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我是宋朝人
QQ咨询:

我是宋朝人

  • 作者:史式
  • 出版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 ISBN:9787561343470
  • 出版日期:2008年05月01日
  • 页数:311
  • 定价:¥29.80
  • 砍价广告长条形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有人认为:宋的疆域不广,武力不强,敌国外患,连绵不断,是一个*丢面子*没有分量的朝代。
    本书作者认为:这是一种极为肤浅的看法。其实,宋是中国历史上*重要的一个*朝。秦汉之后不可能再有泰汉,隋唐之后不可能再有隋唐。惟有宋*朝能够承先(全盘继承中华文化)启后(对后人起到启蒙作用)继往(建立大一统的*朝)开来(开创世界近代史的新时代)。
    从宋之后,方有中国。“中国”一词,在过去只指一块地方(略同于“中原”)。从宋代起,才开始指一个国家(政治实体),同时兼为中华文化的载体。
    长期以来,我们错误地认为:没有西方的科学技术,全世界不可能走向近代化。事实上,使世界走向近代的主要科学发明产生在宋代,世界近代化源于宋代。
    如果本着“学其所长,弃其所短”的原则,我们就敢于提出“以宋为师,向宋学习”的口号,对外推行多求友少树敌有利于人类团结的和平外交,对内实行重知识重人才有利于发展生产的宽松政策。
    如果要在古代挑选一个*理想的生活年代,今天的人首先一定会选择宋朝。
    文章节选
    **章 历史上*黑暗的时代
    中国历史上*黑暗*残暴的朝代是哪朝哪代?口说无凭,请先看看下面这样几个镜头:
    公元911年,大军阀杜廷隐在战败撤离深、冀两个州城之前,不愿把老百姓留给敌人,下令把全城丁壮绳穿索绑,全部掳走;然后把老弱一起活埋。
    公元918年,大军阀朱友贞与李存晶两军夹黄河两岸作战,为了自己方便,双方随意掘开黄河大堤,造成远近一片汪洋,坐视老百姓被洪流冲走。
    公元923年,大军阀李存晶自立为皇帝,从开封迁都洛阳。他觉得宫女不够用,临时下令,在城乡各处强抢民女,用牛车拉进皇宫。
    公元936年,大军阀石敬瑭拜倒在比自己小9岁的辽国国主耶律德光面前,口呼父亲,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说出一番感激的话,感谢耶律德光封自己为儿皇帝。
    公元947年,大将史弘肇巡查京城,抓到一大批嫌疑人犯。他为求省事,一律处死。有个人大白天仰面望天,拒不回答别人的盘问,史弘肇一怒之下,立刻处以腰斩。
    这是什么朝代?还有*法没有?这不完全乱套了么?不错,这个时代确实乱套了,不讲*法了,这就是在唐、宋之间的长达53年的一个大乱世——五代,也就是五个短命的小*朝。现将五代情况列表说明如下:
    五代的皇帝大都是人渣
    如果说,宋*朝是一出正戏,在这之前还有一场序幕,那就是五代的乱世。要等到乱世的悲剧演完了,大家都吃够了亏,然后才能冷静下来思考,改弦易辙,把正戏正正经经地演下去。宋*朝之前的唐*朝,开国之初也兴旺了一百多年。自从安史之乱以后,地方军阀纷纷割据,不听朝廷命令,朝廷力量不足,指挥不动,也就无可奈何,只好苟延残喘。一直拖到公元907年,大军阀朱温篡了帝位,这一下才炸了锅。因为过去有个唐朝皇帝在位,大家还能勉强维持秩序,现在既然像朱温这样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角色都能跳出来当皇帝,那还有什么人不能当皇帝的呢!因此,各霸一方的大小军阀、骄兵悍将、土匪强盗、流氓地痞、乌龟*八,纷纷跳出来亮相。在北方称帝的,有的是土匪头子;在南方称帝的,有的是私盐贩子。前蜀国称帝的*建就是个出名的大流氓,外号*八,当时有人喊一声“*八来了”,就能吓跑一街人。皇帝制度已经推行了1000多年,过去长期宣传“君权神授”,提起皇帝,老百姓总觉得有点神秘感,所谓“圣天子百灵呵护”,做皇帝的与普通人总有些不同之处。久读诗书的知识分子接受了儒家的皇帝应该是“内圣外*”之说,认为理想的皇帝应该是个圣人。现在朱温这种人渣都当了皇帝,大军阀安重荣居然公开说出了“今世天子,兵强马壮则为之耳”这样十分坦率的话,认为谁的拳头大谁就能当皇帝,可以说是把皇帝的神圣与尊严一扫而光。只要能够抢当皇帝,可以完全不顾任何伦理道德,可以无所不为。这样发展下去,只能是互相残杀,同归于尽。
    中原地区在唐*朝时代原是繁华富庶之区,后来一再遭受战乱,人口逐 渐下降。到了五代时期,一些大军阀反复死拼,争当皇帝,杀得千里不见人烟,燕子归来巢于林木,中原先后死掉几百万人。虽然许多军阀都要对此负责,但是认真追查起来,负主要责任的不过三五个人,其中罪恶*大的**名战犯就是五代中的**个皇帝——朱温。只要把他的罪恶大致梳理一下,就会看出他是如何去残害老百姓,老百姓是如何一批批地死在他手里的。历史上有许多祸国殃民的人物,他们对外虽然做尽了坏事,但是对于自己的家庭、朋友,仍然会有一些亲情、友情,仍然保有一定的伦理道德。*于朱温其人,他的所作所为,完全不如禽兽,可说已经把人类的伦理道德丧失净尽,连一点人味也没有了。他的一生行径,《旧五代史》《新五代史》一切有关史料的记载大致相同,没有多大出入。
    在家庭中,他是弟兄三人中*小的一个,也是*坏的一个,“惟温狡猾无行”。在乡里中,他是*被人讨厌的人。“不事生产,以雄勇自负,里人多厌之”。他25岁跟随黄巢起事,好勇斗狠,凶残嗜杀,5年后叛变,投入唐军。从30岁到55岁,他在中原大混战中反复无常,今日联甲倒乙,明日联乙倒丙,逐渐炼成了一个阴险狡诈的军阀,模仿曹操的样子,挟天子而令诸侯。*后又逼天子让位。他一生*后15年,当上了乱世中的皇帝。不过这个皇帝不是江山一统的大皇帝,而是割据一方的小皇帝,占领面积*多不过全国的五分之一。*后这几年,他的凶残淫乱也发展到了疯狂的程度,终究还是死在淫乱这件事情上。
    朱温在一生中淫辱与杀戮的妇女不计其数。按照中国人的伦理是“朋友妻,不可欺”,朱温就不管这一套,在他当军阀的这几十年中,上起宫廷**妇女,中到许多同事的眷属,下到部下与平民的妻女,只要他见到了,发生了兴趣,那就必遭凌辱,无法逃避。他的老同事张全义随黄巢人长安时,当过吏部尚书,地位在朱温之上。后来他追随朱温30年,态度非常恭谨。有一次他接朱温的车驾到他的奉节园里去避暑,朱温居然带着卫兵直闯他的内室,把他的妻女全部奸污,老幼一锅端,一个也不放过。张的儿子张继祚怒极了,持刀要杀朱温,被张全义死死抱住。别人做乱伦的事,大都偷偷摸摸地做,只有朱温乱伦,是完全不顾脸面,大张旗鼓地做。他叫儿媳妇来陪睡觉,是人人有份,按时前来相陪,一点也不遮盖。他养子友文的媳妇*为得宠,所以他就打算把帝位传给养子。亲子友珪得到这个消息,连夜抢先行动,半夜斩关进入皇宫中的寝殿。朱温惊问:“造反者是谁?”朱友珪答道:“不是外人。”朱温听出了他的声音,就大骂说:“我本来就怀疑你,恨不能早把你杀了,像你这样忤逆,天地能容吗!”朱友珪也大骂说:“老贼!你早该碎尸万段!”于是朱温绕着柱子逃跑,大家在后追赶。朱温滑脚跌倒,被刀子划破肚皮,肚肠和内脏流了一地。天天睡媳妇,*后被儿子所杀,这就是他人生的结局。
    朱温在30年中把无数的老百姓逼到死路上去,*少有以下两件事:**件事是实行一种极其严酷的连坐法军纪“拔队斩”;第二件事是推行一种拉了壮丁就在脸上刺字(刺青)的“文面法”。
    《旧五代史·梁书·太祖纪》中说: 太祖之用兵也,法令严峻,每战,逐队主帅或有没而不反者(军官有阵亡了的),其余皆斩之,谓之“拔队斩”,自是战无不胜。然健儿且多窜匿州郡,疲于追捕,因下令文面,健儿文面(当兵的在脸上刺青)自此始也。
    军官阵亡了,部下的士兵全要斩首,这就逼得士兵们在作战时一定要保住军官,如果保不住,大家都是一死。战场上的尸首重重叠叠,其中十之七八都死于这条严酷的军律。“文面”的后果更为严重。士兵们不文面,逃跑之 后还可以回到农业劳动上去。既已文了面,只有永远当兵或做游民,田荒人废,永远无法过正常的生活。
    像朱温这种人,杀人已成习惯,有时候拿杀人当开玩笑,史料中有此记载:
    有一次,朱温游园,身后跟着一批随从。
    前面有一棵大柳树。朱温自言自语地说:“好大一棵柳树!”
    几个随从立即随声附和:“好大一棵柳树!”
    朱温又说:“可以作车毂。”几个随从又随声附和:“可以作车毂。”这一来,朱温冒火了:“车毂要用坚木才行,哪里能用柳树?”他立即下令把几个随声附和的人就地扑杀。
    也许他过去在某些事情上吃过小人的亏,所以痛恨随声附和的小人。他说柳树可以作车毂,不过是存心引小人上当。小人不察,纷纷中计。小人虽然可恶,但是随声附和,罪不*死,朱温这种做法未免过分。你故意引诱小人上当,说明你自己早就存了小人之心。在小人们看来,拍马屁,随声附和,即使讨不到好,也不致有太大的风险,因为伸手不打笑脸人嘛!但是遇到朱温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怪物,不但要打你笑脸人,还要打死你,这算小人倒霉,活该送命。
    五代的皇**不是什么好东西,这并不是说,他们天生就是一群坏人。他们本来就不是做皇帝的材料,一点文化都没有,怎么管理国家政事!如果在太平时候,不碰到这种乱世,他们本来可以做个普通人。
    在大乱世里,他们虽无本领,却有胆量,作为亡命之徒,偏偏有许多发展的机会。一旦抓住机会,掌握了权力,就会有许多小人来依附他们,教唆他们,吹捧他们,要想他们不腐化,不变坏,也实在太困难了。他们在抓住机会,当了政治上的暴发户之后,又往往暴兴暴灭,不久就死于非命。五代的中间三代(后唐、后晋、后汉)的开国者都是突厥别种一一沙陀人,他们出身于西北的游牧民族,祖先或者父兄究竟来自国**之内还是国**之外,现在已经很难查考。如果是来自国**以内,那就是古代的少数民族;如果来自国**以外,那就应该算是外国人。这些人的先辈,本是作为僱佣兵被引进中国来的。他们帮别人打仗,接受报酬,只能说是一种职业,并不是什么理想和事业,我们对他们原不必作太高的要求。但是后来出现了大乱,他们因为偶然的机会被推上了本不应该得到的位置上,使得中国经历了一场长期的大乱,他们自己也像做了一场噩梦,实在是两败俱伤,留下了一次惨痛的历史教训。对他们自己来说,在五代的十几个皇帝中间,*少有8个人死于非命。对于这一段时期中国的老百姓来说,*少经历了三大灾难,一是赋税奇重,二是刑罚惨酷,三是熬过了断断续续长达几十年的一场大混战,一场大兵灾。
    有些皇帝始终认为向老百姓征收赋税太麻烦了,不如让士兵放手大抢几天来得痛快,真是强盗本色。对于这样的皇帝,你和他讨论赋税是否太重岂不是白费力?整个五代,政府对于赋税并无统一的制度,大小军阀,各自巧立名目,任意征收。如田赋之外有“秋苗钱”、“夏苗钱”;人头税方面,有“丁口钱”、“丁壮钱”。有个大军阀赵在礼,曾经镇守宋州,横征暴敛,民不聊生。等他调了职,老百姓纷纷庆贺,说是“拔去眼中钉,岂不快哉!”后来这话被他本人听到了,他又活动奉诏回任。就公开向老百姓大收一笔特捐,命名为“拔钉钱”。说是你们既为拔掉眼中钉而高兴,那就不妨大出一笔拔钉钱吧!此人脸皮之厚,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有些皇帝认为刑法还要专门制订,出了案件还要用人去审,实在太麻烦了,不如一律重罚,*好全判死刑,来得干净利落。李存勗灭后梁时,一次族诛朱友谦家属200余口,族诛张谏与其党人3000余口,凡罪人父母兄弟妻妾子孙以及出嫁的女儿一个也不放过。有些军阀对罪人用肉刑,只要想得到,就能做得出,如“每刑人必以铁笼盛之,薪火四逼”。又用铁刷把,刷掉罪人脸上的肉,听来都令人胆寒。
    五代这一场大兵灾,中原地区死掉了几百万人。许多大军阀自己既是害人者,也是受害者,因为他们祖籍就在这个地区,他们家里的人也难免被这场大灾难所波及。过去军阀混战的时候,某些军阀车上所载的盐腌人腿之中,也许就有他们的长辈亲人。中原好几个叫做“舂磨寨”的地名,军阀在那里纵兵抓人,把活人投人碓磨中磨成肉酱,充作军粮,其中也许有他们的长辈亲人。*于那些外来的沙陀人,他们的祖籍虽然不在这里,他们是从哪里来的这个问题很不容易考查清楚,但是他们既然已经来了,他们的子孙今后就将长期留在这里,与这块中华大地共呼吸,同命运。悲剧不能重演,教训必须记取,不要说是一般受害的老百姓,就连五代一些皇帝本人,也是这场大兵灾的受害者。后周的开国者郭威不正因为在内乱中全家被害,只留下他孤家寡人,所以他的帝位才传给他内侄柴荣的么?柴荣也有三个子女和郭威家人同时遇难,这些悲剧都是他们心中长期的隐痛。在经过长期大乱之后,人心确实是厌乱了。不仅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厌乱,连那些一生热衷于金戈铁马的将军们也厌乱了,这就是个转机。郭威、柴荣自家的悲剧,促成了他们自己思想的转变,他们开始行动了。虽然郭威在澶州兵变黄袍加身之后还是照五代的老规矩让士兵们到京城里去大抢10天,以作酬劳,还不脱土匪本色。但是不到三天,郭威看到老百姓太可怜了,就冒着很大的风险,强行下令制止。这就是行动,这就跨出了艰难的**步。正因为在公元950年已经跨出了这**步,所以在960年赵匡胤发动的陈桥兵变才能完全制止抢劫,做到兵变成功,老百姓家里鸡犬不惊。我们对历史上宋*朝所发生的一些新事觉得奇怪,就得从五代这场序幕中去找线索。原来从郭威一柴荣一到赵匡胤,这中间从思想到行动,都是有线索可寻的。
    割让燕云十六州带来的后遗症
    石敬瑭这个人本是无名之辈,他是什么民族,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不知道;他父亲本不姓石,他为什么姓了石,其原因也不知道。《新五代史·晋本纪》中说:石敬瑭“本出西夷”,后来因为随着沙陀人来到中国,就被称为沙陀人。“其姓石氏,不知其得姓之始也。”就是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后来之所以大大出名,是由于他投靠了辽国,从一个军阀被辽国国主耶律德光封为儿皇帝。为得到这个儿皇帝的头衔,付出的代价有三:
    一、把燕云16州永远割给辽国。
    二、每年向辽国进贡绢30万匹。
    三、石敬瑭称呼比自己小9岁的耶律德光为父。
    这个石敬瑭既不是中国人,又没有文化,根本闹不清“皇帝”的含义是什么,他只知道做皇帝是件了不起的大好事,不知道做儿皇帝就是当傀儡,不仅不光彩,还是一件可耻的事。皇帝之可贵,正因为他有*高无上的权力,*高无上的地位,不能有第二个。如果这个皇帝是别人封的,想怎么封就怎么封,想封多少就封多少,那就不值钱了。
    公元936年,石敬瑭与耶律德光做成了这笔肮脏交易,给中国留下了长期治不好的后遗症,他自己也背上了千古骂名。当时刘知远劝他:“称臣就可以了,称儿子未免太不像话。”他觉得只有称儿子才能表现出自己的诚意。刘知远又劝他:“送些金帛也就行了,割让土地会给子孙后代带来麻烦,请你三思。”
    ……
    目录
    序:我为什么说宋*朝超前?
    **章 历史上*黑暗的时代
    五代的皇帝大都是人渣
    割让燕云十六州带来的后遗症
    冯道是个救苦救难的大救星
    第二章 赵匡胤的立国大计
    陈桥兵变要过四道关
    杯酒释兵权圆满成功
    先南后北还是先北后南
    迁都是千秋大计
    自己活,也让别人活
    第三章 杀兄夺位的惊天大案
    “烛影斧声”案情分析
    宋代有个假皇帝
    金匮之盟是真是假
    宋代积贫积弱始于何时
    赵光义强奸小周后的一幅画
    第四章 长保和平的澶渊之盟
    寇准全力推动御驾亲征
    顺利签订澶渊之盟
    萧太后是女中豪杰
    辽国萧后是个品牌
    从敌国打成了兄弟之邦
    第五章 君子满朝的仁宗时代
    宋代又出了个武则天
    为清官树立样板
    真包公与假包公
    皇帝发现了范仲淹
    志士仁人先忧后乐
    如何评价宋仁宗
    第六章 变法是一场大悲剧
    变法君臣初相见
    司马光怒斥新法
    变法之路崎岖难行
    新党与旧党终于分裂
    中国*重要的一部史书
    变法是失败了吗?
    党争的牺牲品——苏东坡
    第七章 市井小人与梁山好汉
    男状元与女状元
    侠女出风尘才女也出风尘
    东京的天字**号情妇
    李师师接待了宋江吗?
    《水浒传》肯定是文学作品
    《水浒传》是造反者的教科书
    林冲的故事后来居上
    第八章 腐败造成北宋覆亡
    《清明上河图》与《东京梦华录》
    北宋*朝为什么会覆亡
    腐败造成国势的大滑坡
    略窥恶性腐败的窗口
    海上之盟种下祸根
    赵佶君臣自取灭亡
    靖康之耻,千古之痛
    第九章 农家子弟投军报国
    君臣之���**次:中突
    赏识岳飞的两位伯乐
    宗泽病死临终三呼“渡河”
    蓄意制造内战消灭抗金力量
    刘苗之变的教训
    光复建康,举世瞩目
    **北伐,收复襄阳
    第十章 是谁害死了岳飞?
    举国上下的议和之争
    金国撕毁和约挑起中原大战
    十年之功废于一旦
    一举剥夺三大将的兵权
    千古奇冤,被骗入狱
    英雄遇害举国同悲
    第十一章 中兴大业步履艰难
    父子两人唱对台戏
    采石大捷,中兴有望
    北伐受挫,壮志难酬
    后继无人的悲哀
    第十二章 联蒙灭金重走老路
    韩健胄打压理学
    中国*伟大的爱国诗词
    未闻“函首”可安边
    联蒙灭金赢得一场惨胜
    第十三章 南宋残局风雨飘摇
    皇帝一个不如一个
    贾似道是个大骗子
    杀使焚诏,忠于祖国
    文天祥殉国
    跋:没有宋*朝,就没有中华民族
    编辑推荐语
    没有宋*朝,就没有中华民族。一个超前*朝的故事。当代人无限神往的摩登*朝生活。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