求,进行创新设计,产品对路、质量可靠、环保耐用,因此深受群众欢迎,产品供不应求。尤其是步入工业社会,绍兴的酒坛、乳腐缸,萧山的酱菜缸,海宁的榨菜缸……需求量非常之大,有时一订就是整个火车皮,难怪他们专门在义亭火车站设立办事处负责采购工作。
    除了天时、地利,这里还有一批能工巧匠。陶器制作虽然相对简易,但要讲究起来,工艺也够复杂的,从造型上看,有矮矮胖胖的陶壶、三只脚的陶盉、大肚能容的陶缸、轻浅小巧的陶盘、造型别致的陶豆,还有陶制的纺轮等生产工具;从工艺上看,除大众产品,不少陶器上有刻花、镂空、锯齿等装饰,还有很多陶器造型中大胆融入了鸟、猪、兽头等动物造型,即便放到今天也是件令人惊艳的工艺品。看着那一件件造型生动、拙朴可爱的陶器,有谁不为我们先人的聪明智慧而拍案叫绝呢?
    自建村以来,制陶业一直是缸窑的主导产业,是人们赖以生存发展的手段。新中国成立前,都是以个体为主,20世纪50年代,股份制已在这里得以尝试,个体联营的私营陶器厂如雨后春笋般发展。1956年顺应时势,成立公私合营的陶器生产合作社,到1958年,全部并入总部在义亭火车站的地方国营义乌陶器厂。步入新千年,由于塑料制品与铝制品的冲击,陶器行业每况愈下,传统制陶业陷入无人传承的尴尬境地,2005年底,缸窑村陶器厂终于完成历史使命,寿终正寝。
    好在熄灭的只是窑中燃烧的明火,不灭的是世代相传的早已内化于心的陶器文化。当美丽乡村建设如火如荼开展之时,缸窑村干部群众,将沉淀在内心的记忆释放出来,以另外一种形式凤凰涅槃,用缸窑人的智慧、勤劳和朴实照亮悠久美丽的古陶文化。“陶艺体验**”“陶艺大师创作室”“陶艺产品陈列室”“传统陶艺示范厅”“陶艺体验厅”相继设立,缸窑成了义乌新农村建设的一面旗帜。
    ……
    目录
    总序/ 001
    翻阅缸窑/ 001
    古建遗韵/ 015
    中西合璧谦受堂/ 016
    十四间和十六间/ 020
    陈氏宗祠/ 024
    陈秉忠宅/ 027
    陈立溶民居/ 030
    陈恭科民居/ 033
    陈临贵民居/ 036
    冯德晗民居/ 039

    古村胜景/ 041
    走在东金古道/042
    村口那一片竹林/ 045
    清澈甘甜龙眼泉/ 048
    徜徉沙斧头路上/ 051
    古樟树下的流沙时光/ 054
    村南的湾塘/ 057
    水清岸绿缸窑溪/ 060
    古法陶艺/ 063
    代代相传的古法陶艺/ 064
    老手艺:装窑和烧窑/ 067
    细说“白货”/ 070
    十里红山见证龙窑历史/ 072
    缸器窑品铸春秋/ 075
    那些年拜师学艺的故事/ 078
    时间里的河流——陶房/ 081
    龙窑重建记/ 084
    缸窑族人/ 087
    红曲酒醇香 三兄弟情长/ 088
    陈泽洪:要做一辈子共产党员/ 092
    冯汉棠:金戈铁马墙上书/ 095
    陈寿椿:一家四代读书人/ 098
    陈临权:书香窑火半生缘/ 100
    杨春生:踩泥说书“春生哥”/ 103
    陈樟云:进京献演《海瑞罢官》/ 106
    缸窑村“八大缸师傅”/ 109
    古村轶事/ 113
    缸窑陈氏家族繁衍史/ 114
    波光盈盈的缸窑冯氏/ 118
    沧桑西篁和李氏变迁/ 121
    贾氏:从塘坵到缸窑/ 125
    “六份”家族故事/ 127
    缸窑厉氏和湮灭的上庄/ 131
    时代印记老粮站/ 134
    似水流年供销社/ 137
    缸窑小学的多次变迁/ 139
    杭畴初中的学子记忆/ 142
    渐行渐远的陶土记忆/ 145
    理发店的旧光阴/ 148
    乡村卫生院变迁/ 151
    乡里乡情乡政府/ 154
    情牵黄东山/ 157
    缸窑手套天下俏/ 159
    裁缝店旧事/ 161
    风风雨雨农机厂/ 163
    蘑菇房的变迁/ 165
    记忆中的“豆腐妹”/ 169
    一枝独秀缸窑袜/ 171
    生猪收购站的琐事/ 173
    温馨无华菜市场/ 175
    兽医站里写人生/ 177
    古村遗风/ 181
    山高水长话婺剧/ 182
    旧年盛景谈婚嫁/ 187
    未曾远去的祭奠/ 190
    清风入户孝义长/ 193
    缸窑俗语与俗食/ 197
    酒香醉了缸窑人/ 200
    口口相传赞“镶梁”/ 204
    古村今生/ 207
    匠心独具的文化大礼堂/ 208
    缸窑陶艺**/ 211
    缸窑开酒节/ 215
    陈氏家训/ 218
    附录:古村记事/ 221
    后记/ 224
    编辑推荐语
    作为一个有特点的古村落,缸窑****,又是可以参与的,陶艺**的设立,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缸窑、体验缸窑。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