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原罪:一个心理咨询师
QQ咨询:

原罪:一个心理咨询师

  • 作者:小卷
  • 出版社:中国华侨出版社
  • ISBN:9787511377562
  • 出版日期:2018年11月01日
  • 页数:224
  • 定价:¥28.00
  •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511377562
    • 作者
    • 页数
      224
    • 出版时间
      2018年11月01日
    • 定价
      ¥28.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苏合香,从事性格色彩心理学咨询,经常用心理分析协助警方破案,被誉为中国当代的“福尔摩斯”;有一日,苏合香收到一封求救信,是已经为爱远走天涯的前同事上官鸣的求救信。 在去寻找上官鸣的途中,苏合香意外收到了上官鸣的死讯。 到底是谁杀了上官鸣? 苏合香看似被大家牵引着,走向越来越远离真相的地方,每个人看似都是凶手,每个人都有杀人动机,每个人都有作案时间,诡异的氛围渐渐笼罩于古堡上空。 就在苏何香抽丝剥茧,步步逼近真相的时候,案件又发生了新的转机。与此同时,蛰伏在每个人内心深处的隐秘也渐渐浮于水面……
    文章节选
    序幕 六月,空气中弥漫着栀子花香。苏合香站在窗前,看一只灰翅红喙的鸟儿从庭院门口的地上惊飞起来,便知有访客来了。几分钟后,一个穿黑色西装的年轻人沿着曲折的花径走到房子前面,踌躇再三,才举手叩门——这是一栋砖瓦与木质混合结构的老式建筑,没有门铃,叩上去发出嗡嗡的闷响。 苏合香继续静静地观察。她的助理木小星开了门,约略交谈了一分钟不到,黑西装退了出来,轻快地跳着走出了庭院。木小星在书房门口站了半天,直到苏合香回头看见他,才嗫嚅道:“苏老师,有封信。”苏合香接过信,问:“谁送来的?”木小星楞了一下:“一个年轻人刚刚送来的,我没问他姓名。”苏合香叹了口气,心想:“绿色性格真是很难改变,像算盘珠一样,拨一下动一下,不拨就不动。”木小星嗫嚅着还想说点什么道歉之词,苏合香已经挥一挥手出了书房:“半小时内不要打扰我,半小时后给我泡好一杯咖啡,加奶,半糖,放在书桌上。” 半小时后,苏合香走进书房,咖啡在书桌上,木小星呆立一旁,等待她的下一个吩咐。她突然问道:“那个年轻人什么颜色?”木小星说:“我想大概可能也许是红色吧。”她追问:“怎么判断的?”木小星退却了,说:“不是红色就是蓝色。他把信递给我的时候脸色紧张,明显处于情绪之中。”苏合香说:“你现在就打电话给旅行社,帮我办理旅游签证去法国。”木小星没反应过来:”法国?“苏合香说:”是的。你也要去。“没等他张大的嘴合拢,就把那封信扔到他眼皮底下:”打完电话后,看一下这封信。你跟我学习了那么久,也应该有点自己的判断力了。“ 那是一张装在上好的牛皮纸里的信笺,页眉和页脚都是法文,中间主体部分,只有寥寥几行汉字: 苏老师, 见信如唔。自从上次分别以后,我发生了许多事,一言难尽。*近我遇到一件事,以我的功力难以解决,希望能向���借力。请于方便时来法国与我一会。感激不尽。 上官 下面附有详细的地址,是法国南部海边的一个乡村。 木小星看信的时候,苏合香一直站在窗前思索。木小星看完信,越发茫然,想提问题又不知该怎么问。苏合香说:”你是不是很好奇,这个上官是什么人,为什么我一看到这封信,就要你马上办签证?“木小星说:”是。“苏合香说:”这个人曾经是我的搭档。十年前,我们一起教课。“木小星说:”哦。那,晚一个月去可以吗?下月十五,有一个重要的学术会议在国内,需要您出席。“苏合香说:”不行。“木小星的脸上写着问号。苏合香说:”因为以上官鸣的性格,如果不是遇到天大的事情,他决不会向我求助的。“过了片刻,她又悠悠地说:“我只希望,一切还不太晚。” **章 迷迭香 回忆 代表永恒的生命、爱与美好的追思回忆。《哈姆雷特》里有这样经典句子:“迷迭香,是为了帮助回想;亲爱的,请你牢记在心。” 苏合香有三年不曾来过巴黎。托木小星的福,他订航班时留了足足**在巴黎转机,所以苏合香不得不让他去买张卢浮宫的门票,在卢浮宫消磨一个下午。无论外面的日头多么酷烈,美术馆内始终是清凉宁静的,观光客虽然多,但大都安静有序地顺次前行,一件件珍宝艺术品如花儿一样次第开放映入眼帘。 苏合香在蒙娜丽莎画像前停下脚步。一个身高足有一米七八的高个子大胖女人用不标准的普通话小声抱怨着,因为卢浮宫昨天上午警报器莫名其妙地响了,所以昨天下午闭馆半天大检查,害得她把原定昨天下午参观卢浮宫的计划推迟到今天,因而后续的所有行程都受到了影响。她身旁一个矮个子先生露出尴尬的神情。木小星轻声地问:“苏老师,您觉得这个女人是蓝色性格吗?”苏合香说:“为什么这么判断?”木小星说:“因为她反复在抱怨一些细节,负面思维很强烈,明明事情已经过去了,而且损失并没有那么的大,但她还是很在意。而且她很不喜欢计划受到破坏。”苏合香说:“她不会是蓝色。”木小星问:“为什么?”苏合香说:“蓝色不会在公众场合说这些话的,她的抱怨只是在宣泄情绪。你看她丝毫没察觉自己的同伴已经很尴尬了,怎么会是敏感的蓝色性格?她应该是一个很在意规则与计划的红色。”木小星还想再提问题,却见苏合香的眼神已经越过他,飘向他身后的某个方位。他转身一看,只见胜利女神像前面,一个黑色卷发的华裔女子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不禁也吃了一惊。 苏合香快步走到女子面前,木小星也傻傻地跟着。苏合香关切地问:“您身体不舒服吗?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女子摆摆手,原本握在手中的一份报纸飘落地上,她低头去捡,却仿佛全身没有一点力道,一下子跪在地板上,脖子上那条黑底白花的透明丝巾也掉落下来,正好覆盖在报纸上,木小星习惯地帮忙去捡,却看见丝巾下面透出报纸上一则新闻,其中几个字分外扎眼——“上官鸣”。 他拿起报纸便读出声来: 各位亲爱的家人、朋友、业界同仁: 家师上官鸣于日前不幸逝世。请各位亲朋好友节哀顺变。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 弟子 *永辉 看日期,正是今天的报纸。讣闻用英文、法文、中文各登了一遍。木小星登时呆若木鸡,他万万没想到,苏合香带他不远万里赶到法国来,要帮助上官鸣解困,而上官鸣就在这个当口死了。究竟这是怎么回事?他不敢看苏合香的表情,怕她太过伤心,却听见苏合香幽幽地问:“您和上官老师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他走了你会这么伤心?”女子坐在地上,抬头茫然地望着苏合香:“我叫林亦旭。上官鸣是我的心理咨询师。他不在了,我的问题该怎么解决?” 第二章 勿忘我 永恒的记忆 ,无论何时何地都能让记忆鲜明地留在脑海间。 从巴黎坐飞机到尼斯只需一小时,应苏合香的要求,木小星让林亦旭换到了坐在苏合香旁边的位置,自己坐在她们两人斜对面,飞机刚滑出跑道,木小星就打起盹来。林亦旭开始慢慢讲述自己与上官鸣结识的过程: “我是在一次亲子关系成长小组上听到他的名字的。一个叫Cynthia的女孩说,上官鸣帮助她挖出了内心深处隐藏的痛苦,她二十年不愿对人诉说的事情,在他那里得到了倾诉,她还亲切地称他为‘心灵管道工’。 不知为什么,这个有点滑稽的外号让我深深记住了他。一年以后,我母亲快要把我逼疯了,我瞬间想到了他。我想象中他是个穿着不合体西服的胖子,戴眼镜,圆圆的脸,坐在椅子上一副很松弛的样子。我不能确定,但我想或许他可以帮到我。 当我见到他时,大吃了一惊。他和我想象的完全不同,微胖,但是很严肃,腰杆挺得笔直,他是我见过的**一个把燕尾服穿出军人气质的华人。他的眼神里有种很深邃的东西,仿佛深不可测似的,啊,怎么说呢,就有点像你此刻望着我的眼神,但又不太一样,如果说你的眼神是一片广袤的大海,晴空万里,海面上有白色的海鸥翩翩飞舞,他的眼神就像神秘而暗流汹涌的大海,表面一派宁静,但让你感觉暴风雨快要来了,却不知何时会到来。 他的**次咨询就赢得了我的信任,我对他说的比过往三十年我对所有人说的话还要多。他给我做了催眠,让我放松自己,也和我探讨了我的成长经历以及认知模型,我们一共做了七次咨询,每周一次,每次我都准时到达。如果不是发生这个事的话,”她颤抖了一下,“明天是我们的第八次咨询。” “你介不介意告诉我你找他咨询的问题是什么?”苏合香问。 “不介意。我咨询的问题是我母亲要和父亲离婚,在他们一个六十岁,一个六十一岁的时候,我觉得她简直是发疯了。自从我妹妹去世后,她就没有正常过。当然,原先她也很强势,但是我妹妹的离开刺激了她,让她变本加厉了。现在她想控制一切,包括我的婚姻。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原本我以为,上官鸣可以救我,可是……”她的声音哽咽了。 苏合香的声音柔和而低沉:“你妹妹去世了……” “是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从林亦旭脸**下来,可以想见,这件事她已经对上官鸣倾诉过了,但再一提起,还是悲不可抑:“她那么年轻,纯洁,美丽,像一朵清新脱俗的苹果花,21岁就结束了生命……” 苏合香不说话,安静地看着她。林亦旭啜泣了一会儿,掏出手帕把眼泪擦干净,补了妆,对苏合香展颜一笑:“对不起,我一提起来就控制不住。” 苏合香从随身的丝绸小包里拿出一个长方形的盒子,打开来,里面是摞得整整齐齐的一叠卡片,每张卡片都有一个鲜明的主色调,卡片上有人物及场景的漫画,也有文字。林亦旭看了一眼,飞快地说:“你想给我做性格测试吗?不用了,上官鸣给我测过了,我的测试结果是绿+红。” “你肯定不是绿色。”苏合香叹了口气。 林亦旭跟着叹了口气,说:“上官鸣也这么说。” 第三章 百日草 思念亡友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我们常常把自己的相思之情寄托在某一个物身上。 从尼斯坐火车,途经摩纳哥,*终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这是个海滨小镇,但上官鸣的住所并非濒临海边,而是隔着公路,在一座小山的顶上。林亦旭外表柔弱,走起山路来却不慢,也许是心急,一下子走在了*前头。苏合香慢慢地走着,不时停下来,张望一下左侧隔着公路的蔚蓝海面,点点白帆。木小星夹在中间,既想跟上林亦旭,又担心苏合香走不动需要帮忙,左右为难。*终他还是停下来等苏合香。林亦旭的身影消失在前方的转角处。 苏合香依旧不紧不慢地走着,一言不发。木小星也不说话,只是不断抬头看苏合香脸色。苏合香说:“你有问题要问我么?”木小星说:“其实没啥问题……我只是在想十年前发生了什么,上官老师为什么不和您一起教课了。”苏合香说:“十年前,**夜里,上官鸣来找我,给我讲了他的房子。”木小星不解:“房子?”苏合香说:“就是他想象中的一所房子。每个人都可以把自我投射在一个想象中的事物上,我们经常玩这样的游戏,想象一座房子,或者一棵树,其实那就代表了我们自己。”木小星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 苏合香说:“我们可以现在来玩一下。你闭上眼睛,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想象一栋房子,告诉我它的样子。”木小星闭上眼睛,深呼吸着法国南部带青草味的新鲜空气,感觉指尖有微风拂过,起先眼前一片漆黑,过了一会儿,眼前真的浮现出一栋房子。他说:“这是一栋平顶的房子,有一条路通向它,房子四周有一圈篱笆,篱笆不高,门没有关,可以很容易地走进去。院子里有条狗,趴在那,冲我摇尾巴,很亲切。打开门,一进门就是一条通道,通道很狭窄,两边是两间客房。”苏合香问:“客房里面有什么?”木小星说:“我进不去……它们不属于我。”苏合香叹了口气,说:“继续朝里走,看看还有什么。”木小星说:“里面是个很大的客厅,有个壁炉,烧着火,很暖和。壁炉旁边有个书架。客厅里有些桌子椅子,就是很正常的那种。”苏合香说:“还有什么?”木小星说:“有个梯子,通向屋顶,屋顶很大很宽阔,我可以坐在上面看风景,很舒服。”苏合香说:“你的卧室在哪?”木小星想了半天,说:“……没有卧室。好像只有屋顶是属于我的。我在上面很自在。” 苏合香说:“所以你的房子是一座只有客房和客厅的房子,你自己的空间是屋顶。”木小星张开眼睛,不好意思地说:“呃,好像的确是这样的。我很想在画面中加上一间卧室,但是加不进去,好像放在哪里都不对。”苏合香说:“没关系,这不是真的房子,只是你自己的投射。”木小星说:“能看出什么吗?”苏合香说:“能看出你的性格,一切都为别人而考虑,把自己的需求放在不重要的位置。有一种类型的女生会非常喜欢你这种性格的男生。”木小星说:“那也不错哦。什么样的女生啊?”苏合香说:“我现在没有心思给你算命。有机会再说吧。快到山顶了。”木小星说:“好吧。您还没说上官老师的房子长什么样呢?” 苏合香聚精会神地凝视着前方,眼中神色复杂:“就跟这个房子一模一样。” 第四章 玉玲珑 思念,表示团圆,传说水仙花是尧帝的女儿娥皇、女英的化身。 山顶有一座城堡,虽不像童话故事里的城堡那么高大峭拔,却实实在在是城堡的建筑样式,雉堞、尖顶、炮楼一应俱全,跟周遭温馨的法国南部风光极不相称。城堡前面有一圈铁制围栏,推开锈迹斑斑的铁门,院子里一派枯藤荒蔓的景象。从山脚到山顶,正当夏季摇曳的薰衣草,紫色花朵点缀得到处都是,却没想到,在这院子里的植物俱已枯萎,仿佛中了诅咒一般。 来到城堡门口,木小星**反应是跟在苏合香后边,待苏合香用严厉的眼光盯了他一眼,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责任,赶紧走到前面去敲门。两扇木门,感觉甚是厚重,奇怪的是门上没有锁,连个拉环都没有,敲门没人应,推也推不开。苏合香说:“我们必须马上进去……否则……”话语声很轻,但却越发让木小星觉得事态严重。他稍微加大力气推了推,门还是纹丝不动,于是他做出斗牛的姿势,两手放在门上,双脚朝后蹬地,使劲一推…… 门忽然彻底敞开,木小星瞬间失去**,以极其不雅的姿势跌进大厅。原来苏合香发现门旁边的墙壁上有个洞,把手伸进去,门就自动打开了。木小星爬起来的时候首先看到一双黑白相间的球鞋,往上看,一个穿T恤牛仔裤、戴黑框眼镜的年轻人诧异地望着他。“你是……”木小星觉得此人极其眼熟,忽然想起来,可不正是那远涉重洋替上官鸣送信给苏合香的信使吗,只是他换了一身休闲运动的装扮,判若两人。 “你就是*永辉吧?”苏合香接着木小星的话沉稳地问了出来,木小星才恍然大悟,对,当然是这样,*永辉对上官鸣执弟子之礼,为他登讣告,替他跑腿当信差,现在上官鸣不在了,*永辉当然在这里接管一切。 *永辉看见苏合香,却不像刚才那般惊讶,反而有一种意料之中的感觉:“是的,弟子*永辉。您是苏老师吧,上官老师一直想等您来,可惜*后没有等到……”苏合香神色平静,也许这平静下面掩藏着忧伤,但反正木小星是看不出来。她说:“上官老师……什么时候的事情?“*永辉说:“上个星期天晚上。”苏合香沉默了一忽儿,说:“我明白了……你也挺不容易的……带我看看这房子吧。” 跟着*永辉在城堡底层逛了一圈,内部的陈设却不似城堡外表那般老旧,现代化的设施应有尽有,地板下面有地暖,水管里有净化过滤过的纯净水,桌椅摆设等趋近于简约的欧式风格,没有多余的家具,将空间尽可能地释放出来。*永辉不经意地推开一扇白色菱格小门,带苏合香和木小星进入城堡后面的花园。木小星想起之前没搞清楚的问题,又问了一遍:“苏老师,上官老师给你讲的他的房子,就像现在这里一样吗?”苏合香说:“那天我们没有过多谈论房子的内部,从外观看,城堡以及枯萎的园子是完全一样的,在房子后面的花园里,有一个喷水池,水池正**是一个没有双臂的女神像。” 正说着,他们已沿着小径走到花园正**,一大片空地上,赫然有个已经不喷水的喷水池,喷水池正中有个石头台座,台座上站着个衣袂飘飘的女子,紫色的头巾,紫色的连身裙,正眼神严肃地望着前方。木小星张开的嘴半天合不拢,*永辉却毫不意外地向苏合香介绍道:“这是上官老师的客人,林汐。”
    目录
    序幕 **章 迷迭香 第二章 勿忘我 第三章 百日草 第四章 玉玲珑 第五章 银丹草 第六章 欧石楠 第七章 蓝鸢尾 第八章 紫罗兰 第九章 曼陀罗 第十章 郁金香 第十一章 风信子 第十二章 康乃馨 第十三章 木芙蓉 第十四章 秋海棠 第十五章 矢车菊 第十六章 满天星 第十七章 天竺葵 第十八章 六月雪 第十九章 蝴蝶兰 第二十章 三色堇 第二十一章 夕颜 第二十二章 杜鹃 第二十三章 合欢 第二十四章 蔷薇 第二十五章 含笑 第二十六章 罂粟 第二十七章 紫薇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