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真真假假老侦探&真真假假小侦探
QQ咨询:

真真假假老侦探&真真假假小侦探

  • 作者:丁勤政
  • 出版社:群众出版社
  • ISBN:9787501442218
  • 出版日期:2008年05月01日
  • 页数:331
  • 定价:¥22.00
  • 砍价广告长条形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501442218
    • 作者
    • 页数
      331
    • 出版时间
      2008年05月01日
    • 定价
      ¥22.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真真假假老侦探》神出鬼没的单身怪老头、齐腕砍断的香木女人手、会讲宇宙语的农妇、又痴又傻的火头僧,却会写一种奇怪的符号,谁也无法解读。小侦探独闯观音庙,被坏人抓住了,活活埋入死人墓。用鲜血为墨抄写的焚文佛经,记录着惊天大案。悬念像江面上的旋涡,这一个还没有消失,那一个又已产生。这是一个非同寻常的惊险探案故事。
    《真真假假小侦探》缘缘失踪、林子贤失踪;草人、马晓蓉、肉墩和肉墩新买的宠物狗集体失踪。一连串的失踪事件,惊动了整个城市。陌生人的电话将沈小伞引到了安锡码头,沈小伞结识了一个同样穿着飞行鞋自称"沈小伞"的男孩。真沈小伞不动声色,央求假沈小伞帮他破案。鬼宅。摸骨师。**钥匙。脸上的号码。脚语。救命的发夹……从**页到*后一页,惊险刺激好玩的故事紧紧揪住你的心,让你不忍释手。
    文章节选
    真真假假老侦探
    **章 射手*
    明天是国庆节,学校放假一星期。
    今天下午放学比平时要早一个小时,正是踢足球的好时机。
    看着我故事的朋友,一直没有跟你说起,我是五(7)班足球队的主力前锋。算起来,上学期我在正式的非正式的足球比赛里,总共进了二十四个球。这个成绩,放到任何一个国家的联赛里,都可以在射手榜上傲视群雄。
    进球后,我还会表演与众不同的招牌动作:鼓着腮帮子,面朝下,张开双臂盘旋。
    这是伞兵从天而降的动作。
    呵呵,谁叫我是沈小伞呢。
    要知道,现在好多人都管我叫超级小侦探。
    我*喜欢突然起动,摆脱后卫,像天降伞兵一样出其不意地出现在小禁区,头顶脚踢,射门得分。
    还没到下课的时候,我就系好了鞋带。靠近后门的卢力悄悄打开了教室门。我前排的曾永嘉把书和笔都收进桌子了。
    谢老师在黑板上写完**作业,转过身来,发现教室里已经人心惶惶,归心似箭。他威严地咳嗽两声,准备说古道今来一场劝学讲演。
    恰在此时,放学的铃声响了。
    卢力一转身,人就到了门外。卢力是五(7)班足球队的队长,抢占球场是他的本职工作之一。
    第二个跑出教室的是林子贤,主力门将,也是我*好的朋友。
    第三个是我,大名鼎鼎的沈小伞。
    我们跑到楼梯口时,却不得不停下来了。
    楼道挤得水泄不通。
    林子贤唉声叹气地说:“肯定没有场地了……”
    卢力说:“不会的,我跟五(1)班金维森说好了,他们去开辟战场。”
    我侧耳听听,那边足球场上果然传来人语声,还有金维森的吆喝声——听得出是他,却听不清吆喝些什么。
    下楼的时候,挤在人群里,卢力对我说:“今天不比往常,往常是踢着玩的,今天的比赛相当于上学期决赛的重赛,输家要买棒冰请赢家的。”
    醉翁之意不在酒。我们在乎的并不是五毛钱一根的棒冰,而是班级的荣誉。
    我们五(7)班上学期力克五(1)班,夺得全校班级足球赛**。可是五(1)班的人都不服气,因为决赛的时候,他们的队长金维森患重感冒不能上场。这不,新学期开始没多久,五(1)班就约我们五(7)班“重赛”。要是让他们赢了,请吃棒冰不算了,放在我们班壁橱里那个金光闪闪的**奖杯,光芒也会黯淡许多。
    “没事的,有我呢。”我安慰卢力说,“只要我上场,进球没问题,你在后面指挥好防守,准赢。”
    牛皮不是吹的,火车不是推的,得靠实力和智慧。
    比赛开始了。
    拉拉队喊声震天。
    绿茵场上,连守门员在内,二十二员小将乱纷纷地跑,只要球跑向哪里,一堆人就追向哪里——真正的全攻全守,哈哈。
    我很快赢得了点球,亲自操刀主罚。
    顺便说一下,我们这样的比赛,连裁判都没有的,谁犯规谁得球权由双方队员商量着处理,谁罚点球由赢得点球的人说了算。
    在球门前,我高高跃起与金维森争顶,结果落地时脚脖子一歪,跌倒了。我将计就计,双手搂着脚脖子,大声叫哎哟。
    金维森说:“起来,你怎么啦?”
    我说:“都怪你,要不是你挤我一下,我就不会跌倒,是你犯规。”
    金维森以为我当真崴了脚,赶紧道歉:“对不起,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扶你上医院?”
    我说:“我不要你送我去医院,我要罚点球。”
    一听说要罚点球,五(1)班的人都不干,金维森也说:“罚什么点球?我又没有犯规。”
    我对金维森说:“你没犯规,刚才为什么向我道歉?”
    金维森无话可说。
    我将足球放在罚球点,起步,助跑,抬腿怒射——只听嘭的一声,球门那么大,距离那么近,想不踢进都难,我却放了一个冲天炮,足球高高地飞过球门,飞出校墙。透过铁栅栏,我们看见它划了道长长的弧线,飞到一个有绿篱的后院里去了。那户人家和校墙隔着一条冷僻的小巷。
    同学们纷纷说:
    “足球踢出去了——”
    “飞到人家院子里去了——”
    “可别打坏了人家的东西……”
    “汪汪,汪汪汪。”这是缘缘的声音。
    缘缘跑到我身边来了。不知它怎样寻到学校来的,我骑自行车还要十几分钟呢。
    我内心欢喜,口中却骂道:“缘缘,跑到学校来干什么?跟我去找球。”
    我像山羊一样轻健地穿过跑道和紫藤长廊,经过校门,绕过墙角。来到了小巷。
    缘缘明白我在找什么,它跑在我前面,冲着那户人家的绿篱狂吠起来。
    “别叫——”我责备一句,缘缘安静下来了。
    很多同学跑到校墙边,隔着栅栏观察我和缘缘——丁丁和白雪的校园版。
    我得表现出**小侦探应有的沉着和冷静。
    那道绿篱是刺科植物爬在铁栅栏上形成的,密不透风。别说缘缘,连老鼠都钻不进去。绿篱比一个大人还高,我跳起来都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于是,我带着缘缘来到这户人家大门前,咚咚咚地敲门。
    屋里没人应。
    我从门缝往里看,里面空荡荡的,不像有人住的样子。
    “你找谁呀?”这个声音听起来怪怪的,几乎不像是人的声音,倒像是太紧的木门在嘎嘎嘎地响。
    我被吓了一跳,赶紧回头。
    眼前是一个老妇人,她的面部又平又白,像是被压扁了一样。
    缘缘也退了一步,低声呜咽起来。
    我对老妇人说:“我们的足球飞到这个屋子后面的小院子里去了,我要去捡出来。”
    老妇人摇摇头说:“这些天,他白天肯定不会回家,要到吃过晚饭的时间才回来。”
    我很失望。
    可我一转念,又高兴地吹起了口哨。
    我回去的时候,校墙那边的同学隔着栅栏问我:“沈小伞,你球没找到,干吗这么高兴?”
    “我们班比分领先,2:0。”
    五(1)班的同学气得哇哇大叫,有人说明天接着比,可有人说明天要去逛公园,有人说明天要跟父母旅游去了,还有人说明天想在家里看电视上QQ,总之是人数凑不齐啦。
    哈哈,整个国庆节,我们班都会保持领先,真是一个愉快的国庆节。
    我和林子贤商议一下,决定明天上午来练球,我练射门,他练守门。当然,今天傍晚我得把足球找回来。
    这个足球是用班费买的,花了一百七十八块钱,占了我们班班费的三分之一。
    第二章 怪老头
    在我们班,购买价值超过五十元的物品,需要班委会讨论通过;购买价值超过l00元的物品,需要全体同学投票通过,得票率超过80%才能买。
    我们班四十七个人,其中二十七个是女生。女生都不踢足球,为了说动她们投赞成票,我们几个铁杆球迷挨个儿去游说。
    *讨厌足球的是金丽萍,一见我找她说足球,她就捂耳朵。
    我很生气,决定恶搞一下。
    我在金丽萍课桌盖板内面贴了一张邵佳一的画像,就贴在她课表边上。
    那**,金丽萍打开课桌,立即惊叫起来:“大帅哥啊。唱哪首歌出名的?”
    我对金丽萍说了两个字:“你猜?”
    等金丽萍猜来猜去实在猜不透了,我才告诉她:“大帅哥大名叫邵佳一,中国国家足球队的,人家在德国踢球。想了解他,你去网上查一查吧。”
    金丽萍肯定恼死我了,我这样以为。
    谁知第二天金丽萍主动跟我说话,她**句就是:“我支持邵佳一,我支持中国足球。”
    吼吼哈,搞定了金丽萍,全班的女生就搞定了一半。投票的结果,反对买足球的只有一个,是女副班长庄丽菊。她站起来说:“不用班费买,我送一个给大家,是我哥高中用过的,正规的比赛用球。我哥这个学期上大学去了,足球他没带走。”
    有了足球之后,五(7)班男子足球队就名副其实了。
    金丽萍和庄丽菊两人还组织了一支女生拉拉队兼后勤服务队,一有比较重要的足球比赛,拉拉队就倾巢出动。
    傍晚的时候,我早早吃过晚饭,就骑着老爸的自行车出去了。我要找的人还没有回来,他的家门是铁将军把守着。
    那个脸庞扁平的老妇人在自家门口串彩灯。她膝上放着一个笸箩,里头是花花绿绿的小灯泡和导线,很好看。
    顺便交待一下,奇州是工商业比较发达的地区,大大小小的工厂和家庭作坊数也数不过来。家庭妇女们常常去工厂里领些手工活回家做,相当于在家上班。串彩灯这活儿就是从附近的小工厂领回来做的,动作麻利的**可以挣二三十块钱。老妇人动作娴熟,但是速度不快。她串彩灯半是为了工钱,半是为了打发时间。
    见我来了,老妇人慢慢腾腾地说:“你来得这么早?”
    我说:“您不是叫我吃了晚饭就来吗?我已经吃过晚饭了。”
    老妇人又指着我们的学校问:“你是这个学校的?”
    我点了点头。
    老妇人不再说话,继续串彩灯。她没有牙齿,闭嘴的时候,上下嘴唇挤在一起,扁扁的,向前突出,有些像短嘴的鸭子。
    我在门前徘徊着,等了十几分钟,实在无聊,就走到老妇人身边,对她说:“阿婆,我来帮您串彩灯。”
    老妇人看了看我,进屋拿了一张小凳子给我坐,教我串彩灯。串彩灯很简单,把导线插入铜片上的小洞里,拉拉紧,就行了。我很快就会了。一老一少一边串彩灯,一边聊起来。
    我问老妇人:“这人还不回来,他家里的人呢?”
    老妇人看看邻居那扇紧闭的门,不高兴地说:“这人是个老单身汉,这个屋子空了好多年了,听说他在哪个单位工作,退休了才回来住的。”
    我非常奇怪:“这是一个退休老人?我还以为他是做生意的,或者是上班族……他既然退休了,为什么整天不在家?”
    “谁知道?跟他做邻居有一个多月了,我没跟他说过几句话。”
    “他是做什么工作的?”
    “不知道……”老妇人突然神秘起来,她看看四周,压低声音对我说,“我觉得老头有些不正常……”
    老妇人凑近我,嘴里发出一股难闻的大蒜气味。
    我不由得退了一下。可是老妇人却对我招招手,示意我靠近她,然后附在我耳边说:“我对你一个人说,你别告诉别人啊。我活了一大把年纪了,还没见过这么古怪的老头……”
    我非常好奇,催促她说:“您快说!”
    老妇人停顿了一下,眼里闪着神秘的光芒:“我的阳台和他的阳台中间就隔着一道铁栏杆,可以互相看见的。有**,我发现他坐在阳台上,手中拿着一只断手。”
    我吓了一跳:“您说什么?”
    老妇人盯着我的双眼,神色很恐怖:“他手中拿着一只断手。他出神地望着那只断手,要不是我尖叫一声,他都不会发现我。我赶紧下楼,跑到对面人家家里去,吓得面无人色,说不出话来。”
    “然后呢?”
    “然后我们打了110。”
    “110来了没有?”
    “来了,可是他们很快又走了。那个老头拿着断手来找我,你猜为什么?”
    我不明白。
    可那颗侦探之心在我的胸中猛烈地跳动。
    老妇人说:“老头告诉我,那只是一只木手。”
    “他是搞雕塑的?”
    “我看不像……以前有一个画家租他的房子,头发老长,背着画板进进出出的……”
    “那他为什么玩木手?”
    “你问我,我问谁?”老妇人答不上来,就反问我一句,然后说,“所以我才说这个老头不正常,我老婆子一辈子没有乱说哪个的。”
    这时候,天色没有完全黑下来,但街灯已经亮了。
    怪老头还没有回来。
    老妇人对我说:“你怎么还不回去?天黑了。”
    “那我明天早上来吧。他早上什么时候出去?”
    “不知道,我很少见到他,神出鬼没的……”
    我告别了老妇人,起身骑上自行车走出不到二十米,老妇人却大声嚷道:“同学,你回来。”
    我以为怪老头回来了,停车回头,却见老妇人紧张地向我招手:“你过来。”
    我回到老妇人身边,问:“什么事?”
    老妇人指着怪老头的屋对我说:“你说……他会不会就在里,煤气中毒什么的?”
    我吓了一跳:“怎么办?”
    老妇人说:“从我家阳台可以爬到他家阳台——要不,你过去看一下?有一次他忘记带钥匙,就是从我家爬过去的。”
    第三章 断手
    我跟着老妇人来到她家阳台上,从这儿可以看到怪老头的小
    院,也可以看到别的小院。这条街,家家户户后面都有一个长方形的小院子。奇怪的是,人家的小院子里面栽花种草,怪老头的小院子里面却长满了野草,还开着野花。我们班那个足球,就安安静静地躺在草丛里。
    在怪老头的阳台和老妇人的阳台之间,隔着一道矮矮的铁栅栏。人很容易攀上铁栅栏,去到隔壁家的阳台上。
    老妇人说:“你爬过去看看,我担心老头子出事了,他往常几乎是按点回来的。年纪大的人,容易出意外……前年,听说城东有一个老人,死在家里一个月还没有人发现。到了她过七十大寿那天,女儿打老远来看老人,没人开门。后来找人撬开门进去,尸体都腐烂了……”
    我正要攀爬过去,听老妇人这么一说,我马上就想到那只断手,又退了下来。
    老妇人见我害怕,失望地说:“要是那个小侦探来就好了,他一准像猴子一样爬过去。”
    “哪个小侦探?”
    “就是一个暑假破两个大案的那个,好像叫什么伞。听人说,他十一二岁,跟你差不多大……”老妇人望着我,一个劲地摇头,显然是对我很失望。
    “他叫沈小伞。”
    “对对对,他是叫沈小伞,我记起来了——”老妇人打量着我,说,“要是沈小伞在这儿,一准……”
    “我就是沈小伞。”
    “你?”老妇人怀疑地望着我,“沈小伞有你这么胆小?”
    我红了脸,不好意思再说自己是沈小伞,就改口说:“人家话还没有说完呢。我是沈小伞的同学。”
    这时候,我不再那么害怕了。
    我可是大名鼎鼎的小侦探沈小伞呢,沈小伞可木能做胆小鬼。
    我爬上铁栅栏,一下子就翻过去了。然而,进出阳台的门是关着的,窗户也是关着的,还拉着窗帘,我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这个问题难不倒我。
    我发现窗户没有锁死,于是我一手摁住内侧的窗户。一手扳住外侧的窗户,双手一用力,钩子就脱钩了。
    我打开窗户,又撩开窗帘。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简朴的卧室,只有一张床、一个书桌和两个椅子。床上没有人,被子没有整理,零乱地卷曲着:
    床边书桌上,赫然是一只断手,放在旧报纸上的。乍看很像女人的手,要仔细看才能看出那是木头模型。
    要不是事先听老妇人说过,我一定会吓一大跳的。
    “你看见什么啦?怪老头出事了吗?”老妇人迫不及待地问。
    “没有,我看到一只断手。”
    ……
    目录
    真真假假老侦探
    **章 射手*
    第二章 怪老头
    第三章 断手
    第四章 噩梦
    第五章 哼哈二将
    第六章 会讲宇宙语的农妇
    第七章 故事家
    第八章 伞迷
    第九章 密室
    第十章 漫长的一夜
    第十一章 跟踪
    第十二章 遭遇艺术家
    第十三章 老老周
    第十四章 手印
    第十五章 铁锅寺
    第十六章 周得胜
    第十七章 小纸团
    第十八章 野生鱼
    第十九章 老婆婆
    第二十章 野餐
    第二十一章 妈妈们
    第二十二章 拖拉机手
    第二十三章 龙涎井
    第二十四章 火头僧
    第二十五章 假发
    第二十六章 两个得胜
    第二十九章 夜行
    第二十八章 掘墓
    第二十九章 惊魂
    第三十章 验尸
    第三十一章 老龙洞
    第三十二章 神秘的线装书
    真真假假小侦探
    **章 缘缘失踪
    第二章 林子贤失踪
    第三章 一个怪梦
    第四章 一无所获
    第五章 电话
    第六章 真假沈小伞
    第七章 铁皮屋
    第八章 跟踪
    第九章 冬*节的晚餐
    第十章 虚惊
    第十一章 激将法
    第十二章 鬼宅
    第十三章 **钥匙
    第十四章 当鬼遇上鬼
    第十五章 摸骨师
    第十六章 摸骨师的妙计
    第十七章 守株待兔
    第十八章 误人虎穴
    第十九章 恐怖的医生
    第二十章 脚语
    第二��一章 苏醒
    第二十二章 发夹
    第二十三章 追捕
    编辑推荐语
    本书是《大侦探沈小伞》系列作品之《真真假假老侦探》和《真真假假小侦探》,一个非同寻常的惊险探案故事又开始了:为了寻找飞出校墙的足球,沈小伞进入老老周家,结果发现了一只吓人的木手,沈小伞于是开始了新的侦探历险…………从**页到*后一页,惊险刺激好玩的故事紧紧揪住你的心,让你不忍释手。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