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被改变的人生: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口述生活史
QQ咨询:

被改变的人生: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口述生活史

  • 作者:张建军 张生
  •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
  • ISBN:9787559414069
  • 出版日期:2017年12月01日
  • 页数:307
  • 定价:¥37.00
  •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军国主义日本践踏国际法基本准则和人类良知底线,企图通过制造南京大屠杀来摧毁中国人民的抗日意志,实现其征服中国的迷梦。但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历来具有不畏强暴、敢于压倒一切敌人而不被敌人所压倒的英雄气概。面对极其野蛮、极其残暴的日本侵略者,具有伟大爱国主义精神的中国人民没有屈服,而是凝聚起了同侵略者血战到底的**斗志,坚定了抗日救国的必胜信念。在中国共产党号召和带领下,在全民族各种积极力量共同行动下,中华儿女同仇敌忾,视死如归,前仆后继,共御外敌”,*终赢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并通过中国的南京审判和中、美、英、法、苏等十一国组织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将制造南京大屠杀的元凶巨恶绳之以法。
    南京大屠杀发生时,中国方面就清晰地加以记录,决心把落后就要挨打、没有国权就没有人权的道理悬为殷鉴,世代相传。1938年春,《新华日报》根据目击报告,详细报道了南京大屠杀,指出日军虐杀伤兵,残杀难民,“留京同胞之被残杀者不下十万人”;强奸妇女,“南京妇女,其年轻貌美者,或被敌官兵据为已有,恣意奸淫,或被迫充当随军公娼”;焚烧抢掠,并伪图掩饰,“倭敌为掩世人耳目计,因挑孑遗难民老弱百余人排列一处,并派医生
    文章节选
    《被改变的人生: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口述生活史》:
    那时候我十三四岁,全家一起到了难民区。当时在难民区里好,地方很大。我们在里面待了大概有好几个月吧,等安定下来才回来。我们住的难民区的房子,都是当时旧社会南京政府官员住的房子,很大,因为里面住的人少,国家就号召老百姓一起住过去,带个被单,带个穿的衣服,也来不及把家具带去,就睡地下,打地铺。在里面的生活嘛,都没得好吃,没得买,没得生意可做,很混乱,只能靠难民区里的组织,比如发救济粮食,救济你十斤米八斤米。我们走之前自己带了锅灶,拿点柴火,在那里烧菜做饭。我那时小,一般躲在难民区不出来,也会了解情况,比如日本人在哪里在哪里。日本人占领南京之后我们一动都不敢动,他们一走到路上,大家都不敢出去啊。也有的胆子大的,不怕。
    日本人来了以后就到处杀嘛,特别是年轻人死得多,日本人看见年轻人就杀,没有理由的,国民党的兵也死得多。像我���南京人晓得在什么地方躲啊跑的,兵都不是当地的,能往哪边躲啊?他们又没有家,走也没走掉,没走掉就东跑西跑,所以日本人来了看见就枪毙,看见一个就杀一个,这也是规定。就是给个下马威。当时满街都是死尸,下关死的人更多,都是红十字会来收尸。还有老百姓也死了,有的舍不得走留在家里被炸死了,有的在难民区没得吃、没得用就偷偷地回家拿,这样就给打死了,不然能死这么些人吗?
    当时我们住在大方巷,靠着难民区的边界,日本人是不准进来的,但是他们偷偷从边界进去找女人,可能要“慰安妇”啊,这在他们的国家里是不稀奇的,是公开的。我们中国哪里有?他们日本人打仗到中国来没有“慰安妇”,打仗“慰安妇”不能跟着跑,他难道不找吗?他到一个地方就强奸中国人嘛。找不到,就到难民区找。他来的时候不直接说,说去给我洗衣服,给我做事。当时日本人就住在三牌楼,是以前国民党的军政部,国民党跑了空下地方,他们就住在那里头,现在还有那个楼。他们把抓到的人带进去给他洗衣服,我也去那里做过小工、打杂,吃吃弄弄,他不把中国人当人,喊你怎么样,你不这样他就打。日军侵占南京的第二天,我和大哥*长富、二姐*秀云偷偷跑出难民避难所,想回家看一看。刚走到太平南路,就看见成群的日本兵在街上纵火、烧杀、抓人。我们兄妹三人立即转身逃跑,在逃跑过程中,大哥为掩护我们两人,我们亲眼看见大哥被日本兵抓走了。同**,我和二姐虽然侥幸逃回难民区,但仍被日本兵抓到日本军营,逼我们做苦工。干活时,我们常受到日本兵的拳打脚踢、怒吼、扇耳光,身上伤痕累累,总是提心吊胆地干活。二姐主要是帮日本兵洗衣服、做饭。我年龄小,干点零活。我们在日本军营干了三四天后,才放我们回家。二姐回来后,老是哭,问她后,才知她被日本兵强奸了……大哥被日军抓走后,一直未回家,全家人到处寻找、打听,总不见踪影。后来听知情人说,大哥与一批年轻人被日军抓走后,押到江边一处空地遭机枪扫射,全部遇难,后又浇上汽油灭尸后,全扔进江中。大哥遇难时,大约十九岁,大哥的遇害,是全家人永远的痛。
    ……
    目录
    序(张生)
    “不能忘记过去的灾难。”
    ——陈德寿口述自传
    “两次逃出人间屠场。”
    ——李高山口述自传
    “我有一种责任感:我得活下来。”
    ——常志强口述自传
    “我们*后还是逃过来了。”
    ——蒋树珍口述自传
    “日本人进城后,一年年过来都是苦
    大仇深。”
    ——*秀英口述自传
    “大哥的遇害是全家人永远的痛。”
    ——*长发口述自传
    “后来只要听到‘日本人’三个字我
    就特别害怕。”
    ——夏淑琴口述自传
    “我看见用机枪扫射人,吓死了。”
    ——岑洪桂口述自传
    “我们走出去看到满街都是死尸。”
    ——濮业良口述自传
    “那时候,没有一家不死人的。”
    ——余昌祥口述自传
    “我们踩着被杀害同胞的尸体逃亡。”
    ——祝再强口述自传
    “和平安宁的生活,是全世界人民的希望。”
    ——马雇禄口述自传
    “那时候日本人在南京毫无理由地见人就打。”
    ——季培生口述自传
    “鬼子来了,把我们养花的花房全烧光了。”
    ——*子华口述自传
    “日本人杀人不讲理。”
    ——易兰英口述自传
    “命都是拾来的。”
    ——艾义英口述自传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