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QQ咨询: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 作者:烟了了
  • 出版社:青岛出版社
  • ISBN:9787555279976
  • 出版日期:2019年04月01日
  • 页数:576
  • 定价:¥65.00
  • 砍价广告长条形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555279976
    • 作者
    • 页数
      576
    • 出版时间
      2019年04月01日
    • 定价
      ¥65.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他是世人眼中冷漠寡言的世家继承人,她是孤苦无依寄养在豪门的孤女。 同一屋檐下,他在云端,她在尘埃,仿佛是永不相逢的隆冬与盛夏。 五年后,她涉足娱乐圈,凭借**部电影就赢得票房与口碑双丰收,第二年拿下影后,成为圈内炙手可热的一匹黑马。 一夜爆红之后,她被爆出各种黑历史。男人挺身而出,矜贵淡漠地说道:“她是我太太,我就是你们口中的金主。” 从此,他身体力行地诠释什么是“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身兼煮夫、司机、助理、奶爸等多职,对她嘘寒问暖百般殷勤,野狼摇身变忠犬,引圈内好友纷纷称奇。 他只道:“我愿意!”
    文章节选
    "**章双生花 暴雨侵袭,一树的木棉花零落在地,遍地残红,幽香袭人。 昏暗的储物室里,没有光,唯有窗外的走廊地灯散发出晕黄的光晕。 远处的闪电劈开浓郁的黑云,大雨倾盆而下。 “你喜欢我送你的成人礼吗,小清欢?”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顾清欢猛然惊醒,坐起身来,指尖发抖地摸到床头柜上的烟盒,姿势娴熟地抽出一根烟点上。 微弱的火光驱散了屋子里的黑暗。 无数次的噩梦里,她衣不蔽体地站在人群里,被各种鄙夷的目光淹没,男人俯下面容,一字一顿地开口,语气冷漠无情:“权贵之家,无败类。即日起,逐出厉公馆,永不准回南洋。” 顾清欢打开灯,凌乱的床头柜上放着一份报纸,头版头条是:“今年的南洋慈善晚宴由厉公馆筹办,据悉厉家继承人厉沉暮会现身。” 每年的春暮夏初,南洋都会举办一年一度的慈善晚宴,由*具声望的世家豪门轮流主持,五年一流转,今年正好轮到厉家举办。而作为东道主的厉家,所办的慈善晚宴绝非其他世家所能比的。 她看着“厉沉暮”三个字,目光凉薄。 她已经记不太清楚这个男人的相貌了,只记得他*后冷酷的笑容和字字诛心的话。 时隔五年,她又回来了。
    厉公馆在城南老区,百年的老房子,风格是旧式的红房小洋楼,坐落在幽深的梧桐树深处,别致清幽。 顾清欢趁着慈善晚宴这晚,到了厉公馆,按响了门铃。 管家开门,看见她,大吃一惊,说道:“五小姐?” “李管家,我找顾女士。”顾清欢微笑,淡淡地开口。 顾女士是她的亲生母亲顾玫,十五岁之前她一直跟着姥姥生活在小镇上,一年也见不到母亲一次,姥姥去世以后,顾女士就将她带到南洋,对外称是自己的侄女,无父无母看着可怜,这才带在身边。 从进厉公馆的那一刻起,她的母亲就变成了她的姑姑。 她母亲并没有资格嫁入厉家,这些年,即使给厉晋南生了一个儿子,在厉家也无名无分,而她这个拖油瓶的身份更是尴尬,在厉家,地位不如用人。 管家连忙侧身,让她进去,���笑道:“五小姐,顾女士不在家,您要不进来稍等一会儿?” 顾清欢点头,低声道谢,跟着管家进了偏厅。 偏厅连着花园,这个时间段,花园的地灯都亮了起来,一簇一簇昏黄的光晕点缀在静谧的深夜里,很是唯美宁静。 顾清欢进了偏厅,看着脚下的紫檀木地板,小心翼翼地站定,没有踩脏沙发边的雪白地毯。屋内陈设跟她离开的那年没有太大的改变,厉家老爷子偏爱紫檀木,除却红墙青瓦,厉公馆的一应家具地板都是紫檀木打造,奢侈*极,复古雅致。 管家去打电话,顾清欢站在偏厅里,浑身紧绷,总感觉有一道迫人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压得她无法呼吸。 “李管家,麻烦转告我姑姑,我改日再来。”她攥紧掌心,淡淡地开口,然后转身就要往外走。 偏厅的门被推开,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从花园的阴暗深处优雅地走出来,露出一张英俊到令人心悸的面容,男人声音低沉喑哑地开口:“顾清欢,回南洋了?” 顾清欢脸色骤变,常年无血色的面容越发苍白。厉沉暮?他不是去参加慈善晚宴了吗? 无数次在噩梦里盘旋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顾清欢的心脏猛然收缩,她垂眼,躲开男人幽深如猛兽的目光。 “因为厉峥回来的?”厉沉暮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漠,如金石坠地。 顾清欢指尖轻颤,长长的指甲深深地陷入掌心,她低低地说道:“我回来看看姑姑和小峥,看一眼就走,不会污了你们家的名声。” 厉沉暮居高临下地看着数年不见的少女,勾唇嗤笑:“厉公馆的名声,你污得了?” 顾清欢脸色一白,是了,她是什么身份,怎么污得了厉公馆的名声?可当年,厉沉暮就是以这个可笑的理由将她驱逐出了南洋。 顾清欢对上他深邃无一丝温度的狭长凤眼,少女时代的懵懂爱恋夹杂着多年颠沛流离的痛楚席卷而来。她想了很多年也想不明白,当年,他们明明是相爱的,为什么他要那样冷酷地对待她?放逐她?抛弃她?就因为她是一个生父不详的私生女,就因为她母亲破坏了他的家庭,他才故意报复她的吗? “你是故意的。”她开口,一字一顿,声音颤抖。 当年那场戏,分明是厉沉暮自导自演的,让她声名狼藉,然后把她赶出厉公馆。 男人修长有力的指腹摩挲着她的小脸,勾唇一笑,声音低沉沙哑:“没错,五年前我确实是故意的,都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呢?” 顾清欢被他碰触的地方一阵冰冷刺痛,心脏都隐隐收缩起来,她奋力地推开他,跌跌撞撞地跑出了厉公馆。 铁门被她摔得巨响,顾清欢呼吸有些急促,摸着自己的背包,*后双手颤抖地将包里的东西都倒出来,在地上摸着铁盒子。 她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才慢慢地找回呼吸。这些年,她的心早就冷成了石头,可面对厉沉暮的时候还是会疼,会流出黑色的汩汩鲜血来。 他从来没爱过她,他恨她。
    顾清欢回到住处昏昏沉沉地睡着,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手机没电,她摸到手机充电,一开机,电话就响了。 “顾清欢。”顾女士在电话里又急又气地问道,“你回来,为什么不通知我?” 顾清欢沉默,她前几日才回南洋,没有告诉任何人。 “我已经让用人收拾好房间了,你今天就回厉家。老爷子这几年都在瑞士休养,只要厉沉暮没意见,你厉叔叔那里我去说,不会有事。”顾女士飞快地说完,顾清欢隐约还听见那边让用人置办新家具的声音。 顾清欢沉默了数秒钟,淡淡地道:“我不想回厉家。” “这几年,你一走了之,狠心地丢下我跟小峥,就没有想过我们的日子会过得多艰难?”顾女士的声音陡然拔高,带着一丝哭腔,“你不回来,是想眼睁睁地看着我跟你弟弟死在厉沉暮的手上吗?你也知道他多恨我和小峥。” 顾清欢沉默地听着,没有提醒顾女士,她是被赶出南洋的。 “我下午回去。”她闭眼,掩住满眼的荒凉,说完就挂了电话。 顾清欢收拾了简单的行李,傍晚时分回了厉公馆。 母女相见,没有激动,没有眼泪,就连喜悦也是极淡的。因厉公馆的房间有限,之前顾清欢住的客房和储物室都被占用,唯有楼上的小阁楼没人居住。 顾女士让人将小阁楼收拾出来,带着她上楼,说道:“家里房间不够,小阁楼连着顶楼,你出入小心一点,不要招惹了厉沉暮。” “有时候我总是在想,你姥姥去世以后,带你来厉公馆不知道是对还是错。小欢,你会不会怪妈妈?”顾女士见身边没人,拉着她的手,哽咽道,“是妈妈对不起你。” 清欢缩回手,看着年过四十,依然美艳动人的母亲,低低地说道:“不会。” “你这次回来,就不要走了,我会为你的将来好好打算的。”顾女士很欣慰,拍了拍她的手。 顾清欢勾唇,没有说话,垂眼将满眼的嘲讽掩去。她早就没有未来了。 母女俩简单说了几句话,顾女士便离开了。顾清欢简单收拾了一下,听着外面用人轻手轻脚的声音,以及花园里暮春的风吹过树枝的声音。 厉公馆的作息时间很标准,到了晚上九点,基本偏厅里就只留下夜灯了。清欢等外面的声音渐渐消失,出了卧室,坐在花园的僻静角落里,看着天边渐渐深浓的夜色。 她才坐下没多久,铁门就被人打开,有人进来,还不止一个。 顾清欢缩在毛竹、景观树和木棉花的暗影里,没探头。 “送霍少爷去客房休息,再准备醒酒茶。”厉沉暮淡淡地吩咐着,声音低沉,声线华丽沙哑。 “我不要,我要喝酒。”嚣张肆意的声音,伴随着跌跌撞撞的声响。 “再闹,我把你丢非洲去。”厉沉暮的声音冷了几分。 管家扶着醉得一塌糊涂的霍家小少爷去客房休息。 偏厅里恢复了安静。 顾清欢竖着耳朵听着动静。 厉沉暮没有上楼,在偏厅里煮了一杯咖啡,咖啡的香气透过窗户弥散到花园里,顾清欢皱起了眉尖。 “在等我?” 男人临窗而立,身材修长笔直,裁剪得宜的手工西装,面容一贯英俊,带着虚伪的浅笑,目光比夜色更深。 顾清欢的脊背都冒出了冷汗,她直起身子,说道:“不是。” 既然被发现,她只好从*近的门进了偏厅。 咖啡的香气弥散在鼻间,空气中夹杂着一丝酒气。他喝酒了?顾清欢垂眼进门,还未走出三步,纤腰就被人扣紧,男人的气息侵袭而来。 顾清欢脸色一变,下意识地看着空无一人的偏厅,冷冷呵斥道:“放开。” 厉沉暮一手扣住她的细腰,一手端着咖啡,手上的力度加强,低沉地说道:“把刚才说的话吞回去。” 一字一顿,强势逼人。 男人的力气极大,勒得她的腰都有些疼,她偏过脸去,尽量拉开两人的距离,忽视腰间炙热的温度,抿着唇,不说话。 厉沉暮低头,凑近她的脖子,闻着似有若无的清香,低沉地说道:“为了你母亲和弟弟,你该知道怎么做。” 顾清欢骇然,身子陡然僵住,手指无意识地发起抖来,转头急急地说道:“你胡说什么?” 两人的距离极近,顾清欢转过头时,她的薄唇不小心擦过男人的耳朵,厉沉暮的气息陡然一沉。 两个人五年后**次近距离接触,厉沉暮幽深狭长的凤眼里满是暗色的光芒,看着惴惴不安却要掩饰着慌张的顾清欢,低头勾唇冷笑:“你母亲在跟我父亲之前,就生下了你,你是她的私生女。” 顾清欢脑子里紧绷的一根弦陡然断裂,她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一巴掌打了过去。 偏厅里死一般沉寂。 男人英俊的面容彻底沉了下来,他看着浑身发抖的顾清欢,然后低头扣住了她的脑袋,凶狠地吻住了她发抖的薄唇。 顾清欢剧烈地挣扎起来,多年前的记忆涌上心头,就在那幽暗的储物室,十八岁的顾清欢怀着炙热的感情,如同飞蛾扑火一般放下防备,沉溺在男人英俊宠溺的笑容里,从此走上一条荆棘遍布、砾石横生的道路。 “晚上来我房间。”男人摸了摸她苍白如雪的小脸,目光深邃如古潭。 男人说完优雅地上了楼。 顾清欢浑身冰凉,跌坐在地毯上,身体发抖。 厉沉暮的卧室在厉公馆的顶楼,整整一层都是他的地盘,平日里只有李管家能上去。 顾清欢推门进去,偌大的卧室里,男人穿着睡衣,坐在落地窗前品着红酒,面容英俊,敞开的胸膛隐约可见线条流畅的肌肉。见她来了,他没有回头,低沉地开口:“过来。” 顾清欢走过去,小脸煞白,浑身轻颤。 厉沉暮伸手抚摸着她柔软的发,有些潮湿,带着一股自然的幽香,他仰起脖子将杯子里的红酒喝光,然后抱起她,吻住她发抖的薄唇。 旧梦重温,满室旖旎。
    回到厉公馆的日子,比顾清欢想象的要平静,厉家老爷子在瑞士休养,所以子孙大多不住在厉公馆,除了长房长孙厉沉暮。 厉晋南也不在家,据顾女士说,外出视察了,家里很是清净。 过了两日,城东叶太太设宴,顾女士收到请帖很是欢喜,硬是拉着顾清欢一起去。 叶家在南洋世家排行第三,往年顾女士这样的身份是不会收到请帖的,今年许是听说了厉晋南即将升迁,连带着顾女士的身份都水涨船高。 自从厉沉暮的生母厉太太病逝后,十多年来,厉晋南没有再娶,顾女士因生了一个儿子住进厉公馆,这些年母凭子贵,多少也能入那些世家贵妇的眼。 到叶家别墅时,就见门口停了清一色的豪车,顾清欢从门口进来,一路地灯,已近黄昏,灯光璀璨不逊白日。跟厉公馆那种简约复古的百年小洋楼不同,叶家别墅占地宽广,且风格更偏向西欧,整体布局大气、华丽,到底是世家豪门,底蕴深厚。 顾清欢不喜人多,跟顾女士分开之后,就往僻静的地方走,进了小花园,便不小心撞到一个年轻男子。 “对不起。”她低低道歉。 “清欢?”如沐春风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叶瑾然的语气有着淡淡的惊喜。 顾清欢愣了一下,看清面前斯文清俊的男子,惊讶地问道:“叶瑾然?” “你什么时候回南洋的?”叶瑾然眉眼含笑,带着她一路避开人群,往小花园深处走去。 “前几日。”时隔数年,两人与年少时的模样到底有些不同,顾清欢有些沉默。 叶瑾然年少时对她很是关照,她是厉家的拖油瓶,他是叶家的私生子,两人许是处境相同,生出一些与常人不同的亲近来。 “五年前,我去找过你,清欢。”叶瑾然看着她精致的五官,见她比年少时更加沉默,心口微滞。 五年前,丑闻爆出来的那个夜晚,他并不在厉公馆,他那时的身份还是叶家的私生子,论资格,去不了厉公馆祝寿。听到顾清欢出事,他去厉公馆找过清欢,厉沉暮站在梧桐树下,冰冷地说道:“以后,别来了。” 他去晚了一步。
    目录
    上册:
    **章 双生花 001 第二章 忆往昔 029 第三章 绵里针 058 第四章 佛珠血 086 第五章 风雨晦 116 第六章 计中计 145 第七章 情意浓 171 第八章 身世错 201 第九章 局中局 227 第十章 旧情深 254
    下册 第十一章 爱别离 285 第十二章 旧情晦 313 第十三章 求不得 343 第十四章 变故生 372 第十五章 浮生梦 399 第十六章 白首约 426 第十七章 父子仇 454 第十八章 灯下人 480 第十九章 杀机浓 505 第二十章 岁月长 532 番 外 564
    编辑推荐语
    1. 他霸道、强势、黏人;她明艳、清冷、执着。他对她久爱成疾,药石无医。看清冷**的世家继承人如何上演 “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的戏码。
    2. 他是世人眼中冷漠寡言的世家继承人,她是孤苦无依寄养在豪门的孤女。 同一屋檐下,他在云端,她在尘埃,仿佛是永不相逢的隆冬与盛夏。 五年后,她涉足娱乐圈,凭借首部电影就赢得票房与口碑双丰收,第二年拿下影后,成为圈内炙手可热的一匹黑马。 一夜爆红之后,她被爆出各种黑历史。男人挺身而出,矜贵淡漠地说道:“她是我太太,我就是你们口中的金主。” 从此,他身体力行地诠释什么是“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身兼煮夫、司机、助理、奶爸等多职,对她嘘寒问暖百般殷勤,野狼摇身变忠犬,引圈内好友纷纷称奇。 他只道:“我愿意!”
    3. 厉沉暮委屈的时候: 婚后,清欢和厉沉暮受邀接受一档婚恋节目的采访。 主持人问道:“请问你不能忍受对方的一点是什么?” 清欢:“他太黏人了。” 厉沉暮凤眼眯起:“她爱工作胜过我。”
    4. 厉沉暮自己吃自己的醋时: **,厉先生心血来潮地问清欢:“我的一人格和二人格,你更爱谁?” 清欢觉得这个问题是个坑,战战兢兢地说道:“都爱。” 当天晚上,清欢发现厉沉暮做饭放了两大勺盐。 厉先生优雅斯文地微笑:“厉深做的饭。” 第二天早上,清欢发现小花园里的郁金香全被人铲没了。 厉先生慢条斯理地微笑:“厉深打理的小花园。” 第三天,清欢发现自己的剧本被人丢进了垃圾桶。 厉先生高深莫测地微笑:“厉深扔的剧本。” 清欢醒悟:“嗯,我爱厉沉暮。” 自己吃自己醋的厉先生心满意足:“乖。” 晚上,清欢吃到了特别好吃的饭菜。 第二天,花园里又栽满了郁金香。 那以后,清欢需要对戏时,历先生随叫随到,敬业程度堪比男一号。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